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veBook.com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楼主: syzx

《美食供应商》作 者:会做菜的猫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8-5-25 22:28:0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 程技师的心意

    想到这些程技师立马出了厨房往前厅去了。

    这个时间已经不早了,许多员工来上班了,而他女儿程璎正腻在自己老婆身边正在撒娇。

    程技师站定,然后远远的朝着程璎挥手示意她过来。

    “去,你爸叫你。”女人摸了摸女儿的短发,然后道。

    “妈,那你答应我不准生气了。”程璎扭了两下没起来。

    “知道了,看着你爸现在还在店里的份上。”女人依旧不敢相信刚刚程璎说的话的,目光还是处于思索状态。

    是的,刚刚程璎一反映过来就立刻出来告诉自己母亲这个好消息了,但是程技师现在的信誉度已经大大降低了,所以对于口中所说的理由,一点也不信。

    目前,也就能保证,不和程技师生气了。

    “妈,你就放心吧,人家袁师傅可有信誉了,从来不违背自己说的话,他让老爸回来接受考验,肯定就是说定了的。”程璎一脸认真的说道。

    “行了行了,你们俩父女,对于那袁师傅一个比一个推崇,快去吧。”女人拉起女儿的胳膊,然后道。

    “没办法,袁师傅超级厉害的,不管做菜厉害做中式点心也很厉害,是大师级别的。”程璎吐了吐舌头,一脸崇拜的说道。

    “妈我过去了。”程璎说完冲着女人挥手。

    “去吧。”女人摆了摆手,然后低头看起了账本。

    “踏踏踏”程璎一流小跑,直接冲到了程技师的面前。

    “爸,什么事?”程璎问道。

    “你跟我到外面来。”程技师看了看自己老婆,然后指着门外说道。

    “老爸你躲着老妈做什么,妈说了不生你气了。”程璎上前扭着程技师的胳膊笑眯眯的道。

    “知道你机灵,会哄人。”程技师露出笑容,然后带着程璎往门外走。

    “那当然啦。”程璎一笑露出右边侧脸一个小酒窝,看起来漂亮可爱的很。

    不一会两人就来到了门外,早上十点多的太阳已经很大了,父女两人找了个阴凉避光的地方站定。

    “爸怎么了?”程璎疑惑的看着自己老爸。

    “是这样的,爸爸有个事情想请你帮忙。”程技师说这话的时候一脸郑重,很是认真。

    “好的,爸你说。”程璎下意识站直然后说道。

    “是这样的,我知道你很崇拜我师傅对吧。”程技师先是小心的看了看自己女儿,然后说道。

    “那当然,要不然才不给老爸你打掩护呢。”程璎皱了皱鼻子,然后道。

    “你看现在爸爸每天都要留在店里,一个月只能去一天师傅那里,而我师傅那里又没有其他弟子,很不方便。”程技师循循善诱的说道。

    “爸你想干什么?”程璎警惕的看着自己老爸。

    那样子就好似一只警惕抱着松子的小松鼠,一副有人要抢的样子,很是警醒的样子。

    “我师父是面点大师,你不是一直想学中式面点吗?”程技师摸了摸自己女儿的头,继续道。

    “嗯。”程璎下意识的点头。

    “虽然师傅不会教你,但你在那里时间长了自然能看到我师傅是怎么做的,那也能增加不少的知识的。”程技师慢慢的吐露了目的。

    “爸,你想我去你师傅那里帮你照顾袁师傅?”程璎一下子反应了过来。

    “我女儿就是聪明。”程技师笑眯眯点头。

    “不是不行,但袁师傅同意吗?”程璎道。

    “这个我一会就问问师傅,要是师傅同意你就去。”程技师道。

    “我是没有问题的,不过老妈那里爸你就自求多福咯。”程璎狡黠一笑,然后拍着自己的胸脯道。

    “放心,你妈那里我来说。”程技师点头。

    “好。”程璎立刻应声。

    “阿璎你去了我师傅那里要恭敬有礼,性子不能再跳脱,知道吗。”程技师嘱咐道。

    “放心吧,我肯定是会很尊重袁师傅的。”程璎连连保证。

    “嗯,有什么力所能及的事情你得主动做了,别偷懒。”程技师继续道。

    “我一向很勤快的。”程璎撇嘴。

    “我知道阿璎你最勤快,好了,我去给你妈说一声,然后给我师傅打电话。”程技师拍了拍程璎的头,然后转身进门了。

    程璎没有立刻跟上,而是想着马上就要见到自己偶像很是高兴。

    是的,袁州早就已经上升为程璎的偶像了。

    年纪比自己大三岁,但手艺却足以折服自己老爸,还让自己老爸心甘情愿、软磨硬泡了一年才收为徒弟,这在程璎看来是在是不可思议的很。

    所以开始的时候程璎是不信有人年纪轻轻就这么厉害的,后来多方了解,网上录制的不少视频,就更加崇拜了。

    因为从视频里看,袁州比自己老爸说的还要厉害,这让程璎早就想亲眼看看,但奈何程技师一向不允许自己家人去打扰袁州。

    程技师是知道袁州不喜交际的,所以早就说了不允许家里人去找袁州。

    而这点威信程技师还是有的。

    “太好了,希望袁师傅一定要同意,我还是很能干的。”程璎曲起手臂,很是认真的嘟囔。

