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veBook.com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楼主: syzx

《美食供应商》作 者:会做菜的猫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7-4-19 20:27:02 | 显示全部楼层
正文 第四百九十九章 完美的句点

    正当气氛无比尴尬,楚枭作壁上观,觉得袁州不愧是他对手,果然够嚣张,李明辉、刘同和周世杰都忍不住想打人的时候,乌海说话了。

    “那啥,鱼饺要冷了,这鱼肉冷了腥,我帮你们分担一下,如何?”乌海早就觊觎全鱼宴了。

    也难怪,这些人吃就吃,还不停在一旁各种解释说明,说这个鱼肉多么好吃,鱼汤多么鲜美,恰好乌海就坐在边上,这不是煎熬是什么。

    这不乌海忍不住了,自觉礼貌的开口询问了。

    乌海的话就好像在平静的湖面扔下了一个石子,一下子打破了几人诡异的气氛。

    “几位慢用。”袁州说完,转身回到厨房,继续准备餐点。

    “算了,吃饺子要紧。”周世杰快的夹起一个饺子到碗里。

    袁州的鸳鸯鱼青饺,一共十二个,也就是每人三个,个数虽然平均,但是味道却不平均。

    “喂喂,我说我可以帮忙,你们继续讨论。”乌海摸着小胡子,一脸真诚。

    “不用了,您还是吃你的蛋炒饭吧。”刘同虽然讨厌袁州,但是他可没说不吃好吃的。

    “好心没好报,人心不古。”乌海见没希望,立刻愤愤不平的念叨。

    至于袁州则早就划清界限,他绝对不认识这个为了吃的坑蒙拐骗的家伙,难为他还是个艺术家。

    袁州开始日常可怜乌海的经纪人郑家伟,只是他忘记了,他刚刚装的那个B差点被人打死,所以两人也就半斤八两而已。

    “这鱼饺看起来就很好吃的样子。”刘同也不争辩,而是夹起一个金黄的鱼饺,做出垂涎的样子。

    这当然是特意做给乌海看的。

    “哼。”乌海冷哼一声,低头吃起了自己的蛋炒饭。

    “都是手工皮子,袁老板果然是个手巧的。”周世杰吃下第一口,立刻就说道。

    “本来还以为就是普通的馄饨皮呢。”李明辉也点头附和。

    “确实不同凡响。”刘同这次也干脆的点头肯定道。

    “把鱼肉挑干净,然后在饺子皮里加入了鱼里脊的肉和鱼汤用作和面,确实巧思。”楚枭再一入口的瞬间就品出了这道饺子的不同之处。

    没错,袁州这次做鱼饺和其他不同,不是皮包肉这么简单。

    而是先和面,光是这一步就有已经复杂非常,用来和面的汤全部是拆下的鱼骨熬成的汤,在将冷未冷的时候,一点点加入进面团,顺时针搅拌后,和成一个稍硬的面团。

    这时候袁州就开始揉面,不停的揉,大约光是揉面都需要十分钟左右,这样才能让面皮变得劲道,吃起来才有嚼劲。

    “按理说这面里面加了鱼肉和鱼汤应该有腥味,这种淡水鱼还会有土腥味,看来这秘密在鱼汤里面。”楚枭仔细的吃着,然后慢慢的分析。

    楚枭说的没错,袁州在熬汤的时候自然是去腥了的,但是鱼骨熬汤必定会熬出骨油,有油的情况下不光是面会有味道,也会影响面团的成型。

    是以,袁州都是一点一点的撇去了油脂,用鱼清汤来和面,鱼肉也先用紫苏叶子的汁液和嫩芽腌制过,这样不光不会有腥味,还会有一种淡淡的青草香气。

    “别的不说,老头子觉得这里面包裹的鱼肉倒是非常美味。”周世杰眯着眼,一脸的赞叹。

    “吃出里面有什么没?”周世杰再次问自己的徒弟。

    “是梨子。”这次两人很给力,一下子就才对了,毕竟袁州并没有把梨切的很小,而是大小适中,能够咀嚼得到的感觉。

    “是苍溪雪梨。”楚枭在一旁适时的补充道。

    这下两人一阵无语,这梨子都切成这么小的块儿了,怎么可能吃出是什么品种的,对了,还已经被煮熟了,就更难分辨了。

    “这鱼饺一入口,皮质劲道,还略有些弹牙,而里面的鱼肉则包的紧紧的,一咬开,立刻蹦出鲜甜的肉汁,那感觉就好似鱼在嘴里活了。”周世杰细细的形容道。

    “确实,这鱼肉和外层薄如蝉翼又坚韧的馄饨皮包裹的很是不错,一点气都没漏,以至于里面形成了短暂的真空,鱼肉就在这样真空的环境下被煮熟。”楚枭点头接着说道。

    “但是这鱼饺表面却一点不烫,只有在咬的时候那鲜美的肉汁爆开的时候,才略微烫嘴,但是滋味太美妙了,根本舍不得做别的,就顾着咽下了。”刘同也在一旁细细的说明味道。

    “里面包裹的鱼肉里加入了苍溪雪梨的果肉,吃起来脆脆的,松脆汁多,味道清甜,和清淡鲜美的鱼肉搭配起来刚刚好。”李明辉也煞有介事的说道。

    其实还真是这样,这鱼饺不管是从面皮的嚼劲,还是鱼肉的味道那都是无可挑剔的。

    几人就这样你一言我一语的说起了这鱼饺的美味。

    因为几人基本都是大师,虽然水平参差不齐,但品个优点如此明显的鱼饺还是没问题的。

    是以,几人说的各位热闹,形容的格外美味。

    这样一来,边上的乌海就惨了,只能伴着这些有毒的形容却吃不到。

    “周佳,我要一份东坡肘子,快点。”乌海是有钱的,直接点一份大肉解馋。

    “好的,请稍等。”周佳高声应道。

    “我觉得东坡肘子也是很不错的。”乌海这话也不知道说给自己听的,还是说给边上的李明辉、刘同听的。

    没错,一开始周世杰只是感慨一下鱼饺的美味,毕竟这是最后一道菜了,吃完这个虽然有意犹未尽的感觉,却也有一种圆满如意的满足。

    而刘同则是故意的,毕竟乌海刚刚可是觊觎了他的食物。

    “这苍溪雪梨真是点睛之笔。”楚枭慢悠悠的吃下最后一口饺子。

    “确实,这样一来点心水果都齐全了。”李明辉紧接着说道。

    “袁小子就是抠,来的时候没有茶水,完了还没有水果。”周世杰佯装不满的说道。

    “可不是。”刘同是真的不满的点头。

    至于听见的袁州则当做没听见,毕竟昨天下午,他已经非常豪爽的浪费了正正一两的茶叶,最近他自己喝茶都会很节约,怎么可能请人喝。
 楼主| 发表于 2017-4-20 19:44:12 | 显示全部楼层
正文 第五百章 乌龟壳=袁州小店(上)


    “几位亲慢走。”袁州客气的说道。

    “你不问问我们意见?”周世杰笑眯眯的调侃道。

    “您请说。”袁州并没有拒绝,而是认真的说道。

    袁州开始并没有询问吃的是否满意,袁州对于自己的手艺非常有信心,但既然有意见他还是很乐意倾听的。

    “我的意见很简单,那就是分量太少了。”周世杰做出一份严肃的样子,很是认真的说道。

    “对,分量也太少了。”这点刘同也很赞同。

    这次就是楚枭都难得的附和了他们的意见“袁州你这分量比我的西餐还少。”

