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veBook.com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楼主: syzx

《总裁误宠替身甜妻》 作者:明月西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7-9-15 22:37:2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11章 对你,没兴趣

她用力甩开顾西城的手,不顾一切地朝机场的方向抛弃。

可是,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她就支撑不了倒下了。

但是她却没有放弃,倒下了再站起来,站起来又到下,倒下再站起来,反反复复地重复着。

很显然,她的脚受伤了。

司徒朔他们看着都于心不忍,微微蹙眉。

瞧着她又倒下,纷纷撇开脸。

顾西城的双手用力握紧,发出擦擦地声音。

“这个女人……”

他走过去将倒下的苏颜兮扶起来,让她面对他站着。

“你到底要做什么!”不好好待在顾家,居然跑到高速路上来找死。

苏颜兮狼狈地想推开他,她没时间与他周旋。

岂料,这时天空突然发出轰轰地响声,她猛然抬头看去,只见一架飞机从半空飞过,冲入云霄。

“妈妈……”

仿佛一瞬间,苏颜兮的力气全被抽空,整个人软弱无力地坐在地上,抬眸仰望着天空。

眼泪瞬间从眼角滑落,一颗接着一颗,最后侵湿她的脸颊。

妈妈,妈妈!

苏颜兮无助、彷徨地在心里呐喊,渐渐变成撕裂般的哭泣。

妈妈不要走,回来,不要丢下她一个人。

她痛哭的模样让四大公子都震撼不已,尤其是顾西城,他的心像是被什么牵动了一下,深邃的目光看着她泪眼朦胧的双目。

司徒朔担忧地走过来,在他身边小声问:“她、该不是伤到了吧?”

顾西城目光一敛,再次将苏颜兮从地上拽起来。

“贺锦兮,你跟我站起来。”

“啊啊,放手!”苏颜兮受不了地尖叫,奋力推开顾西城,并朝他大声怒吼。

“不要叫我贺锦兮,我不是贺锦兮,我讨厌贺锦兮,真的非常非常讨厌,她怎么可以……”

怎么可以要带走妈妈,难道她不知道她的人生里只剩下妈妈了吗?

“她这是怎么呢?”司徒朔疑惑的瞪大双眼,打量着苏颜兮,哪有自己讨厌自己的,难道被撞傻了?

被吼了一通的顾西城沉默不语,此刻的俊脸更是冷得吓人。

半响,他才转过身朝慕廉川他们几人说道:“你们先走。”

慕廉川其实不想走,不过似乎也不能留,只能摸摸鼻子,开车离开。

商震倒是无所谓,反正已经舒展了筋骨,是该回去好好休息。

唯有司徒朔没有自知之明,还站在原地欣赏某人哭泣的样子。

直到周围的气温下降,他才反应过来。

无辜的双眼萌萌地看向浑身带着冰冷气息的顾西城。

“怎么了吗?”

顾西城没有回答,不知道何时拿出一根烟叼着,透过烟雾就那样半眯着眸子看着他。

司徒朔被他看得毛骨悚然,求救的目光寻找慕廉川和商震,这才发现两人早已经消失不见。

他终于恍悟,转过头对着顾西城干笑两声:“懂,我懂了,我消失,我走!”

说完,他帅气地转身,开车离开。

很快,在这黑夜的高速上就剩下顾西城和苏颜兮。

苏颜兮仍然坐在地上哭泣,那种无力的哭泣。

顾西城打量着她,记得婚前看过她的照片,司徒朔是怎么说来着?

贺锦兮就是性感女神的代言人。

再看看现在眼前哭得一塌糊涂的女人,不但没化妆,还穿着卡通睡衣,。

这就是女神的代言人?

顾西城冷冷一笑,女神经代言人才对!

他浑身带着戾气,慢慢地蹲下身与苏颜兮对视。

在对方没有反应过来时,一把捏住她的下巴。

“哭够了没有?”满脸泪水,脏死了。

苏颜兮带着一双泪眸,无辜地看着他,眨眼再眨眼。

好似根本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顾西城不怒反而邪魅一笑:“贺锦兮,你是在跟我装傻?你大晚上穿着睡衣跑到这儿来不就是想引起我的注意?”
 楼主| 发表于 2017-9-15 22:38:2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12章 我没力气了



“……”苏颜兮茫然地摇头,她没有:“我……”

“别否认,因为你说的话我不会相信一个字。”

“你……”

“你千方百计坐上顾少夫人这个位置,那么就好好地坐稳了,如果再奢求别的,我会让你得不偿失。”

“我没事奢求什么!”

“那最好,你是顾家少夫人,但也仅限于顾家少夫人的名分,别的你什么也得不到,听明白了吗?”

顾西城逼人的话让苏颜兮皱眉,明白,明白什么?

难道,他怕她喜欢上他?

苏颜兮忽然领悟过来,有些生气地将他推离自己,坚决的目光看向他。

“你放心,我绝对没有什么非分之想,尤其对你,我更没有兴趣。”

试问,谁会对一个喜欢男人的男人有兴趣?

