HaveBook.com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楼主: syzx

《男人不低头酷匠》妻子是个警花。 可是同居三年,我连....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 17:36:3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千七百零一章 虎口救人

    我当然知道他在难过什么。嘿嘿一笑,立刻又从储物空间中拿出一份真龙之血,交到游子意的身上来:“拿好龙血而已,这玩意我多的是”

    不管现世又或是无上之力衍生出来的世界,真龙之血都是极稀罕之物。像我这样随随便便就能拿出一份龙血来的,恐怕都找不出第二个来了。

    再次拿到手龙血,游子意激动得都不知道该如何向我致谢,只在嘴里连声道谢着。

    而还在被唯我独尊丸折磨的王不疑看到这一幕后,眼里的绝望又浓了几分。

    掏出圣灵瓶,以圣水治愈游子意的伤势以后。我指了指还在地上打滚的王不疑说道:“这家伙我还有些用处,不介意再让他多活一会吧”

    游子意叹口气说:“这狼心狗肺的东西好歹跟我一个爹,我再恨他也不想亲自下死手王子铮,就随你的意吧”

    我会意的点了点,暂时解除了唯我独尊丸的药效,冷冷的看着王不疑缓过神来,说:“你是要当我惟命是从的傀儡,还是要如刚刚般受尽极致痛苦以后再被我宰了我没什么耐心,马上选一个吧”

    回想起刚刚生不如死的体验,王不疑禁不住打了个冷颤。他想也不想立刻说道:“我听你的话不要再催动药力了”

    “很好。”想了想,说:“远征军应该就停驻在这宅院里头吧把他们的所在告诉我”

    听到我提及远征军,前一刻还唯唯诺诺的王不疑竟然迟疑了起来。

    我见状眉头一挑:“还想试试药效”

    王不疑又是浑身一颤,立刻摇头哭丧着脸道:“不是的那些家伙虽然客居在这里,但都是些惹不得的麻烦人物出事了的话,整个东海魔武学院都要受到牵连后果是我们绝对承受不起的”

    “这么严重”我将信将疑。

    被折磨得这么惨,按理说王不疑应该不敢再在我面前耍花样才对。我虽然很想透过远征军得知阿美尼亚和维克托的动态,但若牵连到东海魔武学院,确实是件糟糕透顶的祸事。

    现在确实暂时不适宜跟远征军结怨。

    但落在他们手上的薛聪我是一定要救出来的为我办事而遭殃的兄弟,不管任何理由我都绝不能袖手旁观

    稍稍转念一想,我心中便有了盘算,对王不疑道:“只靠近他们停驻的地点,应该不会有问题吧”

    王不疑对我的提问明显很不情愿,但在我的逼问之下最后还是不得不点下头来。

    “很好,我以秘法附到你身上去,你只管负责带到那里附近就行了。”

    唯一正版k,7其他&c都l是盗n版fq

    我说罢,先把王不疑打发出去门口守着,然后让游子意先躲进三千世界之中,最后才好整以暇,重新变化成了一头小苍蝇,再粘附到王不疑的身上去。

    王不疑按照我的命令,在外头等了三分钟以后便自顾自开始向远征军停留的院子方向靠过去。

    在一处别院十数米远之前,他顿住了脚步。几乎与此同时,一声呼喝从院内传来:“什么人”

    “是我。”王不疑无奈的应答道:“王不疑。”

    “原来是王公子。”

    即便辨别出了来的是王不疑,那声音依旧带着毫不客气的傲慢:“这里是我们远征军的借用之地,王公子你不应该靠近才对。”

    妈的,老子在自家地盘还要被你这客居的赶王不疑心中大骂,脸上却不得不赔笑道:“有一头老鼠混进来了,我只是来知会各位一声,让你们多担待”

    这是我给王不疑准备的说辞。虚则实之,有了这个预警,之后再发生什么事也赖不到他的这个主人之上了。

    “有人能在我们的戒备下闯进来”那声音嗤之以鼻:“不劳王公子你费心你还是到别处继续去抓老鼠吧记住了,不要靠近这里,下不为例”

    狗日的东西

    如此傲慢已有些欺人太甚的意味。王不疑心里大骂,同时下意识的帮我祈祷,祈求我能给这些家伙好看,替他出一出心里头的恶气。

    而在王不疑和这神秘人对话的时候,我已经越过了森严的境界,进入到了庭院之中。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 17:37:0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千七百零二章 靠你了

    而在王不疑和这神秘人对话的时候,我已经越过了森严的境界,进入到了庭院之中。

    院落结构我早已让王不疑给我解释清楚。在三栋独立房间中穿梭一遍过后,除了分散开来活动的十几个远征军以外,并没有发现薛聪的行踪。

    永r久免h费~看y小说t

    剩下还未搜寻的,便只有一处隐匿的阁楼。薛聪十有便是被藏在那里头了。

    一轮观察下来,这些远征军的实力引起了我不小的警惕。

    一行十数人全是天师修为不说,散发出的也是身经百战的强者气息,绝不是刀帮那几个水分不小的天师能够相提并论的。

    而其中四个中品天师两个上品天师,更是我关注的重点。我现在的状态离巅峰状态可还差得远,哪怕是单对单对上他们也没多少胜算。

    选择智取是正确的。

    我如此想着,直接往王不疑给我标记出来的阁楼方向赶过去。

    离阁楼还一小段距离,我已嗅到了从中透出的浓重血腥气息。我心一揪,想着该不会已经晚了吧

    薛聪你可得给我支持住啊

    我飞进阁楼之中,一眼便看到了被脱精光吊起来的薛聪。

    他身上有着无数深浅不一的利刃伤口划痕,但却不见有多少血液流出。原因很简单,几乎铺满了整个房间的血渍便是被薛聪的血液给染红的。血都留得差不多,自然就什么都流不出来了。

