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veBook.com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楼主: syzx

《雪鹰领主》作 者:我吃西红柿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6-9-27 17:43:55 | 显示全部楼层
雪鹰领主 第一篇 龙山楼黑铁令 第二十一章 禀告首领

  
    寒霜布满了地面,地面都冻得很硬很硬,安阳行省毕竟在整个大陆的最北方……在冬天就更加寒冷了。

    “你今天不进毁灭山脉?”宗凌和东伯雪鹰并肩闲走着,“是因为猎杀了阴影豹,准备回去了?”

    阴影豹尸体价值超过十万金币。

    东伯雪鹰这次来毁灭山脉最根本的目的——给弟弟赚学费已经完成了!

    “不是。”东伯雪鹰笑道,“和阴影豹的一战我的枪法有了些突破,之前我修行了一夜未曾歇息。我准备练练枪法……等今天晚上好好睡一觉,明天精力十足再进毁灭山脉,将那银月狼群给灭掉!”

    “灭掉银月狼群?你有把握?”宗凌吓得一跳。

    “有把握。”东伯雪鹰点头。

    在突破前,自己面对整个银月狼群成功的希望不足一成,死亡可能性极大。

    可现在?

    枪法进步太大了,即便力量血脉不爆发,都能达到‘十枪境’境界!而之前仅仅是‘五枪境’……这是质的提升!

    “有足够把握就好。”宗凌心中快慰,看着雪鹰在变强,他也开心啊。

    ……

    第二天中午时分。

    毁灭山脉的一片阴暗山林中,各处的狼吼声此起彼伏,或是惊恐,或是愤怒。

    一头头银月狼的尸体躺在各处。

    而体型庞大的‘银月狼王’站在一块巨石身上正在发出怒吼,大批大批的银月狼正涌向了一名黑衣少年。

    “杀。”

    黑衣少年在前进。

    雪花飘飘,枪影冰寒,每一次闪烁,都有一头银月狼倒下!尽皆都是被刺穿喉咙、头颅等要害处。

    枪法太快了,任凭这些银月狼群们疯狂围攻,都无法攻破东伯雪鹰的枪法圈,敢靠近的一律死!

    这一伙‘银月狼群’乃是周围一带的霸主,其他魔兽们都不敢招惹它们,便是人类军队扫荡时……碰到银月狼群也会死伤极多。因为银月狼们体型大冲击力强,又悍不畏死,相当于足足两三百名天阶骑士同时围攻,的确算是噩梦。

    可现在……

    东伯雪鹰,成了这些银月狼的噩梦。

    “死吧,死吧。”东伯雪鹰杀这些银月狼,没有丝毫留情。

    魔兽,就是整个人类的敌人。

    这也是为什么人类军队要来一次次扫荡的缘故。魔兽们一次次屠戮人类城池,在人类偏弱时可是经常发生的。

    “吼!”银月狼王终于冲出,冲向东伯雪鹰。

    “来的好。”

    东伯雪鹰眼睛一亮。

    “给我滚开。”东伯雪鹰手中长枪仿佛一条灵活的蛟龙,抽打在两边,两边的那些银月狼们都被抽打的或是倒飞,或是跌倒在一旁。

    作为一名枪法大师,对枪法力量的控制太精细了。

    拨草寻蛇!

    长枪抽打间,银月狼们仿佛草一样朝两侧让开,东伯雪鹰则是直奔向银月狼王。

    那一头银月狼王大惊,它本来是要和麾下们一同围攻的,面对这人类少年冲来的气势,它感到了一丝惊慌,甚至想要掉头就逃。

    可来不及了。

    “噗!”长枪呼啸旋转着刺来。

    银月狼王立即竭力跃起,闪躲开这一枪,长枪从银月狼王身体的下方刺了个空。

    “起来吧。”

    东伯雪鹰陡然发力。

    长枪从怒刺变成奋力上挑!直接抽打在上方的银月狼王身体上,蓬~~~低沉的一声声音,银月狼王的腹部被狠狠抽中,它发出了凄厉的一声哀嚎,口鼻都有鲜血渗出。它身体翻滚着朝一旁跌落。

    “咻。”快如闪电的一枪,追着瞬间刺入了银月狼王的喉咙处,从毛发中刺了进去。

    将体型庞大的狼王,完全扎在了地面上。

    狼王身躯在无力挣扎着。

    周围残余的百余头银月狼们则有些惊慌的后退,这个黑衣人类少年太可怕了。

    “嗷呜。”“嗷呜。”这些银月狼们发出惊慌的叫声,迅速的掉头四散逃跑了。

    “漂亮,雪鹰,没想到你面对整个银月狼群都能这么轻松。”宗凌也现身了。

    “我的枪法,很适合应对围攻。”东伯雪鹰笑道。

    “赶紧解剖采集材料。”宗凌连说道,“这里血腥味这么大,虽然周围都是银月狼群的领地,可时间久了,就有其他魔兽来了。解剖的事情交给我,我可比你熟练。”

    锵锵锵……

    宗凌瞬间抽出了六柄刀,六条手臂挥舞下,银月狼王的尸体迅速被解剖。

    “这是银月心脏。”东伯雪鹰立即用一铁盒存放好收进了储物吊坠内,储物吊坠因为存放了阴影豹尸体,剩下的空间很小,可放下了零零碎碎小东西还是能做到的。

    采摘了一些珍贵材料后。

    便又将整个银月狼王的毛皮都剥了下来。

    “可惜了,银月狼王的魔兽肉也能卖出很高的价,只能这么浪费了。”宗凌摇头说了声。

    银月狼王的魔兽肉近两万斤,体型这么大,怎么抗?就算扛着这么重,怎么走路?而且血腥味肯定会吸引更多魔兽的。

    “走。”

    宗凌将银月狼王的毛皮折叠了下,用布带捆绑起来,比一人都要高!

    “这毛皮就得有近两千斤重。”宗凌惊叹道。

    “我来背。”东伯雪鹰力量大,不在乎这两千斤。

    背起了折叠后的巨大银月狼王毛皮,狼王头颅垂落在一旁,通体雪白的狼王皮毛的确很漂亮,色泽更亮丽,雪白程度都比寻常的银月狼高一截。这是许多贵族们喜欢的服饰材料,用来铺在床上地面上都是很霸气的,挂上墙上也是很有底蕴的收藏品。

    不算其他材料,单单这银月狼王毛皮就值大概五万金币,这自然得背回去。

    “走,回家。”东伯雪鹰笑道。

    “嗯,我们回家。”宗凌也开心,这次来毁灭山脉的收获是真的很大啊。

    ******

    弯刀盟。

    他们的老巢非常的隐蔽,是在一座大山的山腹内部,距离山外面其实仅仅就两百多里。

    “一只耳,听说罗家这次没肯交钱?”两名悍匪正在老巢旁边一座山头的山巅,躲在野草丛内一边警戒观看动静,一边闲聊着。

    “罗家说了,只肯交一半!否则就鱼死网破。”旁边的独耳瘦削男子说道。

    “我看,那罗家是不是被压榨狠了,快没钱了?”

    “日他先人,首领说了,一个铜币都不能少,敢不交?下次就去这罗家的领地狠狠杀上一场!灭掉几个村子,这罗家就知道怕了!这些该死的贵族,是不见棺材不掉泪。”独耳悍匪低声咒骂道。

    “快看,有人!”

    “咦,竟然真有人敢进入毁灭山脉!”

    负责警戒的这两名悍匪都吃了一惊。

    在老巢周围负责警戒的有十几名悍匪,可其实主要是担心魔兽过来,至于人类?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人类杀到他们老巢这了,至于人类军队扫荡?他们在军队内就有一些朋友,一旦军队要有大动静,他们早就出山,在山外面先呆着了。

    “快看,那不是六臂蛇魔吗?雪鹰领的六臂蛇魔宗凌!”独耳悍匪立即认出来了,这六臂蛇魔可是和自家首领交过手没死的高手。

    “旁边的少年,背着的毛皮好漂亮啊,比我们见过的一般的银月狼毛皮要漂亮的多。而且那毛皮那么大!应该是银月狼王的吧。”

    两名悍匪相视一眼。

    银月狼王的毛皮?

    那可是价值差不多五万金币啊,像雪鹰领整个领地卖掉也就大概这个价。

    “这么漂亮的雪白狼皮,这么的白,这么的大,这么的有光泽……一定是银月狼王。一定是。”

    “一只耳,快,你快去禀告首领!我在这盯着。”

    两名悍匪都激动了,都要流口水了。

    这绝对是大生意啊。

    不过到底抢不抢这银月狼王毛皮,还要首领他们来做决定。
 楼主| 发表于 2016-9-27 17:44:25 | 显示全部楼层
雪鹰领主 第一篇 龙山楼黑铁令 二十二章 地狱无门你自己闯进来


    山腹老巢内。

    地面铺的很平整,盗匪按照地位高低,也都有不同的住处。

    “老爷,来,尝一个嘛。”

    “老爷,吃吃我的,我这个好吃。”

    五名妖娆女子正围着一名袒胸露乳的粗毛大汉,拿着各种水果服侍着。

    这大汉,便是整个弯刀盟的首领,也是整个仪水城最强大的一名盗匪——弯刀‘盖斌’!这些被掳掠来的可怜女子们都很怕这盗匪首领,因为稍微惹得这首领不高兴,首领就会将她们折磨至死……恐惧,让她们挖空心思奉承着。

    “日他老母的,当年每天大吃大喝,各种美女不计其数。现在只能龟缩在这大山里,每天在旁边都是这些胭脂俗粉!”盖斌的三角眼满是煞气。

    自从被通缉,成了盗匪后,他心底就一直憋着怒气。

    这日子太不爽了。

    正常人谁愿意躲藏到危险的毁灭山脉内?连吃喝都要从外面运,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碰到魔兽?掳掠来的女子只能将就着,哪里比得上过去作为流星骑士在城内被各种奉承,无数美女任凭挑选?

    “必须得花钱,想办法让帝国撤销了那份通缉。”盖斌眼中闪烁着凶光,“那司家胃口也太大了,最低得二十万金币才肯撤掉通缉,该死。”

    司家,在整个青河郡几乎一手遮天,撤销一份通缉,司家完全能打点方方面面做得到。

    “再拼上十年,应该能凑齐。”

    “到时候老子又自由了!”

