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veBook.com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楼主: syzx

《盛世婚宠:老公送上门》作 者:冰公主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6-1-16 14:19:04 | 显示全部楼层
盛世婚宠:老公送上门-第三十二章:拿,还是不拿?

    面对萧婷婷的怒气,夏凝淡淡道:“萧总编,你让我想办法做成这次专访,现在专访完成了,总编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你!”料不到夏凝会顶嘴,萧婷婷咬牙切齿:“我现在是问你到底做了什么让李总裁这么生气?!”

    “没用什么手段,只是告诉李总裁要做个孝子而已。讀蕶蕶尐說網”

    “!”对着夏凝这句话,萧婷婷卡了壳,李德政的资料她没看,也不理解夏凝这句话意思:“不管怎样,现在李总裁很生气,你想办法摆平它!”

    夏凝脸色一沉:“总编,现在专访做成了,李总裁生气也只是嘴上发发火而已,我没对他怎么样啊。”

    “我不管!”萧婷婷大大的拍了一下办公桌:“无论你用什么方法,先将李总裁的火气消了再说!”

    夏凝拳头握紧,倔强道:“对不起,我做不到。”

    李德政火在心头上,她现在过去就是作死的前奏!

    到时候不知道李德政又会提出什么更过份的要求了。

    萧婷婷盯着她,恨不得将她撕开几份,拿起桌面上的专访,看了几眼后又重重摔下。

    夏凝也不说话,要不是萧婷婷逼得她厉害,她也不会用这样的方法。

    再说是李德政无理在先,她也不会走这样的极端:“如果萧总编不乐意的话,这份专访可以不登。”

    “用不着你来教我!”看也不看她,萧婷婷只想眼前的人尽快消失:“你今天不用来公司了,回去给我好好反省!”

    夏凝心里一堵,转身拿了公文袋就走。

    萧婷婷双眸一眯,瞄了一眼文稿,随之嘴角微微上扬。

    夏凝,你敢顶撞我?我让你尝尝后果!

    关上总编办公室的门,夏凝深深吸了一口气,睁眼时便见整个写字楼的人都在看她。

    自从欧以轩和尹静思订婚后,她就成了TIME的笑话,众人面前的小丑,也成了大家的焦点。只不过一个多月后,她也习惯了别人鄙视的眼神。将外套披上,头也不回的离开TIME。

    走出TIME,见着外面公路上的熙熙攘攘,夏凝只觉在这三年多时间内,第一次的感觉自己成了局外人。

    离开TIME是迟早的事情了。

    心里泛着一抹酸苦,夏凝只想找个地方安静一下,随手招了辆计程车,回了雅思山庄。

    除了外套,扔开公文包,夏凝往沙发上一坐,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这时手机响起,李宝儿打过来的。

    “喂,你没事吧?走的时候气冲冲的?萧总编给你气受了?”

    未等夏凝开口,李宝儿焦急的问了一连串的问题。

    “没,李总裁的专访做完了,萧总编放我半天假。”夏凝疲惫道。

    “你就不要骗姐了!”李宝儿音量提高:“刚才还听见你和她吵架,声音大着呢!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告诉姐啊,要不姐也请个假,你在哪,姐来找你。”

    “不用了,你工作吧,这段时间少粘我,不然你也有麻烦。”李宝儿家世清贫,父母都是普通工人,能进TIME工作不容易,她知道李宝儿在TIME很努力才有现在的稳定。

    TIME的工薪,对李宝儿一家来说是最主要的。

    “夏凝,你这说的什么话!”李宝儿来气了:“虽然姐穷,但姐是有骨气的!姐工作几年了也没有请过一次假,请一次假怎么了!你等着,我现在就来陪你!”说完,李宝儿挂了电话。

    “喂!”夏凝叫不住她,脑子里突然间成了一团浆糊。

    昨晚那留有唇印的高脚酒杯她还没收拾,呆呆看着酒杯好一会,夏凝来到了答录机旁,按下了答录机留言按钮。

    “睿,我在老地方等你。回来的话就去那找我吧。”

    夏凝双眸一黯,看来这个女人还真不眠不休的。

    就只是一个多月时间,她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再也不是从前那个安份守己,乐于清闲的夏凝了。

    她现在是别人眼里的‘小三’,攀权附贵,得罪了B市市长千金,夫家不喜欢她,她成了全民公敌。

    看着空荡荡的房子,一下子,夏凝只觉自己很孤单。

    她不属于这里,也不属于这个阶层。

    不能再自欺欺人了,她虽然逆来顺受,但她是有尊严的。

    走回房间,拿出易云睿给她的两份证书,还有他那张工薪卡,夏凝将这些东西放到桌面上,然后找了张纸条,写下留言。

    “谢谢你这段时间的照顾。”

    拿着笔,她还想再写些什么,却是下不了笔。

    对了,还有北海道寿司店刚汇入她银行卡里钱……夏凝想了想,决定收下。

    也许要到另外一个地方重新开始了。

    她不是想要做逃兵,只是觉得现在这样,真的好烦,好乱。她不开心。

    她曾经答应过父母,要活得开开心心的。

    幸好她没多少衣服,留在雅思山庄的东西也少,基本上一个行李袋能收拾好。打点好后,夏凝离开雅思山庄,叫了辆计程车,暂时回了她从前租来的公寓。

    公寓还没有退租,回到以前的‘家’,虽然简单,但感觉是那么的温馨和舒服。

    刚进门,她的手机再次响起,还是李宝儿打来的。

    “喂,姐请假了,你在哪?”

    一如以往的简单直接,李宝儿率先开口。

    “我在我公寓里,要来就来吧。”夏凝说着,放下了行李袋。

    “好,十分钟内到!”

    打开电脑,拿出工薪卡,夏凝想看一下她现在手上还有多少资本。

    开了网址,输了帐号和密码,银行页面跳转中,夏凝耐心的等着。

    几秒钟后,余额页面弹出,见着余额上一连串的数字,夏凝瞪大了眼。

    个,十,百,千,万,十万,百万……

    不确定的,夏凝又数了数,然后思想停顿了几秒。

    天,只收了北海道寿司店一个月的分成利润,她立刻成了一名小富婆!

    其实算下来,这个多月,她是不亏的。

    然后她知道,易军长可是个有钱人,大大的有钱人!

    查看了一下交易明细,这笔钱九号就汇进去了,减去这笔钱她还有二十多万的储蓄。

    这些年她基本不用什么钱,省下来的不少,其实拿着这二十多万,她也能好好生活很久了。

    易云睿给她的数目不少,这样把钱拿了,厚道吗?

    想了一会,夏凝拿出了手机。
 楼主| 发表于 2016-1-16 14:19:49 | 显示全部楼层
盛世婚宠:老公送上门-第三十三章:严重警告

  “你所拨打的用户已经关机……”

    夏凝皱眉,易云睿的手机关机了?!

    怎么回事?

    不确定的,夏凝又拨了一次,提示音还是关机。讀蕶蕶尐說網

    呆呆的看着手机屏幕好一会,夏凝叹了一口气。也许易大军长很忙,也许是军部有事情不能开机……

    算了,如果易云睿出事的话,郑瑶那边不会那么平静。

    这世上,着紧易云睿的人多的是,她算什么呢。

    “夏凝,你快给姐开门!!”

    房子外传来了李宝儿的大嗓门。夏凝心里一暖,放下手机跑过去开门。

    李宝儿一脸风尘仆仆的进来,看得出是赶过来的。一进屋就直奔冰箱,拿了饮料打开就喝。

    “我说李宝儿小姐,你做什么坏事了?口渴成这样?”夏凝笑着打趣道。

    李宝儿瞪了她一眼:“还不是因为你!姐我怕你出事啊。你想想这段时间你受了多少委屈!要不是姐没那能耐,不然早将那群混蛋扫出去了!”

    心里泛着一股感动,夏凝拍了拍她肩膀:“就这点小事,我顶得住的。”

    “还小事啊!”李宝儿正想说什么,看到夏凝眸底的那抹凄楚,很识相的打住:“好了,姐来了,有不高兴的,向姐发泄吧。”

    “好奇怪哦,”夏凝歪头看了看她:“刚才我跟萧总编吵架,李大小姐竟然不想八卦一下。”

    “哎,”李宝儿扬了扬手:“这没啥好八卦了,说白了就是各种使绊子呗。有理没理的,你肯定没理!”

