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veBook.com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762|回复: 0

金句奇缘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7-19 11:09: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金句奇缘

话说古龙先生那天得到费隐士的指点,茅塞顿开,欢天喜地的往阴曹地府跑,到了鬼门关前,遇一隶卒盘问:“先生何来?何事喜悦?”
古龙说:“我刚偷回阳间游了片刻,得到费隐士赐教,一句‘火较火锅火’,对出了我留在阳间‘冰比冰水冰’的遗句,释我几十年的悬念。如今我已无憾,即可放心投胎转世矣!”
那隶卒说:“何物费隐士,有此高才,可解先生悬念?”
古龙说:“那费隐士年岁不大,天生鬼才,博闻强记,乃世间罕有的对联圣手,文豪导师。诗词歌赋,信手拈来。嬉笑怒骂,出口成章。纵横网络十余年,切磋应众无数,未逢敌手。童年时曾背诵毛伟人的《老三篇》,比背诵《孟德新书》的张松不知要强多少倍。他还对出了毛伟人孤悬几十年的遗句。‘湖海烟波客,雷霆云雨龙’。上下联磅礴大气,浑然天成。”
隶卒说:“如此说来,他也可解我疑难了?”
古龙说:“你是何人,有何疑难未解?”
隶卒说:“我乃有史以来最倒霉而又著名的樵夫。你可曾听过‘韩信问路斩樵夫’的故事?我即那樵夫便是。”
古龙恍然:“细节如何?”
樵夫说:“那天我在山中砍柴回家,在三岔路口碰到韩信仓皇逃窜,问道于吾。吾乃戏曰:汝若能对出我句,即指汝生路。彼诺。吾曰:此木为柴山山出。彼语塞恼怒,拿剑刺我。我受伤倒地,被逼指路。不料说完,他就把我杀了。”
古龙说:“原来如此!没想到你这樵夫的肚里也有些墨水。如此刁钻的句子都能想出来,我看你也是一块‘扭纹柴’了。呵呵!你的句子自西汉以来,两千多年间,据我所知,还真没有人能对出,我也如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广州的《羊城晚报》曾介绍过你的句子,有人对以‘因火成烟夕夕多’,但不为读者所接受。你也可溜回阳间片刻,碰碰你的运气。”
樵夫说:“如何能最快找到费隐士?”
古龙说:“上网,阳间有WIFI的地方即可上网。”
樵夫的运气不错,瞬间即找到费隐士问:“‘此木为柴山山出’,真的不能对了吗?”
费隐士说:“挑!N年前我就已对出:‘一王作主人人从’!你读书少了。”
樵夫大喜,闲聊几句即谢过告辞,紧往阴曹地府赶。

不料路上被曹操截住问:“樵夫,此去收获几何?”
樵夫被吓一跳:“曹丞相,我每日在山中砍柴练跑,速度无人能及。怎么你长期坐比站多,肥胖无比,竟比我跑得快呢?”
曹操笑说:“岂不闻‘说曹操,曹操就到?’我是天生神速的。刚才你和古龙的对话我全都听到了。快述其详!”
樵夫说:“深感费隐士赐我‘一王作主人人从’的金句,我的‘此木为柴山山出’从此不孤悬矣!”
曹操说:“有此奇事?莫非他也能治我的头疼病?”
樵夫说:“丞相此话怎讲?”
曹操说:“你可知神医华佗是怎么死的吗?”
樵夫说:“被你杀的呀!”
曹操说:“正是。我请他替我治头疼病,他说要破开我的头颅以祛风,头疼方可痊愈。我因觉他不够专业,疑是奸细,就把他杀了。”
樵夫问:“不够专业是怎讲的?”
曹操说:“岂不闻‘心病还需心药医’?他不问病源就乱开方,有违对症下药的医学常识。所以我说他不够专业了。”
樵夫说:“如此说,丞相的病源何来?”
曹操说:“乃源于吕布。昔日我把他擒住,将杀之时,他高声叫嚷:‘你曹操常自诩为文豪,对得出我的下联再夸口吧!吕布品酒,先两口,后三口,口口回味;’当时听者甚众,我当不能轻视,时常留心作对。不料苦无成就,从那时起我就得头疼病了。”
樵夫说:“如此说,可请费隐士对之。”
曹操说:“恐怕不易。吕布此句,弊在口多,更苦于难找名人来配对。”
樵夫说:“未必。那费隐士见多识广,博学高才,对联功夫深厚,常有人所不能的金句面世。曾攒《三国雄之最》对联一副:日撩吕布,夜战马超,百万军中取上将首;先借荆州,后拿西蜀,三分天下得大王心。风行四海,曾被《百度》窃为己有。几年前,CCTV的四频道,面向世界,替东北的‘岫岩山山山出玉’征对下联。许诺重奖厚赏。但被费隐士以‘仁化人人人从商’对出后,竟食言赖账,只字不提。”·       
曹操说:“CCTV 内部乌烟瘴气,腐败丛生,失信于天下久矣!你既如此推崇费隐士,吾即姑且一试。”
于是曹操一如樵夫所为,上网找到费隐士,开门见山直问:“在下曹孟德,久闻隐士大名,如雷贯耳,今日特来请教。”
那费隐士被吓一跳:“WHAT? 曹孟德!你就是那个‘宁教我负天下人,决不教天下人负我’的曹操,曹孟德?”
曹操说:“然也。深感隐士聆闻贱名。不知隐士如何评价在下?”
费隐士说:“你生来目标远大,行事智勇双全。乱世中要成就大事,不择手段在所难免。你的可贵之处就是不光敢做卑鄙事,也敢发无耻言。实为表里如一之真小人也!胜那些口是心非的伪君子多矣!毛伟人生前对你甚表赞赏。”
曹操说:“如此说,隐士将不吝赐教,替我完成‘吕布品酒,先两口,后三口,口口回味’的下联?”
费隐士说:“好句!请看‘丛珊從军,始双人,再众人,人人纵行。’如何?”
曹操说:“妙句!只不知那个丛珊是何人?知名度能与吕布匹配否?”
费隐士说:“那丛珊是电影《牧马人》的女主角,知名度为十亿观众所知;那吕布的知名度不过在几千万人之间,逊丛珊多矣!”
曹操说:“那你的军队‘始双人’怎讲?”
费隐士说:“现在的部队都是双首长制,司令员和政委领头,‘始双人’了;后面有大部队跟上,‘再众人’了。”
曹操大悟,头疼立止,作揖辞去。