    盖斌太渴望了。

    只有真正被通缉后,才明白自由的可贵。

    “首领,首领,首领!”外面传来刺耳的声音。

    “喊个屁啊喊!”

    盖斌大怒猛地起身,旁边的妖娆女子们个个吓得朝旁边闪开,盖斌大怒往外走。

    “首领,喜事,是喜事啊。”外面叫声响着,显然外面的人也明白打扰了首领的结果。

    “哦,喜事?”推门而出的盖斌,阴冷的眸子看着面前的手下悍匪,“什么喜事?”

    平常凶悍的匪徒在流星级的盖斌面前,就跟孙子一样,连陪笑道:“是银月狼王的毛皮!二首领他们都在等你呢。”

    “银月狼王毛皮?”盖斌也一惊,连迅速往议事厅敢去。

    ……

    议事大厅。

    盖斌坐在主位,旁边坐着其他一个个首领,其他的首领都是天阶高手。整个弯刀盟作为仪水城境内最大的盗匪势力,自然吸引了一些强大的亡命之徒加盟。

    “一只耳,你赶紧说,到底怎么回事?”坐在盖斌旁边的一名灰袍老者说道。

    “我奉命在外探查戒备,谁想看到了两名人类!”那独耳匪徒连说道,“其中一个就是雪鹰领的六臂蛇魔宗凌!还有一个则是一名持着长枪的黑衣少年,那少年看起来也就十六七岁吧,黑衣少年正背着巨大的银月狼王的毛皮!”

    “宗凌?”盖斌手指轻轻敲击着扶手,声音冰冷,“整个仪水城用枪的厉害少年,还和宗凌有关系的……恐怕就是那练枪快入魔的雪鹰领少年领主吧。”

    “枪魔东伯雪鹰。”旁边的灰袍老者也点头,“我也听说过他的名字,之前没将他当回事,练枪入魔不代表真的多厉害,可现在竟然敢进入毁灭山脉,还弄到了银月狼王的毛皮,恐怕实力真的不可小觑。”

    “大哥,抢不抢?”坐在旁边一名壮硕的光头匪徒吼道。

    “能弄到银月狼王毛皮……难道宗凌已经突破到流星级了?”盖斌轻声道。

    “很可能。”

    灰袍老者点头,“宗凌很早就是天阶,如今踏入流星级非常有可能。他又是蛇人族王族六臂蛇魔!六柄刀疯狂进攻下……狼群恐怕也被其蹂躏!再配合一些专门准备的陷阱之类的,一举捕捉宰杀银月狼王,还是有可能做到的。”

    东伯雪鹰擅长应对群攻,可有尾巴有六条手臂的宗凌如果成为流星级,也将非常擅长应对群攻。

    “那雪鹰领的少年领主会不会也是流星级?”那傻乎乎的光头匪徒吼道。

    “怎么可能?”

    “他才多大?”

    “就算七八岁成骑士,现在也就能到天阶骑士吧。”立即其他匪徒反驳。

    光头匪徒摸摸脑袋,哈哈一笑:“是我想叉了。”

    盖斌冰冷道:“宗凌很可能成为了流星骑士,至于那个少年领主应该是天阶!即便也成了流星骑士……两个流星骑士而已,我们这么多人,这又是我们的地盘,也有希望灭掉他们。”

    “那是最糟糕的,那少年不太可能是流星级。”灰袍老者说道,“我们把握很大。”

    “好,那我们就杀了他们,抢了那银月狼王的毛皮!”盖斌咧嘴一笑,“那位少年领主既然是领主,说不定身上还带着些值钱的宝贝。”

    “抢!”

    “抢了他们。”

    “杀了他们。”

    议事大厅内各种兴奋嚎叫。

    “一只耳,他们现在在哪?”盖斌立即问道。

    “他们还在老远呢,正在朝山外走,肯定要经过前面的峡谷。”独耳匪徒连道。

    “很好,就在前面的峡谷设下埋伏,老二,怎么安排就交给你了。”盖斌看向旁边的灰袍老者,这灰袍老者乃是一名天阶法师,整个盗匪当中地位仅次于他,这天阶法师也是因为暗中抓了大量人类进行实验被发现了,而后被通缉。

    “交给我吧。”灰袍老者轻轻点头。

    ……

    深山当中。

    东伯雪鹰背着银月狼王毛皮,和宗叔一道并肩走着。

    他们俩还是注意着周围动静的,不过以东伯雪鹰如今实力,练五阶魔兽都威胁不了他了。

    “嗯?”

    走在一座宽广的大峡谷中,东伯雪鹰眉头忽然一皱,“宗叔,停下。”

    “怎么了?”宗凌一怔。

    “气息不太对。”东伯雪鹰看着前方。

    自从成为枪法大师后,他的枪法境界逐渐神而明之,开始对天地自然有所感应,之前一路走来,周围的气息都是自然的气息。可前方的大峡谷中却让东伯雪鹰感觉到了一些煞气隐藏在其中。和自然气息很不协调。

    “可能有埋伏,我们转头。”东伯雪鹰说道,“看他们现不现身。”

    当东伯雪鹰、宗凌二人立即转身返回时——

    “六臂蛇魔宗凌,既然来了我这,就别走了!”一道冰冷声音在峡谷中回荡着,“兄弟们,都现身吧,已经被发现了。”

    “嗯?”东伯雪鹰、宗凌立即看到了,就在峡谷两侧周围山壁的诸多地方,隐藏着一波又一波的盗匪,一眼看去,密密麻麻怕是有近千名,所有盗匪都盯着东伯雪鹰二人,仿佛看着小绵羊。

    轰。

    峡谷前方更有一群人走了过来,为首是一名腰间有双刀的凶戾男子,旁边还有其他一众手下。

    “盖斌!”宗凌眼中寒光一闪。

    “哈哈哈……宗凌啊宗凌,真是地狱无门你自己闯进来!”盖斌狞笑道,“就算你突破成为流星骑士,可来到我的地盘,你也必死无疑。哈哈,你如果躲在雪鹰领我还真没办法,你竟然主动过来,不是自己找死吗?我会让你如愿的,哦,还有那细皮嫩肉的小领主,放心吧,我会让你死的很快的,一点都不痛苦。”
 楼主| 发表于 2016-9-27 17:45:01 | 显示全部楼层
雪鹰领主 第一篇 龙山楼黑铁令 第二十三章 杀人者,东伯雪鹰

  
    盖斌率领着一群手下走来,而峡谷两侧山壁上大量的盗匪们也在虎视眈眈。

    “我们快走!”

    宗凌连急道。

    东伯雪鹰、宗凌毫不犹豫转头就逃。

    “逃?给我追!”盖斌冷喝道。

    “该死,他们怎么就发现我们了,如果他们再往前面走一段就刚好进入我们布置的陷阱了。”其他盗匪们也又气又怒,他们也没想到六臂蛇魔宗凌和那少年领主竟然老远就发现他们了,他们对于自身藏匿的本领还是很自信的,否则在毁灭山脉也活不到今天了。

    “追!”盖斌咬牙怒吼。

    ……

    东伯雪鹰和宗凌故意逃跑,惹得盗匪们都在追,特别是两侧山壁上的一些盗匪们都拿出了一些奇异的大弩。

    “嗡!”

    超过十张猎网弩朝东伯雪鹰他们射来。

    呼,呼,呼……

    射出来的球体在半空中就爆开,化作了一张巨大的猎网,猎网笼罩向东伯雪鹰他们俩。

    “躲开。”东伯雪鹰和宗凌都迅速奔跑闪躲,就算实力厉害,一旦被猎网纠缠住,那就麻烦大了,这也是他们俩故意逃窜的缘故。

    幸亏没进入埋伏圈,彼此距离远,那一张张猎网……以东伯雪鹰、宗凌的实力都轻易的就躲避开了。

    “太灵活了。”

    “没能拦住他们。”

    足足十二张猎网,都落了空,让后面追的盖斌等人气的牙痒痒。

    “宗叔,我们逃了也有一里地了,差不多可以了,应该也没什么埋伏了。”东伯雪鹰停下转身放下了身上背着的银月狼王毛皮。

    “继续逃啊,逃啊?前面可是有魔兽群的,我看你们能跑到什么时候!”后面追着的盖斌等一大群悍匪正在逼近。

    东伯雪鹰将手中的飞雪神枪插在一旁的泥地上,朝这些追杀来的盗匪们咧嘴一笑,开口道:“盖斌,六年前你杀入我雪鹰领,屠戮超过五百名平民。而整个仪水境内……因为你弯刀盟而死的人们更是不知有多少,今天,就是你们该还债的时候了!”

    东伯雪鹰说话的时候,盖斌他们还在迅速靠近。

    “还债?”盖斌狞笑道,“想要杀我的太多了,可最后几乎都死在我手里。”

    在盖斌身后的那灰袍老者却有些戒备的拿着一根法杖,开始轻声念起了咒语。

    东伯雪鹰一直在注意着这群盗匪,注意力更大半在那灰袍老者身上,他早就知道……弯刀盟中有一名天阶法师!任凭一名法师释放法术是很愚蠢的行为。

    “对,还债,无数人的血债。”东伯雪鹰瞬间双手从背后的矛囊中拔出了两根短矛。

    “去,去。”

    身体有着淡淡的血红色气流出现,东伯雪鹰几乎闪电般的右手接连甩出了两根短矛!右手是他练习短矛的常用手,为了确保成功,更是在一瞬间力量血脉都完全爆发了。

    咻!

    咻!

    两根短矛一前一后,撕裂开了空气带着可怕的锐啸声,几乎瞬间就划过双方过百米的距离,到了那灰袍老者面前。

    太快了!短矛快的让所有匪徒们都露出惊恐色。

    “小心。”盖斌大惊的瞬间出刀,一道弯刀亮起挡在那灰袍老者面前,蓬的一声,盖斌只感觉一股可怕的力量传递过来,他的手臂都一阵剧痛,那稍微受到影响的短矛略微变向,射到了旁边另一处的盗匪身上,噗,噗……接连贯穿了三名盗匪的躯体,在身上刺出了一个巨大的血窟窿。

    噗!

