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veBook.com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楼主: syzx

<<老公回家暖被窝>>作者:旧时绵绵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7-10-9 20:41:4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1394章:番外篇,秦家男人都高冷

    秦胤泽问:“然然,爷爷也来了?”

    上次,秦胤泽是在昏迷的状态下被父母带回江北的,回到江北后他还没有醒来,爷

    爷又去庙里为他祈福了。直到他离开江北,都没能见到爷爷,这会儿听到爷爷也来

    了,秦胤泽也是万分激动。

    秦乐然点头:“我们都来了,爷爷肯定要来的。”

    “妈,小姑姑,然然,你们先聊着,我带小柔先去见见爷爷。”跟长辈打过招呼,秦

    胤泽便拽着季柔一起往客厅走去。

    可是季柔却不大愿意跟秦胤泽一起去见爷爷:“秦胤泽,你先放开我,让我做好心

    理准备再去见爷爷好不好?”

    秦胤泽停下脚步,看着扭扭捏捏的季柔:“老人家是疼我爱我的爷爷,你是我的妻

    子,他也就是你的爷爷了,见自己的爷爷,还要做什么心理准备?”

    季柔支支吾吾道:“我有点害怕嘛。”

    秦胤泽笑道:“你害怕什么?你那天不怕地不怕的胆子会害怕爷爷?难道害怕爷爷

    把你吃了?”

    秦胤泽是开玩笑的语气,季柔还真点头了:“你们秦家的男人个个都高冷得很,连

    那么小的小戬都是如此,我每次看到他们都有些不知所措。现在你要带我去见的人

    是你们家辈分最高的人,也是你最尊敬的人,我担心我看到他的时候被吓得说错

    话,有损你的形象。”

    季柔这个理由真是又好气又好笑,秦胤泽伸手戳戳她的额头:“你啊,长相看起来

    也是聪明伶俐,怎么就是学不会动脑子想事情呢。”

    季柔瞪他一眼:“不准损我。”

    秦胤泽再度牵着她的手:“我的爷爷是一位非常和蔼的老人,他爱我疼我,早就盼

    着我带老婆回去让他看看了。现在能见到你,他高兴都来不及,又怎么会吓你。”

    季柔还是不愿意跟秦胤泽进屋:“秦胤泽,你还没有听明白我的意思吧。不是爷爷

    要吓我,而是你们秦家的男人骨子里的高冷让人不敢靠太近。”

    “喔……原来在我孙媳妇儿的心里我们秦家男人这么吓人啊。”一道略显苍老,但是声

    音仍然宏亮的声音传到季柔耳里,她抬头一看,看到一名大概六十岁左右的老人站

    在前方门口,笑盈盈地看着她。

    不用猜,这位就是秦胤泽的爷爷了,可能是他的年纪大了,头上染了几丝白发,脸

    上带着慈祥可亲的笑容,在他的身上一点都看不出秦家男人高冷的样子,甚至有让

    季柔觉得这就是她亲爷爷的错觉。

    秦胤泽立即替季柔说话:“爷爷,这个丫头没有别的意思,就是要见长辈了,担心

    你不会喜欢她,心里有些彷徨不安。”

    秦爷爷说:“小丫头,你是我们家阿泽娶回家的妻子,他喜欢你,我们家人都会喜

    欢你,我这个老头子自然也不会例外。”

    秦爷爷跟季柔想象中的样子完全不一样,尤其他还用开玩笑的口吻跟季柔说话,让

    季柔紧绷着的神经也放松了。

    紧绷着的神经得到放松,季柔舒服自在多了,甜甜一笑,道:“爷爷,您好!我叫

    小柔,见到您,我很开心!”

    “好好好……小丫头,爷爷也很高兴能够见到你。”秦爷爷爽朗大笑,但是笑着笑着眸

    子里却染上了少许的哀愁,因为他想起了他的亡妻。

    在这样阖家团圆的喜庆日子,他本不该想伤心的事情,但是看到孙媳妇儿,他不得

    不去想。他在心中对亡妻默默道:“嫣儿,我终于见到我们的孙媳妇了。她是一个

    很可爱的女孩、很讨人喜欢的女孩。你要是在天有灵,你就好好安息吧。”

    他的亡妻在临死之前,一天念着都是想见孙媳妇的事情,今天他终于见着了孙媳

    妇,战嫣在天有灵的话应该也能感到高兴的吧。

    ……

    秦家人的到来,让原本冷清的西山别墅热闹起来。

    秦小宝和战离末永远都是话最多最调皮的两个人,母子二人一会儿这里跑一会儿那

    里蹿,反正就没有见他们母子二人安静过。

    战念北这个男人在军中威望十足,可是在秦小宝眼里他就是一只纸老虎,关键他也

    愿意宠着秦小宝,她想干什么就让她去干。

    所以,当秦小宝带着儿子调皮捣蛋的时候,战念北一般都会选择去跟他的姐夫下下

    棋,或者跟秦越聊聊天,选择眼不见心不烦的方式。

    秦胤戬小家伙还是保持着一贯的高冷作风,当大家都在热闹聊天时,他一个人独自

    坐在一旁,手里捧着一本书。

    也不知道是真在看书,还是又想到什么计谋算计战离末了。

    秦乐然和她的烈哥哥呢,两个人结婚也有好几个月了,但是他们却把每天都过得跟

    新婚一样,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一定是十指紧扣,如胶似漆。

    坐不住的人就当数简然了,后天就是大年三十了,但是这家里的装饰什么的都没有

    准备,看起来没有一点要过年的样子。

    也是从这些妆饰中,简然能够想象得到她的大儿子这些年一个人在外面的春节过得

    有多凄凉,或许他根本就没有过节。

    在家里转了一圈之后,简然立即当家作主让人置办一些过年用的装饰品,亲自领着

    季柔和秦乐然把家里装饰了一番。

    看着自己和家人亲手装饰出来的成果,季柔感到特别满意:“阿姨,你真是心灵手

    巧,好像什么事情都难不到你。这个家让你这么一装饰,瞬间让人感觉温暖了许多。”

    简然笑笑:“这就是家和家人的魅力,因为一家人在一起,不过做什么,不管吃什

    么,都能让人的心里感觉到暖暖的。”

    季柔点头表示赞同:“是的。”

    简然又说:“小柔啊,谢谢你!”

    季柔有些不明白:“阿姨,你怎么突然跟我说谢谢呢?”

    简然笑道:“谢谢你出现在阿泽的身边,谢谢你陪在他的身边,谢谢你给了他真心

    去爱一个人的勇气。”

    “阿姨,我有你说的这么大的作用么?”听到简然的话,季柔心里十分愉悦,可是她

    又敢相信自己的影响对秦胤泽有那么大。
    老铁!还在找"老公回家暖被窝"免费小说?
 楼主| 发表于 2017-10-9 20:42:1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1395章:番外篇,商量婚礼的事情

    “小柔,不用怀疑,你对于阿泽来说,比你想象的还要重要多了。”自己养大的儿子

    心里想的什么,简然这个做母亲的心里还是很清楚的。

    “妈,小柔妈妈到了,你快出来。”季柔本想从简然这里打探一些关于秦胤泽的消

    息,哪晓得秦胤泽这个男人突然跑来了,讨厌的家伙。

    听闻季妈妈到了,简然立即放下手中的活儿,出门去迎接亲家母:“阿泽,你把人

    请到了,也不提前跟我说一声,我好去外面迎接啊。”

    第一次见亲家母,肯定要给对方留下好印象的,不然人家以为他们这些做长辈的傲

    慢,哪能放心把辛苦养大的女儿交给他们家儿子。

    秦胤泽说:“妈,我的岳母也是一个通情达理之人。”

    简然说:“你的岳母通情达理,那我们家更应该好好招待她,不能让她觉得我们待

    她有丝毫怠慢,要让她知道她的女儿嫁给你,那就是我们家里的一份子了。”

    这娶儿媳妇跟嫁女儿完全是两种心态,嫁女儿时,简然考虑的是烈的人品以及对秦

    乐然的爱,只要烈疼爱秦乐然,简然也没有其它要求。

    但是娶儿妇女就不同了,不仅要把儿媳妇照顾好,还得照顾儿媳妇的家人,让人亲

    家母放心把女儿交到她儿子的手里。

    ……

    请季妈妈来家里,是秦爷爷提出的主意,他提出之后秦越和简然也都同意了,因此

    便让秦胤泽亲自去季家请的人。

    现在季妈妈人请来了,点心吃了,茶也喝了,自然要聊他们今天请季妈妈过来的主

    要目的,商讨秦胤泽和季柔二人的婚礼。

    虽然秦胤泽和季柔早已经领了结婚证,也有了夫妻之实,但是还没有举办酒宴,也

    就是说季柔的身份还没有对外宣布,其它人也不知道她的身份。

    婚礼,不管大小,在秦家来说都是宣布季柔身份的一种象征,那是必须要办的。

    秦爷爷是家里最长的长辈,由他主要跟季妈妈谈话,也表示了这个家对季柔的重

    视:“亲爱母,我们打算开年后就给阿泽和小柔准备婚礼,你看看你对婚礼有什么

    要求和意见?”

