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veBook.com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楼主: syzx

《武侠世界大冒险》作者:五方行尽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6-6-22 21:52:56 | 显示全部楼层
武侠世界大冒险
第675章 生死眼
[/b

  

    石人无目,却能转首而视,这种场面让人毛骨悚然,但霸刀,杀生头陀,白秀雪等人却似早有预料般,神情虽凝重,却不乏冷静与沉着。

    宁宁手持染血罗盘,一步上前,双手将罗盘高举,口中长吟:“诸天神魔,九地阴灵,阎罗石卫,荒神退避。”

    她口中又吟诵起晦涩古朴,意义不明的音符,伏下身躯,将头深深磕在地上,发出砰砰声响,一步一磕头,似乎是在进行着某种奇特的宗教仪式。

    “砰!”

    少女宁宁重重磕下最后一个响头,额头已渗出血迹,地面微微一颤,荡起的涟漪朝着四面化开。

    宁宁俯首低目,一动不动,而杀生头陀,霸刀,白秀雪,温良玉,独目老人等五人也是身形凝顿,慎重其事的盯着那些石人,浑身气息都已收敛。

    过了好半晌,地宫内一片死寂,诸人方才轻舒了一口气,眼中露出轻松之色。

    “主上传授的祭祀法,果然大有妙用!”杀生头陀嘶声道。

    白秀雪娇颜上掠过崇敬,仰慕之色,轻声道:“这是自然,幸好有着主上所授的祭祀法安抚荒神,否则荒神作祟,咱们别说进入地宫,只怕连逃都难逃。”

    独目老人凝视着那一尊尊石人,单眼中不无惊叹:“据说荒神乃是天地之间的异种,属于一种不可思议的生灵,非但力大无穷,奔走如电,浑身更是坚逾金铁,非神兵利器无以伤损,而且荒神复原速度极快,纵然受伤,也能迅速回复……。”

    “真不知当年的地府组织用了何种手段降服荒神,令其甘愿成为拱卫地宫的石卫。”

    独目老人感叹不已。

    温良玉淡然道:“昔年地府组织号令乾坤,宰割日月,威势犹在今日天宫之上,若无惊天动地的手段,岂能做到?”

    霸刀双目射出湛然神光,扫遍视线所及每一个角落,沉声道:“不知为何,我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事恐生变,咱们还是先入地宫,取得那东西再说。”

    石祈清秀小脸上流露出既惊奇又害怕的神色,终于忍不住问道:“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白秀雪眸子一转,冷冷的盯着石祈,直将后者看得脸色发白时,白秀雪方才冷漠开口:“不要多话,也不准问,你就跟在我身边!”

    说着,白秀雪一头莹白长发漫卷,嗖嗖飞出,恍似化作天罗地网,在石祈惊呼声中,将她卷了过来。

    天机宫一行六人和石祈快步前行,宁宁高举染血罗盘开道,等到诸人踏进宫殿时,瞧见眼前场景,都是脸色一变。

    “不好,这里已经有人捷足先登了!”

    天机宫六人目光落在宫殿中心,几尊破碎的石人身上,黑血未干,显然在不久前刚经历过一场大战。

    一瞬间,他们脸色都变得难看起来。

    呼啦!白秀雪浑身透出森森寒意,旋风般扑出,掠至中央神龛边,凝视着神龛上那尊神像的眼睛,整个人呆立不动:“不见了!”

    霸刀等人也飞速上前,下一瞬也都像白秀雪般愣住了,每个人的表情都变得很是精彩,那种神态就像是认定的囊中之物被一只莫名其妙出现的手,一把抢走了!

    “那只眼睛没有了!”霸刀沉声道。

    白秀雪浑身散发出冰冷的寒气与杀意,冷漠无比:“我看见了!”

    温良玉凝视着神像空洞的眼眶,一瞬不瞬的看了好一会儿,轻语道:“荒神血迹未干,抢在咱们之前,捷足先登的那人离去时间也就是这片刻光景。”

    杀生头陀掌中人顶骨数珠嘎吱作响,淡淡道:“那只眼睛是主上飞仙成道计划中的重要一环,不容有失。”

    “他逃不了。”

    白秀雪身形闪电般窜出,斩钉截铁般的声音飘动:“不管他是谁,又或是什么势力,拿了不该拿的东西,都得死。”

    ……

    “这只眼睛相当有趣,也很危险!”

    王动祭起那枚眼球已走出一段不小距离,起初他并没有动用真气,可等到他施展身法飞掠时,顿时察觉到了诡异。

    随着他真气运转,气机牵引之下,似乎引动了那枚眼球,倏忽间就有丝丝缕缕极阴冷的气息侵袭入体。

    王动也不是没有见过性质偏重阴冷的武功,像什么寒冰真气,腐心掌,归元五灵手乃至于明玉神功,化石神功……可这些武功修成的阴寒真气同眼球中渗透出的阴冷气息一比,突然就显得极为可笑。

    眼球中渗出的气息非但阴冷至极,而且充满了侵蚀与破坏力,几乎就在一瞬间走遍王动奇经八脉,摧枯拉朽般将他体内真气击溃,如非王动应变极快,迅速将那股阴冷之气镇压,驱逐,只怕他现在已要尝受真气反噬之苦了。

    饶是如此,那枚眼球仍是脱手飞出,‘蓬’的散开一层幽光,悬浮半空,竟然不往下沉坠。

    王动毫不理睬体内仍有些微翻腾的气血,目不转睛的盯着悬浮的眼球。

    他心中已有了不少猜测。

    大唐世界之中,魔门灭情道传人,有着‘天君’之称的席应修炼了一种奇功,名为紫气天罗,当紫气天罗臻至大乘时,其眼眸外围就会产生紫芒异象,能够洞察气机变幻,故而又被称为紫瞳火睛。

    沧海中也有着太虚眼和天子望气术。

    显然这只眼睛的主人,生前也修炼了某种与眼睛有关的玄功,只是这只眼睛脱离了原主人不知多少年,竟仍然充满神异之能,不得不教人感叹匪夷所思。

    “这只眼睛的主人,生前必然是一尊了不起的绝代高手,就是不知道跟崤山寒潭,龙宫中那位相比如何?”王动摸了摸下巴,目露思忖:“还有这眼睛中透出的气息,我竟觉得有一些熟悉……嗯!夺命十三剑的最后一种变化?!”

    王动眼眸泛亮,想起了熟悉感觉的来由,夺命十三剑的第十五种变化截断万物生机,带来的是纯粹的“死亡”与“灭绝”,细细想来,跟这只眼睛中渗出的气息竟似乎有着同源的本质……(未完待续。)
 楼主| 发表于 2016-6-24 18:29:0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676章 死劫眼

    夺命十三剑虽然决绝凌厉,每一剑出都透着一往无前的杀机,但仍不足以让王动动容,唯有这门剑法的第十五种变化,实在是惊艳璀璨,纯粹之极。

    纯粹的死亡。

    纯粹的灭绝!

    这第十五剑变化之巧妙已非笔墨所能形容,乃是王动迄今为止所遇最为惊艳一剑,超越了叶孤城的天外飞仙,超越了燕十三所在世界一切前人,堪称旷古绝今的一剑,毫无疑问,那是在那个世界剑法之中的‘神’。

    即便将第十五剑放在主世界,也当得起天人之剑中的精粹,是以燕十三融精气神于一炉后才能跨越层次,一剑创伤王动。

    现如今,王动在这只眼睛上看到了更为深沉的死气,仿佛起源于幽冥,通达于地狱,较诸夺命十三剑的最后一种变化更为可怖,但却有着同源的本质。

    它们的本质都代表着‘死亡’与‘毁灭’!

    嗤!

    王动眸光闪动,指间凝聚起一缕剑气,带着莫名的变化,倏然破空而击。

    这一式剑势变化赫然便是夺命十三剑的最后一着。

    这世上若还有人能重现夺命十三剑的最后一种变化,则非王动莫属,当然,王动的第十五剑与燕十三有着迥异之处,欠缺了三分纯粹,也没有那种烈日砾金,深入骨髓的绝望,然而却更加巧妙与凌厉,变化莫测之处犹胜半筹。

    剑气击在悬浮眼睛上,这枚眼球‘嗡嗡’争鸣,绽出一缕缕幽光,烟雾般荡开,丝丝缕缕的幽暗气机升腾,悬浮,化出千奇百怪的形状,仿佛展开了一幅地狱画卷。

    王动目光一凝,盯着这幅展示地狱万象的画卷,在他注视之下,画卷愈发生动起来,出现了栩栩如生的人影,又像是有无数奇异的字符在眼前流动,光怪陆离。

    王动看着那些怪异小人影以及流动的字符,体内气机似乎也鲜活起来,循着一种奇特的规律运转。

    而他的左眼,不知不觉间,竟一滴一滴落下一行血泪。

    待到王动发现时,不禁怔了怔神,就是这一怔之间,眼前地狱景象般的画卷倏地收摄,化作一道幽光投射进他左眼之中。

    “嘶~~~!”