    “噢……”夏凝弱弱的回了句,然后转身走进厨房。

    没一会,夏凝走了出来,手上还多了些东西,两个玻璃杯和一支人头马XO。

    打开酒,夏凝给两人各盛了一杯:“喝酒不?”

    李宝儿嘴张成了‘O’字形,据她所知夏凝最不开心的时候就会喝酒。问题是现在是单纯喝酒,一样下酒点心没有。这样很伤身体的。

    “你总得要弄点吃的来嘛!”李宝儿皱眉,刚才打开冰箱的时候,里面基本上已经清空了,如果要零食的话,那得要出去买。

    夏凝仰头喝了一大杯酒,又给自己倒了一杯,拿着酒杯想了想:“要出去吃呢,还是在家里做?”

    “出去吃吧,姐我请你。到哪都行。”李宝儿豪气道。

    夏凝双眸微微一眯:“那去吃寿司吧。”

    “好,”李宝儿应得很爽快:“哪间寿司店?”

    “北海道寿司店。”

    听到这几个字时,李宝儿嘴唇微微抽搐。

    夏凝,你丫够狠。

    然后,两个女人直接来到北海道寿司店,夏凝猛吃,猛喝,在一旁的李宝儿看得冷汗直冒。看来下次装大头的时候要注意些。

    埋单时,李宝儿不敢看结算数目,闭眼就将卡刷了下去。

    一旁的夏凝看着她,一个劲的傻笑。

    李宝儿挑着眉,很想两个手指掐她脸上,掐死她呀的。

    “你晚上回去吗?”硬将李宝儿拉到超市里,夏凝一边买东西一边问。

    “不了,今天姐陪你,晚上怎么疯随你。”

    如果她离开的话,夏凝又会独自借酒消愁。几年朋友,她最清楚夏凝性格。夏凝是个只报喜不报忧的人,高兴了,有好东西时会跟她一起分享。伤心时肯定会自己一个躲起来,谁也找不到她。

    夏凝买着东西,表情淡淡的,看不出心里在想什么。

    李宝儿想了一会,试探性的问道:“易大军长呢?你俩不是认识的吗?现在关系怎么样了?”

    夏凝微微一顿:“他忙,没空理我的。”云淡风轻的带过,夏凝推着购物车朝收银台走去。

    “我说夏妹子,易大军长可是万里挑一的极品男人,有时候得要靠自己主动争取。你不主动的话,会被别的女人抢了去的。”

    夏凝心里猛的一痛!脸色一下子煞白。

    李宝儿大吃一惊:“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脸色怎么难看成这样子?”

    “我没事。”夏凝摇了摇头。

    就算她主动又如何,她争不过的。与其输得难看没尊严,倒不如潇洒的放手。

    “你是不是有什么瞒着我?”李宝儿拉着她:“别自己一个人扛着,当我姐妹的话,把心里难受的事情告诉我,虽然我不能帮你什么,起码有个人陪在你身边……”

    “我没什么的。”夏凝笑着打断,结了帐,塞给李宝儿一大袋东西:“回家开餐吧。”

    夏凝嘴里说的‘开餐’,其实就是喝酒大赛!

    夏凝一杯一杯的喝,都是一口灌下去,一瓶人头马XO才那么些,耐不起喝,一会儿就见了底。

    “我出去买酒。”夏凝站了起来,却是一个踉跄重又坐回沙发,头晕得分不清东西南北。

    “够了,别喝了。”李宝儿按着了她。

    一瓶人头马,夏凝起码喝了三分之二,洋酒后劲大,再过半小时夏凝可能连自己姓什么都记不着。

    “不,还没够,我还要喝。”夏凝又想站起来,被李宝儿一下推了回去,不满道:“你要干什么!不是说好今晚陪我喝酒的吗!”

    “这不陪着吗!”李宝儿倒了杯热茶给她:“都几点了,酒庄都关门了。天亮还要上班,你就给姐好好消停一下吧。”

    “上班……”夏凝喃喃道:“我不想去……”

    “行,不去的话姐帮你请假。”

    “不,不用请假。”夏凝摆了摆手:“我能去的,我还要整理那份专访稿子。”

    李宝儿白了她一眼,这时候还记着工作!

    “既然想着上班,那就好好休息吧。来,我扶你到房间睡觉去。”李宝儿说着便要扶起她,被夏凝一手拍开。

    “我在这睡。”孩子气的扔下这句,夏凝将脸埋进沙发里。

    李宝儿无奈,到房间拿了一张被子,盖到她身上。

    看着她的呼吸渐渐平稳,李宝儿松了一口气。看着那清秀的睡颜,李宝儿摇了摇头。

    就算不开心喝了酒,夏凝也不会闹。她就是这样一个人,逆来顺受,还装作很开心似的。

    突然,夏凝手机响起,李宝儿拿来一看,是萧婷婷的电话。

    心里一紧,李宝儿犹豫着要不要接。想了一会后,她按了通话键。

    “夏凝,明天李总裁的秘书来公司,有什么事情你跟她解释清楚吧。你别指望着不来上班,不摆平这事,李总裁说跟你法庭上见!”

    说完这话,萧婷婷挂了电话,李宝儿目瞪口呆!

    法庭上见?什么意思?!

    夏凝捅了什么大漏子出来?!
 楼主| 发表于 2016-1-16 14:20:24 | 显示全部楼层
盛世婚宠:老公送上门-第三十四章:到底发生什么事情!

  “啊!!李宝儿,快点起来,要迟到啦!!”

    杀猪般的叫声响起,夏凝死命的拉醒李宝儿,然后急急跑到卫生间疏洗起来。讀蕶蕶尐說網

    昨天喝了酒,今天头晕晕的,再加起床时候太急,夏凝走没两步差点摔倒在地,在墙上靠了一会后,夏凝晃晃悠悠的到了卫生间。

    “李宝儿,快起来……”一边刷牙,夏凝一边叫,头真的好晕。

    一分钟后,李宝儿也急跑到卫生间,快速刷起牙来。

    “你没事吧?面色这么苍白?”看到夏凝面色,李宝儿吓了一大跳。

    夏凝摇头,继续疏洗。

    五分钟后,两人打了一辆计程车回公司。

    坐在夏凝旁边,李宝儿犹豫着怎么将萧婷婷说的话告诉她,眼看着快到公司了,李宝儿直接道:“昨天萧婷婷给你电话,我帮你接了。”

    夏凝一顿,直觉不妥:“嗯?她说了什么?”

    “她说今天李总裁的秘书会来,是跟你交涉的,如果事情处理不好的话,可能会告你。”

    “什么?!”夏凝瞪大双眸,那篇李妈妈的报道还没刊登出来,李德政凭什么告她啊?

    李宝儿耸耸肩:“我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回去再说吧。不过昨晚萧婷婷的火气挺大的。”

    夏凝一阵恼怒,看来李德政这次想往大里搞。

    十分钟后,计程车到了TIME楼下,夏凝上了写字楼,立刻就被欧以轩的秘书截着。

    “夏助理,若秘书在等着你呢。请到会客室来。”

    夏凝一愣,这么快就来了?

    让夏凝意想不到的是,会议室里早已经有N多人等着她。

    萧婷婷,若秘书,欧以轩,还有一些其它部门的总监和编辑,就像摆下了龙门阵,等着她去闯。

    不对,看萧婷婷一众人等着瞧好戏的神色来看,这一出演的是三堂会审。

    “夏助理,李总裁的意思,是让你公开道歉,并承担报道不实所带来的一切法律责任。”若秘书开门见山道。

    夏凝傻眼,什么什么报道不实?

    见夏凝云里雾里的,萧婷婷将杂志放到她面前:“第一页,仔细看看。”

    夏凝打开,然后瞬间瞪大眼!

    前面的内容是她的专访没错,但后面结语处,不知谁加了几条有关李德政从前行贿等作奸犯科的事情,年份日月地点什么的写得非常清楚!