    可偏偏薛聪依然清醒着。他脸色白得吓人,也不知道是失血过多还是被惊吓的。可以选择的话,估计薛聪很愿意自己直接昏厥过去,很遗憾他没有选择的权利。

    “还是什么都不肯说吗没关系,时间还有很多很多,我们慢慢玩好了。”

    说话的,是一个散着满头青丝的女人。她正拿着一柄如手术刀般的小巧灵刃,不断在薛聪身上翻飞翩舞着,薛聪那一身可怕伤势便是由此而来了。

    薛聪倒是有着与修为不相称的硬气,哪怕被如此折磨了,他也没有松口的意思,牙关一直咬得紧紧的。

    问不出情报的女人也不沮丧,反而一脸狂热。眼看再放不出血来,她扔下小灵刃,换上了一柄粗大的锯齿状灵刀,要干什么已经不言而喻了。

    饶是薛聪心志再坚韧,见到女人这副模样后身体也禁不住又开始抖起来。

    这女人对情报根本不看重,她要的只是虐杀过程的快感而已,这一点我算是看出来了。

    弄清楚了这一点,我也就没有没有了再看下去的兴趣,直接挣破变身魔法,突兀出现在女人的身后。

    这中品天师修为的女人也是身经百战之人,在感应到我气息的瞬间立刻回身暴起反击,手中巨大锯刀向着我拦腰横劈了过来。

    我没有刻意去躲,只自顾着埋头把七星副剑往女人心脏部位之上刺去。

    她禁不住咧嘴一笑,按照这势头,在我的剑刺中她心脏之前,那锯齿刀早已先一步把我砍成两段了

    可就在锯齿刀砍在身上前的一瞬间,我发动了真龙神变

    灵识冲击精准轰入女人的脑袋之中,她脸露痛苦之色,手中锯齿刀落下受牵连也缓了一线。

    此时女人身为远征军的强大素质体验出来了,她竟能咬紧牙关忍住神变效果,才稍稍缓住的刀势又再突然加速

    我不得不横出一手去硬挡。

    在七星副剑顺利洞穿这女人心窝时,锯齿大刀也已砍得我的臂膀入肉大半,仅仅只剩下小部分血肉粘连着而已。

    若这女人再快回神那么一点点的话,若我的七星刺得慢一点点的话,若这女人的生命力再强一点点的话

    只要任何一个如果成立,此刻躺倒的人铁定便是我

    赢得惊险

    我没有时间再磨叽了。

    尽管只是一瞬间的交锋,但也已惊动了宅院中的其余远征军,这瞬间至少六七道灵识投过来,锁定在了我的身上

    几乎在同一时间,所有人都行动了起来

    我连伤势都顾不得恢复,直接救下薛聪往三千世界中一扔。

    尔后真龙神变再度激发,根那些锁定住我的灵识来了一次凶狠之极的对撞

    哪怕以一敌众,占优的依旧是我

    被我这奋力一击,这些灵识的主人纷纷齐声闷哼,显然是吃亏不小,一时半会无力再把我锁定。

    离得最近的强者,已到了阁楼之外

    我被逼得无奈,不得不把目光投落到七星之上。

    “兄弟,靠你了”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 17:37:3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千七百零三章 别闲了

    我此刻的实力还不足以驾驭已晋至准神器级别的七星,为了保护我这个主人,它现在依旧处于自我封印状态之中。

    可我已到了迫不得已破封的时候了!

    “镜像实体!”

    在我的疯狂催动之下,七星终于不情愿的解封开自己的能力,把我的魔武二气和真名诺达希尔的力量疯狂抽取起来!

    翡翠色光华从七星剑锋之上投射出来。光影笼罩之下,两个由外到内完全一样我的我并列在了一起!

    突如其来的虚脱感猛袭,我一恍惚差点连站都站不住了,幸得镜像眼疾手快这才把我扶持住。

    果然,以我的现在的魔武之力驾驭七星,还是差得太远了!

    “去吧,靠你了!”

    敌人已至门外,根本没时间让我喘息。我以灵识命令镜像一夫当关挡在门口,然后竭力的搜刮着空虚的身体,以凑够能让我再次使用变身术的魔力。

    变身术只是最低阶的魔法,耗魔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可即便如此,我也尝试了好几次才勉强变身成功,可想而知使用七星的威能把我自身透支到了何种程度。好不容易变成了蚊子,可我却连起飞的力气都没有,只能无奈的呆在原地,祈求能蒙混过关。

    镜像已在门外与两名天师强者交起手来。

    我不想身份就此轻易暴露,因此让镜像以翡翠光芒笼罩全身迎敌。尽管只能维持短短十秒钟时间,但镜像继承的可是我此刻本体的全部战力,即便以一敌二,挡住两大天师强者一小会还是能够办得到的。

    仅仅只是片刻,又有几名远征军强者闻风而来,而此时镜像的时间也已结束,翡翠色光芒消逝无痕。

    《!酷l(匠({网正w版首发!☆

    和镜像激烈搏杀着的两名天师强者面面相觑。他们万万没想到,拦路的强敌竟然只是一个区区分身而已!

    “只是分身的话……本体又到哪里去了呢?”