    当那道幽光进入左眼之际,饶是王动心神坚毅,也不由得痛得倒吸一口凉气,那种感觉就仿佛是左眼被人生生剜去一般。

    这锥心刺骨的痛楚来得快,去得也快,只是眨眼之间就潮水般褪去。

    王动左眼已不再滴血,如果仔细瞧的话,就可发现他左眼眼眸外显露出一缕淡淡的幽芒,而且他脑海中也莫名多了一些信息。

    一些关于这只眼睛的信息。

    “生死眼!”

    这些信息描述的是一门修炼眼睛的玄功,其名为‘生死眼’,左眼主死的‘死劫眼’,右眼主生的‘长生眼’!

    “可惜欠缺了‘长生眼’的信息……。”

    王动心念微动,就已将脑海内的信息浏览了一遍,知道自己所得仅限于‘死劫眼’的资料。

    “不知道这地宫内能不能找到另外一只右眼?”王动这样想着,随即摇了摇头,并没有抱太大希望。

    他有心一试,脑海中自然而然就浮现出奇特小人与如水般流动的字符,体内气机自行运转,左眼登时闪动起一圈幽芒。

    天地之间立生出奇异变化,在左眼视角下,视界之内,所有色彩都一寸寸褪色,化作黑白分明的二色,就像是二十世纪初民国时期的老旧照片,而在王动左眼注视下的一应事物,不管是墙壁,巨柱,神龛还是脚下大理石铺就的地面,竟都缭绕出丝丝缕缕的黑线,如同稀疏结成的蛛网。

    通过脑海中的信息,王动知晓这些蛛网一般的黑线就是所谓的‘劫’,唯有通过死劫眼才能看到。

    只从这点就能看出死劫眼的可怕,当将其用于争斗之中时,对手的死劫线将无所遁形。

    王动略微沉吟,正要试验死劫眼的下一步攻击方式,陡然脑中轰鸣,如遭雷击,脸色刹那间苍白。

    他左眼幽芒陡然消散,神情显得无比疲惫,仿佛是经过了七天七夜的大战,精神极度萎靡,除此之外,王动还能感受到体内原本已被驱逐的阴冷死气再度复苏,一缕缕壮大,掠夺他的生机!

    武功到了他这等地步,已是近乎知天晓命,自然能感应到生机的流逝,倘若王动踏入天人境界的话,他甚至可以准确把握住自己还剩下多少寿算,虽未必能精确到分秒,但也差之不远了!

    “鸡勒!”

    王动稳住心神,缓缓鼓荡元气复苏,心里却是一下子明白这‘死劫眼’对现在的他而言,真的只能是‘鸡勒’。

    虽然这个‘鸡勒’很强大,但却无法改变它‘鸡勒’的事实。

    至少眼下是如此。

    “死劫眼每一次催动,都掠夺走一部分生机,用得越多越短命,而且这种武功对精神刺激太大,只怕还没到短命死,先就心魔丛生,变成白痴了。”

    王动消化着关于‘死劫眼’的资料,暗叹道:“死劫眼的运用必须长生眼的配合,唯有两种眼睛并存,才称得上完整的‘生死眼’。”

    死劫眼对现在的王动来说是‘鸡勒’,并不表示他收获不大,恰恰相反这门玄功所描述的理念与境界已全面超越了王动自身所学,令他豁然开朗,看到了一条更为广阔的大道。

    就在这时,衣袂破风之声嗖嗖传来,一条白影匹练般窜来,如同一条游走的白蛇,裹挟着森森寒气卷向了王动。

    “就是你吗?拿了不该拿的东西之人。”

    白影如鬼魅般闪动,一把抓向了半空中悬浮的眼睛,满头雪发狂卷,破空****,利矢般扎入王动胸膛。

    王动神色不变,当空一吸,哗啦!如同巨鲸吞吐一般,气流哗哗作响,掀起狂飙巨浪般的震响,他胸膛仿佛充气般狂涨,紧跟着一炸!

    嘭!

    劲气迸散,直将那嗖嗖卷来的雪发炸得四散飞溅,而他袍袖一卷,更抢在白影凌空抓摄之手前方,便将悬浮眼睛收入袖中,淡定的看向来人。(未完待续。)
 楼主| 发表于 2016-6-25 21:19:3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677章 断风雷,登天化龙

    白影身若浮云惊鸿,抽身疾退,一双目光冷若寒霜,充斥着浓郁不散的寒气。

    突袭之人正是雪发女子白秀雪!

    白秀雪纤手一扬,一缕缕断裂的发丝落入掌心,她凝视片刻,莹白如雪的发丝无风自动,似是充满了灵性。

    随后她目光凝注王动身上,冷然道:“现在交出那枚眼睛,你或许还有机会活着。”

    王动呵呵轻笑,虽然没说话,脸上却无不表露着‘你是傻子吗’的神态。

    白秀雪周身散发的寒意更甚,她身遭气温骤降,仿佛一瞬间进入急冻世界,连同空气都化为层层白雾,雾气中凝结出一颗颗细碎的冰晶,煞是惊心动魄。

    最为可怖的是,随着咔嚓,咔嚓声音响起,白秀雪足下坚硬的大理石地面竟被接连冻裂,破碎之音连绵不绝。

    毫无疑问,此女修炼了一种极高深的阴寒玄功,是以才能在运功之时,显现出如此惊人异象。

    王动目光微闪,面容却仍是古井无波。

    紧跟着嗖嗖锐啸破空,霸刀等人疾如光火般赶来,纷纷将目光投向王动。

    独眼老人锐利如刀锋的眼神在王动身上逡巡片刻,嘿然道:“我早说过这小子会成为我等计划的阻碍,想不到一语成谶。”

    那枚死劫眼目下已被王动收入袖袍中,但这群人似乎都拥有某种奇特的异术,能够感应到死劫眼的存在,眼睛直勾勾盯着他的袖袍不放。

    霸刀掌中斩首刀横空,一股凛然战意直迫向王动,大笑道:“原来是你!一线天外你我交手不甚痛快,现在我刀法又有精进,正要再次领教阁下妙招,然后……斩了你!”

    说到最后三字时,已是锋芒毕露,气机凌厉如刀锋。

    “再交手,你只会败得更快!”

    王动淡淡瞥了霸刀一眼,语气轻描淡写,前番他与霸刀交手,尚未臻至大宗师的境界,此刻却已窥见到了天人之道的一丝半点玄奥,功力未必长进多少,境界差距却不可以道理计。

    对于霸刀来说,前次交手犹在昨日,而王动经历数个武侠位面,近一年光景已过去。

    现在的霸刀,唯一能让他放在眼中,只有他那半阙刀法——元极霸刀的阳极篇!

    王动前番进入武侠世界,要说什么有一丝遗憾的话,就是没有见识到传说中的‘小楼一夜听春雨’,如意变化的魔刀之法。

    如果说夺命十三剑的第十五种变化是剑中之神,魔刀之法就是刀中之神,当然,它们的神话也只属于那个世界。

    一旦到了风云并起,波澜壮阔的主世界,纵然是神话也要失色。

    王动曾与霸刀交手,见识过元极霸刀阳极篇的精彩,即便与魔刀之法失之交臂,但估摸着那魔刀之法再是精妙了得,也未必比元极霸刀更胜一筹。

    “是王大哥吗?”石祈似乎听出了王动的声音,突然说话了。

    “哦!原来你们还是熟人?啧啧,王大哥?好亲切的称呼啊!”

    独眼老人一只眼睛中露出残酷狰狞的笑意,突然一手探出,铁钳般的大手捏住了石祈下巴,冷笑道:“好个花容月貌的小丫头,真是教人我见犹怜,可惜我老独眼不懂得欣赏,更不知什么是怜香惜玉。”

    他大手微微催动劲道,捏得石祈下巴咯咯作响,仿佛要将其捏碎一般,石祈已痛得眼泪在眼眶中打转,却又死死忍住痛楚,毫不哀求。

    “是不是很心痛啊!”

    独眼老人转头看向王动,笑吟吟道:“痛心也是应该的,自古以来,鲜花凋零总是难免让人黯然神伤,嘿嘿!你要是不想这朵花儿凋谢的话,最好还是束手就擒……。”

    “原来又是一个傻子。”王动扑哧笑出声来,笑得弯下了腰,直接就打断独眼老人的话:“且不说我与这姑娘不过萍水相逢,就算她真是吾之好友,你觉得让我束手就缚可能么?我原以为你一把年纪了,必有高论,想不到竟说出如此粗鄙蠢钝之语,我看是老糊涂了吧?”

    独眼老人笑容凝固,脸色阴沉下去:“你真不在乎这小丫头死活?”

    王动摆了摆手,淡然处之:“请便!”

