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veBook.com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楼主: syzx

《盛世婚宠:老公送上门》作 者:冰公主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8-5-19 21:11:46 | 显示全部楼层
1944:你夫妻俩是不是吵架了?

    白晋的妻子身体还跟几年前一个样吗?

    那是得了什么病?

    “易三少,这边请。”美女手往前面微微一迎,然后转身走了出去。

    易云睿跟在了她身后。

    这家会所内设大型清酒吧,环境和氛围都很好,易云睿坐在贵宾席上,那位美女坐在离他稍远一点的位置。

    易云睿点了一杯清水,美女点了杯调酒。

    美女喝了一口酒:“易三少,自我介绍一下。我是白总身边的助理,我姓李,全名李程。”

    易云睿点了点头,没有回话。

    李程有点GA的笑了笑:“打扰问一句,易太太为什么不一起过来呢?是不方便吗?”

    易云睿微微皱眉,为什么白晋和这个女人都问他妻子没和他一起的事?

    好像两人着眼点都在妻子那里,依着白晋的性格,应该不会是平白无故问起这个。

    妻子是白晋重点注意的目标……

    夏凝坐在某个角落里,从某个角度偷偷的看向易云睿身处的位置。

    看得不太清楚,就知道易云睿和那个女人进入卡座里,然后两人在里面不知道说些什么。

    任务需要吧,一切都是任务需要。

    夏凝抿了抿唇,看着眼前的高度数调酒。

    她心里不高兴,她想直接进入卡座,她想对某个女人宣示自己对丈夫的‘主权’。

    只是这样做好像很没品似的,她应该放宽心,应该相信自己的丈夫。

    仰头将酒喝了个大半,夏凝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点燃了手上长长的女人烟。

    浅浅的吸了一口,缓缓的吐出。

    烟雾在眼前盘旋,扩散,渐渐的化为无形。

    她现在的心态很不正常,她不应该轻易动怒,不应该轻易吃醋。

    不应该做出追踪这么没品的事情出来。

    而且丈夫只是和别人在谈工作上的事情而已。

    夏凝闭上眼睛,极力的调整着自己的情绪,好一会后,她睁开眼睛,将剩下的酒全喝了。

    微微一抬手,服务员走了过来,夏凝点了一杯更高度数的酒。

    “这位女士,”服务员忍不住提醒:“两杯度数这么高的酒一起喝的话会很容易醉的。女士有朋友在附近吗?”

    夏凝点了点头:“我朋友在这里。”

    “那好。”服务员将酒放下,转身离开。

    看着淡紫色的液体,夏凝手指放到杯沿上,轻轻的划着圆圈。

    烟抽完了,她再点了一根。

    醉意上头,夏凝半眯着眼,任情绪发酵着。

    她早就应该有觉悟的,不应该知道这么多,以前她也做得好好的。

    没有管丈夫做着什么,自己一人在家待着,或者忙集团的事情。

    但是现在心态有点崩,对易云睿会时不时的出现些不太安全的感觉。

    这是很不正常的现象,夏凝眉头微皱着,思考着自己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异样。

    身后不远处某个身影出现,那人微微一顿,眼神微微一闪,随即朝易云睿所在的卡座走去。

    看到只身一人到来的白晋,易云睿开了口:“你妻子呢?”

    “她时差没倒过来,还需要休息一阵子。”

    服务员送来一杯威士忌,白晋拿起威士忌,喝之前看了一眼易云睿。

    “有什么要说的吗?”对着白晋意味深长般的眼神,易云睿挑了挑眉:“今天的你和以前很不同。”

    “这句话应该我来问你,”白晋摇了摇杯上的酒:“真正出问题的人好像是你。”

    “嗯?”易云睿有点愕然:“什么意思?”

    “问一句不太应该问你的话,”白晋将酒杯放下:“你和你妻子的感情出问题了吗?”

    易云睿眼睛一瞪:“当然没有!白晋,你给我适可而止!”

    “生气了啊?”白晋摇了摇头:“那事情就更诡异了。”

    “麻烦你要说什么直接点!”易云睿耐着性子,有种想揪白晋衣领的冲动。

    “直接点吗?”果然,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易三少,当说到他妻子时必定压抑不住自己的情绪:“我刚才看到有位女士点了两杯高度数的调酒。她喝完了,然后在十秒前离开了座位。”

    女士?调酒,十秒前?

    “你说这个女人跟我……”

    “这个女士呢,长得很像你妻子。”白晋说完,拿起酒杯,朝易云睿举了举:“如果你现在出去追,应该还能追得上。”

    “什么?!”易云睿一下子站了起来,快速的冲了出去。

    服务员正在搞着卫生,易云睿走上前:“请问一下,刚才坐在这里的是一位女士吗?”

    “是的先生。”

    易云睿看了一眼放在桌面上的酒杯,杯上的那抹红唇……!

    是妻子的!

    妻子来这里了?!

    脑袋里‘轰’的一声炸响,易云睿百米冲刺的跑了出去。

    夏凝倚在某个艺术建筑物后面,手里拿到着一根烟,看着丈夫飞一般的冲出酒吧,然后找寻着她的身影。

    知道了吗?

    “主人,要不要联系易三少?”

    “再说吧。”夏凝抚了抚额,很是头晕眼花:“我是不是不应该喝这么多酒?”

    “主人要吃解酒的特效药吗?”