    “不会,这分量都是按照各位的食量来的。”袁州露出真诚的眼神,认真的说道。

    “老头子可没有吃饱。”周世杰不客气的说道。

    “我也没有。”刘同耸肩。

    “在下也没要。”李明辉也认真的摇头。

    “当然,我也没有。”楚枭点头说道。

    “根据民间名言,早饭吃饱,午饭吃好,晚饭吃少,所以几位吃到八分饱就是最好的状态。”袁州有理有据的说道。

    “这不一样,吃宴席哪有让客人没吃饱就走的。”周世杰可不是好忽悠的。

    “但这次宴席,我是按照晚餐吃饱的标准来的。”袁州并没有接周世杰的话,而是顺着自己的话说下去了。

    “人的饱腹感是当吃完饭后,血中的葡萄糖增多,饱腹中枢因受到刺激而兴奋,人就产生了饱腹感,不想再吃了,所以这个需要一些时间。”袁州认真的解释道。

    “行了,再说恐怕袁州都要给我们科普健康知识了。”楚枭开口解围。

    其实四人很清楚,并不是没吃饱,而是觉得太好吃没吃够,周世杰本来就是调侃。

    只是袁州却是个认真的人,这样一来楚枭倒是先出来解围了。

    “哼,这小子就是死板的很。”周世杰嘀咕一句,转身离开。

    “谢谢夸奖。”袁州觉得这也是夸奖。

    “嘿,这小子还来劲了。”周世杰摸着山羊胡一脸无奈。

    “厨联会见。”楚枭说完这句,也跟着走出了小店大门。

    而袁州则皱了皱眉,并没有说话。

    “这厨联会是什么鬼。”袁州面上冷静自持,不动声色,心里却一堆黑人问号。

    “卧槽,居然约战了。”刘同一脸惊奇的看了看袁州和楚枭,也追着周世杰出门了。

    “谢谢招待。”倒是李明辉算是恢复了自己的风度,客气的说道。

    “不客气。”袁州客气的摇头。

    几人全部走出店门后,袁州面色如常的回到厨房继续做菜,一点没把楚枭的宣告放在心上。

    毕竟袁州真正进入厨艺界的时间还短,不知道厨联会的重要和逼格,不过知道了肯定会兴奋一下,毕竟厨联会会有许多国际名厨参与,这些人平时都是难得一见的。

    袁州这边暂时放下了厨联会的事情,但乌海那里还在肖想全鱼宴的事情。

    “你请我,我就告诉你怎么做。”凌宏看着一脸苦恼的乌海,很是够义气的说道。

    “还是买画?”乌海一脸不屑。

    他根本不觉得这个主意好在哪。

    “不是,最近觉得这身体不怎么好,看来需要补补。”凌宏一脸坏笑的指着东坡肘子、茶叶蛋,目的明确的说道。

    “周佳这位凌先生需要一份东坡肘子和茶叶蛋。”乌海特别干脆上道的说道。

    “好的,一共3968元整,请问是付现还是转账?”周佳一脸温和的报出价格。

    “嗯,他付钱。”乌海摸着小胡子,一脸真诚的指着凌宏。

    “我付钱那么你的主意可就没有了。”凌宏无所谓的拿出手机,还不忘威胁道。

    “没事,我可以问姜嫦曦。”乌海表示他根本不在乎凌宏的馊主意。

    “那好吧。”凌宏耸肩,干脆的转账。

    “想坑我,没门。”乌海摸着小胡子一脸得意。

    至于袁州对于两人这样的斗嘴,早就习惯,除了离的远点装作不认识之外,也就没有别的了。

    毕竟乌海有时候蠢的就好似雪橇三傻中的大傻,阿拉斯加一样。

    “你看,你看那个女的又来了。”就在凌宏、乌海你一言我一语的互怼的时候,边上的食客突然小声的说道。

    虽说小声,但离两人很近,两人也就抬头看了看,而袁州也下意识的抬头看了看。

    来人是一个女孩子,一个穿着米色风衣,白色毛衣,黑色铅笔裤,一头红棕色的大卷,整个人看起来带有浓浓的知性干练魅力,只是红红的眼眶破坏了知性干练的感觉,倒显得有些委屈的样子。

    “可不是,我遇到两次了。”食客对这个女人也有印象。

    听到这样的议论,袁州都有些印象了,因为有时候这女人来的时候,店门就快关了,她在最后的五分钟点了一份白饭。

    这样的次数有两次,是以袁州一下子就想起来了。

    因为她常常是晚上来,而且来就只点白饭,这点还挺独特的,当然这些议论在女人坐下的时候就自动停止了。

    “你认识?”凌宏来的次数还是没有乌海多的。

    毕竟乌海可把袁州小店当食堂的。

    “嗯,常来这里,每次都点白饭,一吃就哭,还哭的很隐蔽。”乌海点头。

    乌海在这里吃饭虽不是每个人都认识,但这样有特点的他却很熟悉。

    每一个人在他心里几乎都是一个有故事的画作。

    “这么奇怪?”凌宏很有兴趣的样子。

    “嗯,就是这么奇怪。”乌海点头。

    “一碗米百做的白饭。”女人的声音干净而清脆,听不出一点哭音。

    “好的,请稍等。”周佳上前点头应道。

    袁州的度还是很快的,只是一碗白饭,很快就上了桌。

    “您的米百做白饭,请慢用。”周佳轻轻的放下青瓷碗,客气的说道。

    “谢谢。”女人低头的时候,卷挡住了脸,看不清神情。

    “踏踏踏”周佳客气的笑笑转身离开,这下女人才拿起筷子开吃。

    只是吃的尤其慢,吃一口需要咀嚼很久,然后再吃一口。

    ……
 楼主| 发表于 2017-4-22 20:51:16 | 显示全部楼层
正文 第五百零一章 乌龟壳=袁州小店(终)


