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veBook.com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楼主: syzx

《盛世婚宠:老公送上门》作 者:冰公主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6-1-16 14:12:38 | 显示全部楼层
盛世婚宠:老公送上门-第二十二章:天上掉陷饼

易云睿静静的看着夏凝,许久的没说一句话。冷峻的面容看不出一丝感情色彩。

    好一会后,反倒是夏凝坐不住了,用手挠了挠头:“对不起……”

    “为何要向我道歉?”

    “你这么忙还要陪我出来吃饭,然后我还不乐意。”夏凝抿嘴,此刻心里不知道是委屈还是郁闷。

    “是我考虑不周。”易云睿顿了顿,像是在想着什么事情,又是好一会不说话。

    “你是不是不高兴了?”夏凝直骂自己,人家军长大人好不容易出来跟她吃饭,也许军长大人喜欢安静。她教训人家干什么呢!

    “你喜欢热闹?”

    “嗯。”夏凝点头:“大家一起吃东西,有说有笑的才叫高兴呢。不过现在也很好,呵,很安静,环境很不错。”到了后面,夏凝的声音越来越小,然后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下次我会注意的。”易云睿很认真的回答着,这时门栏被拉开,进来的是那位日本男人经理。

    “首长,你要的东西拿来了。”日本男人手里拿着两份文件,恭敬的递了上来。

    “谢谢你,宫本先生。”易云睿接过,然后放到夏凝面前:“小凝,对不起,请原谅我的擅作主张。”

    气氛好像很严肃,夏凝有点傻眼,拿起桌面上的文件一看,嘴张成了‘O’字形!

    文件有两份,一份是房屋产权证,一份是营业许可证。

    房屋产权证是关于北海道寿司店的土地使用权的,占地面积二千五百六十平方米。而营业证可证便是北海道寿司店的营业许可经营权。

    让夏凝目瞪口呆的是,这两份证明上的土地使用者和合法经营人,竟然是她的名字!

    傻眼了许久许久,夏凝才找回自己的话:“睿……别跟我开玩笑了好吗?”

    易云睿皱眉:“开玩笑?”拿过两份证书认真的看了看:“没错,证书是真的,不是开玩笑。”

    不是开玩笑的……

    如果这是真的话,那么这间北海道寿司店,还有这二千多平米的土地使用权,那就是她的了!

    天上掉陷饼啊!!

    慢着,不对,按说搞这些证明得要她的身份证,她没有这么大的能耐吧?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冷静,她得要冷静,她得要搞清楚这是天上掉陷饼,还是天上掉陷井!

    “一个月前就办了,只是一直没有告诉你。”易云睿看着她,带着了些紧张:“小凝,你生气了吗?”

    生气?如果说突然中了好几百万,睡着都会笑醒,哪还会生气?!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话说她才刚跟易云睿结婚,易军长这份惊喜也太大了吧:“正所谓无功不受禄,就算这份产业可能是我的,我也不懂得经营啊。睿你这样是不是太草率了?”

    “不会。”易云睿笃定道:“你是我妻子,我的一切就是你的。不存在无功不受禄的问题。”

    他的一切?!

    难道说北海道寿司店是易大军长的?!

    慢着,国家不是规定了军人不能参与经商吗?这北海道寿司店是怎么回事?

    “你怎么会有这家寿司店的?”现在她满脑子都是疑问,都快成浆糊了!

    “进部队之前的物业,进部队后交给大哥打理了。关于寿司店的事情,我一直没过问,现在你是我妻子,所以我就将法定负责人改成了你的名字。”

    “就算你现在交给我,我也不会打理的。所以……”夏凝将两份证书往前推了推:“睿你还是考虑清楚吧。”

    不是她的东西她不要,就算要了,她也吞不下。

    北海道寿司店的经营权,还有这二千多平方米的土地使用权,少说也有几百万的,这么大笔钱,她受不来。

    “就算经营者和土地使用权的名字是你,实际上还是我大哥易云天在打理着,这间寿司店有大哥的股份在。所以小凝,你不用担心的。”易云睿说着,将证书合上,摆好重新放到她面前。

    易云天啊,易氏跨国集团的总裁,东南亚经济的龙头人物,如果真是易云天在打理,那倒是根本不用担心些什么。

    只是……

    易云睿这份礼物太大了,她受不起啊!

    思想经过激烈斗争后,夏凝摇头道:“睿,虽然我是你妻子,但当初嫁给你的原因,你也是清楚的。我跟欧以轩的事情……”

    “你跟他的事已经过去了,”易云睿打断道:“我只知道,你,夏凝,是我易云睿的妻子。我名下的一切都是你的。”

    那双锐利如鹰的双眸,是那么的明亮,直直的看进她灵魂深处,这一刻,她的心湖,因为易云睿这句话翻起千层巨浪!

    “我会让宫本先生定时向你说明寿司店的经营情况,然后每个月十号,定时将寿司店经营所得打入你的银行卡里。”易云睿说着,转头看向宫本先生:“上个月的明细帐做好了吗?”

    “是的,易首长,属下等会就将帐本送过来。”

    易云睿点了点头,对着还是一面愕然回不过神来的夏凝道:“小凝,别想那么多了,这些都是你的。现在能上菜了吗?”

    夏凝眨了眨眼睛,好半晌才回答:“呃……哦。”

    也就是说,她现在在自己‘开’的餐厅吃饭!

    天,那就根本不存在什么铺张浪费的问题了……

    易云睿向宫本先生使了个眼色,宫本先生会意,退了下去。

    然后夏凝看见包厢房外面已经跪了一大堆服务员,手上捧着各色料理……

    中午所上的料理,整整摆了好几张桌子,各种鲜明的色彩,亮瞎了夏凝的眼。

    料理已然全部呈上,所有人退了出去,偌大抱厢只剩下夏凝和易云睿两个人。

    “小凝,我不知道你最喜欢哪种,所以这顿饭,你自理好吗?”

    自她跟易云睿结婚以来,每次在外面吃饭,易云睿都会主动夹菜给她。生怕她吃不饱,不敢吃。而现在只有她跟他两人,他还想着她要不要夹菜给她。生怕她会误会。

    这一刻,夏凝心里满满的全是感动!
 楼主| 发表于 2016-1-16 14:13:09 | 显示全部楼层
盛世婚宠:老公送上门-第二十三章:某人保姆

  摆在夏凝面前的,全部是她爱吃的寿司料理。網偷偷的看了易云睿一眼,难道易云睿真的知道她爱吃什么?

    她跟欧以轩在一起八年,对于她的事情,易云睿甚至比欧以轩知道得更多。

    起码在吃的方面,欧以轩就很不合格了。

    其实她不是想对比,只是觉得有些心酸。

    然后,更多的是感动。

    易云睿倒了一杯清酒递给她:“新酿的樱花醉,你试试。”

    接过小酒碗,只见粉红色的清酒芳香四溢,她尝了一口,香甜无比,很好喝!

    “这是店里的产品吗?”说着,她将小酒碗递上去,她还要喝。

    易云睿给她倒了一杯,刚毅的脸上一片柔情:“不,只酿给你喝的。”

    夏凝手微微一抖,脸上微红,笑着道:“呵,谁有那闲情只酿给我喝,睿你真会开玩笑。”

    “我酿的。”易云睿将酒罇放在她旁边:“埋在地下好些年了,也不知道你喜不喜欢喝,所以酿得不多。”

    夏凝微微一愕,摇头道:“睿,你是军人,你得要说实话!”

    “嗯?”

    “我跟你只结婚了一个多月。没有好几年哦!”

    易云睿双眸微微一暖,看了她一眼:“可能你不记得以前的事情了,不管你信不信,这酒本来就是为你酿的。”

    她不记得以前的事情?对于易云睿经常说的这句话,夏凝努力的想过好几回,但都无迹可寻。

    她很肯定的,在她记忆里真的没有出现过易云睿这个人。

    但为何易军长,说的如此肯定呢?

