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veBook.com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楼主: syzx

<<老公回家暖被窝>>作者:旧时绵绵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8-2-5 21:11:4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1626章:继承者篇,我一:个人害怕


    现在放弃心会有多疼

    说实话,庄莫莫也不清楚,可能就像现在一样,也不是很疼,就是有点酸酸的凉凉的。

    庄莫莫没有回答,但是庄引娣已经明白了:“莫莫,趁现在陷得还不是很深,咱们及时抽身。俗话说得好长痛不如短痛,快刀斩乱麻。以后你不要理他,不管他怎么勾搭你,都不要理他。”

    庄莫莫闷闷道:“他把我踢开都来不及,怎么可能勾搭我。”

    庄引娣:“什么意思”

    庄莫莫闷闷道:“他不是一次明明白白地告诉我,我不是他喜欢的类型。也不止一次叫我不要对他有非份之想。就连我今天去医院看他给他买了一束花,他都没有收,让我带了回来了。”“我的傻妹妹啊,是不是因为他对你不冷不热的,所以你就主动贴上去。”庄引娣很铁不成钢地戳戳庄莫莫的头,“莫莫,我跟你说啊,女人可千万不要犯贱啊。千万不要去招惹那些对自己爱理不理的男人。

    他现在对你爱理不理,以后就算你把他追到手了,将来他还是会对你爱理不理。你明白不明白”“二姐,不是因为他不理我,我就对他心动了。”到底为什么突然就对战离末心动了,庄莫莫也是说不清楚的,她觉得可能是这个原因,“是我觉得他有时候真的挺好,对我也挺照顾。上次我在荒岛上被蛇咬

    了,要不是他亲口帮我把蛇毒吸出来,可能我早就挂了。”

    “什么你被毒蛇咬了伤在哪里有没有什么后遗症”看吧,这就是亲姐姐,在听完庄莫莫一大段话之后,准确地抓住了重点,庄引娣担心的是庄莫莫被毒蛇咬之后还有没有其它情况。

    庄莫莫笑道:“二姐,我要是有事,现在还能坐在你眼前”“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庄引娣拉着庄莫莫瞅了又瞅,没检查出什么问题方才放了心,“莫莫,既然他对你没有意思,你就趁早放手,不然伤了自己。感情这种东西看缘分,也要考虑其它很多因素。不要以为这个男人现在不喜欢我,只要我追到他跟他在一起,将来他一定会喜欢我。男人其实都是心很硬的动物,不像女人那么容易被感动。现在他不喜欢你,就算你想办法让他娶了你,将来他还是不喜欢你的

    。”

    “二姐,我都懂的。”庄引娣说的这些,庄莫莫都懂,但是懂,未必就能说放下就能放的下。

    但是就算放不下,她也会想办法让自己放下,不属于自己的人,她不会去争取。

    半夜时分,天突然下起了大雨。

    熟睡中的战离末忽然之间就醒了,抬头一看,外面电闪雷鸣,突然就让他想到了身在荒岛的那个瓢泼大雨的夜晚。

    那晚,贾壮生还在。

    那晚,庄莫莫被毒蛇咬伤。

    想到他们,战离末的心脏忽然之间狠狠一抽,疼得他冷汗直冒。

    “人生不过短短几十年,咱们一定要趁这短短几十年把该做的事情都做了,千万不要人生走完了才后悔感叹这件事情没有做那件事情也没有做。”

    这番话,前些时日贾壮生经常在战离末的耳朵唠叨,听得他的耳朵都快起老茧了。

    有一天战离末抓着贾壮生,很是凶狠地威胁道:“贾壮生,倘若你再罗嗦,小心老子让你永远都说不了话。”

    是的,他只是一句戏言,然而现在贾壮生却永远也无法再开口说话了。

    贾壮生走了,走得很干脆,他都没有机会跟他贾壮生说上最后一句话。贾壮生是走了,但是庄莫莫还在,倘若他再东想西想,人生短短几十年就这么眨眼之间就过去了,等他想通的时候可能庄莫莫已经嫁作人妇,可能有了她自己的孩子,那个时候,无论他再想接近她,怕是

    也没有机会了。

    想到这些,不由自主的,战离末拿出了手机,等到他反应过来他在打电话时,已经拨通了庄莫莫的电话号码。

    打通之后庄莫莫那边久久没有人接听,估计是睡着了没有听到,然而他的心跳却在一下下加速,急促得像是要从他的口腔里蹦出来。

    他很害怕庄莫莫不接他的电话。

    “喂。”就在战离末等得心慌时,电话那端的人儿终于接通了电话,紧接着传来庄莫莫睡意朦胧的声音,“你哪位啊”

    她开口竟然问他是哪位

    难道她没有存他的电话号码

    有了这个想法之后,战离末心里更不好受了,说出口的话也有一些冲:“你说我是哪位”