这本该是顾西城想要听到的答案,可真正亲耳听到,反而心里有些郁闷,尤其是眼前这个女人看上去并不像在说谎,似乎真的对他没兴趣。

想到其他女人对他的疯狂,忽然觉得眼前这个女人根本就不是女人。

“哼!”顾西城冷哼一声,斜睨苏颜兮一眼,站起身,朝停靠的车子走去。

某人的离开,让苏颜兮忽然觉得空气都流畅了几分。

她眨着无辜的双眼望向天空,虽然星空满天繁星,可是她的心却落寞无比。

一年,她要在这漫长的一年里等待与煎熬。

顾西城发动车子,本想开车离开,可是透过后视镜瞧着那么白色安静的身影,突然犹豫了一下。

沉默了几秒,他终将车子以一个完美的弧度向后倒退,停在苏颜兮身旁。

“上车!”

苏颜兮一愣,茫然地看着他,却没有行动。

仿佛在斟酌对方的用途。

顾西城冷漠地瞪她一眼:“你想一个人待在这儿?让警察来接你?”

苏颜兮看看四周,连忙摇摇头,黑漆漆的,她才不要待在这儿。

“那还不快上车!”

“哦……”

原本的怒火都消失殆尽,苏颜兮感觉整个人是那么疲惫不堪,她站起身想坐上车,却发现自己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而且脚好痛,额头也好痛,还伴着头晕。

“你磨磨蹭蹭地干什么?”顾西城的耐心显然已经耗尽。

听到他的低沉的嗓音,苏颜兮异常无奈且委屈。

带泪的双眸无助地看着他:“我……我没力气了。”

顾西城一听,额头瞬间挂满黑线,敢情所以的力气都拿来吼他了。

一脚踹开车门,下车,轻松地将某人提上车。

苏颜兮无语,她怎么感觉自己像是一只小动物!

不过,现在真不是她逞能的时候。

趴在车窗上,默默地看着外面。

当车子行驶微风吹来,看着远处天空的星星随着移动,苏颜兮的疲惫才渐渐缓解。

“美国,你知道这儿离美国有多远吗?”

“……”

“一定很远很远吧!”这一辈子她都没想过要去的地方。

如果姐姐不然妈妈回来,那么她该怎么去找妈妈呀?

苏颜兮想到自己的母亲,眼泪就忍不住落下来。

“……”顾西城眉头一皱,瞥她一眼!

自言自语,难道,真的被撞傻了?

回到别墅,已经深夜。

不过,别墅里仍然灯火通明,好像特地等待主人的归来。

在管家打开车门后,顾西城从容地下车,将车钥匙扔给他,随即朝屋里走去,连正眼也没有瞧苏颜兮一下。

苏颜兮默默地推开车门,只是头好晕啊!

身后传来噗咚一声,似重物落地的声音。

顾西城脚步一顿,转过头看去。

只见,苏颜兮面色苍白地倒在地上,额头也磕在了地板上。

“少夫人!”

管家惊呼一声,唤醒了失神中的顾西城。

他三步并作两步地过去,一把将苏颜兮抱起来。

“贺锦兮,你醒醒!”
 楼主| 发表于 2017-9-15 22:38:5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13章 你还能再丢人吗?


苏颜兮的额头流淌着鲜血,双眼紧紧闭着,完全没有一丝反应。

顾西城顾不了那么多,抱着她就朝大厅走去。

“叫医生!”

管家听到吩咐,连忙拿出手机拨打电话。

心里倒是非常疑惑,少夫人怎么会和少爷一起回来?而且还受伤了!

这件事需要通知老夫人吗?

翌日,清晨。

苏颜兮再次醒来是第二日的早晨,天已经大亮。

周围陌生的环境让她有片刻的恍惚,渐渐的才想起,这里不是她租住的小屋,而是顾家!

慢慢地坐起身,感觉头一阵眩晕,她皱着眉头,伸手抚摸了一下额头上疼痛的地方。

这才发现,额头右边居然贴着创可贴,她这才将昨晚发生的点点滴滴想起来。

昨晚,她没有见到母亲,却遇见了顾西城。

哎,这是什么样的孽缘啊!

不过,昨晚她没有漏出破绽吧?

苏颜兮仔细地回想着,想到昨晚的言行举止,她就有种想死的冲动。

“苏颜兮啊苏颜兮,你还能再丢人吗?”

叩叩……突然,有人敲响房门。

苏颜兮立即带上伪装的面具,让自己镇定下来。

“谁?”

“少夫人,贺夫人来了。”

“贺夫人?”苏颜兮眉头一皱,贺振东的妻子,贺锦兮的母亲,她来做什么?

想到她的那种脸,苏颜兮的心情顿时变得不好。

起床,她精心为自己挑选了一件适合的裙子,化好妆,才从容地下楼。

好吧,她故意拖延时间,让这位贺夫人慢慢等。

当下楼看到贺夫人一脸的不悦,苏颜兮的心情瞬间好了。

贺夫人早已等得不耐烦,看到出现的苏颜兮,她就开始责备。

“贺锦兮,当上顾家少夫人就忘记自己是谁了吗?”