    “不用,等会弄杯黑咖啡就行了。”

    “是的主人。”

    夏凝想了一会:“我刚才看到街那边好像有咖啡厅,到那里打包一杯咖啡,将酒解了再说。”

    卡罗琳朝亚瑟使了个眼色,亚瑟会意:“你照顾好主人,我把车开过来。”

    “小心别让易三少碰见。”

    “我明白。”

    夏凝几乎是在意识一片模糊的状态下进的咖啡厅,幸好也就只是觉得头很晕而已。

    她喝的酒量不多,还未达到吐出来的程度。

    所以一杯意大利浓缩咖啡下胃,过了十多分钟后,酒解了三分之二。

    “我老公她……没追过来吧?”

    “主人不想让三少看到,我们尽量不让他发现。”

    夏凝点了点头:“再来杯咖啡。”

    “这杯我请好吗?夏公爵。”

    陌生的声音响起,夏凝抬头一看,随即不好意思起来:“白先生,真的抱歉,我刚喝了酒,酒劲还没过。对不起。”

    英国那边的代理人,夏凝很是郁闷,在这种情况下见面真的很失礼。
 楼主| 发表于 2018-5-21 22:27:53 | 显示全部楼层
1945:惭愧的后知后觉



    白晋坐了下来,也不急,静静的看着夏凝。

    夏凝喝了一口黑啡,稳定着自己的情绪:“明天才是谈判的日期,白先生现在找我有什么事?”

    “三少是我兄弟。”

    夏凝微微一惊:“哦,这样啊。他在H市呢……”

    “刚才你也在,为什么不过来一起聊天?”

    “我啊,”夏凝有笑得有点勉强:“我怕耽误他的正事。”

    “这次易三少的任务就是保护你。你才是他真正的正事。”

    “除了我之外,汤姐也是你们合作对象之一。我只是不愿意让我老公知道我来H市的目的。起码现在不想让他知道。”

    白晋挑了挑眉:“你目的很明确,共享情报系统。汤身后的男人是古先生,汤和古可以成为一个‘整体’。但是你跟睿可能就不行。”

    “不是一个系统内的。而且他代表的和我代表的也不一样。我想和他并肩作战就只能另走捷径。如果这一步失败,往后筹谋的时间会更多。”

    “夏公爵,我知道你跟伊丽莎白的关系,但是做生意不打感情牌。靠的是实力。这次陛,下的天平虽然朝你这边倾斜。但陛,下派了我过来就是要让竞争绝对的公平化。你以后要和三少联手,这关就是你的‘入门卷’。‘战斗’在即,你现在这个状态不太好。”

    夏凝沉默着,白晋眼神淡淡的,却带着一抹不可打破的坚定。

    明天她就要和汤且莹开战了,她现在到底在做着什么?

    因为一些有的没的事情吃醋吗?

    她就是在自乱阵脚!

    “谢谢你的提醒,我明白了。”

    白晋点了点头:“论身份来说,我就只是个中间人。易太太有着自身谁也无法比拟的优势。和易太太这样面对面坐着说话,是白某的荣幸。”

    她有着谁也无法比拟的优势?

    “我有着什么优势呢?”

    “易太太的优势很多,”白晋顿了顿,话锋一转:“这桩生意并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合作。世界上总有些事情是用钱解决不了的。”

    白晋在提示着她些什么,夏凝沉吟了几秒:“白先生见过汤姐了吗?”

    “我不需要见她。”

    “为什么?”

    “我能猜到见到她后我俩会说些什么话。答案是明显的。”

    “你是指……”话说到一半,夏凝立刻打住。

    白晋给她的提示太多了,如果将话说透那‘游戏’就失去意义。

    这时候白晋的手机响起,看到手机号码时,白晋冷峻的脸容一下子柔和:“不好意思夏公爵,我妻子找我,今天先到这吧。明天见。”

    “明天见。”看着白晋急急离开的身影,夏凝不自觉的拿起了自己的手机。

    易云睿还在找她,可以想像他有多心焦。

    她做这一切的最终目的就是能配合,或者联合自己的丈夫。夫妻在一起总是你瞒我瞒的话,误会和心结积在一起,往后就可能解不开了。

    想到这,夏凝按了开机键。

    突然,眼前出现一支晶莹剔透闪着光似的棒棒糖,夏凝眼睛一下子瞪大!

    “老婆对不起,一支棒棒糖能赎罪吗?”

    身后响起最熟悉不过的声音,夏凝心脏猛的一跳!

    不可能吧,她才刚开机一秒而已!

    老公就追过来了?!

    一秒钟……易云睿不会有着机器猫的法宝时间之门吧?!

    易云睿坐在夏凝旁边,拿着棒棒糖的手晃了晃:“一支不够吗?我这里还有一堆。”

    说着,易云睿朝身后的张海指了指,张海捧着十多盒各式棒棒糖。

    看着张海一脸无奈的表情,夏凝笑了起来:“你俩一身军,装买糖吃,有考虑过别人的感受吗?”

    “卖糖给我的老板问我是不是买给女儿吃的。我跟他说,我是买给我女人吃的。”易云睿将糖朝夏凝嘴唇处递了递。

    夏凝接过糖,考虑着要不要吃时,易云睿已经把另外一支放进嘴里了。

    看得夏凝立刻傻眼。

    天,堂堂一首,长,而且长得那样威武霸气丰神俊朗的,竟然在公共场合下吃起棒棒糖……

    “老公啊,你有没有想过你吃糖的样子被别人拍下来,然后放上网呢?”