    庄莫莫听到他的声音后,明显顿了顿:“原来是战公子啊,深更半夜打电话找我有什么事情”

    战离末侧头看着窗外,他没有事情找她,就是莫名其妙地就拨通了她的电话号码,但是出口的话就成了这样:“我爸妈去首都了,都没有人在医院陪我。外面雨下那么大,我一个人在医院有点害怕。”

    “你害怕你战公子竟然会害怕”庄莫莫显然不相信战离末的说辞,笑道,“你害怕的话,打电话找你的女朋友们陪你啊。我相信只要你一通电话,她们肯定会打第一时间赶来。”

    “庄莫莫,你故意气我”当听到庄莫莫让他找他那些小女朋友陪他时,战离末全身的毛孔都张开了,怒气喷射而出,很想飞到她的身边告诉她老子现在就只想要你陪。

    然而,后面的话战离末并没有说出口。

    因为他觉得就算他说了,庄莫莫那个铁石心肠的女人肯定还是不会来陪他的。

    再者外面雨下那么大,半夜开车危险,还是不让她来了。

    庄莫莫不满道:“吼我干什么难道我说错什么了”

    战离末:“算了,没事了,你好好休息,就当我没给你打这通电话。”

    战离末挂了电话,内心却是越来越孤独。

    以前他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从来没有过。因为每当他觉得无聊的时候,只要他一通电话打出去,他那些小女朋友很快就能赶来陪他聊天解闷。但是今天他厌烦了那样的陪伴,即使手机在手,也没有让他打她们电话的冲动。
 楼主| 发表于 2018-2-7 12:57:3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1627章:继承者篇,她冒雨来了

    战离末重新躺回床上,听着外面哗哗的大雨声,无论如何也无法入睡。

    脑子里想来想去都是该死的庄莫莫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病房门口传来轻轻的脚步声,说是轻轻的,那是因为战离末听得出来,来人是故意放轻了脚步,不知道来人是不担心吵醒他,还是什么

    这么晚了,已经例行查完房的护士小姐不会再来,那么很有可能是小偷或者别的什么人。

    想到是小偷,战离末立即戒备,他选择闭上眼睛假装睡着了,看看来人究竟想干什么。

    很快,外面的人轻轻推开了他的房门,房门再被轻轻关上,紧接着特意放轻的脚步声离他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直到来到他的病床边,方才轻轻地停下。

    听这人的脚步声应该是个练家子

    战离末已经做好准备,等来人有下一步动作时,他一个翻身就能将来人制住,让这些只知道干些偷鸡摸狗的混混们知道军人的厉害。

    但是,来人却是久久没有下一步的动作,就静悄悄地站在战离末的病床边。

    就在战离末等得都快睡着了时,那人终于有了动作,但是不是翻他的柜子,也不是伤害他,而是轻轻地替他拉了拉被子盖上。

    因为刚刚战离末睡不着,在床上翻来翻去,被子掉了一半,只盖到了他的下半身。

    正当他想睁开眼睛看看这个人是谁时,一股他熟悉的干练的女息气息飘入他的鼻息之间。

    他记得,拥有这种独特气息的女人就是庄莫莫,是庄莫莫特有的女性气息,跟他那些脂粉味厚重的小女友们完全不一样。

    给他盖好被子之后,庄莫莫没再有下一步动作,战离末用耳朵听,仿佛她坐到了他病床边的凳子上,就那样安安静静地坐着,呼吸都是极小心的,可能是担心吵到他睡觉。

    这个女人

    难道她就不想趁他睡着的时候对他做点什么事情么

    就算她没有胆子做什么,那跟他说点平时不敢当面对他说的也行啊。

    然而,没有。

    她什么都没有做,什么都没有说。

    战离末足足等了半个小时之久,坐在他病床边的庄莫莫仍然没有任何举动。

    战离末还想等,还想等她对他做点什么,或者她说两句抱怨他的话也好,但是她还是没有,跟他平时所认识的庄莫莫一样,她安静得几乎让人感觉不到她的存在。

    庄莫莫没有行动,但是战离末不想等了,也没有耐心再等。

    黑暗中,他缓缓睁开了眼睛,借助外面的闪电看清楚了坐在他床边的庄莫莫。

    她浑身湿透。

    是的,是浑身湿透,头发上还滴着水。这样的一幕,看得战离末心疼又火大,突然就吼了起来:“庄莫莫,你他妈是不是傻啊淋了雨,不会先去找毛巾把身上擦干么你这样做到底抱有什么样的目的是想把自己弄感冒了,又是因为本少爷感