    另一边,程技师不知道怎么和自己老婆说的,这次她并没有反对,而是云淡风轻的点了点头就同意的了程技师的做法。

    程技师大喜,上前搂了搂自己老婆的腰,这才跑去安静的地方给袁州打电话去了。

    当然,程技师是算好时间的,这时候应该是袁州在店里洗手的时间,再过十五分钟袁州就会开始准备午餐食材了。

    是的,程技师对于袁州的行动时间表记得很准确。

    小店里,袁州确实正在洗手,抽屉里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袁州不紧不慢的擦干手,这才接起电话。

    “招妹?”袁州有些疑惑,但还是接起电话。

    “怎么了?”袁州首先开口道。

    “师傅,中午好。”程技师先问好。

    “嗯,午好。”袁州回应。

    “是这样的师傅,我有个建议,希望您能认可。”程技师道。

    “说说看。”袁州换了个手接电话,认真的问道。

    “因为我现在不能在师傅身边做事,所以我想推荐一个人代替我来给师傅做些杂事……”程技师一板一眼的认真的说着自己的建议。

    同时还很认真的说程璎也是学厨的,并且不用费心教她,她不会添乱这些话。

    程技师说了很长一段话,甚至怕袁州不答应,还劝说了很多。

    袁州虽然不解人情世故,但他还是从程技师话中听出了担心、忐忑、关心以及小心翼翼。

    是以,袁州沉吟了一会,开口道:“可以,明早过来。”
 楼主| 发表于 2018-5-27 23:02:3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千一百三十章 好狠的乌海

         “师傅,阿璎真的会很省心的……”程技师继续碎碎念的说着。

     “我说,明天来。”袁州心里叹了口气,然后重复了一遍。

     “师傅你同意啦?”程技师声音一下子拔高了。

     “嗯。”袁州道。

     “太好了,谢谢师傅,那明天一早我就叫阿璎过来。”程技师连忙说道。

     “别太早。”袁州道。

     “好的,师傅,师傅放心。”哪怕袁州看不到,程技师也连连点头说道。

     “时间到了。”袁州突然道。

     “对对对,那就不耽误师傅准备食材了,师傅再见。”程技师立刻会意。

     “嗯。”袁州点头,然后挂断了电话。

     看着手机,袁州突然出声:“这招妹真是。”

     真是什么袁州并没有说出口,但脸上是带着笑意的,显然这样的关心让袁州觉得很是心暖。

     另一边程技师很快就把这个好消息告诉的自己的家人,并且再次嘱咐了程璎一堆的东西。

     甚至还在程璎的小本子上写了一张袁州的时间表给程璎,就怕自己女儿打扰到袁州。

     而拿着时间表的程璎难得的沉默了。

     “怎么了,你这小丫头难道不应该高兴?”程技师老婆最先发现程璎的沉默,出声问道。

     “妈你看这个。”程璎拿着小本子递给自己母亲。

     上面写着袁州五点起床,然后跑步锻炼,接着准备食材,早餐时间,结束后看书、练习雕刻、准备食材,午餐时间,然后是下午再练习雕刻或者其他技艺,这份时间表一持续到夜间一点。

     而看到这样的时间表,程技师的老婆也沉默了下来。

     “爸,袁师傅天天这样吗?”程璎开口问道。

     “不。”程技师摇头。

     程璎松了口气,但心里又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失望,觉得袁州好像也不是那么神,也会偷懒。

     是的,程璎下意识的以为程技师的摇头表示袁州并不是每天按照这样的时间来的。

     “就我所知以前师傅会多睡半小时,不过最近两个月才是按照这个时间表来的。”程技师接着道。

     “可是这一点睡五点起,一共才四个小时而已。”程璎喃喃道:“这必须是四个小时的深入睡眠,明天才有精力吧。”

     “对啊,师傅不光天赋强大,本身也足够努力。”程技师说这个的时候满心佩服。

     “天天如此吗?”程璎道。

     “天天如此。”程技师肯定的点头。

     得到程技师肯定的回答,程璎和她母亲一下子都沉默了下来。

     

    “袁先生真是一个厉害的人。”程技师的老婆忽然开口道。

     “对啊,袁师傅太厉害了。”程璎也点头说道。

     “那当然。”程技师骄傲的点头。

     “又不是夸你。”程技师老婆没好气的白了程技师一眼。

     “夸我师傅也就是夸我了。”程技师憨憨一下,挠了挠头。

     “去你的。”程技师老婆抚了抚裙子,一脸无语。

     倒是程璎抱着自己的小本子走远了,一脸坚决的样子。

     “看来我也要早起了。”程璎看了看袁州的起床时间,又想了想自己的,立刻干劲满满的给自己加油。

     午餐时间还有二十分钟到的时候周佳来到了店里。

     周佳一进店立刻就进入了备战状态,麻利的拿起抹布准备擦拭桌椅,但等到她擦了一会才发现,今天没人笑眯眯的说要帮忙。

     顿时就觉得有些奇怪,这才四处环顾了一圈发现程技师根本没来。

     “老板,程先生?”周佳好奇的问道。

     “不在。”袁州淡淡的说道。

     “啊?不在?”周佳更疑惑了。

     