半路上与苏东坡学士相遇,曹操奇而问之:“苏学士何去?”
苏东坡说:“往访费隐士也!”
曹操问:“莫非苏学士也有疑难未解?”
苏东坡说:“正是。‘冻雨洒窗,东两点,西三点;’本是我的一个学生向我请教的。我对以‘切瓜分片,横七刀,竖八刀。’为众喝彩,被录入《金句名人榜》中。千百年来,一直被当作范文教材,向后辈传授。不料今日竟被费隐士揭穿,说我的下联似是而非,句中的横竖不是方位词,与上联的东西并不能相对;况且切分两字并不由横竖两字组合。得到的罪名是滥竽充数,误人子弟。诉讼被文坛法庭的金圣叹庭长接纳,勒令我重对。我也得不到什么好词,只好向费隐士请教。”
曹操笑说:“请教有益。但那金圣叹先生因何事,为何故能出任文坛法庭的庭长呢?”
苏学士说:“金圣叹,明末清初,苏州人士。曾批《水浒》,《唐诗》,少有才名。因哭庙案而犯官非,被判斩首。但他在死前一刻能对出城中住持和尚孤悬多年的金句:‘半夜两更半,中秋八月中。’无憾而终。获玉帝嘉许而得以委任。”
曹操说:“原来如此!我也刚被费隐士释疑解难,赐我‘丛珊從军,始双人,再众人,人人纵行。’之金句,头疼立止。我今可往生他方矣!”
二人拱手而别。那苏东坡上网找到关仁隐士,客气过后就问:“隐士能指吾之谬处,必有好句取而代之,还望不吝赐教。”
费隐士曰:“‘佐车(ju音)佑驾,左一人,右一人’如何?”
苏学士大喜,抚掌直叹:“善哉善哉!茅塞顿开。隐士高才,自愧不如也!”

辞别归家,苏学士半路遇见一流浪汉,衣不蔽体,戚眉苦相,其状甚惨,怜而问之。
那流浪汉说:“我本上海佬也!生前某日在家,因喝了一口带咸味的自来水,随口说出‘上海自来水来自海上’。不料被隔壁的那个坏鬼书生小题大做,登报征对下联。又被上海自来水公司告上法庭,说我诽谤,勒索巨额赔偿,生生把我逼死。阴间判官判我对出下联,否则不许投胎转世。百多年来,我留意阳间,曾有市井流氓应对:‘前门出租车租出门前’,‘明天到操场操到天明’,都是些不入流的垃圾句子。孤苦无助的我,唯有四处游荡,等候高人出手相救了。”
苏学士说:“去找费隐士吧!料他能救你脱苦海,出生天。”
上海佬依苏学士的指点而行,找到费隐士说:“隐士若能对出‘上海自来水来自海上’的金句,吾当以美艳千金招你为婿。”
费隐士说:“挑!你家千金年已近百,谁还稀罕做你家女婿呀?不过你的句子含金量甚高,对出也是文坛的一大乐事。‘中山出走人走出山中’,如何?”
上海佬疑惑:“上海乃一大名城,你的中山是在何处?”
费隐士说:“广东省中山市乃国父孙中山先生的故乡,繁华无比,富可敌国。你死得早,不知不怪你。”                       
上海佬敬谢,欢喜而去。

二〇一六年七月十七日星期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网络文学  

GMT+8, 2017-12-14 23:07 , Processed in 0.023854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