    “爷爷,我对婚礼没有什么特别的要求,我只希望小柔嫁到你们家之后不会跟你们

    家添麻烦。希望他们小两口甜甜蜜蜜,好好把日子过好。”婚礼这种事情,在季妈

    妈看来可有可无,最关键的还是要女儿今后的日子过得好。

    跟秦家人打交道也有一会儿时间了,从他们一家人的谈吐中,季妈妈能够感觉到他

    们一家人都是高素质的人,即便秦家人身为世界首富,但是待人热情真诚,没有一

    点点架子,她的女儿嫁到这样的家庭,她也是放心的。

    季妈妈的应答,秦爷爷也非常满意,他客气道:“亲家母,小柔这个孩子懂事又体

    贴,我们家阿泽能娶到她,是阿泽的福气。”

    季妈妈也明白这是秦家爷爷的客气之词,不过秦爷爷能够这么说,那也是证明他们

    家的人对季柔是没有任何意见了。

    秦胤泽对季柔好,现在秦家的长辈也都开开心心接受了季柔,季妈妈再也没有什么

    好担心的了,也跟爷爷客气道:“爷爷,阿泽那么优秀,我们家小柔能够嫁给他,

    也是小柔的幸运。”

    几番客气下来,大家也都热络了,秦爷爷哈哈道:“既然是这样,那我们就尽量听

    听孩子们的意见,看他们两人想怎么办婚礼,咱们就怎么办。”

    季妈妈点点头,表示同意:“嗯,婚姻是他们两个人的,还是要以他们二人的主意

    为主,让他们开心最重要。”

    看到长辈们聊得差不多了,秦胤泽这才接话:“爷爷,婚礼我和小柔已经有了主意

    了。”

    秦爷爷问:“什么主意?快说来听听。”

    季柔说:“爷爷,这个暂时保密,明天再告诉你们。”

    秦爷爷很想知道啊,但是可爱的孙媳妇都这么说了,难道他还能逼着他们告诉他不

    成,当然不行的,所以他只能等。

    简然语重心长道:“阿泽,不管婚礼你们想怎么举行都可以,但是你一定要记住一

    点,一辈子都要对小柔好,不能辜负她。”

    季柔笑道:“阿姨,有你们在,他不敢对我不好。以后要是他再欺负我,我就打电

    话告诉你,让你替我收拾他。”

    秦胤泽说:“是啊,以后有大家帮着你了,我都不能再欺负你。”

    “那是当然。”季柔得意地朝秦胤泽做了一个鬼脸,季妈妈看在眼里,想让季柔注意

    一点形象,不过秦家人都不觉得有什么,她再这样小心谨慎也不太好,便由得她去

    了。

    战离末不知道什么时候跑了过来:“大哥,你和嫂子什么时候准备婚礼?你们准备

    婚礼的时候我可以申请做你们的花童么?”

    秦胤泽把小家伙抱到腿上坐着:“我们不需要花童。”

    战离末摆出一幅失望的表情:“为什么不需要呢?是不需要我做你们的花童,还是

    任何人都不需要呢?”

    秦胤泽故意逗他:“不需要你。”

    听到秦胤泽的话,战离末可伤心了:“大哥,为什么呢?我那么爱你和嫂子两人,

    你们为什么不让我做花童呢?”

    一旁坐着看书的秦胤戬忽然又插了一句嘴:“因为你年纪太大了,不适合做花童。”

    战离末:“我这么小,我哪里大了?”

    秦胤戬:“你以为你还是三岁小孩子?”

    战离末:“秦胤戬,你为什么总是跟我过意不去?”

    秦胤戬:“我只是好心告诉你事实。”

    秦胤泽:“好了,你们两家伙都别说了。”

    秦胤泽一出声,成功让秦胤戬和战离末闭上了嘴,战离末努努嘴,挤到季柔的身

    边,压低声音说道:“嫂子,你让我做你们的花童,以后我结婚的时候让你们的小

    孩做我的花童,你觉得怎么样?”

    季柔想了想,觉得这个交易非常不错,一拍大腿:“好,就这么说定了!”

    季柔想到他们以后的孩子觉得高兴,秦胤泽却是心都揪紧了,万一要是让季柔知道

    她很难很难再有自己的孩子。

    她会怎么样?
    老铁!还在找"老公回家暖被窝"免费小说?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0 19:34:3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1396章:番外篇,最简单的幸福


    一年时间,仿佛眨眼间就过去了。

    今天是大年三十,又是一年一度阖家团圆的日子。

    因为秦家的人到来,西山别墅热闹非常,季柔还没有起床,战离末已经敲响了她的房门:“嫂子,快起床了,起来一起包饺子。”

    “包饺子?”季柔从被窝里弹坐起来,睡在身边的秦胤泽早已经不见了。这个男人也真是的,起床也不叫她,让她一个人睡这么久,家里人一定会以为她是一个懒媳妇吧。

    战离末凑在门板上,大声说道:“对啊,就是包饺子。大家都在包了,现在还差你一个。”

    秦家有钱有势,但是他们过的日子跟普通人家并没有多大区别,更准确地说他们比普通人家更加重视传统节日。

    每年的大年三十,他们会放家里的帮佣回家过年,他们自己的吃食,全是由自家人亲手完成,可能有时候做的菜味道不如专业的厨师做得好,但是都是家里人亲手做的,吃在嘴里甜有心里。

    这种日子,连秦小宝那种从来不进厨房的人也在帮着包饺子,虽然包出来的饺子丑得不像饺子,不过只要是她包的,再丑战念北也愿意吃。

    季柔收拾好来到厨房时,正好看到秦小宝包了一个又丑又大的饺子递到战念北的眼前:“战念北,我特地给你包的一个大的,里面馅特别多,一会儿你记得吃哈。”

    战念北没有理秦小宝。

    秦小宝瞪他一眼:“我跟你说话,你没有听到?”

    战念北抬头:“秦小宝,你他妈别得意忘形。”

    秦小宝:“我妈是你姐。”

    战念北咬了咬牙:“你这个该死的女人,你他妈就是欠……”

    最后一个“操”字,因为季柔的到来,战念北硬生生吐回了肚子,凶狠狠地瞪了秦小宝一眼。

    战离末说:“嫂子,他们两个人经常吵架打架的,我们这个家里所有人早已经见怪不怪了,你以后也要习惯。”

    秦小宝:“战离末,你真是我亲儿子。”

    战离末笑笑:“嗯,你也是我的亲妈。”

    季柔放眼一看,家里所有人包括爷爷都围在长桌周围包饺子,就差她没有到,她特别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起来晚了。”

    秦胤泽伸手把她拽到身边坐着:“知道来晚了,那赶快过来包。我不奢望你能包多少,但是你总要把你自己吃的包够吧。”

    听了秦胤泽的话,秦爷爷非常不满意:“阿泽,怎么能这样跟小柔说话呢?小柔是你老婆,她吃的那份,当然是要你负责。”

    秦胤泽:“爷爷,你这么快就护着她了。”

    秦爷爷说:“我不护着她,难道护着你这个臭小子啊。”

    虽然嘴上不满爷爷护着季柔,但是秦胤泽的心里却满意得很,他巴不得全家人都能像他一样把季柔这丫头疼着宠着:“笨丫头,爷爷替你说话,你没有点什么表示?”

    看到爷爷帮自己怼秦胤泽,季柔也是高兴得不要不要的:“爷爷,谢谢您!”

    秦爷爷笑道:“不用谢!”