    说话的是一名鹤发童颜的老者。他是这批远征军中两名上品天师中的其中一人,虽然面容慈善,但一双眼睛眼神却与年迈不相配的锐利。他的目光不断在狭小的阁楼中游移着,目光既深邃又明察秋毫,就连化作蚊子安静趴在桌案上的我也没能逃过他的眼睛,只是他看不透我这彻头彻尾的伪装,这才让我侥幸蒙混过去而已。

    “感受到力量波动后,我一直守在外头,蚊子都不曾飞出去一只。”

    一把淡漠声音从外头传来。这声音的主人正正是与王不疑对话的那个傲慢男人,也是这支队伍中的另外一名上品天师。

    两名魔法师全力对被我捅穿心脏的那女人施展治疗魔法,此刻也是纷纷停下手来,对着老者摇了摇头。

    再厉害的治疗魔法,也不可能救得起一个死人。从这个女人身上问出情报来也是没指望了。

    老者气得脸上皱纹都抽搐了起来。

    死一个同伴并不是他愤怒的原因。在洪荒世界中,死人是司空见惯的事情,老者早就看淡生死了。老者生气是因为远征军的威严被冒犯了,在戒备严密的驻地中,在十几名远征军眼皮底子下,不单单把囚徒救走了还顺手被干掉一个成员,这不是**裸的打脸又是什么?

    “必须把这太岁头上动土的小杂种找出来!”老者脸黑黑的说道。

    “关键是怎么找?”窗外那傲慢的天师强者说道。

    “小杂种跑得再快也绝跑不远!”老者恶狠狠说着:“邝风!你现在就去跟东海城主打招呼,让他封城!”

    “封城?”那名叫邝风的上品天师呵呵笑道:“徐爷,封城可不是小事,咱远征军的面子可没有那么值钱!”

    被称呼为徐爷的老者冷冷一笑,掏出一面金牌向窗外甩去,对那邝风说道:“这事东海城主不干也得干!最多给他点补偿而已!如果他真敢含糊,你直接下手,这东海城主之位不知道多少人想坐!”

    “明白了,那我便跑一趟吧!”邝风说罢,气息快速远离。

    “你们也别闲着。”徐姓老者对其余远征军强者说道:“让王不疑那小子借调出全部人手,准备在东海市内大肆搜刮!连一寸地皮也不准放过!”

    所有人都慨然应声,然后退了下去。

    唯独那徐爷还留在原地,脸上愠怒之色久久没有消退,最终一掌劈下,把整个阁楼劈成粉碎才愤愤然离去。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 17:37:5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千七百零四章 找上门来

    唯独那徐爷还留在原地,脸上愠怒之色久久没有消退,最终一掌劈下,把整个阁楼劈成粉碎才愤愤然离去。

    变身状态之中的我,脆弱程度跟真正的蚊子完全一样。

    徐爷毁楼泄愤,险险就歪打正着要了我的命。幸亏我足够机灵,意识到危险后奋力翻了翻身躲进了身旁的青铜灯座之中,这才侥幸避过崩塌下来的土石瓦块。

    徐爷离开良久,体力总算勉强恢复了一些的我不敢再久留,振翅一飞,从远征军的庭院之中飞出去。

    飞了很久,我才总算从这处宅院群落中转出,回到了魔武学院之中。

    何裘正焦急的在原地等着,看我突然现出身来,脸上总算露出松一口气的表情,然后殷切的问:“王子铮你终于回来了我兄弟救出来了吗”

    “救出来了。我们马上离开此地,先回兄弟会再说”我气喘吁吁的说着。

    何裘这才注意到我有伤在身,状况也不甚妙,便不再多问,重重点了点头,背上我后火速离开此地。

    此时夜已深,魔武学院却反常的一片灯火通明,成群结队的修行者们来回穿行,显然都是受了远征军命令而调集行动。只要碰到行迹稍稍可疑的人,他们都会毫不犹豫动手,摆明是宁杀错勿放过的行动方针了。

    何裘实力本就不弱,又有我以灵识作侦查回避,这一路走得小心翼翼,数次与捕猎队伍擦身而过却有惊无险,辗转之下最后总算平安无事回到了兄弟会之中。

    魔武学院中的异动显然也传到了兄弟会这边,孙小圣三兄弟和王静想到这起风波或许会牵连到我,担忧之下便秉烛等着我的夜归。见何裘背着浑身是血气息衰弱的我回归,他们都是大吃了一惊,王静更是心痛的眼泪直流。

    “一点小伤而已,根本不算什么”我打起精神逞强说道。

    众人正要替我疗伤并询问详情,这时候宅院之外响起了一阵激烈的敲门声。

    我灵识往外一扫,脸禁不住一沉:“这些家伙来得好快”

    扭头对孙小圣三兄弟道:“估计都是冲着我来的。你们出面去应对,不用撕破脸面,敷衍一下就行了。”

    孙小圣等人离去后,我又拿出圣灵瓶对王静说:“替我料理伤口更换衣衫,快点,没时间解释了”

    孙小圣三人才刚来到内门之时,来人已经不耐烦的直接破门而入,那反客为主的嚣张,只可用目中无人四字来形容

    领头的正正是那远征军的头目,徐姓老者

    他身旁没有跟着其余远征军,但上品天师修为的他一个人便已是最大的威慑了,那一群跟着而来的狗腿子只是负责跑腿和壮声威而已。

    孙小圣眉头一挑:“老先生,你这是来砸场子的”

    “或许。”徐姓老者冷冷道:“让王子铮出来见我”

    苏惊鸿重重哼了一声:“王子铮可是咱兄弟会的帮主地位何等尊崇岂是你这恶老儿说见就见的”