居然让她等那么久!

苏颜兮冷漠地浅笑:“哪能啊,忘记谁也不会忘记你。”

如果不是她,她母亲的命运就不会那么悲惨。

吩咐所有的佣人退下,苏颜兮才走过去,在沙发上坐下。

“说吧,您来有什么事?”

“什么事,你还问我?”贺夫人一脸怒色:“我们交给你的合约,顾西城为什么还没有签字?”

苏颜兮朝她耸耸肩,一副无能为力的样子。

“他不愿意签!”

“什么?”贺夫人宋雅珍的眉头瞬间蹙紧:“他什么意思,老夫人已经答应婚后就注资我们贺氏,怎么可以出尔反尔。”

“这你得去问顾老夫人!”

苏颜兮说着,将文件放到宋雅珍面前的茶几上。

“我想你也不好意思去问,还是把企划书拿回去,让公司的人重做一份吧。或许,这样贺氏还有一线希望。”

看到企划书,宋雅珍瞬间明白过来。

保养极好的手,轻轻拿起企划书。

“原来问题出在这里!”

忽然间,她冷冷一笑,算计的目光落在苏颜兮的小脸上。

“贺锦兮,这份企划书可是你带领的团队做出来的,所以你必须负责到底。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必须让顾西城签下名字,入资我们贺氏。否则,你顾家少夫人的位子也别想一直做下去。哼!”

丢下狠话,宋雅珍便高傲地走出顾家别墅。

苏颜兮双手紧握,沉默地看着她离开。

顾家少夫人的位置她不稀罕,可是她答应过贺锦兮会等着她回来。

所以,她必须忍。

至于企划书,苏颜兮忽然觉得头痛。

她该用什么方法,让顾西城签字呢?

顾西城已经否决了这个企划案,那么就必须重做一份。

可是,她一窍不通,怎么重做?

“啊啊啊!”苏颜兮趴在沙发上,烦躁地怒吼。

“少夫人!”

管家在这时走了过来,小心翼翼地询问。

“您没事吧?”

苏颜兮一怔,猛地坐起身,朝管家摇摇头。

“没事,我练习瑜伽。”

“哦,少夫人,老夫人刚才来电,说要亲自来别墅。”

“什么?老夫人?你说的是顾老夫人吗?”千万不要啊。
 楼主| 发表于 2017-9-15 22:40:0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14章 见顾老夫人

“是的少夫人!”

“啊?”她不是住在顾家老宅吗?怎么来这儿?苏颜兮的下巴险些掉下来,今天什么日子啊?

见完一个,又一个,而且一个比一个厉害。

可不管怎么样,这位老夫人可是重要人物,不能得罪。

想到此,苏颜兮赶紧地整理好仪容。

“走,去大门口等着!”准备迎接老夫人的到来。

“少夫人请!”

苏颜兮还有些不适应少夫人这个头衔,让她莫名感觉心虚。

“管家,顾西城他……他去那儿了?”一大早了,她才发现某人不在别墅。

“少爷已经去公司上班!”

“哦!”看来她只能一个人应付老夫人,苏颜兮忽然有种上战场的感觉。

贺锦兮说过,无论在什么时候,一定要讨好顾老夫人。

婚礼上苏颜兮见过顾老夫人,老夫人给她的印象就是‘威严’。

再次见到,她老人家的威严更胜啊。

一群人浩浩荡荡地走进大厅……

“你们都下去吧!”顾老夫人的话一出,所有的佣人在管家的带领下纷纷离开了大厅。

很快,诺大的大厅就只剩下苏颜兮和老夫人。

苏颜兮双手紧握,慢慢地抬起头,看向坐在欧式沙发上的顾老夫人。

“老夫人……”

“你叫我什么?”

“奶……奶奶!”苏颜兮别扭地撑起笑:“奶奶,您喜欢喝什么,我让人准备。”

顾老夫锐利的目光与苏颜兮对视,半响才缓缓开口。

“他们知道我的喜好,让他们处理就好。都是一家人,不必拘束,坐吧。”

“好!”苏颜兮小心翼翼地在单人沙发上坐下来,双手交叠放在腿上,扮演着一个十足的名媛淑女。

更或者说,在顾老夫人面前,她自然地变得循规蹈矩。

也许是自己心虚,所以面对精明的顾老夫人,她变得很紧张。

而她的紧张也被老夫人尽收眼底。

老夫人轻笑:“记得第一次见你,你好像不似现在这般紧张。”

当成会选她,就是因为她的镇定,一副自信满满、胸有成竹的样子,她才同意让她成为他们顾家的媳妇,成为未来顾家的女主人,要成为顾家的女主人那么就必须有大气度,勇气和自信。

“我……”苏颜兮的心仿佛一下子提到了嗓子口,老夫人说的是姐姐,而并非她!