    简然也接过话:“小柔,这个包饺子能包就包,包不了随便包两个就可以了,大家意思意思就好,没有硬性要求的。”

    “好的。”季柔点头,但是她却丝毫没有怠慢包饺子这事,第一次跟秦家人一起过节,她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把事情做得最好。

    过日子,真不需要什么轰轰烈烈,也不需要吃什么山珍海味,就是这样一家人在大年三十围坐在一起包包饺子,也是幸福的。

    ……

    吃过饺子过后,大家都换上了新衣服,是简然特地为大家准备的唐装。

    也不知道是从哪一年开始的,每年大三十开始到正月初八,秦家人一大家子人都会穿上红红火火的唐装,寓意秦家盛天的生意红红火火,也寓意一大家子人平平安安。

    换好衣服之后,秦胤泽又把一家人都请到了客厅,说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宣布。

    秦小宝性子急,还没有落座,就急急忙忙追问了:“阿泽,你把大家叫到客厅有什么事?”

    秦胤泽说:“小姑姑,你先坐下。”

    “你知道我是急性子,千万别吊我们的胃口啊。”再不情愿,秦小宝还是要先坐到战念北的身边。

    待所有的长辈按顺序坐好之后,秦胤泽让秦乐然带着秦胤戬和战离末把他们泡好的茶送上。

    秦胤泽拉着季柔一起跪下,跪在家里长辈的身前:“爷爷,谢谢你这些年对我的栽培与教育,因为有你的教育我才有今天。如今我已经成家,今天我把小柔正式介绍给您认识。她叫季柔,是土生土长的闵洛城人,也是我想要照顾一辈子的人。”

    听到秦胤泽跟家长说想要照顾她一辈子,她内心甜得冒泡,唇角不自觉微微上扬,双手恭恭敬敬把热茶奉上:“爷爷,我嫁给阿泽,那么这辈子就认定他了。他的爷爷,就是我的爷爷。爷爷,孙儿媳妇给您敬茶了。”

    秦爷爷接过茶,满意道:“好好好……今天终于等到今天了……等到阿泽娶老婆了,等到孙媳妇给我敬茶了。”

    可是季柔还不害臊地补充了一句:“爷爷,孙子娶老婆并没有什么,我们争取快点让您早日抱上曾孙。”

    季柔这话一出口,让在场所有长辈都捏了一把汗,他们也不知道瞒着这个丫头到底是好还是不好。不过不管怎么样,一切还是听秦胤泽的,他说瞒着,那么他们这些人就不会走漏风声。

    给爷爷敬了茶,自然轮到秦越和简然了,秦胤泽又说:“爸,妈,谢谢你们这些年把我养大,谢谢你们疼我爱我,今天我正式把小柔介绍给你们认识。她就是你们的儿子这辈子认定的女人,以后她会和我一起孝敬你们二老。”

    季柔赶紧端茶递上:“爸,妈,请喝茶。”

    “嗯,既然你们已经是夫妻,那今后的日子就要相互体谅。”听到季柔改口叫爸,秦越仍然保持着他一贯的高冷,话不多,必须要说的话也说得言简意赅。

    “好好好……真好!”相比于秦越的冷静,简然可就激动得多了,听到季柔改口喊她喊“妈”时,她一时没有控制住激动得眼泪花花。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0 19:35:1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1397章:番外篇,各自的未来

    秦胤泽这个儿子,虽然并不是简然所生,但是这些年是简然养大的,该给这个孩子

    的爱,简然一分都没有少给。

    前几年,秦胤泽离家出走,简然心里一直挂念着担心着,生怕他在外面出了事,生

    怕他这辈子钻在牛角尖里出不来。

    几年后再见到这个儿子,简然知道他是彻底蜕变了,他有了自己的事业,也有了自

    己真正用心去爱的女人,如今更是把这个女人娶回了家。

    作为母亲,最幸福的事情应该就是看到儿子成家立业吧。

    “嫂子,小柔还在等你喝茶呢,你不接茶,是打算给她一点颜色看看么?”简然一激

    动就忘记了季柔还跪在她跟前,手里还高举着茶杯,幸亏秦小宝提醒,简然赶紧接

    过了茶杯,“小柔,以后我就把阿泽交给你了,你们俩一定要幸福啊。”

    季柔用力点头:“妈,因为有你们,让我深深感觉到了这个家对我的善意,也让我

    真心想要成为这个家的一份子。有你们这么多优秀的长辈做榜样,我和阿泽怎么能

    不幸福呢。”

    简然抹了抹泪:“好,你们小两口一定会幸福的,我们一家子人都会幸福的。”

    看到简然的眼泪,秦越伸手握住她的手,什么都没有说,但是让简然感觉到了他给

    她的力量,她朝他笑笑:“我是开心。”

    秦小宝又插话:“嫂子,现在儿媳妇进门了,也改口叫你妈了,以后你就是做婆婆

    的人了,你不应该考虑他们能不能幸福,而是要考虑咱们怎样可以青春长驻。”

    简然笑了:“你啊。”

    有秦小宝这个活宝在,气氛瞬间扭转,一大家子人你一言我一语说个不停,而秦胤

    泽与季柔的简易婚礼也就这样完成了。

    在秦胤泽看来,婚礼并不是越隆重越好,就像这样简简单单地给长辈们跪着敬杯

    茶,才是他心中想要的婚礼的样子。

    自己能够有今天这样的成就,能够娶到心爱的女人回家,不是他一个人的能力,而

    是这个家的人给了他一切,让他成长,让他学到了许多。

    给长辈们跪下,真心实意感谢他们,是他娶妻进家门最想做的事情。

    今天本来就是团团圆圆的日子,如今又多了这么一件喜事,西山别墅更显热闹,小

    离末跑跑闹闹,长辈们欢声笑语。

    而就在这一片热闹的气氛中,季柔收到项凌风发来的短信。

    【小柔,本来心里有好多话想要对你说,但是拿着手机时却一时不知道该对你说什

    么。

    是妒忌与恨蒙蔽了我的双眼,让我做出了一些无法挽回的错事,也深深地伤害了

    你。我不求你能原谅我,但是我还是要再跟你说一声“对不起”。

    小柔,我之前的伤并不是秦胤泽造成的,是我没有搞清楚事情真相就冤枉了他。其

    实秦胤泽是一个很有担当的男人,为了不让你伤心难过他做了很多事情,所以你一

    定好好珍惜他,跟他一起好好过日子。

    最后我还想说,你还是我所认识的那个善良美丽的小柔,改变的是我,我再也不是

    你认识的那个风哥哥了。如果有来世,请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会守护在你的身

    边好好爱你,再也不给别人机会。

    小柔,现在我去做我应该做的事情了,我会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做回那个能够让你

    信任和喜欢的项凌风,有缘再见了!】

    看完这段长长的消息,季柔心中隐约感觉到不安,她再也顾不得项凌风是杀害她孩

    子的“凶手”,还是拿起手机拨了项凌风的电话。

    可是打过去之后,电话里传来的却是冰冷的机器声——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请稍后

    再拨。

    一次不通,季柔又打了二次三次……可是始终没能打通项凌风的电话。

    秦胤泽走来:“老婆,大家都在娱乐厅里等晚会开始,你怎么一个人躲到房间里来

    了。”

    季柔把手机递给秦胤泽:“刚刚收到项凌风发来的短信,我担心他会想不开去做傻

    事。”

    秦胤泽拿着手机,快速看完项凌风发来的短信:“经过这么多事情,他应该也明白

    了许多,他这是要好好做事了,不会做傻事的。”

    “嗯。”季柔并没有质疑秦胤泽的话,既然现在她已经是秦胤泽的妻子,她就要跟秦

    胤泽好好过日子,人家过得怎么样,再也不是她应该天天挂在心上的事情。

    秦胤泽把她搂入怀里:“季柔,过去的事情都过去了,不要再去想。咱们一起牵手

    向前看,过自己想过的日子。”

    季柔依偎在秦胤泽的怀里,伸手戳戳他的胸膛:“我想要过的日子就是快快毕业,

    自己学着打理公司,最要要就是生一个咱们的孩子。”

    又听她提到孩子,秦胤泽搂着她的手臂又是微微一僵,要他如何告诉她,不管她能

    不能生孩子,他都会好好疼她。

    “秦胤泽,你不想要孩子么?”