    “专访的准备工作做好了吗?”易云睿吃了一块三文鱼生,然后夹了一块放到她碗里。

    “笔记本还在宿舍里,等会要回去拿。”夏凝看了看时间,还有三个小时,不急。

    其实她前天就做好准备了,只要笔记本一到就能立刻开展工作了。

    “我让冯乐拿过来了。”易云睿话落,这时手机响了起来,易云睿按了接听键:“将小凝的笔记本拿过来。”

    话完,易云睿挂了电话。

    “冯乐吗?”

    “嗯。”

    “他还没吃饭吧?叫他一起过来吃啊。”满满几桌的料理,吃到明天早上也吃不完。

    “你不介意吗?”

    “当然不介意啊,吃东西要大家一起吃才高兴的!”说着,夏凝像想到什么似的问易云睿:“那你介意吗?”

    易云睿摇了摇头,这时包厢外冯乐的大嗓门响起:“首长,嫂子的笔记本送来了。”

    “进来吧。”

    冯乐进了来,放下笔记本转身便要走,被易云睿叫着:“冯小子,过来一起吃吧。”

    冯乐傻了眼,不确定的重复道:“首长,你刚才说什么?”

    “你首长叫你一起过来吃!”夏凝朝冯乐招了招手:“小乐乐快过来,东西多的吃不完呢!”

    冯乐看了易云睿一眼,见易云睿没说话,心里一下子乐开了花!

    “那谢谢首长,谢谢嫂子了!”说着,冯乐入了座。看着桌面上他叫不出名字的高档食品,一下子不知道从何入手。

    他是农村穷孩子,城市里高档的东西见得不多,特别是现在,他甚至不知道怎么个吃法。

    “你不喜欢吃日本菜吗?”见冯乐有点犹豫,夏凝问道。

    冯乐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嫂子,这些东西我没见过啊。”

    “料理里很多都是海鲜,有生有熟的,吃前要沾酱油和芥末。能吃下去的就吃,吃不下去的别硬来。”未等夏凝开口,易云睿倒是先说了话。

    冯乐目瞪口呆,有点不可思议的看着易云睿。

    沉默寡言的易首长竟然开口向他解释!

    “下属知道了。谢谢首长的教诲。”冯乐调皮的敬了一个礼,不客气的吃了起来。

    有了冯乐的‘参战’,整桌料理被消灭了不少,三人吃了好一会才停了下来。看着剩下的料理,夏凝不舍得,硬的让人打了包。

    如果处理得好,今晚还能吃。

    “你决定明天回B市吗?”

    夏凝一顿,点了点头:“推不掉。”

    “那等会就到叶将军那里去吧。”

    夏凝看了看时间:“不是约好三点的吗?现在去会不会打扰了?”

    “今天早上,叶将军给了我电话,说如果你有空的话,那就早点过去。不用真的等到约定时间。”

    什么?叶将军竟然亲自打电话过来啊,那真的太抬举她了。

    “噢,那你等会方便送我过去吗?”

    “我等会陪你一同去。”

    夏凝眨了眨眼睛,这么说来易云睿今天也休假?

    “你不忙吗?”

    “今天出城里是公干,我还要等市领导的电话。如果有问题的话,从部队里再出来就不方便了。”

    原来是这样子。

    “那现在就动身吧?”

    易云睿微微一顿:“还有一件事情要办。”

    “呃?”

    “雅思山庄里的零食够吗?”

    “够,当然够。”不过也差不多了,明天回去再买些。

    易云睿看了她一眼,放下茶杯:“那走吧。”

    “好。”

    等到夏凝上了车,才发现下一站去的地方不是叶园。是XX大型连锁超市。

    进了超市后,易大军长在众人的高度‘聚光灯’聚焦下,拉了一辆手推车过来。

    冯乐正想去接,却被易大军长一眼瞪了回去。

    然后冯乐双眼一转,随便说了个事就回到车上去。

    穿了一身军装的易云睿高大威猛,走在人群中非常显眼,再加上他本来就长得极好看,无论两人走到哪,都是全场焦点。

    甚至有不少大妈少女和家庭主妇拿了手机出来拍照,快门按下,脸上都泛着淡淡红晕。

    夏凝突然发现,她身旁的这位是祸水哪,大大的祸水!

    只要有易云睿在,她就永远别想‘静静的待一会’了。

    “你不是喜欢热闹吗?”易云睿俯下身,在她耳边轻轻说道。

    他的声音低沉中带着磁音,非常好听,夏凝不禁荡漾了一小会。

    “这好像不是热闹吧?”这是招摇好不……

    易云睿想了想:“好,我下次注意。”

    夏凝脸上条条黑线划落,本来就是超级帅哥,他要注意什么啊?

    就算戴个麦超,穿一身黑衣,他身上特有的阳刚气息,怎么掩也掩不住。
 楼主| 发表于 2016-1-16 14:13:41 | 显示全部楼层
盛世婚宠:老公送上门-第二十四章:低调奢华有内涵


   夏凝天生低血糖,家里常备零食,而吃得最多的就是巧克力。所以这次扫货,她主要是买巧克力。

    易云睿推着车,手也不闲着,主要是拿奶制品。什么奶酪,牛奶,豆浆,还有各式干果。一个劲的放车里放。

    看了一眼车里的食物,夏凝倒抽了一口冷气。

    天,易军长拿的‘零食’都很名贵的……

    然后,夏凝好像想到什么似的看了一眼这家超市,随即傻了眼。

    他们进的哪是什么超市,而是大型外汇货品店,架上摆着的全是进口货!

    这一车东西,看来是要四位数解决了。

    所以,她停了手。

    “怎么了?”感觉到夏凝的不妥,易云睿立刻开口。

    夏凝看了两旁一眼,然后对易云睿轻声说:“这里的东西好贵。”

    “不用担心,我身上的钱够付帐。”易云睿说着,又拿了一瓶腰果放进去。

    夏凝有点风中凌乱,虽然她‘有钱’了,但这样子扫货总觉得很奢侈:“我这算是傍大款吗?”

    易云睿想了想,摇头:“不对,是我在傍大款。”

    “……”看来易军长很会冷幽默:“别人都说这是口头垃圾,你怎么不阻止我买呢?”

    “我不在B市,暂时无法照顾你,不过我会交代伍军师帮你调理一下身体。”易云睿看向她:“其实无论我在不在,你都会出去买零食,倒不如我现在多买一些,那你就不用跑出去了。”

    易军长这句倒是说到重点上了。

    “慢着,你说你身上的钱够付,你等会打算给现金吗?”

    易云睿点了点头。

    “为什么不刷卡?”夏凝话说到一半,突然想起易云睿的储蓄卡在她那里:“你卡在我身上呢,你还用现金付干什么!”

    “我不怎么用钱,放在身上的话倒不如买点东西给你。”见夏凝还想说些什么,易云睿停了下来,认真道:“小凝,你这样是把我当外人看吗?”

    虽说两人结了婚,但两人相识不久,在夏凝心中,易云睿跟她的关系,比普通朋友好一些而已。

    一个多月前,她还认为欧以轩是她的真命天子呢。

    嫁给易云睿,是她临时的决定,只是一天时间,她就成了别人的妻子。角色转变得太快,她还没有适应。

    对上易云睿直直看着她的双眸,一时之间,夏凝只觉得自己对待这些问题的时候想法很肤浅。

    她和易云睿可是夫妻呢。

    “好吧。”夏凝拍了拍他宽阔的肩膀:“你的财政大权在我手上呢,不够用的话记得开口问我拿。”

    易云睿双眸一柔,点了点头。

    呵,好乖的老公。

    突然的,夏凝玩心大起,调皮问道:“我听说很多男人都瞒着老婆私下开小灶。不知道易军长有没有这爱好?”

    易云睿一顿,停在了原地,没有说话。

    夏凝的笑僵了僵,她这叫瞪鼻子上眼吗?

    刚才易云睿才交给她几百万的生意呢。宫本先生拿来的帐本,明细上写着上个月的营业额,而易云睿私下给了她一个百分比,然后她发现她在TIME周刊这几年收入所得,还不够人家的零头……

    紧接着,易云睿立刻将上一个月的利润汇进她帐户里,手机给她的短信提示,钱已经到帐了。

    交易金额七位数字。

    她现在是小富婆一个了。

    所以,她还有什么不满足的,还查易军长的小灶。搞不好易军长可能有些灰色收入,她发现自己问的问题好笨!