    灰袍老者眼中满是惊恐不甘色,虽然第一根短矛被大首领帮忙挡开了,可第二根短矛又到了面前,他身体表面立即浮现了一层黑色雾气,可东伯雪鹰力量爆发下已经媲美一名银月骑士的力量了!这可怕的短矛抛射下,那一层黑暗守护雾气根本阻拦不了,短矛瞬间就贯穿了他的胸膛!

    雾气消散,灰袍老者瞪大着眼睛,胸口却有着足足碗口大的血窟窿。

    天阶法师!毙命!

    “人渣们,都给我去死吧。”东伯雪鹰对于这些满手血腥的盗匪们毫无怜悯,迅速的取出矛囊内的短矛,力量血脉爆发下可怕的力量通过手臂灌输到短矛上,作为一名力量圆满如一的大师,身体的力量完美的控制,让短矛威力发挥到最大!

    咻!

    每一根短矛都带着恐怖的速度,贯穿虚空,贯穿向那些盗匪们。

    峡谷两侧都是山壁,这些盗匪们想要躲都没地方躲。

    “噗!”一名光头大汉持着盾牌竭力抵挡,可一声巨响,盾牌整个碎裂,短矛撕裂了他的身体,还将身后的一名盗匪身体给穿透。

    咻!咻!咻!咻!咻!咻!

    空气被压迫撕裂,一杆杆短矛仿佛死神的邀请,这一大群盗匪们瞬间就恐惧崩溃了,因为峡谷就这么宽,近千名盗匪都在追杀,层层叠叠站在那,现在短矛射过来,简直是一射就是一大串啊!跟烤肉串似的,可被穿透了那就命都没了,谁不怕?

    “怎么这么强,怎么会,怎么会?”盖斌手持弯刀竭力抵挡,连续两杆射向他的短矛,他都拼了老命才格开,格开的短矛依旧将旁边的其他盗匪杀了不少。

    “原来最可怕的,不是六臂蛇魔宗凌。而是这个少年领主!”盖斌盯着那个接连射出短矛的黑衣少年。

    盖斌仅仅遭到两根短矛攻击,没能杀了他,东伯雪鹰就暂时放弃了。

    而其他的天阶骑士以及其他诸多盗匪们,则是遭到了屠戮!有的短矛飚射下,层层叠叠贯穿了六七名匪徒身体,主要他们太密集了。

    死亡的威胁,让时间显得很漫长。

    可实际上一共也就十二根短矛,以东伯雪鹰抛射出短矛的速度,很快就射完了。

    ……

    短矛抛射停下了,这些盗匪们还有些惊魂未定,他们有些茫然看着四周。

    二首领死了,三首领死了,四首领死了……

    除了首领盖斌外!其他的厉害高手都死光了,一个天阶都没了,地阶骑士盗匪都死掉了大半!主要是这些精英们都是跟随盖斌的,在遭到短矛攻击时,这些天阶骑士、地阶骑士是最先遭到攻击的,也是死的最多最惨的。

    “首领。”其他匪徒们都看向了盖斌。

    盖斌却咬着牙,牙齿都有血迹渗透出,他盯着远处的黑衣少年,他没想到仅仅一轮短矛抛射,他的弯刀盟的骨干就死个干净了。

    “东伯雪鹰!”盖斌低吼道。

    “我来毁灭山脉,就是要铲除掉你们弯刀盟!”远处的黑衣少年原本腾绕的淡淡血红色气流消散,力量血脉爆发还是很耗费体力的,随即,他拿起了旁边插在地上的长枪。

    嗖!

    东伯雪鹰化作残影,飞奔而来。

    “好快。”那些盗匪们个个感到吃惊。

    “和我一起,杀了他!杀!”盖斌发出疯狂咆哮,体表更出现了一层起伏不定的黑色护体斗气,他双手各持着一柄弯刀也飞奔化作残影,杀了过去。

    “一起上。”

    “杀了他。”

    那些匪徒们也开始跟随着自家首领,有的拿出弓箭,有的准备暗器都迅速靠近过去,本就是刀口舔血,他们之前只是被飞射的短矛给吓住了。如果只是近身战,他们近千人还会怕一个?而且还有首领盖斌在最前面呢。

    “给我死。”

    盖斌早就达到流星级巅峰了,经验何等的老道?

    呼,他步伐鬼魅。

    当逼近东伯雪鹰的瞬间,便划过一道弧线想要从侧面切近,欲要近身!

    长枪是长兵器,一旦被完全近身,盖斌获胜把握就大了好几倍!

    “哼。”东伯雪鹰一声冷哼,手中长枪陡然如箭矢射出。

    “铛铛铛。”

    快如闪电的枪影笼罩而来,雪花飘飘,这枪法正是《玄冰枪法》第一层‘飘雪’。

    快,且旋转幅度极大的枪法让盖斌有些措手不及,他本就是擅长快,此刻东伯雪鹰的枪法更加快!盖斌几乎是本能的接连挥动手中双刀,接连挡住了五枪,身体情不自禁后退。实在是每一枪都让他感觉到死亡的威胁,似乎随时可能防不住,面对这样可怕的枪术……都来不及思考,完全是在凭本能在防。

    连续施展五枪后,东伯雪鹰腰腹发力,长枪瞬间横扫。

    盖斌立即双刀拦截在身前,挡在长枪枪杆上,在枪杆和双刀碰触的一刹那,蓬!一股可怕的冲击力透过双刀传递到盖斌身体,盖斌不由色变,身体不受控制就倒飞起来,仿佛沙包一样撞击在了旁边的山壁上,一口鲜血就从口中喷出。

    他依旧双手拿着弯刀,可身体和山壁撞击时眼冒金星时,只感觉一道寒光扑面而来!

    “噗!”

    一杆长枪,如同闪电,直接从盖斌的喉咙刺入,一直刺入到背后的山壁内,将盖斌整个人钉在山壁上了,脚都离地面有近半米高。

    盖斌瞪大眼,眼中满是难以置信看着眼前这名冷酷的黑衣少年,他没想到,他盖斌纵横多年,竟然会死在一个少年手上?

    “咕咕~~”大口大口的鲜血从他口中溢出,渐渐的他眼神完全暗淡了。

    仪水城第一盗匪‘弯刀’盖斌,就此殒命!

    杀人者,东伯雪鹰!
 楼主| 发表于 2016-9-27 17:45:41 | 显示全部楼层
雪鹰领主 第一篇 龙山楼黑铁令 第二十四章 恐惧

  
    那些追过来想要和首领一起围杀东伯雪鹰的盗匪们个个惊呆了,他们的首领,就这么死了?

    这才交手几招啊,死的也太快了。

    噗!东伯雪鹰瞬间拔出了长枪,目光转向这些满手血腥的悍匪们。

    “快逃啊。”

    “逃。”

    所有盗匪都恐惧了,他们中连一个天阶骑士都没有,就算是首领‘盖斌’一人都能屠戮他们,更别说这个少年领主比盖斌更强大了。

    “渣滓,还想逃?”东伯雪鹰瞬间冲向了这些盗匪们,雪花飘飘,鲜血飞溅,就像盗匪们肆意屠杀那些普通平民们。现在这些盗匪们在东伯雪鹰面前同样脆弱不堪……仅剩下的三个地阶骑士几乎两个呼吸时间便被分别杀死,大批大批的盗匪尸体抛飞、倒下。

    “快逃,快逃。”所有盗匪完全崩溃了,差距太大了,那一杆长枪力量雄浑,擦一下便要丢掉小命了,没有一个盗匪能在东伯雪鹰面前撑得住一招!

    “死。”

    “死。”

    对弯刀盟的这些悍匪,东伯雪鹰没有丝毫留情,杀的这些盗匪们惊恐的四散着逃跑,东伯雪鹰知道……他终究只是一个人,盗匪们四散逃跑他不可能杀光每一个。为了除掉这仪水城的毒瘤,东伯雪鹰首先盯着那些实力强的。

    将那些骑士级的也都尽皆除掉。

    仅仅片刻,盗匪们完全四散逃了,地面上留下了两百多具尸体,整个弯刀盟的首领、天阶高手、地阶高手,真正的骨干一个不留。

    弯刀盟,就此被灭!

    那些喽喽们,恐怕一些山村自己的护卫队就能抵挡住了。

    “饶命,饶命。”还有五名盗匪被宗凌逼迫在山壁角落,都不敢动,因为动的都死了。

    “雪鹰。”宗凌哈哈笑道,“痛快啊痛快,弯刀盟这个大毒瘤就这么被除掉了!盖斌以及一些高手尸体我都搜过了,搜到了不少宝贝,特别是盖斌身上竟然还有一件储物宝贝。”

    东伯雪鹰有些惊讶,竟然有储物宝物?

    “这个大盗,果然身家不菲。”东伯雪鹰走过来。

    “喏。”宗凌递过来一个包裹,包裹上都是一些帝国银号发行的一些金票,显然作为盗匪们活一天算一天,宝贝一般都是随身藏的,其中还有一枚戒指。

    东伯雪鹰拿到那枚戒指后,立即有所感应,斗气沿着手指直接渗透进入,将整个戒指内部都冲刷了一遍,顿时戒指就和东伯雪鹰的精神生出感应了!骑士法师们都可以用斗气、法力来进行炼化储物宝物,如果是普通人,则需要法师们帮忙以鲜血帮忙炼化了。

    “好家伙。”一炼化,东伯雪鹰就吃了一惊,里面零零碎碎放着些不少宝贝,主要是金票、金币以及兵器等一些杂物。不过整个储物空间仅仅两尺范围,比母亲留给自己的储物吊坠要小的多。

    “这么多金票。”东伯雪鹰精神能够清晰感应储物空间内一切物品。

    金票,总值八万五千金币!还有些零碎宝物,凑凑也有九万金币。

    其他天阶法师、骑士盗匪的财物全部加起来也有两万多金币。

    “当盗匪,还真够富的。”东伯雪鹰暗暗道。

    “你们五个。”

    东伯雪鹰看向那五名恐惧的悍匪,“在前面带路,去你们的老巢,带路对了,饶你等性命。带路错了……都得死!”