    易云睿动作一顿,眼角抽了几抽,随即轻咳一声:“能哄好老婆,吃个糖而已,又不是做其它什么不可描述的事。”

    不可描述的事:跪键盘,跪榴莲啥的。

    “你怎么找到我的?”

    易云睿大手一伸,将妻子手揣入怀里:“你觉得你能甩掉我?”

    夏凝眨了眨眼睛:“除了那件事的话基本不可能。”

    易云睿脸色一沉:“哪件事?”

    “就是人生完满的划上句号的事啊。”

    易云睿脸色陡地一变:“以后不许再说这样的话!”

    每每想起那件事,他心脏都负荷不了。

    差一点,就差了那么一分钟,他和她天人永隔!

    每每午夜梦回,他几乎都做着同样的恶梦,惊醒后第一时间就是找寻妻子的身影。

    然后幸好,那只是梦,幸好妻子在他身边!

    知道自己刺激到丈夫,夏凝将糖放进嘴里:“好吃,蓝莓味的。”

    易云睿将妻子的手握得紧了一些:“这次又是老公不对。所以老公只能又再道歉。老婆大人就算怎么生气也好,下次不要关机了好吗?”

    “我关机了你不也找得到我吗?关机不关机有区别吗?”

    “当然有区别!区别就是我听不到你的声音!”

    “你不让我来H市是担心我妨碍你的任务对吗?”

    “不是。我担心我为了执行任务把你扔在一边。”

    “就算这样我跟你也是在同一个地方啊。你要求我不关机,就像我想和你在同一个地方一样。”

    易云睿手抚上妻子的发:“要是我执行危险任务呢?”

    夏凝眼眸一闪,语气带着一抹自信:“我会知道你什么时候在执行危险任务,什么时候我可以跟在你身边。”

    这话一出,易云睿吃了一惊。

    妻子怎么知道他在执行什么任务?

    “你指的是,你用家族的情报系统……”

    “易首,长,”夏凝手指点着了他的唇:“戴维斯家族可是世界级的大家族,你认为有什么事情能瞒得住?只是看我想不想知道而已。”

    是啊,妻子是戴维斯家族的继承人,身份尊贵,和以前不同了。

    “老婆,”易云睿缓缓的开口:“我知道我与你之间有些事情和以前不同了。我和你都在适应着这样的改变。无论怎么改变也好,我俩之间的爱永远不变。再给老公点时间,我会让我们之间的相处比以前更亲密,更舒服。”

    或者说,比以前更上一个层次。

    夏凝脸上一红,微微别开了脸:“嗯……那就一起,一起努力吧。”

    心跳得很快,易云睿最后说的那两个词太让人遐想了。

    夏凝脑海里‘很不争气’的浮现出自家老公床,上的样子。

    易云睿大手一伸,将妻子的脸扳向自己:“你眼里的景物就只能是我。不许看其它地方。”

    丈夫在吃飞醋,夏凝笑了起来:“在那个卡座里的女人是谁?”

    “她叫李程,白晋的助手。”

    “很美,身材相当火辣,”夏凝歪了歪头:“白先生有老婆的,她不会吃醋吗?”

    “你怎么知道阿晋有老婆?”

    “易三少,你是无所不能的啊,怎么会不知道我知道白先生有老婆的事呢?”

    “……”妻子在跟他绕,易云睿沉吟了一会:“你就是第二位生意选择人。”

    夏凝手轻轻的拍了拍丈夫的头:“这回说对了。我老公智商还是在线的呢。”

    易云睿脸上条条黑线划落。

    智商在线吗?

    他觉得他智商已经变成负数了!

    这么明显的事情看不出来,也猜不出来!

    所有人都刻意对他隐瞒,而且所有人都在旁敲侧击似的问他妻子的事,单凭这两处他就应该立刻想到。

    何况妻子已经到了H市,答案这样再明显不过,他还在‘原地踏步’!

    易云睿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看来这阵子他放松了,警觉性降低了,这是最致命的失误!

    汤且莹比他早一步到H市,妻子也比他早一步到H市,要是在这时间差里妻子出了什么事,他怎么向自己交代?!

    “白先生刚走,他和我说了些事情。”

    “他说了什么?”

    夏凝耸了耸肩:“我刚才喝了点酒,然后他提醒我明天有事情要谈,叫我不要喝多了。”

    “……”据他所知,白晋绝对不会说这么简单到无聊的话:“是吗?”

    “是啊,后来他妻子找他,然后就走了。”

    “嗯……”这倒是正常,对白晋来说小妮是他的死穴:“你现在感觉怎样?头晕吗?”

    “喝了不少咖啡,应该没什么事了,”夏凝靠近易云睿:“老公,听说你去找汤姐了。你和她,不对,是她和你说了什么吗?”

    易云睿很是惭愧,敢情妻子早就知道他行踪:“没什么,只是闲话家常。我没在那里待几分钟就离开了。”

    “是吗?她没跟你说些别的什么事?”

    易云睿眼眸微微一闪,他遗漏了一个重要的问题!
 楼主| 发表于 2018-5-25 22:47:21 | 显示全部楼层
1946一点也不紧张

    汤且莹早他多少知道妻子是另外一个竞争者?

    汤且莹已经制订好下一步计划了吗?

    “老婆,你什么时候知道汤且莹是竞争对手?”

    “到达市前两个小时。”她也是临时知道的。

    也就是说三个小时前!

    如果要部署的话,按着古先生的作风,只需要十五分钟完成。

    直到十分钟前,他还未清楚双方对手是谁!

    也就是说,他比古先生落后了很多个十五分钟!