“你的额头是怎么回事?”

“没……没事,不小心撞了一下。”苏颜兮伸手遮住伤口,但是随后一想,有掩耳盗铃的嫌疑。

于是,还是将手收回,坦然面对。

顾老夫人打量她几眼,随即皱了皱眉。

“你现在是顾家的人,言行举止都要得体,不能丢我们顾家的脸。婚礼上的事情已经过去,我就不提了。现在你看看你的样子,要是被媒体拍到,放在报上,岂不是让大家都看了笑话去。”

“对不起奶奶。”

“从今天开始,你和西城就搬回老宅住吧。我会亲自教导你,让你成为一位合格的顾家少夫人!”

“啊……”苏颜兮惊讶地张大小嘴,为什么她忽然有种乌云密布的感觉。

搬回老宅?教导!

顾老夫人的命令一下,底下的佣人纷纷开始行动。

不到半个小时,苏颜兮包括她的东西都被送上车,直达顾家老宅。

神速得让苏颜兮觉得那么不真实。

顾家老宅,这是苏颜兮第一次踏足。

整个顾宅没有华丽的外表,没有夸张的设计,但是却有一种说不清的威严,仿佛代表着顾家不容忽视的地位。

“把少夫人的东西送去少爷的卧室。”
 楼主| 发表于 2017-9-15 22:40:3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15章 触怒顾公子



顾老夫人一边吩咐佣人,一般走向客厅的沙发。

苏颜兮乖巧地跟着她身后,可是咋听到卧室两个字时,她呆了。

难道以后她要和顾西城一个卧室?

啊啊……不要啊!

“怎么?不舒服?”或许是看出她走神,顾老夫人突然将话题转向她。

苏颜兮赶紧打起十二精神,朝着顾老夫人摇摇头。

“奶奶,我没事,我很好!”

“既然如此,我让管家带你去四处看看,熟悉一下顾宅的环境。”

“好!”苏颜兮一直保持着微笑,感觉自己的嘴都快笑僵了。

在离开顾老夫人的视线范围后,她终于松口气。

跟随着老宅的管家在顾家的花园自由穿梭,苏颜兮一边欣赏着美景,一般揣测着老夫人刚才的反应。

她、应该没有发现自己不是贺锦兮吧。

哎,做贼的心情真不舒服,时时刻刻提心吊胆啊。

突然,一阵香味传来,抚平了苏颜兮的烦躁。

她惊讶地抬起头,眼前居然出现一片花海,美丽夺目。

“管家,这是什么花?”

“这是玉簪花,整个a市,只要我们顾家才有的玉簪花。”

“玉簪花!”原来这就是玉簪花呀,好美!苏颜兮忍不住伸手去触碰。

管家连忙出声制止:“少夫人,这些花不能碰!”

“啊?”苏颜兮不明白地皱眉:“为什么呀?”

“这、少夫人,这些玉簪花是少爷亲自种下的,除了少爷,谁也不能碰,我们还是走吧。”

“哦……”原来这些花是顾西城种的,他居然还会种花?

苏颜兮想到顾西城冷漠的俊脸,再想想他种花的样子,就不觉地抖了一下。

不和谐,太不和谐了。

“少夫人,这就是你和少爷的房间,你先休息一下吧。”

管家态度和蔼,在带着苏颜兮熟悉完整个顾家后,将她送回到了房间。

苏颜兮笑着向他道谢,这才走进房间关上门。

然后,整个人都轻松下来。

没有人监视,她便放心大胆地打量顾西城的房间。

房间很大,比她以前租住的房间大好几倍,灰白为主的格局,透着强烈的阳刚气息。

不用猜也知道是男人住的房间。

大床,沙发都是欧洲品牌,看上去手感什么的都不错。

苏颜兮其实很累了,可是她不敢爬床上去,只能用手摸了摸床被,柔软又舒服啊。

转过身,对面是一张电脑桌,上面摆放着电脑,台灯,笔筒,还有一个……相框。

可是,相框为什么是扑在桌上,而不是立放着。

她疑惑地走过去,伸手去拿。

就在她的指尖快要碰触到相框时,身后的房门突然被打开。

“你在干什么?”

“啊!!”

突来的声音把苏颜兮吓了一跳,她猛地回头看去。

顾西城,他居然出现在门口。

“你……”

“谁允许你碰这里的东西!”顾西城的声音冰冷带着责备,眼神更是犀利无比!

两人对视一眼,他快步走了过去,将相框丢进了电脑桌的抽屉里。

他的一举一动深深刺伤了苏颜兮的自尊,他是把她当小偷吗?

苏颜兮小脸一沉,倔强地抬起头:“顾西城,你未免也太过分了吧。不管怎么说,名义上我是你的妻子!你应该有最起码的尊重吧。”

“妻子?”顾西城忽然冷笑出声,目光打量着苏颜兮。

“你认为这样你就有资格随意进我的房间?随意动我的东西?”