    “我让他一个月来一次。”袁州道。

     袁州这回答既让周佳松了口气又让周佳有些不好意思,她在原地踌躇了一会才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发开口:“老板,其实我只是怕程技师把事情做完了我没事做。”

     

    袁州抬头看着周佳,眼神一如既往的严肃,说白了就是他没听懂。

     “老板不用这样的……”周佳小小声的说道。

     是的,周佳一直把袁州当做家人大哥哥一样的存在,所以难得的有些会错了意。

     

    “不,我只是换了个教他的方式。”袁州直白的说道。

     “啊?哦,客人们来排队了,我去维持队伍。”周佳顿时脸通红,立刻语无伦次的跑出店外。

     “我真是蠢。”周佳正准备敲自己脑袋的时候,发现手上还拿着抹布又偷眼看了看袁州,看他还是在认真的准备食材后松了口气,这才进门放好抹布。

     而刚刚让人尴尬了的袁州毫无所觉,还是认真的准备着午餐,并且这一整个午餐时间周佳都好似特别忙碌,没敢正眼看过袁州。

     周佳一个人的尴尬直到晚餐时间再次看到袁州一如既往的严肃脸,这才恢复过来。

     恢复过来的周佳这时候感觉好了许多,也有心思听食客们聊天了。

     而这时候正是赵英俊发起了一个如何藏私房钱的话题,正在询问伍洲和一众有女朋友的人士。

     看到周佳恢复了正常的笑脸,袁州这才放心。

     “看来这小姑娘失恋的阴影还在,心情这么忽高忽低的。”袁州心里暗道。

     “伍洲你老是交代到底你藏匿的私房钱到底在哪。”赵英俊一脸调侃的问道。

     “绝对保证,我可没有。”伍洲立刻摆手表示清白,语无伦次的。

     “我觉得他是不敢藏,也没地方藏。”说这话的是店里的胆小壮,他一脸自信的说道。

     “这么说你藏了?”赵英俊好奇的问道。

     

    “没地方藏,搜查的时候我老婆连家里的蟑螂窝都不会放过。”胆小壮摇头叹气。

     “说的也是,这女人天生就是一把找东西的好手。”伍洲心有戚戚然的说道。

     “那是当然。”这话得到了店里一众女性食客的点头认可。

     “蠢。”乌海突然摸着小胡子出声。

     “乌不要脸,难道你一个没女朋友的还知道怎么藏钱?”说这话的是凌宏。

     “简单。”乌海一脸自信的说道。

     “呵。”凌宏嗤笑一声,明显不信。

     “你把钱存银行不就行了。”乌海鄙视的看了一眼在座的男同胞。

     “银行卡怎么办。”伍洲下意识的问道。

     “直接烧了。”乌海看伍洲的眼神就好似伍洲是个智障。

     “卡没了怎么取钱。”伍洲努力忽视乌海的眼神,继续问道。

     “等要用的时候用身份证补办不就行了。”乌海理所当然的说道。

     乌海这话一出,店里瞬间安静了一秒,店里的男性食客包括袁州都一脸若有所思的样子。

     “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有人小声的喃喃自语。

     而女性食客包括姜嫦曦都是一脸了然的看着乌海:“原来我以为你是脾气不好找不到女朋友,现在才知道乌海你是凭实力单身。”

     “这办法狠!”这是所有食客的想法。
 楼主| 发表于 2018-5-31 21:10:5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千一百三十一章 强迫症袁州

    店里的食客一脸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乌海的时候,袁州正认真思考着私房钱的可能性。

     “不对啊,这钱先是我收,然后是系统抽成,最后才到卡里去,这样应该不用藏私房钱。”袁州心里暗道。

     “说起来上次那个银行客户经理说过可以办理无卡业务。”袁州摸着下巴认真的思考。

     “也不对,我可以和女朋友商量着管钱,反正我一不抽烟二不喝酒三不赌博,是个绝世好男人。”袁州美滋滋的在心里自夸着。

     “看来我是不需要藏私房钱的特殊技巧了。”袁州瞬间想通,身心舒畅的回厨房做菜去了。

     而身心舒畅的袁州完全忘记了他连个女朋友的毛都没有的事实。

     这一晚也过的很快,袁州按照自己的时间表看书、洗漱、休息然后起床锻炼。

     等到袁州跑步到自己小店门口的时间见到了等在那里的人。

     这人不是乌海,乌海这家伙只跟着袁州跑了一个礼拜,然后就开始断断续续的来,让他坚持锻炼比让他起床吃饭难了不是一星半点。

     站在门口的是一个穿着牛仔短裤露出一双肌肉均匀白皙长腿,脚下一双白色板鞋,上身黑色短袖的短发妹子。

     看见袁州跑过来,立刻就对袁州露出了一个甜甜的笑容,露出了右脸上的酒窝。

     袁州停下脚步,手臂还是在摆动,看了看已经跑到自己面前的姑娘开口道:“招妹的女儿?”