    话音刚落,苏惊鸿心中突然泛起一阵恶寒。出类拔萃的武者本能此刻救了他一命,虽然完全捕捉不到徐姓老者的杀招,但却勉强抬起手来,匆忙摆出了个防御架势。

    r最d新z章t节上

    下一瞬间,苏惊鸿便像螳臂当车一样,被迎面而来的凶暴拳罡给轰了出去,直把门口石狮给撞得粉碎

    “老苏”

    张立仁眼一红,一身魔力瞬间在疯魔诀的催动下狂飙起来。而孙小圣则更早在他之前,王道剑意临身,一式天之剑递出,硬生生把徐姓老者的进击势头给拦截下来

    十数道魔力几乎同时在张立仁手中瞬发而出,一番狂轰滥炸下,徐姓老者接连退开出数步,这才运转武气把所有魔法尽数湮灭干净,重新站稳住了脚步。

    跌埋在石头堆中的苏惊鸿此时也重新站起身来。数缕鲜血顺着额角流下,挡格老者拳轰的臂膀已抬不起来,饶是如此,他武气爆发依旧保持在巅峰状态,那一身战意也并未因为受挫而被消磨半点,反而挑衅似的对老者怒目相向。

    立威不成反被逼退,这结果大大出乎徐姓老者的意料之外。

    “是老夫小觑你们了。都是很不错的好苗子嘛”

    徐姓老者并未因此暴怒,反而咧嘴一笑:“我来找王子铮只是有事确认。老夫爱才,你们最好识趣一点。否则的话,我也只能忍痛下手摧毁掉你们这些幼苗了”

    “你说,你要摧毁什么”

    孙小圣他们还未回话,我已从内门转出,越过他们兄弟三人走前一步,对那徐姓老者皮笑肉不笑道:“我刚刚听得不是很清楚,老头儿你有胆量便把话给我再说一遍”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 17:38:2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千七百零五章 唱双簧

    “我刚刚听得不是很清楚,老头儿你有胆量便把话给我再说一遍”

    “你就是王子铮”

    徐姓老者并不是在询问,在把话语平述的同时有头到脚的打量起我来,目光依旧锐利深邃。

    “是我。”我故意摆出傲慢不屑的表情:“你又是什么来头闹上门来还在我的地头伤我的人,这是要跟我王子铮宣战的意思”

    “年轻人有自信是好事,但自信过头了不知死活便不好了。”老者意味深长的笑道:“老夫徐泾。来找你是有些话要问,王子铮你最好老实一点。”

    “好一个蛮不讲理的老东西气得我都要笑了”我冷冷道:“如果我不老实呢”

    “那我便先教训教训你再问,结果也会是一样的。”徐泾说道。

    “我还真想领教领教。”我眼神一凛:“你出手吧”

    这瞬间,我的杀意抢先冒了出来,摆出了毫不妥协、不吝一战的态度。

    我这咄咄逼人的杀意,徐泾又怎可能感受不到

    徐泾脸色肃然。他万万没想到我区区一个晚辈竟能外放出如此咄咄逼人的杀意和气势,简直都不比身经百战的高阶强者要差了。

    他哪里还敢有半点轻视之心甚至都不得不释放出自己的气势与我相对抗,否则便要一步落后步步落后陷于挨打局面

    这一战已如弦上之箭,蓄势待发

    “都给我打住”

    就在我俩准备爆发之际,王静的喝声突然把这微妙气氛打断。

    我和徐泾同时把目光投过去,王静承受不住这股压力脸色当即一白,但依旧咬咬牙说道:“有话不能好好说王子铮你刚刚打完十段战,消耗可还没恢复过来我不准你跟别人厮杀”

    我无言以对。王静又扭头对徐泾说:“老先生,你到此来是有话要问吧区区问话,何必闹到打打杀杀的地步要问便问,只要不涉及机密事,我保证王子铮有问必答”

    王静出来打圆场,徐泾顺势点了点头。在他的原本计划中,即便强行出手拿下我再问话也没什么,但见识过孙小圣三人实力和我刚刚迸发的强者威势以后,徐泾已感到我们兄弟会是块硬骨头,能不动武解决问题那自然便是最好了。

    徐泾正庆幸王静的及时出现帮了自己大忙,殊不知我和王静心中此时都禁不住乐开了花。

    世间上哪有这么多巧合我的强硬和王静恰到好处的解围,都是算计目的就是让徐泾这老鬼不得不采取怀柔手段

    才刚在救人行动中受了重创,即便被圣水和治疗魔法治愈掉外伤,此刻我也只是外强中干罢了。外放气势吓唬吓唬徐泾这老头儿还行,真打起来的话,一照面便要原形毕露了。

    可在我和王静这对最佳男女主角天衣无缝的演技下,徐泾已经被忽悠得一愣一愣的,根本不虞有诈。

    徐泾正了正色,问:“王子铮老夫且问你,刚刚这一段时间,你都干了些什么”

    “建帮派,打十段战”我哼了一声,说:“演武场上几千修行者都看得一清二楚,这还用问”

    徐泾点了点头,又不死心的追问:“十段战以后呢到现在足足两三个时辰时间,你又在哪里做了些什么”

    “招纳新帮员,和东海城中大小势力前来道贺的使者应酬结交。”我不耐烦的说道:“这些都是明摆着的不信自己查去”