“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顾西城一步一步朝苏颜兮逼近。

对于这样的他,苏颜兮有几分害怕,反射性地向后退去,只是没退几步便已经退到墙角。

“是奶奶让我住进来的,而且我只是想将相框摆放好而已……”

顾西城双手撑着墙壁,将娇小的苏颜兮禁锢在自己的控制范围。
 楼主| 发表于 2017-9-16 17:58:0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16章 传言某人喜欢男人


锐利的目光在她脸上打转,仿佛在审视她是否说的真话。

苏颜兮紧张地握紧拳头,她可以很清晰地感受到他的气息。

这是第一次,与一个男人如此接近,这让她难免有些无从适应,甚至不觉地红了小脸。

瞧见她异样的变化,顾西城这才发现两人此刻距离太近。

一瞬间,气氛变得怪异。

苏颜兮低着头,不敢喘息。

顾西城看着她,有几分恍惚。

她和她一样,似乎都很容易脸红。

从她身上,仿佛看到她的影子,顾西城不觉地伸手过去挑起她的下颚。

看着她红润的嘴唇,他忍不住有着想品尝的想法。

其实他不只是想了,而是已经缓缓地低下头……

他要干什么、他要干什么!

苏颜兮看着眼前的俊脸越靠越近,心里莫名紧张,双手还开始冒着冷汗。

理智告诉她要一把将他推开,可是他的气息却让她感觉一阵无力。

整个人傻住一样,木愣地任由他靠近,再靠近,苏颜兮最后只能紧张地闭上了眼睛。

“少爷,晚餐准备好了。”

咯噔,佣人的声音突然闯入,惊扰了两人。

苏颜兮猛地睁开双眼,正好看见顾西城的薄唇,她的心扑通一声,潜意识地将顾西城一把推开。

一时不备的顾西城被推离了好几步,险些跌倒。

“对不起,我先下来了。”苏颜兮如一阵风那般冲出了卧室。

天哪,她刚才在做什么,好丢人呀!!!

顾西城站在空荡荡的卧室里,久久不能回神。

刚才,他居然将贺锦兮当成了她。

为什么会这样?

愤怒地闭上双眼,顾西城很想用冷水浇醒自己。

顾西城,你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失败者!

……

顾家的餐食都是以营养为主,搭配很均匀,而且因为顾老夫人不喜欢吃西餐的缘故,午餐的食物都是中餐。

这倒是让苏颜兮轻松不少,因为她不用去适应如何刀叉并用。

换做平时拿着筷子,她的食欲就会很好。

今天,看着满桌的食物,却感觉不到饿。

苏颜兮咬着筷子,偷偷打量着坐在对面的顾西城,从房间出来后,他就一直冷着一张脸,好似谁欠他钱似的。

不过,在房间……

他是想亲她吗?

想到刚才发生的一切,苏颜兮不禁地摇摇头。

不对,传言顾西城喜欢男人!

所以,刚才他刚才肯定不是要亲她。

对,一定是她误会了。

“吃饭的时候要认真,不要东张西望!”

老夫人威严的话突然传来,苏颜兮吓得险些把筷子扔出去。

她茫然地转过头,看向主位的顾老夫人。

“知道了,奶奶。”

顾老夫人瞧她一眼,又将目光转向沉默不语的顾西城。

“今天开始你们就住在老宅吧。”

顾西城眉头瞬间蹙紧:“不行,奶奶。”

“琉璃,听说她要回国了,到时候也会住在老宅。所以你们也回来住吧,这样老宅也好热闹热闹。”

“奶奶!!”顾西城怒吼,猛地从椅子上站起来:“我已经说了不行。”

顾老夫人目光一沉:“你是在对谁大吼大叫!”

顾西城双手一紧,眸光中发出熊熊火焰,原本没有表情的俊脸此刻带着一种无奈的隐忍。

苏颜兮紧张地看着这一幕,看着顾西城。

他,该不会对奶奶发火吧?

只见顾西城突然迈步,从餐桌前走开,带着怒气朝外走去。

苏颜兮的目光落在他离开的背影上,心里莫名有些堵。

他怎么看上去有些难过?

难道是她的错觉?
 楼主| 发表于 2017-9-16 17:58:3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17章 不平等合约



这时,顾老夫人也站起身离席。

诺大的餐桌上,就只剩下苏颜兮一人。

苏颜兮瞥瞥小嘴,压根还没明白过来什么事。

顾西城为什么不愿回顾家老宅住?

还有,那个琉璃是谁呀?

满肚子的疑惑,苏颜兮找不到答案。

既然找不到答案,还是先填饱肚子吧。

嘴角微微扬起,他们走了正好,这样她就可以轻松用餐了。

毫无心思的苏颜兮拿起筷子,开始愉快地用餐。

不过,她美丽的心情维持到晚上就变得不美丽了。

同一个房间,面对一个名义上的老公,一个完全没有感情的男人。

她该如何自处?