    “你说我要不要去问问。”凌宏对于这个女人还是很有好感的。

    “怎么你又有好感了?”乌海摸着小胡子,一脸不屑。

    难怪乌海这样,毕竟凌宏这家伙对于长的不错,符合他心意的女人都有挺高的好感。

    “嗯哼。”凌宏意义不明的哼了一声。

    “真是种马。”乌海想起自己妹妹说的话,立刻用在了凌宏的身上。

    “你好。”然而凌宏并听不见,他已经和刚刚进来的女人搭话了。

    凌宏刚刚那么问,并不是需要乌海的意见,而只是随口说说,也算是宣告他要去搭讪而已,是以乌海并没有直接回答。

    “吧唧吧唧。”女人默默咀嚼,好似没听见。

    “你就吃白饭?”凌宏可不是容易放弃的人,何况这人就坐在他左边。

    “嗯?你在问我?”这下女人终于有了反应,疑惑的看着凌宏。

    “对啊,毕竟我边上就只有你这个美人,而我只和漂亮的女人说话。”凌宏笑着,自信的说道。

    曾经哥哥在电影《阿飞正传》里利用一分钟的这个说法,成功撩到了女神张曼玉,但这个手法只适用于长的帅的男人。

    重点不是这个手法,而是长得帅这三个字,而凌宏就觉得自己有这个资本,比方这话在别人说来就有些猥琐的意味。

    但凌宏长相阳光帅气,身穿名牌,看着就一副欠揍的富二代形象,当然后一句是乌海的形容。

    是以女人还真的回答了。

    “我吃饭并不需要向你报告。”女人确认了凌宏的问话对象,一下子就说道。

    只是语气听起来客气,用词却毫不客气。

    “当然不需要,我只是随口问问。”凌宏耸肩,并不介意。

    “嗯。”女人点头,低下头继续吃饭。

    “我的意思是,要是你吃不起我可以请你吃份菜,比如那个一块钱的银耳。”凌宏一脸笑容的说道。

    “不用了。”女人干脆的拒绝。

    “好吧。”凌宏耸肩,并不在意的样子。

    “哎呦,凌帅哥还有被拒绝的时候。”乌海嗤笑一声。

    “没办法,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有欣赏我魅力的资格。”凌宏语气自然的说道。

    “也就是人家姑娘涵养好,就你这么撩妹,小心被打死。”乌海毫不客气的说道。

    “不可能,这种惨剧只会生在你身上。”凌宏对着乌海不怀好意的一笑,然后肯定的说道。

    这两人说起来就是恩怨深厚,就是从凌宏知道乌海没有女朋友的那一刻开始,作为女朋友无数的凌宏就一直嘲笑乌海。

    本来凌宏还可以时不时的嘲笑袁州,但自从袁州的手艺越来愈好,凌宏就不了,识时务者为俊杰这句话是他所奉行的。

    毕竟袁州掐着他的胃呢,嘲笑乌海找找乐子也就够了。

    然而乌海可不是爱吃亏的人,针锋相对就在所难免。

    “咳咳,不说这个,你说这人为什么每次都吃白饭?”凌宏眼见乌海要飙,立刻转移话题。

    “我可不是八卦的人。”乌海冷哼一声。

    “不是八卦,你想你画画也需要素材,你画这个人肯定需要了解她的事情,这样画出来才有这人的精气神。”凌宏一本正经的忽悠乌海。

    “说的也有点道理。”乌海摸着小胡子,转眼看了看还在埋头吃饭的女人。

    “那当然,虽然我不会画画,但不代表我不了解。”凌宏自信的说道。

    “真是好骗。”袁州看着在一旁思考的乌海,心里感慨。

    “看来像我这样智商高,手艺好的男人已经不多了。”袁州放下餐盘,很是认真的想道。

    至于身处话题中心的女人则毫不在意,还是认认真真的一口一口的吃着碗里的白饭,好似那是人间美味,其他都不值得多说。

    袁州所用的米皆是贡米,米粒晶莹剔透,饭香迷人,吃起来软硬适中,略带糯糯的口感,但这也不是这个女人吃的这么认真的原因。

    如果撩起人的长卷就能看见,女人一边吃眼睛里的泪珠一颗颗的掉进碗里,但是表情却是从最开始的委屈、难过、伤心,慢慢变得平和起来。

    这也就是为什么她能语气正常的回答凌宏的原因。

    袁州小店的东西除了,好吃,还有一个优点那就是精致,所以就算女人吃的再慢,这一碗饭也吃完了。

    而那边八卦的凌宏和秉持研究精神的乌海还在猜测这个女人的原因。

    “我觉得是因为价格问题。”乌海想了半天,认真的说道。

    “不会,这人身上穿的是哥弟,这个小牌子的衣服一件差不多也是七八百,外套两三千也是正常的,所以两三百吃一顿饭应该没问题。”凌宏一眼看出女人穿的衣服牌子。

    这就是他女朋友众多的好处,能一眼分辨女性的穿着品牌。

    “这样的话,那就是因为自己喜欢。”乌海想了想也就只有这个原因了。

    “有点想象力。”凌宏皱眉。

    “不知道。”乌海表示八卦不是他的特长,想不到。

    “说不定是因为一段凄美的感情,然后选择了白饭。”凌宏一脸深意的说道。

    “人家吃个白饭而已,你想多了吧。”乌海一脸无语。

    “哦,那就不猜了,留一点悬念也好。”凌宏做事一向三分钟热度,见乌海一直猜不到,也就不准备说了。

    “嗯,免得妨碍别人吃饭。”乌海认同的点头。

    然后这两人就好似什么都没生一般,继续吃着美食,八卦之心来的快,去的也快。

    而吃完饭的女人,则是安静的放好筷子,一口气喝下那杯白水,最后吃颗去味糖,清淡的糖味一下子在嘴里蔓延开来。

    “踏踏踏”女人就这样起身离开。

    走到门口的时候,看着这个没有招牌的小店,女人突然很轻的说了句“真好,一定要一直开着。”

    “这里就像我的壳一般,伤心的时候总能让我缩回来,真好”

    这话说的很轻,就连耳力异于常人的袁州也没有听到。

    而店里,凌宏还在八卦着原因。
 楼主| 发表于 2017-4-23 17:28:59 | 显示全部楼层
正文 第五百零二章 哪里有好酒


    全鱼宴已经挂上几天,但除了那次袁州请客外,也就凌宏带着他所谓的商业伙伴来吃过一次,嗯,凌宏的商业伙伴就是那个话痨的竹马。

    毕竟他们两家还真有商业来往,期间乌海死皮赖脸的蹭着一起吃了一些。

    在吃的面前,乌海就不存在脸面这一说,吃的很是高兴。

    中午时分,今天刮着小风,但却不太冷,天气不错,太阳照在身上暖洋洋的,是以哪怕是冬天,也有许多妹子是长腿袜加短裙,很是养眼。

    今天的殷雅也是这样的打扮,黑色的加厚保暖长腿袜,长到膝盖上十厘米的黑灰色绒制短裙,上身是浅灰色的蝙蝠衫,外穿黑色风衣,脚上五厘米的高跟鞋,整个人显得既靓丽又干练。

    “踏踏踏”殷雅踏进袁州小店的每一步都很用力,让人一听就知道,袁州的地板还挺坚硬的。

    “该死的,这天真是冷死了。”殷雅嘟嘴抱怨。

    “都十二月了,当然冷。”乌海穿着毛拖鞋,裹着大棉袄,非常惬意的喝下一口热面汤,然后才说道。

    “佳佳,一碗清汤面套餐。”殷雅的声音清脆有力。

    “好的,请稍等。”袁州亲自说道。

    “谢谢袁老板。”殷雅微微一愣,捋了捋头,小声的说道。

    “不客气。”袁州温和的说完,然后转身回到厨房。

    袁州的走了一会,殷雅才松了口气,然后脸色一下子暗下来。

    “真是太过分了。”殷雅用力的抓着小包包,气愤的说道。

    “怎么了?”乌海随口问道。

    “还不是老大,今天莫名其妙的又挨骂了。”殷雅正是缺一个听众,一见乌海问,就开始说了起来。

    “你们那总监姓高对吧。”乌海记性不错,记得殷雅说过的话。

    “对,高总监今天一早冲进秘书处,把每个人都骂的狗血淋头,真是倒霉。”殷雅抱怨的时候,红润的嘴唇嘟着,脸上很是不满,看起来倒是没有平时的高冷,反而有些可爱。

    “你不是助理吗?”乌海咽下嘴里劲道的面条,惬意的问道。

    “对啊,但是隶属于秘书处。”殷雅无奈的说道。

    “不知道原因?”乌海其实就是负责聊天,所以就是随口问问。

    “这个还真知道,说是因为总监请那个最大的供应商喝酒,然后失败了,据说就不好喝。”殷雅叹气。

    “喝酒还不简单,你带他来袁老板这里不就行了。”乌海理所当然的说道。

    “可是总监带去的地方,可是豪杰酒庄,那里的酒都是出自摩当豪杰酒庄的酒,据说那是波尔多最好的酒庄。”殷雅无奈的说道。

    “哦。”乌海不置可否的哦了一声。

    气氛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你的清汤面套餐到了。”就在这个时候,袁州端上了餐点。

    “谢谢。”殷雅漂亮的脸颊微红,道谢。

    “嗯。”袁州点头,并没有多说什么。

    餐点来了,殷雅第一时间就端起面汤,小口的喝下。

    “这下才感觉暖和起来。”职场丽人当然需要牺牲一下保暖的,殷雅也不例外,是以这碗热腾腾的面汤真的是很及时。

    可口顺滑,让人精神的面汤,一下子让殷雅想通了。

    “对了,乌大哥你说那豪杰酒庄的比袁老板这里的酒如何?”殷雅双眼亮晶晶的问道。

    殷雅只在姜嫦曦的请客下喝过一杯袁州的郫筒酒,甘美如饮梨汁,回味绵长,确实非常好喝,但是豪杰的她就没喝过了。

    “不知道,没喝过,你问凌宏,他喝过。”乌海干脆的说道。

    “谢谢。”殷雅先对乌海道谢,然后才转头看着凌宏问道。

    “凌大哥,你喝过豪杰的酒,那是袁老板这里的好喝还是?”殷雅客气的问道。

    “你要我比较?”凌宏一脸莫名其妙。

    “您觉得哪里的好?”殷雅执着的问道。

    “没得比,当然是袁老板的酒好,以前是常客,现在没去过,不知道新的怎么样,估计也就那样。”凌宏耸肩满不在乎的说道。

    “这样,谢谢凌大哥、乌大哥。”殷雅得到自己的答案,若有所思的低下头,边吃边思考去了。

    “真是有意思的女人。”凌宏笑着摇头,并没有多说什么。

    至于乌海则还是忙着品尝自己的美味,对于殷雅的道谢,也就点点头。

    这次殷雅的清汤面套餐吃的格外快,比平时起码快了五分钟左右,吃完也没休息,直接转身离开。

    “踏踏踏”殷雅快步走在回公司的路上。

    “秘书长朱莉一般去楼下的私房菜吃饭,现在一点半,差不多已经回到公司了。”殷雅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然后语气肯定的说道。