    我心中想的是能查出来才怪。王静这段时间以变身魔法替我坐镇兄弟会,此刻恰恰就成了我最完美的不在场证据

    徐泾不再问话,皱眉沉思了起来。我见状心里禁不住乐开了花,打从落入我和王静的双簧戏中以后,这讨人厌的老头便注定只有一败涂地的份,怎么想也不可能绕出弯来的。

    演戏就要演全套。在老儿沉思的时候,我也适当的表示一下自己的愤怒,质问道:“老头儿,你要问的就这些若问完了的话,那你是不是该给我一个交代才刚开帮立派便被如此砸场,不给个合理说法,我如何跟手底下的弟兄交代”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 17:38:5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千七百零六章 打探

    “老头儿,你要问的就这些若问完了的话,那你是不是该给我一个交代才刚开帮立派便被如此砸场,不给个合理说法,我如何跟手底下的弟兄交代”

    仗着远征军的身份,徐泾行事从来都只有蛮横霸道的份,哪里需要向别人交代

    此刻被我如此声色俱厉质问,他一张老脸当即阴沉了下来,身上又隐隐有杀意冒起。

    我针锋相对毫不退让。尽管如此会又有开战的危险,但这时候我若不表现得如真的被冒犯了一般,即便此时能被蒙混过去,事后这精明的老头必定会察觉出不妥,再找上门来的。

    要问的事情问到了,又知道我和兄弟会并不好惹,徐泾即便心里再不痛快也不会头脑发热想要开战。他哼了一声,说:“我们客居理事会,被强者入侵并丢失了重要的东西,当然要四处外出搜寻十段战上,你跟王不疑公子结下仇怨,又表现出不俗的能耐,我们首先要拜访的当然就是王子铮你当然,现在怀疑基本撇清了,是我们弄错了。”

    “一句弄错了便算了”我冷笑:“我的门面被你给砸了兄弟也被你打伤了如此一句轻言便想带过,这世上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

    “王子铮你的意思是要死磕到底若你执意如此,老夫不介意奉陪”

    徐泾脸色也黑了下来。他不想惹事不代表就怕事,被我一个小辈当面呵斥,他心里也窝着一把火,不介意顺势就发泄出来。

    “滚出去”我目视着徐泾,一字一句道:“这一次我给你一个面子,但兄弟会不再欢迎你的到来再有下一次,我保证不管进来多少人,一个都出不了这个门”

    徐泾一张老脸羞红,浑身骨骼啪嚓作响,显然是气到了极点。

    我逼视着他,没有半点动摇的意思。

    孙小圣三人不动声色的站到了我的身后。

    “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鬼”

    徐泾怒喝一声,冲体而出的武气在身周掀起紊乱风流,吹得飞沙走石。

    所有人都以为他会就此发难,可徐泾发泄完以后,竟径直转身拂袖而去。

    直到徐泾差地消失在视野之中,我才重重的吁了口气。

    只有我自己才知道,在表现出强硬态度的同时,我的手心里已是捏满了汗水。

    送走徐泾这瘟神以后,我们重新回到屋内。

    王静禁不住埋怨道:“演得好好的,你最后为什么还要去激怒那个老东西刚刚那瞬间,他是真的动了杀念只要一交手,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成白费气力了”

    “我是不得不兵行险着啊”我叹了口气,说:“不做得干脆一点,我们之后一定会永无宁日倒不如趁现在就跟那老东西把脸皮撕破,最起码他不敢再随随便便登门,我们日子也能过得舒服一些”

    直到此时,我才有机会把救人的经过给说出来。

    当听到老东西已封城准备挖地三尺找我时,所有人都脸色微变,也就明白我最后的翻脸苦心了。

    这支远征军已经摆明了不达到目的誓不罢休。封城搜刮无果之后,他们一定会再度复查每一个被疏漏的细节。我们的伪装虽然完美,但天知道被反复推敲后会不会有漏洞,倒不如打从一开始便杜绝了让他们复查的可能,摆明车马敌对态度,堵住出纰漏的任何可能。

    游子意这时候也和何裘扶着薛聪到厅堂中来。薛聪的皮肉之伤不算太重,经过治疗魔法救治后已尽数愈合。可他被远征军那变态女子几乎放尽全身的血,精神上又受了极大的惊吓,因此脸色依旧灰白,一副萎靡不振的样子。

    可我急需关于远征军的情报,这时不得不把这位弟兄叫起来问话。

    “难为你了,薛聪。”我抱歉的说道。

    “哪里的话能活着回来,我薛聪对王兄你是感激万分的”薛聪苦涩的笑了笑,说:“而且能把我知道的都说出来,我的心里也不至于太憋屈你想听,我当然愿意说了。”

    我点点头,便问:“那就先说说你打探到的情报吧关于这些远征军,你知道了些什么”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 17:39:1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千七百零七章 隐藏的东西

    我点点头,便问:“那就先说说你打探到的情报吧关于这些远征军,你知道了些什么”

    问话的结果,让我有些失望。

    当日薛聪在监听到他们远征军的身份以后,没能继续旁听打探多久,便被其中一机警的远征军强者发现,出手把他拿下。

    没来得及送出口的情报,也就只是远征军似乎刚刚新近在洪荒世界中吃了一个大败仗。铩羽而归的徐泾等人带队到东海来暂时修整,仅此而已。

    与天魔一族交手,吃败仗是再寻常不过的事情了。现世之中除了我斗神宫以外,哪一个修行势力没被打得大败过只是远征军们这一败,败的时间点实在过于巧合了,直觉告诉我维克托和阿美尼亚两个魔头跟此脱不了干系。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这一次大败仗并没有败到一败涂地的地步,否则徐泾等人也不至于能从容退到此处来修整。