    “我统计一下,给我一个月的时间可以吗?”

    “!”夏凝傻眼,他还真有啊?!

    一个月时间统计,这是什么概念……

    “咳,你就当我开玩笑吧,哇,前面有我最喜欢吃的巧克力。”夏凝边说边跑到了前面。

    身后的易云睿慢慢的推着车,好像在想着什么问题,一脸沉思。

    花了一个小时的时间,两人从外汇店走了出来。

    ‘大怪物’骑士十五世里塞满了零食。

    然后两人直接朝叶园而去。

    来到叶园时,已经是下午两点钟,见着夏凝,叶赞将军笑开了脸,二话不说的便拉着夏凝下起五子棋来。

    周管家给一老一少泡了一壶好茶,然后还拿了一堆茶点过来。

    敢情周管家知道她爱吃甜食,还吃的特别多。

    跟叶将军玩了好一会的五子棋,夏凝才开始工作。

    易云睿提醒过她,不要问叶将军的感情生活。所以这次的专访,夏凝尽量避开这个话题,所以几个小时下来,夏凝和叶将军两人还是相谈甚欢。

    叶将军留了两人吃晚饭,回到部队时,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

    夏凝记得她上车时,叶将军笑中带了些落寞,不知道是不是她眼花,她竟然看到叶将军双眸中的那抹不舍,还有一份无奈。

    也许是亲人都不在身边,老人孤寂惯了吧。其实有些事情是表面风光而已。

    易云睿刚下车,便被通知要开会,看样子事情挺严重,易云睿还交代说晚上可能不会回宿舍了。

    夏凝松了一口气。

    每到晚上,她的心就很忐忑,特别是今天晚上她要整理专访的文稿,明天回去好慢慢整理。所以今天晚上她也是打算通宵的。

    刚好,两人一起通宵吧。

    不过让她惊讶的是,晚上一点钟,冯乐竟然送来了热腾腾的夜宵,看来这夜宵是易大军长特别安排的。

    话说易军长怎么知道她要晚睡?她可没告诉他晚上要赶稿子啊。

    C市国际机场。

    “回去后好好照顾自己,我会抽时间回来陪你的。”易云睿拎着大大小小的行李箱,送她进侯机室。

    “你是大忙人,正事要紧,有空再说吧。”易云睿昨晚通宵了一晚,下巴出了些胡茬子,脸上有了些疲态,看得她心里微微一揪:“快回去吧,昨晚通宵一晚了,好好休息。”

    “我没事。如果有事的话,记得给我电话。”易云睿凑近她,一字一顿道:“记着,你现在可是有老公的人了。”

    脸上微微一红,夏凝不好意思的别开脸,然后点了点头。

    目送夏凝进了上机道,易云睿脸上淡淡的笑意一收,拿起手机拨了一个号码:“首长,我是易云睿,我考虑清楚了,我服从组织上的安排。”
 楼主| 发表于 2016-1-16 14:14:09 | 显示全部楼层
盛世婚宠:老公送上门-第二十五章:升职?加薪?

   几十分钟的时间,夏凝回到了B市。

    刚下飞机,夏凝的手机就响了,是欧以轩的电话,叫她直接回公司。

    夏凝手里拿着的东西很多,想了想决定先回雅思山庄,然后再到公司。

    三十分钟后,夏凝出现在TIME时代周刊楼下。

    夏凝刚踏进写字楼,所有人都齐刷刷的看向她,李宝儿跑到她身边,低声说着:“专访完成了吧?呵呵,夏大小姐要升职了哦!”

    夏凝轻轻一笑,刚要说什么,便见欧以轩走出办公室,然后直直的朝她走过来。

    “我先回座位。”

    李宝儿溜了回去,然后欧以轩在她面前停了下来:“专访完成了?”

    “嗯。”夏凝点了点头。

    “你不是说下机了吗?怎么现在才回来?”

    “刚才有点事情担误了,所以……”

    “郑副总在办公室里等了你很久,你快进去吧。”

    郑副总来了?!哪个郑副总?

    “郑副总?”

    “TIME周刊董事长的妻子,郑苒副总。”欧以轩带着些奇怪的眼光看她:“是你的姨妈呢,你不知道吗?”

    姨妈?!

    夏凝眨了眨眼睛,姨妈……难道是婆婆郑瑶的妹妹?!

    “哦,我知道了,谢谢主编提醒。”

    欧以轩双眸微微一掠,点了点头:“进去吧。”

    跟在欧以轩身后,夏凝心里有些七上八下,婆婆不喜欢她,易家那边的事情她知道的不多。

    办公室里坐着一个女人,高挑身材,一身名牌。和郑瑶有几分相似,但眼神很锐利。一看就知道是个精明强干的女人。

    “郑副总,夏凝来了。”欧以轩介绍道:“郑副总,这就是刚做完叶将军专访的夏文员。”

    “你好,郑副总。”郑苒眼睛一直盯着她,就像刀子一样,看得她全身发毛。

    “你就是夏凝?”

    “是的。”

    郑苒看了夏凝好一会,双眸一敛:“叶将军的专访,给我看看。”

    夏凝将专访初稿放到办公桌上:“这是初稿,副总你看看。”

    郑苒翻着稿子,一语不发。气氛很沉寂,夏凝心里更加忐忑,不知为何,她总觉得这位姨妈对她说话的语气很奇怪。

    看了一会,郑苒合上稿子:“很多地方需要修改,初审不通过,你回去改改吧。”

    夏凝心里一沉:“知道。”

    这次坏了,副总亲自说不好,看来有得修了。

    郑苒喝了一口茶,放下:“听以轩说你想升职,加薪,对吗?”

    说到重点了!

    “是的,”夏凝微微稳了稳心情:“副总,我在TIME周刊工作三年了,工作态度一直诚恳认真。再加上这次拿下了叶将军的专访,我相信自己能胜任更高层次的工作,所以要求加薪和升职。”

    “不错,你在TIME周刊工作三年,理应加薪。这次叶将军专访完成,升职也是正常。”

    夏凝微微松了一口气。

    郑苒顿了顿,双眸看向夏凝,微微一眯:“按理说如果工作态度真的诚恳认真,早就有加薪和升迁的机会了,但是,你在周刊里工作了三年,都还只是一名小文员。关于这点,我相信欧主编,他是个用人唯贤的人,三年了,他都没有向我提过你,据我所知,你跟欧主轩的还是老熟人了,夏凝,你说这是怎么回事?”

    郑苒一番话,说得夏凝有点无言以对。

    三年前她跟欧以轩进了TIME时代周刊,两人都朝气十足,很有拼劲。但欧以轩交际能力比她强,某些方面也比她厉害,所以欧以轩一直平步青云。而三年来欧以轩一直为自己的事情打拼,从来就没空闲时间顾及她。本想着能陪在欧以轩身边就好,所以一直以来她都没什么怨言。他好,就是她好。

    现在想来从前的自己真是太笨,该争取的不争取,现在什么都没了。相反还被别人误会!

    抿了抿嘴,夏凝看了一眼欧以轩,他就坐着,一句话没说。

    夏凝嗤之以鼻,这男人就只想着他自己!她真的很蠢,真的很蠢!

    “我不知道。”她直直的回答,不想解释。

    郑苒双眸一闪:“虽说你业绩平平,但念在你为公司拼搏三年的份上,公司会考虑你的要求。加薪和升职。”

    这时,郑苒的手机响起,看着来电号码,郑苒笑了起来:“婷婷,你怎么还不来啊,妈咪等你很久了。来了对吧,快进来吧。妈咪在欧主编办公室里……”

    “妈,我这不来了嘛!挂啦!”

    郑苒话未说完,办公室的门就被打开,进来一位约莫二十左右的少女,和郑苒一样有着高挑的身材,一双眼睛大大的,像芭比娃娃一样可爱漂亮。

    见到郑苒,萧婷婷一把搂着,亲热道:“哎呀,不就迟到一会嘛,妈你用得着催十几百遍吗!”