    冒的,让本少爷内疚难过是不是”庄莫莫是真没有想到战离末没有醒,听到他的吼声时,她吓了一大跳,被吓过之后,她很快又冷静下来,声音平静地说道:“战公子,我想你可能多想了。我并没有想要你为我感到内疚和难过,我只是想还

    你一个人情。”

    战离末一愣:“还我一个人情你什么意思”庄莫莫仍然平静地诉说,她平静得就像在说一个与自己无关的事情:“一个月前,荒岛大雨那个晚上,是你救了我的命,我很感谢你,也想为你做点什么事情,但是不可能再让你去被毒蛇咬一口,我再帮我

    吸毒吧。刚刚你打电话说你一个人在医院害怕,外面下着那么大的雨,跟那个晚上很像,所以我来陪陪你,陪过之后,就算是我们两清了,以后谁也不欠谁的。”

    她越是平静,战离末的心里就越是不平静:“扯平了两清了庄莫莫,你也太看不起你自己的那条命了,我救的可是你的一条命,而你就这样简单地陪我坐坐就想跟我扯清了。”

    对于这样不讲道理的战离末,庄莫莫熟悉得很,但是还是不知道他内心所想:“那你想怎样”

    战离末轻哼一声:“庄莫莫,你问我想怎样”

    他想吃了这个女人,吃得连渣都不剩。

    心中有这个想法的时候,战离末长臂一伸,一把拽住庄莫莫,让她扑到了他的身上,呈现出她在上他在下的暧昧姿势。

    庄莫莫反应不及时,一时半会忘记了自己应该挣扎,或者推开她。

    啪

    一道闪电闪过,闪电闪过的一瞬间他们看到了彼此眼中的自己。

    仅仅是对看了那么一个刹那,战离末心头又起了一些异样,男性本能让他一手抱住庄莫莫的腰,一手扣住她的头,把她按向他自己,迫不及待地想要吻她。

    然而,庄莫莫始终不是一般的女孩子,当战离末的呼吸越来越近时,她突然清醒,双手往他胸前一推,便是极力挣扎。

    庄莫莫和战离末平时一起训练,两个人都很厉害,但终究是男女有别,庄莫莫的力气再大,还是无法从战离末的怀里挣脱。

    直到庄莫莫真真切切感受到战离末滚烫的唇贴上了她的,那种热度,那种悸动让她害怕了。

    人类“求生”的本能让她爆发出巨大的能量,她拳头一挥出,一拳击打在战离末的脸上。

    刚刚偷香成功,脸上上便挨了结结实实的一拳,疼得战离末头晕脑胀,但是他竟然没有放开她,更加强势地吻她,吻得毫无经验的庄莫莫浑身发软,竟然再也使出刚才那般大的力气。

    “唔”她推他,却是再也没有力气,只能任由他为所欲为。

    也不知道这个吻持续了多久,久到庄莫莫脑袋一片空白时,战离末方才放开她,放开她的后一秒,她便听得他说:“该死的,这味道怎么可以如此美好。”听到他的声音,庄莫莫的理智迅速回来了,她努力让自己保持冷静,努力不让这个绵长的吻影响到她:“战公子,你是想要我用我的身体来还你的救命之恩么”
 楼主| 发表于 2018-2-8 21:11:0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1628章:继承者篇,单纯单想要她而已


    庄莫莫的话战离末身体一僵。

    并不是。

    他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庄莫莫用这样的方式来还他的救命之恩。

    刚刚吻她是冲动,吻到她之后不愿意放开,是因为贪恋。

    吻着这个女人时那种美好,好得他这一辈子都不可能会忘记。

    他的脑海里竟然生出了想要她的想法。

    是的,他想要她,但是绝对不是让她偿还他的救命之恩,只是单纯地想要她而已。

    “战公子,不说话就是默认了”庄莫莫觉得自己很可笑,可笑得不太像自己,她完全可以收拾他,但是内心却并不排斥他吻她,甚至还有那么一点点的小期待。

    “你期待我认了”战离末轻笑,抱着庄莫莫的手一点一点松开,松开她之后,他又说,“这下我们才是两清了,以后你不再欠我什么,我也不再欠你什么。”

    黑暗中,战离末看不清楚庄莫莫的表情,但是从她急促的呼吸声中可以判断出,她很气愤。

    她那样倔强又强势的一个人,突然被人这样轻薄了,她不生气才怪,可是战离末却一点都不后悔。

    如果不是刚刚那个吻,他还不知道原来男女之间接吻可以如此美好。

    而以前他那些小女友想要跟他接吻时,他是抗拒的,一直以来,他觉得他之所以抗拒,那是因为她们身上那种脂粉气味让他厌恶,搂搂抱抱已经是他们交往的极限。

    亲吻是美好的,他想留给那一个让他起了想和她走一辈子的女人。

    许久后,庄莫莫的气息才平静了一些,战离末知道她应该是在强压住撕了他的冲动,而后又听得她说:“战公子,既然两清了,那我现在可以走了么”