    看着丈夫一脸严肃的样子,夏凝站了起来:“你说我们接下来要去哪?好像我还未去拜访汤姐,要不一起吧?”

    “我已经过去了,不需要再去第二次。”

    “噢,”夏凝站了起来:“出去走走吧,或者回我下塌的酒店也行。等会,我这算不算是勾引某首,长呢?有没有破坏游戏规则,要不要负责任?”

    “你当然要负责任了,”易云睿轻轻在她额上一吻:“你要对我一辈子负责任。”

    让夏凝惊讶的是,汤且莹已经在她的别墅温泉小园内等着她了。

    她喝了点酒,要回酒店换套衣服,然后汤且莹在这里等了她许久。

    汤且莹没有让人通知她,就只是在那里坐着。

    让夏凝感觉有点诡异。

    “汤姐,让你等了这么久,真的不好意思。”夏凝朝卡罗琳使了个眼色。

    卡罗琳会意,退了出去。

    汤且莹看了一眼紧随其后的易云睿,笑了起来:“有易三少在这里,哪个不知死活的敢动手脚呢。汤姐只是不想打扰你跟你老公的闲情逸志,反正闲着也是没事做,就在你这边先侯着了。”

    这时卡罗琳送来咖啡和蛋糕,夏凝坐了下来,感觉汤且莹话里有刺……

    这个女人,已经不再是数年前的她,不再是她认识的汤姐,不再和她站在同一阵线。

    汤且莹是她的对手,她的敌人。

    这算是她跟汤且莹之间‘短兵相接’了吗?

    她明白汤且莹的能耐,就算只是交谈一会,汤且莹总会猜到几分她接下来要做什么。

    如此庞大的工程是否能拿下来,那就看各自本事。

    汤且莹是来刺探敌情的。

    夏凝喝了一口咖啡:“我到这间温泉酒店下塌时,没多少人知道我的身份。我市的人来到市,人生地不熟的,遇见些不知死活的人也是正常。再说我才刚见到我老公而已。在我离开的这段时间,我当然要让我的下属检查有没有物品的遗失。汤姐不要介意。”

    汤且莹挑了挑眉,夏凝说这些就是堵她的话,她勉强的笑了笑:“嗯,小凝说的对。我等会回去也得检查一下才是。”

    “汤姐,下次你来找我的话一定要通知我,我不熟悉这里的人,所以我还真的不知道哪个多嘴的会将事情扩大化,说我故意让汤姐等着,摆大架子就不好了。”

    “噢……”汤且莹笑容里又多了几分神色:“好吧,下次我提前通知就行。但是小凝你放心,这间酒店管理制度还可以,绝对不会出现这样的人。我和这里的管理是多年朋友。”

    “是吗?那就最好了。”多年朋友?

    也就是说汤且莹想要她命的话,那是易如反掌的事。

    夏凝眼眸微敛,专心的喝着自己咖啡。

    气氛一度沉静。

    易云睿开了口:“汤大姐找小凝有什么事?”

    “没事就不能找你老婆吗?”汤且莹指着易云睿:“啧啧啧,易三少,我知道你疼老婆,但我是你们的老朋友啊,你不会连我也打上特别标注吧?”

    “汤大姐误会了,作为这次生意合作的护卫军,我是绝对有理由也有必要问清楚这个问题。”

    汤且莹放下杯子,直直的看着易云睿:“我来看我的竞争对手,想知己知彼,百战百胜而已。”

    话倒是说得非常直接,这让夏凝和易云睿都微感意外。

    夏凝笑了笑:“汤姐,我俩彼此彼此。”

    “小凝啊,这几年你变化很大,脱胎换骨的感觉。”

    “身为易太太,我要做好我份内事情。”

    “包括和我争生意吗?”

    汤且莹的话一针见血,易云睿脸色微黯,夏凝却笑得更欢:“汤姐,你一直都是我的偶像。对于我来说你是高攀不起的神,我从来都奢望过能和你平起平坐。但是我心里一直幻想我有一天能成为你。成为这么强大的女人,然后我就能更好的保护爱人和家人了。汤姐你说我抢你的生意,这句话真的很抬举我啊。我听着心里很高兴呢。”

    本来是一句挑衅的话,却成了赞美他人的词,汤且莹愣了几秒后,轻咳了几声:“易太太,过谦了。”

    “不是过谦,是真的很高兴。汤姐,你是一直看着我的,能走到今天这一步,我三生有幸。所以呢,”夏凝语气一沉,一字一顿的说:“要是谁敢破坏我现在拥有的一切,哪怕只是有这个想法,我都会立刻让他死了这份心思!”

    汤且莹心里微微一跳。这么多年来,她还是第一次听到夏凝用这种语气说话。

    带着一抹不怒自威的气势。

    “易太太话说重了,就只是一桩生意而已。易园家基宏厚,戴维斯家族权倾世界,我一介女子哪里敢有非份之想呢……”

    “是啊,做女人知足常乐的好,”夏凝淡淡的打断,握起丈夫的手,语气一片温柔:“我就只想做个很普通的女人,守着我们之间的幸福。你给了我那么多,所以接下来的时间,我会尽我最大的能力去守护它,保护它。我不想和别人攀比,因为我已经拥有了最好的。汤姐,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汤且莹静静的看着眼前两人,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心里却是波澜起伏。

    她何尝不是这样想!