    “不想。”

    “为什么?”

    “这辈子我有你就足够了。”

    “可是我想要孩子。你看小离末多可爱啊。我们要是有孩子的话,一定会像小离末

    一样可爱的。”

    “再可爱也没有你可爱。”

    “秦胤泽,你……”

    季柔后面的话,被胤泽堵回了嘴里。

    “唔……”

    他霸道又强势地吻着她,吻得季柔晕头转向,早已经把孩子的事情抛到脑后去了。

    ……

    与此同时。

    闵洛城某间派出所前,谢美美接住项凌风:“风学长,只要踏进这里你这一辈了就

    真的完了,你确定真要这么做?”

    项凌风拿开谢美美的手:“谢美美,你走吧,去过你自己该过的人生。我和你永远

    都不是同一条道上的人,不要再想我了。”

    谢美美急道:“风学长,警察没有找到你杀人的证据,他们是无法抓你的,你何必

    自投落网。”

    项凌风却有着前所未有的轻松:“警察没有找到证据,但是我杀人却是事实。杀人

    偿命,天经地义。”

    谢美美还想说什么,可是项凌风已经迈着坚定的步伐往派出所走去。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1 20:45:0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1398章:番外篇,厉鹰南(1)

    砰砰——

    正在睡梦中的戴丽突然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吵醒,吓得她从床上弹坐而起,以为是

    睡梦中梦到有人敲她的门,侧耳仔细一听,敲门声还在继续,砰砰的声音,一声接

    一声,在这午夜里,让人感觉到心惊胆颤。

    天气这么冷,谁会在大半夜来找她?

    戴丽随手抓了一件外套披上,来到客厅从房门的猫眼往外看去,不看不要紧,这一

    看震惊得她披在身上的外套都给掉了。

    ——厉鹰南!

    站在她的房门外一下又一下大力拍她的房门的人竟然是厉鹰南。

    戴丽不敢相信,抬手抹了抹眼睛,再一次从猫眼往外看去。这一次她看得清清楚

    楚,出现在她的门外敲她房门的不是别人,就是那个她永远都忘记不了的男人——厉

    鹰南!

    这么冷的深夜,他怎么会来?

    由不得戴丽细想,她的动作已经打开了门,房门一开,厉鹰南高大的身影出现在她

    的眼前,因为他比她高很多,他站在她的眼前,她得仰头才看得清楚他:“你……”

    戴丽张了张嘴想问他这么晚了找她有什么事么,但是话到嘴边才发现自己紧张得根

    本无法说出一句完整的话,只能瞪大眼睛看着他。

    她看着他,他也在看着她,当接触到他阴沉难懂的眼神时,戴丽落寞地低下了头,

    他来找她肯定没有好事,她到底在奢望什么呢?

    “听说又有人想追你。”厉鹰南深邃的目光落在她的脸上,能够看清楚她每一个细微

    的表情变化,“看来不管过去多久,你的行情都还不错啊。”

    听到厉鹰南嘲讽的声音,戴丽方才缓过神,紧张兮兮道:“你别碰他!”

    厉鹰南斜靠在门边,嘴唇微微一勾,扬起一抹似笑非笑的笑容:“不准我动他?怎

    么,你对那个小子动真感情了?”

    以前想追戴丽的那些男人,不管他动谁,戴丽从来不会替那些人求情,而那个叫王

    子的毛头小子,凭什么得到这个女人的特殊照顾?

    先前厉鹰南只是随口说说,现在他有了一手撕掉那个毛头小子的想法。

    “不是。他只是我的一个朋友,我一直拿他当弟弟看待。”戴丽深知厉鹰南这个男人

    的手段有多狠,生怕他没有搞清楚事情的真相一怒之下伤了王子,所以她心急如焚

    地解释。

    她要保护王子,并不是因为她对王子动了感情,而是她把季柔、王子和猴子三人都

    当成了自己的朋友,她不能容许任何人伤了他们。

    但是戴丽并不知道,越是她在乎的人,厉鹰南就越是看不顺眼,这个世界上,他只

    允许她在乎一个男人,那个男人只能是他。

    “只是一个朋友?只是拿他当弟弟看?”厉鹰南又笑了,侧身一挤,跨进了戴丽的房

    间,“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好欺骗?”

    眼睁睁看着他进了房,戴丽却站在原地丝毫动弹不了,她和他之间早已经没有关系

    了,他这样突然跑来兴师问罪是什么意思?

    看着呆愣在门口的戴丽,厉鹰南又说:“把门关上。”

    他让她把门关上,戴丽立即把门关上,一点都不敢不听他的话:“他不过是一个二

    十岁出头的毛头小子,平时爱跟我看玩笑,他和我一样,也是把我当姐姐看。”

    戴丽越是着急解释,厉鹰南就越是不爽,深邃的眸子里闪过一道冷光:“你应该很

    清楚,我要弄死那小子,比捏死一只蚂蚁还要容易。”

    戴丽急了:“厉鹰南,我都跟你说了,他只是我的一个朋友,我跟他之间并没有什

    么。以前没有,现在没有,以后也不会有。”

    “原来你还知道我叫厉鹰南呢,我还以为你早已经忘记了。”厉鹰南回头,咧开嘴笑

    了,那笑容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无害的大男孩,但是戴丽知道这只是表面现象,这个

    男人的内里比表面可怕多了。

    戴丽咬了咬唇,战战兢兢地问道:“厉鹰南,我知道你是青帮的少主,我知道你想

    弄死一个人比捏死一只蚂蚁还要容易,但是我求你,求你放过他行么?”

    厉鹰南仍然轻轻一笑:“我又不是做慈善的,你求我,我就要放人?”

    好说没用,戴丽也火大了:“那你告诉我,你到底想干什么?”

    厉鹰南一步步逼近她,把她逼到墙角里,一手捏住她的下巴,似玩笑似认真地说

    道:“如果我说我想干你,你会不会成全我?”

    他的话深深地刺疼了戴丽的心,疼得她额头冷汗涔涔,可是她却咬着唇把所有的不

    甘与委屈咽下了肚子里。因为她清楚了这个男人今天来的目的,这些年他偶尔兴起

    的时候就会来找她,让她“侍候”他。

    可是,今天戴丽不想随了他的愿,不想再与他保持这样不清不楚的关系:“滚!从

    这里滚出去!永远不要再出现在我眼前,不要让我再看到你!”

    戴丽今天的表现,厉鹰南还算是满意,可是又并不是很满意,他在戴丽的怒视下掏

    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我看有个姓王的小子不顺眼很久了,什么时候把他请出

    来喝两杯茶。”

    这个喝茶是什么意思,别人可能不懂,但是戴丽在厉鹰南身边那么多年,她不会不

    懂,她急得扑过去想要抢过厉鹰南的手机,奈何她的身高与厉鹰南相差实在是太

    大,厉鹰南把手机往头上一举,轻轻松松就躲过了她。

    戴丽焦急地吼道:“厉鹰南,我都说了我跟他没有关系,以前没有现在没有,以后

    更加不会有,你到底还想怎样?难道非要逼死我,你才满意么?”

    厉鹰南却突然低头咬住了她的耳垂,在她的耳边暧昧低语:“宝贝儿,想要我放过

    那个小子,那要看你怎么做了?”