    “现在上去说,应该可以。”殷雅说话间,已经来到电梯门口。

    “叮”电梯停下,殷雅进去,直接按了22楼。

    在等待电梯上去的时间里,殷雅摸出小包里的化妆镜,检查了一番自己的仪容仪表,确认后才快步走出电梯。

    殷雅的运气很好,走出电梯就看见秘书处大门打开,秘书长朱莉正坐在位置上端着咖啡杯喝咖啡。

    “踏踏踏”殷雅脚步沉稳的走向朱莉的办公室。

    “咚咚”殷雅举手敲门。

    “net.”朱莉抬头看了一眼,说话的口音带着浓浓的美式。

    “Jo1ie,我有事情想要汇报。”殷雅开门见山的说道。

    “说吧。”朱莉放下杯子,准备听。

    “是这样的,我知道一家很好喝的酒,就在公司不远的地方,步行十分钟的袁州小店,那里值得一试。”殷雅说话直击重点,这也是这位秘书长喜欢的方式。

    “谢谢你的意见,但是这里方圆十里,据我所知并没有出名的酒庄,你应该做好你分内的事情,而不是这些你不要应该知道的事情。”朱莉听完殷雅的话,并没有露出高兴的表情,反而严厉的说道。

    “好的,Jo1ie我有个份内事情想要请教您的意见。”殷雅深吸一口气,并没有多说,反而开始问别的。

    “嗯。”朱莉只是点头,并没有多说。

    显然是不喜欢殷雅刚刚的自作主张。

    朱莉是秘书处处长,而殷雅只是总监助理,两者职位差别不是一级的关系,是以殷雅这样直接建议并不会被她采纳,而且让朱莉感到反感。
 楼主| 发表于 2017-4-24 18:09:08 | 显示全部楼层
正文 第五百零三章 野心

    “是这样的,现在我手上这位客户明确要求需要住弗朗西斯酒店,不知道这样会不会影响秦先生?”殷雅拿出刚刚准备的文件,认真的问道。

    “可以,秦先生下午就会离开,你手上的是金陵来的周先生是吧。”朱莉稍稍一想,就知道殷雅说的客户是哪个,直接同意了。

    殷雅问的问题确实在工作范围内,朱莉自然不会说别的,只会同意。

    公司就是这样,内部分明,就连客户所住的酒店都有区别,只是不大而已,但这一点点小区别也足够问到殷雅想知道的答案。

    “好的,那我不打扰了。”殷雅礼貌的准备离开。

    “去吧。”朱莉点头。

    得到朱莉的应答,殷雅也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信息,工作也汇报完毕,就干练的转身离开。

    “小姑娘的心思倒是挺多的。”朱莉看着关上的房门,看起来并没有表现的那么生气。

    “看来事情只能按照我想的来了。”殷雅抓着文件的手,白皙而用力。

    是的,殷雅在确认豪杰酒庄的酒比不上袁州小店的后,就立刻有了注意。

    她想把那位公司的重要供应商请到袁州小店喝酒,但她只是总监助理,不可能直接找老板说,只能由越级找秘书处长汇报。

    结果当然也如殷雅预料的一般,失败了,但殷雅一点也不气馁,因为她已经得到了她想要的答案,那就是那位秦先生所在的酒店。

    “今天得到酒的是乌大哥,那位小说家,还有好像是方家酒馆的方恒。”殷雅坐在位置上,一般安排手上的客户入住,一边在心里盘算。

    殷雅作为总监助理,工作说简单也不简单,说不简单也并没有那么困难,唯一一点就是可以随时出去,只要理由正当。

    “现在时间刚刚两点,先去弗朗西斯酒店等待秦先生。”殷雅做好安排,拿起文件和自己的包包就准备出门。

    “哟,殷雅美女又要出门呀。”隔壁桌的小张,同为助理,看见殷雅起身,就阴阳怪气的问道。

    至于小张为什么不喜欢殷雅,理由倒是简单,同性相斥,何况还是一个这么漂亮的同性,那就更加排斥了。

    “是的,我需要收集一下客户的资料。”殷雅很是自然的说道。

    “美女就是忙。”小张掩嘴一笑,不明不白的说道。

    “对,总监交代的事情总要做到最好的,忙一点倒是没事。”殷雅突的露出笑容,特别自然的说道。

    这一下小张不说话了,隐蔽的瞪了殷雅一眼,低下头工作。

    而殷雅一看唬住了小张,也不多停留,直接踏着高跟鞋“踏踏踏”的离开。

    一到楼下,殷雅就开始边打电话,边打车。

    “乌大哥,有个事情想请你帮忙。”殷雅的第一个电话就是打给了乌海。

    “知道,这次就让给你,下次你帮我排队,再请我吃个饭就好。”乌海不等殷雅说具体的事情,就自顾自的说道。

    “谢谢乌大哥,没问题,年底请您吃全鱼宴,这可是感谢您的重要聚会。”殷雅轻轻一笑,特别上道的说道。

    “嗯,没错。”乌海在电话那头摸着小胡子,满意的点头。

    这边刚刚搞定乌海,车子也稳稳的停在了殷雅的面前。

    “去哪儿?”开车的是个小哥,看到殷雅这样的美女一下子就露出明媚的笑容。

    “弗朗西斯酒店,谢谢。”殷雅说完,低下头继续打电话。

    目的自然还是一样,想要拿到另外两位的喝酒资格,但是无一例外的都失败了。

    小说家的不用说,这家伙很是古怪,别说美女,就是袁州不让他喝酒都能闹起来的主,就爱喝酒。

    而方恒就更简单了,一句话打。

    “殷美女,给你带点卤菜,独家私房出品,酒那是肯定不行的,要知道那袁老板多抠,一壶才四两,简直太抠了。”方恒还小小的抱怨了袁州一番。

    “好的,那谢谢方大哥了,你的私房卤菜可别忘记了。”殷雅笑着应道。

    “记得记得,美女的嘱咐当然不会忘记。”方恒笑眯眯的点头。

    “那就不打扰方大哥了。”殷雅看酒店快要到了,也就适时的挂断了电话。

    “美女酒店到了,一共十三块。”司机小哥声音清亮的说道。

    “好的,谢谢,这正好是十三。”殷雅拿出正好的零钱,客气的递过去。

    从打开车门到下车,殷雅用时很短,同时也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看秦先生有没有出来。

    在公司的时候,殷雅就打听到了秦先生飞机起飞的时间是晚上八点,而殷雅虽然级别不够,秦先生这样的大供应商不是由她接待,但她还是有收集这些大客户的资料。

    秦先生这人一句话概括那就是爱酒如命,但不酗酒,最爱品酒,其余也没有其他爱好。

    而且殷雅曾听闻来接秦先生的司机曾经说过,这人喜欢在去机场前两个小时洗澡,而且会洗很久,这都是因为那次司机不知道,在大堂空等很久,然后抱怨的。

    这些自然就被殷雅记录了下来。

    有心有准备,总会做成很多事情,现在的殷雅就是这样。

    安静的坐在大堂,俏脸严肃,就好似一只等待狩猎的母豹子,凶猛而充满美感。

    殷雅做的这些事情都不是公司安排,而是她的野心和目标,是以在总监接到秘书长朱莉的通知的时候整个人也是懵逼的。

    “什么情况,秦先生不是晚上的飞机吗?怎么又要去喝酒了?”总监严肃的看着眼前的秘书处长。

    “是这样的,殷助理亲自去酒店面见的秦先生,向他推荐了一家店的酒水,秦先生非常有兴趣去试试,您看?”朱莉实事求是的说道。

    “殷助理?殷雅?”总监敲了敲桌子,然后想起了殷雅。

    “是的。”朱莉点头。

    “可以,既然秦先生愿意给这个机会,那我们就去看看。”总监敲着桌子,心里有些不满又有些期待。

    “好的,殷助理已经带着秦先生往桃溪路十四号这个位置去了。”朱莉麻利报出地名,等待出。

    “行,那就门口碰面。”总监也干脆的起身。

    总监不满于殷雅的自作主张,期待于这次能够成功。

    毕竟在酒鬼的秦先生看来,连好酒都找不到,那么公司的能力也不行,没办法,谁让秦先生大牌呢。
 楼主| 发表于 2017-4-25 19:06:4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百零四章 你TM在逗我