    “不要废话,唯杀而已!”白秀雪面无表情道。

    霸刀一步踏前,战刀劈空斩出,口中大笑道:“此人是我的猎物,你们都不准抢。”

    他的刀法充满了披荆斩棘,沛然万钧的霸气,一刀斩出,撕裂空气,发出尖锐刺耳的啸音,仿佛能斩破风云,引动雷霆霹雳,声势惊人之极。

    “一刀断风雷!”

    这是元极霸刀之中的杀招,霸刀仰天长啸,吸风吐云,气劲贯穿全身,灌注于战刀之上。

    嗡嗡嗡!

    战刀若惊雷狂震,发出嗡嗡争鸣,绽放出金辉玉泽,仿佛随时能显化出一头狂龙雄狮,择人而噬,霸刀足下狂奔,蹬蹬蹬连绵发力,每一步踏出,地面就如遭轰雷暴击,次第粉碎,待到他踏出第九步时,气势已然臻至巅峰。

    霸刀气势之盛,直如撕裂风云,吞云吐雾的真龙,昂然矗立于云霄,予人无穷无尽的压迫与威严。

    元极霸刀乃是元极刀宗镇派秘典,元极刀宗如今虽已风流不再,雨打风吹去,但百年前却是辉煌一时,几乎堪称天下习刀之人的圣地,作为一派秘典,元极霸刀不但有杀招,更有匹配的精神观想秘法。

    霸刀连踏九步,一步一重楼,九步登天化龙,这是元极霸刀精神观想法门中的‘九步登天化龙势’,刹那间,气势与刀法结合,九步登天化龙势与一刀断风雷的杀招融会贯通,刀出风雷动,真龙吐风吞雷,再分不清是刀光还是真龙。

    霸刀昂藏魁梧的身躯一下子消失不见,融入风雷飞龙大势之中,蓦然间速度攀至极限,一道惊雷般劈向负手挺立地宫的王动身躯。

    王动从容而立,一只手忽然自袍袖内伸出,掌心摊开,刹那间就有一种光线颠倒,千道万道光影朝他掌心汇聚的感觉,以至于霸刀风雷般惊人的攻势竟也陡然失色数分。(未完待续。)
 楼主| 发表于 2016-6-25 21:20:0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678章 仙!

  
   “无怪你有胆再来战我,原来已到了阳极生阴的境界!”

    王动手掌缓缓摊开,有一种囊括天下,包举宇内乾坤的大势,千道万道光影在他一只手掌上汇聚,口中淡然述说。

    雷霆乃天地之枢机,由阴阳二气所衍化,霸刀一斩断风雷,由这一点就看出他的修为在短时间内更上一层楼,已是阳极而生阴,若能更进一步升华,达到阴阳互济,将阳极篇与阴极篇融会贯通,就能真正使得元极霸刀大成,到了那种程度,即便是王动也得暂避锋芒!

    “可惜现在你还差得远啊!”

    王动神情悠然,摊开的手掌似缓实快的收拢,无数光影,万点辉煌都被拢聚进一只拳头内。

    霸刀身影消失不见,与登天化龙的大势融为一体,飞龙昂首怒嘶,遍体金光璀璨,恍若化成了一头冲破云霄,撕裂苍穹的金龙!

    这金光既非天光,也非日光,月光,星光,那已不是世间一切之光,而是霸刀将精气神融于一刀之中的刀光与神光,无比惊艳的一刀斩击,以迅疾无伦的速度劈下。

    金光尚未及体,地面已如同遭受了千刀万剐之酷刑一般,被细碎的劲气切割成了无数碎砾。

    杀生头陀,温良玉等人耸然动容,独眼老人面色凝重,就连面容清冷,冷漠如北极玄冰的白秀雪也露出讶异之色,霸刀这一斩,刀法与大势相合,即便是他们也感受到了莫大威胁,自忖没有多少接下的把握。

    王动则面色平静,拳头倏然收紧,握拳,挥拳!

    刹那之间,仿佛空间被捅出了一个窟窿,轰然粉碎了一般,一只拳头裹挟着无匹劲气,‘缓缓’在霸刀眼前扩大。

    起先只如一点星芒,随即充塞视界,变得无比之庞大,仿佛万丈险岳拔地而起,化作的一尊参天巨人,遮蔽了苍穹广天,横冲直撞过来。

    拳如山岳,横断苍穹!

    但一切已容不得霸刀多想,电光火石之间,拳头已经同刀光互击在了一起,一刹那的凝滞后,真劲狂炸,碰撞处犹若五雷轰顶,杀生头陀,白秀雪等人都感天地震动,一股股磅礴凌厉的劲气四下宣泄,迫得他们往后倒退,不得不运功抵挡。

    凝滞只维持了一眨眼,那只拳头便摧山倒岳般将刀光崩碎,金光倏然消散,飞龙自长空跌落,仿佛发出绝境哀鸣,咔嚓碎响,斩首大刀已然崩碎。

    霸刀一声长啸,双臂一振,似乎将两只手臂变作螺旋桨,如同陀螺般旋转起来,将自身化为一刀,穿空射出!

    “何必!”

    王动轻叹,拳头再度扬起,其重如山岳,其危若高天,其煌煌若天威,又是一拳击出。

    光火一闪,两道身影错身而过,一股气流随着王动拳劲喷发,包裹住了霸刀全身。

    霸刀全身像是气球般膨胀,口中吐血,连连狂笑:“好拳……!”

    一语未毕,身体已经膨胀至极限,化作一尊怪异巨人,砰然一声炸裂成无数血雾。

    王动袍袖唰的一卷,漫天血雾被他一袖卷动,竟化作了一道道血色利矢朝着白秀雪等人攒射过去。

    一拳打爆了霸刀,尸骨无存!

    “怎么可能?”

    白秀雪,独眼老人等人失声惊呼,再难保持平静,心神震动不已。

    “此人比想象中更为了得!高手,绝对的高手!”

    白秀雪脸色变幻,长袖翻飞,发丝若飞瀑,嘶嘶如毒蛇般窜出,将一道道血色利矢崩碎,她心中却是暗潮起伏:“以此人的年纪,武功,就算现在还不如公子,一旦成长起来,必定会成为公子成仙路上的竞逐者,决不能留下。”

    所谓成仙,并非世俗庸人臆想中的餐风饮露,不食人间烟火,腾云驾雾,高踞九霄,仅流于野史杂文,世俗之中的神仙一流人物!

    ‘仙’是一种近乎绝巅的武学境界,超迈凡俗之上,超越了天人,肉身蜕凡成圣,精神超脱一切有形无形之束缚,这种境界已非世间一切语言,笔墨所能描述,只有到了那种境界,才能想象其中的不可思议,绚烂瑰丽。

    因其高妙不可测度,就连武学中人亦感非人而神圣,是以臻至这种境界的武人,都被冠以仙人名号。

    红尘为仙!

    江湖滚滚千重,一代新人换旧人,若以百年为一代的话,几乎每一代都是人杰辈出,年青一辈中将会涌现出一个接一个的天骄豪杰竞逐成仙路!

    当然古往今来,也有那么几个世代举世凋零,天地虽广袤,却无一人能飞仙。

    有天机术士根据其中规律,推测其原因或许是前代天骄辈出,人杰如雨,成仙之人太多,消耗了天地之间冥冥不可见的气数与命运,使得后世凋零,唯有渡过这段武学艰难时期,方才会再度迎来灿灿大世。

    天地之间有气数与运否?

    白秀雪不知道,她也未必真的相信所谓的气数与命运,但她相信自己身后的那位公子。

    “历代以来,成仙之人不知凡几,但其中成就最高的几人都是以一人之力压服天下,斩尽所有仙路上的竞争者,独占天缘,气数与运,一人成仙。”

    白秀雪神色漠然:“公子要超越前人成就,而我就是他手中的剑,为他披荆斩棘,扫除一切障碍。”

    “杀!”

    白秀雪一声冷喝,身影幻作千条,雪发飞扬,触目之间一片雪白,几如同雪中魅影,朝着王动发出水银泻地一般的攻势。

    砰砰砰!

    血色利矢次第炸裂,这时候杀生头陀,温良玉,独眼老人,宁宁等四人也已破开利矢攒射,倏地杀向王动,五人攻势一同展开,拳风掌影交错,夹带着诡异莫名的攻击,刹那间就令王动压力大增。

    他们每一位都可媲美宗师一流的高手,攻势发出,气机交融,循环递增,威力成倍上升,但这还不算什么,最棘手的是他们每一人修炼的武功不但高明,而且诡异,哪怕以王动之能,一时之间竟也被迫得连连倒退,似已落入下风。

    “白发三千丈!”白秀雪身影闪掠,满头雪发疯长,流云长瀑般飞卷而出。(未完待续。)
 楼主| 发表于 2016-6-25 21:20:0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678章 仙!

  
   “无怪你有胆再来战我,原来已到了阳极生阴的境界!”

