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veBook.com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楼主: syzx

<<老公回家暖被窝>>作者:旧时绵绵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7-12-3 18:23:2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1504章:继承者篇,战首长的口碑很好


    “因为我占了一人的名额导致那人离开?难道在你庄莫莫的眼里江北军区就这么不堪?如果你真认为江北军区的首长可以为了他的儿子做出这种事情,你为什么还要拼了命一样来江北军区参军?”战离末的

    目光将众人瞟了一眼,淡淡反问,“庄莫莫,你有证据证明是我占了那个离去战友的名额你就把证据拿出来。如果没有,就请你说话注意一些。”战离末这番话说得入情入理,确实谁也拿不出证据证明那个战友是因为战离末而离开,更重要的是江北军区首长战念北的口碑很好,谁都知道在江北军区只认实力,不认关系,只要你有能力,就能一步步

    往上爬,能力到达取代首长也不是没有可能。

    这么多年来,江北军区的军官都是靠自己的能力爬上来的,背后家庭一般的比比皆是,这可以说在全国都是独一无二的。正是因为大家看到了江北军区的机会和希望,所以都争先恐后前来参军。战念北的名声好了几十年,但是为唯一的儿子破例一次也不奇怪,因此庄莫莫他们这些人心里都认定了那个战友的离开一定跟战离末有关系,不然那个战友不会刚好在战离末过来的时间从飞鹰消失不见了。

    兴许是看明白了在座战友内心的想法,战离末又补充道:“庄莫莫,没有十足的证据,就不要站出来乱带节奏,身为一名军人,就要为自己每说的一句话负责。”

    占名额这件事情战离末还真没有听说过,但是他却坚定地相信那人的离开绝对不会是因为他的到来,因为他太了解他家老爹的行事作风,战老头绝对不是一个徇私的领导。

    庄莫莫:“……”

    战离末说得也没有错,这件事情只是他们的怀疑并没有证据证明什么。他们现在都是飞鹰的正式成员,是一名合格的战士了,以后更要为自己的言行举止负责。

    其它战友发言打破僵局:“战首长的口碑咱们都是知道的,刚刚那些破坏和谐的话以后我们都不要乱说了。”

    战离末说:“不是不能说,而是不能在背后议论,是身为一名合格的战士要为自己所说的话负责。大家对那名战友的离开有疑问,可以直接问上级领导,我相信只要你们问,上级也会说。”

    有人说:“我们问了,但是上级没有给答复。”

    正是因为上级没有给答复,他们才会怀疑是战离末取代了那名战友的位置。

    战离末:“……”

    上级没说?

    战老头不是经常主张什么事情都要向下级明白公布么?

    上级不说是几个意思,难道战老头真让他占了别人的名额?

    心里有怀疑,但是战离末态度却丝毫不软:“那就再给上级一些时间,时间一到,上级自会向大家公布具体情况。”

    战离末的实力,大家也都看到了,也没有再去纠结那件事情,大伙又开开心心聊起天,想着回家后见到父母的激动,

    ……

    部队安排的车子把大家送出训练的深山区,到达市区之便分开各自回家各找各妈了。

    得到自由,战离末想到的不是自己的妈也不是自己的爸,而是让他心心念念的漂亮女孩们,其中就包括陆希,他之所以去部队里,就跟陆希脱不了关系,他怎么忘得了她呢。

    战离末拿了手机给陆希打电话,刚刚打通那边的人就接听了,还没有听到对方说话,战离末就丢出了甜蜜炸弹:“陆大美女,在哪儿?在干什么?告诉本少爷,本少爷有惊喜要给你。”

    电话那端的人没应。

    战离末又说:“本少爷这些日子想你想得茶不思饭不享的,我知道你一定在想我,所以我今天要请你吃饭,地点我选在离你们公司不远的情人吧,不见不散。”

    哪知道,电话里回答战离末的并不是他以为的温柔的女性声音,而是一道极其冷漠的男性声音:“战离末,我看你是这些日子过得太舒服,身上的皮又在发痒了。”

    是秦胤戬!

    怎么会是秦胤戬呢?

    该不会因为上次的事情秦胤戬那个家伙已经把陆希囚禁起来了吧。

    想到有这个可能,战离末打了一个冷颤,立即装作刚刚什么话都没有说过:“哦,原来是秦二哥啊,好些日子没有见到你了,我想你都快想疯了。今天中午有空么,有空的话我请你吃饭吧。”

    他得想办法把陆希救出来,不然让秦胤戬这个冷漠又腹黑的家伙折磨死了咋办呢。

    秦胤戬:“部队放假了?”

    战离末笑道:“看来二哥还挺关心我的嘛,我这边刚刚放假,你就收到消息了。”

    秦胤戬又说:“如果不想被送到更远的地方去,你就回家给我好好呆着,再招惹不该惹的人,咱们走着瞧。”战离末豁出去了:“秦胤戬,我跟你讲,你喜欢人家陆希,那就大大方方告诉她,千万不要干一些违法乱纪的事情。我告诉你,打着爱一个人的幌子去伤害一个人的方法是绝对不可行的,你千万不要犯糊涂

    啊。”

    秦胤戬认为自己还真是打着爱陆希的幌子干了不少伤害她的事情,想到这一年对陆希的所作所为,秦胤戬就恨死自己了,但是恨自己归恨自己,他还不想战离末来教训他:“我的事情用不着你管。”

    一听秦胤戬这话,战离末心里哐当一声,以他对秦胤戬的了解,秦胤戬默认一件事情的时候就是用这种语气跟他讲话。

    战离末心急道:“秦胤戬,不是我想管你的事情。我只是想告诉你,别做一些后悔莫及的事情。你自己摸着你的心问问,伤害了陆希,你开心么?伤害她,是你错想要的么?”

    秦胤戬:“多事!”

    随即挂了电话。

    听着电话的忙音,战离末很不放心。

    秦胤戬这个腹黑的情商其实挺高的,但是就是在感情这件事情上是个傻子,因此几年前他的初恋女友才会离他而去。现在好不容易才又遇到一个他喜欢的女孩了,他这样会把人吓跑的啊。
 楼主| 发表于 2017-12-3 18:23:5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1505章:继承者篇,关心她是因为担心你

    战离末并不是一个多管闲事的人,就是对秦胤戬的事情比较上心而已。

    秦胤戬怎么说也是和他从小一起长大的小伙伴,即使这些年他没少被秦胤戬坑过,但是他还是希望秦胤戬今后能在感情这条道上一帆风顺,别再经历几年前那样的事情了。

    几年前,秦胤戬的初恋女友离开之后,秦胤戬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秦胤戬以前是高冷,但是只是高冷,面对家人时还是能让人感觉到他对家人的爱和暖,但是那件事情之后,战离末觉得秦胤戬对谁都是冷漠的,以前能在他身上看到的暖消失了。

    为了避免秦胤戬再一次失恋,战离末决定要帮帮他。

    战离末又掏出手机,这次拨通的是安廷杰的电话号码:“安特助,你家总裁在哪里呢?”

    因为是战离末,安廷杰便说了实话:“在盛天医院。”

    “医院?”战离末惊呼一声,“你家总裁真在医院?”

    难怪刚刚他拨打了陆希的手机接电话的会是秦胤戬,战离末从已知的消息断定一定是秦胤戬那个蠢家伙囚禁陆希时,陆希反抗,然后他伤了人,把人弄医院去抢救了。

    安廷杰肯定道:“我们家总裁这段日子多数时间都在医院呆着,错不了。”

    这段时间都在医院!