    多年前的隐退,她就只想和他简单平静的过一生。

    谁想到几年后风起云涌,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她当然明白夏凝的另一层意思。

    夏凝不想和她争,也不想和任何人斗。

    但是要是她动手的话,夏凝的反击也绝不手软。

    汤且莹低头看着眼前的咖啡,咖啡香气缭缭上升……

    她见证了,夏凝怎么从一只‘羊’变成一只‘狼’。

    甚至比狼还更加……

    “幸福是要靠自己守护的,”汤且莹冷冷的回答:“世界上的事物天天都在改变,哪有什么是永恒不变的?既然改变了,我们就得适应。物竞天择,强者生存。就像这次的生意,就算你是易太太,戴维斯家族的继承人,英国皇室公爵的身份,也不完全是你的东西。肯定还要争一争,才能看到自己有几分能耐的,对吗?”

    两个女人,都有各自要守护的人,夏凝清楚汤且莹绝对会拼了性命的斗,有些事已经回不到从前了。

    除了惋惜,以后还可能有遗憾。

    “k,明天各自凭本事将生意拿下来。”夏凝朝汤且莹伸出手:“汤姐,祝你成功。”

    汤且莹笑了笑,握着她的手:“客套话还是得回,也预祝你成功。”

    “汤姐你是自己一个人来吗?晚餐一起吗?”

    “不了,”汤且莹站了起来:“时间不早了,我还要很多事情要处理。你俩玩开心些。汤姐先走了。”

    汤且莹走后,卡罗琳走到夏凝旁边,俯下身跟她说了几句话:“汤且莹翻阅了几本杂志,我已经做了标记。除此之外其它地方已经排查干净。刚才你和她的对话全程录音摄像。”

    夏凝点了点头:“下去吧。”

    易云睿看了一眼卡罗琳,他不在妻子身边的那段日子,卡罗琳将妻子保护得很好:“老婆,对不起。”

    “呃?”怎么突然崩出这么句话来?

    “卡罗琳的工作,本应是由老公我亲自负责的。”

    “你已经给我安排很多人手了。”夏凝双手圈住丈夫的脖子:“要是我不告诉你我来市的目的,或者我一直关机,你今晚打算怎么过?”

    “我一定会找到你的,”易云睿抱着妻子的腰:“市和市距离不远,你哪也去不了。”

    “你的意思是,要是我还在市,你就会立刻回去?”

    “当然。”

    “要是这边出事了怎么办?”

    “张海会安排好。不会出事。”

    “易三少还真有自信哪。”夏凝干脆整个身体窝进丈夫怀里:“汤姐在这里等了我很久呢,你觉得她想从我这里套到什么消息?”

    “你的计划。例如底价。”

    “底价?”夏凝抿了抿唇:“底价什么的还真没想好。我想着这次只是和白先生第一次见面,先留个‘好印象’再说吧。”

    妻子这番话让易云睿有点哭笑不得:“老婆,明天是双方讨论怎么合作,不是去见工面试。不过看你完全没压力的,我想我老婆大人肯定想好了怎么应付了。”

    “真的没想好,”夏凝说的非常认真:“我真的只想给英方那边留个好印象而已。”

    “……”易云睿抚着妻子的发,眼眸一片宠溺:“好好好,就只是留个好印象。不管你做什么,老公都会无条件支持你。”

    从市到市的这几个小时,妻子完全是一个普通旅客的行为模式,是她认为这桩生意十拿九稳呢?

    还是有着别的打算?
 楼主| 发表于 2018-5-25 22:47:42 | 显示全部楼层
1947:只想和你配合

    看到丈夫的脸色,夏凝知道丈夫在疑惑些什么:“任何一桩生意,除非是内定的,除此之外肯定不会是百分之百成功。我不知道陛,下那边对我看法怎样,对这桩生意部署怎样。君心总是难测的。上位者总是一手正,一手反。”

    对着妻子这番话,易云睿闪过一抹惊讶。

    从前妻子可能不会考虑这么多,现在比以前想的事情更加深入,而且一语中的。

    “你是指,陛。下拿汤且莹那边做后手?”

    “是啊,是在防着我啊,”夏凝说得一脸轻松:“可能害怕我会有什么动作。留个退路吧。陛,下和我曾曾祖父感情好,并不代表跟我感情能好到哪里去。她是陛,下,能认同我已经不错了,能喜欢我那我就今生荣幸。但是伴君如伴虎,我在接受她给我的恩惠同时,也得接受她在头上给我悬了一把剑。”

    易云睿心里一紧,将妻子拥进怀里:“你是我老婆,我不允许谁伤害你。而且他们不会有这个机会!”

    夏凝笑着窝在丈夫胸膛里:“我当然相信我老公的能力。我要补充的是,虽然我头上可能会有一把剑,但是我足够强大的话,那把剑伤不了我的。我老公就是我强大的护盾和力量源泉。”

    “嗯。”易云睿亲了妻子一口:“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有什么计划?明天要我怎么配合你?”

    夏凝看着丈夫,眼神深处隐隐的流动着什么:“我有计划啊。但是这个计划说不出来呢。这桩生意是我跟英国那边的事情,在合同未签订之前,任何一切都不能公开。希望易三少谅解。”

    听到‘保密’两个字,易云睿眉头微皱。

    这么多年来他瞒着妻子太多事,这是规定,他不能说。

    他当然清楚妻子为他承受了多少,就像这次,就只是一次生意谈判而已,谈判内容站在严格角度来说,他的确无权知道。

    “可以,我谅解。我尊重你。”

    夏凝微微笑了笑,心里叹了一口气。

    这算是跟老公立场不同了吗?