    “你这小妮子,没大没小的!”郑苒瞪了她一眼,宠溺道:“好啦,别人还在呢!坐好!”

    萧婷婷立正:“是的,郑总!”

    “夏凝,”看向夏凝,郑苒脸上笑容全失,冷声道:“这是TIME周刊新到的总编,萧婷婷。以后你就做她的助理吧。”

    “你好,萧总编。”夏凝礼貌的打了声招呼。

    “你就是夏凝?”萧婷婷掠过一抹惊讶,然后不屑道:“呵,我还以为夏凝是个什么样厉害的女人呢,原来就这样子啊!这种样子也配得上我易表哥?!本来我还不信,现在看来还真是用了什么下三滥的手段呢!”

    夏凝脸色一沉,看来她现在是‘臭名远扬’了。

    淡淡一笑,夏凝不作解释。

    因为解释没用。

    “你笑什么?不爽我吗?还是觉得我应该要叫你一声表嫂啊!”夏凝的笑让萧婷婷误会:“我告诉你,离我远点!我可不想跟你这种女人搭上关系!”

    “萧总编,”欧以轩开口打圆场道:“可能你误会了,夏凝笑是因为她升职了。以后夏凝就是你的助理,夏凝是老员工了,有什么事情你可以吩咐她去做的。”

    萧婷婷一脸厌恶,对郑苒道:“妈,我不想让她做我助理!这种女人太让人恶心了!”
 楼主| 发表于 2016-1-16 14:15:04 | 显示全部楼层
盛世婚宠:老公送上门-第二十六章:好好治治她!

“胡闹!”郑苒脸色一沉:“这可是公司,婷婷,做事情得要公私分明。妈就这样决定了,别闹了。”

    萧婷婷撇嘴,在不违反大原则条件下,母亲是很宠她的,现在母亲明显不高兴,她还是识相点,先不在‘太岁’头上动土。

    “哼!”极不乐意的冷哼一声,萧婷婷绕手背过脸去。

    “郑副总,萧总编,”沉默良久的夏凝开口道:“如果萧总编觉得我力不能胜任助理这个位置,那公司可以另外安排人选的。无论公司作何安排,我都服从。”

    当萧婷婷摆明态度的那一刻,她已经隐隐意识到某些事情正是冲着她来的。今天跟郑苒刚接触,郑苒对她的态度直接决定她在TIME时代周刊的未来。是时候她要做好心理准备了。

    她不争,但并不代表她笨,欧以轩的事情让她彻底认清了现实。

    是时候要理智一点了。

    “郑副总,既然萧总编有意见,那您是不是考虑一下替换一下人选?”感觉到事情的不妙,欧以轩开了口。

    “不必了,就这样决定吧。明天开始夏凝就调到总编室,做婷婷的助理。欧主编,你安排好一切吧。”郑苒看了萧婷婷一眼:“都多大的人了,还耍小姐脾气!跟我出去!”

    话完,郑苒离开了主编室,萧婷婷抿了抿嘴,瞪了夏凝一眼后,用力的踩着高跟鞋跟了上去。

    “小凝,”欧以轩叹了一口气:“萧婷婷是萧总的心肝宝贝,脾气也有些,你得要好好伺候着,千万不能得罪。知道吗?”

    夏凝点了点头。

    “这次是郑副总的安排,我也无能为力。希望你能谅解。”

    “知道了主编,”夏凝生硬的回答:“没什么事情我先出去了。”

    话毕,也不等欧以轩回答,夏凝拿回桌面上的专访,转身走出主编室。

    看着夏凝的背影,欧以轩脸色一沉,拳头紧握。

    “喂,发生什么事情了?”见夏凝脸色不妥,李宝儿担心道:“升职加薪了吗?”

    “嗯。”夏凝点了点头:“升职了,总编助理。”

    “哇,这可是份美差!跟着总编有肉吃啊,搞不好很快就上位了!”

    “可能吧。”不过这机率几乎等于零。

    “你怎么了?都升职了,还有什么不乐意的?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没有。”有苦,她宁愿自己忍着,嚼舌根的话可能会连累李宝儿:“你就不要问那么多了,专心工作吧。”

    李宝儿皱眉,她是知道夏凝性格的,这小妮子逆来顺受,好几年朋友了,她从来没向别人说过些什么。

    刚才在主编室里肯定是出事情了,那两个女人出来的时候一脸的阴沉,尤其是后面那个刁蛮公主,和尹静遥一个样的脾气!

    “夏凝,有什么事情别总是自己一个人憋着,我李宝儿虽然是普通人一个,但我永远是站在你那边的。”说着,李宝儿拍了拍夏凝肩膀。

    夏凝心中一暖,转头对她笑了笑:“你永远是我的朋友,是我的姐妹,放心吧,我没事。”

    “真没事就好,”李宝儿摇了摇头:“我劝你啊,趁早找个人嫁了吧。做少奶奶总好过在公司受这份气!我看前几天那位易军长,你得要好好把握把握了。”

    说起易云睿,夏凝面色微微一柔,易云睿给她的东西不少,但主编永远是她的梦想,趁着年轻,她想拼一拼。

    “妈,你为什么要让那个女人做我的助理啊!我才不要呢!”萧婷婷臭着一张脸,她很不喜欢夏凝这个女人。

    外面都说这女人靠小三上位,名声很不好。一向木讷寡言的易表哥肯定着了这狐狸精的道了。

    “婷婷,我说你傻啊!”郑苒摇头,手指点了点女儿的头:“我跟你大姨也不喜欢她,但你表哥可是很护着她,你大姨拿她没办法呢!你大姨治不了她,并不代表我也治不了她啊!”

    萧婷婷眼睛一亮,好像有点明白郑苒的意思了。

    “你刚从国外回来,对TIME的事情不是很熟悉,我安排她做你助理,一个是有乱子她给你担着,另外一个就是让她知道自己的身份,知难而退!”

    “那妈,你的意思就是让我狠狠的……”

    “嘘!”郑苒手指按了按萧婷婷的嘴:“你现在是她的上司,可以安排任何工作给她。如果她能胜任,那就留下来,如果干不了,那就滚蛋!公司不是没给她升迁加薪的机会,是她自己不珍惜而已。不过婷婷,有一点你可得记着,你是上司,她是下属,做上司的可得要多给下属些机会,多些照顾她才行。”

    萧婷婷乐了:“原来是这样子啊,妈,我懂了,我肯定会好好‘照顾’她的!”

    在时代周刊里改稿子改到十点,夏凝才从公司下班,赶上最后一班公车,回到雅思山庄的时候已经是十一点多了。

    把公文袋一扔,夏凝累得趴在了沙发上。

    她的专访稿子一天内被否决了两次,她整整改了三次,审批下来的结果都是专访的内容不够深入,流于表面。直到最后她找到欧以轩,问清楚到底问题出在哪时,才发现是没有涉及到叶振邦将军感情方面的问题。

    有些无语问苍天,叶振邦将军最忌讳的是他的感情问题,谁敢去问?到了后来她罢工了,扔了一句:“专访就这样,我尽力了,稿子在这,爱要不要的!”然后摔门而去。

    公司在存心刁难她!

    隔了三十分钟后,欧以轩对她说,初审通过,不过让她再详细修改一下,争取在今天内交上去。

    然后她意识到,某些事情,某些人是‘欺软怕硬’的。

    正当她准备洗个澡,然后美美的睡上一觉时,手机响了。

    易云睿打来的电话。

    心里猛的一跳,拿着手机的手微微有些颤抖,夏凝深深吸了一口气,按了接听键:“你好……”

    “回到家了吗?”

    手机那头的声音低沉而有磁性,很好听,夏凝心里一暖:“嗯。”

    “回去了怎么不给我个电话?”