     “对对对,师公您知道我啊?”来人正是程璎,闻言一脸惊喜的看着袁州。

     “不,你们长得很像。”袁州侧头说道。

     “额……”程璎觉得这天没法聊了。

     可不是没法聊了,程技师身材滚圆,脸胖的和弥勒佛一样,而她明明身材纤细像自己老妈看起来可爱又漂亮,为什么会觉得像自己老爸。

     程璎心里戚戚然,闭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然而袁州本来就不是多话的人,程璎不说话,他自然也就开跑起来,也不说话。

     好一会,等到袁州都跑到了后巷,程璎才开口:“师公我现在能做什么。”

     “什么都不做,等着。”袁州侧头看着程璎道。

     “啊?”程璎歪头疑惑道。

     “太早了。”袁州道。

     “可是我看师公你很早就起来了,所以我就想早点来看能做什么。”程璎活力十足的说道。

     “不用,晚点来。”袁州摇头。

     “可是,师公我想向你学习,我是来帮忙的。”程璎握拳说道。

     “等等,你叫我什么。”袁州站在自家后门,转身看着程璎认真的问道。

     “师公啊。”程璎理所当然的说道。

     袁州眉头一皱,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整个人看起来严肃起来,看着程璎没说话。

     “因为你是我爸爸的师傅,而我是我爸爸的女儿,按辈分来说就是叫师公的。”程璎看袁州这么严肃,也下意识的站直身体,认真的回答道。

     “我有查过的。”程璎见袁州还是没说话,小小声的为自己证明。

     “叫袁老板。”袁州不着痕迹的深吸一口气,然后淡然的说道。

     “可是就应该叫师公的。”程璎低头,但倔强的说道。

     袁州现在很想扶额,但为了在外的形象他生生忍住了,口气严肃又认真的说道:“不用,叫袁老板就行了。”

     “开什么玩笑,我今年二十六,正青春,叫师公是得有多老。”袁州面无表情的在内心疯狂吐槽。

     “师公你这是不承认我吗?我很乖会做事的。”程璎抬头,眼泪汪汪的看着袁州。

     袁州瞬间惊悚了一下,脚步都忍不住后退了一步:“这TM是什么情况,这是哭了吗,哭了么?”

     作为一个24纯K的母胎单身二十六的袁州,除了自己老妈外就没见过第二个在自己面前哭的女性,嗯,雌性也没有。

     并且,现在这个妹子好像还是自己弄哭的,袁州想到这个瞬间就头疼了。

     “不准哭。”袁州色厉内荏的严肃道。

     “师公。”程璎继续眼泪汪汪的看着袁州。

     “去前门等着,一会再进来。”袁州深吸一口气,然后按捺下心里的沧桑感。

     “好的,师公。”程璎立刻破涕为笑,笑着应声。

     “嗯。”袁州点头,看着程璎笑比眼泪来得还快,立刻就在心里再次吐槽:“女人啊,你的名字叫善变。”

     

    当然,袁州的这些吐槽都在心里进行,面上还是一副不动如山的样子。

     “去吧。”袁州见程璎站在自己面前不动弹,再次说道。

     “好的,谢谢师公。”程璎这才转身准备离开。

     看到程璎转身,袁州垮下肩膀:“为什么我有种养了女儿的辛酸感。”

     “师公你快点开门。”程璎突然转头对着袁州说话,而袁州的第一反应是立刻站直身体脊背挺直,一副站如松的样子。

     “嗯。”袁州冷硬的应声。

     “那我去前门了。”程璎说完再次开始离开。

     这次袁州没在垮下肩膀了,就怕这人什么时候再转头回来,是以袁州一直看着程璎往前走。

     一直看着袁州的目光就看到程璎的白色板鞋下有什么在飘着。

     袁州定睛一看那是一张不知道哪里踩到的餐巾纸,粘在了程璎的脚下,随着她的脚步一步步往前走。

     “去或者不去,这是个问题。”袁州心里纠结了一番,然后快步上前。

     因为袁州的脚步快速而声音轻,程璎根本没注意。

     而袁州则趁着程璎再次抬脚的瞬间,他一脚踩过去踩住了那张餐巾纸。

     这时候纸张掉下来了,袁州瞬间心情一松,满意了起来。

     “师公?”程璎转头看着站在自己身后的袁州,满脸纳闷。

     “没事,你第一次来送你到巷子口。”袁州一本正经的说道。

     “谢谢师公,你真好。”程璎立刻眉眼弯弯的笑道。

     “嗯。”袁州点头。

     “那我走了哦。”程璎道。

     “去吧。”袁州点头,然后目送程璎。

     “这感觉更像养了个女儿了。”袁州面无表情的看着程璎走出巷子,这才转身回了自己屋里。

     “招妹还真是……”袁州叹气,然后拿上衣物快速洗漱去了。

     ……
 楼主| 发表于 2018-5-31 21:11:1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千一百三十二章 心累的周佳

