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veBook.com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楼主: syzx

<<天影>>阴阳分天地,五行定乾坤。作 者:萧鼎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七百一十八章 疯子的人生

  一路过来,尸体最多的地方是在浮云司大殿前方那一片地,层层叠叠、血流成河的,几乎是惨不忍睹,哪怕是向来心肠刚硬的陆尘和什么都不在乎的阿土,都不想在那边多呆和仔细查看。

  相比起浮云司大殿那边的惨状,昆仑殿这里却意外的平静,建筑基本完好不说,地上都没看到有多少具尸体,显然不知是出于什么原因,这座大殿并没有成为真仙盟内战的主战场。虽然,昆仑大殿是众所周知的天澜真君居所,也是浮云司中最重要的地方之一。

  陆尘向四周看了看,犹豫了一下,便向着昆仑大殿走去,与此同时,他头顶的那片天空里,那个庞然大物的阴影仍然还在不停地向着这里靠拢过来。虽然速度不快,但仍然可以看出,正在逐渐接近。

  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血腥气以及让人心跳加速的恐惧,大门“吱呀”一声打开了,然后陆尘就看到了那座熟悉的大殿上,果然有一个他所熟悉的身影坐在那个只属于他一个人的莲花宝座上。

  天澜真君坐在那个高高在上的位置上,面色灰败,正不停地咳嗽着。

  这并不寻常,陆尘几乎是立刻感觉到了,往昔里以天澜真君的道行神通,几乎从不可能有病痛在他身上发生,现在如此,多半便是之前在那一场微妙且凶险无比的召唤大法中,施法失败,然后受到了力量反噬。

  “咳咳咳……”天澜真君激烈地咳嗽着,中间好不容易喘息了片刻,抬起头来向陆尘所站的门口看了一眼。

  虽然隔了一段距离,但是陆尘还是一眼看到了他的脸,五官崩裂,鲜血流淌,道骨仙风早已不在,却是隐隐有金纸之色。

  陆尘凝视着他,天澜真君也坐在莲花宝座上看着他,过了一会后,陆尘走进了大殿,阿土跟在他的身边,在跨过门槛后,陆尘随手将那扇厚重的大门,在身后关上了。

  “没必要。”天澜真君忽然开口说了一句,道,“这山上除了咱们两个,已经没活人了。”

  陆尘沉默了一会,道:“死人太多了,看着恶心。”

  天澜真君的耳边流下一道血痕,但他的脸上却是露出了一丝笑意,笑道:“哦?你居然还会恶心?我本以为你在魔教那么多年,早就习惯这些事情了。”

  陆尘缓缓地向莲花宝座走去,口中说道:“死人太多了,还是不一样的。”

  天澜真君似乎感觉到胸口有些痛苦,用手捂住胸膛,用力咳嗽了几声,然后吐出了一些夹着肉块的血沫,喘息着对陆尘笑道:“不都是死人么,有什么不同?”

  陆尘这时已经走到了莲花宝座之下,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低沉,道:“师父,你今日所造的孽,所杀的人,大概比魔教加起来还要更多的。”

  天澜真君身子摇晃了一下,忽然一个失足,像是支撑不住了,从宝座上摔了下来。

  那胖大魁梧的身躯在空中翻滚着,陆尘的眼中掠过一丝迷惘,然后,他忽然往前一步,却是伸出双手接住了他,然后扶着天澜真君在地上坐了下来。

  天澜真君的气息紊乱,全身绵软无力,但是就在刚才接触的那一瞬间,陆尘已然感觉到自己触手冰凉,就好像是……摸到的是一个死人一样。

  这山上,不,是这个城池里,已经没有活人了吗?

  那么,等待自己和天澜的,又会是怎样的下场?

  他转头向着大殿外的天空看了一眼,只觉得天色好像快黑了。

  ※※※

  “为什么要这么做呢?”陆尘在天澜真君的身边地上坐了下来,背靠着冰冷的莲花宝座,听着身边人开始变得有些衰弱的气息,声音也有些低沉地问道,“你本就是世间第一人了,假以时日,也未必有什么人能够挑战你,何必非要去算计这些天外强敌,老老实实地享受富贵不行么?”