    “这不是我写的。”夏凝指着后面的结语:“这真的不是我写的。”

    “不是你写的?”萧婷婷挑眉:“我昨天有事出差,李总裁的专访是由你全权负责的,现在报道出来了,你竟然还能说不是你写的?难道是凭空冒出来的吗?”

    就是凭空冒出来的!

    夏凝看着萧婷婷,对上她的双眸,一下子明白了这场戏的主导者。

    “难道萧总编忘记了?昨天你放我半天假,稿子我还未整理好呢!”

    “我放你假吗?那是你自己生气走了去!”萧婷婷指着稿子:“我说过这些不能刊登,你偏不听,等我出差了你竟然私下做主。现在李总裁很生气,夏助理你说怎么办?”

    “我没做过,不是我写的!”夏凝直直反驳,看了在场所有人一眼:“我不知道是谁陷害我,反正这事不是我干的,我不需要承担任何责任!”

    萧婷婷冷冷一笑,看向欧以轩:“欧主编,你看怎么处理吧。”

    欧以轩敛着眸,沉吟了许久才道:“那篇专访的确是你经手的,所以先跟李总裁道歉,接下来的事情再说吧。夏助理,你先停职。”

    夏凝嘴一抿,倔强的抬头:“事情不是我做的,我不会道歉!停职吗?呵,我现在就跟你欧以轩说,我不干啦!”

    说着,夏凝转头便想走,这时某位男员工跑过来拦着了她。

    夏凝一怔,转身看向身后众人:“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若秘书道:“对于夏助理的做法,李总裁已经猜到几分了,这事情李氏集团已经报了警,一切到公安机关再解决吧。”

    夏凝脸色一沉:“去就去,反正我没做过!就算要坐牢,我也不会承认的。”

    欧以轩脸色一变,走到她面前,轻声对她说:“你不要这么倔,这事情我会去查,你就道个歉,剩下的事情交给我去处理吧。”

    “不用了!”夏凝咬牙:“要我道歉,除非我死了!”

    “很好,那夏助理,我们只有法庭上见了。”若秘书缓缓道。

    “等一下!”突然,欧以轩开了口。

    若秘书一顿:“欧主编,还有什么事情呢?”

    好一会后,欧以轩才开口:“从这一刻开始,夏凝不是TIME的员工,她所做的一切,跟TIME没有任何关系。TIME会承担监管不严的过失,但除此之外,夏凝跟贵集团的事情,一律与TIME无关。”

    此话一出,夏凝脸色一白,突然间天旋地转!

    欧以轩想撇清责任!

    心一下子沉到谷底,夏凝闭上眼,二十多年的,第一次感觉这世界很黑暗:“好,很好。”

    头晕目眩的,夏凝抚额,身体一个趔趄就要摔倒在地。

    “夏凝!”欧以轩一急,伸手就要去扶—

    就在这时,贵宾室的门突然被推开,闪进一抹高大的身形,动作极快而又准确的抱着了夏凝,然后将她紧紧的拥着。

    熟悉的香味瞬间缭绕四周,夏凝伏在壮实的胸膛上,躁动的心慢慢平静下来,身旁满满的全是安全感。

    一双大手伏在她额上,夏凝睁开双眸,对上一双明亮却深遂的眼眸,眼眸凝满担忧。

    “睿……”她低低唤了一声,第一反应的想要推开他,却让他抱得更紧:“放开我,这里人多……”

    易云睿俊眉紧皱,脸色一片铁青,凌厉的双眸扫了一眼在场所有人,然后锁定萧婷婷:“婷婷,这是怎么回事?”

    众人被易云睿强大的气场震慑着,本来理由充足的他们,竟都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

    萧婷婷心虚,不敢直视易云睿审视的眼神,抿了抿嘴微微别过脸去:“表哥,夏凝她捅搂子了,李总裁的秘书在这,我们正在帮她处理呢。”

    “胡闹!”易云睿一声冷喝,脸色更是铁青:“什么时候学会没大没小直呼姓名的?小凝是你表嫂!”
 楼主| 发表于 2016-1-16 14:21:23 | 显示全部楼层
盛世婚宠:老公送上门-第三十五章:彻查到底

  萧婷婷一下子的被易云睿的气势吓得不敢吭声,抿了抿嘴低下头,又像想到什么似的向欧以轩使了个眼色。

    欧以轩微皱着眉,正想要说话,却发现易云睿已经看着自己了。

    这个男人天生有一股君临天下的气势,纵是胆子最大的人也经不起这样的逼视,突然间的,欧以轩心里一片慌乱。

    出来社会几年了,跟形形色色的人打过交道,他练就了一身喜怒不形于色的本领。无论是高官也好,富豪也好,权贵也好,他都能游刃有余,只是对着这个男人,C区军长易云睿,很是手足无措。

    “易军长,”欧以轩好不容易挤了一个笑容出来,说话的语气有些吞吐:“我想这其中是有些误会的,所以我们正在跟李总裁的秘书在沟通呢……我想你是不是再等一会……”

    “欧主编,公安局的人来了。”未等欧以轩说完,他的秘书急急走了进来,身后跟着几个公安局的警察。

    欧以轩面色大变!

    “公安局的人?”易云睿看了一眼到来的警察,双眸一寒:“这是要治谁的罪?”

    “这……”欧以轩冷汗直冒,不停的向秘书使眼色。

    天,事情怎的这么巧,被易军长撞了个正着!

    “各位不好意思,”这时若秘书开了口道:“这位首长,我是李总裁的秘书,我姓若,可能事情有些误会,但李总裁的意思是想在今天内弄个明白。虽然夏助理跟首长关系密切,但有些事情还是尽快作个了结的好。”

    易云睿脸色一沉,气氛像一瞬间降到了冰点,冷得在场所有人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寒颤。

    “那就说,这几位警察是要将小凝带走了。”过了一会,易云睿才缓缓开口:“很好,那就一起到公安局吧。”

    说着,易云睿低头对着夏凝轻语道:“我陪你到公安局一趟,不要怕,一切有我。”

    夏凝脸色一片淡然,点了点头:“麻烦你了。”

    易云睿神色一紧:“说什么胡话!我是你丈夫!”

    话毕,未等夏凝回话,易云睿当着众人面,一把将她横抱起来,对着伫在门口的警察道:“麻烦请带路。”

    其实刚进到会客室的时候,他们几个便被这位军人震慑着,看了一眼他肩上的少将军衔,下意识的他们便觉事态有点严重了。

    再听到他们要捉的竟然是这位军长的妻子,更加有点风中凌乱的感觉。

    是人都能感觉得出这位首长非常生气,却还是耐着性子跟他们说了一句,几人对望了一眼,立刻行了一个军礼:“是,首长。”

    骑士十五快速却平稳的行使着,易云睿脸色冷峻得不带一丝表情,紧紧拥着夏凝,对冯乐说了句:“叫伍军医到公安局随时待命。”

    “是,首长。”

    “小凝,很快就能回家,先忍耐一会。”易云睿低声哄道,语气是前所未见的温柔。

    伏在他身上,被他强大且温暖的气息包围,夏凝心里暖暖的,但头还是很晕,只得勉强挤出点笑容:“嗯,对不起,我昨晚喝了些酒,所以……”

    易云睿皱眉,隐隐想到了些什么,却没有开口问,有力的手臂将她抱得更紧。

    自从那次听到夏凝的哽咽后,他便觉得事情不对路,安排好了军区工作后,连夜坐飞机回来,刚下机就直奔TIME周刊杂志社。

    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下,他被一个叫李宝儿的员工带到会客室,然后立在门外听了一小会。一下子火冒三丈!

    若说了解,世上没人比他更清楚夏凝。她不承认,那这事肯定与她无关。

    从门外冲进来抱着她的那一刻,他心中已经下了一个决定。

    “对不起,我来晚了。”

    来到公安局时,夏凝并没有被带进拘留室,一群人全部被公安局长请到了贵宾室。

    对着新闻界的人士,童局长有点头痛,但让更让他头痛的是,易家三少易军长也来到了现场。

    据他了解,是因为易军长的爱人跟李德政有些矛盾,所以李德政要讨回个公道什么的。

    李德政的脾气,童局长是最清楚了,近年来他在B市横行霸道了好些时候,因为有后台,所以对于李德政做的事,很多时候他都只能睁一眼闭一眼。

    但现在看来李德政有些过火了,怎么玩都行,怎么弄到军部去了!莫非他想跟军部的人过不去?!