    等到袁州快速的洗漱完毕下楼打开大门让程璎进门后,袁州这才想起一件事。

     “我刚刚好像又被发了张好人卡。”袁州神情严肃的想着再把程璎扔出去的可能性。

     这不是开玩笑嘛,他可是还没女朋友,要那么多的好人卡有什么用,说不定还会影响他找女朋友的大事。

    扔还是不扔,这是个问题。

     但袁州抬眼看了看程璎白嫩的胳膊和腿,还是默默的按下了自己的想法。

     “这是招妹的女儿,下次找招妹扔应该好一些。”袁州默默的在程技师的头上记上了一笔。

     “师公,我现在可以做什么?”程璎完全不知道袁州刚刚的想法,一脸兴奋的问道。

     “没事。”袁州听见称呼,先是略微牙疼般的抽了抽嘴角,这才回答。

     “没事?不不不,我可以帮忙打扫的,我在家很勤快的。”程璎眼都不眨的说道。

     “不用,一会周佳会来打扫。”袁州道。

     “我可以帮忙的,师公。”程璎郑重的说道。

     袁州原本准备再次拒绝,但看程璎一脸认真又恳切的样子又改口道:“随你。”

     这下程璎立刻笑容更大的在店里转悠起来,准备找打扫的工具来帮忙打扫。

     最后还是袁州默默的拿出了抹布和一盆温水,程璎这才开始干净满满的打扫起来。

     是以,等到周佳到店后一眼就看到露出一截白嫩腰背的程璎,正在弯腰擦拭椅子腿。

     而袁州则低头认真的揉面,毫无所觉的样子。

     “老板?”周佳立刻一惊,来不及进门就喊道。

     “嗯,早。”袁州头都没抬,习惯性回道。

     “老板,这是?”周佳知道袁州做饭时候的认真,也不多说直接问道。

     “招妹的女儿……”袁州语气淡然,手上没停,但还没说完就被程璎接过话头。

     “我是程技师的女儿程璎,我是来照顾师公的。”程璎起身,立刻笑着自我介绍道。

     “师公。”周佳表示她噎住了。

     “咳。”袁州都忍不住轻咳了一声,然后低头默不作声了。

     “这称呼简直有毒。”袁州心里忍不住吐槽。

     “对啊,我爸爸是师公的徒弟,我是我爸爸的女儿,按辈分我就应该叫师公的。”程璎认真的科普道。

     “哦哦,这个我来吧。”周佳点头表示明白,然后指着程璎手上的抹布说道。

     “不用不用,这是我应该做的。”程璎一脸自豪。

     “不是,我是老板请的员工,这工作我来就行了。”周佳简直心累了。

     可不是,走了老的来了小的,关键还都喜欢抢她的工作,她为了留在小店真是拼了。

     “那我们一起来。”程璎黑溜溜的大眼睛转了转,她自己家开店的,立刻就明白了周佳的意思,然后拿起另一块抹布道。

     “好。”周佳赶忙接过,然后擦拭了起来。

     等到擦拭完本来就一尘不染的店内,时间也差不多到了快要开始营业的时候了。

     周佳准备出门看排队情况,以及指挥拿号和进门的事情,这时候程璎还准备跟着。

     “你看程技师说你是来照顾老板的,那你应该时时刻刻看着老板,你跟着我做事不好吧。”周佳摆出袁州惯常的认真表情极具说服力的说道。

     “对哦,我应该看着师公才对。”程璎立刻会意,点头,然后转身站回了程技师常常站的位子上。

     “对,就是这样。”周佳难得松了口气,然后出门了。

     程璎冲着周佳点点头,然后转头看向袁州认真的问道:“师公,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

     “少说多看。”为避免这胃疼的称呼,袁州立刻回道。

    “好的,师公。”程璎认真的点头,然后就开始垂着小脑袋紧紧的盯着袁州的手。

     而周佳一出门就立刻被食客的问题包围了。

     因为外面排队的食客早就看到里面忙来忙去,又从未见过的程璎了。

     “佳佳,那女孩是谁?”姜嫦曦第一个出声询问道。

     这话一出,边上的食客们,还有漫漫和凌宏都好奇的看着周佳,等回答。

     

    唯一不关心的乌海反而急急开口道:“今天早餐吃什么。”

     乌海和姜嫦曦的话几乎是同时开口的,食客的反应几乎是瞬间一致鄙视的看向乌海。

     那眼神明明白白的写着:“你这家伙除了吃还能想到别的吗?”