    战离末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想法。

    “安特助,你说你们家总裁都干的些什么事儿啊?这是人能干的事儿么?好了,不说了……我都不想说他了。”战离末摇头叹息声挂了电话,挂电话之后便拦了一辆出租车直奔盛天私人医院。

    ……

    战离末要找秦胤戬不难,直接奔院长办公室问院长就好了。

    见是战家公子,院长一点都不敢怠慢,亲自领战念北去找秦胤戬。

    因为上次陆希的继母来医院闹过事之后,陆希和陆陆住的这层楼都有保镖守着,防止陆家人再来闹事,但是战离末是自家人,谁也不敢拦他,更何况还有院长陪在身边。

    来到病房外,院长说:“战公子,秦总就在里面。”

    战离末看着房门,点了点头:“嗯,你去忙你的吧,我去打他。”

    院长一走,战离末还是客气地敲了两下门,听到里面的人说请进,他方才推开门进去,进门之后是套间的客厅,客厅里就坐着秦胤戬一人,他手里还拿着一本书,看得好像还挺认真的。

    战离末觉得此时此刻的秦胤戬用衣冠禽兽这个词语来形容最合适不过了。把人家娇滴滴的女孩子伤害得住了院,他还能坐在病房外平静地看书,这种行为不是禽兽,又是什么呢?

    越想,战离末这心里的火气就越大,他上前,一把抢走秦胤戬手里的书往地上一扔:“秦胤戬,你说你还是人么?你说做的这些事情还有一点点的人性么?”

    秦胤戬剑眉一挑,冷冷地看着战离末:“看来我那些手下应该换掉了。”

    “你别扯别的有的没有。”战离末心里也有火气啊,“秦胤戬,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女人是拿来疼的拿来宠的,宠到天上去都是应该的。可是你看看你,你看看你一天到晚都做了些什么禽兽干的事情?”

    秦胤戬总算是明白战离末在骂什么了:“禽兽不如的事情?战离末,我倒是很想知道,在你的眼里做了什么样的的事情是禽兽不如的事情?”

    战离末指着秦胤戬,义愤填膺道:“就是你这种。”

    秦胤戬轻轻一笑:“我这种只想跟一个女人过一辈子的人做的事情叫禽兽不如的事情,你那种一天恨不得换三个女朋友做的事情,难道叫情圣做的事情?”在口才上,战离末向来比秦胤戬厉害,但是这会儿却因为秦胤戬一句话而找不到反驳的说辞了,他也明白自己这种吃着碗里的想着锅里的做法不对,可是天底下漂亮的女人实在是太多了,并且每个女人都

    有每个女人的美,抱着这个女人的时候,他会不由自主地想第二个、第三个……甚至更多更多。

    但是,他这是喜欢她们,欣赏她们,疼爱她们,他可从来没有做过伤害她们的事情。想到这些,战离末又觉得自己的立场才是正确的:“秦胤戬,我现在要说的是你做的事情,你别往我身上扯。”

    秦胤戬平静道:“好,说我。我倒想听听你怎么说我。”

    秦胤戬难得摆出一幅虚心求教的态度,战离末有些不敢相信:“你真想听我说说你?”

    秦胤戬点头:“说来听听。我也很想知道,我在你的心里怎么就成禽兽了。”既然秦胤戬想听,战离末也就不客气了:“秦二哥,真不是我想多事管你的事情,但是你既然喜欢人家陆希,那就告诉她,大大方方去追她,别耍什么见不得人的手段。尤其是这次,你竟然过分得让她住院

    了。”战离末望了一眼里屋的房门一眼,因为担心里屋的陆希听到,他特地压低了声音:“我跟她在医院拍的那张照片发朋友圈,我也只是想气气你,我跟她之间根本什么事情都没有,然而你再看看你,你都做了

    些什么?你把我弄进部队去关起来,这个我都不跟你计较了,但是你为什么要伤害陆希呢?她什么都不知道,她是无辜的啊。”

    听到战离末这个解释,秦胤戬还算满意,不过战离末这小子突然这么紧张陆希,让他很不满意:“战离末,你什么时候这么关心陆希的事情了?难道弄假成真了?”

    “弄假成真?秦胤戬,在你的心里,我战离末是那种抢兄弟女人的人?”战离末瞪着秦胤戬,非常不爽道,“秦胤戬,我关心陆希,只是因为他是你喜欢的女人。”

    秦胤戬一怔,目光沉沉地看着战离末,原来这个看起来吊儿郎当的家伙还有心思为他着想。战离末又说:“因为我不想再看到你再次错过你喜欢的女孩。我希望你的情路能够一帆风顺,希望你和陆希能够白头偕老。我他妈不想再看到你因为失恋而变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楼主| 发表于 2017-12-5 19:17:5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1506章:继承者篇,原来他并不是她以为的冷漠

    和陆希白头偕老,也是秦胤戬心里的想法,但是现在摆在他和陆希两个人之间的事情太多,一时半会儿他还没有办法解开,他还要等,等找到合适的机会,把一切事情告诉陆希。秦胤戬心里的这些事情只有他自己知道,战离末是根本不清楚:“秦胤戬,你把陆希伤得住了院,这件事情已经无法改变,我想以陆希的性子也不会轻易原谅你。如果你想跟她在一起,是真心喜欢她,那就

    趁她还在的时候好好把握机会,好好照顾她疼爱她,不要等她像你的前女友一样消失了,你才后悔莫及。”

    秦胤戬的前女友不就是陆希,但是战离末不清楚,甚至无视秦胤戬射向他的警告眼神,继续发表他的言论:“我是亲眼见过你失恋后那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你就别在我面前逞强了。”

    陆希听到客厅有交谈声,心想着是不是医生来说陆陆的病情来着,她赶紧开门出来,谁料一拉开门听到的便是战离末对秦胤戬说的这么一番话,让她一时有些恍神。

    在没有听到战离末所说的这些话之前,陆希一直以为当年她提出分手时秦胤戬根本不在乎的,她以为那段感情在他的心里并没有她以为的那么重要,直到今天,她好像才明白,其实并不是。

    陆希记得非常清楚,当年那件事情发生之后,她早上在酒店的房间醒来,看到自己身上的痕迹的都吓傻了,吓得没有第一时间报警,因此错过了警察取证找到毁她清白之人的最佳时机。

    那天,她连家都不敢回,一个人在偌大的城市里走啊走,走累了,走不动了,她找了一家咖啡厅坐下来,想要给秦胤戬打电话,可是她没有勇气,让她如何开口告诉她,她被人侵犯了。

    后来,又等了很久,等到天色晚了,她才鼓起勇气给秦胤戬发了一条信息:“秦胤戬,我们分手吧!”

    她的信息发出去之后,很快她就收到了秦胤戬的回复:“好!”

    只有一个“好”字,没有问她为什么要跟他分手,就只有一个“好”字,冷漠得让人打从心底里发寒。陆希以为她提出分手,提得这么唐突,他多少应该会关心分手理由是什么,可是他没有,他什么都没有问,便一口答应了她的分手要求。之后在三年的时间,他再也没有出现在她的生活中,她断掉了关于

    他的所有消息,仿佛这个男人从来不曾在她的生命里出现过。

    直到一年前,他上任盛天总裁一职,她也在盛天应聘,意外想遇,他才再次出现在她的生命之中。

    也是一年前,她才知道他的真正身份,原来他就是盛天集团的太子爷。

    战离末发现了陆希出现在门口:“陆美女……”

    陆希收回跑远的思绪,对战离末客气地笑了笑:“战公子,好久不见!你还好吧。”

    战离末习惯了看到美女就说好听的话:“没有你在我身边,我能好么?”

    陆希笑笑:“可是你看起来挺好的,比上次见你时好像更精神了。”

    战离末:“只是更精神了?没有其它变化?”

    陆希打量着他:“好像黑了不少。”

    战离末笑道:“这就对了。我呢,去部队当兵保家卫国去了。”

    陆希说:“这是一份伟大的事业。”

    战离末:“当然!以后有空带你去咱们部队看看,看了之后,你会知道咱们的军人更伟大。”

    这两人你一言我一语,把一旁坐着的秦胤戬忽略得非常彻底,但是秦胤戬又怎会愿意做一个透明的让他们二人打情骂俏,他清清嗓子,冷声道:“战离末,你可以滚了!”