    戴丽明白厉鹰南想要什么,再说了,又不是没有让他给碰过,多碰一次又有什么关

    系,就在厉鹰南暧昧的注视之下,戴丽颤抖着手一颗颗解开了睡衣的纽扣……

    “宝贝儿,原来不管过去多久,你骨子里的低贱因子还是改变不了。”嘴里骂着她,

    可是厉鹰南手上的动作却一刻也没有停下。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1 20:45:3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1399章:番外篇,厉鹰南(2)

    戴丽忍住内心的波涛汹涌,任由厉鹰南抱着她一次又一次尽情地做尽他想做的事

    情,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终于停了。

    戴丽还未从激情中缓过神,他便一把将她推开,力道之大,大得让她重重地撞在了

    沙发的靠背上,背部也是狠狠一疼。

    当他离开时,她本能地想他靠过去,他却果断起身,理了理微乱的衣服,留下一句

    话便转身离去:“明晚八点,来橙心。”

    砰——

    房门被重重甩上,甚至有回音。

    人去房空,空气中还有激情过后的气息,可是那个男人却潇洒地离开了,戴丽卷缩

    在沙发上的身体也是轻轻一颤。

    他人走了,走得那么果断干脆,她的心也随着他的离开而空落落的,仿佛再也找不

    到安定的位置,那颗明明想爱也不敢再奢望爱的心。

    他离开前,让她明晚八点去橙心。

    橙心,一个听起来很文艺的名字,但是知道的人都清楚那是青帮的地盘,一般人都

    不敢靠近,戴丽隐约知道厉鹰南叫她去那里想要干什么,却假装不知道,假装一切

    都没有发生过。

    但是她又明白,并不是她装着没有发生就没有发生,有些事情发生过不是发生过

    了,再也回不到从前。比如她和厉鹰南,比如季柔和项凌风。

    ……

    次日晚八点,虽然十分不愿意来橙心,但是戴丽还是来了,并且还特意打扮了一

    番。她平时也是不打扮得漂漂亮亮不出门,但是今天她却有别的目的,不管任何时

    候,她都希望自己能够光鲜亮丽地出现在厉鹰南眼前,绝对不能再让他瞧不起她。

    青帮的地盘随时都有人看守大门,她正想报名身份,看门之人便示意她可以进去,

    显然看门的人员是接到了上头的指示。

    “戴小姐,您请跟我来。”有青帮的人员前来领路,这个人戴丽认得,他就是以前常

    常跟在厉鹰南身边的黄寒。

    戴丽跟着那人进了电梯,来到了橙心顶楼的,还没有达到目的地,便听到了一阵阵

    吵闹声:“他妈的,牛华那小子竟敢跟我们青帮抢生意,看来他是不想混了。”

    一名男人厉声吼过之后,又有人接了话:“那小子敢正面跟我们斗,只要鹰少一句

    话,我就把他拎来给大家当牛骑。”

    这人话落,引得在场的人哄堂大笑,但是随着厉鹰南的一声轻咳,所有人都止住了

    笑声,个个望着厉鹰南:“鹰少。”

    秦胤泽狠狠吸了一口烟,一把把烟头按在坐在他身旁一名男子的大腿上:“我们青

    帮什么时候养了你们这一群只会说不会做的废物了?”

    男子被烟头所烫,疼得身体直抽搐,可是他并不敢表现出来,还是陪着笑脸:“鹰

    少,兄弟们不是只说说,大家都在等你的吩咐。只要你一句令下,我们马上就能把

    人拎过来。”

    厉鹰南眉头一挑,凌厉的目光把在场的人一一扫了一遍:“什么事情都要我吩咐,

    那我还要你们这些人来干什么?养着你们白吃干饭?你们以为我厉鹰南是做慈善的?”

    所有人都沉默了,谁都不敢再接话,但是坐在厉鹰南左手边一名姿色还不错的女人

    娇滴滴地往他的身上靠去:“鹰少,我敬你喝一杯,千万不要因为这些人气坏了身

    体。”

    浓烈得刺鼻的脂粉味窜入厉鹰南的鼻息之间,他本能就想推开这个令他恶心的女

    人,但是眼角的余光瞟到了被人带到门口的戴丽。

    就在这刹那间,厉鹰南立即改推的动作为拉,一把就把娇滴滴的女人拉进怀里:

    “宝贝儿,还好有你在。今晚想办法把本少爷侍候高兴了,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

    女人全身心都在想着要怎样讨好厉鹰南,自然没有注意到厉鹰南微妙的心理变化,

    还自以为自己被这个尊贵的男人看中了,内心一阵得意狂喜。

    来这里之前,还有人告诉她厉鹰南这个男人阴晴不定不好接近,但是如今看来他跟

    普通男人并没有什么区别,还不是逃不出她的手掌心。

    以前那些女人不能接近他,只能说明那些女人不够漂亮,只要像她这样足够漂亮,

    足够温柔,就算是厉鹰南又如何?

    怀里抱着女人,但是厉鹰南的目光注意的还是出现在门口的戴丽,他多想门口的戴

    丽冲过来打他骂他甚至赶走他怀里的女人。

    可是戴丽那个并没有,她没有任何激动的反应,只是微微低下的头,让他看不到

    她,自然更不知道她的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他更加不会知道,戴丽的心里到底会

    不会有那么一点点在乎他。

    戴丽低垂着头,狠狠地咬了咬嘴唇,努力忘记他昨晚要她时的霸道,努力忘记他昨

    晚在她耳边一声又一声的低吼声。

    可是她越是努力想要忘记,脑海里就出现一些让她害怕的画面,仿佛这个男人抱着

    除她以外的女人做着和她做过的事情。

    害怕,恶心,反胃,种种感觉在戴丽的胃里翻腾,让她恶心得想吐,偏偏又在这个

    时候,她又听到了厉鹰南的声音:“宝贝儿……”

    不远处,男人正在用叫过她的称呼叫另外一个男人,同样的称呼,但是那语气,那

    声调却比叫她的时候不知道温柔了多少倍。

    “宝贝儿,门口那个女人是谁?是你的姐妹?”厉鹰南的声音再度传到戴丽的耳里,

    “不如把她叫进来一起玩。”

    女人想说不是,但是却发现厉鹰南没有给她说不的机会,她只好点点头:“只要鹰

    少你喜欢,你想要多少我的小姐妹,她们都可以过来陪你。”

    “真乖!”厉鹰南看着戴丽,戴丽却在这个时候抬起了头,愤怒地瞪着他,“厉鹰

    南,你叫我来就是故意恶心我是不是?对不起,你想玩什么人,你玩就是,本小姐

    没有兴趣陪你。”

    厉鹰南松开怀里的女人,勾唇轻笑:“这脾气还挺火爆。”

    女人并不知道厉鹰南的笑意味着什么,还往他的怀里扑去,试图趁机想要赶走那个

    抢走厉鹰南的注意力的戴丽:“鹰少,这样不识好歹的女人,让人赶走算了,别让

    他坏了你的好兴致。”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2 21:36:1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1400章:番外篇,厉鹰南(3)

    厉鹰南一把将扑向他女子推开,厉斥一声:“给老子滚蛋!”

    女子还沉浸在被厉鹰南看中的喜悦之中,眨眼之间便被厉鹰南推开,一时之间吓得

    脸色苍白,站也不是,坐更不敢,半蹲着可怜巴巴地望着厉鹰南:“鹰少……”

    “要本少爷让人请你出去?”厉鹰南这人脾气来就不好,尤其对这种投怀送抱的女人

    更是从来不懂得怜惜,刚刚若不是戴丽出现,他早把这女人赶走了。

    虽然好不容易才抱上厉鹰南这颗大树,但是对方如此凶狠又阴晴不定,就是再给一

    千个胆子给这女人,她也不敢留下,在厉鹰南的怒声中,她拖着虚软的腿仓皇而逃。

    在逃跑时女人也没有忘记多看了门口的戴丽一眼,凭女人的直觉,她能够感觉得到

    厉鹰南对门口的这个女人是不同的,或许这就是别的女人无法接近厉鹰南的真相。

    此时此刻,女人也真真信了其它姐妹说的话,厉鹰南这个男人果然是阴晴不定,难

    以靠近。

    ……

    刚刚还一口一声宝贝儿地叫着,转眼间就让人滚蛋,果然还是戴丽所熟悉的那个厉

    鹰南,前一刻可以抱着她温存,后一刻就能翻脸不认人。

    就在戴丽发呆时,厉鹰南的声音再度传到她的耳里:“还不滚过来,难道还要本少

    爷请八抬大轿去抬你进来?”

    戴丽知道惹不起这个男人,乖乖来到厉鹰南的身边,她刚走进他,就被这个男人长

    臂一伸接进怀里抱着,戴丽吓得失声尖叫:“你想干什么?”

    “我想干什么?难道你还不知道?嗯?”他的声音,暧昧又低沉,听得戴丽心慌意

    乱,在场还有这么多人,要是这个男人……

    只是想到他可能做的事情,戴丽就害怕极了,两只手赶紧往他胸前一挡:“求你放

    过我好么?我惹不起你,我都尽量躲着你了,你还想怎样?”

    “滚出去!”厉鹰南又是这么一句冷冷的话,戴丽挣扎着就要起身,奈何男人的臂力

    太大,让她无法挣脱不说,还被他抱得更紧,“你想走?想去那个小白脸的怀抱里?”