    人类修行实力整体提升也是大有好处的,这个世界真仙级别的顶梁柱大高数应该也不少。有他们在,维克托和阿美尼亚两个魔头想要兴风作浪,似乎也没有我想象的简单。

    可有用的信息也仅此一个而已。

    洪荒世界在何处,如何进入,这两个关键性问题还是一无所获。

    “还有一点,我觉得有些奇怪。”薛聪又补充说道:“那个拷问我的女人,除了逼问我关于幕后指使人的事情以外,还问了很多有关东海城的风土人情我为了回避折磨的痛苦,这些无关重要的东西便透露了给她知道,并故意岔开话题慢慢说。可她好像一点不介意一样,听得津津有味。这在我看来,很反常。”

    “确实很反常。”

    我对薛聪的判断赞同的点了点头。远征军都是些眼高于顶的家伙,给人感觉永远都那么的趾高气扬。排除掉那女人本身扭曲的性格因素以后,这个问话确实相当的突兀,背后肯定会有其深意。

    “另外一个细微地方其实也很反常。”王静说道:“那些家伙,为什么要停驻在东海”

    “不是打了败仗要修整吗”

    我怔了怔,看着王静意味深长的眼神,我立刻回味过来:“可供他们选择的地方那么多,偏偏却落脚在东海这就是反常”

    “不错。”王静总算满意的点了点头,说:“结合薛聪所说的奇怪问话,那我得出的结论只有一个那就是这东海城中,应该隐藏着什么某样东西是远征军那些家伙想要的为了讨回丢掉的面子就大费周章封城我看未必他们一定早有这个打算,只是趁着现在眼下这个机会,把事情办得好像理所当然一样而已欲盖弥彰他们一定在掩饰着什么而且这秘密一定牵连重大,而且绝对见不得光”

    “应该就是这样没错了”

    我肯定的说道。不单单是我,其他人听了王静这一通解释,也都是一脸恍然,认同了这一个判断。

    王静得意的笑了。光从一点点不起眼线索便推断出如此完整框架来,王静确实比我们要聪明得太多,她有得意的本钱,而且我们心悦诚服。

    “这件事我们不知道也就罢了。现在既然已经推敲出了个大概,子铮你打算怎么办”王静又问道。

    大伙儿也把眼神投向了我。毫无疑问我已经是众人的主心骨,这样的眼神正正是他们对我的信赖,而我的决定,也将会左右着他们的命运。

    好一会以后,我才开口说道:“我也想插一脚进去。”

    缓了缓,我接着解释说道:“并不是说我就非要跟远征军虎口夺食。我先要查探清楚他们想要的是什么,若是为了洪荒世界中对抗天魔一族的大业,我们搭把手义不容辞。可若只是为了一己私欲,那我们当然不会客气,让这些远征军狠狠栽个跟头”

    “公私恩怨都很分明。子铮你的决定很好,我赞成”孙小圣首先表态说道。

    孙小圣同意,张苏二人自然也不会反对。何裘薛聪都已被迫跟这件事扯上关系了,这时候也只能铁手帮一起牢牢绑在我这辆战车之上。王静已决定死心的跟我了,又怎可能唱反调

    不过她却提出了至关重要的一点:“要插一脚可以。可关键的是,力量呢”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 17:39:5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千七百零八章 尽快行动

    不过她却提出了至关重要的一点:“要插一脚可以。可关键的是,力量呢”

    王静对我摊了摊手:“我自然会全力帮子铮你,东海王家的助力你就别想了。至于铁手帮有多少实力你应该自知,而新生兄弟会可用的也就那么点人说到底,其实能派上用场的也就在座的诸位而已。可恕我直言,这么点微末之力,基本上什么都办不成。”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王静说的确实是事实。

    我是一个高端战力没错。可现在的我比起巅峰时还差远了,别的不说光是对上那徐泾就没有必胜的把握,更何况是远征军和听候他们差遣的势力

    比我更不如年轻三巨头和其他人,能发挥出的作用就更加微乎其微了。

    我们确实还太弱了,弱到对局势根本就是有心无力的地步。

    “力量太弱的话迅速壮大不就好了”一直沉默不语的游子意忽然开口说:“我爹就是东海魔武学院理事会的会长,只是被我那畜生兄长王不疑暗害了才被篡权若王子铮能助我一臂之力救起我爹,我做主给你承诺理事会的力量将会全部都为你所用”

    “原来你小子是太子爷啊”张立仁嘿嘿笑道:“怪不得总觉得你跟咱不一样”

    “总算知道游子意你为何一直要置身事外。”苏惊鸿说道:“学院理事会之前不是这样的,至少还能维持一定的公平公正。可这一切都在现任会长因病遁隐而变得糟糕起来,天堂的蔓延也正正是从那时候开始的。”

    我拍拍游子意肩膀,说:“放心。不需要你的承诺,就冲你爹留下的口碑,还有你这个兄弟,这个忙我一定会帮王不疑那小子已经是我的扯线傀儡了,要救你爹可以说易如反掌,只要你准备好了,随时便可成行而且我们还能顺势驱掉笼罩在魔武学院之内的黑暗,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

    我正兴奋着,哪知道游子意苦涩一笑,摇摇头说:“没这么简单的。”

    王静接过话头说:“不错。东海魔武学院的最高权力,可不止是理事会一家独大。院长在内的学院高层,跟理事会相互牵制的作用。学院风气败坏至此,理事会固然是幕后推手,但明眼人不难看出,学院高层也肯定在背后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