    被秦胤戬下逐客令,战离末才想起自己今天来医院的主要目的,他一把拽过陆希,近距离地把陆希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陆美女,你这样子看起来不像是有伤的人,怎么一直住在医院呢?”

    秦胤戬哪能容许别人对他的女人动手动脚,第一时间起身冲了过来,一把把陆希拽到自己的身后藏着:“战离末,你的爪子不想要了?”

    战离末不满道:“我就是担心她而已。你在这里,难道我还能对她做什么?”

    秦胤戬没有说话,但是射向战离末的眼神却是犀利无比,好像随时都能把战离末吞了。

    眼见这两兄弟要打起来了,陆希赶紧当和事佬,她指了指房间里:“不是我住院,是我儿子住院。”

    战离末:“我才离开一个月的时间,你们两个就把孩子生了?”

    陆希笑笑,柔声强调:“只是我的儿子。”

    战离末:“你的儿子不就是他的儿子。”

    陆希:“只是我的儿子。”

    “你一个人的儿子?你的意思是说你跟别人生的儿子?”想到这个可能,战离末的脸都绿了,他悄悄看向秦胤戬,那个家伙能够接受他的女人跟别的男人生孩子?

    显然是不可能!

    所以秦胤戬打伤的人不是陆希,而是陆希的孩子?

    战离末看着秦胤戬,摇头叹息道:“禽兽啊,连个孩子都不放过,真够心狠手辣的。”

    秦胤戬冷声道:“是我自己从这里离开,还是我叫人抬你出去?”

    战离末:“你别威胁我。我跟你讲,这件事情我还不管不行了。”

    “小表叔……”

    房间里又走出一个人,这次是甜糯糯的小乐乐,看到是他,战离末脑子里又有了新的想法,难道陆希所说的儿子是指小乐乐:“小乐乐,是你生病住院了?”

    没有得到确认,战离末又自作主张得出了结论,他看看陆希,再瞅瞅秦胤戬:“你们俩说的儿子是乐乐?你们啊,乐乐是你们的小外甥,不是你们的儿子,你们想生自己生去,别胡乱说话吓人。”

    战离末拍拍胸脯,给自己顺顺气:“吓死我了!真是吓死我了!刚刚我还真以为陆希背着秦二少爷跟别的男人生了一个孩子!幸好这只是一个美丽的误会!”小乐乐不懂小表叔在说什么,他摇摇可爱的小脑袋:“小表叔,不是乐乐生病,是陆陆弟弟生病了。陆陆弟弟明天就要做手术了,乐乐在这里陪他玩玩呢。”
 楼主| 发表于 2017-12-5 19:18:2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1507章:继承者篇,亲口对他说过去的事情

    “什么?”怎么又多了一个陆陆,战离末抚了抚发疼的额头,“小家伙,你再把刚刚说的话说一遍。”

    乐乐还想继续说,但是被秦胤戬打断了:“这里没有你们两人的事情了,你们可以回去了。”

    乐乐可怜巴巴道:“舅舅,我还想和陆陆弟弟玩。”

    秦胤戬:“陆陆弟弟要睡觉了,明天要早起做手术。”

    乐乐是懂的,他知道手术前要养好精神,懂事地点了点头:“那等陆陆弟弟做了手术,乐乐再来陪他玩。”

    秦胤戬满意道:“嗯。乐乐回去陪妈妈,妈妈肯定想你了。”战离末伸长了脖子想看看病房里躺的到底是谁,但是房门虚掩着,他什么都看不到。在外面看不到,他就想冲进房间去看,但是刚行动就被秦胤戬拦住了:“战离末,今天时间不早了,你把小乐乐带回去,

    亲手交到他爸爸妈妈手中。”

    陆陆就在房间里,只要他跨进去就能看到这位“新闻人物”,可是却被秦胤戬拦在了门外,战离末内心是何等的煎熬啊:“秦胤戬,你告诉我,陆陆是谁?到底是谁?”

    秦胤戬回给战离末的是一道警告的冷漠眼神,只有软萌的小乐乐理他,小家伙扯扯战离末的衣角:“小表叔,你先带乐乐回家吧。在回家的路上乐乐告诉你陆陆弟弟是谁。”

    战离末:“我现在就想知道陆陆到底是谁?”

    小乐乐天真道:“陆陆就是陆陆弟弟啊。”

    战离末:“……”

    他总觉得这个小子是故意帮着他舅舅一起气他的。

    小乐乐再扯扯战离末的衣角,小声道:“小表叔,我们走吧。再不走,舅舅要生气了。回到的路上,乐乐一定告你很多陆陆弟弟的事情。”

    战离末:“好,我送你回家。”

    除了这样,他还有其它选择么?

    没有。

    ……

    赶走闹事的战离末和懂事的小乐乐后,秦胤戬方才发现陆希的状态不对。

    刚刚,在听到战离末的那番话之后陆希就沉默了,到现在脸色还是很难看,她低着头紧紧咬着唇,仿佛陷入了她自己的世界里,对外界的一切都毫无知觉了。“陆希,战离末那人喜欢胡言乱语,他说了什么,你别放在心上。你只要记住陆陆是我们的孩子就好。”秦胤戬能够肯定陆希的反常一定是跟战离末说的那番话有关系,早知道战离末这个家伙这么不省事,

    他就不该让战离末出现在这里。

    可是,陆希非但没能听进秦胤戬的话,反而像发疯一般推开他,连连往后退了几步:“不不不……不是,陆陆不是我们的孩子,陆陆是我跟另外一个男人生的孩子。”

    秦胤戬想再次把陆希拥住,可是还没有碰到她,她又跑开了,眼泪毫无预警地从她的眼眶滑落,她撕心裂肺般地吼道:“秦胤戬,我是骗你的,我是骗你的,你什么都不知道,你什么都不知道啊……”

    秦胤戬再次冲向陆希,不论她怎么打他,他还是把她拥入怀中:“我知道,我什么都知道,不知道的人是你,被骗了这么多年,受了这么多年心理折磨的人是你。”想到当年自己提出分手,秦胤戬并不是无动于衷,相反他很在意,他活得比她想象的痛苦多了,而他的痛苦都是她带给他的,想到这些,陆希就自责得要死:“秦胤戬,你什么都不知道,你不知道……陆陆

    的父亲不是死了,是我根本就不知道陆陆的父亲到底是谁。”陆希想要不哭,想要好好跟他说几年前的事情,可是一看到他,她的眼泪就控制不住:“几年前,我毕业晚会那个晚上喝多了,隔天再醒来时,我就被人玷污了,可是我连那个毁我清白的男人是谁我都不知

    道。我坚持把陆陆生下来,就是想要找到那个男人,可是我找了这么多年,还是什么消息都没有。那个男人就像从来都没有在这个世界上出现过一样。”

    她不想告诉他这些的,不想把自己赤裸裸地摆在他的面前,可是她不想再装着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这样毫不知耻地享受他对她的疼爱。

    秦胤戬抓紧她,吼道:“陆希,那天晚上那个男人是我!”

    陆希听了,傻愣了一会儿,忽又笑了:“秦胤戬,你不用这样安慰我,真的不用,我谢谢你这么些年一直这么爱着我,但是我真的不值得你对我这么好,不值得啊。”

    秦胤戬沉着脸,冷冷道:“值不值得对你好是我说了算,不是你说了算。我必须要告诉你,那天晚上要你的男人就是我,从来都没有其它男人,陆陆就是你和我的孩子。”

    陆希摇摇头:“不,不可能,那天你在江北……”秦胤戬解释道:“那天我蛮着你从江北赶回纽约,原本想给你一个惊喜,谁知道赶到的时候听到别人在谈论你跟人开房。当时我去你的房间,你的房间确实有一个男人,但是被我赶走了……那天晚上跟你发

    生关系的男人就是我。”

    “是你?”陆希抬头,静静地望着秦胤戬,像是打量一个陌生人一样看着他,“如果那天晚上那个男人真的是你,为什么我醒来的时候,你不在我的身边?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为什么要答应和我分手?”