    对上一面铁青的易云睿,童局长露了个官方笑容:“易军长莅临我公安局指导,真是蓬壁生辉啊……”

    易云睿双眸一凝,直接对童局长道:“局长,那套就省了吧。对于我爱人的事,你怎么处理?”

    童局长笑容有些僵硬,看来易军长是动真怒了。

    “这个……易军长能给童某点时间调查吗?一定给易军长一个满意的答复。”

    在B市,是个人都知道易家底细,横跨党政军商四界,那可是轻易不敢惹的厉害角色。现在易军长很明显的在护犊子,处理这事情,他可得慎重,非常的慎重。

    易云睿不语,见伍军医已经给夏凝诊断完毕,立刻问道:“怎么样了?”

    伍军医看了在场所有人一眼,然后走到易云睿身边,轻声道:“夫人她近段时间心力交瘁,体力不支,再加上昨晚喝了些烈性酒,所以肝脾有些劳损,要好好调理。我刚才已经给夫人注射了些调查针剂,情况暂时稳定下来了。放心吧易少,没什么大事的,我现在就去开药。”

    看向苍白着脸的夏凝,易云睿双眸深处隐隐的泛着一抹异样情绪,向伍军医点了点头:“麻烦你了。”

    “好,那我先回去了,”伍军医应了一声,走了两步却有点不放心,回头对易云睿道:“易少,这几天注意不要让夫人情绪上有大的起伏,不然病情会加重。”

    易云睿点了点头,看向童局长:“童局,今天内,我要李德政表个态。”

    童局长神情微微一变,随即点头道:“好,我现在去处理,你爱人身体不适,要不你们先回去吧。今天内我会给你们一个答复的。”

    先送走这尊大神,剩下的什么事都好办。

    “慢着,”易云睿拿出专访,放到童局长面前,冷声道:“关于李德政行贿一事,也麻烦童局长仔细彻查。”
 楼主| 发表于 2016-1-16 14:22:08 | 显示全部楼层
盛世婚宠:老公送上门-第三十六章:不要手软

   易云睿这句话,就像重磅炸弹一样,一下子‘炸’得童局长愣了神。

    如果只是一个李德政,根本就不用他出马,问题是李德政身后涉及太多利益和黑幕,要查这问题,不知道会揪出些什么厉害人物出来。但易家势力庞大,还是在B市,既然易云睿亲自开口,他就必须得办!

    “呃……好,那当然的,奉公守法是每个人的职责,关于李德政行贿的事情,执法部门肯定责无旁贷的。易军长放心吧,这事情我处理一下。”童局长一脸凛然:“今天内就关于李德政的事情,我会给易军长一个答复的。易军长放心吧。”

    易云睿点了点头,转身走向夏凝,伸手准备像她抱起来。

    “我会走,不用了。”夏凝微微一缩,往后挪了挪。

    易云睿脸色一凝,不由分说的一把将她横抱起来。见此情况,冯乐立刻开了门,门外一众人走上前来。

    就在进公安局时,易云睿撂下了一句话:“有些军方事情要商量,能否单独跟你们童局长谈谈。”

    然后欧以轩,萧婷婷,若秘书还有同行的几个助理就被‘隔绝’在外了。

    见会客室的门打开,最心急的莫过于若秘书:“易军长,关于我们总裁的事情,我相信是个误会,要不约个时间出来谈谈如何解决?”

    精于人情世故的她隐隐觉得事情非常不妙,她家总裁这次好像惹到了厉害人物。

    她知道面前这军人军衔很高,但她是低估了姓夏的这名女子的影响力。如果早知道这样,接受个专访又如何,省得弄这么多事情出来。

    易云睿看也没看若秘书一眼,冷厉的目光对上萧婷婷,缓缓道:“婷婷,谁报的警?”

    萧婷婷面色大变,易表哥的性格她是知道的,平时怎么开玩笑也行,一旦认真起来,那可是恐怖的要命!

    脖子缩了缩,萧婷婷不敢说话,这次是她报的警。易云睿这种神情,她可是从来没看过。她怕,好怕!

    “易军长,这次是我报的警。”欧以轩突然开了口:“对不起,我冲动了。”

    易云睿撇了他一眼:“我有问你话吗?”

    欧以轩一愕,给萧婷婷使了个眼色,不敢再开口。

    “刚才我好像听到,小凝已经被辞退了对吧?”易云睿看着萧婷婷:“是吗?婷婷。”

    萧婷婷心里一提,脸上冷汗直冒:“表哥……你不要这样嘛,婷婷好怕。”

    易云睿双眸微微一眯,危险的气息一闪而过:“婷婷长大了,无法无天了,连你表嫂都可以随便欺负。看来你没把我这个表哥放在眼里。”

    萧婷婷大惊,连忙摇头:“不,不是这样的,我绝对没有这个意思!表哥你不要误会。”

    易云睿不语,冷着一张脸,然后嘴角微微上扬,笑了起来:“很好。”

    萧婷婷倒抽了一口冷气,每次易表哥这个表情,都是……

    “表哥,我错了,我认错还不行吗?你就原谅婷婷这次好吗?你不要这样,婷婷好怕啊。表哥……”

    “睿,”夏凝叫了一声:“算了吧,不要这样,不值得的。”为了她跟自家亲戚闹,不值得。

    “小凝,我们回家吧。”看向夏凝时,易云睿双眸一片温柔。不再理会其它人,抱着夏凝走出公安局。

    易云睿是将夏凝抱上车的,到了车上也没放下,夏凝红着一张脸,乖乖的服在他胸口上。

    不论易云睿接下来要做什么,为她做到这样,她已经很满足了。

    “雅思山庄。”

    “不,我不回雅思山庄。”‘雅思山庄’这几个字就像是恶梦一样,夏凝听着很抗拒。

    易云睿皱眉:“怎么了?为何不回去?”

    夏凝抿嘴,摇头:“我不回去,睿,送我回以前的公寓就行。”

    “为什么?”直觉夏凝很不妥,易云睿心里一紧:“告诉我为何不想回去。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夏凝没有回答,良久后才开口:“送我回公寓,好吗?”

    “好。”易云睿应了一声:“去明霞路。”

    “是,首长。”

    夏凝一直没有说话,伏在易云睿身上,没一会便睡了过去。到了家门还没有醒过来,甚至易云睿抱她下车,回到公寓时还没醒过来。

    看着一脸疲惫的她,易云睿心痛得眉头紧皱。

    这个丈夫,他当得太失败。

    “小冯,你到雅思山庄里,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

    “是,首长。”冯乐话完,转身就跑。

    这时,易云睿手机响起,看了一眼打来的号码,转身走到客厅,轻轻关上房门。

    “二哥。”

    “嗨,别人老公你好!”易云逸还是一如概往的诙谐:“结婚后都把我这个二哥忘了,快两个月了,电话不来一个,都不知道人家担心……”

    “咳!”易云睿脸上条条黑线划落,轻咳了一声道:“大家都忙,”说到这里,易云睿微微一停:“你那边收到消息了?”

    “呵呵,”易云逸笑了笑:“竟然让易军长亲自动手啊,看来李德政这小子是活腻了。不过这小子滑头,迟早会有人治,睿你这次出面,是不是有点小题大作?”

    “动手的不只是我。”易云睿双眸一闪:“二哥你这通电话意义也是重大的。”

    手机那边微微一顿:“这个嘛,反腐倡廉是国之根本嘛,有些事情是刻不容缓的,不过倒是要谢易军长的举报,我这边会配合的,就让我们来一次跨世纪的军政合作吧!”

    “二哥,”易云睿眉角直扯:“这次事情,要严肃处理。”

    “噢?”易云逸一顿:“李德政那小子什么本事让易大军长生这么大的气?”