    可能还真是这样。

    现在不能说,以后很可能也不能说,这样他跟她之间的秘密会越来越多。

    秘密越多,她跟丈夫之间的矛盾和误会也会多起来。

    她该怎么解决?

    她可以将自己所做的一切事情全数向他坦白。

    但是他不能,而且也绝对不可以。

    所以往后也就只能她坦白了,而丈夫继续做着自己的事。

    她不想让他惹上麻烦,特别是在这种时候,古先生也好,荣氏家族什么的也好,都在抓着易园的痛处。在这时候易云睿做事要更小心,不能让他人抓着什么把,柄。

    “老公,你放心的做着自己的事,从今往后我这边能说的秘密我都告诉你。我是个商人,顶多也就只是做生意而已。你和我不同,你是系,统内的人,你负责着十几亿人的生命安全,我能理解的。只是我不想再发生像那次h国的事情。明知道是一个圈套,却是不能不去。”

    看到妻子眸里的隐忍,易云睿更是心痛。

    那次事情妻子在关键时候起到了巨大的作用,她救了他,也粉碎了某些人的阴谋。

    妻子在用着自己的能力守护着他们的家。

    妻子是这世上最爱他的女人,最关心他生死的人。

    当时她承受了巨大的压力,他本应给她安慰,给她呵护,但他给的却是呵斥!

    他很心痛,很心痛她,痛之切,骂之深,当时他很生气。以至于很久也没有理会妻子。

    直到妻子出事,他才追悔莫及!

    有一点妻子和他不同。

    就是当他做错事,妻子会很快原谅他,而且会体谅他。

    但是当妻子‘做错事’,他却是会生气很一阵子。

    表面上美其名他爱她,所以不想骂她。

    实则上这是一种大男人主义,他不理她,给她的压力几倍的暴增。

    他很清楚,做他的女人真的很不容易。

    “不能不去的人不是我,是你,”易云睿头埋进妻子秀发里:“那么危险的地方,你一个女人去了。你知道那些军,火,商有多恐怖吗?还是你已经接触过?”

    “那次吗?那次是第一次见。”夏凝将手播进丈夫发端里:“谁叫他们对你出手。我管他们有多恐怖,不就是看谁火力强嘛,他有的我也有啊。既然不讲道理那就揍一顿。揍痛了就听话了对吧?”

    妻子如童言般的分析让易云睿笑了起来,问题事情本质也的确如此。

    不听话就揍,揍到听话为止。

    大人嘛,也就是长大了的小孩,往往复杂的事情都有一个极简单的解决办法。

    要么用钱,要么用权,要么直接开打。

    “我的小傻瓜,”易云睿叹了一口气:“有件事情你没有向老公坦白。为什么要跟英方做这桩生意?或者说,这桩生意能带给你什么?”

    “你是问我目的吗?”夏凝从丈夫怀里坐了起来,脸色一正:“你是要我直接说,还是先猜一猜?”

    易云睿看着妻子,沉吟了许久。

    双方就打击恐,怖份子上进行合作,这是一项重大的人,防工程。

    要是妻子能成功拿下,正面来说可以立刻监控到所有重大的犯,罪情况,或者接触到一些可能,或正在谋划的犯,罪事件……

    像是想到什么似的,易云睿眼眸锐光一闪:“系,统!你要进入内部系,统。”

    就像安子皓心心念念的四级安全权限。

    有了这个通告证,他做起事来更加得心应手,或者说对他往后的技术开发和研究带来巨大的帮助。

    最重要的问题是,如何能进入系,统,得到内部资源!

    夏凝眨了眨眼睛:“厉害啊,易,首,长不愧为易,首,长,五分钟而已,五分钟你就知道答案了!我为了这件事情可是谋划了大半年呢。”

    果然这样!

    易云睿直直的看着妻子好一会,却是心里一暖,眼眸瞬间一片温柔:“你做的这一切,是为了我吧?”

    被说到最柔软的地方,夏凝心里一跳,脸色微红:“我……我不为了你,不为这个家,为谁啊?”

    易云睿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抑制着心内情绪的翻涌!

    没错,基于保,密,守则他很多事不能说,妻子很明白。

    所以她没有问,而是去做。

    妻子避开着所有对他不利的因素,用着自己的办法配合着和他并肩作战!

    这是妻子和其它女人最大的不同之处!

    那么多年,追他的女人不计其数,很多女人表面上说着理解体谅,实则上关系到了某一种程度,要求的肯定更高。

    能做到体谅,那已经是很多女人的极限了。

    但是妻子用着积极的办法参与和解决。

    在不给他带来麻烦,不胡闹的情况下极力的配合着他。

    妻子的做法,对比起他前段时间的‘简单粗暴’,他觉得自己真的……

    他带兵打仗的能力无用置疑,但是家,国大事两相碰撞之下,他就不是一个好老公了。

    但是妻子却永远是一个好妻子。

    同样是为了这个家好,妻子选择的方法很迂回,却是让他后顾无忧。

    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老婆,”将妻子拥进怀里:“原谅老公以前的鲁莽,对不起。”

    “男人的思维和女人思维是不同的,我能理解,我也会配合。我当初想着这样做你会骂我,你不骂我已经很好了。”

    易云睿眉角直抽:“我为什么会骂你?”

    “你以前好像说过我一次,我好像变得有野心了。”

    这话像是一记重锤敲在易云睿头上!

    他……他说过这话吗?

    等等,他好像还真说过这样的话!

    天,他怎么会说这样的话?

    他说谁都行,却是对妻子这样说!