对方似乎完全当她不存在,在电脑上敲敲打打,像是一种发泄。

时间一点点过去,苏颜兮困到不行,支撑不住的她终于鼓足勇气来到顾西城面前。

“我……我睡哪儿呀?”

“随便!”

“……”苏颜兮无语,好吧,她随便。

霍然她转身,毫不犹豫地扑向那柔软的大床上。

“喂,你干什么?”

就在苏颜兮舒口气快进入梦乡时,被顾西城拽了起来。

她无辜地眨着双眼看着他:“我睡觉呀!”

“你睡觉为什么跑我床上!”顾西城嫌弃地将她丢出很远。

苏颜兮从昏昏沉沉中清醒不少:“不是你让我随便的吗?我不睡床上,睡哪儿呀!”

顾西城黑线,咬牙启齿地用目光瞪她:“地板,沙发,你随便选!但是不包括床!”

“什么呀!”苏颜兮不满地瞥嘴:“你让我睡地板?睡沙发?”

“你不睡,难道我睡?”

“不是,你是男人吗?”居然不懂怜香惜玉!

顾西城冰冷的薄唇忽然一扬:“如果你敢睡床上,我会让你知道我到底是不是男人!”

苏颜兮双眼一瞪,摇摇头,瞌睡虫瞬间跑不见了。

“那我还睡客房吧!”这个男人太危险了,她得远离。

“站住!”

“又干嘛呀?”

“你去客房是想让所有人都知道我们分房睡?”顾西城斜睨她一眼。

“我们本来就……”

“这件事如果被奶奶知道,你猜会怎样?”

苏颜兮一愣,老夫人一定会逼着他们同房!

啊啊,不要,她才不要同房!

那么她、她就只能睡沙发?或者地板?

“这个拿去仔细看看,最好牢牢记住。”顾西城瞧她安静下来,便将忙活一晚打印出来的文件塞到苏颜兮手上。

“什么东西呀?”苏颜兮一脸茫然,不明所以,完全处在不知道该怎么办的状态下。

“自己看!”

“哦!”苏颜兮皱眉,看就看:“相处条例?第一,女方不能干涉男方任何事情。第二,女方必须谨记自己的身份,不能做出有失身份的事情。第三,女方只拥有顾少夫人的持有权,没有执行权。什么东西呀,……等等,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满腔怒火的苏颜兮拿着手中写满条列的文件开口质问!

顾西城看着她手腕住摇晃着的水晶链子,在灯光下异常璀璨,他双眸微眯,从容地坐在沙发上,桀骜的模样看向她。

“贺锦兮,我曾经说过,你也应该比谁都清楚,你只是一颗棋子,那么就做好棋子的本分。如条列上写的,你必须随时配合我,演绎一个合格的顾少夫人。还有不能向任何人提起我们之间的任何事情,尤其在奶奶面前。”

苏颜兮听完后哭笑不得:“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不平等条约?只针对女方?”
 楼主| 发表于 2017-9-16 17:58:5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18章 谈判,为自己争取福利



“你觉得你有资格跟我平起平坐?”

“你……”

“你当初答应奶奶嫁给我,你就应该有这样的心里准备,签字吧。”

一支笔,就那样丢在苏颜兮脚步。

苏颜兮气结,明亮的目光瞪着顾西城。

她真不明白,贺锦兮怎么会答应嫁给这个目中无人的混蛋。

难道就为了救贺家?荣华富贵对她就这么重要?

重要到抛弃自己的母亲还不够,还要拿自己一生的幸福做赌注?

“怎么,你还有意见?”顾西城见苏颜兮发呆,迟迟不签字,不耐地询问。

苏颜兮回神,冷笑一声,将手中的纸张丢给顾西城。

“我才不要签!”

“贺锦兮,你……”

“顾西城,你不就是想娶个老婆掩盖你喜欢男人的事实嘛。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说出去,也不会喜欢上你,所以你不必这么大费周章!”

“贺锦兮!”我们的顾大少爷真的怒了,霍地从沙发上站起来,拳头指向苏颜兮。

“你有种再说一次!”

这个该死的女人,居然敢当着他的面说他喜欢男人!

找死吗?

他可以成全她!

用力的一拳朝她挥过去。

“你干什么呀?”苏颜兮吓得双眼一闭,典型的欺软怕硬!瞧着拳头就傻眼了。

“你你你……住手,我签还不成吗?”

嚯地一声……拳头从她耳边擦过,掌风撩起了她的发丝。

顾西城冷冷一哼:“敬酒不吃吃罚酒!”

“……”苏颜兮黑线,她见过可恶的男人,没见过比他还可恶的。

不过,她还是想守住她的底线。

“让我签字,照着你的话去做可以,但是你必须答应我三件事。”

“啰嗦!”

“你不答应我绝不签!”

苏颜兮咬牙,大有拼死一搏的意图。

顾西城沉浸三秒,最后点了点头:“你说说看,那三件!”