    车停在小街的入口,殷雅先行下车带路。

    “就在里面?”秦先生开口问道。

    秦先生穿着剪裁合体的西装,个子不高,身材中等,圆脸,长相比较讨喜,是个看起来很好说话的中年男人。

    “是的,就在这条街的后半部分。”殷雅温和客气的说道。

    “嗯。”秦先生点头。

    司机留在原地,殷雅带着秦先生慢慢走向小街里,这个时候刚刚七点五十五,这个时间说实话秦先生还没吃晚饭。

    秦先生的性格就是这样,一听说有好酒,迫不及待的就想过来,但是殷雅先认真的科普了袁州小店的规矩,这才带人过来。

    至于晚饭,对于秦先生来说有好酒还吃什么饭呢。

    两人来到店门口的时候,乌海也正好下楼。

    “喏,你的东西。”乌海穿着棉拖鞋,一身深蓝色的家居服,摸着小胡子,一脸的颓废状,见到殷雅就直接递小球过来。

    “谢谢乌大哥,钱我已经转到你的卡上了。”殷雅也不客气,扬起笑容,认真的说道。

    “哦。”乌海淡淡的应了一声,汲着拖鞋啪嗒啪嗒的又上楼去了。

    “秦先生,我们可以进去了。”殷雅转身,看着秦先生说道。

    而秦先生还沉浸在袁州小店的破旧当中有些难以接受,或者说不高兴。

    “等等。”秦先生抬手直接说道。

    “您说。”殷雅站定,认真的看着秦先生。

    “你说的美酒就是这家店?这家连个像样名字都没有的店?”秦先生非常克制,都没有伸手指着袁州空空如也的门头,只是眼神示意,脸色严肃。

    “是的,袁州小店虽然小,但里面所有的东西都是珍品,您放心。”殷雅肯定的说道。

    “呵,我倒是听说酒香不怕巷子深,但是还真没听过,破店出珍品的。”秦先生温和的脸色瞬间消失,口气非常不好。

    “殷助理,这是怎么回事?”殷雅还没来得及细细解释,那边总监带着朱莉走到了两人面前。

    “总监好,朱秘书长好。”殷雅先是客气的打了个招呼,然后才开始解释。

    “是这样的,秦先生不信这里有美酒,我正在解释。”殷雅简单的一句话概括完。

    “嗯,秦先生,不好意思,下属没有分寸,耽误了你的时间。”总监并没有对殷雅的解释说什么,转而对着秦先生道起了歉。

    “确实浪费我的时间。”秦先生毫不客气的说道。

    对着一个娇滴滴的漂亮女人没法火,但是对着矮一级的男人,秦先生可就不客气了。

    “对,这件事是我的不对,但是既然殷助理推荐了这里,还希望秦先生能够赏脸去尝尝。”总监并没有否认殷雅的推荐,反而帮忙劝说起了秦先生。

    “我说过,能找到好酒那也是一种本事,和你们合作我没有别的要求,就只有一点找到好酒,但你们连这样的小事都做不好,还想做我产品的代理人?”秦先生对于总监的话,并不买账,而是说起了生意。

    “您看,现在时间也八点了,您的飞机也赶不上,今晚就算是作为过来旅游的,咱们招待您一番,不谈生意如何?”总监语气温和,并不想得罪秦先生,还是认真的劝说。

    “秦先生,您刚刚跟着我来就说明您还是有兴趣的,既然已经到了店门口,您还是喝了酒再做判断如何?”见秦先生还是一副不满的样子,殷雅上前说道。

    “好,今天我就当个游客,你们进地主之谊。”秦先生看了看来的路,又看了看在他眼看破旧的袁州小店,还是准备进去。

    商场上本来就是你给我面子,我给你面子,既然骂了骂了,进去一下也不会怎么样,秦先生也就不抗拒了,只是对于里面有好酒这个说法却是嗤之以鼻。

    “秦先生大度,那您先请,朱莉带人进去。”总监笑呵呵的夸了一句,然后转头对着秘书长说道。

    “好的。”朱莉点头,然后走到前面开始带路。

    “秦先生这边请。”朱莉带人往小店里面走去。

    “嗯。”秦先生点头,缓步往里走去。

    “你过来。”总监严肃的盯着殷雅说道。

    “总监。”殷雅知道要面对什么,但还是脸带微笑的来到总监面前。

    “别的不说,你私自接触公司的大客户,这点我需要一个合理的解释,你明天交一份书面说明给我。”总监说这话的时候,还抽空对这回头看两人的秦先生笑了笑,但对着殷雅的时候却无比严厉。

    “好的。”殷雅认真的点头。

    “今天已经算得罪了秦先生,这件事情我会和秘书长朱莉商量怎么处理,你最好保证里面的酒能够打动秦先生签下合约,要不然后果我想殷助理你自己清楚。”总监这话说的一点都不重,但却留了希望。

    “总监您放心,这里的酒一定会让秦先生满意的。”殷雅并没有理会总监影射的开除之类的话,而是口气肯定的保证。

    “最好这样,要不然你这两年的表现并不足以挽回。”总监说完这句话,率先进入袁州小店。

    这次殷雅并没有回应,而是微微勾起嘴角,露出最好看的笑容,轻声的说了一句“我不会判断失误。”

    殷雅的眼神坚定,神情还是一样的温和得体,紧随其后的走进熟悉的袁州小店。

    “人到齐了,申敏带人上二楼。”袁州看着最后进来的是殷雅,也不惊讶,反而语气更温和了一些。

    “好的,老板。”申敏认真的点头。

    袁州是个敏感的人,看着先进来的一脸不满的秦先生,和一旁不断安抚的朱莉,再加上脸色勉强的总监,还有最后进来的殷雅,就知道事情不是喝酒那么简单。

    “规矩还是那样,你记得吧。”袁州虽然没问,但却特意提醒了殷雅一句。

    袁州说的自然是只有一个杯子的事情,他知道殷雅只在姜嫦曦的请客下喝过一次酒,也就特意说了一句。

    “知道的,谢谢袁老板。”殷雅笑着道谢。

    “哎,袁老板有时还是怪温和的。”方恒笑眯眯的调侃道。

    “你这里真有好酒?”袁州还没来得及回答,那边憋了许久的秦先生就忍不住大声问道。
 楼主| 发表于 2017-4-25 19:07:25 | 显示全部楼层
正文 第五百零五章 什么破店