    “是是是。”

    “领主大人放心,我们一定带路。”五个悍匪立即应命。

    ……

    悍匪们在前面忐忑带路。

    东伯雪鹰、宗凌跟在后面。

    “宗叔,给。”东伯雪鹰将储物戒指递给了宗叔。

    “这怎么行,弯刀盟是你除掉的,这些都应该归你。”宗凌连拒绝。

    “哈哈,母亲早就将储物吊坠给我了,我无需这个。”东伯雪鹰说道。

    “可你也能留给青石,青石将来要成法师的,一名法师还是需要储物宝物的。”宗凌摇头。

    东伯雪鹰轻轻摇头:“还早的很,青石跟随他老师学习最起码几年时间才会成为真正的法师!那时候,我会送给青石一个更好的,宗叔,你可别忘了,这次我们的收获可是很大的。”

    宗凌一怔,随即笑了。

    是啊,这次有阴影豹,还有银月狼王,价值就十几万金币了。再加上灭掉弯刀盟也得到了过十万金币。的确是狠狠的大赚一笔了。

    “好吧。”宗凌也就不再多说了,接过了储物戒指,轻易炼化。

    “嗯?”宗凌一愣,他发现了储物戒指内的大量金票以及一些金币,金票就值五万金币了。

    “雪鹰领还有各种开销,这五万金币宗叔你这边先拿着用着,等不够用了再说。”东伯雪鹰低声道,“这次回去,我还会找机会慢慢卖掉银月狼王毛皮和阴影豹尸体。”

    阴影豹尸体是放在储物空间内的,储物空间没有空气绝对真空,对保存物品是极为有利的。

    “嗯。”宗凌思索着微微点头,雪鹰的实力还会继续提升,雪鹰领的开支自然也会逐渐提升。

    走了没多久。

    “领主大人,前面就要到了。”五名悍匪都无比恭敬乖巧,其中一名瘦小悍匪连道,“我们老巢就在山腹内,平常人就是走到山面前都看不出来,进山腹的通道非常的隐蔽。”

    “前面带路。”

    东伯雪鹰手持长枪,随时警惕着。

    五名悍匪非常熟练的前进,可东伯雪鹰却隐隐感觉到一种可怕的威胁。

    仿佛有什么可怕存在正潜伏在前方的大山内部。

    自从达到枪法大师境界,神而明之,对天地自然的感应也越加神奇,比如一般能提前发现魔兽,连盗匪的埋伏也能提前发现。

    “怎么回事?没感觉到什么气息,就是压抑不住的恐惧。”东伯雪鹰感到心悸,陡然停下伸手拦住了宗叔。

    他看着眼前这座大山,山壁上也长着苔藓。

    “雪鹰,怎么了?”宗凌疑惑。

    “不太对劲,我感觉很不好。”东伯雪鹰低声道,“快走,赶紧走。”

    宗凌面色一变,他没丝毫怀疑。

    嗖嗖。

    二人立即转身迅速离去。

    “领主大人,这进山腹的通道很隐蔽,藏在这乱石后面呢,领……咦,人呢?”这五名悍匪转头时都发现,原本跟在后面的东伯雪鹰二人已经消失不见了。

    “走了,那雪鹰领的少年领主已经走了?”

    “哥几个,弯刀盟完了,赶紧找点宝贝逃命去吧。”

    这些悍匪也滑头的很,个个迅速进入老巢。

    呼……

    这座屹立在这无尽岁月的大山的山壁上,浮现出了一张巨大的脸,岩石形成的眉毛、眼睛、嘴巴……带着高高在上的气息,它的双眸遥遥看着远处已经到了几里外的东伯雪鹰、宗凌。

    巨大的脸上出现了一丝疑惑表情:“嗯?竟然能发现我的存在?一个少年就怎么厉害,背后或许就有人类中的强者。”

    “得换一个地方监视人类了。”

    山壁上的巨大脸孔很快消失,山壁恢复平常。

    轰。

    在地底深处,一个庞然大物悄然离开了这里,转移向了其他地方了。

    ……

    毁灭山脉外面,驻扎的营地。

    东伯雪鹰、宗凌以最快速度跑出了毁灭山脉,来到了营地。

    “终于出来了。”东伯雪鹰转头看了看后面,依旧有些心悸。
 楼主| 发表于 2016-9-27 17:46:23 | 显示全部楼层
雪鹰领主 第一篇 龙山楼黑铁令 第二十五章 情报

  
    “雪鹰,你到底发现了什么?”宗凌虽然相信雪鹰,可依旧觉得一头雾水。

    “我也不知道。”东伯雪鹰摇头,“只是一种感觉,如果在那继续待下去,随时可能丢了性命。”

    “弯刀盟老巢在那山腹那么多年,不也好好的?”宗凌疑惑。

    “这我就不知道了。”东伯雪鹰笑了,“不管这些了,宗叔,现在我们已经大功告成,该回家了。”

    “嗯,该回家了。”宗凌也开心笑了。

    二人并肩走向营地。

    营地内驻扎着雪鹰领的一支百人士兵队伍。

    “领主大人。”

    “领主大人。”领地内一些巡守的士兵们个个恭敬喊道,很快这支百人队伍的队长‘杨程’队长来迎接了。

    杨程队长迎接时惊讶道:“领主大人,宗凌大人,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平时都要到天黑呢,现在离天黑可早的很。”

    东伯雪鹰一笑。

    今天一大早就进入毁灭山脉杀银月狼群,杀了狼王后就返程了,只是途中因为弯刀盟稍微耽搁了下,离天黑的确还有一两个时辰。

    “杨程队长。”东伯雪鹰道,“我和宗叔准备现在就出发,赶回雪鹰领。而你们就继续驻扎,等到明天白天再赶回去。”

    “回雪鹰领了?”杨程队长露出喜色,天天在野营,天寒地冻的,哪里赶得上在城堡内舒服?

    “对。”宗凌说道,“我和领主先回去,你要把士兵们带好。”

    “放心吧,宗凌大人。”杨程队长拍着胸脯保证。

    很快。

    东伯雪鹰、宗凌就分别骑着一匹飞霜马驹,开始朝雪鹰领赶!

    飞霜魔兽马驹奔跑耐力负重都非常好,虽然银月狼王毛皮有近两千斤重,一路上,飞霜马还是保持较快的速度前进!坐下的马驹有些累了,东伯雪鹰就和宗凌换一下马匹……让马驹能够歇息。

    ……

    天已经黑了。

    在压得很平冻得很硬的的马路上,两匹飞霜马驹化作了两阵风,高速在飞奔前进。

    “前面就到了。”东伯雪鹰遥遥看到远处的一座巍峨高山,正是以自己和弟弟名字命名的‘雪石山’!

    “终于回来了。”宗凌也露出了笑容。

    “现在这时候,青石应该要吃晚饭了。”东伯雪鹰心情愉悦,这一次去毁灭山脉的目的完全达到了,而且收获比预料的还要大。至少弟弟拜师的事情肯定没问题了。

    两匹飞霜马飞奔在山道上。

    沿着山道,不断往上冲。

    “领主大人。”山道的关卡上也有士兵守卫,一眼就认出来两匹飞霜马上的正是自家的领主大人和管事宗凌大人,都恭敬的很。

    一路无阻,一直飞奔到城堡门下。

    “开门!”

    东伯雪鹰骑着马匹上高声喊道。

    “啊,是领主。”巡守的士兵们很快认出,“快,快放吊桥,开城堡大门。”

    “青石少爷,青石少爷,领主回来啦,领主回来啦。”城堡内也有仆人们高声喊着迅速去通报去了。

    轰隆隆~~~

    城堡吊桥缓缓被放下,城门也被士兵们用力推开。

    打开的城门,东伯雪鹰在马匹上一眼看去,便看到了远处欢快飞奔来的一名穿的厚厚的跟个小熊似的男孩。

    “哥哥。”青石兴奋的眼睛都亮了。

    “哈哈。”东伯雪鹰下马,将马匹交给了旁边的士兵。

    当即笑看着青石飞奔起来,一把抱起了弟弟,虽然背着近两千斤的狼王毛皮,可东伯雪鹰那是手臂上能站马的强大骑士,抱着弟弟是何等之轻松?

    “哥哥,你说十天半月就回来,这都整整十八天了。”青石连说道,算上赶路时间的确是十八天。

    “耽搁了耽搁了,吃过晚饭了吗?”东伯雪鹰问道。

    “正准备吃呢,就听到哥哥回来了。”青石兴奋,随即他眼睛一亮,“哥哥,你背的什么毛皮呀,好漂亮啊,好白,好软啊。”他还伸出手摸了摸。

    “这毛皮还没完全打理干净,等打理好了给你玩玩。”东伯雪鹰说道,“走,吃晚饭去。”

    抱着弟弟便朝城堡内走。

    城堡门口此刻又多了一人,雄壮的狮人壮汉铜三,铜三此刻咧嘴笑呵呵的,他是真开心啊,看着宗凌和雪鹰回来,甚至还背着那巨大的银月狼王毛皮他就明白……这一次出去肯定是大获成功,以他多年冒险的眼力劲,一眼就认出那毛皮肯定是银月狼王的,寻常的狼根本没这么大的毛皮!也没这么漂亮。

    “宗叔,铜叔,走,一起吃饭去。”东伯雪鹰道。

    “走,一起。”铜三、宗凌也都哈哈笑着。

    “吼吼,哥哥回来喽,回来喽。”被东伯雪鹰抱着,弟弟青石却开心欢呼着。

    ……

    而在另一边。

    弯刀盟的骨干尽皆被灭,死伤惨重,剩下的小喽喽们自然卷着些老巢内的宝贝开始四散逃了!他们逃出去后,‘弯刀盟已经被雪鹰领少年领主铲除’的消息仿佛一阵风一样迅速传播了开去。

    深夜。

    仪水城,龙山楼。

    “司安大人。”白发老者游图低声站在一屋子门外。

    黑发中年男子打了个呵欠,半迷糊着眼,随意说道:“游图啊,这大半夜的你把我叫醒,何事啊?”