    王动手掌缓缓摊开,有一种囊括天下,包举宇内乾坤的大势,千道万道光影在他一只手掌上汇聚,口中淡然述说。

    雷霆乃天地之枢机,由阴阳二气所衍化,霸刀一斩断风雷,由这一点就看出他的修为在短时间内更上一层楼,已是阳极而生阴,若能更进一步升华,达到阴阳互济,将阳极篇与阴极篇融会贯通,就能真正使得元极霸刀大成,到了那种程度,即便是王动也得暂避锋芒!

    “可惜现在你还差得远啊!”

    王动神情悠然,摊开的手掌似缓实快的收拢,无数光影,万点辉煌都被拢聚进一只拳头内。

    霸刀身影消失不见,与登天化龙的大势融为一体,飞龙昂首怒嘶,遍体金光璀璨,恍若化成了一头冲破云霄,撕裂苍穹的金龙!

    这金光既非天光,也非日光,月光,星光,那已不是世间一切之光,而是霸刀将精气神融于一刀之中的刀光与神光,无比惊艳的一刀斩击,以迅疾无伦的速度劈下。

    金光尚未及体,地面已如同遭受了千刀万剐之酷刑一般,被细碎的劲气切割成了无数碎砾。

    杀生头陀,温良玉等人耸然动容,独眼老人面色凝重,就连面容清冷,冷漠如北极玄冰的白秀雪也露出讶异之色,霸刀这一斩,刀法与大势相合,即便是他们也感受到了莫大威胁,自忖没有多少接下的把握。

    王动则面色平静,拳头倏然收紧,握拳,挥拳!

    刹那之间,仿佛空间被捅出了一个窟窿,轰然粉碎了一般,一只拳头裹挟着无匹劲气,‘缓缓’在霸刀眼前扩大。

    起先只如一点星芒,随即充塞视界,变得无比之庞大,仿佛万丈险岳拔地而起,化作的一尊参天巨人,遮蔽了苍穹广天,横冲直撞过来。

    拳如山岳,横断苍穹!

    但一切已容不得霸刀多想,电光火石之间,拳头已经同刀光互击在了一起,一刹那的凝滞后,真劲狂炸,碰撞处犹若五雷轰顶,杀生头陀,白秀雪等人都感天地震动,一股股磅礴凌厉的劲气四下宣泄,迫得他们往后倒退,不得不运功抵挡。

    凝滞只维持了一眨眼,那只拳头便摧山倒岳般将刀光崩碎,金光倏然消散,飞龙自长空跌落,仿佛发出绝境哀鸣,咔嚓碎响,斩首大刀已然崩碎。

    霸刀一声长啸,双臂一振,似乎将两只手臂变作螺旋桨,如同陀螺般旋转起来,将自身化为一刀,穿空射出!

    “何必!”

    王动轻叹,拳头再度扬起,其重如山岳,其危若高天,其煌煌若天威,又是一拳击出。

    光火一闪,两道身影错身而过,一股气流随着王动拳劲喷发,包裹住了霸刀全身。

    霸刀全身像是气球般膨胀,口中吐血,连连狂笑:“好拳……!”

    一语未毕,身体已经膨胀至极限,化作一尊怪异巨人,砰然一声炸裂成无数血雾。

    王动袍袖唰的一卷,漫天血雾被他一袖卷动,竟化作了一道道血色利矢朝着白秀雪等人攒射过去。

    一拳打爆了霸刀,尸骨无存!

    “怎么可能?”

    白秀雪,独眼老人等人失声惊呼,再难保持平静,心神震动不已。

    “此人比想象中更为了得!高手,绝对的高手!”

    白秀雪脸色变幻,长袖翻飞,发丝若飞瀑,嘶嘶如毒蛇般窜出,将一道道血色利矢崩碎,她心中却是暗潮起伏:“以此人的年纪,武功,就算现在还不如公子,一旦成长起来,必定会成为公子成仙路上的竞逐者,决不能留下。”

    所谓成仙,并非世俗庸人臆想中的餐风饮露,不食人间烟火,腾云驾雾,高踞九霄,仅流于野史杂文,世俗之中的神仙一流人物!

    ‘仙’是一种近乎绝巅的武学境界,超迈凡俗之上,超越了天人,肉身蜕凡成圣,精神超脱一切有形无形之束缚,这种境界已非世间一切语言,笔墨所能描述,只有到了那种境界,才能想象其中的不可思议,绚烂瑰丽。

    因其高妙不可测度,就连武学中人亦感非人而神圣,是以臻至这种境界的武人,都被冠以仙人名号。

    红尘为仙!

    江湖滚滚千重,一代新人换旧人,若以百年为一代的话,几乎每一代都是人杰辈出,年青一辈中将会涌现出一个接一个的天骄豪杰竞逐成仙路!

    当然古往今来,也有那么几个世代举世凋零,天地虽广袤,却无一人能飞仙。

    有天机术士根据其中规律,推测其原因或许是前代天骄辈出,人杰如雨,成仙之人太多,消耗了天地之间冥冥不可见的气数与命运,使得后世凋零,唯有渡过这段武学艰难时期,方才会再度迎来灿灿大世。

    天地之间有气数与运否?

    白秀雪不知道,她也未必真的相信所谓的气数与命运,但她相信自己身后的那位公子。

    “历代以来,成仙之人不知凡几,但其中成就最高的几人都是以一人之力压服天下,斩尽所有仙路上的竞争者,独占天缘,气数与运,一人成仙。”

    白秀雪神色漠然:“公子要超越前人成就,而我就是他手中的剑,为他披荆斩棘,扫除一切障碍。”

    “杀!”

    白秀雪一声冷喝,身影幻作千条,雪发飞扬,触目之间一片雪白,几如同雪中魅影,朝着王动发出水银泻地一般的攻势。

    砰砰砰!

    血色利矢次第炸裂,这时候杀生头陀,温良玉,独眼老人,宁宁等四人也已破开利矢攒射,倏地杀向王动,五人攻势一同展开,拳风掌影交错,夹带着诡异莫名的攻击,刹那间就令王动压力大增。

    他们每一位都可媲美宗师一流的高手,攻势发出,气机交融,循环递增,威力成倍上升,但这还不算什么,最棘手的是他们每一人修炼的武功不但高明,而且诡异,哪怕以王动之能,一时之间竟也被迫得连连倒退,似已落入下风。

    “白发三千丈!”白秀雪身影闪掠,满头雪发疯长,流云长瀑般飞卷而出。(未完待续。)
 楼主| 发表于 2016-6-25 21:20:2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678章 仙!

  
   “无怪你有胆再来战我,原来已到了阳极生阴的境界!”

    王动手掌缓缓摊开,有一种囊括天下,包举宇内乾坤的大势,千道万道光影在他一只手掌上汇聚,口中淡然述说。

    雷霆乃天地之枢机,由阴阳二气所衍化,霸刀一斩断风雷,由这一点就看出他的修为在短时间内更上一层楼,已是阳极而生阴,若能更进一步升华,达到阴阳互济,将阳极篇与阴极篇融会贯通,就能真正使得元极霸刀大成,到了那种程度,即便是王动也得暂避锋芒!

    “可惜现在你还差得远啊!”

    王动神情悠然,摊开的手掌似缓实快的收拢,无数光影,万点辉煌都被拢聚进一只拳头内。

    霸刀身影消失不见,与登天化龙的大势融为一体,飞龙昂首怒嘶,遍体金光璀璨,恍若化成了一头冲破云霄,撕裂苍穹的金龙!

    这金光既非天光,也非日光,月光,星光,那已不是世间一切之光,而是霸刀将精气神融于一刀之中的刀光与神光,无比惊艳的一刀斩击,以迅疾无伦的速度劈下。

    金光尚未及体,地面已如同遭受了千刀万剐之酷刑一般,被细碎的劲气切割成了无数碎砾。

    杀生头陀,温良玉等人耸然动容,独眼老人面色凝重,就连面容清冷,冷漠如北极玄冰的白秀雪也露出讶异之色,霸刀这一斩,刀法与大势相合,即便是他们也感受到了莫大威胁,自忖没有多少接下的把握。

    王动则面色平静,拳头倏然收紧,握拳,挥拳!

    刹那之间,仿佛空间被捅出了一个窟窿,轰然粉碎了一般,一只拳头裹挟着无匹劲气,‘缓缓’在霸刀眼前扩大。

    起先只如一点星芒,随即充塞视界,变得无比之庞大,仿佛万丈险岳拔地而起,化作的一尊参天巨人,遮蔽了苍穹广天,横冲直撞过来。

    拳如山岳,横断苍穹!

    但一切已容不得霸刀多想,电光火石之间,拳头已经同刀光互击在了一起,一刹那的凝滞后,真劲狂炸,碰撞处犹若五雷轰顶,杀生头陀,白秀雪等人都感天地震动,一股股磅礴凌厉的劲气四下宣泄,迫得他们往后倒退,不得不运功抵挡。

    凝滞只维持了一眨眼,那只拳头便摧山倒岳般将刀光崩碎,金光倏然消散,飞龙自长空跌落,仿佛发出绝境哀鸣,咔嚓碎响,斩首大刀已然崩碎。

    霸刀一声长啸,双臂一振,似乎将两只手臂变作螺旋桨,如同陀螺般旋转起来,将自身化为一刀,穿空射出!