    秦先生这话一问,店里瞬间安静了一下。

    方恒是属于见怪不怪,来这里次数多了,也就见多了这样一开始质疑,最后被美酒征服的人,毕竟他以前就是属于这样的人中的一员。

    至于小说家则是烦躁了看着樱虾墙景门,就等着喝酒,不想说话。

    同来的朱莉和总监当然是希望袁州给个肯定的答案,哪怕两人心里都不太相信,但是有信心总比没信息好得多,主要是要让秦先生相信。

    而殷雅则是信心满满的看着袁州,非常相信。

    “当然,申敏带人上去。”袁州云淡风轻的点头,然后自然的吩咐申敏把人带走。

    “就这样?”秦先生心里更不满了,觉得袁州这态度也太敷衍了。

    在不满的人眼里,自然能挑出一百种不满意来,袁州自然不会去解释。

    “没关系,秦先生,我们先上去,这里地方小。”朱莉适时的安抚。

    “确实小,就这门还不错。”秦先生看着申敏打开门,顺嘴夸了一句。

    “确实,这门挺别致的。”总监跟着打哈哈的附和。

    “几位请随我来。”申敏站在前面,开始引路。

    “原来是公事。”方恒见这个情形也明白了殷雅请求转让酒的用意。

    几人跟着申敏鱼贯而入,一进门就看见头上的海棠果火红的挂在枝头上,看起来美不胜收。

    前面则是一条曲径通幽的小路,边上低矮的绘着莲花纹的宫灯照亮了小路,两旁都是一些这个时节的鲜花,真相绽放着。

    “环境倒是有几分野趣。”秦先生看着不大的院子,客观的说道。

    “对,喝酒还是要有个环境的。”总监貌似了解的说道。

    “这倒是,但是这也太小了。”秦先生还是不满意的。

    “那倒是,有些小了。”总监也不多说,就是小声附和。

    “喝酒的地方在二楼。”殷雅指着楼上那一片青翠的竹林说道。

    “哦?”秦先生看了看郁郁葱葱的竹子外墙,平淡的点头,反应并不热络。

    以秦先生的见识,自然不会觉得袁州这个竹林多么了不起。

    没多久一行人就走到一楼,在申敏的带领下开始上楼,这时候殷雅趁机告诉总监和秘书长朱莉袁州小店的规矩。

    “总监,秘书长,每天只提供三壶酒,一壶只有四两,而且只备一个杯子,小菜只有油炸辣子和酒鬼花生,其他的都没有,也不提供。”殷雅先一口气说出提供酒量和食物。

    “殷助理,你太没分寸了,这么一点东西,未免也太寒酸了,你去叫那个老板多准备一点,哪怕不好喝,量总要够!”朱莉眉头一皱,直接训斥。

    朱莉可是殷雅的直接上司,这样训斥很正常。

    “没错,钱的问题,你让老板开个票,到时候去财务部报销。”总监这次也非常不满,说话的口气更加不耐。

    在他想来,殷雅擅作主张的请来秦先生,来到这么一个破地方,已经非常失职,就差没直接开除她了,现在却告诉他东西也不够,酒也不够,这已经不是失职能概括的了,简直是耍着他们玩。

    “总监,秘书长,这里虽然是个小店,但是规矩却十分严,并不会因为是谁就改变,所以酒只有四两这点不会变,下酒菜我请了方家酒馆的老板帮忙。”殷雅认真的听完训斥,这才开口解释。

    “总监您的杯子,我也请这边的服务员私人准备了一个。”殷雅顿了顿这才说完。

    “殷助理这只是一个小店,既然是你安排的那酒肯定要够。”朱莉严厉的看着殷雅。

    “不好意思,别的我都可以,就这点我办不到。”殷雅并没有客气,直接拒绝。

    这在朱莉眼里实在是非常不称职,因为在她看来,殷雅试都没试就说不行。

    “楚枭您知道吧,这位史上最年轻的米其林三星都在这里吃饭,和这里的老板关系密切,来这里吃饭的许多人身家不菲,但都没有让老板破坏他的规矩。”殷雅继续说道。

    “你说楚枭?”总监是听过这个名字的,毕竟他去国外分公司也曾经想请人去吃饭,但是被告知,未来三年都预约不了。

    “是的。”殷雅认真的点头。

    “那好,先试试再说。”总监放下了一半的心,决定先试试,这时候大家也都走上了二楼。

    “总监,我告诉您的意思是,一会您陪着喝酒别喝太多,那一壶只有四两。”殷雅脸上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坚定的说道。

    “我并不是贪酒的人。”总监没好气的说道。

    这下殷雅没说话了,只有朱莉转头瞪了她一眼。

    至于总监一会就被自己的话打脸,就暂且不提了。

    “这里怎么连配套的凳子都没有。”秦先生本来还觉得这环境有些野趣,但低头一看这古朴的石桌石凳都不是配套的,每一张桌子都只有一个凳子,像他们坐的就有三个不是配套的,而是一些塑料的板凳。

    “先生,我们这里每一张石桌只有配备一个椅子。”申敏上前解释。

    “那要是多一个人就站着不成。”秦先生直接不满的说道。

    “当然不是,客人可以自备板凳。”申敏认真的说道。

    “来你这里喝酒还得自备椅子,要不要我自备菜品啊。”秦先生讽刺的说道。

    “当然,这也是可以的。”申敏毫不犹豫的点头。

    这下秦先生直接气笑了,不在说话,直接上前在椅子上。

    “我倒要看看,你们这店的酒是什么做的,如此拽。”秦先生冷哼一声。

    边上的总监和朱莉一阵尴尬,并没有多说,怒火只能偷偷的对着殷雅,当然心里也少不了诅咒一下袁州,谁让他如此叼的,连凳子都只备一个。

    而申敏并没有回答,只是开始端酒。

    等到秦先生这桌的时候申敏才开口“殷姐姐,你们要下酒菜吗?”

    “要的,两份都要。”殷雅立刻点头。

    “好的,马上端过来。”申敏点头,等着殷雅付钱后,才从柜台里端出酒鬼花生和油炸辣子。

    端完菜,申敏就不在管了,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开始准备写作业。

    “这什么破店,服务员居然还写作业去了?”秦先生看着桌上一小壶酒,两个杯子,其中一个还明显不配套,加上一些简单瓷碗装着的下酒菜,终于忍不住飙了。
 楼主| 发表于 2017-4-26 20:46:0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百零六章 郫筒酒

    “不好意思,先生,请问您有什么需要?”申敏立刻站起来问道。

    “你说我们四个人为什么只给两个杯子,还有一个居然不是成套的?”秦先生指着面前的明显和梅花杯不同的白瓷杯子问道。

    “先生,我们这里提供的就只有一壶酒,一个杯子,小菜都是另点,除了这个酒鬼花生和油炸辣子是出自我们的小店,剩下的这几个下酒菜是由这位方老板提供的。”申敏并不像周佳那么能说会道,只是一板一眼的解释。