  “切!”天澜真君带着几分不屑与傲然,道,“我又不是为了我自己才这么干的。”

  陆尘苦笑起来,道:“那你是为什么,真的是为了你以前跟我说的天下苍生?”

  天澜真君不说话,只是笑了笑。

  陆尘叹了口气,然后指出了这个死光头那根本不近情理的地方,道:“可是现在看起来,天下苍生好像更像是快要被你害死了啊。”

  “我是为了他们好!”天澜真君对此嗤之以鼻,道,“天下人都是蠢的,哪里懂得什么才是真的好,所以我才来帮他们做决定。不过现在那些东西力量太强,算计出错,局势失控,也是没办法的事。”

  陆尘摇了摇头,头靠宝座,道:“原来这么多的人命,你都没放在心里啊。”

  天澜真君只说道:“我没做错。”

  陆尘看着他半晌,道:“你疯了!”

  “你真的是疯了。”

  天澜真君的气息看起来越发微弱了,不过精神上却似乎并没有涣散的感觉,他看了看陆尘,忽然笑了一下,道:“那颗神树种子呢?”

  陆尘陡然一惊。

  天澜真君道:“当时我施法召唤神树,本已成功,但是最后最关键的神树种子,却迟迟没有现身,这才造成法阵停顿,最后被那几个蠢货给打断了。但是我当时分明是感觉到了四块碎片到齐的感觉,现在想想,当时在我周围的,唯独也只有你一个人了。”

  他看着陆尘,轻声道:“我没想到,原来第四个碎片,那颗神树种子,竟然就在你的身上。”

  陆尘低头沉默了一会,然后用手轻轻指胸,道:“它已和我心脏融为一体,你要取它出来,就是要我的命。”

  天澜真君略感诧异,瞬间恍然,点头道:“原来如此。”他知道了答案,似乎一下子轻松了许多,只是自顾自笑了一下,略带自嘲之意,道:“千算万算,原来还是算漏了这么多东西,败亡也是不可避免了。”

  他的身子往旁边歪了一下,然后将双手放在脑后,慢慢地躺倒在陆尘的身边,笑道:“你说后人会怎样说我这一生,怎样看我这个人?”

  陆尘低声道:“你岂是会在乎别人看法的人?”

  天澜真君哈哈大笑,含笑点头,不过又斜眼看了陆尘一下,道:“你呢?别人我不在乎,但是你和其他人不一样,我想知道你心里到底是怎么看我的?”

  陆尘深吸了一口气,身子微微有些颤抖,好像感觉到了什么时刻即将到来,那种令人心灵碎裂的感觉他曾经经受过,今天又感觉到了。他低下头,过了一会后,道:“你是个混账!”

  “但总归是天下无人能及的疯子。”

  天澜真君看着他,笑容满面,目光开始涣散,口中微微念叨了几句,却是听不清楚了。他低下头,过了一会后,忽然叹了口气,然后闭上了眼睛。

  大殿里安静了下来,只有陆尘坐在那儿,沉默不语,而大殿外的世界,正越来越暗了。
 楼主|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七百一十九章 天影


  陆尘独自一个人在莲花宝座下坐了很久,大殿里冷冷清清,一点声音也没有。只有黑狗阿土仍然忠诚地趴在他的身边,陪伴着陆尘度过这冷清寂寞的时光。
  
  也不知过了多久,陆尘忽然从沉思中惊醒,那是他胸口处忽然传来了一阵剧痛。
  
  他低头一看,恍惚间的虚影又看到了那颗神树种子的内部,那个古老的树洞里现在已经完全被门外进来的神树树枝所充满,并且树洞中的两扇门,此刻都敞开着。
  
  黑暗徘徊在门外,神树树枝却仍是没有找到进入这个世界的入口,它们不停地拍打着树壁,却发现这里坚固得无法摧毁。只是,随着拍打力量的加大,陆尘很快发现,自己的心脏开始有些无法承受这样的力量,渐渐有了几分要炸裂开的感觉。
  
  大概,就是要这样死了么?
  
  连反抗都没有,束手待毙,无计可施?
  