    再者有野心不好吗?没野心能上进吗?!

    妻子的‘野心’还不是被他逼出来的!

    看来他近段时间自身问题非常严重,大男人主义的意识空前膨胀。

    “我……”易云睿抚了抚额:“我坦白。我近期受了些影响,我将打仗时的心态用到家庭中来了。我对我的兵要求是绝对的服从,我……”

    夏凝点着他的唇:“不用说了,我明白的。我能提一个要求吗?”

    “你说。再多的要求我也答应你。”

    “别说得这么轻松哦易,首,长,你就不害怕我说出什么过份的话语?”

    “你是我女人,这是你的特权和专属,”易云睿抚着妻子的脸:“你不会提让我两难的要求,从来就不会。”

    “我现在会了。”夏凝握着丈夫的手:“下一次遇到像h国的那种情况,你不能再独断专横。起码要有我说话的资格和份量。”

    “好。”易云睿想也不想的一口答应:“老婆最大,老婆说的话最有份量。我记着了。”

    “有事你一定要和我商量。其实我是挺羡慕汤大姐的。”

    “嗯?”

    “因为古先生会让汤大姐做一些事情,古先生绝对信任汤大姐。他俩夫妻同心,所向披靡。我有着汤大姐的能力,但是我的丈夫每次都让我窝在一个安全的地方。那样子我会感觉自己很没用。”
 楼主| 发表于 2018-5-26 18:15:46 | 显示全部楼层
1948:无论何时何地都在打情骂俏


    “小傻瓜,怎么会没用呢。”易云睿轻轻的拥着妻子:“以后不许这样想。我知道你一直以来做的事,都是为了我,为了易园。老婆,谢谢你。”

    “你以前不是叫我不要说谢的吗?你自己倒是说出来了。”夏凝笑着搂着丈夫脖子:“明天十点会议,我们今晚……要不……”

    夏凝未说完,易云睿俯身吻着妻子,干柴烈火般,一发不可收拾。

    第二天。

    夏凝相当后悔,昨天晚上主动‘勾引’易云睿的事。

    明知道易大,首,长的能耐,明知道早上有生意要谈,她偏偏要作那个死。

    好了,八点多了,她身体像是散架了一样,紧紧的‘贴’在了床上。

    起不来啊,好累啊,精神还有点恍惚。

    距离十点还有一个多小时,等会她吃早餐什么的,一个多小时很快过去了。

    “馒头和包子喜欢不?”

    满是磁性的声音自旁边响起,夏凝转头一看,正对上易三少的超级帅哥大特写,心跳瞬间加速!

    白色大开领衬衫,剪裁得体的黑色长裤,就只是最普通不过的两件男装,将易三少完美的身材暴露无遗!

    ‘V’领啊,还是大‘V’领!看得夏凝眼睛成了个‘O’字。

    易云睿,难道你不知道自己的胸,器有多强劲?!

    夏凝深吸着气,极品帅哥就在旁边,她身体虽然累,却像是随时能来一回那啥似的。

    看着易云睿手里托盘的雪白馒头和雪白包子,夏凝馋虫来了,拿起就想咬。

    问题她还没刷牙洗脸什么的。

    易云睿笑了笑,放下馒头,伸手将妻子公主抱起,守在她旁边看她梳洗着自己。

    “先吃早餐,吃完早餐再上妆。”

    “哦。”但是吃完早餐好像时间就不够了:“只是咬个馒头而已,边吃边化妆,不碍事的。”

    “碍事,化妆用的那些东西会掉到吃的食物上,不准。”

    “老公,时间不够了。”夏凝眉头微皱嘟起了嘴:“迟到了怎么办?”

    “迟到了怪我,”易云睿说着扣着自己衣领口:“今天我做你的助手。”

    “咳咳咳!”差点没被水呛到喉咙,夏凝傻眼似的看着丈夫:“等一下,你负责保护我和汤姐的安全,做我的助手那可以降了N个级别。首,长,大人,很委屈你的。”

    易云睿看着自己的妻子,好一会才开口:“如果只是警,卫官,你和白晋谈生意的时候,你可以随时要求我离场。”

    “!”夏凝眨了眨眼睛,好像是这么回事。

    她可以随时要求易云睿离场,汤且莹也可以随时要求易云睿离场。

    她让自己的丈夫离场倒没什么,要是汤且莹开的这个口……

    夏凝脸色一黯:“我清楚明白了。今天你就做我的助理吧。”

    易云睿一脸胜利似的神色,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份文件:“老婆大人,我做好准备了。等会你不用担心,随便问我些什么都行。”

    夏凝很是惊讶:“花了多少时间看资料的?”

    昨天开始易云睿连她是竞选人之一都不清楚,然后昨晚她跟他又奋战了一晚,按她睡着了来算,也就只是几个小时而已。

    对于这桩生意,她可是谋划了大半年时间。

    她准备的资料不少,但就是没有真正制订什么‘具体可行’的计划。

    至于这个,也是易云睿极其关心的一个方面:“金庸先生的一部小说叫笑傲江湖,里面风清扬教令狐冲剑法。令狐冲一开始是在学,后来全忘了才算出师。好像张三丰也是同样的道理教了张无忌。老婆大人,莫非你也是用这种方法来暗示你老公我?看到的资料不用记,忘记后再和白晋谈判?”