    “是你让我滚,我按你的话滚,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话已经说完,戴丽才发现厉

    鹰南这声滚不是让她滚,而是让在场的其它人滚。

    待所有人出去,厉鹰南方才松开她,他优雅地翘起二郎腿,点燃一支烟吞云驾雾起

    来,抽了两口,他递了一支给戴丽。

    戴丽也不客气,他递给她,她就接下,拿起打火机点燃烟学着他的样子抽了两口,

    看到她真抽,厉鹰南又一把摘掉她的烟按进烟灰盅里:“你他妈不知道抽烟有害健

    康?”

    “我不知道。”戴丽倔强道。他既然知道抽烟有害健康,还抽那么多,他以为他身为

    青帮的少主,病魔就会对他网开一面?”

    厉鹰南恶狠狠地瞪着她,这个女人一天到外面招蜂引蝶,从不守妇道,要不是他盯

    着,估计她早跟别的男人跑了。

    他怎么就认定这么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了。

    想到自己如此犯贱,厉鹰南烦躁地把烟头灭掉:“我们谈笔交易。”

    交易?

    他和她有什么交易可谈?

    厉鹰南抓了抓头,不耐烦道:“回到本少爷的身边,继续做本少爷的女人。”

    戴丽想啊,想回到他的身边,可是这几年来不是他一直对她避而不见么?今天他突

    然找到她,又提出这样的要求,他到底是哪根神经搭错了?

    戴丽没有回答,厉鹰南又点燃一支烟,狠狠抽了两口,道:“我没有给你说不的权

    利,不管你答应也好不答应也罢,这件事情我说了算。”

    他,还是她认识的那个独断的厉鹰南,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他总是霸道得替她做一

    切决定,不给她任何说不的机会。

    可是……她却不再是以前的那个他认识戴丽了,以前那个戴丽,不,不是戴丽,以前

    那个叫戴欣妍的女人已经死了。

    戴丽真诚道:“厉鹰南,我很快就要年满三十了。你知道女人年满三十意味着什么

    么?你不知道,那我来告诉你。女人年满三十意味着美丽的容颜会渐渐老去,要再

    找一个好男人就越来越难了。”

    厉鹰南剑眉一挑,怒道:“戴欣妍,你他妈还想找别的男人?你有胆就尽管去找试

    试,你找一个老子弄死一个,你找一双老子弄死一双。”

    “我想说的是,男人三十正是花一样的年纪,你还玩得起,而我已经没有时间陪你

    玩了。”如果他想要她跟他在一起,她希望是一辈子,要一辈子不分开的那种,而

    不是他高兴了就“宠幸”她,不高兴了便把她一脚踹开。

    “谁他妈要跟你玩了?”他什么时候跟她玩了,从他十九岁那年认识这个女人开始,

    他就是认真的,是这个女人从来没有把他放在心上。

    “那你想怎样?”如果连玩都不是了,难道他还想她做他见不得光的情人?他晚上可

    以抱着她,白天可以抱着别的女人?

    如果真是这样,很抱歉,她做不到。她无法眼睁睁看着他抱着别的女人而做到无动

    于衷。

    “我想怎样?”她还想他怎样?他都已经把她找来低三下四地跟她求复合了,可是这

    个女人竟然跟他装傻,还 问他想怎样。

    妈的,真想一把捏死她。

    看到他烦躁得想打人的样子,戴丽不自觉地往后缩了缩。

    “滚!”这个女人的表现气死他了,他只有在彻底被她激怒之前赶走她,不然他也不

    知道再跟她聊下去,他会对她做什么。

    戴丽立即起身,像逃命一样逃跑。

    看到她逃命的样子,厉鹰南烦躁地拿起手机拨打一个电话号码,那边刚刚接通,他

    就大声吼道:“谁他妈告诉我,只要我主动求合,她就能回到我的身边?”

    电话里传来秦胤泽不冷不热的声音:“你再这么凶巴巴的,别说是一个女人,就是

    我也不想再接到你的电话。”

    然后,那边就挂了电话,气得厉鹰南把手机扔了出去:“该死的!本少爷帮了他那

    么大的忙,他现在娇妻在怀活得逍遥快活,就不管本少爷是不是处在水深火热之中

    了。”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2 21:36:4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1401章:番外篇,厉鹰南(4)

    刚刚过完春节,闵洛城还是很冷,能呵气成冰的那种冷。

    尤其是现在,已经是晚上九点了,气温比白日里又下降了十来度,戴丽刚刚走出大

    门便感觉到扑面而来的冷空气像利刀一样划在她的脸上。

    要不是厉鹰南那个王八蛋没事找事,这么晚了她肯定窝在家里开着暖气里看一些没

    有营养的电视剧,哪会出门找这种罪受。

    戴丽立即裹紧羽绒服,来到路边准备打车,这么冷的天出租车本就少,偶尔路过的

    出租车又是载着人的,她足足等了十几分钟,都没能等到一辆空的出租车。

    这时,揣在包包里的手机又响了,戴丽动作笨拙地掏出手机,看到来电之人是季

    柔,她刚刚想要滑动接听键接听,谁料还有百分之六十几的手机冷得关机了:“靠!”

    向来非常注意形象的戴丽也被气得爆了粗口,要是因为手机关机这事让季柔误以为

    她遇到什么危险,季柔那小丫头不得担心坏了。

    戴丽正想把手机放回衣兜里暖暖再开机,一辆摩托车飞奔而来,在她的身旁减速,

    一把拽下戴丽肩上的包包,瞬间加速跑走了。

    戴丽包包被拽下,还好她及时放了手,人没有被拖走,但是也因为惯性往前跑了几

    步,又因为地上太滑,她穿的是高跟鞋,不出意料栽了个跟头。

    “妈的!”戴丽想爬起来,才刚刚使力发现脚扭了,疼得她呲牙咧嘴,然而下一刻,

    她却被一双有力的大掌扶起,同时跌入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厉鹰南指着手下的人骂道:“给本少爷追,给你们十分钟把人追回来。敢抢老子的

    女人,他们问过本少爷的意见?”

    这个男人竟然为了她发这么大的火,戴丽已经有很久很久没有感受到这种“恩宠”

    了。不管他出气是因为他大男人主义的面子,还是别的什么,她都不想计较,只想

    好好感受一下他霸道的温柔。

    谁料就在戴丽感动到一塌糊涂的时候,又听得厉鹰南更大声的吼骂声:“戴欣妍,

    你这个女人到底还有没有一点屁用?本少爷一会儿没看着你,你他妈就能让人抢

    了。难道你不知道这大半夜的,打扮得花枝招展会让人抢?”

    “是啊,我就是知道打扮得花枝招展会引人抢所以才这样打扮的。”还没有享受到他

    的温柔,又被他凶巴巴地吼。

    戴丽试图推开他,但是推不开,又听到他大声骂道:“脚扭了还推我,想死啊!”

    本来让人抢了,又受了伤,心里就比平时要脆弱得多,这时还被这个不知道体贴的

    男人一阵凶,戴丽难受得眼泪夺眶而出。

    可是她又不想在这个男人面前表现出她的懦弱,一把抹掉泪水:“我就是想死!死

    了多好啊,死了就再也不用看你这张让人讨厌的嘴脸了。”

    “本少爷哪里让你讨厌了?”这辈子除了他妈,他还从来没有对哪个女人这么用心

    过,这个女人竟然敢说他讨厌。

    厉鹰南二话不说,一把将戴丽拦腰抱起,抱着她又回到了刚刚那间房间,房间已经

    打开通了风,没有刚刚刺鼻的酒味跟烟味了。

    厉鹰南重重将她放在沙发上,一句话不说又出去了,出去的时候他自己给了自己一

    耳光:“既然还在乎那个女人,就给老子温柔一点,难道看到她流泪,你他妈开心?”

    戴丽脚扭伤了,不能自己走,也害怕再遇到抢匪,现在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在这里

    等,只有等到天亮再回去吧。

    等待的过程总是难熬的,戴丽拿起手机开机,想给季柔回个电话报平安,才刚刚开

    机,厉鹰南又推门进来了,以为他已经生气走了,没有想到他还会回来,戴丽吓得

    手一抖,手机掉在了地上。

    她想弯腰去捡,却又让厉鹰南呵斥住:“好好坐着!再动一下试试看。”

    戴丽吓得坐着不敢动了,厉鹰南害怕她再哭,别扭地放柔了一些声音:“你的脚扭

    伤了,再动可能会伤到筋骨。”

    戴丽喃喃道:“要你管!”