    “司安大人,咱们仪水城发生了一件大事!”白发老者低声道。

    “大事,什么大事?”司安大人疑惑道。

    “弯刀盟,被灭了!”白发老者轻声道。

    司安大人一愣。

    弯刀盟?

    整个仪水城境内最庞大最强大的一支盗匪?由强大的流星骑士‘弯刀’盖斌统领,麾下有一群天阶法师天阶骑士的弯刀盟,被灭了?

    “消息没错?”司安大人有些不敢相信,“盖斌统领的弯刀盟?整个弯刀盟狡猾的很,见机不妙就溜,会被灭?”

    “对,就是盖斌统领的弯刀盟。”白发老者点头,“连盖斌本人都被杀掉了!整个弯刀盟的所有天阶地阶的法师法师,乃至绝大多数普通骑士法师……尽皆被灭!而且是被一个人灭掉的。”

    “谁?”司安大人问道。

    “就是被传说练枪入魔的那位少年领主。”白发老者低声道,“东伯雪鹰!”

    司安大人一惊。

    一人之力,灭掉整个弯刀盟?

    得是什么实力,至少是流星级吧,甚至很可能是银月骑士!

    “详细卷宗呢?”司安大人问道。

    “在这。”白发老者立即奉上卷宗,“消息刚刚传来,我们龙山楼的人已经抓住弯刀盟的几个残余的普通匪徒,明天就能带来见楼主。”

    司安大人翻看着卷宗,再也没有丝毫疲倦,整个人都无比的清醒。

    龙山楼的情报网是最庞大的。

    初步呈送的情报,已经几乎将当时的情况都记录下来了。

    “如果情报是真的,那仪水城如今的第一高手,恐怕就是这位少年领主了。”司安大人轻声低语,“真是不敢想象啊,他才多大?当初的东伯烈墨阳瑜夫妇,可生了一个了不起的儿子!”
 楼主| 发表于 2016-9-27 17:47:00 | 显示全部楼层
雪鹰领主 第一篇 龙山楼黑铁令 第二十六章 龙山楼黑铁令

  
    第二天的清晨。

    仪水城内,白源之**师的住处。

    窗户打开着,北方冬天的寒风刺骨,吹入了这件空旷的静室内,一袭宽松白袍赤脚的白源之**师正盘膝坐在静室内,任凭寒风吹,脸甚至冻得都发红了。

    “到底哪里不契合?”

    “实验体怎么会身体崩溃?”

    白源之不断思索着之前一夜试验中遇到的问题。

    忽然——

    “老师,老师,雪鹰领的领主来访!”外面传来有些胆怯的声音,谁都知道早晨**师静思时是最不喜欢被打扰的。

    当然,只是不喜欢,并非不可以!

    像试验的时候,是绝对禁止打扰的!除非发生天大的事。

    “那位少年领主?”白源之微微一愣,有些疑惑,自上次东伯雪鹰拜访到现在还没多久呢,难道已经弄到银月狼王心脏或者五万金币了?

    “快快有请!”

    白源之立即起身出了静室,去客厅迎接了。

    ……

    白源之**师站在客厅门口专门迎接,一袭黑衣背着兵器箱的少年走了过来,让白源之**师暗暗忌惮,这位少年领主身上的气息倒是越加收敛了,可**师精神力强大,感应何等敏锐?能完全感受到那看似收敛却更加让人心惊的气息。

    “**师。”东伯雪鹰微笑道。

    “领主,请。”白源之**师也颇为客气。

    二人分而坐下。

    “领主这次来我这……”白源之**师看着东伯雪鹰。

    “**师请看。”东伯雪鹰一翻手,掌心就出现了一铁盒,铁盒内顿时散发出淡淡的腥气,东伯雪鹰将铁盒递了过去。

    白源之立即猜到是什么了,激动的身体都是一颤,连伸手接过。

    轻轻一打开。

    里面正是银月狼王的心脏,而且还非常新鲜!从昨天杀死银月狼王到现在也就才一天时间,并且一直是存放在没有丝毫空气的储物吊坠内,这心脏新鲜度极高。

    “银月之心?采摘时间感觉都不到一个时辰。”白源之激动了,银月之心和五万金币,他更想得到这银月之心。因为就算得到五万金币最多购买些材料罢了……而这银月之心,却可以让他一直想要完成的一件作品,能够迅速完成。

    只是想要买到新鲜的银月之心,是可遇不可求的事,没那么巧刚好有人去毁灭山脉,且又那么快杀死银月狼王,这个实验其他各项早就准备好了,银月之心他却等了足足八年了,都一直没弄到手。

    如果专门请高手去毁灭山脉寻找银月狼王斩杀,那代价就太高太高了,不是他所能承受的。

    “**师。”东伯雪鹰开口。

    白源之这才压抑住狂喜,连抬头道:“领主尽管放心,既然领主你将银月之心送来。我白源之……一定会倾力教导你的弟弟,收他为亲传弟子,并且只是他的精神力达到门槛,我就保证他能够成为一名法师!”

    收了如此宝贝,他当然要把事情做好。

    “那就麻烦**师了。”东伯雪鹰微笑道,“不知道我弟弟什么时候能过来?”

    “随时可以。”白源之说道,随即他从怀里取出来一枚木牌,木牌上有着‘白’这一字,“这是信物,你的弟弟带着这信物过来即可。”

    东伯雪鹰点头。

    他也不怕这白源之敢耍赖!

    这白源之同样也不可能拿了宝贝就翻脸,毕竟能这么短时间送来新鲜的银月之心,恐怕想要暗中杀了他,也不是难事!毕竟,杀一头银月狼王的难度,不亚于杀一名流星级的**师。

    “我弟弟等过年后,我会将他送来,到时候就叨扰**师了。”东伯雪鹰收了信物,随即起身,“我也告辞了。”

    白源之也起身相送。

    看着东伯雪鹰离去,白源之捧着铁盒,暗暗思索:“这位少年领主当初就说一个月内就送来银月之心或者五万金币,现在这么快就送来,银月之心还如此的新鲜,显然刚刚斩杀了一头银月狼王。谁杀的?雪鹰领似乎没那么强的高手。”

    宗凌、铜三,早就有名气了,可都不是能够杀死银月狼王的。

    “是这个少年领主?”白源之暗暗猜测。

    他之前见过宗凌,六臂蛇魔宗凌虽然是高手,可还没让他产生威胁感。

    也就这少年领主让他有些看不透。

    ……

    东伯雪鹰又去送还了当初购买飞雪神枪所欠的一万金币,便带着些手下,迅速回了雪鹰领。

    沿着城堡正门而入。

    一路上士兵们、仆从们都恭敬无比。

    “哥哥,哥哥,你早上去仪水城竟然都没带我去。”青石在城堡主楼的三楼,扶着栏杆看着下方。

    “我出发的时候,你还在睡觉呢。”东伯雪鹰一跃,嗖,便落到了三楼弟弟的身旁,拿出了手中的信物递给弟弟,“青石,看看,这是什么?”

    青石疑惑拿着这块木牌:“木牌子,干嘛的?上面还有一个‘白’字?”

    “这是白源之**师的信物,等过年后,你就可以去**师那,成为他的亲传弟子了。”东伯雪鹰说道。

    “啊,**师愿意收我为亲传弟子了?啊,哈哈哈……”青石兴奋的都扭起了屁股,“太爽了,太爽了。”

    “不过哥哥,那我不是看不到你呢?”青石有些不舍。

    “哈哈哈,仪水城离我们这才多远,你随时可以回来看我,我也可以去看你。”东伯雪鹰笑道。

    “嗯。”青石重重点头,他也早看了母亲留下的许多法师类书籍,也对法师生涯很是期待。

    ……

    当天下午时分。

    天空洋洋洒洒飘着大雪,作为整个帝国最北部的行省,下雪天气太常见了。

    东伯雪鹰正盘膝坐在屋内,看着屋外大雪飘飘,枪法达到大师境界后,虽然每天依旧花费一个时辰修炼一番,但实际上修炼的作用更多的是刺激身体筋骨的更快成长,想要枪法提升?这时候……需要的是感悟天地自然。

    以天地自然为师,从中参悟。

    “主人,主人,外面有一位自称龙山楼楼主的,想要来拜见主人。”外面仆人跑的有些气喘。

    “龙山楼?”东伯雪鹰眼中精光一闪。

    他知道龙山楼的一些讯息。

    这是很神秘的一个组织,遍布整个帝国,仪水城龙山楼楼主的地位不亚于仪水城城主。

    当即起身立即赶往城堡的正门口亲自去迎接。

    “开门,让贵客进来。”东伯雪鹰来到了城堡正门处。

    被拦在外面的一群人,为首的是一名气度不凡的黑发中年男子,身旁是一名白发老者,身后则是一群天阶骑士护卫。

    “哈哈,早听说枪魔东伯雪鹰的大名,今日一见,果然不凡。”黑发中年人微笑道,“在下仪水城龙山楼楼主司安!”

    “见过司安大人。”东伯雪鹰也颇为客气,“司安大人,里面请。”

    东伯雪鹰、司安大人二人并肩而走,其他人都跟在后面。

    “司安大人冒雪前来,不知道何事?”东伯雪鹰边走边笑着问道。

    “领主你一己之力铲除了弯刀盟,难道这等大事还要隐瞒不成?领主大人你昨日更是背着银月狼王毛皮一路飞奔九百余里,看过的人可不少啊,斩杀银月狼王的事,也要隐瞒?”司安大人笑着问道。

    东伯雪鹰暗暗吃惊。

    昨天自己干的事,今天这位司安大人似乎就全部知道了,龙山楼果真厉害。

    “当然我今天来这,一是送上你杀死通缉要犯盖斌的赏金!二则是更重要的,送上我龙山楼的黑铁令。”司安大人说道。

    “黑铁令?”东伯雪鹰心微微一颤。

    自己等这一天…

    已经等了太久了!