    这个结论一出,孙小圣三人眉头几乎同时一皱。而我则更是毫不掩饰的把自己的愤怒表露出来,牙齿紧紧磨咬得嚓嚓作响。

    “这群杂碎”我隐忍不住破口大骂:“他们到底把老师二字当做了什么亲手荼毒自己的学生,他们有什么资格为人师表我要去把他们宰杀干净”

    我不是只在嘴上说说而已,真的霍然而起,准备马上付诸行动。

    谁也不曾想到我的反应竟会如此激烈。王静不得已直接一声断喝“按住他”,孙小圣和苏惊鸿则一左一右上前,按王静的吩咐把我给死死摁在了原地。

    若换了平时,苏惊鸿和孙小圣根本不可能按得住我。可此时我还在虚弱状态之中,根本无力挣脱,用力甩了几下后,我这才总算老实了下来。

    “冷静一点了很好,我们继续说。”

    王静说:“人品姑且不说,现任院长毫无疑问是东海魔武学院第一高手。他麾下的几位心腹,也同样是声名响当当的强者。子铮你就算再厉害,一个人去就是送死,明白了吧”

    “明白了。”我点头说:“所以我们现在只能先从理事会入手。然后再剪除刀帮、嗜血堂,把他们的羽翼弄光了,最后才动院长在内的学院领导,是这样的路线吧”

    王静满意的点头:“不错,孺子可教。”

    说罢又回头看向游子意:“关于救起你父亲的行动,具体由最熟悉状况的你来策划,我们负责接应补充,这样可以”

    “没问题”游子意激动道:“王不疑这个祸患已经被王子铮给除掉了这次我一定能够顺利救起父亲的”

    “希望最好如此了。”王静顿了顿,接着说:“事不宜迟为免夜长梦多,我们也该尽快行动了”
 楼主| 发表于 2018-1-13 18:26:0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千七百零九章 威逼利诱

    “希望最好如此了。”王静顿了顿,接着说:“事不宜迟为免夜长梦多,我们也该尽快行动了”

    远征军的搜捕行动,一夜都没有止息过。

    直到天色放明,他们才稍稍收敛,暂时重归于平静。

    不过整个东海城却相反的沸腾了起来。

    原因很简单,大清早的四个城门都被锁死起来,东海城主一声令下,封城了

    封城这种事,在和平的东海已经最起码有数百年未有过了。现在说封城就封城,而且一个说得过去的理由都给不出来,霎时间便埋下了人心惶惶的隐忧。

    东海城状况如何,这一切自然有上位者去头痛,我们这种小人物没必要去操这份心。经过一夜时间的养精蓄锐后,众人因十段战而积攒的疲劳去尽,而我的身体状态也恢复得差不多,已经无碍于行动和战斗了。

    东海城一座高级酒楼之中,王不疑大清早便独据一桌,一口一口喝着闷酒,那苦瓜脸就像是即将赴刑场的死囚一样。

    事实上也并未差多少。因为把他约到这里来的人正正是我。服下唯我独尊丸,生死被我拿捏在手里,王不疑确实跟等死的死囚没两样。

    被王静施过变化魔法的我这时也上了酒楼,就在王不疑旁边的桌子上挨着他背靠背坐下,淡淡传声道:“早上好啊王大少爷”

    我的音容笑貌,王不疑早已如噩梦般挥之不去。听到熟悉的声音以后,他浑身一激灵,颤声道:“王子铮你约我到这里来,是为了什么”

    “为了给你一个机会,彻底摆脱我束缚的机会”我淡淡笑道:“现在给你两个选择。第一个是老选项。违抗我,然后被剧毒折磨而死。第二个则是里重获新生的机会。只要帮我办成一件事,我保证你身上的毒不会再发作”

    王不疑根本不相信我会如此好心。他很明白我的第二个条件必定无比苛刻,但问题是他根本没得选

    他又猛灌一杯闷酒,然后低声说:“你只管说吧”

    “好”我说:“我和你弟弟要解去你父亲身上的毒你只要负责帮忙打掩护这个忙一点也不难,很轻松便可以做到。做不做,你现在就给个准信吧”

    我的话语说得很轻,但一字一句压在王不疑心上,对他来说就彷如天塌下来一样。

    毒倒父亲,把理事会大权尽数握在手中,论权势王不疑东海魔武学院之内几乎是只手遮天了。在遇上我之前的这段时间,可以说是王不疑人生之中最巅峰最辉煌的时光也不为过。

    可若是让我和游子意把他的父亲救起,那这份辉煌即将不再,他王不疑更要由巅峰摔进深不见底的地狱,而且注定永无翻身之日

    王不疑很想拂袖而去

    更想转过身来跟我拼命

    可是他做不到。

    因为比起一无所有,他更怕死,更怕那比死还难受的煎熬折磨

    他踌躇着。

    见他有动摇的意思,我又给他多加一点注码和诱惑:“事成以后,东海再容不下你,我会给你十万两黄金带走,这笔钱够你逍遥一辈子了,外加上你一身还算过得去的修为,走到哪里不能舒舒坦坦过日子这结果对于你这人渣来说,已经相当不错了,还有什么好犹豫的”

    说到这里,我声音一转寒:“还是说你非要不见棺材不落泪”

    我的威逼利诱,终于打垮了王不疑最后的心防。

    他下定决心,重重的点下了头来。

    小半天时间后,他再次出现在了魔武学院的宅院之中。而经过变化魔法乔装打扮的我和游子意,则成了他的贴身跟随。

    按照的王不疑的说法,这座宅子之中除了远征军那些家伙以外,镇守的理事会天师高手还有六人。王静的变化术这些人是有可能看穿王静施加的变化魔法的,远征军那些家伙的所在我们当然不会靠近,其余天师强者则要么被王不疑刻意支开,要么我们自行绕路。几番兜兜转转之下,总算来到了目的地之前。