仿佛看到了一线希望,苏颜兮的信心回来不少,立马伸出一根手指头。

“第一,你必须在贺氏集团的企划书书上签字。”这样她就完成了贺锦兮交给她的第一个任务。

“不行,我说过,那份企划书不能通过。”

顾西城语气坚决,苏颜兮不悦地皱起小脸。

“那我也不签,我这就告诉奶奶你威胁我!”

如果她没有猜错,顾西城唯一忌讳的就是顾老夫人。

果然她话一出,就瞧见顾西城的俊脸就沉了下来。

“贺锦兮,你别挑战我的耐性。”

苏颜兮得意地仰头:“爱签不签!”

顾西城斜睨她一眼,忽然发现这个丫头原来不笨。

也是,能够将快要倒闭的贺家撑到现在,她的能耐怎么能小觑?

“贺锦兮,我可以给贺氏一笔资金,但是只有这一次。”

“可是……”

“我也可以让贺氏明天就宣布破产。”

“额,……好吧!”

明白这已经是顾西城的底线,苏颜兮也不敢再继续挑战。

“第二件事!”

“第二件……”苏颜兮仔细想了一下,才缓缓开口:“我们会相处很长时间,所以,从今晚开始,我睡床,你睡沙发!”

“贺锦兮,你居然敢叫本少爷睡沙发?”

“我去找奶奶……”

“第三件事!”

顾西城的妥协让苏颜兮忍不住偷笑,这一刻她突然感觉,这位冷冷的顾公子似乎并不是那么冷血。

她俏皮地一笑,转身看向黑脸的顾西城。

“第三件事我还没想到,等我想到再告诉你。”

“贺锦兮,你耍我?”顾西城怒。
 楼主| 发表于 2017-9-16 17:59:1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19章 再回到贺家




“当然没有,我会遵守这上面的条约,我们就做一对人前恩爱,人后友好的夫妻吧。放心,我不歧视同性恋!”

说着,她伸了一个懒腰:“现在我困了,所以顾先生,晚安。”

苏颜兮得意地跳上那柔软的大床,正好,从今天开始,这张大床就是她的呢。

啦啦啦……

顾西城不可思议地看着趴在床上呼呼大睡的女人,他真的很想将她拽起来。

明明确确地告诉她:本少爷不是gay!

可是瞧着她没心没肺的睡颜,他却有种不舍得叫醒她的想法。

顾西城低咒一声,最后躺在沙发上休息。

在a市有个风俗,女儿出嫁三日后,就要回门。

所以,嫁到顾家已经三日的苏颜兮必须回一趟贺家。

顾西城因为公事忙为由,拒绝陪她回去。

苏颜兮也不计较,因为她也不想踏足贺家。

可是,现在的身份让她找不到拒绝的理由。

最后,她带着顾家准备的礼物来到了贺家。

当看到贺家那熟悉的雕花大门慢慢打开,她的心就一阵阵的疼。

记得小时候,她最期待的就是这扇门能为她打开。

她期待着他们的施舍,因为小小的她没有钱可以跟母亲治病,只能奢求着他们的怜悯。

可是,她彻夜彻夜等来的只是他们的冷漠。

今天,她居然再次来到了这个让她深恶痛绝的地方。

走下车,苏颜兮步伐缓慢地朝里走去。

贺家除了比当年败落,其他并无什么改变。

她记得曾经在这个花园里种花,记得每天要帮着妈妈清扫走廊,记得要用抹布抹去大厅门上的灰尘……

“大小姐,您回来了。”管家热情的声音唤回了苏颜兮的思绪。

她将手中的墨镜带上,遮去了眼中的情绪。

“贺……我父亲在那里?”

“老爷和夫人……他们在房间里。他们……好像在吵架。”

“我知道了,你去告诉他们我回来了。”

“好的,大小姐。”

管家立即转身,慢跑的去通知。

苏颜兮冷漠地看了一眼,熟门熟路地走进大厅。

没等一会儿,贺振东就从楼上匆匆下来。

“锦兮……”

坐在沙发上的苏颜兮不觉的握紧双手,头也没有抬一下。

直到贺振东来的她身边:“锦兮啊,我让下面的人准备你喜欢吃的点心,今天就在家里住一晚。”

“不必!”苏颜兮淡淡地回答,随手心手提包里拿出一张准备好的支票放在茶几上。

“我今天来是将这个交给你。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说着,她便站起身朝外走去。

贺振东看到支票,脸上的表情有些僵硬。

“锦兮啊,你是不是在怪爸爸让你与顾家联姻。哎,爸爸也是没有办法才会……”

苏颜兮脚步一顿,转而看向他:“事已至此,说这些还有什么用?你、永远在乎的都是贺氏。”

无论是她,还是贺锦兮,都因为他走上了一条曲折的路。

可是,她们却不能怪罪与他,因为他是赐予她们生命的人。

苏颜兮收回目光,快步离开,她不想再继续待在这儿,这儿让她无法喘息。

……

离开贺家后,苏颜兮让顾家的司机先回去,而自己一个人漫步在大街上。

当她走到十字路口,一瞬间感觉恍惚,不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

迷茫无助,像一个被遗弃的小孩那般,站在原地打转,直到夕阳西下,华灯初上。

盲目的苏颜兮心里酸涩无比,眼泪忍不住夺眶而出。
 楼主| 发表于 2017-9-16 17:59:4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20章 闺蜜出事了