    (本篇终)
 楼主| 发表于 2016-9-27 17:47:27 | 显示全部楼层
雪鹰领主 第二篇 青河郡司家 第一章 血刃榜和龙山榜

  
    城堡内,一走廊的亭子内。

    东伯雪鹰、司安大人相对而坐,也有仆人送上了些点心、热茶。而包括宗凌、铜三、游图等等其他人都在亭子外的走廊上等着。

    司安大人捧着热茶,轻轻喝了一口,看着亭子外大雪飘飘。

    “领主,你这又安静又自在,真是好地方啊,城内终究是太喧嚣了,人来人往的,连睡觉都能听到外面嘈杂声音。”司安大人笑着道,“等我退了位置,也要找个清静的好地方享受享受。”

    东伯雪鹰笑道:“多少人想要位居高位而不可得。”

    “高位?也就一个小小县城的龙山楼负责人罢了,还高位。”司安大人说一翻手,取出了一小叠金票,“这是八百金币!是盖斌的赏金,虽然少了点,可还是要给的。”

    东伯雪鹰接过。

    帝国通缉的犯人……一般至少得星辰级,或者是真的罪恶滔天,才会有赏金。一般的盗匪贼人是没资格被悬赏的。

    “这是黑铁令。”司安又一翻手拿出了一块黑色的令牌,上有‘龙山’二字,“整个帝国子民,一般达到流星级实力都会得到这一块黑铁令。”

    “流星级实力,黑铁令?”东伯雪鹰若有所思。

    “令牌主要分两种。”

    司安随意道,“一种是黑铁令,一种是青铜令!流星级实力即可得到黑铁令,而达到称号级实力才可以得到青铜令……再之上,就是超凡了!超凡,那才是我们整个夏族,整个帝国的镇族力量,当然那完全是另外一个世界了,也就无需多说。”

    “拿着,这是独属于你的黑铁令,可是有大用处的。”司安将黑铁令放到东伯雪鹰面前。

    东伯雪鹰仔细看着,黑色的令牌除了‘龙山’二字外,就是一些复杂的纹路了,那纹路很自然很协调,看了都觉得漂亮。

    司安随意又一翻手,一份刊卷递了过来:“这是我们龙山楼编的《帝国报刊》,一般记录少许整个帝国的一些大事,主要还是介绍整个青河郡内的一些详细事情。比如你杀了一头银月狼王,一己之力除掉整个弯刀盟。在下一期的帝国报刊中就会记载,整个青河郡的所有强者都会看到报刊。”

    “哦?”东伯雪鹰连接过翻看。

    整个报刊有十几张纸,记载青河郡以外的仅仅就一张纸,其他尽皆都是青河郡的——

    “龙山历9623年11月19号,驻青河郡第五师团在进入毁灭山脉的第三天,遇到了一头沉睡中苏醒的六阶魔兽‘黑暗魔熊’,两个千人大队尽皆覆灭……”

    “龙山历9623年11月10号,青河郡天平城境内,有超凡强者惊现,是一位穿着破烂赤脚苦行的头发花白的老者模样……”

    “11月5日,司家和张家联姻……”

    ……

    报纸上记载的青河郡各地较为重要的讯息,极重要正式的,甚至连年历都要写出。

    至于一些各地趣闻,记载的就随意许多。

    东伯雪鹰看的大开眼界,原来青河郡近万里的地面上,有这么多事情发生。

    “司安大人,天平城境内竟然出现了超凡存在?”东伯雪鹰好奇道。

    “也就现身下就消失了。”司安大人笑道,“超凡存在们高高在上,他们追求的,和我们这些凡人追求的可不一样。这种苦行行走天下的……还是经常有的。记载在报刊上,是让各地的家族豪雄们注意着点,别不开眼得罪了超凡!一旦得罪,那就天塌了!整个家族说不定都会被覆灭。”

    东伯雪鹰点头。

    是啊。

    路边一个乞丐,随意欺负下,可陡然发现乞丐竟然是超凡存在!不吓死?

    “超凡存在非常非常稀少,整个帝国十九座行省,超凡也就那么些。像我们青河郡也算挺大的了,可本土的一名超凡生命都没有!”司安大人摇头,“这帝国报刊,是月刊,每月一份,没事经常看看,也算对帝国大事小事了解些,也能知道哪些势力不能得罪。”

    “报纸是乐子。”

    “接下来给你的就越来越重要了。”

    “这是第二重要的,是两份榜!”司安大人表情也认真起来,一翻手两本书册出现在他手中,一本书册封面是黑色,上有龙山二字。另外一本书册封面是血红色,上面仅仅画了一柄滴着血的刀刃。

    “两份榜?”东伯雪鹰好奇看着。

    “这一本是龙山榜,是我们龙山楼所编写。另一本则血刃榜,是血刃酒馆编写。”司安大人说道。

    东伯雪鹰接过这两本厚厚的书籍。

    先翻开了黑色的龙山榜,上面是排名,从第一开始往后排,有着密密麻麻的人名,旁边还有些简单的注释介绍。

    “血刃榜,是杀手榜!”司安大人这一句话就让东伯雪鹰吃了一惊。

    “杀手榜?”东伯雪鹰看着旁边那本血红色书籍。

    “对,血刃酒馆背景极为神秘,我龙山楼也不愿去招惹!在整个帝国的任何一座城池,都有血刃酒馆。”司安大人说道,“根据杀手们实际的战绩,血刃酒馆编写出了这本榜单,这些榜单上的名字,几乎都是代号!毕竟杀手们一般都隐姓埋名的。”

    “另一本龙山榜,则是更有权威性,更受整个帝国所有强者重视。”司安大人露出骄傲色,“龙山榜,是我们龙山楼编写,收录了整个帝国十九座行省排在前三千名的青铜级强者。”司安大人说道,“从第一到第三千,都是我龙山楼经过慎重考虑,根据战绩以及诸多方面评判做出的详细排名。”

    “整个帝国的三千强者?”东伯雪鹰眼睛亮了。

    青铜级。

    称号级战力才有资格得到青铜令!这上面记载了三千之数。

    “帝国的超凡存在就那么些,所以无需编写榜单。”司安大人说道,“而超凡以下的称号级们,他们离超凡只有一步之遥,他们中有一些精彩绝艳的甚至有着媲美超凡的实力,放眼整个帝国,称号级的数量相对就很多了。”

    “整个青河郡,一共有十二名青铜级强者。能名列龙山榜的则一共有五位。”司安大人说道。

    东伯雪鹰微微点头,龙山榜有三千数的限制,不是每一个青铜级都能入榜的。

    “这五位中。”

    “排第五的,叫常青泽,龙山榜总排名第2895位。”

    “排第四的,叫张雍,龙山榜总排名第2822位。”

    “排第三的,叫丹臣,龙山榜总排名1259位。”

    “排第二的,叫司良红,龙山榜总排名569位。”

    “排第一的,叫项庞云,龙山榜总排名525位。”

    司安大人轻易的报出了这五位的详细排名。
 楼主| 发表于 2016-9-27 17:47:54 | 显示全部楼层
雪鹰领主 第二篇 青河郡司家 第二章 为人类夏族立功劳

  
    司安大人继续道:“司良红乃是一名称号级法师,如今已经活了超过五百年!按理说正常的凡人寿命是不超过两百年的,可司良红**师将自己成功转化为了血妖,所以她的寿命也长的很。这个活了过五百年的老妖婆……实力深不可测,她修行所在的血妖塔内遍布无数危机,就是超凡生命也不愿闯入。”

    “司家,也是整个青河郡第一家族!青河郡的郡守,郡城城卫军的将军,以及郡内的仪水城、风城等等诸多县城的城主,几乎**成都是司家人担任!各地的诸多要职,也是司家人担任。”

    “也是说,在青河郡,司家就是一手遮天。”司安说的很平静。

    东伯雪鹰吃惊:“郡守、将军、诸多城主……那么多要职都司家人担任?”

    “整个帝国本来就这样。”

    “这不是凡人的世界,是超凡的世界!”司安说道,“司良红老妖婆虽不是超凡,却近似超凡,和一些拥有超凡生命的大家族关系也极好,于是获得了青河郡的管理大权。权力尽皆在司家之手,所以说……司家说你有罪,你没罪也有罪!司家说你没罪,你有罪也没罪!”

    东伯雪鹰有些震撼:“这,这……”

    “难道你忘了,你父母虽然是贵族,不也是因为一道谕令,就被抓走了?”司安大人说道。

    东伯雪鹰脸色微微一沉。

    “超凡生命可以发出谕令!在一定范围内可以超越法律!”司安大人说道。

    “墨阳家族有超凡生命?”东伯雪鹰连追问。

    救父母,是他一直追求的事。

    “有一位超凡生命,不过是伪超凡。”司安大人说道,“这种伪超凡,实力在超凡生命中是最低的。恐怕司良红老妖婆、项庞云那个疯子,实力都和那位墨阳家族的超凡相当了。”

    “伪超凡?”东伯雪鹰有些疑惑。

    “墨阳家族传承极久,开创家族的是一位极厉害的强大超凡,不过那位超凡死后,墨阳家族就颓败了……幸好底蕴够深,在数十年前,他们家族的一位称号骑士借助一些取巧的手段硬是进入了超凡境界,不过那是最低的超凡层次,一些最顶尖的称号级,甚至可能击败他们!”