    秦胤戬:“因为……”

    因为他误会了她,但是秦胤戬说不出口。

    陆希拿开他的手,摇头往后退:“秦胤戬,你不用为了我而撒谎。真的没有必要为我撒谎。天知道我多希望那天晚上的男人是你,可是我清楚那天晚上的男人绝对不可能是你。”

    秦胤戬一把抓住她的手:“陆希,因为我误会了你,我以为你嫌弃我没钱跟别的男人好了,所以那天你说分手,我就答应了。”

    因为他误会了他!

    陆希看着秦胤戬好半天才找出自己的声音:“你再说一遍。”

    秦胤戬:”陆希,是我误会你了。如果那天我没有被愤怒蒙蔽理智,也就不会……”

    “你别说了,别说了,我求你别说了……”曾经,陆希不止一次希望那天晚上那个男人是秦胤戬,可是当秦胤戬亲口告诉她那天晚上的男人就是他时,她却不愿意相信了。

    那个她恨不得手撕了的男人怎么可能是他呢。不会是他,绝对不会是他!
 楼主| 发表于 2017-12-6 18:55:0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1508章:继承者篇,最重要的是陆陆的手术

    “陆希……”

    “你别说了!我求你什么都别说了。”陆希不想再听下去,她无法接受这个事情,无法相信那个她爱了那么多年的男人竟然是害她痛苦了这么久的男人。

    他可知道,就是因为那天晚上他的不告而别,让她这些年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每个午夜梦回的时候,她都仿佛再次回到那个晚上,回到那个毁了她一切的那个晚上。

    一次次的噩梦再现,让她一次次如同重入地狱。

    而这个让她活在地狱之中的人怎么可以是秦胤戬呢?

    怎么可以是他呢?

    是谁,都不能是他!“秦胤戬,你把你刚刚所说的话收回去,就当你没有说,我也当我没有听到。你还是你盛天的大总裁,我还是我陆希,我们之间没有任何关系,陆陆和你更没有关系。”逃避,是陆希目前能够想到的唯一办

    法。

    “陆希,那天晚上的男人就是我,陆陆是我们的孩子,是你和我的孩子。”而秦胤戬不想再逃避,他犯下的错,必须由他来承担。他再也不愿意看到陆希再独自一人受到精神折磨。

    “不是,我说不是就是不是……”陆希握起拳头,一拳又一拳捶打在他的胸膛之上,“我求你别再说了,求求你了,我不想知道,我什么都不想知道。”

    “陆希……”秦胤戬让她打,让她发泄,他不躲,也不反抗,直到陆希哭累了,打累了,虚软地瘫倒在他的怀里,他像搂着一个至宝一样把她按在怀里,“对不起!”

    “对不起”三个字,真的什么用都没有,但是秦胤戬还是想对她说,也是他这辈子最后一次对她说,以后的人生,他不会再对她说这三个毫无用处的字。

    “秦胤戬,怎么可以是你呢?怎么可以是你呢?”泪,流干了;嗓子,也喊哑了;但是陆希的还是不停地重复着这么一句话,她还是不愿意相信是他,但是事实又在告诉她,那晚上的男人是秦胤戬没错。

    “陆希,明天陆陆要手术,我们去梳洗一下,你也要早点休息。”秦胤戬想要一直陪在陆希的身边,但是明天陆陆做手术的同时,他也要做手术,今晚医生要观察他的身体情况,他必须抽时间离开。

    “嗯,我知道。”陆希重重点了点头,再多的情绪,再多的无奈,再多的害怕,再多的不确定……她都强行塞回内心藏着,现在对于她来说陆陆的手术才是最重要的,其它一切都可以放在一边。

    ……

    从医院出来,天色已晚,看着城市的灯火慢慢亮起,战离末忍不住摇头叹息:“唉,天底下最折磨人的事情就是一个情字了吧。真想不明白喜欢一个人为什么要藏着掖着,大声说出来不好么?”

    小乐乐就站在他的身旁,仰着小脑袋看着他,很认真地配合战离末:“小表叔,乐乐告诉你一个秘密。”

    战离末一把把小家伙抱起来:“小家伙,要告诉小表叔什么秘密?”

    小乐乐凑到战离末的耳畔,认真道:“舅舅会吃人,你不要惹怒他,要是不小心惹怒了他,他就会把你吃了。”

    战离末笑着捏捏小乐乐的脸:“小家伙,谁告诉你的?”

    小乐乐左右看了看,神秘兮兮道:“乐乐亲眼看到的。”

    战离末被小家伙神秘兮兮的小模样逗乐了:“小家伙,你看到你舅舅吃谁了?”

    小乐乐再次偷偷看了看左右,再次凑到战离末的耳边声色并茂地说道:“昨天舅舅咬陆希阿姨了,乐乐看到了。要不是陆希阿姨跑得快,肯定被舅舅吃进肚子里了。”“小傻瓜,平时还觉得你这小子挺聪明的,这会儿怎么蠢成这样。”战离末嫌弃地瞅着小乐乐,“你舅舅不是吃陆希阿姨,他们是在亲吻,这是男女之间情到深处时自然而然地发生的事情。你小子现在还小不

    懂,等你以后长大了交女朋友了,自然会懂的。”

    小乐乐不满地嘟嘟嘴:“小表叔,乐乐才不傻,舅舅明明就是咬陆希阿姨,根本不是亲亲。爸爸和妈妈的才叫亲亲,舅舅都把陆希阿姨的嘴咬出血了,乐乐都看到了。”战离末惊讶道:“你舅舅看着温文儒雅,还真是一个禽兽,女孩子的嘴那么软,他怎么舍得把人家咬出血呢。小家伙,你记好了,以后你长大了,一定要跟小表叔学,对漂亮的女孩子一定要温柔,能有多温

    柔就要有多温柔。”

    小乐乐点头表示同意:“嗯,像爸爸对妈妈那样温柔。”提起小乐乐的爸爸妈妈,战离末也有自己的想法:“你爸是运气好,能娶到我们家的女孩。想着当年多少人想娶秦家的千金大小姐啊,但是你妈谁都看不上,小小年纪就跑得远远的千里寻夫去了,一点机会

    都没有留给别人。”

    小乐乐反驳道:“不是我爸爸运气好,是因为我爸爸爱妈妈,妈妈也爱爸爸。更重要的是有我,因为我可爱很招人喜欢,所以我的爸爸妈妈就在一起了。”

    战离末又被小家伙天真的话语给逗乐了:“傻小子,当年你爸和你妈认识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里呢。你啊,是他们结婚很多年后才有的你,别把自己看得那么重要啊。”

    乐乐一直认为爸爸妈妈能够那么相爱,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家里有他这么一个可爱的小家伙,现在他的认知被自己信赖的小表叔给推翻了,他急得眼睛都红了:“才不是。乐乐就是爸爸妈妈最爱的。”

    战离末:“你的爸爸妈妈爱你是没错,但是你确实是他们结婚之后才有的,这个也是事实,你不能不承认啊。”

    小乐乐嘟嘟嘴,摆出一幅要哭不哭的可怜模样:“不是,乐乐就是爸爸妈妈先生的。”

    看到小家伙准备哭给他看,战离末也想举手投降,但是他还是坚持要让小家伙知道事实的真相:“诶诶诶……小子,别说不过就哭啊,这可不是男孩子汉会干的事情。”小乐乐:“爸爸妈妈是先生的乐乐。”
 楼主| 发表于 2017-12-6 18:55:2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1509章:继承者篇,舅舅真的会吃人

    战离末还想说什么,一辆熟悉的车子从远处驶来缓缓停在他们面前,车子副驾驶座

    的人打开车门下了车:“小离末,好久不见了,最近过得怎么样啊?”