    “何必!”

    王动轻叹,拳头再度扬起,其重如山岳,其危若高天,其煌煌若天威,又是一拳击出。

    光火一闪,两道身影错身而过,一股气流随着王动拳劲喷发,包裹住了霸刀全身。

    霸刀全身像是气球般膨胀,口中吐血,连连狂笑:“好拳……!”

    一语未毕,身体已经膨胀至极限,化作一尊怪异巨人,砰然一声炸裂成无数血雾。

    王动袍袖唰的一卷,漫天血雾被他一袖卷动,竟化作了一道道血色利矢朝着白秀雪等人攒射过去。

    一拳打爆了霸刀,尸骨无存!

    “怎么可能?”

    白秀雪,独眼老人等人失声惊呼,再难保持平静,心神震动不已。

    “此人比想象中更为了得!高手,绝对的高手!”

    白秀雪脸色变幻,长袖翻飞,发丝若飞瀑,嘶嘶如毒蛇般窜出,将一道道血色利矢崩碎,她心中却是暗潮起伏:“以此人的年纪,武功,就算现在还不如公子,一旦成长起来,必定会成为公子成仙路上的竞逐者,决不能留下。”

    所谓成仙,并非世俗庸人臆想中的餐风饮露,不食人间烟火,腾云驾雾,高踞九霄,仅流于野史杂文,世俗之中的神仙一流人物!

    ‘仙’是一种近乎绝巅的武学境界,超迈凡俗之上,超越了天人,肉身蜕凡成圣,精神超脱一切有形无形之束缚,这种境界已非世间一切语言,笔墨所能描述,只有到了那种境界,才能想象其中的不可思议,绚烂瑰丽。

    因其高妙不可测度,就连武学中人亦感非人而神圣,是以臻至这种境界的武人,都被冠以仙人名号。

    红尘为仙!

    江湖滚滚千重,一代新人换旧人,若以百年为一代的话,几乎每一代都是人杰辈出,年青一辈中将会涌现出一个接一个的天骄豪杰竞逐成仙路!

    当然古往今来,也有那么几个世代举世凋零,天地虽广袤,却无一人能飞仙。

    有天机术士根据其中规律,推测其原因或许是前代天骄辈出,人杰如雨,成仙之人太多,消耗了天地之间冥冥不可见的气数与命运,使得后世凋零,唯有渡过这段武学艰难时期,方才会再度迎来灿灿大世。

    天地之间有气数与运否?

    白秀雪不知道,她也未必真的相信所谓的气数与命运,但她相信自己身后的那位公子。

    “历代以来,成仙之人不知凡几,但其中成就最高的几人都是以一人之力压服天下,斩尽所有仙路上的竞争者,独占天缘,气数与运,一人成仙。”

    白秀雪神色漠然:“公子要超越前人成就,而我就是他手中的剑,为他披荆斩棘,扫除一切障碍。”

    “杀!”

    白秀雪一声冷喝,身影幻作千条,雪发飞扬,触目之间一片雪白,几如同雪中魅影,朝着王动发出水银泻地一般的攻势。

    砰砰砰!

    血色利矢次第炸裂,这时候杀生头陀,温良玉,独眼老人,宁宁等四人也已破开利矢攒射,倏地杀向王动,五人攻势一同展开,拳风掌影交错,夹带着诡异莫名的攻击,刹那间就令王动压力大增。

    他们每一位都可媲美宗师一流的高手,攻势发出,气机交融,循环递增,威力成倍上升,但这还不算什么,最棘手的是他们每一人修炼的武功不但高明,而且诡异,哪怕以王动之能,一时之间竟也被迫得连连倒退,似已落入下风。

    “白发三千丈!”白秀雪身影闪掠,满头雪发疯长,流云长瀑般飞卷而出。(未完待续。)
 楼主| 发表于 2016-6-27 19:11:5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679章 天目重瞳,及时来援!

    雪发如飞瀑,其疾若光火,劲如利剑攒射,扫到哪里,哪里就是一片切割粉碎之音。

    唰!

    白秀雪满头发丝疯长,似化作了道道匹练惊鸿,白芒闪动,罩向王动周身上下要害。

    王动浑身劲气鼓荡,全身弥散开一圈圈气流,如大海上剧变的浪潮,升腾破空的怒涛,将一道道白芒震开。

    他身形亦是疾电般闪动,避开发丝攒射,嗤嗤声响中,白秀雪一根根发丝竟如利刃般扎进了地宫中一支巨柱中,啵啵碎裂声响不绝,巨柱上碎石飞溅,石块寸寸脱落。

    须知这地宫内的支柱采用的石材都非凡品,纵然神兵利器斩上去,也未必能损伤分毫,但白秀雪满头发丝在她惊人玄功催动下,竟仿佛是无坚不摧,切割巨柱如豆腐!

    哗啦!哗啦!

    碎片大块大块脱落,白秀雪发丝袭卷,几乎就要将这支巨柱当中斩断,攻势之凌厉,实教人瞠目结舌。

    而这玄功之诡异,也是王动平生所仅见,且杀生头陀,温良玉,宁宁,独眼老人所施展玄功之精妙莫测,较诸白秀雪同样不遑多让。

    “杀生为斩业,诸孽归我!”杀生头陀嘶声长吟,手掌一翻,那串人顶骨制成的数珠哗啦啦散开,仿佛化成了一个个狰狞可怖的骷髅,伴着恶鬼夜叉的厉啸,哀嚎,朝着王动围攻上去。

    王动耳中传来鬼哭神嚎,厉鬼嘶鸣之音,宛如涛浪一重接一重,无以断绝,哪怕他封闭耳识,那声音依然能传入他心神之中。

    一刹那间,他如坠入十八层地狱之中,周遭幻象迭起,剥皮地狱,蛆虫地狱,刀兵地狱,磔刑地狱……一幕幕可怖景象涌现,却不带丝毫虚幻感,充满了真实,予人一种置身其间的真切感受。

    若换了一般人,只怕顷刻之间就会心灵失守,彻底崩溃。

    王动不是一般人,他早就开启眉心祖窍,性灵双修,心念即动,无上天魔大自在法显露威能。

    轰隆隆!

    在杀生头陀面前,虚空震荡,破碎,似乎从中探出一只乌黑,不祥的巨大魔手,一尊天魔撕开空间,从异度空间降临过来!

    吼!这尊魔神足踏大地,头顶苍穹,仰天咆哮,巨口鲸吞,一口就将无穷厉鬼,夜叉乃至十八重地狱尽数吞入腹中。

    啵的一声,似是平静的水面落下一粒石子,王动眼前幻象骤然消散,杀生头陀玄法被破,顿感心神受创,面容惨白,踉跄着朝后跌退。

    人顶骨珠一粒粒噗噗跌落,一触及到地面,就砰的破碎,化为齑粉散去。

    杀生头陀虽被击退,并不代表已可高枕无忧,凶厉的攻击又至,温良玉掌中折扇飞旋,穿花蝴蝶般裂空袭杀,往往从不可思议的角度中杀出,教人防不胜防。

    宁宁身如轻烟,袅袅升起,散开,她的杀招跌出,又似随时将身体置身于虚幻与真实之间。

    “天目重瞳!开!”

    独目老人厉声冷喝,他一只独眼中绽放玄极之光,瞳孔飞旋转动,仿佛大风车般越转越快。

    他一只独眼中本来只有一枚瞳子,可转着转着,突然就又生生挤进去一枚较小的瞳子,化成了重瞳!

    一大一小两枚瞳子上下勾连,有着某种秘不可测的联系,在两者之间似乎有一道道电弧绽裂,形成奇异的磁场,磁场催生之下,有着诡异的光线自独眼老人眼中突射!

    光线曲折转动,如若虚空极光,却裹挟着令人胆寒的杀伤力。

    天目重瞳!

    独目老人的攻击也最是难防,最令王动感到棘手。

    这也是天机宫六人的对手乃是王动,王动自一脚踏入江湖,迄今十年有余,可其中八成时间都在诸武侠位面内,对于主世界了解实是不多。

    若对手换成某些传承久远的天下大宗又或武道圣地弟子,或许就能通过宗门内的记载,察觉出天机宫六人武学根脚。

    白秀雪,杀生头陀,独目老人等六人所展露的武学,可谓无一不是天下秘传,又或失传已久的玄功绝技,也不知因何缘由,竟能在他们手中重现。

    咻!

    磁场碰撞,一道曲折光线由天目重瞳激发,洞穿王动咽喉,但独眼老人神色却满是凝重,没有丝毫松懈。

    果然下一刻王动身影疏淡,迅速消失,原来那道光线击穿的只不过是一道残影。

    一击不中,一击又至,一道射线融入虚空,腾挪游弋,好似虚空中无意间绽裂的弧光,嗤的袭杀而来。

    唰!