    易云睿这个比喻好像挺恰当的,夏凝笑了起来:“嗯……突然觉得自己也是一代宗师。提了好几个档。其实我并不是和白晋在谈,而是和一个国家在谈。往往跟国家做生意的那些都是大财阀大集团,他们一般是口头承诺了后,下属们才拟出具体执行规则。而且好像都是在一些很轻松的休闲会所里达成生意的。太正规的环境,我倒是不太习惯。等会顺其自然吧。”

    易云睿大手抚了抚妻子的发:“会不会给别人一个错觉,你不重视?”

    “不会,”夏凝语气一正:“因为是我亲自提出的动议。我亲自开口的,诚意非常足够。”

    夏凝花了二十分钟左右吃早餐,然后化妆师要比平常快十分钟才能赶得上节奏。

    易云睿本想要妻子再多花些时间吃早餐的,夏凝看着化妆师额头急出汗了,所以最后一只馒头赶快塞进嘴里。

    看得易云睿差些没把馒头自她嘴里弄出来:“吃这么快噎着了怎么办?!”

    夏凝赶紧喝了几口水将馒头咽下去:“吃完了,没噎着。”

    其实馒头是她昨晚提出过要吃的,就只是那样顺口一句,易云睿记下了。

    在云凝居吃的太好了,她很想念那些普通清淡却又再尽善尽完的食物。

    幸好会议的地方就在温泉酒店内,所以夏凝到来时,时间刚好。

    汤且莹和白晋已经在那里侯着了。

    看汤且莹那一脸笑容的样子,敢情刚才和白晋谈得相当愉快。

    夏凝清楚汤且莹的能耐,她是个八面玲珑,舌灿莲花的人,最擅长的就是外,交这套。

    这个能耐,十个她也比不上。

    “白先生好,汤姐好。”身为后辈,夏凝朝两人恭敬的打着招呼。

    白晋立刻立定,朝夏凝行了个贵族礼:“夏公爵好。”

    白晋这个动作倒是让汤且莹有些迟疑,她笑着对夏凝说:“易太太好。”

    三人寒宣了几句后,白晋直接切入主题:“除这次生意的合作人和相关人外,请全数离场,谢谢。”

    一声话落,不相关人士全数离场,汤且莹看向夏凝,然后看向了易云睿。

    易云睿穿着的不是军,装,一套黑色西装,将他高大强壮的身体勾勒出极其完美的线条。

    这个男人接近神邸,不对,他就是神邸。

    他是让神眷顾的宠儿,从未失败的铁血军,神!

    这个能轻易让全世界的女人都为了之痴迷疯狂的男人,却偏偏只守一个女人。

    汤且莹羡慕之余,心里却诡异的生出了妒忌。

    易云睿直直的看着汤且莹,表情很淡,眼神却凌厉异常。

    这是要坏他好事的女人。

    不再是他所认识的汤且莹。

    “易先生是我的助理。”夏凝脸上挂着礼貌性的笑容:“汤姐介意吗?”

    助手?汤且莹眸里掠过一抹惊讶,很快恢复正常:“看来易先生和易太太夫妻同心其利断金呢。”

    夏凝不想多作唇舌上的试探和校量,给白晋递了一个眼神。

    白晋会意:“对于这次会议的目标和主旨,两位都很清楚了。对于这次两国的合作,两位请详细陈述自己的观点和计划。你们各有一小时时间,请问谁先开始呢?”

    “汤姐是前辈,汤姐,你先吧。”夏凝手轻轻朝汤且莹迎了迎。

    汤且莹点了点头,将目光自夏凝身上收回。

    看来夏凝这次很是胸有成足,汤且莹敛眸了一秒钟,再度睁开时,看向自己的助理:“开始吧。”

    夏凝很认真的听着,一小时时间,汤且莹重点陈述着自身的优势,利用自己的能力给英,方提供了最大的可能。

    而且字里行间处处透着古先生的影子在。

    旨在提醒着白晋,究竟和英,方合作的是个什么样的大人物。

    妻子听得很认真,妻子所有注意力都在汤且莹那边,而易云睿所有的注意力,都在妻子身上。

    他坐的这个位置,看到的是妻子的侧面,淡而清新的妆容,简约却不失庄重的礼服。认真且充满灵性的眼眸,无一不让他心驰神往。

    就算在此时此刻,如此认真且重要的关键处,他只想着将妻子紧紧的拥进怀里。

    他知道妻子在衡量着一些东西,在分析着一些事情,他的心越跳越快。

    他爱了她这么多年,而且会一直爱下去,会越来越爱,无论何时,他都觉得自己无法自拔。

    他庆幸自己无法自拔,和妻子在一起,他很幸福。

    只要和她在一起,他就很满足,很幸福。

    越是和妻子在一起,越是和她亲近,他越是悸动。

    他的手……不由自主的握起了她的手。

    两手相握,掌心温热互相传递,他明显的感觉到她身体微微一颤!

    他握她手握得更紧。

    夏凝轻轻的咬着下唇,会议室里面不安静,她却可以听到自己急促的心跳声。

    还有微微窜动着的情绪。

    天哪,易三少要挑在这个时候和她‘互动’吗?

    晕死,做着正事呢,真的是在做正事。

    妻子刻意的回避着自己,易云睿当然知道她在想什么,轻轻一笑,握着她的手,稍稍放开,然后轻轻的拍了拍她的手背。

    他用肢体语言告诉她:不用担心,有老公在。

    夏凝咽了咽口水,刚想转头看向自家老公,这时汤且莹那边开了口:“我们这边完毕了,没有任何补充。易太太,请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网络文学  

GMT+8, 2018-6-24 09:28 , Processed in 0.074692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