  这样的场面在陆尘的脑海中早已经想过无数次,只是真的面对即将到来的时候,他还是有些不安和惶恐,只不过,他仍然还算镇定就是了。
  
  脚上忽然动了一下,陆尘低头看了一眼,却是趴在自己身边的阿土,不知何时靠了过来,凝视着他。
  
  陆尘笑了笑,刚想说话,却只见阿土突然张了张嘴,然后从嘴巴里掉出来一个小小的金色小印,在他小腹上滚了一下,停住了。
  
  昆仑印!
  
  陆尘呆了一下,显然完全没想到是这个东西,随后虽然此刻的气氛十分紧张,但他还是忍不住一下子笑了起来,摇摇头,他摸了摸阿土的脑袋,笑道:“真有你的啊,阿土,我刚才真的完全忘掉了这个东西。”
  
  他用手轻轻拿起这一方小金印,金色的光芒温和地从昆仑印上倒映在他的眼眸中,过了一会后,陆尘好像想到了什么,做了某个决定,深吸了一口气,放下昆仑印,将阿土搂到了身边。
  
  “帮我一个忙,阿土。”他轻声说道。
  
  阿土抬头看着他,没吭声,但摇了摇尾巴。
  
  陆尘的目光里有片刻的茫然,望向某个远方的不知名处,过了一会后,他把头放在阿土的额头上,然后低声说道:“把这块昆仑印带回昆仑山去,交给苏青。”
  
  阿土的尾巴瞬间静止了下来。
  
  这只黑狗似乎想要挣扎,似乎想要开口咆哮,要表达些什么,但是它的身子却被陆尘牢牢地抱住了,他一点都没有撒手的意思,只是紧紧地搂在怀里。
  
  “帮我一次吧。”陆尘安静地低声说道,“在你觉醒后,你就比天底下大多数的人都更聪明。你应该能看得出来,我这里……”
  
  他指了指自己的胸膛,然后摇了摇头,道:“没办法了。”
  
  阿土安静了下来,不再叫唤,不再挣动,只是一双狗眼凝视着陆尘,眼中似有一丝悲哀。
  
  “有你陪我一直到最后,足够了。”陆尘笑了笑,道,“死得不算冷清,不寂寞,很好了,我很满意。”
  
  他挥了挥手,然后把阿土轻轻推开。
  
  阿土看了他半晌,见陆尘终究是没有改变主意的意思,最后还是沉默地低下头,将那块昆仑印重新叼在嘴里,然后转身跑出了这座大殿,一路跑远,越跑越快,直到消失不见。
  
  ※※※
  
  陆尘嘴角露出一丝笑容,对着阿土离去的方向挥了挥手,只是手挥到一半,心口却猛然一阵绞痛,让他整个人猛地歪了一下,差点摔在了地上。
  
  也就是在这时,他不小心碰到了旁边的天澜真君。那个死光头的身子动了一下,然后就没有什么反应,仍然安静地躺在地上。
  
  陆尘喘息着,强忍着心口的剧痛,看着天澜真君那张脸,忽然笑了一下,说道:“很多年前,是你给了我一条命,然后又给了我一个‘天影’的名字。现在,大概是我将这些东西都还给你的时候了。”
  
  他不无遗憾地别了别嘴,用手拍了拍天澜真君的肩膀,笑道:“说起来,咱们这‘天’字道号一脉,从古至今,大概只有我是最弱的一个了吧。道行低,一事无成,这要是待会死了,去到黄泉地下见了历代祖师,怕是又要被你笑惨了……”
  
  “嗯,虽然你是疯子,虽然你干的这些事莫名其妙的混账,蠢得不行,但这一声师父,我还是要叫的啊。”
  
  “所以就让我们这一脉,到我这里完结算了,不然你们一代代的,总想干出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每一次都要拖着全天下的人给你们陪葬……”
  
  陆尘嘿嘿低笑了一下,正想勉力站起,只是当他目光扫过天澜真君的脸庞时,突然间,他脑海中有某个灵光猛地闪过,在那一瞬间他好像抓住了什么某个他之前一直疏忽掉的东西。
  
  天澜真君到底为什么要将这么多怪物聚集在一起,甚至不惜将神树都召唤过来?
  