    看到秦乐然下车,战离末往车里看了一眼,坐在驾驶室里的人果然是他的姐夫:

    “姐,我不小了,别再叫我小离末。这儿还有姐夫跟小乐乐在呢,多少给我留点面

    子。”

    秦乐然笑道:“在你姐面前,你永远都是小孩子。”

    战离末:“姐……”

    “妈妈,我是乐乐……”小乐乐叫了一声妈妈,把秦乐然和战离末的注意力都吸引过来

    之后,哇的一声大哭起来,“乐乐要妈妈抱抱……乐乐不要小表叔抱了。”

    没有想到这个小子会来这一招,战离末真是又好气又好笑,他一把把小乐乐塞到秦

    乐然的怀里:“姐,姐夫,你们来得正好,正好可以把这个小家伙接回去,不用我

    再多跑一趟。”

    “对了,小离末,我刚刚听说小姑姑在和舅爷爷闹脾气,也不知道是为什么闹脾

    气,你还是先回去看看吧。”秦乐然抱住小乐乐小小的身子,轻轻抚着他的背,但

    是还没有时间理他。

    “姐,秦小宝跟战老头吵架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你别担心他们。你们也忙了

    一天了,早点把小乐乐接回去吧,我还要事要忙,先走一步。”秦小宝闹脾气是经

    常的事情了,战离末早已经见怪不怪,往常他们两口子闹脾气的时候,气都往他的

    身上撒,这种时候他回去才傻呢,他得找个地方喝酒泡妞去,让他们两口子好好吵

    吧。

    战离末招手拦了一辆出租车,上车前凑到秦乐然他们的车窗上说:“姐夫,今天我

    先走了,改天有空找你一起喝酒。”

    烈:“自己在外面玩注意安全。”

    “我知道。”说完,战离末就上了一旁的出租车,吹着口哨去玩去了。

    因为被妈妈彻底忽略了,小乐乐可委屈了,委屈得在妈妈的怀里蹭了又蹭,想要因

    此引起妈妈的注意:“妈妈……”

    秦乐然抱着小乐乐坐到了车后座,把小家伙放进儿童座位里,看到小家伙还眼泪花

    花的可怜模样,忍不住逗他:“哎哟,我的儿子哭得这么伤心,是小表叔欺负你了

    么?”

    小乐乐用小手擦擦眼泪,可怜巴巴道:“乐乐说爸爸妈妈因为乐乐才结婚的,可是

    小表叔说不是。妈妈,你快告诉乐乐,是小表叔错了,乐乐没有错。”

    小家伙会如此在乎这个问题,是秦乐然没有想到的,以前小乐乐问他们的时候,他

    们看小家伙可爱,为了逗他,就开玩笑说是因为先有了他,她和他的爸爸才结婚的。

    在大人这里本来只是一个玩笑,但是小孩子却认了真,秦乐然觉得自己有必要再认

    真面对这个问题。

    她想了想,问道:“乐乐,爸爸妈妈是先结婚还是先有的你,你觉得这个问题重要

    么?”

    小乐乐点头:“重要。”

    既然重要,那么秦乐然就要更加重视:“你为什么会觉得重要呢?”

    为什么?

    小乐乐没有想过这个问题,现在被妈妈问道,他摸着脑袋认真想了想:“因为我想

    爸爸妈妈最爱我。”

    “原来我们的乐乐是担心爸爸妈妈会因这个顺序而不够爱你。”秦乐然大概明白了小

    家伙的担心,她凑过去亲亲他的脸蛋儿,“乐乐担心的这个问题,我们让爸爸来回

    答乐乐好不好?”

    因为车后座坐的是自己的妻儿,烈开车时特别注意车速和周边环境,但是他们母子

    的对话他也注意听到了,现在妻子把教育儿子的重任交给他,他当然要肩负起穿这

    个责任:“乐乐,首先爸爸要告诉你,爸爸爱妈妈,爸爸也爱你,我们是一家三

    口,不可分离的一家三口,你明白么?”

    这个问题,烈对儿子强调过无数次,小乐乐早就烂熟于心了:“乐乐知道,乐乐也

    爱爸爸妈妈。”

    烈从车后视镜温柔地看了一眼妻儿,又道:“那么乐乐为什么会担心爸爸妈妈不爱

    你呢?”

    乐乐有点懵。

    他并没有担心,只是年纪还小的他执着于之前的一些认知,在他为数并不多的认知

    里,某个认知被人否认了,他会心慌会害怕,即使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害怕什

    么。

    烈又说:“爸爸和妈妈是先恋爱,再结婚,结婚之后又合法有了小乐乐,小乐乐的

    到来,不但让爸爸妈妈的感情更好,也让我们一大家子人的生活又多了些乐趣。今

    天爸爸要告诉乐乐,乐乐确实是爸爸妈妈结婚后生的,但是这并不影响我们爱乐

    乐,也不影响大家对乐乐的爱呀。”

    “嗯,乐乐明白了。以后乐乐还是爸爸妈妈的宝贝。”乐乐好像懂了,其实只要爸爸

    妈妈爱他就好,至少他到底是他们婚前所生还是婚后所生,他真的并不怎么在乎。

    看到小乐乐可爱地笑了,秦乐然也笑了,她的目光从车后视镜里望着开车的丈夫,

    看到他专注认真地开车,她脸上的笑意不由自主地加深:“烈哥哥,你好棒,我好

    喜欢你啊。”

    烈又望了一眼后视镜,夫妻二人的目光在后视镜里相撞,虽然只是一刹那,也让烈

    的心里起了些许的荡漾:“然然,有些话回去再说。”

    现在他在开车,别说这些会影响他开车的话,这个丫头又不是不知道她对他的影响

    力是具大的。

    小乐乐学着妈妈的口吻:“爸爸,你好棒,我也好喜欢你啊。”

    烈笑了:“爸爸也好喜欢你和妈妈。”

    确认了自己还是爸爸妈妈的小心肝,小乐乐可开心了,手舞足蹈地说着这些天在医

    院里发生的点点滴滴,最后又把刚刚对小表叔说过的秘密跟爸爸妈妈说:“爸爸妈

    妈,舅舅真的会吃人,乐乐亲眼看到的。”

    秦乐然:“是么?那乐乐说来听听。”

    乐乐又说:“舅舅吃陆希阿姨,乐乐亲眼看到的,但是小表叔不相信。”

    秦乐然笑道:“我的傻儿子啊!”

    小孩子这种年龄是最好奇的年龄,看来以后她还得注意对小家伙的教育了。
 楼主|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第1510章:继承者篇,“离婚”这两个字太伤感情

    战离末打电话约了经常一起玩的狐朋狗友出来喝酒,刚刚把人约齐,高兴的劲儿还

    正在头上,这不就被他的老妈打来的电话给叫回了家,电话里秦小宝告诉他,她要

    离婚了。

    这些年,秦小宝没少跟战念北惹麻烦,秦小宝也没少跟战老头吵架,但是她吵架也

    有分寸,从来不会说一些真正伤害感情的话,“离婚”二字从来没有从她的嘴里说出

    来过。

    这次在秦小宝的嘴里听到“离婚”二字,战离末知道问题严重了,秦小宝和战念北这

    一次战斗应该是升级了,他必须得赶回家去看看,不然这两人一冲动真去把离婚证

    办了,今后苦的人还是他。

    战离末立即给了新地址给司机,让司机载他回家。在赶回家的途中,战离末还想了

    许多劝秦小宝的说辞,反正就是要劝秦小宝不要跟战念北离婚,毕竟儿子都长大成

    人了,回到家之后,战离末所见的情况和他想象的完全不一样。

    往回,如果是秦小宝跟战念北闹脾气,他在门外都能听到她的吵声,今日他都进了

    屋,还没有听到声音,家里非常安静,安静得让人觉得还有那么一点点的毛骨悚然。

    “老妈……”战离末叫了一声,没有人应,他四处看了看,“战首长,你们在么?要是

    在就应我一声,不要吓我。”

    家里还是没有人应话。

    战离末换了鞋子,直奔老爸老妈的房间,这一推开门,他就觉得不对劲了,秦小宝

    和战念北二人竟然安安静静地坐着,没有吵,也没有闹……正是因为他们没吵没闹,

    才让战离末感觉到不正常。

    秦小宝生气的时候都是大吼大闹,恨不得让全世界都知道她的委屈,但是今天她没

    有,战离末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所见:“老妈,老爸,你们俩今天这是玩哪

    出啊?”