    这是一处不甚起眼的小院落。除了门口守着两名尊者以外,骤眼看去只有一名驼背老翁在庭院之中扫地而已,而王不疑和游子意的父亲,则躺在卧室的病床之上。

    两个心腹尊者见了王不疑,都一言不发的让了开来。穿越庭院时,我们经过扫地老翁身边,我禁不住多看了这家伙一眼,王不疑结实说这家伙又聋又哑根本不碍事,让我们直接过去办事就是了,可经他这么一说,我却反而发现了蹊跷出来。
 楼主| 发表于 2018-1-13 18:26:3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千七百一十章 刺客

    聋哑老翁貌似专注的扫着地,但那被扬起的少许灰尘,却只在他的身周回旋,根本碰不到他的身上去

    这只说明一件事,这是一个高手

    尽管他掩饰得极好,以至于连我的灵识都没能感应破绽来。但不经意间流溢出的少许魔武二气,还是把他的力量给出卖了

    王不疑对这家伙的底细看来一无所知。这装聋作哑的老头暗地里镇在这里,作用已经不言而喻了

    我不动声色。待与卧底老头擦身而过的瞬间我突然暴起,灵剑猛地从手中刺出

    剑锋才刚亮出,老头腐朽的身体仿佛在瞬间盘活了过来,如柳叶般顺着我剑势刮起的罡风往后飘退数步躲闪,到得落地时身形已然站直,眼内也透出了咄咄逼人的凶光,哪里还有刚刚半点聋哑老者的伪装形象

    这一剑我并未留手。占了偷袭的先手却未能占得任何便宜,果然一如我所想,这老头确实是个了不得的高手

    “子意,你去救醒伯父”我沉声说着:“王不疑跟我一起对付这家伙”

    状况虽然突然,但在我的沉着应对下,他们二人还是第一时间回过神来。游子意点了点头,立刻便转入到内堂之中去。

    那卧底老头脸色微变,身形飙起想要越过我们去追杀游子意,可被我手中七星刷刷刷连劈三剑,把他前行的路尽数给封锁死了。

    “你到底是什么人”王不疑怒喝骂道。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这个蛰伏在眼皮底子下的大高手若不是被我识破,指不定悄无声息就会让王不疑万劫不复这让王不疑后怕之余,禁不住震怒了起来

    面对王不疑的诘问,这老头桀桀一笑:“院长大人早知道你窝囊废不成器,这才让我守在这里以防万一。现在看来,院长是多么的有先见之明啊好了,话止于此,你们这些家伙该去死了”

    老头说罢,双袖齐齐抖搂一下,十指指尖便套上了泛着绿色幽光的铁刺,尔后狞笑着看向我们。

    我阴沉着脸,径直丢出一件地级灵器展开屏障笼罩住整个庭院。这灵器制造出来的屏障没有封锁效果,但却能隔绝灵气流动和一切声响,有了它的掩护再怎么折腾也不怕会吸引远征军的注意了。

    这为了以防万一而准备的后手,想不到这么快便派上了用场。

    “这家伙很厉害,不想死就拼上老命吧”

    c唯一正版,其他u都是盗版;5

    我对王不疑说罢,便不再理会他,全神贯注应付起这个带给我不小压力的强者。

    “这是要过桥抽板的意思寇陵那个老东西毒害父亲,可是他的主意啊”王不疑竭力嘶叫,情绪太激动明显已到了失控边沿:“现在还想把我干掉,然后侵吞掉理事会是吧我不会让你们如愿的我这就去调集人手,把你们给统统干掉”

    在王不疑叫喊的时候,老头已开始行动了。

    他的速度极快,挪移间甚至都留下一连串让人目不暇接的残影,次一级的修行者在这种极速之前根本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只有直接被瞬杀的份

    老头的第一攻击目标不是我,而是王不疑王不疑还处于异常亢奋激动之中,不管实力还是状态,都注定了他不可能在老头手下幸免得了

    这家伙死不足惜,可好歹现在是盟友,我总不能见死不救。老头的速度再快也快不过张丹枫,我连张丹枫也跟得上,又怎可能会拦不下他

    灵剑往前一横,强蛮巨力硬生生把老头前扑的势头止住了下来。不过这一剑我也没能顺利劈到老头身上,他的瞬间机变也极为敏锐,借着十指指套的锋锐,硬生生的钳住了我的灵剑剑锋

    我的力量并不输于老头,可这柄从典当铺里淘来的玄级灵剑,跟老头的指套灵器相比起来根本不再一个档次之上。仅仅瞬间接触,灵剑便传出一阵细微的咔嚓声响,有被老头直接绞碎的势头

    王不疑已意识到自己的实力根本不济事,在我抵挡住老头的间隙他转身就跑,可没跑出两步,跟我角力中的老头指头一甩,其中一根指套脱手而出,直从王不疑后背穿过,在他身上开出了一个小小窟窿。

    王不疑前扑倒下。尽管看不到他的表情,但他已没有了动弹和气息。伤口处不断外流的绿血液已把他的毙命原因阐述得很清楚,这老头阴损得很,指套灵器上的剧毒效果,杀人无声无息却立竿见影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网络文学  

GMT+8, 2018-6-24 09:36 , Processed in 0.032242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