  是,在人间界算无遗策的他,在遇到这些天外强敌时因为敌人的力量太过强大而让事情失去了控制,疯子就是这样,出了意外就满盘皆输。但是……他最初的目的是什么呢?
  
  他是要救天下苍生?虽然他的想法很可笑,看起来更像是把天下苍生拖过来一起下地狱,但是这个疯子陆尘是最了解他的,他一定是有某种的目的,才会这么做。天澜真君他一定是有办法,最后能够将这些怪物全部毁掉,让这个世界重生,这才是他的根本目的!
  
  那到底是什么呢?
  
  他在死之前,要做的是什么呢?
  
  ※※※
  
  陆尘的脑子开始疯狂地旋转起来,在这一刻,甚至他心口的疼痛都不被他放在心里了,直到某一刻,他忽然想到了什么,尽管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把握,但是……反正不都是死么?
  
  陆尘站了起来,踉踉跄跄地向着昆仑大殿外走去。
  
  走出大门,陆尘便望见整个天空已经完全黑了下来,一个看上去仿佛比天龙山脉都要更加庞大的身影,正从天幕中徐徐降临。
 楼主|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七百二十章 大结局



那个东西太巨大了,陆尘甚至一眼都不能看清它的全貌,但是他知道那是个什么东西。
  
  有狂风猛烈地从远方吹过来,陆尘仰首望天,忽然笑了一下。
  
  这个笑容如果有人看到,一定会说,和不久之前天澜真君在那个地下洞窟里的笑容,十分相似。
  
  他一手捂胸,闭上双眼,忽地一声轻喝,片刻之后,天旋地转,随后还不等他睁开眼睛,瞬间全身剧痛,仿佛有无数的利刃同时插进了他的身躯,将他千刀万剐地凌迟。
  
  坚忍如陆尘,此刻也忍不住痛苦喊叫出声,再睁眼时,他发现自己回到了那个古老树洞里,而自己的肉身赫然已被无数神树树枝缠住,不计其数的叶片、树枝犹如利刃,洞穿了他的身躯,千疮百孔,鲜血喷涌而出。
  
  一根树枝犹如毒蛇,升到陆尘的眼前,看起来下一刻就要直接刺进他的头颅。
  
  在痛苦如潮水涌来的时候,陆尘嘶声吼道:“我能……带你……出去。”
  
  那根树枝刺在了他的额头上,骤然停顿。这个古老的树洞里本是充斥着各种诡异的声响,但是现在却突然一片寂静。过了一会后,那根树枝缓缓后退,而插在他身躯上的那些比刀刃更可怕的树枝树叶,也缓缓从他身体里拔了出来。
  
  鲜血狂喷而出,陆尘痛苦地蜷缩起来,但是与此同时,周围那些神树树枝上忽然喷涌出绿色的精气,将陆尘簇拥起来。那些伤口在这些生命精气中,迅速地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重生,就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树枝藤条缓缓垂落,将陆尘放在地面上,陆尘转过身子,向周围看了一眼,看着这面目全非、已经被神树枝条完全占据的古老树洞,笑了一下,略带苍凉,又有几分温和,然后点头说道:“抓紧我,我们出去。”
  
  “去那个世界!”
  
  ※※※
  
  又是天旋地转,又是漫天金星,但是这一次,终究还是和以前有些不一样了。
  
  陆尘再睁开眼睛时,他已经再次又站在坚实的土地上,还是巍峨的昆仑大殿前方,所不同的是,在他的手里,紧紧抓着一根树枝。
  
  那是神树的枝条,紧紧地缠在他的手臂上,与他一起来到了这个世界。而这只是开始,陆尘的目光顺着枝条看去,从手指到手腕,到手臂,再到更上方,那根枝条紧贴着他的手臂,然后它的根部,却是从陆尘的胸膛里伸出来的。
  
  这根枝条,好像是长在他的心上一样!
  