    战念北的目光冷冷地从秦小宝的身上瞟过,慢慢落到战离末的身上:“战离末,你

    回来得正好,我和你妈正商量离婚的事情,你要是有什么意见也可以现在提出来。”

    “离婚”二字竟然是从战念北的嘴里说出来的,战离末再一次觉得自己二十几年建立

    起来的人生观都要崩塌了:“老、老爸……你确定知道你在说什么?”

    秦小宝这一身的臭毛病,全是战老头宠出来的,这个把老婆宠得毫无底线的男人,

    今天会从他的嘴里听到“离婚”二字,真正让战离末吃惊不小,他再一次怀疑自己今

    天的听觉出了问题。

    “我们在商量离婚的事情!”战念北再说,一字一顿,铿锵有力。

    “老爸,你怎么能冲动呢。”看战念北的态度强硬,战离末把目光投在秦小宝的身

    上,秦小宝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可能也是没有想到会从战念北的嘴里听到“离婚”

    二字,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老妈,老爸,你们这到底是演的哪出戏啊?如果是

    想骗我回来,我已经回来了,你们的戏也可以收了,别再演了,演多了让人觉得特

    别假。”

    战念北蹙眉道:“谁跟你演戏了?这件事情比珍珠还要真。”

    “战念北,你要跟我离婚是吧,要离就离啊。”秦小宝起身,恶狠狠地瞪着战念北,

    “战念北,你给姑奶奶记住,要离婚的人是我,是我秦小宝不要你战念北了,而不

    是你战念北不要我秦小宝。”

    “呵,秦小宝,你也给我记好了,是我战念北不要你,而不是你秦小宝不要我。”也

    不知道向来宠妻如命的男人是哪根筋搭错了还是什么的,战念北竟然跟秦小宝较上

    劲儿了,一步都不愿意退让。

    眼看这两口子因为谁抛弃谁这个话题都快要打起来了,战离末赶紧跳到他们中间,

    阻止他们继续吵下去:“二位,咱们能不能停一停,坐下来好好说,好好解决问

    题,不要像小孩子一样闹脾气行不行?”

    这两口子没有少整战离末,依照战离末心里的想法,他们要离婚也好,以后两个人

    不能生活在一起了,也不能秀恩爱虐他,这样的结果最好,但是这两人毕竟是自己

    的父母,他们要是真离了,他就是单亲家庭的孩子了,说出去不太好听。

    战念北冷哼一声:“好好说?你看看她,这些年遇到事情的时候,她什么时候静下

    心来好好说过?这些年,只要事情不顺她的心,她就能给我上房揭挖,越来越不像

    话了。再让她放肆下去,我们这个家都能让她给拆了。”

    战离末一点都不给战念北面子:“老爸,老妈这身臭毛病还不是你惯的。”

    战念北:“老子现在不想惯了。”

    “战念北,你他妈娶我的时候怎么说的?”秦小宝气得想要冲过去打战念北,但是战

    离末挡在中间,她没有打着,只能逞口舌之快,“现在你想不惯了,门儿都没有,

    我告诉你,你想离婚,我偏不离,这辈子我都会缠着你,缠着你到死都不能丢下我。”

    “呵……是么?你说不离,我们就不离了?”战念北冷笑一声,“秦小宝,这件事情由

    不得你了。我明天就去向上级领导打报告,这个婚必须要离,再也过不下去了。”

    秦小宝气得扑过去抱住战念北,张嘴狠狠咬了在他的手臂上,咬一口还不解气,她

    又咬了第二口,咬过之后还发出警告:“战念北,你真敢跟我离婚,我会一口咬死

    你。”

    看到秦小宝呲牙咧嘴的凶狠模样,战念北眉头轻笑,眼神里闪过一抹温柔笑意,秦

    小宝因为气愤没有看到,但是一旁的占离末却清清楚楚看到了,原来他的老爸根本

    就不是要跟老妈离婚,只不过这次采取的是先发制人的方式。

    不然,让秦小宝闹,她恐怕会闹得把这个家都拆了。

    后来的某一天,战离末问战念北:“老爸,你怎么就敢用那么冒险的办法呢?”

    战念北的回答时:“你老妈从小就追着我跑,她已经离不开我了,正如我离不开她

    一样。”
 楼主|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第1511章:继承者篇,偏偏手术这天没来

    因为今天在部队,战念北让人把秦小宝抬了出来,秦小宝非常生气,秦小宝生气的后果往往就能把家里闹得鸡飞狗跳,以前战念北都由着她来,但是这次他想了一个办法。

    ——先发制人!

    如若不然,这场战斗肯定没有这么快结局。

    明白了老爸的用意,战离末无奈地耸耸肩:“老爸,老爸,要不你俩两慢慢谈离婚的事情,我出去喝点小酒?”

    听到战离末这话,秦小宝放开战念北,眼神狠狠瞪向战离末:“战离末,你这个臭小子,你到底还有没有一点人性?你爸和你妈在闹离婚,你能喝得下酒?”

    战离末耸耸肩,摊摊手:“反正你们两个都不听我的劝,我留在这里也没有什么用。”“你、你和战老头一样没有良心。你们父子二人是想气死我,一定是想气死我,我他妈也被你们俩快要气死了。”老公闹着要跟自己离婚,儿子又是一幅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秦小宝第一次觉得自己的

    人生竟如此失败,“你们父子俩给我等着,我一定要给你们一点颜色瞧瞧。”

    家里,秦小宝是呆不下去了,唯一的去路就是回娘家,娘家有嫂子,嫂子一定能帮她,秦小宝气得甩门而去,但是一出门她就后悔了。简然现在还在为家里孩子操心,她现在怎么能再去给简然添麻烦呢。

    战离末追了出来:“老妈,也不是我说你,你的脾气真有点大,这些年要不是战老头让着你,你恐怕早就在江北混不下去了。天底下谁还能像他这么让着你呢?护着你呢?”

    秦小宝:“他是我丈夫,他不对我好,谁对我好?”

    战离末说:“就是因为他是你丈夫,就是因为仗着他对你好,你就可以随便伤害他?”

    “我什么时候伤害他了?”秦小宝越说越生气,“今天是他让人把我从军区抬回来,那件事情的账,我还没有跟他算,他回来时一踏进家门就说要跟我离婚。气死我了,气死老娘了。”

    战离末又说:“好吧,既然战老头做得这么过分,让你这么生气,那就跟他离婚吧。你跟他离婚,让他一个人孤独到老吧。”

    秦小宝抬手,一巴掌重重拍在战离末的肩头:“战离末,你这小子是唯恐天下不乱吧?哪有儿子盼着父母离婚的?我们离婚了对你有什么好处?”

    战离末:“不是你说他快气死你了,那我就让你跟他离婚,只要把婚一离,战老头还有什么本事气你?”

    秦小宝瞪着战离末:“你小子别给我下套,我知道你心里在打什么主意,以前你还小的时候都敢往你老爸床上送女人,现在你是不是巴不得我跟你老爸离婚,你给他介绍小三?”