    “方老板的下酒菜是由殷姐姐订的。”申敏想了想补充道。

    “秦先生,酒既然来了,要不您先尝尝?”这次最先开口的并不是殷雅,而是总监。

    “什么意思。”秦先生见总监眼都不眨的看着那个酒壶,疑惑的问道。

    “是这样,您爱喝酒,但对这瓷器可能不了解,但这酒壶和杯子可是好东西,顶好的物件。”总监克制着没伸手拿来看,只是一脸热切的夸着。

    “就这个画着花,看起来有几分漂亮的小壶?”秦先生只对酒感兴趣,其他自然不了解。

    “是的,这个酒壶的造价比那天咱们喝的波尔多葡萄酒的酒瓶贵多了。”总监认真的点头。

    “好的,既然这样,那我就尝尝。”秦先生一听这话,也没辱没他身份,勉为其难的说道。

    毕竟在秦先生看来,瓶子好不一定酒就好,但尝尝的资格也算是有了。

    是的,秦先生一来就不高兴实则是实在不想喝,他也不是什么酒都能入口的,但这好歹是公司之间,不能说就这样一走了知,这明显就是不给别人面子。

    “还是怪自己,一听见好酒就走不动路了。”秦先生心里暗暗叹口气,伸手准备打开酒壶倒酒。

    “还是我来吧。”总监客气的接过手准备自己打开。

    而一旁的申敏见没事,又自觉的走开了。

    来袁州小店喝酒的客人,在袁州在的时候还会和袁州聊几句,其他一般都是慢慢的品酒,细细的品酒,或者相熟的玩些游戏来坑别人的酒。

    “好。”秦先生一口应下,并没有拒绝。

    总监则点点头,拿过酒壶准备打开。

    “真是入手细腻温润,犹如美玉。”总监感慨了一句。

    另外三个就看着总监,也不插话,毕竟三人对于瓷器都是外行,哪怕这是古董三人也瞧不出来,何况还不是,只是技艺高端的美器。

    袁州小店提供的是佳肴,盛装的自然就是美器了,这样才能相得益彰,不过袁州本人都不太了解这些美器的价格和珍贵程度。

    “啵”总监打开壶盖,出轻轻的一声。

    只一瞬间,酒香就弥漫出来。

    “嗯?”秦先生,立刻坐直身体,双眼紧紧盯着总监手里的酒壶。

    “秦先生这味道闻着真是不错。”哪怕不喝酒的总监,从这凛冽幽远的酒香都闻出了不同。

    “确实……很……不错。”秦先生点头,话都说不利索了,眼睛还是没离开酒壶。

    总监举起酒壶,轻轻的给配套的梅花杯倒上七分满的酒液。

    酒液在梅花杯里清澈见底,酒色淡然,因着杯子太薄,外面画着的鲜红梅花就印进了酒杯里面,被酒液这么一浸倒像是酒里有了一朵梅花,透着彻骨的幽香。

    “好酒,好酒,香味凝而不散,气味悠长,却不霸道,至少是十年陈酿。”闻着味道,秦先生就开始了品酒。

    秦先生这话一说,三个人一下子松了口气。

    总监抬眼看了看殷雅,秘书长朱莉也看了看殷雅,然后转回去。

    “您喜欢就好。”总监笑眯眯的开口。

    “当然。”秦先生动作优雅而快的接过酒杯,拿到眼前细细的观察。

    “那一会我陪您喝一杯。”总监心里的大石头一下子落下,开心的说道。

    “不用,不用,老程啊,这酒我先尝尝,你一会再说。”眼见总监就要给自己倒酒,秦先生立刻阻止。

    开玩笑,这酒一闻味道就知道是少有的好酒,这酒壶那么小,恐怕还不够一口的,怎么能让别人喝了。

    来之前他可是听说这老板倔的很,一次一壶,多一两都没有,自然要珍惜着点了。

    “额……”总监一阵无语。

    他是听说这秦先生护酒的很,但也没到不让人尝一口的地步吧。

    “听说这里下酒菜不错,老程你尝尝。”也许是觉得自己有些急切,秦先生又指着满桌的下酒菜说道。

    “都吃,都吃。”秦先生说完还不忘招呼殷雅、朱莉。

    “那行,我吃些下酒菜。”总监也不多说,脸带喜意的准备吃下酒菜。

    “秦先生这酒名为郫筒酒,这边的竹子里就是装的酒,用的是活竹酿酒。”殷雅并没有动筷子,而是知情识趣的开始介绍这酒的来历。

    “哦?郫筒酒?”秦先生回话的时候,头都没抬。

    “是的,苏轼曾说的‘所恨巴山君未见,他年携手醉郫筒’指的就是这个郫筒酒。”殷雅的文化素养还是很高的,信手拈来苏轼的诗句作为介绍。

    “那我可得好好尝尝。”秦先生说完,直接喝下一口。

    酒液入喉,只比水稍厚重一点,有那么一瞬间秦先生觉得自己喝的好像不是酒,一点也不清辣,反而犹如梨汁甘蔗浆一般润喉清冽。

    “嗯。”秦先生轻轻哼了一声,表情满足而惬意。

    这下子,总监和朱莉心里对于这次的单子有了十足的信心,毕竟这秦先生只要有好酒一切就好说了。

    “甘、醇、美、香,真是好酒!”秦先生猛地睁开眼,大声的赞叹道。

    “您喜欢就好。”殷雅特别乖巧的再次倒上了一杯酒。

    “喜欢,这酒的滋味真是平生仅见,美妙无比,美妙无比。”秦先生摇头晃脑的,温和的好似换了个人。

    “您再喝一杯,这酒还有另外一种喝法。”殷雅笑盈盈的递上酒。

    “哦?居然还有别的喝法。”秦先生惊讶的问道。

    “是的,一种类似烧酒的喝法。”殷雅点头。

    “烧酒?这酒明显绵软而顺口,如何能辛辣呢?”秦先生拿着酒杯,不解的问道。

    “一会您就知道了。”殷雅稍稍卖了个关子。

    “好,我一会必须要尝尝。”秦先生并不计较,在他看来眼前的酒才是最重要的。
 楼主| 发表于 2017-4-26 20:46:3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百零七章 撒泼打滚


    几杯酒下肚,秦先生的脸色看起来更加好看了,温和自然,而又惬意。

    “再来一杯。”秦先生举着杯子,眯着眼,说道。

    “好的。”殷雅点头,漂亮白皙的手拿起瓷白的酒壶,就开始倒酒。

    每次殷雅倒的都只有六分满,很是小心,毕竟这酒太少了,最关键还是这是袁州小店,榕城最有规矩的地方。

    “真是好酒,没想到这么个破落的地方居然有这样好的酒,简直是难以想象,简直难以想象,简直难以想象。”秦先生说了三遍,足可以证明他的震惊,轻轻晃动酒杯,酒液在里面微微晃动,看起来更加绚丽。