    厉鹰南把手中的箱子放茶几上一放,再坐到戴丽身边,一手抓住她的脚脱下她十来

    公分高的高跟鞋从窗户上扔了出去。

    戴丽气得咬牙:“你……”

    厉鹰南:“以后不准穿高跟鞋了。”

    戴丽:“凭什么?”

    厉鹰南手握着她的脚,先捏了捏,再一个用力一扭,在戴丽疼得尖叫一声的同时,

    又听得他说:“就凭我是你的男人,你是我的女人,我的话就是圣旨。”

    戴丽:“……”

    叮铃铃——

    戴丽掉在地上的手机忽然响了,她再度弯腰想去捡,厉鹰南的动作却比她快一步,

    她看到是季柔打来的电话:“把手机给我,我接电话。”

    厉鹰南把手机放茶几上,接听的同时还按下了免提,刚一接通,手机里就传来季柔

    的声音:“戴丽姐,我听说厉鹰南找你了。”

    生怕季柔说漏了什么消息,戴丽想抓回手机,再一次被厉鹰南抢了先。

    戴丽没应,那边的季柔便继续道:“戴丽姐,既然还喜欢他,放不下他,他来找你

    的话,就好好把话跟他说清楚吧。说清楚了,不管他怎么想,至少你努力了,不会

    给人生留下遗憾。”

    戴丽急道:“小柔,不是,你别说了。”

    季柔哪里晓得手机在厉鹰南手上啊,以为是戴丽想不通,她便继续劝道:“戴丽

    姐,你跟我说爱一个人就要好好珍惜他,不要错过了再后悔。现在机会又来到你的

    眼前,你不要再错过了。”

    戴丽说:“小柔,不是,你先别说了,改天见面再说。”

    季柔说:“戴丽姐,这些话都是你劝我的。你劝我的时候想得那么明白,为什么到

    你自己,你就想不明白了呢?既然还喜欢他,那就跟他说明白吧。”

    话,已经听得差不多了,厉鹰南挂了电话,回头一脸得意地看着戴丽:“戴欣妍,

    你喜欢我?你他妈竟然喜欢我。”

    戴丽想说不是,但是话到嘴边又说不出口,她就是喜欢他,这是不争的事实。

    厉鹰南高兴得尾巴都快翘到天上去了:“你喜欢我就早说啊,本少爷很好追的。”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3 19:25:1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1402章:番外篇,厉鹰南(5)

    戴丽:“……”

    厉鹰南这人哪里好追了?

    这些年来,他从来不正面出现在她的眼前,却总是找她的麻烦,让她没有过上一天

    舒服日子,他哪里来的脸说他好追的。

    厉鹰南又道:“快说。”

    戴丽:“说什么?”

    厉鹰南:“你说说什么?”

    戴丽:“我先走了。”

    厉鹰南:“你走出这个门试试。”

    戴丽:“你到底想怎样?”

    厉鹰南:“说你喜欢我。”

    戴丽咬了咬牙,但是谁让这个男人说的是事实,季柔说得没错,既然忘记不了他,

    那就大声告诉他吧:“是,我是喜欢你。这些年,我想过无数办法将你忘记,但是

    就是忘记不了。”

    戴丽这番话听得厉鹰南热血澎湃,但是偏偏他还装模作样地掏了掏耳朵:“说大声

    点,刚才耳朵堵住了,没有听到。”

    厉鹰南是想多听听戴丽亲口说喜欢他,但是他的话听到戴丽的耳里就变了味道,仿

    佛他是故意为难她,似乎想要把她狠狠踩在脚底,他才能满意。

    戴丽咬了咬唇,把委屈咽下,起身就想走,不出意外,厉鹰南手一伸就把她抓了回

    来:“让你多说一遍喜欢我会死么?”

    戴丽挣扎:“放手!”

    厉鹰南:“本少爷都说了本少爷很好追的,既然你都亲口说你喜欢我了,我再放

    手,那不是显得本少爷说话不算话了。”

    戴丽:“厉鹰南,你到底想怎样?”

    厉鹰南:“我当然是答应你的追求了。”

    戴丽:“你说什么?”

    厉鹰南:“耳朵聋了?”

    戴丽:“你刚刚说什么?”

    厉鹰南:“我说我答应你的追求了,从今以后我就是你的男朋友,也是你未来的老

    公。”

    戴丽:“……”

    她不是在做梦吧。

    她等了他那么多年,想了他那么多年,就在她彻底失望时,他来到她的身边,撩

    她、勾她、引她,还说答应做她的男朋友了。

    为了确认自己不是在做梦,戴丽伸手在自己的大腿上狠狠掐了一把,会疼,那就证

    明她并不是在做梦,今天所发生的一切都是真的。

    厉鹰南是真的找她了,并且还答应回到她的身边。

    幸福来得太突然,突然得让人不敢相信,戴丽紧紧抓着厉鹰南的衣服,道:“厉鹰

    南,你再说一遍给我听听。”

    厉鹰南:“戴欣妍,你别得寸进尺!”

    戴丽小心翼翼问道:“那你喜欢我么?”

    厉鹰南眉头一挑:“戴欣妍,你这个女人向来不是自诩聪明,怎么遇到我的时候你

    脑子这么不开窍了。要是本少爷不喜欢你,本少爷这些年管你那些屁事是吃多了撑

    的?”

    原来,他们彼此心中都有彼此的存在,只不过因为谁都不愿意先踏出一步,所以让

    他们两人错过了这么多年,痛苦了这么多年。

    原来,他还是那个爱着她宠着她的厉鹰南,也是她爱着的忘记不了的那个厉鹰南。

    堆积在心里多年的那个结,因为两个人的坦陈,瞬间烟消云散。

    戴丽窝在厉鹰南的怀里,轻轻地蹭了蹭:“那你也直说你喜欢我。”

    厉鹰南:“本少爷喜欢你。”

    戴丽抿抿唇,轻轻地笑了,笑容慢慢地越来越灿烂,美得像一朵刚刚盛开的花儿一

    样,看得厉鹰南心痒难耐,抱着她就吻了起来。

    厉鹰南正吻得起劲,有人突然闯门而入:“鹰少,抢戴小姐的抢匪抓回来了。”

    “妈的,你们眼瞎是不是?不知道本少爷正在办正事?”抓回来就抓回来了,偏偏要

    在这个时候来打扰他,厉鹰南想砍人的冲动都有了。

    “鹰少,我马上滚出去。”报告之人哪晓得房间里是这样的光景,要是早知道就是给

    他一万个胆子,他也不敢闯进来。

    厉鹰南吼道:“兴致都让你们坏了,先把人弄进来。”

    “是。”来人赶紧招人,让身后的人把抢匪带进来。

    两名抢匪知道惹到了不该惹的人,早就吓得屁滚尿流了,刚被人丢进门,便跪在地

    上大声求饶:“鹰少,是我们有眼不识泰山,还请你高抬贵手。”

    厉鹰南点燃一支烟,走到两名绑匪跟前:“有眼不识泰山?那也要你们俩有眼睛才

    行。你们俩确定你们有眼睛?”

    两名抢匪连连说道:“是是是……是我们无眼,还请鹰少看在我们无知的份上饶了我

    们这一回,以后我们随时听你调遣。”

    厉鹰南缓缓蹲下身,将烟头烫按在一名抢匪的手背上:“刚刚我不小心手抖了一

    下,烟头掉你手背上了,你会怪我么?”

    即使手背已经被烫伤,但是抢匪也不敢喊一声疼,还要陪着笑:“我们抢了不该抢

    的人,鹰少你惩罚我们是应该的。”

    “是么?我惩罚你们是应该的?”厉鹰南缓缓起身,给了手下一个眼神,便有两名手

    下上前,一人抱住两名抢匪的脚,用力一扭,关节错位了。

    好好的脚,被扭得错位,但是两名抢匪还是咬牙忍着,一个疼字都不敢喊,因为他

    们都知道惹到了青帮的少主,这样的惩罚已经很轻很轻了。

    厉鹰南又说:“把这两人交给警察局,再让陈警官查查他们以前有没有案底。如果

    有,该怎么关就怎么关,别让我再看到他们。”

    “是,鹰少。”手下人听命把人带走。

    房间的闲杂人等离开,厉鹰南重新回到戴丽身边,看到戴丽呆呆地看着他,他不满

    道:“怎么?这么点事情就吓到你了?”