     “乌不要脸你脑子里除了吃还有别的吗?”凌宏扶额,一脸无语。

     “还有画画。”乌海摸着小胡子,点头说道。

     “呵呵。”凌宏瞬间不想说话了。

     “现在是袁老板店里多了个陌生女人,而且已经登堂入室了,你不关心?”漫漫恨不得摇晃乌海的肩膀。

     就连边上的食客都连连点头,表示乌海应该关心这个。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只要袁老板今天还开店其他都没事。”乌海满不在乎的说道。

     “你们这些人才是八卦,关心这个无关紧要的事不如多想想袁老板什么出新菜。”乌海继续道。

     

    “这么一说好像没毛病。”食客们心里闪过这个念头。

     “但要是那女孩关系和袁老板太好,说不定能吃到什么也不一定。”姜嫦曦放出绝招乌海瞬间僵硬了。

     “对啊,这女孩第一次来就可以没开店就进门,这人是谁!”乌海立刻双眼炯炯有神的看着周佳问道。

     “不对,问你太慢,我直接问圆规。”乌海说着,立刻上前去扒门。

     乌海说干就干,扒着小店门,头使劲往里面伸,大声开口道:“袁州袁州,袁老板,她是谁。”

     对于乌海来说女人就只有他妹妹那样的,所以他毫无压力的指着程璎就开口了。

     而全程没机会说话的周佳看乌海这样也就默默的咽下话,站一边去了,至于姜嫦曦则是用白皙的手撑着下巴,认真的看着乌海和袁州,目光里带着感兴趣的光芒。

     “你排队站好。”袁州眉头一皱,严肃的说道。

     “哦,那你说她有没有偷吃我们的早饭。”乌海还是很有良心的,说话的时候带上了身后所有的食客。

     然后身后的食客只想捂额:“就算我们心里有这个小小的不成熟的念头但你也别说出来,这样会显得我们和你一样的。”

     “程技师的女儿,来学习。”袁州眼看程璎要说话,立刻开口道。

     “对对对,我是来学习照顾师公的,才没有偷吃。”程璎立刻点头附喝。

     ……
 楼主| 发表于 2018-5-31 21:11:4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千一百三十三章 挂牌任务

    “师公?袁老板你升辈分了?”乌海再次扒着门,一脸好奇的看着袁州。

     “嗯。”袁州严肃的点头,并不多说。

     “师公,这个称呼好。”姜嫦曦笑眯眯的点头。

     “好吗?这个称呼好怪异。”漫漫不解道。

     “按辈分来说袁老板可不就是人家师公。”姜嫦曦笑了笑,然后道。

     “好像也是。”漫漫点头。

     “啧,女人真可……爱。”凌宏正准备感慨,然后被姜嫦曦一个眼神生生的把可怕换成了可爱。

     这弯转的凌宏这个常年混迹花丛的老司机都差点翻车,还好技术过硬,看姜嫦曦满意的表情就知道了。

     “原来是程技师的女儿,难怪能进门。”食客们放下了心。

     “程技师的女儿在里面还是挺合理的。”食客嘴上说道。

     只要不是能威胁到他们吃饭地位的人,都没事。

     这样一想食客们瞬间僵硬了,因为他们一下子觉得他们这样和乌海好像没什么区别了。

     “对了,今天的早饭是什么。”食客们开始自动自发的转移起了话题。

     “今天的是龙眼包子。”这时候周佳终于有机会开口了。

     就在食客们讨论的时候姜嫦曦掏出手机,纤细的手机在屏幕上点点戳戳的,看起来是在发信息。

     “姜姐怎么了?”漫漫看着忙碌的姜嫦曦问道。

     “给人通风报信。”姜嫦曦收起手机坦荡的说道。

     “啊?”漫漫一脸问号。

     “小丫头,该领号了。”姜嫦曦笑眯眯的摸了摸漫漫的头,然后指着前面已经开始领号的食客说道。

     “哦,好的。”漫漫立刻被转移了注意力,急匆匆跑上去领号去了。

     “想来中午应该就能看到了。”姜嫦曦笑眯眯的看了看袁州。

     姜嫦曦看过去的眼神正好被袁州接住,袁州下意识的脊背一凉,有种不好的预感。

     “姜女王又想到什么阴谋?肯定是想占我便宜让我请客,真是害我之心不死。”袁州立刻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准备应对姜嫦曦。