    “这里地方虽小,但是里面所有的东西都是珍品,您可以试试这个酒鬼花生。”殷雅指着桌上的那一小碟花生说道。

    “好,喝酒自然得有下酒菜。”秦先生点头同意。

    自从喝上美酒后,秦先生就变的特别好说话,就连殷雅卖关子都不计较,而是顺从的同意一会再说。

    “哈哈,这地方虽小,但是有美酒,对吧秦先生。”总监笑眯眯的搭话。

    “就是,闻着这酒香我都有些馋了。”朱莉说这话绝对是真话。

    朱莉是秘书长,经常陪着总监出去应酬,喝酒自然免不了,但从没有闻到过这样香,这样好闻的白酒。

    就是那些几千上万的红酒都没有这样独特的香味。

    “别,朱莉小姐还是吃菜,吃菜,这菜看起来就不错。”秦先生立刻收着杯子,不让人觊觎。

    “哈哈,朱莉,你就别和秦先生开玩笑了,你没看到他尝都不让我尝嘛。”总监笑着调侃道。

    “不是,这白酒特别醇,也不醉人,你就别喝了。”秦先生一本正经的说道。

    “行,不醉人的酒不给我喝是吧。”总监哈哈一笑说道。

    “对了,殷助理是怎么找到这么个小地方的?”秦先生果断转移话题。

    在秦先生看来,袁州小店又破又旧,他根本不会来这种地方吃饭。

    门口没有招牌,一进门只有不到二十平米,好像个麻雀窝,稍微有点新意的门也就那样,上了二楼更糟糕,一个石桌只有一个凳子,连个配套的凳子都好似买不起的样子。

    这让秦先生怎么可能对这里有好感,认为有好酒喝。

    “因为我是这里的常客,大约一个礼拜来一次,次数多了我可就来不起了。”殷雅笑着说道。

    “哦?这里还很贵?”秦先生饶有兴趣的问道。

    “是的,秦先生您觉得这酒得多少钱?”殷雅见气氛良好,也就适当的说些玩笑话。

    “不好估价,不好估价,要是能给我一缸子就好了。”秦先生连连摇头。

    “少说得二万以上。”总监很给面子的猜了,当然是根据酒壶来的。

    “我觉得一万吧,毕竟太少了。”朱莉猜了个比较客观的数字。

    两人猜这么高的价格不是因为知道这酒的价值,而是因为秦先生。

    因为秦先生是个爱酒之人,他都喝的如此陶醉,还直说人生第一次喝到这么好喝的白酒,是以这两人才猜的很贵。

    “不不不,你们都小看了这酒的价值。”秦先生严肃的说道。

    “这酒简直是无价之宝,恐怕是喝一点少一点的珍品,几万哪里能衡量。”秦先生慢慢的啜饮一口,这才说道。

    这么一说,殷雅突然觉得袁州真是太良心了,她都不敢说这酒才卖5888了。

    “怎么办,突然觉得袁老板原来是个良心商人,我是不是烧了。”殷雅面上扯着笑,心里疯狂的吐槽。

    “酒中珍品,好酒哪里能单纯用钱衡量。”秦先生再次感慨的说道。

    “对对对,你有钱你说的都对。”殷雅心里吐槽。

    “好酒配上这带着竹香、酒香的竹林,真是人生一大美事。”秦先生拿起酒杯,环顾四周说道。

    “确实这里环境还是挺清幽的。”总监也附和的说道。

    “妈蛋,这么说你们的良心不会痛吗?明明刚刚还说这是个破店的,现在又夸起来了。”殷雅脑内的小剧场演的挺欢乐的,但脸上还是维持着得体的笑容。

    果然是好酒能让人忘记自己说的话,殷雅感慨的想着。

    紧接着,殷雅教了另一种喝法,这个自然也是殷雅开始做的功课,早就问好了郫筒酒的另一种喝法。

    “嘶,这个还真辣,不过很香。”秦先生忍不住嘶了一声,手却没停。

    “是的,您吃了这个再喝一口酒,您就知道这个味道了。”殷雅贴心的说道。

    “我可是还想试试这么温和的酒如何变成烈酒。”秦先生很是好奇。

    “可以了,您喝吧。”殷雅及时叫停。

    秦先生毕竟不是川人,并不怎么能吃辣,这样的程度就差不多了,殷雅还是很好的估摸了他的承受力。

    “吸溜。”秦先生这次不再是小口抿了,因为嘴里火辣辣的,也就下意识的一杯全部喝下。

    还没来得及心疼这么一杯酒,嘴里辛辣的感觉立刻烧起来,忍不住就想张嘴。

    “请您别开口,闭着然后一口咽下。”殷雅及时说道。

    “咕噜。”秦先生一口咽下。

    辛辣的酒气直冲入喉,一下子在肚子里转了一圈,这次秦先生再次张嘴,直接吐出一口气。

    “爽!”伴随着吐气的是秦先生的一声大喝。

    “这种喝法,真是闻所未闻,这是什么辣椒,居然能达到这样的地步,辛辣冲喉,过后却又绵软顺口,真是奇妙。”秦先生双眼亮,死死的盯着酒壶。

    “这就是袁州小店的郫筒酒。”殷雅笑着说道。

    “郫筒酒,真是好酒,好酒。”秦先生说着忍不住再次来了一边烧酒的滋味。

    他是被征服了。

    一壶酒,哪怕就完全让给秦先生喝,也喝不了几口,毕竟才四两,半斤都不到。

    当然若是其他的白酒,四两也就差不多了,但是郫筒酒开始的时候浑不似酒,反而犹如梨汁,后来辛辣过瘾的时候又没有几口,很快就喝完了。

    “喝完了?”秦先生不可置信的拿着酒壶。

    “是的,您要是喜欢,下次再来。”总监轻松的说道。

    “下次?这才几口怎么就没有了?”秦先生完全不能忍受,这才把酒虫勾起了然后就没了,这不是坑爹嘛。

    “你说这里真不能点第二壶?我有钱,真的有钱。”秦先生一脸严肃的说道。

    “我当然知道,但这里的老板叫圆规。”殷雅无奈的说道。

    ……
 楼主| 发表于 2017-4-26 20:47:09 | 显示全部楼层
正文 第五百零八章 最美味店铺


    “圆规,圆规也要生活的嘛。”秦先生殷切的看着殷雅说道。

    “是的,秦先生您可能不知道,曾经有个美食城的老板以五千万的价格请袁老板去出任厨师长,但是被拒绝了。”殷雅先是肯定了秦先生的问题,然后才说道。

    “五千万?”秦先生有些咋舌,这个价格他到不是出不起,但是也不会随随便便能拿来给人的。

    “是的,而且据说还会给股份,那是个全国连锁的餐饮机构。”殷雅笑着说道。

    “好吧,那我今天确实是喝不到了。”秦先生自嘲的说道。

    “不好意思,要不明天我再来给您排队,看能不能抽中?”殷雅温和的提出解决的办法。

    “那就麻烦殷助理了。”秦先生立刻同意的说道。

    “不麻烦,殷助理做事还是很稳妥的。”总监笑眯眯的接过话头,夸奖了一句。

    “没错,殷助理是个为人谨慎的人。”朱莉说的自然是这以前的殷雅,而不是这次大胆抓住机会的殷雅。

    “那行,既然酒喝完了,咱们也就谈谈正经的事情。”秦先生先开口。

    “没事,这事不着急,秦先生你都还没喝高兴呢。”总监一脸和善的推辞。

    “不用,我出来谈这些生意也就是为了喝个好酒,这你们都知道,既然有好酒,我自然会遵守我说的话,签合同吧。”秦先生大手一挥,直接说道。

    “那行,就听秦先生的。”总监特别淡定,示意朱莉拿出合同。

    这么一看明显就有准备的。

    “这次还要谢谢殷助理,让我喝到了好酒,真是极品好酒。”秦先生说是谢殷雅,但眼神一直留恋的看着空空的酒壶。

    “不客气,那是因为秦先生肯给我机会。”殷雅漂亮的眼睛弯起,客气的说道。

    “行了,不说别的了,明天记得给我打电话。”秦先生边说边一目十行的看着合同。

    这一下,秦先生才露出商人的一面。

    对于合同的每个细节都没放过,看的很认真,期间还热烈的商讨了一番,哪怕这个合同只是个初步意向书,并不是正式合同。

    “呵,暴户一个。”小说家浅浅啜饮一口酒,咕哝了一声。

    “哎,话可不能这么说。”方恒拿起酒杯示意了一下小说家,然后说道。

    “怎么说?”小说家心里就觉得这个什么秦先生就是暴户,没有一点风度,居然还为难申敏一个小女孩。

    “商人嘛,狡猾而已,你看这不是达到目的了?”方恒笑眯眯的说道。

    “还是个暴户。”小说家转念一想也就明白了方恒的意思,但对于这个做法,他还是嗤之以鼻。

    小说家明白,方恒所说的就是这人开始不好走,是因为和公司有利益牵扯,走了大家面子不好看,后来是因为自己不想喝,而现在当然是因为想喝,才会这样。

    但明白是一回事,不理解就是另一回事了。

    对于小说家的坚持,方恒只是笑笑,并没有再解释。

    而袁州则在店里做着自己的事情,他的忙碌自然是因为新菜的事情,东江菜也可以说苏东坡菜系里的五道菜应该推出了,毕竟全鱼宴只能整个点,不能单点。

    晚间谭松正在酒店房间里翻看手机。

    “宝宝,你在做什么?”柳眉端着水杯走过来问道。

    “没什么,马上十点了,你是不是要回去了?”谭松放下手机,特意反盖住,不让自己女朋友看见。

    “嗯,一会老妈肯定打电话催。”柳眉也点头,无奈的说道。

    “不错啦,能陪我到晚上十点,阿姨也是担心你太晚回去不安全。”谭松伸手摸了摸自己女朋友的头,细心的安慰道。

    “我知道,但是我有你嘛。”柳眉信任的眼神直接看着谭松。

    “对了,你什么时候来蓉城陪我?”柳眉突然问起了异地的问题。

    “一切有我,但是早点回去让阿姨放心,下次你才能再出来陪我。”谭松先是温和解释了上一个问题,然后才接着说道。

    “会的,你放心吧。”谭松肯定的说道。

    “好吧,那你送我回去。”柳眉点头,然后略带霸道的说道。

    “当然,这么晚我怎么放心你一个人走。”谭松严厉的说道。

    “恩呢,那我们走吧。”柳眉挽住谭松的胳膊就直接离开了酒店。

    还好谭松所住的酒店离柳眉的家并不远,来回不过十分钟谭松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回到房间,谭松一屁股坐在沙上,拿出手机就开始刷美食排行榜。

    “明天眉眉休息,上次说想吃好吃,我看看有什么好吃。”一边刷,谭松一边小声念叨。

    “蓉城美味榜?先看看这个好了。”谭松一下子就看到推送的榜单,直接点了进去。

    说起来有个吃货女朋友,谭松找美食的能力与日俱增,也现了那些私人榜单比商家榜单好些,更具有真实性。

    “第一名:袁州小店又名食神小店?怎么觉得这个名字有点眼熟?”谭松觉得这个第一名有些眼熟,一时也没想起来,就直接点进去看了。

    只是第一条评论就特别直接。

    [这个榜单如果不是袁老板第一还能是谁!]被提莫遗忘的蘑菇。

    [其实我是不推荐各位去袁州小店吃饭的,毕竟你们要是去了,我每次又得多排好久的队伍,所以我给了个负分,嗯,就是这么任性。]看看这看看那儿

    [看大家都是好评,我就说点不一样的吧,袁老板讲真你不考虑嫁给我吗?这样你就可以专属为我做饭,不用祸害别人了。]人生是场梦

    [店面虽然小了点,但是味道绝对是一流的,就是价格也附和一流的水准,如果吃的话建议和吵架的女票一起,吃了这么美味的食物,什么不高兴的都高兴了。]天赐施福

    “怎么全是好评?”谭松往后耐心的翻了三页,还是一溜的好评,就连唯一一个给一星评价的还是说的好话,这让谭松不能相信。

    “我还是去推荐论坛看看好了。”谭松跳转网页准备去别的地方看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网络文学  

GMT+8, 2017-12-14 23:12 , Processed in 0.032115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