    战离末笑道:“嗯,这个想法倒是不错,可以考虑考虑。”

    秦小宝转身进屋:“只要我还活着,你们爷俩休想。”战离末跟着进了屋,见秦小宝抱着战念北的手臂,那亲热劲就像刚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战离末摇摇头,感叹道:“女人啊,宠是能宠着,但是千万不要像战老头那样宠得没有原则了,不然这辈子都

    别想翻身。”

    ……

    翌日。

    今天是陆陆做手术的日子,一大早医生就忙着给陆陆做了各种身体测试,为陆陆手术前把好最后一道关。

    可能是昨晚睡得早,陆陆的精神看起来还不错,洗脸的时候望着陆希笑得甜甜的:“妈咪,是不是陆陆做完手术就能出院了?是不是陆陆以后就能和乐乐一样去幼儿园玩了?”“嗯,做完手术再在医院里观察一些时日,陆陆就可以出院了。陆陆出院之后要是想去幼儿园,妈咪就让陆陆去幼儿园。如果陆陆不想上幼儿园,妈咪就带着陆陆出去玩。”陆陆想要出院,首要的条件是陆陆的手术成功,但是在手术前谁也不敢肯定手术能够百分百成功,并且就算手术成功了,这个病复发的几率也不小,陆希的心里有太多太多的担心,担心得一夜没有睡好,但是陆陆问她时,她还是给了陆

    陆肯定的答案。

    陆陆用三岁孩子独用的稚嫩声音软乎乎地说道:“妈咪,陆陆想要跟乐乐哥哥一起玩。”

    陆希把洗脸毛巾晾好:“陆陆很喜欢乐乐么?”

    陆陆点头:“喜欢?”

    陆希追问道:“为什么呢?”

    陆陆答道:“因为乐乐哥哥好厉害,他懂很多陆陆不懂的东西。”

    “原来如此!”陆希低下头亲亲陆陆的额头,“既然陆陆这么想跟乐乐哥哥一起玩,那陆陆一会儿一定要配合医生们好好手术,千万不要害怕,要知道妈咪一直在手术室外陪着陆陆。”

    陆陆可爱道:“妈咪,陆陆知道,陆陆会加油。”

    看到自家的儿子这么软萌,陆希又忍不住亲了亲他:“ 我的儿子真勇敢!”

    被妈咪亲了,陆陆愉快地笑着,笑了过后突然想起一个人:“妈咪,大坏蛋呢?陆陆今天怎么还没有看到他呢?”这些日子秦胤戬都在陆希和陆陆母子二人身边陪着,陆陆从最开始对秦胤戬的厌恶,到现在已经不抗拒了。今天秦胤戬不在,小家伙都还能想到他,即使不是想念,但是小家伙却不能忽略秦胤戬的存在了。“可能大坏蛋遇到堵车了,还在来的路上呢。陆陆先去手术,等你手术出来,就能看到妈咪和大坏蛋了。”往天秦胤戬都是睡在厅里的,昨晚走了,陆希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选在昨晚走了,现在陆陆问起,

    她只好随意找个理由安慰陆陆。

    听到大坏蛋还没有来,陆陆的眼神里有那么一丝丝的失望,但是也仅有一点点而已:“妈咪,等大坏蛋来了,你让他帮陆陆买甜圈圈。要他昨天买的那个芒果口味的。”

    “好,一会儿妈咪让他帮陆陆买甜圈圈,等你手术出来吃。”陆希又往门外看了一眼,陆陆马上就要进手术室了,秦胤戬怎么还没有来呢?这些日子秦胤戬每天都会来医院陪他们母子二人,为什么在陆陆做手术的今天,他偏偏没来了呢?
 楼主|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第1512章:继承者篇,捐献者是秦胤戬

    难道秦胤戬出什么事了?

    因为想到秦胤戬可能出事了才没有出现,陆希心里一慌,端着碗准备喂陆陆水的手重重一抖,一碗水全洒在了被子上,她慌张道:“陆陆,有烫到你么?”

    “妈咪,没有烫到陆陆,陆陆没事。”陆陆不懂妈咪怎么么了,只知道妈咪好像很害怕的样子,难道妈咪是担心他的手术,他赶紧抱着陆希,“妈咪,别害怕,陆陆会很勇敢,一定不会让妈咪担心。”

    “陆陆……”这个时候还让这么小的儿子安慰自己,陆希觉得自己很没用,她深吸一口凉气,尽量让自己不要乱、不要慌,“妈咪会在手术室外等着陆陆,陆陆不要害怕。”“妈咪,手术过后陆陆的病就好了,陆陆一点都不担心。”陆陆还小,并不知道手术意味着什么,不知道手术会面临多大的风险,更不晓得这种病还有复发的可能,他以为只要做了手术,他就能跟其它普通

    小朋友一样正常生活了。“嗯,手术过后我们陆陆的病就好了。妈咪要再次告诉陆陆,陆陆手术的时候,妈咪会一直在手术室外陪着你。”陆希抚抚陆陆的脑袋,温柔道。这种时候,陆希很希望秦胤戬在这里,希望在陆陆进手术室

    前,他摸摸陆陆的头,告诉陆陆,“陆陆,别害怕,爸爸和妈妈会在这儿等着你。”

    但是直到陆陆进了手术室开始手术,秦胤戬都没有出现。

    他到底去哪里了呢?

    陆希不知道,也没有发多余的心思去想秦胤戬去了哪里。

    现在陆陆在手术室里,不知道情况怎么样了,也不知道那么小的小家伙能不能承受得住……越想,陆希的心里就越是难受,有那么一刹那她紧张得都快窒息了。

    她紧紧握拳头,努力让自己冷静一点,可是无论怎么努力,都没有什么用,直到一声软糯糯的声音在她的耳畔响起,让她心里的恐惧一点点减少:“陆希阿姨!”

    “乐乐,你来了。”小乐乐的出现帮不了陆希具体事情,但是对于此时的陆希来说却像救命稻草一般,她需要有一个人陪在身边,需要有一个人告诉她陆陆不会有事。

    不仅小乐乐来了,小乐乐的身后还跟着他的妈妈,陆希见过他们一家三口,那画面太过美好和温馨,陆希想忘记都忘记不了,她张了张嘴,想跟乐乐的母亲打招呼,却又不知道该如何招呼。

    秦乐然似乎看出了陆希的窘迫,她笑笑道:“陆小姐,我是乐乐的妈妈,也是秦胤戬的姐姐,我叫秦乐然。你想叫我的名字、叫我姐都可以。如果这两个你都不喜欢,你也可以叫我姚太太。”

    比起秦小姐的称呼,秦乐然更喜欢外面的人叫她姚太太,具体原因是为什么,知道她的人都知道,她最爱的烈哥哥改随母姓后就姓姚,叫她姚太太就是时刻告诉别人她是烈哥哥的妻子。

    秦乐然比陆希年长很多,直接叫名字肯定不太好。跟着秦胤戬叫姐,陆希更是不会。所以她选择了第三个称呼:“姚太太,你好!”

    秦乐然:“陆希,你好!”秦乐然没有想到陆希会选择第三个称呼,但是既然人家选择了,她也只能硬着头皮答应。她内心是希望陆希可以喊她一声姐的,反正迟早都是要喊,早点喊姐适应一下,免得以后姚太太什么的叫顺口了不

    好改口。

    乐乐先跑过来,张开两只手臂抱抱陆希:“陆希阿姨,舅舅跟乐乐说过这里的医生都是好医生,医疗设备设施都是世界上最先进的,还有乐乐在这里陪着,陆陆弟弟一定不会有事,你别担心。”

    “嗯,阿姨不担心。”听到小乐乐的安慰,再看到小家伙甜甜的笑脸,陆希瞬间觉得没有那么担心了,其实在这种时候她需要的就是这么一个小小的拥抱,一声不会有事。她希望这个拥抱是秦胤戬给她,也希望这声“陆陆不会有事”是秦胤戬对她说,但是直到现在秦胤戬还是没有出现。昨天他还对她说,以后他和她一起照顾陆陆,一起把陆陆好好养大,可是今天在陆陆手术

    这么重要的时刻,他却没有现身。

    以陆希的了解,秦胤戬不是这种不负责任的人,他说过要照顾陆陆,就不会在这么重要的时刻不现身,难道他真的出事了?想到这里,陆希看向秦乐然:“姚太太,那个你知道秦胤戬去哪里了么?”