    王动袍袖挥卷,气流如浪,澎湃卷去,但那道射线却充满了无以伦比的杀伤力,猛地洞穿层层气浪,裂破王动衣袍。

    噗的一声,那射线灼热无比,好似太阳折射而出的激光,撕裂王动袍袖,灼热的气流令他好似进入了天地烘炉之中。

    灼热射线洞穿王动衣袍,余势不绝,直接穿透大理石铺就的坚硬石殿,立即洞开一道深深的孔洞,洞沿呈现出灼热,融化之状,与火山中喷涌的岩浆无异。

    哗啦!

    碎裂的袍袖分化成千百片,蝴蝶般散落,迷离人眼。

    一道气浪蓦然排空拉出,这是身法运转到极限,破开空气才能显露的异象,王动的反击终于来到。

    首先便是那千百碎片所化的‘蝴蝶’陡地一震,随即被震成粉末,悬浮于空,将落未落之际,王动已摧山倒岳般将漫空飞旋的折扇击溃,一掌印出,虚空涟漪重重荡开。

    他选择的突破点是温良玉。

    温良玉顿觉身前防御空虚,举手招架,却哪里能够抵抗得住,直接就被一掌印下,双臂咔嚓碎裂,掌力如怒浪破袭而来,砰然在他胸膛炸开,把他震得横飞而出!

    王动并不追击,身影一旋,当空转折,五指虚空抓摄,罩向白秀雪头顶。

    轰隆!

    山岳一般的压力降临下来,直压得白秀雪心惊肉跳,有一种灭顶之灾的感觉生出,她不管是抵抗还是闪避竟都不能,王动以五指转动五气,形成了山摧岳倾般的恐怖压力,将白秀雪生生困死其中。

    五指山!

    “公子,秀雪不能再陪伴在你身边了!”频临绝境之际,白秀雪脑海之中一幕幕浮现,那是她与自家公子的甜蜜回忆。

    “呵呵!”就在这时,一道微带戏谑的轻笑声响起,只听有人悠悠道:“秀雪,你总是这么不小心,这下吃亏了吧!”

    其音如天韵,带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玄奥意境,仿佛说话者不是凡人,而是高踞天庭的神人天帝,紧随而至的就是一只拳头沛然袭来。

    这一拳穿破虚空,似从天外飞来,一切犹如羚羊挂角,脱略行迹,甚至不带丝毫烟火气息,但拳威却是惊人无比。

    轰隆隆!

    宛如雷霆滚动,一道道雷鸣震荡,一拳猛地击向王动,如果说王动以五指为山,那这一拳便是天神下凡,法力无边,拳力实有倾覆山河之力,气流激撞之中,竟直接将王动五指山之势破坏殆尽。

    一道清光悠然落下,那是一位好似天人一般,俊逸隽秀的青年公子!在白秀雪娇呼声中,将其拥入怀中,却是千钧一发之际,及时来援。

    天机宫主,藏天机至!(未完待续。)
 楼主| 发表于 2016-6-28 17:33:0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千五百七十章补刀

      在国际市场上,红珊瑚的各种颜色在价格上,有一个比较公允的标准:AKA红>沙
      韩孔雀不用细看,只要搭眼一看,就能够判断出,这盆红珊瑚的颜色,绝对达到了辣椒红的程度,所以就算老约翰不懂红珊瑚,也知道这盆红珊瑚的颜色达到了阿卡级,所以他刚才,才会说的那么理直气壮。
  
      刚才韩孔雀之所以不屑一顾,主要就是因为这个,随便看一眼,就知道是阿卡级的红珊瑚,居然只要四百美元?这是搞笑呢?还是逗人玩?
  
      所以韩孔雀认为这名摊主是逗逼,后来有认为他纯粹就是骗子,如果这里出现四百万美元一盆的红珊瑚,早就被人抢了。
  
      不要认为美国治安多好,在这个国家,有人为了几万美元都会铤而走险,就不要说露天放在这里的一盆价值四百万美元的珍宝了。
  
      所以刚才老约翰周围的摊主全都嘲笑他,就是因为这个,而韩孔雀也是这么想的,所以他从来就没有认为这是真品。
  
      “我能问一下这盆红珊瑚您是从哪里收来的吗?”韩孔雀一边看一边问道。
  
      “housesale,你知道吧?就是买下一栋房子里的所有东西,这盆红珊瑚也在其中。”老约翰有点沮丧的道。
  
      看了一眼老约翰的表情,就知道他没有得到想要的回报。
  
      此时韩孔雀的实现再次落入这盆红珊瑚的身上:“这是新珊瑚,你懂吧?老房子里,不太可能出现新珊瑚,如果是老珊瑚,还有可能是真的,这么说来,唯一的可能就是有人特意布置了一座房子,故意卖给了您,或者想要卖给其他人。”
  
      韩孔雀只是看外表,就能够看出来,这棵红珊瑚树十分漂亮特别是颜色和质地,颜色就不说了,绝对达到了阿卡级,就连纹理也十分细腻,这绝对是新珊瑚的表现。
  
      听韩孔雀说的这么清楚,老约翰一摊手,他也是这么想的,他虽然懂得不算多,但新老珊瑚还是分得清楚的。
  
      韩孔雀之所以认为是假货,主要是阿卡级的新红珊瑚实在是太少了,现在国内一般遇到的老红珊瑚momo居多,跟现在的新momo珊瑚相比,老momo多自然纹理更明显粗犷些,新momo则更加细腻。
  
      另外,新珊瑚往往光泽度极好,老珊瑚会有包浆的感觉这点适合所有品种的老珊瑚吧!
  
      现在收藏大兴,很多人喜欢珊瑚,但是,你收藏珊瑚,首先要知道自己喜欢什么上,如果你是个红珊瑚藏家,请你先去弄清楚你自己喜欢收藏的红珊瑚,是老的还是新的,是海珊瑚还是山珊瑚!
  
      这一点很重要,老的海珊瑚和山珊瑚的价格相差很大了。
  
      就是因为珊瑚制品的价格太高,所以就有人造假,加上这盆红珊瑚那夸张的造型,韩孔雀第一眼看到就被吸引了,但他第二个念头就是,这是假的,这里不可能出现这么大的珊瑚。
  
      后来店主那么一说,韩孔雀就更加认定这是假货了,而此时细看了一下,韩孔雀却发现,这盆红珊瑚十分有意思。
  
      首先它不是利用别的东西造假,韩孔雀经营红珊瑚的时间不短了,自然知道珊瑚造假的那点猫腻。
  
      那些造假者,一般是利用海柳、海竹仿制成的珊瑚饰品,有明显的纵纹理,颜色单一,给人一种不生动的感觉,没有珊瑚玉石独具的孔隙特征。
  
      再就是填充珊瑚染色,这种造假手段是由质地疏松的浅海树枝状造礁珊瑚,用注胶方式填充染色而成的,其表面光滑、实际粗糙易碎,颜色也容易褪变。
  
      合成珊瑚染色是由各种贝类或造礁珊瑚研磨成粉末,塑注而成的各样珊瑚形状,没有自然纹理,几乎每件珊瑚都相同。
  
      各类玉石仿制珊瑚是用白云石或方解石染色而成的,颜色均匀但易褪色,没有光泽。
  
      没有看出这盆红珊瑚任何造假的痕迹,韩孔雀兴奋起来,这是一棵真正的珊瑚树,虽然不如他在马尔代夫发现的那几棵珊瑚树大,但这样的也十分罕见了。
  
      最主要的是,自从在马尔代夫发现那些红珊瑚之后,韩孔雀就再也没有发现任何大型的珊瑚树,而这次,没想到在一个小摊上见到了。
  
      就是不知道这盆红珊瑚树是海珊瑚,还是浅海造礁珊瑚,一我们常见的红珊瑚,一般都是浅海造礁珊瑚,它质地疏松,无法加工成美丽的饰品,所以就只能保持原样,做成这样的珊瑚树盆景。
  
      另一类是质地致密,色泽丰富美丽的宝石级珊瑚,宝石级珊瑚的生存环境条件非常挑剔,一般要在200-2000公尺深的深海,水温在13度左右,水流比较缓慢、水质比较清澈的水域。
  
      这样的生存环境,注定了珊瑚生长缓慢、产量稀少、开采不易,也是红珊瑚在市场上价格较高的原因。
  
      由于历史原因,全世界红珊瑚的开采、加工、销售基本上都由弯岛来完成,因此我们习惯的称红珊瑚为弯岛红珊瑚。
  
      其实红珊瑚的鉴别十分容易,首先看纹理,排除造假的可能,并且分辨出新老珊瑚。
  
      红珊瑚都有着平行与珊瑚生长方向的纵纹,且排布较为紧密,之外红珊瑚的横截面上有像树的年轮一样的环纹,在肉眼鉴别时要注意看这两种纹理
  
      再就是看颜色,只有颜色好的,价值才高,红珊瑚的颜色是一种鲜活生动的红色,不管是浅是深,它都活,不死,不郁结!且红珊瑚带有明亮的蜡质光泽,而染色的红珊瑚没有光泽,颜色也郁结死沉。
  