    东伯雪鹰立即想起来了。

    自己书中曾经看过的那位觉醒太古血脉的‘砍柴骑士’。

    那位砍柴骑士,在称号级时,就一斧头砍死过超凡生命!称号级击败超凡,完全是有可能做到的。

    等砍柴骑士成为超凡后,更是超凡中无敌手,被尊称为那一时代的‘最强超凡’。

    “超凡的事,离的太远了。”司安大人笑道,“我想告诉你的,称号级强者千万别得罪,每一个称号级都拥有着极可怕的实力!而司良红、项庞云更是青河郡最可怕的两位,他们两位就是青河郡的两片天。”

    “司家根深蒂固。”

    “项庞云,则是个极为可怕恐怖的疯子。”司安大人说道。

    “疯子?”东伯雪鹰疑惑。

    “嗯。”司安大人说道,“在血刃榜这个杀手榜单上很少有公布真实名字的,而项庞云,便是其中公布自己名字的一个,他极为喜欢杀戮,因为每一次都是接了血刃酒馆的任务,所以他杀人也没罪。”

    “血刃酒馆的任务,杀人无罪?”东伯雪鹰纳闷。

    “你也可以去血刃酒馆发任务,不过任务的赏金……是血刃酒馆定的!血刃酒馆会拿走八成,两成给杀手。”司安大人说道,“血刃酒馆定的赏金,会根据被悬赏的目标的爵位、实力、背景等诸多方面来确定,价格都会很高。”

    司安大人压低声音:“这么跟你说吧,血刃酒馆在这个位面世界的历史上已经存在了不知道多少万年,它和大地神殿,是最古老的两股势力。”

    东伯雪鹰点头。

    这个世界是有神灵的。

    而‘大地神殿’就是几乎从这个世界位面诞生没多久,就出现的神殿,它的历史和这个位面的历史几乎相当。也是现如今帝国唯一一个得到承认的神殿!其他的一律都是邪神魔神。

    ‘血刃酒馆’,只是为杀手们服务,同样古老悠久。

    司安大人说道:“项庞云是个可怕的疯子,不过一般很少能遇到他。除非有人在血刃酒馆悬赏你的小命!而司家则不同……司家几乎渗透到整个青河郡的方方面面,所以很容易就碰到司家的人。遇到司家的人就得忍着点。毕竟他们随便找一个由头就能抓了你!”

    “除非你拥有称号级实力,得到青铜令!”司安大人笑道,“那你拥有的权力就大多了,司家也无权随便对付你。如果你成了超凡,司家都得在你面前战战兢兢……前提是正常的超凡,而不是伪超凡。”

    “青铜令的权力?”东伯雪鹰好奇。

    “对。”

    “这就是接下来我要说的事,黑铁令不但代表着你的身份,还代表了一些特殊的权力。”司安大人说着一翻手,手中出现了一本厚厚的书籍以及一份卷宗。

    司安大人将卷宗递给东伯雪鹰:“我夏族能够屹立在这一世界,就是因为有无数强者前赴后继,所以在很久很久以前,我们夏族的一位了不起的炼金**师就定下了规矩!将许多要流血流汗的事分成了不同等级的任务,让强者们去执行。”

    “成功的则可以得到功劳点。”

    “功劳点,可以换取几乎一切想要的。”

    司安大人将另外一本厚厚书籍递给东伯雪鹰,“这就是兑换宝典,下至一些金币俗物,上至许多神奇之物……乃至你想要杀一名超凡,甚至当整个帝国的皇帝!只要你给整个夏族立下的功劳够大,功劳点够多,也能去当皇帝。”

    东伯雪鹰愣住了。

    人类夏族的那位炼金**师定下的规矩太霸气了!功劳点够多,啥都能实现?

    “救我父母呢?”东伯雪鹰忍不住道。

    “功劳点足够,灭了墨阳家族都是一句话的事,更别说救你父母了。”司安大人摇头笑道,“当然一切都要功劳点!就看你给人类,给族群到底立下了多少功劳!这些都是黑铁级任务,奖励的功劳点都很少,凭借这些功劳点你想要灭墨阳家族?辛苦一万年也没希望。”

    东伯雪鹰看着卷宗。

    上面有一条条任务。

    比如杀死某某大盗,奖励十个功劳点!

    比如进入毁灭山脉寻找一件遗留的特殊项链,奖励五十功劳点。

    ……

    司安大人看着东伯雪鹰,说道:“这黑铁任务清单和兑换宝典,才是最重要的……你可以仔细看看,只要你获得的功劳点超过一千点,将会自动豁免大部分法律,只有一些帝国的铁律无法违背。毕竟即便是超凡生命,能够逾越大部分法律,可部分铁律……他们也无法违背的。”

    “一千点?”东伯雪鹰无语。

    杀盖斌这种层次的事,一般也就十个功劳点。

    去毁灭山脉寻找遗失宝物,又危险,耗费时间又长,结果还不一定能成。才五十个功劳点。

    要凑一千个,何其难?

    “黑铁级任务的奖励,一般都是十个到一百个功劳点之间。”司安大人笑道,“青铜级任务,最低都是一千个功劳点。”

    “我想问问,我怎么才能救回我父母?”东伯雪鹰问道。

    “兑换宝典内有许多办法。”司安大人说道,“不过得找到一个耗费功劳点最少的办法,这样,我会立即透过我们龙山楼的情报网,查清楚你父母如今的情况。根据你父母所处情况……找出救回他们的办法。”

    东伯雪鹰难掩激动:“好,麻烦司安大人了,还请赶紧查,查清楚我父亲母亲如今到底怎么样?”

    “交给我,因为墨阳家族是在东域行省,所以需要多耗费点时间,估计一个月左右,会查清楚你父母如今情况。到时候我会帮你找出相对而言最容易的救出方法。”司安大人说道。

    “麻烦了。”东伯雪鹰心跳都有些快。

    父亲,母亲,你们现在还好吗?

    “好,那我就告辞了。”司安大人起身,“每一个月,我龙山楼的人都会送上一份帝国报刊以及一份任务清单,你可以随时接取任务,为我们整个人类夏族立下功劳。”
 楼主| 发表于 2016-9-27 17:48:44 | 显示全部楼层
雪鹰领主 第二篇 青河郡司家 第三章 父母的过去

  
    东伯雪鹰、宗凌、铜三都站在城堡门口,目送着龙山楼的人离去。

    随即他们转身开始往城堡内走。

    “宗叔,铜叔。”东伯雪鹰踩的脚下的积雪咯吱咯吱响,轻声说道,“这黑铁令我也得到了,父亲和母亲当年的事,也该告诉我了吧。”

    宗凌、铜三彼此相视一眼。

    “还是你铜叔告诉你吧,他一直跟随你母亲,知道的更详细。”宗凌道,“我都只是听你母亲说的而已。”

    “雪鹰。”铜三看着满天的飘雪,“我原本生活在一个偏僻的狮人小部落内,只是有一天,我们的部落被盯上了,一支强大商队想要将我们都抓住,反抗的几乎都被杀了!被抓住后,我们被按上了‘叛匪’的罪名,都成为了奴隶!”

    “叛匪?”东伯雪鹰大惊。

    帝国的奴隶已经很少了。

    只有犯下大罪的,比如平民杀了贵族,又或者直接叛乱的!背叛整个帝国的!总之犯下滔天大罪才会成为奴隶。

    “别惊讶,帝国建立至今九千多年,早就腐朽不堪。而且诸多顶尖强者的家族势力把持,一些灰暗的事多的是,只要不摆在明面上,谁都不会当回事的。更何况像我们这种弱小的狮人部落,没证据,谁给我们出头?”铜三冷笑。

    “我成了奴隶,被贩卖,被卖到了墨阳家族!”

    “墨阳家族是东域行省的一个非常强大的家族,东域行省的铎羽郡,就被墨阳家族完全掌控!而且这种掌控已经超过了千年。”狮人铜三说道,“我们那些奴隶被随意起了名字,铜大、铜二、铜三、铜四、铜五……我就是其中的铜三。”

    “墨阳家族的大少爷大小姐们来挑选,我就碰到了你的母亲。”狮人铜三脸上露出一丝微笑,“你母亲当初还小,也就十三岁吧,比你现在还小。”

    东伯雪鹰默默在旁边听着。

    “主人无忧无虑……”

    “每天开心的玩,对谁都没心机,对我这个奴隶也没有一丝瞧不起,甚至我被墨阳家族其他少爷手下的人打伤了,主人都急哭了,还愤怒的给我出头。”

    狮人铜三抬头看着天空的雪花,“这些都是些琐碎小事,我本以为一生可能就生活在墨阳家族,可谁想到,主人二十四岁那年,墨阳家族给主人强行安排了一门婚事,婚事的另一方是一名已经一百五十二岁的老家伙了。”

    “一百五十二岁?”东伯雪鹰瞪眼。

    母亲当初才二十出头,另一方一百五十二岁?

    开什么玩笑?

    “据说那个家族比墨阳家族更强大,是东域行省排在前三的大家族,墨阳家族厚着脸皮送上嫡系年轻女子去联姻。”狮人铜三说道,“主人她从小到大就没有受过大委屈,突然面对这种事哪里承受得了?她趁着一次出去踏青的机会,迅速就逃掉了。”

    “逃离了铎羽郡,甚至逃离了东域行省!经过漫长之路,来到了安阳行省。”

    “我追随主人,于是就开始了冒险生涯。很快结识了宗凌,结识了你父亲东伯烈。”

    “哈哈……”

    “当初那段冒险岁月,是真的很精彩啊,在生死间闯荡,我们彼此都将生死交付队友,这生死友情就是这么结下来的。甚至你母亲后来担心你父亲他们被连累,便说出了自己的来历。”狮人铜三说道。

    旁边宗凌也点头:“我们是后来,听你母亲说才知道了墨阳家族的事!我们彼此,连生死都不在乎,还会怕墨阳家族?哈哈,当然是依旧在一起闯荡。”

    “后来你父亲和主人在一起了。”狮人铜三笑道,“甚至怀孕有了你,这才决定停止冒险,找一个地方定居,便来到了你父亲的家乡——青河郡!”

    “接下来的事你也知道了,我们在这青河郡安静呆了八年,那墨阳家族还是找来了,带走了你父母。”

    东伯雪鹰轻轻点头。

    原来一切是这样……

    大家族强行安排婚姻也就罢了,可竟然安排给一个一百五十二岁的老家伙?须知就算称号级强者,能到两百岁就很了不起了,一般都是一百七八十岁就渐渐老迈死掉了。

    “墨阳家族乃是过千年的古老家族,家族族规森严。”狮人铜三说道,“你母亲敢逃跑,便是违背了族规,墨阳家族自然会严惩。”

    “我就不懂了。”宗凌嗤笑,“这些大家族,让族人这么牺牲,不觉得丢脸羞愧么?又或者这等大家族真正的族内掌权的老家伙们,根本不在乎年轻子弟?”

    “宗凌,墨阳家族传承过千年,族人数量何等的多?那是数以万计的!牺牲一两个小辈算什么。”狮人铜三说道。

    “哼。”

    东伯雪鹰冷声道,“如果够强大,根本无需让家族年轻后辈去嫁给一个都一百多岁的老家伙!如果家族真的破败了,那就破败吧,用这种恶心的腆着脸的联姻来巩固家族地位,恶心!”