    “他……这个……”是秦胤戬托秦乐然带着乐乐来陪陆希的,秦乐然当然要追问具体原因,困此她是知道秦胤戬此时也在手术室,但是秦胤戬让她别告诉陆希,“他好像出差了。”

    “他出差了?”秦乐然说得还算自然,但是陆希还是看出了她的心虚,更重要的是,以她对秦胤戬的了解,秦胤戬绝对不会在这个时候出差,不管是多重要的工作,他都会选择陆陆。

    秦乐然不太擅长撒谎:“是的,公司有很重要的合同必须由他亲自签,所以他出差去了,估计一两天就能回来。”

    秦乐然明显是在帮秦胤戬隐瞒什么,陆希看出来了并没有拆穿,她嘴上没说,心里就不得安宁了,到底会是什么事情让秦胤戬会丢下陆陆的手术不管呢?

    陆希的脑海里一时间闪现过很多想法,但是那些想法都一一被她排除了,就在她绞尽脑汁都想不到是为什么时,旁边路过的医生的一句话让她联想到了另外一件事情。一名医生对一名更年轻的医生说:“病人已经开始大剂量化疗后,如果捐献者再反悔不愿意捐赠,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谁也没有办法再找到合适骨髓,就算找到了,也未必来得及,这种情况下病人只能等死

    ,反悔的捐献者同等于谋杀。这些可能性,我们一定要提前清楚告诉捐献者,让捐献者作好心里准备,绝对不能让这种事件发生。”

    听到这句话,陆希的脑海里忽然闪过一道亮光,她想到了医生之前对她说要找到匹配陆陆骨髓的捐献者不是易事,但是仅仅过了大半天的时间就告诉她找到了。

    世界上哪有这么巧的事情。所以这个骨髓捐献者极有可能是秦胤戬。
 楼主|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第1513章:继承者篇,是不是每个秦家人都这么好

    如果秦胤戬昨晚对她所说的话是真的,那天晚上和她发生关系的男人是他,那么秦胤戬就是陆陆的亲生父亲,他和陆陆是父子,骨髓能够匹配的机率很大。

    再者,秦胤戬这些天都在医院呆着,医生每天都会给他量体温,给他做一些常规的身体检查,但是没有引起陆希的重视,她以为他就是在做一些常规的体检。

    第三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是因为秦胤戬说过要和她一起陪着陆陆把病治好,今天是陆陆手术这么重要的日子,如果他不是和陆陆一样躺在手术室里,他怎么可能缺席。

    以上种种原因,都能说明秦胤戬就是那个不愿意跟她见面的骨髓捐献者。

    想通这些,陆希深深吸了一口凉气,抬头看着秦乐然,淡淡地地说道:“秦胤戬不是出差了,他就在医的手术室里躺着吧。如果我没有估错,捐献骨髓给陆陆的人是他。”

    陆希是聪明人,她能在这么快的时间里想清楚这一点,秦乐然一点都不觉得意外,她揉着乐乐的小脑袋说:“陆希,你们谈恋爱谈了那么多年,他是什么样的人,你应该比我还要明白。”

    “对啊,我们谈了那么多年的恋爱,他是什么样的人,我应该很清楚,可是我还一次次误会他,先前还以为他今天不打算来。”想到自己总是把秦胤戬往坏处想,陆希就恨不得狠狠抽自己一个大嘴巴。

    如果不是她总是把他往坏处想了去,在医生告诉她找到合适陆陆骨髓的捐献者以及秦胤戬出现在她的身边时,她应该能够想到骨髓捐献者是谁,可是就是因为带着对他的成见,她从来没有往那方面想过。

    这些天,秦胤戬一直在强调,让她别害怕,他会陪着他们母子,会在离陆陆最近的地方陪着陆陆把病治好……可是她还是误会了他,以为在他的心里别的事情会比陆陆的手术更重要。

    如果她真的有秦乐然说的那么了解秦胤戬,那么她在心里对秦胤戬就不会有那么多的猜忌,她才能百分百相信他说过会一直陪着陆陆绝对不会在陆陆手术这么重要的时刻不来。

    陆希都知道了,秦乐然也不用再掖着藏着自己这次来医院的目的:“小戬跟我说他的骨髓适合小陆陆,今天他要和陆陆一同手术担心你一个人害怕,所以让乐乐和我来陪你。”秦胤戬应该知道她独自一人在手术室外等待会胡思乱想,所以找了最信任的人来陪伴着她,都这个时候了,他还是为她着想。想到他的体贴,再想到自己对他的猜忌,陆希狠狠咬了咬唇,再度深吸一口气

    稳住自己的情绪:“姚太太,谢谢你和乐乐来陪我。”

    秦乐然说:“其实你不用谢我们的,因为我会带乐乐来这里是因为我的弟弟。我也要告诉你,我弟弟喜欢的女孩,我也会喜欢,我的家人都都会喜欢,不管对方是什么样的身份。”秦乐然这是间接地在向陆希说明不管陆希是不是有孩子,只要秦胤戬喜欢她,他们秦家人都会喜欢她接受她。当然这不仅仅是秦乐然个人的意思,她这次来还带着母 的重托,一定要把秦家未来的儿媳妇

    照顾好。

    陆希:“……”

    她从来没有想到秦家那样的豪门,家里的人却一点架子都没有,给人的感觉很亲切,很愿意跟他们做朋友。战离末是,小乐乐是,还有今天第一次正式见面的秦乐然也是。

    或许,其它秦家的人应该都是这么好吧……

    秦乐然又说:“小戬从小到大就是一个高冷的孩子,他的话很少,但是对家人却是知冷知热的,对待感情也是非常认真的。虽然他不懂得花言巧语哄女孩开心,但是他用的是心。”“你说的,我都知道……问题在我的身上……”一直以来,陆希都以为问题出在自己的身上,直到昨晚秦胤戬把所有的事情跟她坦白了,她才知道不是她一个人的问题,问题他们两个人都有,错就错在明明在

    乎对方却没有主动找机会跟对方把心里的怀疑说清楚,单方面地给对方定了死罪。

    秦乐然又说:“陆希,人的一生,会遇到许许多多的人,但是能够遇到自己爱的并且又爱自己的人,机率是非常小的,所以当我们遇到了,那就要好好把握住机会,绝对不让机会从指尖溜走。”

    “谢谢姚太太的指点,我会记住你今天所说的话,以后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机会来了,谁都不想让机会从指缝溜走,但是除了自己,还有许多其它人为的因素。

    比如当年如果不是崔贤真在背后搞坏,她和秦胤戬之间也不会闹出那么大的误会,也不会分开这么多年。“还叫我姚太太啊……其实我更希望听你叫我一声姐呢。”秦乐然俏皮地笑笑,又拍拍陆希的肩头,“不过这件事情也急不来,我等你以后慢慢开口叫我。还有小戬不愿意让你知道他也在手术,你这么聪明的

    女孩,相信不用我说,你应该也清楚他的用意吧。”

    “嗯,我知道了。”陆希当然明白,秦胤戬之所以瞒着她,是不想给她压力,但是现在她知道了……

    秦乐然说:“陆希,我知道不管我说什么可能你都要认为我是在帮他说话,但我还是要说,小戬他真的很爱你,爱你爱到不惜丢弃所有一切,甚至我觉得他爱你都胜过爱我们这些家人了。”

    陆希一直知道秦胤戬对她的感情,但是却并不觉得有像秦乐然说的这么深,她害怕秦乐然有所误会,忙着想要为自己和秦胤戬解释:“秦小姐,你不要误会,事情不是这样的……”“陆希,你听我说你别说话,我跟你说这些没有为难你和不满你的意思,我就是想告诉你,我弟弟喜欢的女孩,我们全家都会喜欢。我的母亲还让我给你代句话,如果小戬有幸能够娶到你,她会像疼我一样

    疼爱你,绝对不会让你在秦家受半分委屈。”为了弟弟的幸福,秦乐然是抓紧时间把想说的话都对陆希说了,她担心手术一完成,秦胤戬那家伙又不让家人接触陆希,她和母亲的意思不能及时传达给陆希。这么好的女孩,她们是真心喜欢,也真心希望她能够嫁到秦家……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网络文学  

GMT+8, 2017-12-14 22:50 , Processed in 0.032240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