“据可靠消息报道,豪门付家的继承人付博雅即将归国,付家因为投资失误,导致公司面临破产危机,继承人付博雅是否能力挽狂澜……”

付博雅……他,苏颜兮表情一怔,目光被广场上的大屏幕吸引。

随着人物介绍,大屏幕里播放着相对的照片。

熟悉的眼眸,熟悉的轮廓,熟悉的笑容瞬间挑起了苏颜兮心中最深的回忆。

那个深冬,他一步步带着她离开绝望的深渊,成为她心底最美好的记忆。

木愣地看着大屏幕上一闪而过的每一张照片。

心跳也随着照片的翻阅而不断跳动。

付博雅,他居然要回国了。

苏颜兮不敢相信地伸手捂住自己的唇,眼泪比刚才更加肆意流淌。

只是,她带泪的眼眸中透着喜悦,浓浓的喜悦。

一则新闻报道完毕,接着是另一则新闻又被搬上荧幕。

不过此刻的苏颜兮没有兴趣再看下去,她快点地拿出手机拨打好友陆安安的电话。

她要把这个好消息跟她分享。

电话拨打出去,不到两声便被接起。

只是苏颜兮还没有开口说话,那边重金属的音乐便传了过来,非常刺耳。

她不得不把手机拿远一点:“安安,你那边怎么这么吵?”

“兮兮,快来救我!”

陆安安的声音软弱无力,与平常的清脆截然相反。

好似感觉到什么,苏颜兮脸色一变,连忙询问:“安安,你在哪里?”

“我在宫爵的洗手间,他们给我下了药……”嘟嘟!电话突然断了。

听不到安安的声音,苏颜兮瞬间着急起来,顾不得其他,她赶紧搭着出租车赶去宫爵。

一路上,她一边催促司机,一边拨打陆安安的电话。

可是,对方根本没人接,只传来机械的女声,告诉她,对方已关机。

苏颜兮紧张地握住手机,心里担忧不已。

安安,她怎么会跑去宫爵?听说宫爵是一个消费吓得死人的夜店,很多公子哥在那儿纸醉金迷。。

越想她心里就越害怕:“师傅,麻烦你在开快点!”

“小姐,你别催了,我这个是出租车,不是飞机!”

“……”

苏颜兮无语,整个人焦急万分,在她以为自己快心衰竭而死时,车子终于抵达宫爵大门口。

她第一次扮演了大款的角色,将一张红色大钞丢给司机。

“不用找了。”

说完,快速下车,直接奔向宫爵。

安安,你等我。

“小姐请留步,请问你有会员卡吗?”

两名保安将着急的苏颜兮拦住,询问:“如果没有会员卡是不可以进去的。”

苏颜兮无语,伸手指向刚走进去的两人。

“我是跟着他们一起的!”

两名保安压根不信,公式化地说道:“小姐,请你出示会员卡。”

苏颜兮气结,接着她双手合十,转走苦情戏码。

“两位大哥,我朋友在里面遇到了麻烦,我必须进去救她,请你们通融通融。拜托拜托!”

“对不起,我们按章办事。如果小姐你没有会员卡,我们不能让你进去。”

“你们……你们到底有没有人性啊,我现在是要进去救人,救人你们懂不懂,救人如救火,晚一分钟就很可能出大事,所以请你们让我进去行吗?”苏颜兮已经无计可施了,心里担忧着陆安安,自己却进不去。

“你们让我进去,我找到我朋友,我立马带着她出来。”

“对不起,小姐,这是不行的。”

还是不行,苏颜兮忍不住送他们一记白眼,真是没有同情心!

现在怎么办呀,怎么办!

就在苏颜兮无计可施的,着急万分的时候,突然走了一个秃顶的胖老板,他朝保安出示了会员卡!

苏颜兮站在一旁瞧着,脑中忽然灵光一闪。

她连忙解开发圈,让黝黑的长发肆意流淌,接着带着妩媚的微笑上去挽着秃顶老板的手。

“帅哥,这么巧?”

秃顶老板疑惑地转过看向苏颜兮,瞧着她精致的小脸,甜美的微笑,瞬间被带到云里雾里。

“呵呵,美女,你认识我?”

“你讨厌!”苏颜兮自己忍不住恶寒了一把:“我们在那什么什么酒吧,一起喝酒跳舞,你居然忘记了?”

“有吗?”秃顶老板伸手摸着自己光秃秃的脑袋,像是认真在想。

苏颜兮嘴角一抽,赶紧拽着他的手就往里走:“哎呀别想了,你一定是忘记了,没关系,今晚我们继续喝。走走走……”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网络文学  

GMT+8, 2017-12-14 23:10 , Processed in 0.028724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