     然而一整个早餐时间过去,姜嫦曦只是问了问程璎的情况,和往常一样调侃了袁州两句就没有其他动作了。

     搞得袁州都以为是自己看错了。

     “不对,看来这次她是准备搞大事情。”袁州看着店里的食客慢慢走光,眉头微皱的想着。

     “老板,我先走了,中午见。”周佳的声音唤回了袁州的注意力。

     “嗯,路上小心。”袁州嘱咐道。

     “老板再见。”周佳走之前特意看了看没动弹的程璎,心里警惕。

     “嗯。”袁州点头。

     “再见周佳姐。”程璎挥手对周佳道别。

     “你也可以回去了。”周佳一走,袁州立刻对程璎道。

     “师公我可以帮忙收拾。”程璎立刻挺起胸脯,认真的说道。

     “不用。”袁州拒绝。

     “现在不能走,回去了我爸会骂我的。”程璎立刻可怜兮兮的说道。

     “招妹不会。”袁州对程技师还是了解的。

     “其他事情是不会,但是关于师公的事情,老爸一定会骂我的。”程璎板着小脸认真的说道。

     袁州取下口罩,想了想好像还真有这个可能。

     “你不回去吃午饭?”袁州换了个说法。

     “现在还早呢,我一会再回去。”程璎道。

     这次袁州点了点头没说话。

     “师公师公,我能帮忙做什么?”程璎立刻在店里走来走去,围着站在厨房里的袁州转悠。

     “我去洗漱,一会再说。”袁州擦干净手,然后道。

     “师公好爱干净。”程璎感慨。

     “爱干净是一个厨师的基本要求。”袁州严肃的说道。

     “是,师公,我知道了。”程璎也站直身体严肃的回应。

     “嗯。”袁州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上楼去了。

     “呼,爸爸的笔记还真有用,不过师公还真像是圆规,一板一眼的毫无差错。”眼看袁州上楼了,程璎立刻放松下来。

     “这小丫头。”然而程璎自认为小小声的吐槽,却被耳力灵敏的袁州听个正着。

     只是袁州并不在意,还露出了小小的笑容,径直往自己房间而去。

     站在窗边径直打开衣柜,袁州开始拿换洗的衣物。

     这时候五感敏锐的袁州觉得有人在看自己,立刻转头。

     窗户对面一颗黑色的,大夏天在屋里还带着鸭舌帽的头出现在乌海画室窗外。

     “乌海,你在做什么。”袁州面无表情的打开窗户问道。

     “看你有没有做好吃的。”乌海见被人发现也不隐瞒,取下帽子就说道。

     “画你的画去。”袁州深感无力。

     “上次你请小云喝茶没叫我,上上次你做果酱没叫我,所以我要盯着。”乌海摇头,立刻道。

     “你确定?”袁州道。

     “当然。”乌海肯定的点头。

    “唰”回应乌海的是袁州拉上的窗帘,关的严严实实的一点光都透不进来的那种。

     “哼,以为这样我就不知道你偷偷做好吃的?天真。”乌海摸着小胡子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而另一边袁州快速的洗漱完毕,然后换了一声浅色的改良短袖亚麻汉服下楼了。

     袁州短发带着水汽,身上干净清爽,因为洗过澡看起来整个人精神饱满,显得有些帅气。

     “师公真好看。”程璎是个直性子,立刻说道。

     “你和你爸一样。”袁州面色柔和的走出厨房道。

     “什么一样?”程璎跟在袁州身后歪头问道。

     “眼神很好。”袁州打开樱虾墙景门的时候淡淡的说道。

     “那当然,我和我爸的眼神都五点零呢。”程璎得意的说道。

     “嗯。”袁州点头,没多说,心里却是有些美滋滋。

     “这招妹的女儿还是有点用的,至少眼光很好。”袁州往养着小龙虾那里走去。

     显然袁州这是准备给小龙虾读诗句了。

     “师公,我们现在做什么去?”程璎出声问道。

     就在袁州想要回答的时候,许久未出声的系统突然又开始刷存在感了。

     系统现字:“挂牌任务发布,宿主可领取。”

     “什么?”袁州心里一惊,立刻出声问道。

     “什么什么,师公?”边上的程璎好奇的看着袁州。

     “没事。”袁州脸色不变的说道。

     “挂牌是指我终于可以挂招牌了?”袁州沉下心在心里问道。

     系统现字:“是的,宿主完成挂牌任务即可悬挂招牌。”
 楼主| 发表于 2018-5-31 21:12:1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 师公说的都是对的

    系统现字:“是的,宿主完成任务即可悬挂招牌。”

     “嗯,知道了。”袁州按捺下心情,然后抬头看着正围着自己转圈的程璎。

     “做什么。”袁州面上不动声色的问答。

     “没有,我在学习。”程璎一脸严肃的说道。

     “你和面汤很像,不对是像米饭。”袁州顿了顿然后道。

     “一样可爱对吗?”程璎立刻接话道。

     袁州可疑的停顿了一下才点了点头。

     

    “所以面汤和米饭就是师公养的那两条小狗吗?听说超级聪明的。”程璎立刻目光发亮的问道。

     “就是它们,而且不是我养的。”袁州先是否认然后才道。

     “谢谢师公夸我可爱。”程璎并未追问为什么她像米饭,而是笑眯眯的道谢。

     在程璎看来,袁州这明显是把她当自己人才说的,何况最重要的是还夸她可爱了。

     “不客气。”袁州道。

     说完,袁州伸手拿起放在后窗台上的精装唐诗三百首。

     只是袁州还没翻开,程璎又小心翼翼的开口了:“师公,你为什么总是说面汤和米饭不是您养的啊?”