    原来易军长一直在等她电话,夏凝不好意思道:“对不起,下机了就直接回了公司,然后一直忙到现在。都不记得给你回个电话,所以……对不起。”

    易云睿沉默了一会:“知道了,好好照顾自己。我有空就会回来的。”

    “嗯,部队的事情要紧,我这边没问题的。”

    良久后,手机那头才回道:“好,我知道了,先这样。”

    易云睿手机挂断之前,夏凝听到了冯乐的声音,好像在汇报着什么事情。

    夏凝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已经是晚上十二点了。看来易大军长是个大忙人哪。
 楼主| 发表于 2016-1-16 14:15:32 | 显示全部楼层
盛世婚宠:老公送上门-第二十七章:总编助理


第二天,夏凝一早就来到了公司。昨天欧以轩已经安排好总编室,也安排好她的工作位置,夏凝不放心,提前了半个小时上班,看看还有什么要跟进的。

    她心里很清楚,做萧婷婷的助理,意味着什么。

    八点半上班,萧婷婷八点十五分来到。看到一脸笑容恭敬的向她打招呼的夏凝时,正眼没瞧她一眼,直直走过她身旁。

    夏凝眨了眨眼睛,呵,看来组织的考验开始了!

    上班时,欧以轩特地开了个会,向大家介绍了萧婷婷,除了夏凝,萧婷婷跟大家都很客气。

    萧婷婷对夏凝的冷漠是明摆着的,看在李宝儿眼中直皱眉头。一瞬间,她明白了昨天夏凝的心情。

    回到总编室,萧婷婷甩给夏凝第一件事情,就是让她重新整理一份TIME时代周刊在职人员概况。

    这份概况,依萧婷婷要求就是精确到在职人员三位家庭成员具体状况。其实跟人口大普查没什么两样。

    资料可以慢慢填上去,但唯独工资这一项,萧婷婷甩给了她一个难题,让她所处的位置很尴尬。

    拿着统计表,夏凝找上了财务部:“萧总编想要一份在职员工的工薪情况表。”

    财务总监犹豫了一会:“萧总编没通知我们要这份情况表,或者我给萧总编打个电话询问一下好吗?”

    夏凝点点头,然后财务总监就给了萧婷婷一个电话,谈了没有几句话,财务总监就挂上了电话。

    “萧总编说没这回事,我说夏助理,你要不回去核实一下再来吧。”财务总监警惕的看着她。

    看来萧婷婷是真的给她下套了,夏凝应了一声,转身离开。

    “切,我说她才刚升职,就摆身份以为自己很了不起了!竟然将萧总编摆出来……”

    财务员的人在窃窃私语,夏凝心里很不是滋味。

    这时夏凝的手机响了,是萧婷婷的电话,萧婷婷让她泡杯咖啡到办公室。

    夏凝将泡好的咖啡送到萧婷婷办公室,萧婷婷喝了一口就将咖啡倒了:“不够甜,再泡一杯。”

    夏凝给咖啡加了糖,再送到萧婷婷面前,谁知萧婷婷又倒了:“太甜了,再来一杯。”

    就这样,萧婷婷以各种理由让夏凝重新泡咖啡,单是泡咖啡这件小事,夏凝足足跑了十几遍。

    咖啡的事情萧婷婷总算不难为夏凝了,但接下来的就是让夏凝了解每则新闻真实情况,本来这些都不是夏凝的工作范围,萧婷婷这话一出,夏凝自此便开始了在B市各个案发现场、事业单位、各个小区间等等的来回奔跑调查。

    跑到脚起水泡了,肿了,累了,回到公司还要处理萧婷婷交给她的各种‘实发情况’,从她做总编助理那一天开始,几乎每晚都要十一点过后才回到雅思山庄。

    然后早上六点多就要起床,疏洗好一切,然后上班。

    足足一个月时间,她的平均睡眠时间一天不超过五小时。

    “喂,我说夏大助理啊,你什么时候能跟我出去逛逛街,或者吃顿饭啊。”趁萧婷婷不在时,李宝儿找了个空档溜到了夏凝面前。

    夏凝摇了摇头:“暂时是不可能的事情了,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忙……”

    “我说小凝子啊,你有没有量过体重啊?”

    “呃?”夏凝不解的抬头看她。

    “你整个人都瘦一圈了知道不!”李宝儿翻白眼:“我说你这哪是做助理啊,摆明是在慢性自杀!”

    “哪有这么严重啊。”夏凝笑了笑,有苦自己知,不足以外道啊。

    “我说你干嘛这么拼命啊?真想上位吗?”

    夏凝手上工作一顿,抿了抿嘴,叹了一口气。

    上位?呵,想得很美。

    萧婷婷不可能给她这个机会,欧以轩也不可能,郑苒根本不用考虑。

    这个月下来,她是真真切切的了解到,当初郑苒的用意了。

    她婆婆郑瑶不喜欢她,姨妈郑苒也不喜欢她,有一次她在私下试探着叫了郑苒一声‘姨妈’,郑苒立刻沉下了脸,数落了她一顿。

    摆明了的,她不可能在TIME周刊出头,不可能上位。

    “叹气是什么意思?你倒是回答我啊!”李宝儿急了:“你是不是累疯了?易军长呢?你怎么不去巴结他一下,让他好好安排你啊!”

    说到易云睿,夏凝脸色一凝,很肯定的摇头:“他是他,我是我,宝儿,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忙,你先回去吧。”

    李宝儿还想说什么,转头一看,见萧婷婷远远的走了过来,立马撤:“小凝子,你自求多福啦。”

    “啪”的一声,萧婷婷将资料甩到夏凝面前:“‘耀星’跨国集团总裁李德政专访,五天后给我。”

    李德政?夏凝微微一顿。

    这位李总裁是‘半路’起来的土豪,听说资金原始积累时期用了些特殊手段的,脾气很不好,赶了不少记者。

    她终于赶上这趟混水了。

    但是五天时间……

    “萧总编,能不能再多给些时间,李总裁这专访有点难度……”

    “叶将军的专访你不也三天时间就拿下来了吗,我给你的时间是五天,已经很优待了。”萧婷婷不由分说的打断:“完成不了的话,扣一个月工资。”

    扣一个月工资?!

    这算是滥用职权还是咋的!

    夏凝觉得应该要据理力争一下:“萧总编,如果这专访拿不下,那可能是我个人能力问题。但因为这样就扣一个月的工资,我觉得很不合理。”按萧婷婷这做法,哪个周刊能留得住记者。

    “你觉得这处罚严重了,还是轻了?”萧婷婷挑眉。

    “严重了。五天内我会想办法拿下李总裁的专访,但希望萧总编再仔细考虑一下处罚方法。”

    “我的标准就是这样,”萧婷婷不屑的弄着指甲:“我告诉你夏凝,总编助理这位置可是大把人争着做,TIME周刊用人唯贤,不行的话就得下台。”

    萧婷婷言下之意,是完成不了就滚蛋!

    夏凝心里一揪,胸口内有道气直往脑门上窜,翻滚奔腾的,她知道这一个月来,萧婷婷折腾她的目的,就是让她自动卷包袱走人!
 楼主| 发表于 2016-1-16 14:16:13 | 显示全部楼层
盛世婚宠:老公送上门-第二十八章:两个条件

  握紧拳头,夏凝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这个时候和萧婷婷吵没用。萧婷婷是她上司,怎么吵也是她吃亏。

    “好,五天后我给你专访。我先工作了。”夏凝说着,准备埋头苦干。

    “等一下,”萧婷婷看着自己修长的手指:“总编室的零食没有了,你去准备一下吧。按着这个帐单,一样一样的买回来。”

    往夏凝桌面上扔了一张纸条,萧婷婷转身离开。

    纸条上起码罗列了几十种零食,看得夏凝深呼吸了好几次才稳定着自己的情绪。看来这五天内除了李总的专访,她还得接受萧婷婷的各种责难。

    拿了纸条,夏凝估算了一下买零食所需的时间,然后将李政德的资料约摸看了一下,打算等会出去买零食的时候,一并约好李政德的专访时间。

    在超市里逛了一个小时,夏凝将零食买齐,上了辆出租车回公司,这时候萧婷婷早已不知混哪去了。轻轻松了一口气后,花了半个小时时间,夏凝将零食一样一样放好。

    看了一眼时间,下午三点半,夏凝出发到李氏集团公司。

    李氏跨国集团有限公司总部位于市中心最繁华的商业街处,整整五十多层建筑的写字楼从外面看上去很宏伟华丽。

    夏凝报了自己身份,然后来到了总经理室外面,见着李总的秘书后,再次表明来意。秘书一听她是记者,脸色立刻冷了下来,扔了句:“我去问一下李总的意思,你等一会吧。”

    然后秘书小姐回了去,这么的一等,夏凝足足等了一个多小时。

    直到快下班时,秘书才出现,然后让她进办公室。

    这让夏凝很意外,她还以为要等到明天呢。

    办公室很大,后面是落地玻璃,一位身穿暗灰色西装的男人站在落地玻璃面前,男人身子略显肥胖,中等个子,嘴里刁着一支大雪茄。背部挺得笔直,想必站在落地玻璃前看着下面芸芸众生,忙忙碌碌的,此刻心里很有成就感。

    “李总,你好,我是TIME时代周刊的记者,夏凝。”夏凝微笑着作了自我介绍。

    张嘴吐了一个大大的烟圈,李德政没有答理她。

    气氛有些尴尬,夏凝却是不慌不忙:“李总是B市经济的龙头人物,成功人士的偕模,上流社会的领军人物,我们TIME时代周刊想对你做个专访,不知李总方便吗?或者我们可以约个时间……”

    “你们总编是萧婷婷吗?”