    “那篇专访是小凝负责的。”易云睿简单的回了句,没有再多说。

    “好,”易云逸应了一声:“我知道了,一切事情都交给二哥吧!对了,弟妹喜欢我给她的礼物不?”

    “很喜欢,谢谢二哥。”

    “呵呵,二哥很高兴啊,对了,睿你可得要好好对弟妹,哪个女人都希望自己丈夫多陪陪,你整天在军区,有空的话就多哄哄弟妹吧。”

    “嗯。”易云睿应了一声,挂了电话。

    易云睿正准备回房,这时手机又响了起来,打来的人是冯乐。

    “发现什么了吗?”易云睿开门见山道。

    “有,”冯乐顿了顿:“首长,我想你这一次可得要向嫂子好好解释了。”
 楼主| 发表于 2016-1-16 14:22:51 | 显示全部楼层
盛世婚宠:老公送上门-第三十七章:接受我好吗?

易云睿脸色一沉,语气极度不悦:“什么事情直接说。

    冯乐吐了吐舌头:“报告首长,第一,X小姐喝醉了酒,正躺在大厅沙发上。第二,我在房间里发现了两个证件,北海道寿司店的经营证书和土地所有权证书。第三,雅思山庄里乱糟糟的,要不要收拾一下?”

    易云睿微微一愕,她怎么去了雅思山庄?!

    她不是……

    一瞬间的,易云睿明白了夏凝离开雅思山庄的原因,心里猛的一痛,愧疚感和罪恶感充臆心间。

    “不必了,我会给她一个电话,你回来,不要让她知道我回B市了。”

    “是,首长,那要不要把证书什么的一起拿回来?”

    “好。”说完,易云睿挂了电话。

    在房门外站了一小会,易云睿推开房门,然后发现本来在床上睡着的她正要起来。

    “躺下别动!”说着,易云睿一个箭头冲上前将她扶着:“你先休息好,要什么让我去做。”

    夏凝脸色微微一红:“我有点口渴。”

    “等会。”将她扶好,易云睿倒了一杯温水,递到她嘴边。

    喝了几口温水,喉咙没那么干,身体也恢复了些力气,夏凝有点不好意思:“对不起,麻烦你了。”

    易云睿俊眉一皱:“我是你丈夫,说什么麻烦的。”

    夏凝抿了抿嘴:“你怎么回来了?什么时候回来的?”

    “昨晚的专机,今天下了机想去一趟TIME看看你,也看看婷婷表妹。”易云睿省下了接下来要说的话。

    接下来发生的一切都知道了。

    “那篇专访后面说的东西,不是我写上去的。”

    “我知道。”易云睿顿了顿:“是婷婷加上去的。”

    夏凝心头只觉一阵悲哀,正想要说什么,这时易云睿手机再次响起。

    看了一眼手机号码,易云睿眉头皱得更紧,是母亲打来的。

    “你等一会,我去接个电话。”

    易云睿刚要走开,却被夏凝拉着:“如果不是军事机密的话,就在这里接听吧。”

    易云睿顿了顿,按了通话键:“妈……”

    “你现在在哪里,给妈立刻回来!”手机里头听得出郑瑶非常生报,旁边好像还有些断断续续的哭泣声。好像还有些安慰声什么的。乱糟糟的一团。

    “我在小凝身边,她不舒服,我要陪她。”

    手机那头一顿:“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婷婷在妈这边哭呢!你是婷婷表哥,怎么能把婷婷弄得哭成这样!就算婷婷是真的做错了什么事情,你是个男人,是个军人,也不应该要这样欺压她!”

    “妈,这事你就别管了,让我来处理……”

    “我怎么能不管!”郑瑶声音高了八度:“婷婷是你的表妹!现在我跟你阿姨还有小瑶在这里,正安慰着呢!你抽个时间赶快回来!”

    “妈,”易云睿看了夏凝一眼,脸色一凝:“婷婷长大了,应该要为自己所做的事情承担责任。小凝不舒服,我暂时不回来了。先挂了。”说着,易云睿合上了手机。

    “睿,”依易云睿说话的方式,夏凝猜出了个大概:“要不你先回去吧,妈生气了。好像婷婷也……”

    “我现在最担心的是你。”易云睿打断道:“为什么将寿司店的证件拿出来?”

    夏凝心里一痛,却是淡淡笑着:“睿,你家世这么显赫,身份也这么高贵,我想呢……你应该找个更好的,找个门当户对的,这样在一起才没那么多事情的。”

    说到这里,夏凝指了指在旁边放着的公文袋:“那里有你给我的储蓄卡,你拿回吧。”

    此话一出,易云睿面色一下子铁青,紧拒着唇紧紧的看着夏凝,好半晌一言不发。

    夏凝心里猛的一提,依着他呼吸的情况来看,易大军长好像在极力压抑着什么……

    “那个……”她低头:“我在只会给你添麻烦的,再加上我们领证的时候太仓促了……”

    “小凝!”易云睿低喝了一声,握着她的手一紧:“在你眼中,我就是这么一个不负责任的男人?有事情发生只会将心爱的人甩一边去的混蛋?!”

    夏凝一愕,‘心爱的人’四个字她听得很真切。

    心爱的人?她跟易云睿在一起才两个月,按说真的爱,也应该没那么深吧?

    再说,易云睿那句话中,好像在隐隐说着某个男人……

    “睿,我们才刚结婚不久,这段婚姻太仓促了,我俩都了解不够。我很失败,得不到你亲人的认同,会给你添堵的。还累你这么远跑回来……唔!”

    夏凝话未说完,易云睿便吻上了她的唇。

    不知为何,这一刻,她感觉到了他的那一份执着,那一份对她的执着。甚至,她还听到他心底深处的声音……我爱你……

    这一刻,这一瞬,好像世界除了他俩之外便再无他人,夏凝的心颤动着,不由自主的回应着他的主动,他的热情。

    “小凝……”他喘息着,双眸深遂得要将她吞进去,声音低沉而沙哑:“我是你丈夫,是你的丈夫,记着了吗?”

    心激烈的跳动着,夏凝脸上通红一片,对上他炽热的双眸,心内一阵动容。嘴动了动,却是没有开口。

    “这个承诺,是一辈子的。”大手抚上她的脸,易云睿一字一顿道:“忘了他,接受我好吗?”

    夏凝双眸微微一收,心内百感交集,五味杂陈,心还是痛,但让她奇怪的是,心好像没以前那么痛了。而且还凝着另外一股感觉,甜甜的,暖暖的,轻轻的颤动着。
 楼主| 发表于 2016-1-16 22:34:21 | 显示全部楼层
盛世婚宠:老公送上门-第三十八章:第一次?!

  房间不大,只有她与易云睿两个,此刻自己还被易云睿抱着,她脸红,只得将头深埋在他怀抱深处。
    “小凝,”易云睿开口道:“我们结婚有两个多月了对吧?”

    “嗯。”夏凝点了点头。

    “你觉得……我有这个资格做你老公吗?”

    夏凝一顿,不知道易云睿问的是什么,抬起头愣愣的看着他。

    “我今年三十三岁,”对上她的双眸,易云睿认真道:“我身为军人,很少回家。在我二十五岁的时候,母亲不断的给我介绍对象。”

    说到这里,易云睿顿了顿,而夏凝的心莫名的一揪!

    “但是有一点,我希望你明白。”易云睿将她抱得更紧:“这辈子,如果我的妻子不是你,那我一辈子都不可能结婚。”

    此话一出,夏凝心里猛的一震!心里虽然感动着,却有一点不确定:“结婚之前,我好像不认识你……”

    “你认识的,只是你不记得了。”说着,易云睿轻轻抚着她的发:“其实我们已经认识很久了。”

    易云睿这句话尾音似留有余地,让人听得意味无穷。夏凝皱眉,再次努力回想着:“能老实告诉我,我们什么时候认识的吗?”

    精锐的双眸微微一颤,易云睿嘴唇微微一动,话到嘴边却是停着。

    “嗯?”夏凝不解,重又问道:“睿,能老实告诉我吗?”