     “厨师不能养宠物。”袁州低头看着程璎的眼睛,认真的说道。

     “为什么?”程璎下意识的问道。

     这次袁州没回答,就那么看着程璎,好一会后程璎才恍然大悟,面露崇拜的出声道:“师公果然是大师,这点小事都考虑到了。”

     显然,程璎明白了袁州不养宠物是为了更好的做菜,心里更加佩服起来。

     大师有时候并不只是厨艺超绝,而是像袁州这样能在一件件小事中做到厨师的基本要求。

     比如宠物,比如不厌其烦的洗手,比如做菜时候永远带着的口罩,和清洁如新的厨房。

     而这些程璎在短短一个早晨就发现了,她的师公袁州一丝不苟的全部做到了,并且做到了极致。

     “嗯。”袁州轻声的应了一声,然后翻开诗集准备读诗。

     眼见袁州做起正事程璎不在说话,一手捂着嘴,一手放下,大眼睛咕噜噜的看看池子里活跃的小龙虾又看看袁州捧着书的手。

     “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返影入深林,复照青苔上。”袁州声音清朗的开口读诗。

     并且每读一首,还细细的解释诗意,而且声音就对着池子里的小龙虾。

     

    袁州读诗很细腻,声音清亮,一字一句的还细心的解释。

     六月初的天气,微微炎热起来,但酒馆的院子里绿草成荫,还有高大的房子遮挡,本来这个位置就不热。

     而现在听着袁州读诗的程璎却更加感觉仿佛一阵凉风吹过,让她忍不住眯着眼睛,脸上露出大大的笑容。

     “师公的声音真好听。”程璎蹲着看龙虾,又看袁州,嘴里感慨着。

     袁州读了半小时的诗,程璎就在边上蹲着听了半小时,很是认真的样子。

     程璎从未在离开学校后听过这么久的诗,并且还一点不烦,非常舒心的感觉。

     “好了。”袁州放下诗集,见程璎还沉浸在诗里,没反应的样子出声道。

     “嗯?读完了?师公。”程璎迷迷糊糊的问道。

     “嗯。”袁州点头。

     “好的,我马上起来。”程璎说着就要立刻起来,但这时候袁州突然出声道:“慢点。”

     “好的,谢谢师公。”程璎立刻慢慢的起身,脸上露出笑容。

     袁州把书放回窗台上,这时候程璎也起身了,站在袁州的身后。

     “师公你天天都会读诗吗?”程璎好奇的问道。

     “嗯。”袁州点头。

     “那为什么不找个位置坐着读,师公天天开店都要站很久了,这样会不会太辛苦了。”程璎小心翼翼的说道。

     “这是读给小龙虾听的。”袁州沉默了一下,然后道。

     “啊?”程璎歪头疑惑的看着袁州,感觉没听懂袁州说的话。

     “不论是动物或者植物都喜欢听美好的东西,不论是音乐或者诗句都会让他们长势更好。”袁州难得说一句长句子。

     “师公我只听过听音乐的神户牛。”程璎默默的说道。

     “本店供应的牛肉从小听古筝古琴曲,肉质细嫩带香。”袁州点头肯定道。

     “所以这动物哺乳动物听音乐是因为他们也有感情,但小龙虾和植物也听?”程璎疑惑的问道。

     “是的,听。”袁州肯定道。

     “回去多看新闻,已经有美国科学家证实并做过实验,以一个月的时间为例,两盆相同的植物,同样的照顾以及喂养方式,常常夸奖一盆植物会让起长势良好,而反之则会枯黄生病。”袁州严肃的科普道。

     “哦哦,好的,我会的。”程璎被袁州说的连连点头。

     “哗啦”袁州打开樱虾墙景门,等程璎跟着出来后又关上门。

     而程璎还一脸神游的样子,显然在想袁州刚刚的话。

     其实要说起来程璎第一反应就是师公是骗人的,但看袁州一脸认真又严肃,并且手艺又如此高超的样子,又立刻打消了这个念头。

     “师公说的都是对的。”程璎在心里严肃的重复了三遍这样的话,这才回神。

     “你该回去了。”程璎一回神就听见袁州的声音。

     “嗯?”程璎看着袁州。

     “已经十点了,午饭时间快到了。”袁州示意程璎看时间。

     “哦哦,好的,师公那我下午再来看您,您有什么需要我帮忙带的吗?”程璎立刻反应过来,然后恭敬的问道。

     “不用,路上小心。”袁州摇头道。

     “好的,师公再见。”程璎一说完,立刻蹦蹦跳跳的跑出了门。

     “比小云还活泼。”袁州看着程璎走远,然后嘴里嘀咕了一句。

     程璎一走,店里又只有袁州一个人,太阳照着桃溪路的街道,门外的人还是和往常一样多,袁州回到厨房自己的位置坐下了。

     “领取任务。”袁州闭了闭眼,然后心道。

     系统现字:“任务已发放,宿主可查看。”

     “查看。”袁州道。

     【挂牌任务】拥有属于自己店铺的招牌。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网络文学  

GMT+8, 2018-6-24 09:28 , Processed in 0.029186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