    未等夏凝说完,李德政打断道,说话尾音微微上扬,让人感觉趾高气扬,目中无人。

    “是的,李总。李总跟我们萧总编是熟人吗?”

    李德政转过身来,看见夏凝时,倒三角的眼睛微微一闪,暗红色的嘴唇扯出一抹阴森森的笑容:“不熟,但想跟她交个朋友。”

    此话一出,夏凝心里一个机灵!

    李德政这话不怀好意!

    “李总的意思我会跟萧总编说的,可以的话或许可以安排一下见见面,但萧总近段时间忙,可能……”

    “小娃子,你别跟我来这套,”李德政双眸一眯:“我跟你挑明了吧。给我做专访可以,两个条件。我个人很慷慨,能接受其中一个就行。不然免谈。”

    “李总请说。”

    “第一,让萧婷婷出来跟我吃顿饭,吃饭地点我选。第二,”李德政停了下来,走到夏凝面前,倒三角眼放肆的在她身上扫了一遍,笑得猥琐起来:“第二就是,你陪我一晚。”

    想不到李德政话说得那么赤裸,夏凝一阵恶心,退后一步道:“李总,请尊重些!”

    看来外面传言是真的,李德政就是个流氓,地痞!

    李德政挑眉,声音提高:“我怎么就不尊重你了啊!告诉你,有多少女人想要爬到我床上去呢,我这是抬举你,给你一个机会!你别不识抬举的!”

    夏凝咬牙,忍着想一拳揍他脸上的冲动,耐着性子:“李总,对你的专访纯粹是公司安排,我跟你的关系也只限于是工作上的来往而已。对于你的两个要求,第二个我拒绝,第一个的话,我回去问一下萧总编,然后再回复你。”

    “哼!”李德政冷哼一声:“女人,你还想吊我胃口,自抬身价啊?萧婷婷还有这资本,如果是你的话,上床的时候可能还会让我有点兴趣。给你两个小时时间,将萧婷婷的意思告诉我。滚出去!”

    夏凝心里一堵,双眸立刻一片模糊,倔强的转过身去,急急的跑离办公室。

    强忍着泪水,夏凝低头走出写字楼,招了一辆出租车,上车的时候,泪水终于忍不住夺眶而出。

    见她哭得伤心,司机好一会才问她:“小姐,请问你要到哪去?”

    夏凝深深吸了一口气,紧咬着嘴唇:“去哪都行,先绕绕吧。”

    “好的。”

    自己这个样子不能回公司,让公司的人看到了,还不幸灾乐祸,萧婷婷一伙肯定会落井下石。

    “我在仰望,月亮之上……”

    这时候手机响起,是易云睿。

    夏凝心里微微一凛,心内激涌着一种异样的情绪,这一刻,她很想易云睿出现在身旁。

    抹了抹眼泪,夏凝缓了缓,按了接通键:“工作不忙吗?这时候给电话?”

    手机那头没有立刻回答,竟是静默了好几秒。

    “睿?”夏凝微微皱眉,该不会是易云睿拨错号码了吧?

    “你哭了?”

    低沉的磁音响起,夏凝心里猛的一提:“不,没有啊,刚才喝水呛到了。我现在在外面呢,坐着计程车。”

    “为什么在外面?”

    “公司有个专访,所以就在外面罗……”

    “关于谁的专访?”

    易云睿的声音异常低沉,像是压抑着什么,夏凝不知为何叹了一口气:“李德政的专访。”

    “李氏跨国集团的董事长吗?”

    “嗯。”夏凝点了点头:“这几天我要赶着出稿子,要不暂时先挂了?”

    “这段时间都很忙吗?山庄的电话经常没人接。”

    “呃……是很忙。”回到山庄已经十一点多了,再折腾一下差不多一点才能睡。

    “小凝,如果受了什么委屈,第一时间告诉我。知道吗?”
 楼主| 发表于 2016-1-16 14:16:47 | 显示全部楼层
盛世婚宠:老公送上门-第二十九章:女人间的斗争


易云睿的声音是那么的温柔,夏凝心里一暖,擦掉眼泪:“嗯,我知道的,你放心吧。我没事。”

    那么的一瞬间,夏凝直觉她能撑下去。

    因为他在她身边。

    “你身体不好,以后早点睡,时代周刊那边的工作,要不我替你安排一下?”

    “不用,年轻嘛,有的是拼劲,”听着他的声音,夏凝心情好了不少:“公司到了,你还有什么事情要交代的?”

    手机那头沉默一会:“没有了。”

    “好了,那先这样吧,拜拜。”夏凝挂了电话,然后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行的,她一定行的,李德政的专访,她肯定能拿得下来!

    肯定还有什么地方她没注意到……

    想到这,夏凝将李德政的资料拿出来,仔细的看了一遍,然后双眼一亮!

    找到突破口了!

    易园内。

    “郑阿姨,这是最上品的血燕,我爸刚从出差的地方带回来的,我爸特地吩咐我给你送一份来。”尹静遥将血燕放到郑瑶面前,亲热的坐到她身边:“阿姨,你肩膀还酸吗?要不我给你按摩一下?”

    郑瑶笑着摇头,拉过她的手轻拍着,对身旁坐着的郑苒道:“静遥是个好孩子,经常来陪我,很有我心的。”

    “静遥可是出身名门,一点架子也没,很难得啊。”郑苒点头附和,越看越喜欢这水灵灵的孩子。

    “这不,静遥真的很乖,云天三兄弟事业在外,家里经常就我一个,都是静遥来哄我高兴的。那时候我就在想啊,如果静遥是我媳妇那该多好啊。”说到这里,郑瑶一脸苦恼:“哎,都怪我没福气哪,两人都快结婚了,谁知半路弄了这么个女人出来,哎……”

    尹静遥心里一痛,脸上却不动声色道:“郑阿姨,云睿哥结婚,自有他的道理,怪只怪我跟他缘份浅薄。不过就算云睿结婚了,我也可以经常来啊,在我心中,阿姨就是我第二个妈妈。”

    “你看这孩子多懂事。”郑瑶握着尹静遥的手,一脸疼爱:“阿姨能有你这么个女儿就好啦,起码不用闷了……”

    郑瑶话还没说完,郑苒的手机响起,看了一眼号码,郑苒向姐姐使了一个眼色,低声道:“云睿的电话。”

    郑瑶微微皱眉,搞不清易云睿为何要给自己妹妹电话。

    “喂,云睿啊,是,是我,是阿姨。军区不忙吗?怎么有心情给阿姨打电话了?”

    “阿姨,我想问一下夏凝在TIME周刊里,现在是什么职位。”

    郑苒微微一顿,笑容带了些勉强:“她啊,在做总编助理呢,升职了。呵呵……”

    “总编?”易云睿微微一顿:“哪个总编?”

    “这个……”郑苒有些不好意思:“云睿啊,是这样子的。因为夏凝是公司的资深员工了,而你婷婷表妹才刚回来接手公司的事情,所以就暂时让夏凝做做婷婷的助理,帮一下她。”

    “你说夏凝是婷婷的助理?”