    “八年前,你就读英国爱丁堡大学,我也在英国桑赫斯皇家军校读书,”易云睿一边说,一边轻轻抚着她的发,双眸一片怜惜:“我们同在英国读书,那一次我跟朋友出来时,遇见了你。当时你提着一个篮子,里面装满了大颗大颗的士多啤利。那样子,很可爱,很迷人。”

    夏凝眨了眨眼睛,在英国读书的那段时间,她最开心,因为她身边有欧以轩陪伴。除了欧以轩,很多同学人都很好,五年来,她未曾感觉到孤独,有的都是欢声笑语。

    只是八年后,在英国跟欧以轩一起的那段日子成了她的梦魅……

    见着她眼里的悲伤之色,易云睿微微皱眉,修长结实的手指抚平她的眉:“不要想不开心的,想想当时你提着一篮士多啤利,然后我跟我的朋友路过,要不是车开得快离得远,我们几个大男人肯定会上来‘哄抢’。”说到这里,易云睿笑了起来:“然后我就留意到你了,小凝。自那次后,我一直打听,原来你是在爱丁堡大学就读,再然后,知道了你喜欢欧以轩。”

    说到这里,易云睿停了下来,轻轻叹了一口气:“小凝,我可是等了好久的。”

    是啊,等了好久,一个八年,两个八年,三个八年……然后更远……在英国的时候,只是他几个八年当中的一次,但是他没说出来,因为他担心……

    他的表白很平淡,每一句却都发自内心,夏凝心里颤动着,脸上更红。一时之间却是不知道应该要说些什么。

    “小凝,我们已经结婚了,”易云睿抿了抿唇,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道:“真正成为我的女人,好吗?”

    听出他话中之意,夏凝的心‘喀登’的一响,双眸睁大,嘴微抖着。下一秒心跳得厉害,像要跳出胸膛一样。

    低下头,夏凝逃避着他炽热的眼神。她的心很慌乱……

    没错,她跟他是结了婚,应该要那个啥……但……

    “小凝,你是我易云睿的老婆,你记着。”扳回她的小脸,易云睿看着她的双眸,一字一顿道:“从今往后,我易云睿会撑起你的一片天,你要做什么,放心去做便是。剩下的交给我,交给你老公处理。出了什么事情,我易云睿就算豁上这条命,也不会让你受到任何伤害!”

    “……睿。”张了张嘴,她唤了一声。此刻她的心跳得很快,气息也喘得很快。

    这种感觉,可是从来没有过的!

    两人直直的对望着,好一会后,夏凝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正当她准备开口时,易云睿俯身吻着了她的唇,这一吻,山崩地裂!

    他的动作,他的情绪,他的逼切,他所有的一切,长期压抑着的一切,都在这一刻爆发!

    任何力量也阻止不了!

    说着,易云睿慢慢退后,拉过被子盖着她的身体。站起身来,闭上眼睛转过身去:“你先休息一下,我在客厅。”

    说着,易云睿便要离开。

    “等……等一下。”

    没走两步,身后突然响起她弱弱的声音,易云睿停了下来:“如果你不想见到我,我可以离开这房子。”

    气氛紧凝着,身后的她迟迟没有说话。

    体内的欲望在叫嚣着,在横冲着。爱了她这么久,现在她就在面前,在半路硬生生的停止所有动作,他已经尽了力。如果再不离开这里,他没有把握能再度控制住自己。

    想到这,易云睿重又迈步。

    “睿……”

    身后的她叫了一声,易云睿再度止步,声音带着一丝低吼:“小凝,我出去清醒一下……”

    “睿,”她轻轻打断他的声音,脸红了一大片:“你能……轻点吗?”

    轻点?!

    易云睿一怔,转身看向她。只见她抓着被子一角,低着头,抬起脸看了他一眼。脸上更红,将一半脸埋进了被子里,颤声道:“人家……人家……第一次,所以……”

    此话一出,易云睿惊讶得目瞪口呆!

    他没听错吧,夏凝跟欧以轩一起八年了,她怎么还是第一次?!
 楼主| 发表于 2016-1-16 22:34:49 | 显示全部楼层
盛世婚宠:老公送上门-第三十九章:她是我的人!


  看到易云睿不可置信的眼神,夏凝更是羞得无地自容,脸红着躲回了被子里。

    虽然她跟欧以轩‘在一起’八年了,但真的什么也没有发生过……呵呵……说起来也挺尴尬的。

    看了她好一会,易云睿心底泛着复杂的情绪,乱得他自己也有些搞不清道不明。只是心底那股窃喜到底占了上风,走过去紧紧的将她抱着。

    “放松点,将自己交给我。”轻拍了拍她的背,易云睿尽可能温柔的说着。

    怀里的她微微一颤,然后冒了半个脑袋出来,再又钻了回去。

    易云睿双眸一凝,这一次,他不会再走开!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迷糊间夏凝只觉得有人抱起了她,将她放进温水当中,轻轻的,温柔的给她擦拭着身体。很舒服的感觉,但她累得身体快要散架,眼皮重得睁不开,然后迷迷糊糊的又睡了过去。

    直到一阵手机的铃声将她吵醒,撑开眼皮,夏凝手往声音发出的方向摸索着。不知谁递给她手机,看向屏幕时,‘欧以轩’三个字让她精神一震!

    怎么是他打来的?!

    意识一下子清醒,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易云睿精壮的胸口,脸上立马一红,微微抬脸,对上他温柔却深遂的眼神。

    夏凝脑海里‘轰’的一声炸响,随即想起先前跟他做的那些脸红心跳的事情……夏凝的心猛跳着,这一刻她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手机还在继续响着,夏凝慌乱得不知接还是不接。这时易云睿大手伸了过来,拿走她的手机:“我来。”

    未等夏凝反应过来,易云睿按了通话键,缓缓道:“我是易云睿,欧主编有事请说。”

    他的声音因情欲的原因带着一丝沙哑,更让人感觉魅惑低沉有磁性,好听得夏凝心里痒痒的,绵绵的,一丝小兴奋在乱窜着……

    手机那头一顿,料不着是易云睿听电话的欧以轩,语气中带了些尴尬:“你好,易首长。”

    “嗯,小凝她累得睡着了,有什么事情直接对我说吧。”

    易云睿这句话一出,夏凝双眸一睁,脸上更红!

    天,易云睿他怎么能对别人说这些话,那不摆明着……想到这里,夏凝拿被子盖着了头。

    手机那头好一会没有说话,易云睿精锐的双眸微微眯着,一抹微光闪动着。他耐心的在等着这个男人说话。

    他听得出,欧以轩在极力压抑着什么。

    那凌乱的呼吸声,出卖了他。

    如果早知道欧以轩会这样对夏凝,八年前他就该将夏凝抢过来!

    现在夏凝就在他身边,这次说什么也不会再放手!还有,特别是欧以轩,他不会再给他一丁点的机会!

    “我……我想问问夏凝有空吗?我们几方能不能找个时间,大家坐下来谈谈?”

    “坐下来谈谈?”易云睿双眸一眯:“还要谈什么?这事是TIME搞出来的,就算要协商,也是TIME跟李德政的事情。再说小凝好像被欧主编你辞退了,不是吗?”

    一句反问,砸得欧以轩无言以对。又等了一会后,只听得手机那头尴尬一笑:“是的,这事情的确是我的过错。我愿意一力承担,但与TIME无关的,希望易首长给TIME和我们一次赎罪的机会。”

    “赎罪?”易云睿挑了挑眉,心里极是不屑!

    如果不是他出现得及时,小凝不知道会被折腾成怎样!