  神树枝条缓缓蜷曲又摆动起来,似乎正在感觉这个全新的世界,然后它开始缓缓长大、延伸,向前伸展,在它身后,确切地说,是在陆尘的心脏里,一个通道已经完全形成了。
  
  越来越多的枝条,从他的心脏里伸出来,但是诡异的是,陆尘并没有受到任何的损害,他甚至没有感觉到任何的痛苦。
  
  他低头看着自己的心变作了一个诡异无比的通道,成为了神树连接这个世界的入口,越来越多的枝条快速无比地通过这里进入了这里,然后神树的枝条几乎是第一时间地,同时向上方抬头看了一眼。
  
  那边有一个巨大的身影正在降临。
  
  冥冥中,似乎有狂啸的声音呼嚎了一声!
  
  神树生长的速度猛然间快了十倍,无数的枝条疯狂地向天空攀爬而去,并在这过程中不断膨胀,变作了可以撕扯时空,甚至摧毁一切的巨大手臂。
  
  天空中的巨人似乎察觉到了什么,猛然间发出一声巨大的轰鸣声,它的身子扭动了一下,似乎想要做出什么反应,但是神树的枝条已经从四面八方蜂拥而至,像无数条毒蛇缠绕了过去,将这个巨人从每个地方都开始拼命包裹起来。
  
  看着漫天飞舞、恐怖的神树枝条,那些似乎比天穹都更巨大的神树,却都有一段细小的根部,那就是在陆尘的心脏这里。
  
  所有的神树枝条都是从这个通道过来的,哪怕它们能摧毁这一方天地,但是这个通道它们似乎还是无可奈何,只能依赖着。
  
  陆尘低头看着自己的心,那个抬头看了看巨人,然后发现,曾经不可一世的巨瞳主人,在神树的淫威下几乎没有反抗之力,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就那样惨叫着被神树困住并吸食着。
  
  不知为何,陆尘心里回响着,也许就是因为这个巨瞳来到了这里,才会造成如此的窘境,陷入这样的绝境。
  
  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了。
  
  他低头凝视着自己的心脏,过了一会后低声说道:“这些叫过天字道号的人,每个都搞七搞八的,最后最没用的一个天影,就稍微弥补一下这个世界好了。”
  
  他笑了笑,不知是想到了什么,似乎觉得有些有趣,又好像突然间恢复了当年的冷静和自信。大概……人若是不怕死了,就什么都不怕了吧。
  
  陆尘用手划开了自己的胸膛,血肉应声而开,连骨骼都不例外。鲜血流淌了出来,然后他就看见了隐藏在胸腔里的,自己的心。
  
  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力量支撑着陆尘直到现在也没有昏厥过去,也许就是神树那充沛无比的生命精气。他的脸色异常淡定,用手指切开了心房,那个地方一点都不难找,因为无数的神树枝条就是从那里生长出去的。
  
  切开心房血肉,看到了那颗种子,与他的心已经融为一体。无数的神树枝条,就是从这颗种子上出现伸展出去的。
  
  天空中的巨人已经不再发出声音了,在神树这种生命之源等级的恐怖存在面前,哪怕是这样的巨人,也根本不是其对手。
  
  没过多久,突然间天地轰鸣,那个巨人的身躯好像被吸干了一样,断成了无数碎块,从半空里坠落下来。
  
  “是时候了!”陆尘微微眯上眼睛,然后嘴巴里轻声说道,“就算是死,大概也要这样才算死得值得吧。”
  
  他一伸手,抓住了自己的心脏,与此同时,他的整个身躯都颤抖起来。高空中,那些恐怖的神树枝条突然一顿,似乎察觉到了什么,齐刷刷猛地回头。
  
  陆尘一手抓着心脏,另一只手则是抓住了那颗种子,他抬起头,看着漫天飞舞并急坠而下的枝条,忽然哈哈大笑起来。
  
  他的手上有黑暗的火焰闪起,疯狂地灼烧起来,种子颤抖着,看起来虽然并没有崩裂的迹象,但是它露在外头的那些触手,却是禁不住这种黑火力量的攻击,一个个变得焦裂枯黑。尽管种子兀自拼命坚持着想要和陆尘的心脏连接在一起,但是陆尘却突然一咬牙,黑火瞬间大盛,然后用力一扯。
  