    察觉到易云睿语气里的质问,郑苒微微一缓,正想要解释。这时萧婷婷从门外进了来,拿着手机大声道:“我说夏凝,你那专访做不了,你就拿我过桥?!让我去陪李德政?你脑子进水啦!”

    萧婷婷大嗓门一出,大厅里坐着的三个女人立刻脸色一变!

    郑苒不停的向萧婷婷使眼色,萧婷婷愤怒的一扬手:“夏凝,我告诉你,你最好清楚你是什么身份!无论用什么办法,你都得把这个专访做出来!做不出来就给我滚蛋!”

    话毕,萧婷婷狠狠的挂了手机。然后将手机一扔,坐到了沙发上。报还没缓过来,突然发现三双眼睛紧紧的盯着她。

    “怎么了?”萧婷婷很奇怪:“对啊,我刚才骂的就是那个女人,你不知道……唔!”

    未等萧婷婷话完,郑苒便快速捂着了她的嘴,然后对着手机道:“云睿啊,阿姨这边还有事,先挂啦。”

    “妈,你干什么啊!干嘛要捂我的嘴啊!”弄开郑苒的手,萧婷婷没好气道。

    “我说你这小妮子,刚才妈给你打眼色,你没看到吗!”

    “看到啦,人家这不气吗!你知道夏凝那女人做了什么出来?她竟然叫我去陪那李德政!”

    “什么?!”郑苒声音一下子提高了八度:“那小妮子敢?!吃豹子胆了她!”

    “就是啊!她以为她是谁啊,竟然跟我叫板了!气得我……”萧婷婷气鼓鼓的喝了一口茶:“对了妈,刚才你要说什么?”

    “噢,”被夏凝气了一下,郑苒都忘了要跟萧婷婷说的话:“刚才你易表哥打电话给我了。”

    萧婷婷瞪大眼:“表哥给你电话啦?说了什么?”

    老实说,她最崇拜的就是易三表哥,最喜欢他穿军装时的样子,那个帅得一塌糊涂啊……

    郑苒一撇嘴:“问的是那个女人的事情!然后刚好听见你的大嘴巴啦!”

    “啊?”萧婷婷傻了眼,虽然她很讨厌夏凝,但毕竟是表哥的老婆,这样子被听见,表哥那边肯定没好情绪了。

    “坏了,妈你怎么不早说啊!”萧婷婷愁着脸,挺后悔刚才的嚷嚷。

    郑苒也是摇头:“就算夏凝再不对,毕竟也是云睿的媳妇,做亲戚的不看僧面也得要看佛面……”

    “夏凝她做错事情就得罚!”这时候郑瑶开了口,刚才萧婷婷说的事情她也猜到了几分,现在气也不打一处来:“从前我见她斯斯文文的,还以为是个好姑娘。报纸那件事情我也算了,现在竟然把主意打到婷婷身上来!这女人……我给她个电话!”

    说着,郑瑶拿起座机就要拨,郑苒立刻按着她:“我说姐,事情已经过去了就算了。你本来身体就不好,为这个生气不值得的。”

    “婷婷是她的表妹,她这样太目中无人了!不行,我得要说说她……”

    “姐!”郑苒又按着:“年轻人嘛,哪个不气血旺盛的,为了工作上的事情吵架也是正常的。你就算给了她这样,如果她怀恨在心的话,婷婷很被动的。”
 楼主| 发表于 2016-1-16 14:17:24 | 显示全部楼层
盛世婚宠:老公送上门-第三十章:别墅里的女人

  一言提醒,郑瑶一顿,放下电话:“对,我怎么就没想到这点,那怎么办?她可是太嚣张了!”

    “怎么说那女人也是你媳妇,云睿跟她刚结婚没多久,先忍忍再说吧。讀蕶蕶尐說網”郑苒拍了拍姐姐的肩膀:“我相信云睿有办法的。”

    郑瑶默不作声,到最后叹了一声,摇头:“谁叫是云睿选的人,也只能这样了。”

    旁边尹静遥脸色一冷,心里满满的都是怨气。

    夏凝,你等着瞧,易云睿的妻子,就只能是我一人!

    公路上,熙熙攘攘,人来车往,喧闹不已。

    “嗯,驶进康和巷二号,对,就是那里。”照着资料上的提示,夏凝来到一条偏僻的小巷子里。

    这里离繁华的市中心有一段距离,在B市的人都知道,这里是B市的贫民区。

    夏凝下了车,在纵横交错的小巷子里找了好一会,才找到一间小屋子。

    屋子外墙破破烂烂的,看来好些年历史了。在屋子前面停了一会,夏凝心里有点纳闷。

    这里住着的人,跟李德政真的有关系?

    犹豫了一会,夏凝敲了敲门:“阿姨,请开开门,我是李总派来的人。”

    两个小时后,夏凝自康和小巷里出了来,然后给李德政拨了一个电话,很快的,李德政接了。

    “怎么样,考虑好了吗?女人。”

    “李总,关于你跟萧总编的事情,总编说明天给你一个答复,不知道李总有耐心等吗?”

    手机那头一停,轻轻一笑:“怎么?在吊我胃口吗?”

    “李总,话不能这样说。萧总编什么身份大家都知道的,如果李总真有诚意的话,怎么不能等到明天呢。”

    “呵,行,那我就拿点‘诚意’出来,明天给我答复,不然专访的事情免谈。”

    话毕,李德政挂了电话。

    夏凝笑了笑,有一天晚上的时间,足够了。

    萧婷婷刚才说她拿了她过桥,行,那就拿她过桥吧。

    反正怎么做都是她的错,不差在多错一回。

    将资料和稿件整理好,夏凝回到雅思山庄时,已经是十点多了。

    比平时早了一个小时,夏凝将公文包什么的一扔,蹬掉鞋,整个人‘扑倒’在沙发上。

    累死了,真的累死了。体力可是严重透支。

    天天晚上加班,李宝儿说她‘犯贱’,呵,她很明白李宝儿话里意思,是的,她现在就是在犯贱。

    按她的学历和工作经验,找份工作不难,虽然钱可能没TIME的多,但胜在舒服,也没有压力。

    但她心里就是堵着一股气,她不要当逃兵!

    虽然她表面文静,但她知道自己很倔,这股牛脾气起来时,谁也劝不动她。

    现实是很残酷的,她必须要学会承受,她不想靠易云睿的关系。

    如果忍受得住TIME的气,那以后到了别的工作地方,那就很轻松了。

    想到这,夏凝深深吸了一口气,打算吃块巧克力让自己心情好一些,看到玻璃桌上的杯子时,整个人一愣!

    桌面上摆着一只精致的高脚杯,杯子边沿残留着一抹红色的唇膏,那形状就是女子喝酒含着酒杯时的半月形!

    酒杯里还有些残留的酒迹,看样子喝了没多久。

    杯子下面压着一张纸条,夏凝拿起一看,字迹很娟秀,写着:睿,我回来了。

    就像被针扎了般,夏凝的心一痛,有女人来过。不知道走了没。

    像是想到什么似的,夏凝走到座机旁,查看着有没有未接来电。

    的确有一个,是陌生号码,还留了言。

    夏凝迅速的接到留言机,一把魅惑的女音响起:睿,我回来了,我等你。

    突然间的,夏凝脑袋里一片空白!

    这个女人知道雅思山庄的号码,还来了雅思山庄,看来跟易云睿的关系很不一般!

    她……还在不在?

    正当夏凝沉思间,座机响起。

    是留言的那个女人打来的。

    一下子的,夏凝心里乱成一团。犹豫着要不要接……

    手放在座机话筒上,却是好几次都没拿直话筒,最后来电转接到语音留言箱里。

    “睿,我走了,我会再来的。”

    听着话筒里的‘嘟嘟’声,夏凝愣神了许久。

    这个女人,跟易云睿是什么关系?