    并非是站在母亲这边,而是东伯雪鹰的确是这样的想法。

    强大,只有别人来哄你。

    弱了,那就顺其自然破败吧!本来就没有永远长盛不衰的家族。

    “墨阳家族,甚至都发出谕令抓了你父母,现在能怎么救?”铜三摇头。

    “你和龙山楼接触过,有办法吗?”宗凌则是问道,铜三也看向东伯雪鹰。

    “现在还没准确消息,再等一个月吧。”东伯雪鹰道。

    按照家族实力判断。

    整个帝国,一共十九座行省,包括陆地行省和海洋行省。

    像安阳行省第一强者‘长风骑士’池丘白所在的家族,那是安阳行省第一家族!势力几乎能影响整个行省,这才是整个帝国都算得上一流的家族。

    像青河郡司家!像东域行省的铎羽郡‘墨阳家族’,都是掌控一郡的家族。司家最强的‘司良红’是一位身体转化为血妖的称号级**师,墨阳家族最强的是一名伪超凡!这种掌控一郡的在整个帝国只能算是二流家族了。

    “我现在的斗气,才是地阶骑士级。凭借太古血脉的力量以及我的枪术,就有媲美银月骑士的实力。”东伯雪鹰暗道,“将来,我完全能够超越司良红,超越那伪超凡!”

    像觉醒太古血脉的砍柴骑士,可是一斧头砍死过超凡生命。

    这才是自己要做到的。

    自己若是有这等实力?恐怕无需自己开口,墨阳家族就会乖乖低头把父母送回来了吧。

    “也不知道父亲母亲现在到底怎样。”东伯雪鹰也焦急,他很担心父母的近况,担心父母出一些变故,如果真出了什么事,东伯雪鹰想都不敢多想,只知道……他一定会让墨阳家族后悔!!!

    “再等一个月,龙山楼那边就有消息了。”东伯雪鹰只能压住焦急心情。

    ……

    时间一天天过去。

    在半个月后,弟弟的老师‘白源之’**师竟然来到了雪石城堡。

    “**师,你怎么来了,有事尽管让人传话即可。”东伯雪鹰亲自在城堡门口迎接。

    “哈哈,原来银月狼王果真是领主你所杀,我之前就怀疑,现在整个仪水城几乎都传遍了,弯刀盟因为眼馋你的银月狼王毛皮,最终被你一杆长枪所灭,现在都说,你是我们仪水城第一高手!”一袭白袍的老者‘白源之’笑着说道,他身后的一群弟子们则都好奇紧张的看向东伯雪鹰。
 楼主| 发表于 2016-9-27 17:49:14 | 显示全部楼层
雪鹰领主 第二篇 青河郡司家 第四章 比邻而居

  
    “哈哈,**师过誉了,请进,我们坐下再聊。”东伯雪鹰笑着道。

    “好。”

    白源之丝毫不敢将东伯雪鹰当成一个少年看待,因为这么年轻就已经能斩杀有狼群保护的银月狼王,被公认为仪水城第一高手!等再过些年……完全有可能踏入称号级,成为整个青河郡的风云人物,跺一跺脚,整个青河郡都要震颤下。

    而且都说这‘东伯雪鹰’练枪入魔……

    在许多超凡的传记故事中,就有一些疯疯癫癫痴迷于画画或者打造兵器,或者天天看着天空发呆……忽然一朝醒悟,跨入了超凡!

    “从小就这么疯魔,且现在就这么强,将来完全有可能踏入称号级啊。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跨入超凡呢!”白源之暗暗嘀咕,当然也只是他随意一想,那些感悟天地的各种疯魔之辈,最终真正能成超凡的太少太少。

    二人并肩而行。

    入了客厅后,分而坐下。宗凌、铜三也在一旁作陪。

    “听到外面传的消息,我现在还震撼呢,三两招就杀了那凶名在外的盖斌!杀的整个弯刀盟都崩溃了,我白源之活了这么大,像领主如此年少却如此厉害的,也就听说过一些大家族的天之骄子……亲眼看,却是第一次看到。”白源之笑眯眯的。

    “**师今天来,不会是专门夸我的吧?”东伯雪鹰说道。

    那些大家族用大量资源栽培出的天之骄子,他也没在意,他也没有多么骄傲自得,因为他的目标,一直是超凡!和传记故事中记载的了不起的超凡而言,自己还很普通。

    “哈哈哈,我今天来这,的确是有事求领主。”白源之说道。

    “**师请说,能帮忙的,我自然尽全力。”东伯雪鹰道。

    “是这样的,我在仪水城内的府邸,经常有一些贵族去打扰,我不堪其扰!”白源之叹息道,“而且还有一些其他法师对我的一些研究有兴趣,所以也经常也有一些小贼想要偷我的一些成果,因为得到领主你给的银月心脏,我的研究终于有了大收获!我也怕有许多小麻烦。所以打算搬家,搬离仪水城。”

    “搬离仪水城?”东伯雪鹰一愣,“那**师,选好要住的地方了吗?”

    自己弟弟,可是要去拜师学习的。

    “哈哈,这不来求领主了吗?我想要在领主你这雪石山上选一处地方,建造一座小楼居住下来。”白源之笑道,“领主你这……又僻静,而且又是在山巅,山道上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也有重重关卡,一些小贼想要进来也难。至于贵族们?不辞辛苦赶数百里路来我这的,那就少多了。”

    “只是叨扰领主,有些惭愧。”白源之说道。

    东伯雪鹰和旁边宗凌看了眼。

    二人都明白彼此想法。

    “哈哈,我还求之不得呢,我雪鹰领也有一位**师坐镇,是我雪鹰领的福气。”东伯雪鹰笑道,“雪石山有诸多山峰,空的地方多的是,法师你随便选一处地方即可。”

    白源之露出喜色,他知道事情把握较大,可东伯雪鹰同意了他还是挺高兴:“我就厚颜在旁边的其他山峰随便选一座。”

    “小事,**师随时可以开始建造,如果需要我帮忙的,尽管开口。”东伯雪鹰道。

    “建造一座小楼容易的很,我的弟子中就有一些擅长大地法术的。”白源之微笑。

    建造城堡,建造雄伟城池。

    如果靠凡人打凿巨石搬来何等的难?而擅长大地类法术的……一个厉害法术,大地自然裂开,无数巨石凝聚而生,建造速度可就快多了。像东伯雪鹰家的‘雪石城堡’当初就是请的其他法师来建的,母亲虽然是天阶法师,可并不擅长大地类法术。

    ……

    东伯雪鹰、宗凌都站在栏杆前看着远处。

    目光越过城堡城墙,看到大概数里地外的一座山峰上一座石楼正在迅速建造形成,在法术下,周围的泥土岩石迅速形成一块块平整的大石,巨石飞了起来,开始建造……并且墙壁上还有着水光、火焰流光出现,墙壁变得光滑一体。

    **师白源之,还在周围地面墙壁上开始雕刻一些法阵。

    “雪鹰,这白源之来我们这,不会带来什么**烦吧?”宗凌有些担心。

    “放心吧,这白源之在仪水城也呆了这么多年,也没出现什么**烦。来我们这,也不会有什么**烦的。”东伯雪鹰笑道,“就算有麻烦,也不会太强,如果是称号级实力强者来找麻烦,他来我们这也没用啊。而只要不是称号级强者,便不足为虑!”

    宗凌点头。

    东伯雪鹰此刻心情是极好的,因为**师住在这,那么青石拜师学法术也无需离开自己了。

    ******

    雪石山有多座山峰。

    主峰上便是雪石城堡,距离数里外的一座山峰便是法师楼!而在另一处距离法师楼有足足五里地,距离城堡也有三里多地的雪石山其中一座僻静山峰上,也新建了一座竹楼!

    竹楼,是东伯雪鹰亲自打造而成,作为一名对力量掌控圆满的大师高手,竹楼建的颇为漂亮。

    “从今天起,大多数时间我会居住在后山竹楼。”东伯雪鹰对旁边的宗凌、铜三、青石说道,“领地的事就麻烦宗叔了,如果真有什么比较重要的,实在需要我出面的,再来找我。”

    “好。”宗凌点头。

    “哥哥,你以后就住在竹楼,不觉得太无聊了么?”青石忍不住道。

    “哈哈……不无聊的。”东伯雪鹰笑道,这是他达到枪法大师境界后就有的想法。

    他枪法境界高了后,神而明之,对天地自然感应越加气息。

    小草的生长,大地山石的厚重,风的灵动,树叶的飘动……一切都让他感到惊艳,他过去那么多年都没发现,原来天地自然是这么的美!对他而言,居住在僻静的竹楼,反而是一种享受。

    修炼枪法……

    有不同的道路。

    像一些军人,基础其实很一般,他们在生死中磨练,发现自己枪法的许多缺陷,而后不断改善,逐渐的完美,达到人枪合一,乃至枪法大师。最终依旧要走上以‘天地自然为师’的道路。

    东伯雪鹰不同。

    他并不太喜欢在生死间逼自己,而是在寻常修炼中一次次琢磨,发现自己的缺点,而后完善。这种无比扎实的基础……是靠着无比夸张的疯魔修行才能完成的。这让他的枪法基础无比之扎实,自然而然就跨入人枪合一,在和阴影豹一战仅仅稍微生死一逼迫,就达到了枪法大师境界。

    其实就算没生死逼迫,再过上一两年他也会自然而然突破。

    东伯雪鹰更倾向于这种厚积薄发,而不是一次次生死间冒险。

    “哥哥,那我经常来找你,没事吧?”青石连道。

    “哈哈,随时可以,没事我还去找你呢。”东伯雪鹰笑着打趣。

    宗凌看着一袭黑衣站在那的东伯雪鹰,则暗暗感慨。

    以天地自然为师?

    说来容易,可境界没到,根本连边都摸不到。

    ……

    自此,东伯雪鹰开始常居雪石山的后山僻静竹楼,开始了自己担水劈材、烧火煮饭的日子,喝着些山泉,在山泉边盘膝静思,在竹林中练着枪法。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网络文学  

GMT+8, 2017-4-30 17:13 , Processed in 0.036216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