    “我再说一次,小凝已经被你辞退了,那篇专访后面的结语也是你们加上去的。与小凝无关,如何协商是你们跟李德政的事情。小凝是我的妻子,跟你欧以轩没有一点关系,以后请不要再打来骚扰她!”说完,未等欧以轩开口,易云睿挂了手机。

    对欧以轩这个人,他心里厌恶到了极点!
 楼主| 发表于 2016-1-16 22:35:17 | 显示全部楼层
盛世婚宠:老公送上门-第四十章:不速之客

   “主编,李总裁就到了,他点名要见的是夏小姐,现在怎么办?”秘书见欧以轩面色阴晴不定,一看便知自己上司碰了钉子。

    十分钟前她接了一个电话,是李德政亲自打过来的,说是让欧主编安排一下跟夏凝见面的时间,他正在飞机上,十五分钟后到。听声音李德政很焦急,她放下电话便告诉了欧以轩,现在看情况不乐观。

    老实说,做了主编助理两年,他还从来不知夏凝后台这么大。这位姑娘也是一声不吭的,现在捅了这么大个搂子出来,也不知道最后谁要背这责任。

    萧婷婷是萧董事长的亲生女儿,萧董肯定护着自己女儿的。但欧以轩是市长的女婿,也责任也不应该是他负。而夏凝……不过现在看来李德政有点自身难保了。

    欧以轩眉头紧皱,抿着嘴一声不吭。易云睿的话语回响在耳边:她很累,睡着了……

    很累……

    拳头紧握,妒忌在心内横行着,放肆着。这让欧以轩很意外,八年了,第一次的有了这种抓狂心情。那一刻,他很想立刻飞到夏凝身边,将夏凝抢回来!

    本以为美丽大方的尹静思可以替补夏凝,直至昨天为止他还有这种想法。这一刻看来,自己当时的想法是多么的幼稚!

    他引以为傲的理智,引以为傲的自恃,在听到易云睿说的那句话后,彻底崩溃!

    八年了,她一直在他身边,本以为已经习惯了她的存在,离开她时也能随时随地。甚至在跟尹静思结婚的那一刻,他还从来没有想过会为她心痛,妒忌。

    他本来以为自己可以放得开!

    可是……

    欧以轩闭上双眸,大大的吸了一口气。拼命忍着想砸东西的冲动,对秘书道:“等会李总裁来了,直接带他来主编室。”

    几个小时时间,为着李德政行贿的事情,听说上面已经有人立案调查。想必李德政也收到了风,从香港直飞回B市,看得出李德政心里很焦急,此事也非同小可。

    “是,主编。”秘书应了一声,转身离开主编室。

    秘书离开没多久,欧以轩手机响起,是尹静遥打过来的。

    一阵头痛,欧以轩按了通话键:“小遥,怎么了?”

    “姐夫,我在易园,郑苒阿姨和婷婷也在这里,你告诉我,究竟发生什么事了?夏凝又搞了什么事情出来?”

    欧以轩抚额:“小遥,这事情在处理当中呢,你就不要掺和了。”

    “什么叫不要掺和?!我跟婷婷认识这么久,情同姐妹的,现在婷婷被人欺负了,你这个做主编的在做什么?!你不要告诉我,你在护着那个夏凝?”

    欧以轩轻轻叹了一口气:“这事情不干夏凝的事,再说夏凝现在不在TIME了。我们也不能追究什么。现在很忙,还有什么事情吗?”

    “夏凝不在TIME了?那她现在在哪里?发生事情就想一走了之吗?!”

    欧以轩皱眉:“夏凝被易军长接走了,你要询问她的事情,直接找易军长吧。就这样了。”话毕,欧以轩挂了手机。

    他知道尹静遥针对夏凝,他更清楚这事情是萧婷婷搞出来的。现在萧婷婷在易园闹,看样子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房门被敲了几声,秘书道:“主编,李总裁来了。”

    欧以轩愕然,这么快就来了?!

    易园。

    “妈,大姨,这可怎么办啊。表哥他今天好凶,好可怕啊。现在他不肯原谅我,那怎么办?怎么办哪……”萧婷婷哭成了个泪人。自小到大她都是被捧在手心里的宝贝,没人敢给她脸色瞧。今天易云睿使的这一招,彻底吓怕了她。

    其实她就只想给点颜色夏凝瞧瞧,将她赶走了事。想不到搞出这么多事情出来。易云睿的性格她很清楚的,把他气了绝对没有好果子吃。

    “不急,云睿他到底是你表哥,没事的。到时候妈跟大姨说说就好了。”郑苒安慰着她。看样子女儿今天被吓得够呛。她可从来没见女儿怕成这个样子。

    “哎!”郑瑶眉头紧皱:“都是那个女人!睿他怎么能这样护着她!不行,我要找这个女人去!”

    郑瑶说着便要动身,这时尹静遥走了过来,按着了她:“阿姨,我认识夏凝,她就一个普通人,但是特别会使手段。如果直着来阿姨不是她对手。反倒弄巧成拙,再说阿姨这么找她要个说法,反倒降了阿姨婆婆的身份。这样吧,这事情我先找找睿,问清楚情况了,我再告诉你好吗?”

    郑瑶想了想,点了点头:“这样也好,但小遥你怎么找她?你知道她住哪里?”

    “嗯,我很早就知道了。这女人勾搭我姐夫不成,我早就留意她了。我现在就过去吧,两位阿姨,还有婷婷,你们等我电话。”

    说着,伊静遥匆匆离开易园。

    她倒是小瞧夏凝这个女人了。

    ……

    “肚子饿吧?”易云睿看了一眼时间,下午五点多,大手不由的放在夏凝平坦的小腹上:“这么瘦,你先躺着,我去做饭给你吃。”

    说着,易云睿拉好夏凝的被子,起身便要下床。

    “睿,”夏凝轻轻唤了一声:“冰箱里没有吃的,我现在去买菜吧。”

    “不用,菜已经买好了。”易云睿卖了个关子:“你再躺一会,做好饭我叫你出来吃。”

    “这样不是很好吧?我不是很饿,要不我来做,不过可能会做得慢一点。”虽然身体还是很累,但让军长大人亲自下厨,好像大材小用了吧。

    “傻瓜。”易云睿宠溺的抚了抚她的发:“为自己的妻子做顿饭而已,没什么好不好的。只要小凝不嫌我做得差就好。”

    夏凝眨了眨眼睛,摇头。老实说她在家也很少下厨的,都一碗泡面了事。

    “再休息一会吧。”易云睿说完,穿好衣服走出大厅。

    易云睿刚出去没多久就传来冯乐的声音:“报告首长,你交代要买的东西全部在桌面上了,请验收!”

    夏凝笑了起来,原来易云睿是让冯乐做了伙头军。

    腹下还很酸痛,要不是肚子真的饿,她还能一直睡下去。原来做那事很累呢。

    她记得回来的时候是中午,现在都下午快六点了。她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只知道自己是累得闭上了眼。

    她甚至不记得自己是怎么睡过去的。

    但有一点无可否认,就是易大军长的能力真不是盖的。如果以后还是这样,她不知道自己这身体能不能撑下去。

    听人家说第一次都是很痛很痛的,没错,是有点痛,但不像传说中的那么痛。

    相反她还觉得这第一次的感觉,真的很……棒……

    想到这,她脸色一红。又埋进了被子里。

    这时厨房里响起做饭的声音,浓浓的饭菜香味传来,一时之间,夏凝肚子里‘咕咕’直叫,口水直流!

    天,好香,真的好香!

    莫非易大军长真的会下厨?!

    怀着这个疑问。夏凝决定到厨房里亲眼看看。

    披了一件外套,夏凝走出大厅,大厅里不见冯乐的影子,敢情易大军长让他回去了。

    走到厨房处,便见一抹高大的身影在忙来忙去,几样做好的菜色放在一旁,看起来色香味俱全。

    夏凝食指大动,走到做好的饭菜旁,逼不及待的用筷子夹起一块糖醋排骨放进嘴里……

    哇,天,好好吃!

    无论香味,甜味和酸味,还有排骨的酥脆程度,都拿捏得恰到好处!真的是太好吃了!

    所以,夏凝很不礼物的多吃了几块。然后发现易大军长不知何时站在了她身后,笑眯眯的看着她。

    “咳!”夏凝笑得有些不自在:“这个……这个好好吃,我好饿。呵呵……”

    要不是亲眼所见,她怎么也不会相信这是易大军长下的厨!