    外面雨下那么大,她还想往哪里走

    难道来的时候没被雨冲走,她还想去试一试是不是她的运气好

    因此,战离末说:“洗手间有干将的毛巾,衣柜里有干净的睡衣,自己去洗一个澡,陪我到天亮才算你的任务完成。”

    庄莫莫气得咬牙切齿:“战离末,你别得寸进尺”

    战离末笑道:“难道你想穿着一身湿衣服坐在这里陪我一夜”

    庄莫莫:“谁说我要陪你一夜了”

    战离末:“你不陪我,那我们两个人之间的纠葛怎么清得了”

    庄莫莫:“你”战离末:“我要睡了,洗澡的时候小声一点,别吵到我睡觉。记住了,如果你敢跑掉,明天早上醒来我看不到你的人,那么咱们两个人之间的这笔账恐怕又要重新算了。对了,你应该知道,我这个人是一个

    斤斤计较的人,欠我的东西欠太久,我可能会收利息的。”

    庄莫莫气得呼吸急促,而后啪的一声打开房间的灯,气冲冲进了浴室。

    听着浴室里哗哗的水声,战离末缓缓闭上了眼睛,仍然是无法再入睡,但是心头压着的那块石头却是不见了。

    庄莫莫为什么会冒雨来陪他呢

    难道真如她所说,只是为了报他一个月之前的救命之恩

    战离末不清楚,也不想再多想那些有的没的。

    他就当她是因为关心他而来的吧,毕竟这么想的话心情会愉悦不少,即使她可能真的没有这个意思。

    浴室里,庄莫莫急得狠狠给了自己一个巴掌,内心骂道:“庄莫莫,你怎么可以这么不中用,明明知道人家那么嫌弃你,你竟然还会让人家吻了,竟然还差点沦陷在那个吻里。”

    该死的

    该死的战离末

    他就是仗着他的身世,仗着他的颜,仗着他那张只会损人的嘴欺负她。

    改天,她一定要报这一吻之仇。

    不久,浴室外传来声音战离末懒洋洋的声音:“庄莫莫,水费不贵,但是浪费水是可耻的行为,难道你在部队里没有学到这些基本常识”

    庄莫莫:“”

    怎么办

    真的好想亲手把这个王八蛋撕烂了。

    偷走了她的初吻,不但没有一点歉意,竟然还觉得理所应当,要是换成是别的男人,早就被他打得连他的妈都不认识了。

    偏偏对方是战离末,是一个她各个方面都比不上的男人。

    就是因为比不上他,现在还对他动了心,所以被他欺负了也无处可诉说她内心的苦。

    战离末的声音再度传来:“庄莫莫,我看你你是诚心不想让本少爷睡觉吧。”

    庄莫莫气得跺脚:“你睡觉就睡,管我什么事情我拉着你不让你睡了”

    可是战离末就是觉得自己有理:“水声那么大,吵得本少爷睡不着。”

    “睡不着就别睡呗。”庄莫莫关了水,擦干身上的水珠,穿上睡衣,其实她不想穿的,但是自己的衣服湿透了,穿着湿衣服肯定会感冒。

    说到底还是怪她自己,怪她自己脑筋有问题。

    战离末神经兮兮地给她打一通电话,她竟然更神经兮兮竟然冒着那么大的雨,自己开车开了将近二十公里来看他。

    要是运气不好,车子被淹打不着火还是小事,人车被大水冲走了就是大事了。

    冒着那么大的雨赶来,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战离末那臭王八蛋拒绝她都拒绝得如此明显了,难道她还觉得他打电话给她是有别的意思

    “庄莫莫,就是因为我一通电话,你就冒着这么大的雨来看我,该不会你真喜欢我”

    战离末的声音再度传来,让庄莫莫擦拭头发的动作微微一顿。

    是的,就是因为喜欢他,她才冒雨前来,庄莫莫很想坦白告诉他,但是又不想自讨没趣,他白天对她的警告,她牢牢记在心里。

    庄莫莫从浴室出来,笑嘻嘻地看着病床上的战离末:“战公子,一个人有自信是好的,但是自信过头就不太好了。不要以为自己身世好、颜值高,世界上所有女人都会围着你转。”

    战离末吊儿郎当地应道:“你也知道我身世好,颜值高,你却没对我动心,你是想告诉我,你跟其他女人不一样”“呵战公子高兴怎么想就怎么想吧。只要你高兴就好,别管别人怎么想。”庄莫莫不想理会这个尾巴快翘到天上去的臭男人,真的,多跟他说一个字,就会多生出一分灭了她的心。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网络文学  

GMT+8, 2018-2-19 12:15 , Processed in 0.022563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