    难道易云睿瞒着她在外面……

    脑海里突然出现欧以轩和尹静思相拥的画面,夏凝心里一惊,摇头想甩开心里疑惑。

    不会的,易云睿不是欧以轩,易云睿不会做这样的事情,不会的……

    但是,她的想法只是安慰自己罢了。她跟易云睿认识不久,对易云睿的一切知之甚少。

    再说现在高官富二代,哪个在外面没有小三小四的,况且是易云睿……

    拳头握紧,夏凝心中五味杂陈,跟易云睿结婚的事情,是不是太草率了?

    “我在仰望,月亮之上……”

    深夜里手机的铃声很大,吓了夏凝一跳,看了一眼屏幕熟悉的号码,她心里一揪。

    是易云睿。

    事情凑一堆来了,一时之间,夏凝只觉得好烦,好乱。

    手插进头发里,她烦躁的拨了几下,然后按了通话键,未等易云睿说话就开口道:“还没睡吗?”

    “嗯,到家了吗?”

    易云睿声音是那么的沉稳,那么的诱人,但此时此刻夏凝听着却有一股想哭出来的感觉:“到了。”

    “声音怎么变样了?不舒服吗?”

    手机那头的声音带着些焦急,夏凝摇头:“没,”看了一眼桌上的玻璃杯:“有件事情想问你。”

    “你说。”

    “你……”话到嘴边,却是一声叹息:“没什么事了,夜了,睡吧。就这样。”

    未等易云睿回答,夏凝挂了电话。然后将手机远远的扔在一边。

    看着偌大的别墅,不知为何,夏凝心中突然间很无助,很孤独。

    外婆不在了,父母不在了,这世界就只剩下她一个。易云睿太出色,很多出色的女人喜欢,她只是一个孤女,一清二白的,用什么跟人家斗?

    就算现在易云睿说喜欢她,但又能喜欢到何时?她什么都没有,她也不知道易云睿喜欢她什么!

    也许跟她结婚,易云睿也只是一时冲动。易大军长看不惯她被欺负吧。
 楼主| 发表于 2016-1-16 14:17:54 | 显示全部楼层
盛世婚宠:老公送上门-第三十一章:她的对策


  每二天一早,夏凝回到TIME,首先在萧婷婷桌面上放了一张她今天工作的安排表,然后拿了资料直奔李氏跨国集团公司。

    见夏凝早早的坐在那里等,李德政秘书吓了一跳,夏凝只是跟她打了个招呼,然后请她通知李总。除此之外,夏凝便再没说一句话。

    夏凝在那干等着,到后来秘书也觉得不好意思,告诉了李德政这事情。

    说也凑合,李德政今天回公司比平时都早,夏凝大概坐了一个小时就见李德政回公司了。

    见了她,李德政直接叫了她进办公室。

    “怎么样,考虑好了吗?”这是夏凝进办公室听到的第一句话。

    夏凝笑着坐下,不慌不忙道:“李总能腾三十分钟左右的出来吗?”

    很奇怪夏凝的答非所问,李德政双手在面前交叉:“小妹妹,我看你还没有明白我的意思。萧婷婷的答复如何?还有你自己想清楚了没有。这可是你的第二次机会了,我可是很少给别人第二次机会的。”

    “这个我明白,”夏凝缓缓道:“第一,萧总编说没有时间,不能奉陪。第二,我是不可能陪任何男人过夜,除了我丈夫。”

    李德政挑了挑眉,看她的眼光像看怪物一样:“那你还过来?浪费我时间?”

    “当然不是,我来的目的,还是为了专访的事情……”

    “免谈!”未等夏凝说完,李德政挥手打断:“给你一分钟时间离开我办公室,不然我叫人请你出去。”

    “我还有一分钟时间不是吗?”夏凝将准备好的文件放到李德政面前:“请李总裁用一分钟的看看这份资料,再决定接不接受我的专访。”

    李德政双眸掠过一抹厌烦之色,狠狠的瞪了夏凝一眼,到后来还是拿起了文件。

    就那么几秒钟时间,李德政面色一变,将文件狠狠摔到桌面上:“女人,你有种!竟然敢在我李德政面前耍手段?你就不怕有危险?”

    桌面上的文件被摔得有些凌乱,但首页标题:《李德政,李妈喊你回家吃饭!》的标题份外显眼!

    夏凝脸上的笑意更浓,果然刺激到李德政了!

    李德政暴富了,却没有善待自己的亲生妈妈,在道德上来说,李德政这是不孝。但对李德政来说,他不怕别人说他不孝,他最顾忌的就是社会舆论的力量,任何大型企业都无法承受信誉道德问题的冲击。

    特别他是这企业的董事长,副面影响极其严重!

    “如果我有危险的话,明天李总将会在报纸上看到很多‘很有趣’的事情。”

    夏凝故意将‘很有趣’三个字语气加重,李德政眉头紧皱。

    她知道李德政思想已经出现动摇,趁热打铁道:“所以想占用李总三十分钟时间做个专访,不知李总方便吗?”

    李德政双眸一转:“我今天有个会要开,明天这个时间来找我吧……”

    “李总,真的不好意思,”夏凝打断,她早就猜到李德政心思,他就是在拖时间找应对之策,绝对不能让他有喘息的机会:“一个小时后我那份报道就出来了,所以李总……”说到后面,夏凝只笑不语。

    “你!”李德政气不打不处来,纵横商场这几年他怕过谁,到现在竟然被一个乳臭未干的女人威胁!

    盯着夏凝笑得很温柔的脸容,李德政拿了一条雪茄出来,准备点燃。想了想却是将雪茄一扔:“开始吧!”

    专访事小,那篇文章事大!不就是一个专访而已,没必要拿公司的企业形象去拼!

    “好的,”夏凝打开笔记本:“李总方便的话,那我们现在就开始。”

    花了三十分钟左右的时间,夏凝做完了李德政的专访。李德政回答完最后一个问题就直接叫她滚。直到离开李氏集团那一刻,夏凝还是保持着职业化的笑容。

    回到TIME时代周刊的时候,萧婷婷已经到了,见她回来,萧婷婷冷嘲热讽道:“怎么?又被人赶回来了?”

    “是的,被赶回来了。”夏凝很诚实的回答。

    萧婷婷面色一沉:“我说夏助理,你不是第一天上班了,如果每个记者都像你这样,我们公司还怎么做下去……”

    “不好意思,我不知道总编言下之意是什么,”夏凝不客气的打断萧婷婷接下来教训她的话,然后将初稿放到她办公桌上:“这是李德政的专访,总编你看看有没有什么补充的地方。”

    被夏凝打断话,本想发飚的萧婷婷,待看到桌面上的稿件时,惊讶得半晌说不出一句话!

    她给夏凝的时间是五天,现在她只用了两天就完成了!

    萧婷婷不可置信的拿起专访稿件看了看,然后听了一下录音文件,确认这真的是李德政的专访无误后。对上夏凝淡淡笑着的脸,有种被人煽了一巴掌的感觉。

    正当萧婷婷恼怒的时候,这时她手机响起,来电的是一个陌生号码。

    犹豫了一会,萧婷婷按了通话键:“你好……”

    “我是李德政,萧总编吗?”

    萧婷婷一愣,随即笑道:“是的,我是萧婷婷,李总好。”

    “夏凝是你的助理吧?”

    萧婷婷看了夏凝一眼,奇怪道:“是的。夏助理不是刚刚才从你那回来吗?李总这是?”

    “我说萧总编你手下人才辈出啊,不就是一个专访而已,竟敢在我李德政面前耍手段?!以后你们周刊还有什么做不出来的!我李德政算是见识到了!”

    遭了李德政莫名其妙的一顿削,萧婷婷愕然道:“李总,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有事慢慢说好吗?究竟夏助理做了什么事情让你这么生气?”

    “你自己问她去!”李德政吼了一声,随后却是冷冷一笑:“萧总编,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没必要玩这种手段。不是你的意思,你手下的人怎么敢做事呢?你这一招,我是记着了,以后多的是交手的机会。先这样吧!”

    话毕,李德政直接挂了电话,萧婷婷一懵,随后火冒三丈,将手机狠狠放到桌面上,对夏凝吼道:“夏凝,你到底做了什么好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网络文学  

GMT+8, 2017-12-11 15:49 , Processed in 0.033223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