  只听“咝啦”一声,那颗种子终于是被他从心脏中扯了下来,与此同时,他的心脏内部猛地发出了一声爆响声,就像有什么东西炸裂开一样。
  
  虚空之中,似乎突然传来了一声无比愤怒的怒吼声,陆尘并没有在意,他在乎的只是自己眼前的一切。
  
  失去了心脏的连接,这颗种子突然开始变得干瘪起来,而无数神树枝条所连接的那个无形的通道,也在这个时候瞬间合拢,关闭起来。
  
  漫天所有的神树枝条,同时失去了支撑,失去了本源的支持,一下子也失去了所有的生命力,化作腐朽,从天空坠落下来。
  
  “啪嗒”一声,那颗种子掉在了地上。而在它旁边的,是自己捧着自己一颗心的陆尘。
  
  他缓缓地坐倒在地,躺了下去,凝视着天空。
  
  天幕中,终于一切都烟消云散,清风从远方吹来,吹散了漫天阴霾,重新露出了蔚蓝清澈的天空。
  
  陆尘吃力地将自己的心放回胸膛,但是那已经没什么用了,他的心碎开,再也恢复不了原来的样子。
  
  他倒了下去,望着美丽的天空,在失去意识之前,轻声说道:“不知道没有心,能不能活啊?”
  
  ※※※
  
  “没有心,大概能活吧……”
  
  在这片天空之下,最后的那片黑暗阴霾是属于那个地下洞窟废墟中的。只是此刻一切都早已毁灭,只是残留着黑暗而已。
  
  但是从黑暗深处却走出来了一个身影,那是一个少女,正是白莲。她一身肌肤晶莹剔透,仿佛已经变作了另一个人,更诡异的是,在她的肩头上,此刻居然停留着一只像老鹰般大小的妖鬼,对着前方倒在地上的陆尘,发出了咝咝的咆哮声,看起来很想过去饱餐一顿的感觉。
  
  白莲拦住了它,微笑了一下,走到陆尘的身旁坐了下来。她看着这个男人,眼神里有些复杂,然后压低了声音,轻声说道:“没有心,也能活的。”
  
  “你就像我一样,忘记了以前所有的事,就可以好好地活下去了。”
  
  她微笑着,忽然伸手将那只妖兽捉了过来,随手揉捏几下,竟然转眼间将这只妖兽变作了一个心脏大小的黑暗圆块。然后,她小心地将这个黑暗圆球放在了陆尘的胸膛里,片刻之后,数十条黑暗触手从黑球中伸了出来,将陆尘身体里所有血管再度连接起来。
  
  陆尘的身子猛烈震动了一下,犹如从睡梦中感觉到痛苦,但没有睁开眼睛,似乎还不能醒来。
  
  白莲温柔地摸了摸这个男人的脸,低声道:“你要好好活下去,将来黑暗之门重开时,你还会是最后的……”
  
  “通道!”
  
  她笑了起来,然后站起转身,一路走回到那个地下洞窟,走进了那个黑暗之门。隆隆之声响起,黑暗之门缓缓合拢。
  
  一切,似乎全部都重生了,阳光洒落下来,不知过了多少时候,一个男人在地上,慢慢地睁开了眼睛,看着天空,然后皱起了眉头。
  
  “我……我是谁?”
  
  “嗯,天影啊!”
  
  “我想起来了!”
  
  一切都结束了么……陆尘慢慢地坐了起来,他觉得自己的头有些疼痛,又觉得胸膛里痛得更加厉害,但是确实是有些东西他想不起来了。
  
  不过没关系,以后还有很长很长很多很多的时间,足够他去慢慢想的。现在……他要去找一个人。
  
  这一辈子孤单的日子,真是过够了啊,去问问她,愿不愿意一起过日子吧,嗯,就躲在那个悬崖上也行。
  
  他大笑起来,莫名地觉得很高兴,然后就迈开脚步,向着远方走去。
  
  在他身后,那个神秘的地下洞窟世界里,黑暗之门在这个时候,彻底合拢了,关上了,然后呼的一声,突然从这个世界上完全消失,再也不见了。
  
  (全书完)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网络文学  

GMT+8, 2018-5-21 03:41 , Processed in 0.025718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