      活珊瑚和死珊瑚制品的几个,也是天差地别,现在也有很多人利用这一点骗人。
  
      这几点韩孔雀都已经确定,所以韩孔雀轻轻的巧了一下这盆红珊瑚,红珊瑚一段树枝上发出清脆的声音。
  
      这样清脆的声音,代表了这株红珊瑚树是真品,因为真的珊瑚看似娇嫩,但在相互碰撞时有清脆硬朗的声音。
  
      一般塑胶或其它仿造的珊瑚,不会出现这种坚硬清脆的声音,这种声音在枝状的珊瑚上体现尤为明显。
  
      接下来韩孔雀有掂了掂重量,珊瑚有着不错的分量感,一般放在手心,会给人与其娇嫩感不符的沉重感,这种分量也是鉴别红珊瑚,与一些低劣仿冒品的依据之一。
  
      这一切都正常,韩孔雀直接放出灵识,观测珊瑚内部的情况,不管是纹理还是颜色,只要造假,内部都有不同寻常的表现,这一点别人不容易观测到,但韩孔雀却是没有任何困难。
  
      染色珊瑚通常是用有机染料将白珊瑚染成红色和其他颜色,鉴别特征是染料在裂缝中富集,并且外部色深内部色浅,表里不一,用蘸bing酮的棉花棒搽,棉花会被染色。
  
      珊瑚仿品常见的有染色的大理岩、红色玻璃、红色塑料、用方解石粉末加染料做的“吉尔森珊瑚”。
  
      这些仿品都不具备天然红珊瑚的内部构造,仔细看纹路就可辨别。
  
      到了此时,韩孔雀已经是无语了,现在他不知道该怎么跟老约翰讲价。
  
      “怎么样?先生,我这肯定是阿卡级红珊瑚,四百万美元真的不多。”看到韩孔雀鉴定了那么长时间,老约翰的心思再次活了起来。
  
      韩孔雀抬头看了一眼老约翰,发现他的眼中一闪而逝的狡猾,加上他那略带兴奋的语气,韩孔雀叹了口气,这就是人心。
  
      刚才还垂头丧气的,现在一看他认真起来了,就再次咬定了四百万的价格。
  
      “知道什么样的珊瑚值钱吗?首先是深海珊瑚,再就是活珊瑚。”韩孔雀站起身道。
  
      韩孔雀这么一说,这种表现,直接让老板懵圈了。
  
      “我不管那些,只要我这株珊瑚树是真品,价格就是四百万美元,少一分也不卖。”老约翰盯着韩孔雀的眼睛,想要知道韩孔雀到底是一种什么想法。
  
      韩孔雀自然是不会被他看出什么,所以他直接道:“如果能够全部做成珊瑚珠子,四百万美元也是可以的。”
  
      “啊!”老约翰惊叫,他惊疑不定的看着韩孔雀,这什么意思?
  
      韩孔雀轻笑了一声道:“知道为什么这么大的一棵珊瑚,没有被做成珠子,迅速冲入市场换成美元,而是做成了这么一件盆景吗?不是因为它大,所以必须这么保存,而是因为,它根本做不成珠子。”
  
      “哈哈,老约翰,你也入行不短的时间了,不会不知道珊瑚珠子是怎么回事吧?浅海造礁珊瑚的密度太低,根本不适合制造成珠子。”
  
      “如果是人工染色的,那么就更不可能做成珠子了。”
  
      “这算什么?如果是特别造成的这么一株珊瑚树,就更加没有人想要做成珠子了。”
  
      周围又有人补刀,让韩孔雀露出了一丝笑容,这些人可不知道,他们这是在捅刀子,因为这颗珊瑚,肯定是因为体型大,造型美,才会被完美的保存下来,毕竟这么大的一株珊瑚树并不多见。(未完待续。)
  
 楼主| 发表于 2016-6-28 17:34:0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681章 预知未来,无解,无敌!


    星海摇坠,倾泻下道道星光,藏天机拳如渊海,震荡群星,仿佛一尊高踞九霄的星神帝君,以无匹神威扫荡一切牛鬼蛇神。

    轇轕璇玑,经纬星辰!

    星光扫过之处,连同地宫内坚硬的巨柱也泛起朽坏之态,似是历经了成千上万年风化。

    王动整个人犹若陷身泥沼之中,一举一动都极为艰难,然而他神色却是古井无波,无悲无喜,心神化空,呈现出一种大觉悟,大超脱之态,已然晋入无法无念的奇妙境界之中。

    他同样挥动了自己的拳头!

    拳纳阴阳,蕴五气之变化,横空击出,轰隆气流升腾,藏天机威如星河倒泻的攻势竟被一拳截断。

    “咦!”藏天机微露惊异之色,依旧是环抱着白秀雪,神色平静,淡淡道:“这一拳很不错。”

    王动虽截断了藏天机的攻势,脸色却是一白,砰的倒退一步,但紧跟着他又进了一丈!

    面临着藏天机这位前所未有的敌手,他非但没有选择逃避,反而迎头直上,率先发动了攻击。

    这一点就连藏天机也不得不微露赞许,只因在这种情况下,对手若是选择逃跑,反而是自寻死路。

    唯有拼死一战,或许才能寻到一点生机!

    “的确是个奇才,若换了其他对手,也许还真被你找出一条生路。”藏天机语气平静,似乎述说着一个事实:“可惜你的对手是我,在我掌中,你的生机断了!”

    “所谓天机之中的变数,斩了就好了。”

    藏天机以手为刀,星光凝聚,闪动着迫人神芒,照彻整座地宫,一挥而下,斩向王动攻杀之势。

    这一斩就好似执掌天地刑罚,运转天之刃,斩杀一切,破灭眼前一切所见之物。

    嗖!

    王动身形游转,龙蛇出没般飘渺无定,在藏天机掌刀斩下时,倏然间脱身而出,疾电般跃起,一掌自天罩落藏天机头顶。

    然而他快,藏天机比他更快!

    王动平素与人交手,往往以闪电般的攻势解决对手,鲜少有人能跟得上他的节奏,可这次他终于遇见对手了。

    藏天机似乎根本没有受到王动身法影响,等王动一掌罩下时,他的掌刀已由下劈为上斩!

    一掌斩击,决云气,负青天!

    下可劈裂大地,上亦可横断苍穹!

    藏天机无论修为,境界都超迈王动不止一筹,与他硬拼绝非明智之举,眼见王动罩落而下的掌力就要与藏天机掌刀碰撞,王动忽然五指一张。

    哗啦!

    真气如洪流沸腾,原本朝下喷发的力道倏地收敛,化为一股上扬的冲击力,裹挟着王动身形倒窜而起,再次拔升七八丈之高。

    他身凌虚空,招法再变,气机亦同时虚化,朝着藏天机展开水银泻地般的攻击,一时间漫天都是王动虚幻的身影,好似有成百上千个王动同时向着藏天机出手一般。

    藏天机纵然再强,也绝不可能让王动丧失信心,即便是领悟天人之道的大高手虽已半步踏入非凡之梯,依旧难改还是人的本质。

    所谓天人仍然是人,他不是仙,既然是人就一定会存在破绽,纵然无法击败,只要能把握住那些微破绽,就算有了反击的能力。

    当然这并不表示藏天机好对付,事实上此人堪称王动所遇最强劲敌,王动武功最擅于变化之道,一招击出,往往后招连绵,藏有数之不清的后续变化,可遇到了藏天机,他突然发现自己招法之中的变化都成了无用功!

    藏天机出手比他更快,但也就快了那么一丝罢了,而就是这一丝的差距,此时便成了无法逾越的鸿沟。

    无论王动攻势如何变化,藏天机总能率先洞悉,预先在前埋伏。

    王动的一切攻击,似乎在对方眼中都一览无遗,没有了半点秘密可言。

    “手握璇玑,观天晓命。”

    王动灵窍大开,心中咀嚼着这八个字,他眉心祖窍之中智慧灵光弥散升腾,仿佛要将心神中的阴霾与迷惘一扫而空。

    智慧灵光洞开,王动的思考速度变得前所未有的迅疾,超越声音,超越光线,超越时间与空间,只为了破解‘璇玑天命书’的秘密。

    “璇玑天命书,这种武功究竟是什么特性?”世上或许有无解的玄功,但王动绝不相信藏天机已经达到了无解的境界。

    他的每次出手,藏天机总能快一丝截杀,一次是巧合,十次二十次呢。

    当藏天机又一次出手时,王动今次变化已然穷尽,终是无法避开,只得与藏天机正面硬撼一记。

    砰!!