    戴丽没有吭声,而是仔细打量着他。

    戴丽不吭声,厉鹰南认定她是害怕他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本少爷一直以来都是

    这样的一个人。”

    谁料戴丽却摇了摇头,又对他笑笑:“谢谢你为我出气!”

    厉鹰南又高兴了:“谁他妈让我是你的男人呢,我不帮你出气,难道还等那个乳臭

    未干的毛头小子来为你出气?”

    戴丽说:“厉鹰南,我真的一直把王子当弟弟看待,以后你不准再怀疑我。还有,

    你为我出气我很高兴,但是以后咱们能不能尽量别私下泄愤,这种抢匪抓到交给警

    察就好了。”

    厉鹰南却没有再接话,而是一把将戴丽抱起。

    戴丽急急道:“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

    厉鹰南说:“等我吃饱了,你有力气再说。”
    老铁!还在找"老公回家暖被窝"免费小说?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3 19:26:3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1403章:番外篇,厉鹰南(6)

    这一夜,戴丽真正知道了厉鹰南这个男人有多“饥渴”,用他的话说,以前他是害怕

    吓到她,没有用尽全力,昨晚才是他正常的表现。

    正常表现?

    这个男人又不是禽兽,这是他的正常表现,那他的不正常表现还会怎样?

    会成为战斗机中的战斗机?

    就在戴丽的怒视中,厉鹰南又凑过来了,在她的耳边吐着温热的气息:“小甜心,

    起床还是继续,你选择!”

    戴丽忍着浑身的疼痛,立即翻身下床,离他远远的。

    卸下浑身的刺的戴丽看起来特别可爱,惹得厉鹰南大笑不止:“傻东西,快去洗

    刷,一会儿我们出发去机场。”

    戴丽:“这么冷的天去机场干什么?”

    厉鹰南说:“秦家大少爷要带着老婆回江北去养病了,这一去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再

    回江北,我作为他的同学,怎么也得去送送他。”

    听厉鹰南提到秦胤泽,戴丽忽然想到了什么:“厉鹰南,当初让我丢掉空姐那份工

    作是不是你在背后搞的鬼?”

    厉鹰南耸耸肩:“我只不过帮了一点小忙,真正动手脚的人并不是我。”

    戴丽抓起枕头就砸向他:“厉鹰南,你到底还有没有人性?你又不是不知道那份工

    作对我来说有多重要,你竟然还在背地里搞鬼。”

    厉鹰南丝毫不觉得自己有做错什么:“反正有我在又饿不死你,那份工作丢了又怎

    么样?我看你看重那份工作,是因为国际航班让你勾搭的金主多。”

    戴丽狠狠瞪他:“你……”

    厉鹰南:“乖,快去洗漱,别再我眼前晃来晃去,不然我也不知道自己还控制得住

    不。”

    再来,会要了她的老命,戴丽赶紧逃去洗手间,身后再度传来厉鹰南毫不掩饰夸张

    笑声。

    ……

    机场。

    因为天气的原因,秦胤泽的旧疾时不时还会发作,每每看到他发病,季柔就担心得

    不得了,在她的耐心劝导之下,秦胤泽终于答应她回江北去养病。

    今天便是他们一起回江北的日子。

    彭山开的车送他们夫妻到机场,想到又要许久看不到主子,彭山又是一脸的惆怅,

    不过想到主子下次回来病就痊愈了,他又是开心的,开开心心帮着提行李。

    外面风大,刚刚下车,季柔帮秦胤泽拉了拉外套:“这么大个人了,还不知道好好

    照顾自己。”

    秦胤泽抓住她的手:“因为有你。”

    季柔嫌弃道:“你要是再生病给我看,我保证都不理你了。”

    秦胤泽笑道:“我这不是听你的话回江北养病去了,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登机时间

    不多了,我们先过安检再说。”

    季柔说:“总之你要听我的话。”

    秦胤泽轻笑道:“好,老婆大人说什么就是什么。”

    季柔轻轻捶了他一拳:“就你嘴甜。”

    他们正要过安检,厉鹰南带着戴丽赶到了:“秦大少爷,要回江北怎么也不跟我打

    声招呼,我都差点没来得及送你。”

    秦胤泽和季柔同时回头看来,季柔热情地跟戴丽打招呼:“戴丽姐,你来送我?”

    戴丽点头:“听说你要去江北,我当然要来送送你。”

    厉鹰南指指自己:“秦大少爷,我在问你话,你还没有回答我。”

    秦胤泽的表情则是冷冷的,仿佛不欢迎厉鹰南来送他们:“我没有跟你打招呼,你

    还不是知道了,我说不说有关系?”

    厉鹰南一手搂着戴丽的一腰,炫耀似地说道:“也是,谁让我的消息就是那么灵通

    呢?老婆,你说你老公我是不是很厉害?”

    戴丽抬手撞了他一下,试图让他放开她,但是厉鹰南就是不放手:“老婆,我在问

    你话呢,你还没有回答我,就想跑哪里去?”

    戴丽无奈,只好点头:“是,你最厉害了。”

    厉鹰南得寸进尺道:“今晚我会更厉害的。”

    戴丽:“……”

    得到满意的效果后,厉鹰南这才放了手:“去吧,跟你的小姐妹说几句悄悄话,我

    也有两句话要跟秦大少爷说说。”

    戴丽和季柔早就想说说姐妹间的知心话了,两女人立即走到了一旁,而秦胤泽又是

    冷淡地说了一句:“我并没有话要跟你说。”

    厉鹰南难得正色道:“难道那件事情你打算瞒季柔一辈子?”

    秦胤泽:“闭嘴!”

    厉鹰南要是真会闭嘴,那他就不叫厉鹰南了,他又说:“伤害项凌风的人是季柔的

    老爹,这是事实,你就忍心让她一辈子都不知道真相?”

    秦胤泽脸色一沉:“我让你闭嘴,你没有听到?”

    厉鹰南说:“说实话,我能明白你的用心,你不想破坏季柔心中父亲的高大形象。

    既然你已经决定了,我也不会乱说。”

    秦胤泽回头,看到不远处正和戴丽聊得火热的季柔,她好不容易才从项凌风的阴影

    中走出来,无论如何他都不会再让任何人任何事伤害到她。

    秦胤泽看季柔时,季柔感觉到了他的目光,也回头看来,对他抿唇笑笑。秦胤泽对

    她也笑了笑,方才回头看向厉鹰南:“厉鹰南,我非常严肃地警告你,这件事情你

    最好烂在肚子里,不然别怪我不念同学旧情。”

    厉鹰南也懂了,举手说道:“OK!只要你决定了的事情,我也会尊重你的意见,绝

    对不会乱说一个字。”

    “你们决定什么了?”季柔和戴丽走了回来,问话的是好奇心特别重的季柔。

    “我和我老婆决定结婚了。”厉鹰南又把戴丽拽到身边搂着,“等着你们从江北回来

    时我们再摆喜酒,你们一定要赏脸来参加我们的婚礼。”

    “戴丽姐,恭喜恭喜啊!”季柔开心地笑着,看到戴丽能够找回心爱的男人,她仿佛

    比戴丽本人还要开心,要不是快登机了,她一定会去买烟花庆祝。

    “小柔,我还没有答应他呢。”戴丽难得不好意思。

    “你敢不答应!”厉鹰南沉声道。

    “戴丽姐,我先陪秦胤泽回江北养病,等他养好身体,我们一定来参加你的婚礼。”

    季柔也知道戴丽的不答应没有关系,因为戴丽的心啊早就飞到厉鹰南的身上了。

    “嗯。”戴丽点点头。

    “好了,快登机了。”秦胤泽连再见都没有说,搂着季柔就走,季柔边走边回头对戴

    丽挥手,“戴丽姐,好好保重哦。”

    “小柔,你也保重!”戴丽温柔一笑,但是笑着笑着却哭了,看到好姐妹幸福,自己也得到了幸福,这一辈子没有白走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网络文学  

GMT+8, 2017-10-21 09:27 , Processed in 0.033590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