    “嗯,先洗个手,洗完手就能吃了。”易云睿说着,拿了一盘温水,将夏凝的手放下去,慢慢的帮她洗着。

    夏凝愣愣的看着他给自己洗手,然后擦手。再到擦脸。此刻的易大军长,直直的将她当成了小朋友一样照顾。

    看着桌面上的三菜一汤,闻着那家常饭菜的香气,夏凝心里满满的全是感动。

    “等一会。”就像想到什么似的,易云睿唤了一声,然后走到厨房处,又盛了两碗饭出来,放在了一旁。

    做好这一切后,易云睿才道:“爸,妈,小凝,吃饭了。”

    易云睿话落,一瞬间的,夏凝热泪盈眶!

    是啊,好久好久的,没和父母一起同桌吃饭了。

    “小凝,”抓着她颤抖的手,易云睿认真道:“虽然这一声爸妈来得迟,但接下来的日子里,身为丈夫的我,会代替他们照顾你。从今往后,无论做什么事情,你都要想着,你是有老公的人了。出了什么事,老公会帮你扛着,知道吗?”

    夏凝抿着唇,静静的看着面前这个男人,红着眼点了点头。

    是啊,她已经结婚了,易云睿是她的丈夫。

    爸,妈……女儿已经结婚了……

    这顿饭吃得很慢,但却很开心。不知为何,夏凝只觉这顿饭是八年来吃得最开心的一次。

    这时,门外传来几声敲门声,一把声音传来:“易首长,夏凝,我是尹静遥,打扰一下。麻烦请开开门可以吗?”
 楼主| 发表于 2016-1-16 22:35:44 | 显示全部楼层
盛世婚宠:老公送上门-第四十一章:态度冰冷


夏凝一顿,尹静遥怎么会来的?

    她怎么知道这里?

    看了一眼易云睿,夏凝道:“我去开门。

    易云睿按着她:“继续吃饭。”

    话毕,易云睿起身走到门口处。打开,看着门外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尹静遥。

    她身上的衣物搭配很抢眼球,落进易云睿眼底,却感觉很刺眼。

    每次尹静遥出现在他面前时,总会让他觉得有一种刻意打扮过的念头。

    “睿。”见着了易云睿,尹静遥心跳加快,高兴之余却泛着一股酸楚的感觉。

    今天的他跟以往不同,虽还穿着一身军装,却隐隐的多了些别的味道。

    从前的他总是冷着一张脸,不苟言笑,周遭总是凝着一股冷空气。让人不自觉退避三舍。而今天他身上却多了一份成熟男人的味道,多了股温暖和亲切,很让人着迷。

    “什么事情?”易云睿冷冷的开口,俊脸上不带一丝感情色彩。

    尹静遥心里微微一沉,抿了抿嘴道:“睿,你就让我站在门外跟你说话吗?”

    “我跟小凝在吃饭,不方便,有什么话直接在这里说。”

    见易云睿拒人于千里之外,尹静遥心里一痛:“是有事情,但不是找你的。我想跟夏凝谈谈。”

    “没什么好谈的。”易云睿直接拒绝:“她是我妻子,就这么简单。”

    说着,易云睿转身便要回屋内。却料不到尹静遥大叫了一声:“夏凝,我有事找你,能进来谈谈吗?”

    见尹静遥点名找自己,夏凝也不好意思拒人于千里之外,虽然她也不想搭理尹静遥。

    “让她进来吧。”看尹静遥有种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态度,夏凝对黑着脸的易云睿说了一句。

    易云睿直直的看了尹静遥一小会,然后走回屋内。

    这个眼神冰冷入骨,尹静遥忍不着浑身打了一个哆嗦。不由得拉了拉粉色的外套。

    尹静遥进到屋内,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大厅上的饭桌。上面摆着三菜一汤,易云睿坐回夏凝身旁,看来两人刚才在吃饭。

    心里像被刀扎一样痛,尹静遥妩媚的双眸微微一眯,妒忌在心内疯狂的滋生着。

    她跟易云睿认识八年了,别说跟易云睿吃顿饭,就算坐在他旁边,也是件极难的事情。

    他一直对女人冷情,鲜少跟女性说话。从前自己能跟他单独说上一小会,她也很满足了。起码觉得自己与别的女人是不同的。但现在……暗恋了八年的他竟然坐在另一个女人身边,将自己所有的柔情都对着那个女人,这种感觉让她抓狂得想要杀人!

    深深吸了一口气,尹静遥忍下一枪毙了夏凝的想法,走到两人面前,径直坐在了易云睿旁边。

    此举让易云睿俊眉一皱!

    “尹小姐,你先等等,我去泡杯热茶来。”说着,夏凝起身便要走到厨房里。

    “这些菜是你做的吗?”尹静遥看了一眼餐桌上的饭菜,看起来不错。起码比部队里的好多了,也怪不得易云睿肯留在这里吃饭。

    夏凝有些不好意思:“不是我做的,是睿做的。”

    听得此话,尹静遥立刻双眸圆瞪,不可置信的看向易云睿。

    什么?睿做的?!她没听错吧?!

    她怎么不知道睿会下厨?!

    “如果不介意的话,麻烦拿双碗筷给我。刚好,我晚饭没吃。”

    “好的。”夏凝应了一声,转身到厨房去。没一会便拿了一双干净的碗筷出来。

    给尹静遥盛了一碗饭,夏凝笑着递给她:“不好意思,不知道你来,所以……”

    “你很幸福。”接过夏凝递来的白饭,尹静遥二话不说的夹菜就吃。

    饭菜很好吃。比起外面的大厨过之而无不及,只是吃在嘴里,她痛在心里。

    吃了几口,尹静遥便停了手。拿了手巾抹了抹嘴,喝了一口夏凝泡的热茶。心里在滴血。

    曾几何时,这是她八年来朝思暮想的情形,现在就出现在眼前,可惜女主人不是她。

    “饭菜不合胃口吗?吃这么少。”夏凝礼貌上的问了尹静遥一句,然后小心的看了一眼易云睿。

    自打尹静遥出现,易云睿就崩紧了一张俊脸。夏凝有点纳闷,他俩不是认识很久了吗?怎么看起来像仇人似的。

    “够了。”尹静遥微微垂眸,敛去双眸神色。

    “不是有事要跟小凝说吗?”一直冷着脸的易云睿突然开了口。

    “嗯,”收拾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尹静遥看向夏凝:“夏小姐,老实说,我刚从易园过来。萧婷婷和郑苒阿姨现在在易园,就着夏小姐的事情,好像闹得很不高兴。本来郑母是要亲自过来的,但老人家身体不方便,有些刺激受不得。所以我就过来了,看看夏小姐想怎么样。”

    夏凝沉默了一会,摇头:“我不想怎么样。我已经不是TIME的人了,TIME周刊的事情与我无关。”

    专访报道是萧婷婷篡改的,如果易云睿不来,这个黑锅她非背不可。

    “事情因你而起,现在出问题就想一走了之吗?”尹静遥声音微提。

    直直对上尹静遥质问的眼神,夏凝道:“我不是想一走了之,我是被解雇的。”

    尹静遥一窒,不服气道:“说得倒好听,谁解雇你的?我想是你自己请辞的吧?然后搂子甩给婷婷背……”

    “辞退她的人,是你姐夫。”易云睿开了口:“尹少校,请注意你说话的口气。小凝不是犯人,不必回答你任何问题。”

    听得出易云睿语气里的不悦,尹静遥微微一缓:“对不起。郑瑶阿姨身体不是很好,我只是不想她被气着。”

    “是吗?”易云睿不屑一笑:“你口中的阿姨,是我母亲。就算要兴师问罪,也轮不到你这个外人插手。”

    尹静遥一震!易云睿刚才说她是……外人……

    “母亲那边我自会交代,这是我们的家事,请尹小姐自重。”易云睿说完,手往旁一伸:“尹小姐要说的话完了吧?那好走不送。”

    料不着易云睿态度如何冰冷,尹静遥一脸愕然。好半晌后,才颤颤的开口:“睿,我们认识八年了,为何要这样对我?我是真的将郑瑶阿姨当母亲看的,现在婷婷哭成了个泪人,易园都乱成一团了。你怎么不回去看看?难道在你眼中,夏凝比郑瑶阿姨更加重要吗?”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网络文学  

GMT+8, 2017-8-22 11:32 , Processed in 0.097430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