    他脸色再白,体内气血沸腾如岩浆。

    从他与藏天机交手,一切不过三五个呼吸,可他已几乎施展了浑身解数,藏天机竟仍显得从容不迫,似乎一切尽在掌握之中。

    “你还能接下我几招呢。”藏天机悠悠道。

    王动身形飞起,却是被藏天机掌中喷吐的劲气所击,这一掌之威实是不可思议,藏天机的真气迥异于王动以往所见任何一种,他根本无法完全化解,仍被一部分真气攻入体内,使得他再添内伤。

    “出现了!这就是璇玑天命书的恐怖,无解,无敌,无人能及。”老独眼目不转睛的盯着这场战斗,口中喃喃自语,浑身因战栗而发抖,他一只独眼中露出难以掩饰的恐惧之色,似乎正面对抗藏天机的人不是王动,而是他自己一般。

    “结束了!”

    宁宁和杀生头陀对视一眼,心中定断已下,但他们都不会轻视王动,能够与天机宫主交手数十记,本身就已显露非凡。

    唯有王动自己,他非但没有恐惧和绝望,反而笑了起来。

    他虽被藏天机掌力击伤,但脑中也有一道闪电劈下,这道闪电名为灵光,灵光一闪之间,他忽然就已洞悉了璇玑天命书的秘密。

    藏天机之所以能每次都先他一丝截杀掉他所有的攻击,不管他如何变化都是无用,只有一个原因,璇玑天命书这种武功使他拥有了预知未来之能。

    正因藏天机洞悉了未来变化,这才能做到无解,无敌!
 楼主| 发表于 2016-7-4 18:35:2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682章 天机尽藏


    预知未来,这是何等不可思议,可以说这已非单纯的武功,更近于神通术法一流。

    王动昔日与敌交手,也曾将对手握于鼓掌之间,洞悉对方武功招法的一应变化,进而料敌机先,落在普通人眼中,已是神乎其技的本领。

    但这不是预知,这只不过是他修为境界甚于敌手,是以对手武功路数乃至后续变化都早在他演算之中。

    而藏天机绝无可能做到这一点,并非王动轻视于藏天机,只因王动武功精擅于变化之道,一招击出,后手连绵,紧随着的变化不是数种,亦非数十种那么简单,而是多达数百种乃至上千种复杂变化,可谓繁复无穷,变幻莫测!

    这般情况下,藏天机若还能算尽他武功中的所有变化,那么藏天机就不是天人,而是已经成仙成圣了!

    唯有藏天机事先预见。

    王动武功变化万千,一击之间,蕴含着无数种可能性的杀招,但不管他如何变化多端,最终仍只能选择一种可能。

    藏天机便直接摒弃掉了所有错误的选项,因为在他眼中,早就看到了最正确的结果。

    这才是最棘手的。

    即便王动洞察了璇玑天命书的秘密,依旧是束手无策!

    这门玄功是否无敌,王动并不清楚,但却绝对是无解的,至少对于现在的王动来说——无解。

    幸好他也根本用不着去破解,王动身形暴退,化作一道撕碎漫空星光的闪电,猛地朝后撞去。

    他脊背躬曲,好似一条大龙,甩动着龙尾,裹挟着万钧之势穿透云霄,下一刻如龙脊背狠狠撞在了地宫中一根巨柱上。

    轰隆!

    劲如雷震般的轰鸣声中,气劲鼓荡,一股震颤的力道由王动周身传至巨柱,在刹那剧颤后,巨柱终是不堪承受,咔嚓咔嚓爆响不绝,竟已被由中震断。

    巨柱断裂,连锁反应随之而来,大片大片石块坍塌崩碎落下,朝着四面激溅,利矢般胡乱攒射!

    地宫穹顶嗡嗡颤抖不休,仿佛天柱崩毁,苍穹将倾!

    呜呜呜呜呜呜……

    一阵阵恍似呜咽一般的声音响起,那是王动催发了无极道音,配合着体内汹涌澎湃的罡气,他待要继续撞毁其它巨柱时,藏天机已不给他机会,一声长啸,身形夭矫若神龙,一掌穿空,闪电般击下。

    这一击星光汇聚,竟如天外流星,威不可挡。

    王动袍袖挥动,一抹深邃幽暗的光芒自袖中射出,迎向藏天机破空落下的掌力。

    他抛出了死劫眼!

    这枚眼睛倏地射出,撞向藏天机掌心,于此同时,王动手印变幻,凝聚出雄浑气劲,周身气机萦绕,化为一股满溢杀机与死气的剑意。

    地藏印!

    夺命十三剑的第十五种变化。

    王动几乎是在同时打出了一印,劈出了一剑。

    这一记地藏印印于虚空之中,那枚眼睛幽光大绽,显露出十八重地狱,幽冥黄泉种种骇人幻象,紧跟着又被第十五剑剑气击中,刹那间,死劫眼仿佛一颗超新星般猛地收缩成一点,旋即以无以伦比的速度膨胀,爆发了!

    幽芒弥漫,剧烈变化之中,藏天机身周浮现出一道道游离黑线,蛛网般呈现在王动眼前。

    王动强忍着心神冲击以及肉身衰变,左眼弥散开淡淡幽光,循着死劫线,一指破空点杀。

    “死劫眼,好一个死劫眼!”

    藏天机悠悠说道,神情淡然,他漆黑深邃,恍若宇宙星河般不可测度的双眸中突地亮起秘银般的色泽,仿佛一尊天神张开了神眼,俯视众生若蝼蚁。

    “但我既然早就知晓死劫眼的存在,又岂能没有防范,你拿死劫眼来对付我,只能说是痴人做梦,愚蠢之极。”

    淡淡的话语中,藏天机双眸中银光一绽,朝着四面散开,在他双目注视之下,银光所及之处,只听得啵啵啵连绵脆响,恍似虚空破碎,无数幻象在惨嚎中消散无踪。

    “天命归吾,死劫亦不能加之吾身!”

    他猛地将手一挥,在他身周浮现的死劫线乃至劫点忽地变得疏淡起来,几乎肉眼难见。

    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孙猴子从生死薄上,消去了猴子猴孙的名字,虽然藏天机依旧没有超脱生死,但却已将自己的劫线,劫点隐藏了起来,即便王动催发死劫眼也难以捕捉。

    “不错,所以我根本不是对付你!”王动身形飞退,在他左眼扫视中,地宫处处升腾起丝丝缕缕的劫点以及死劫线。

    以他现在的修为,的确很难奈何得了藏天机,所以王动选择退走,他毫不犹豫,直接对着那些劫点以及劫线发动了攻击。

    斩!

    砰砰砰!砰砰砰砰!!

    一刹那间,王动毫不保留,他已将直接化作一道雷霆,一道撕裂长空的闪电,清光大盛之间,已然发动了数十上百次攻击。

    下一刻,天惊地动一般的响声爆发,地宫摇坠,本就抖颤不已的宫殿这次再无法支撑,在王动激烈的猛攻下咔嚓,咔嚓破碎,一片片宫墙倒塌,穹顶崩毁,轰然倾覆下来,朝着藏天机等人压去。

    王动身化疾电,趁势再退。

    这地宫穹顶何等之沉重,摧山倒岳一般压下,所谓力发万钧已不足以形容,哪怕藏天机亦是面色微凝,少许显露出慎重。

    “你们都退到我身边来!”大片宫墙坍塌落下,阻断了藏天机前行之路,他也不去追击王动,一手探出抓向死劫眼,一边朝杀生头陀,宁宁等人说道。

    嗖!

    一道黑影****而出,在藏天机手掌抓取死劫之前,猛地将其叼走。

    藏天机周身罡气如练,将一块块崩塌的宫墙击碎,凝眉瞧去,却见那道黑影漆黑如墨,好似一只猴子,但背生双翅,更有着尖利如刀的牙齿,面目亦非猴脸,而是惨白的人脸,仿佛是从活人脸上生生剥去,犹带着临死前的恐惧与挣扎之色。

    “原来如此,鬼卒吗!”藏天机面色平静,所谓‘鬼卒’也只不过是一种凶厉的生物,喜欢吸食人血,吞食人脑,更喜欢将活人面皮剥下,戴在自己脸上,对普通人而言自是可畏可怖,但在他眼中却也算不得什么。

    那鬼卒嘎嘎怪笑两声,眼中凶光大盛,似要朝着藏天机扑去,而这时在另一边,一直沉默不语的石祈唇角微抿,似是无声的笑了笑,随即玉指一点眉心,一缕缕无形诡秘的力场催发。

    那鬼卒发出一道尖利的叫声,好似地狱中痛苦的哀鸣,随即朝后飞奔。

    死劫眼被其叼走,藏天机岂能眼睁睁看着鬼卒离开,正要施展玄功,突然更为剧烈的晃动自地面传来。

    轰隆,轰隆,轰隆!一头头鬼卒破开地面窜出,有大有小,小的如猴崽,大的如象,齐齐尖啸扑出!

    穹顶崩塌,地宫倾覆,大地亦是破裂,涌出一头头凶厉的野兽,这才是真正的天崩地裂。

    轰隆!

    大地再次沉降,仿佛要坠落地狱。(未完待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网络文学  

GMT+8, 2017-9-22 21:39 , Processed in 0.033384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