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veBook.com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楼主: syzx

《盛世婚宠:老公送上门》作 者:冰公主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2 21:55:56 | 显示全部楼层
1814:已经不再是从前的小女生



    “没事。”夏凝皱着眉,深吸着气。

    盼望着醉了后,晕眩的感觉没有,痛苦的感觉也没有。

    因为她喝醉后睡得像猪一样。

    忍一忍也就过去了。

    林子语一直默默的看着她喝,眼神很是复杂。

    “我等会回云凝居……”夏凝打了一个酒嗝:“林董,你现在就回去吧。不用陪我了。”

    “你救了我这么多次,就只是让我陪一天时间,现在还赶我走。这样不行……”

    “哈哈哈!”夏凝笑了:“是啊,就只是陪我一天,这份情当然好还。所以就急着还了是吗?”

    这话一出,林子语眉头一拧,夏总怎么说出这样的话?

    是为了赶他走?

    林子语想说什么,话到嘴边却是叹了一声:“夏总啊,你明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好吧,你慢慢喝,我先走了。”

    说完,林子语起了身,放下一堆毛爷爷,转身离开。

    夏凝本想叫着他,让他把钱拿走的,最终还是没叫,继续喝自己的酒。

    放下第二杯酒的空酒杯,夏凝咽下嘴里的酒,低声问着:“楚睛回来了吗?”

    “第二联盟国那边情况还未真正稳定,唐先生还在努力着。”

    “他俩都安全吗?”

    “是的。”

    “贾斯呢?”

    “一直逃亡中。”

    夏凝眼眸一闪,敢情是因为贾斯的问题,唐皓不放心。

    也对,突然反动政,变,把贾斯赶下台,自己又身在险地,当然要把贾斯这颗潜在炸,弹拆掉,才能安心回来。

    “多派些保护过去,不能让唐先生和楚晴出事。”

    “知道,主人。”

    第二联盟国是必争之地,唐皓在那边十多年,情况他最清楚,党羽也是极多。

    如果能拿下,以后生意少不了,唐皓也能报仇。

    这步棋对唐皓来说很危险,但成功之后,可以一劳永逸。

    只是贾斯的人,必须得全部清理!

    夏凝眼眸一眯,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头。

    在兵不血刃的战争中,她双手早已沾满鲜血。

    现在的她,已经不是一年前的她了。

    剩下的几年时间,她必须得为戴维斯家族,易园除掉所有障碍。

    起码在她有生之年觉得是危险的人和事,她都必须尽快处理。

    她不能看到宝宝长大,成家立室,至少她能给他们一个安全的成长环境。

    “再来一杯酒。”

    秋天的下午带着一丝丝凉意,不少人多披了一件外套。

    温度很舒适,但也是最容易伤风感冒的时候。

    夏凝却是浑身冒冷汗。

    她发现自己竟然一点睡意也没!

    奇怪的是痛苦的感觉消退了不少!

    现在的她也就只是感觉头晕,还有点想吐。

    这是酒后最正常的反应。

    莫非喝酒可以止痛?

    但少矶警告她一定不能接触酒。

    那就是说,她身体出现‘化学反应’了,体内的毒素可能转变成另外一种形式存在。

    或者她的时候更短了。

    夏凝半躺在沙发椅上,牙齿咬着下唇。

    偌大的卧室,空荡荡的。

    她的心记挂着很多事情,身体是热的,却感觉四周冷冰冰的。

    说起来很可笑。

    她被自己的父母亲追,杀了这么多年!

    更可悲的是,她生下来就注定和父母‘相爱相杀’。

    有时候想,父亲就不能放下欲望吗?

    难道权力和金钱,比天伦之乐更重要?

    呵……也许是她想得幼稚。

    在很多人思想的中,权力和金钱当然是更重要的。

    自嘲一笑,一抹怨恨自心里涌起。

    她站了起来,歪歪斜斜的走向门口。

    打开了门,卡罗琳正站在一旁,看到夏凝这个样子,连忙扶着了她:“主人……”

    “夏明正呢?还在这里吗?”

    “是的,易首长还未将他上交。”

    夏凝皱眉,将夏明正留在这里,对易云睿最是不利,为什么不快点将他送走?

    “扶我去见他。对了,麻烦帮我拿支酒过去。”

    夏凝坐在夏明正面前,手里拿着半瓶人头马干邑,在那里坐了半个小时。

    两父女就这样面对面的坐着,一个喝酒,一个不说话。

    最终夏明正还是先开了口:“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我在想……为什么易云睿不将你上交?”

    “我对他还有用。”

    “呵,”夏凝轻轻一笑:“我想现在地球上某一个角落的人,可能正想尽一切办法将你救出来,或者将你杀掉。”

    “有这可能。”

    夏凝直直的看着自己父亲,大大的给自己灌一口酒。

    这个男人,是她的父亲!

    穷尽一生想这个世界的主人,毁掉她幸福的男人!

    “你对我怎么能这么残忍?”

    夏明正看了她一眼,淡淡的说:“儿女私情算什么。”

    “是吗?”夏凝笑得更是自嘲:“没错,有了钱,有了权,可以有很多个儿女私情。可以制造很多个幸福的家庭。毁掉一个又能怎样,对吧?”

    夏凝明正顿了顿:“你喝醉了,回去休息吧。”

    “既然我在你这里一文不值,你又何必担心我是不是喝醉!”夏凝把椅子拉近了些,坐在了他旁边:“OK,就凭我与你之间那点可怜的,可有可无的亲情关系。你回答我一个问题行不?”

    “你母亲的事,无可奉告……”

    “你到底有没有爱过戴思君?”

    夏明正微微一愕,看向夏凝的眼神,那抹复杂的情绪。

    他活到现在都是一直在撒谎,布各种的局,说各种的真话假话。

    她是他女儿,他与她之间有至亲的血缘关系。

    就只是问他这个问题……

    夏明正心里一紧,戴思君这个名字,萦绕了他一生。

    “爱,我爱她。”很爱很爱。

    为了这个女人,他所有的计划几乎功亏一篑。

    问题现在也功亏一篑了。

    夏凝挑了挑眉,轻轻一笑。

    戴思君对于夏明正来说,是真爱。

    其它女人也就是陪衬而已。

    既然夏明正爱着戴思君……  夏凝嘴角扬起一抹奸笑,灌了自己一口酒:“夏明正,你回答了我一个问题,我也告诉你我的一个打算。不管有没有戴思君在,我都要对希提丰出手!而且这一次,要来狠的。”

    夏明正脸色一变!

    对于思君的事,易云睿会顾忌她,但是女儿竟然……!

    “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的后果?”

    “后果很严重,”夏凝无所谓的说:“我是个假继承人的身份会曝光,戴思君也会不在。我现在的一切的一切都会崩溃,会毁掉!可能还会连累到我丈夫。就这样。”

    这么多年来手里最重要的一切,来之不易的一切,就这样一瞬间消失掉。

    而且还是自己亲手打破。

    眼看着至珍至爱的东西一点点毁在自己手上……

    夏明正不可思议的看着女儿。

    他做的事已经够狠了,但他发现女儿比他还狠!

    “你可以再考虑一下,事情还未到死局。”

    “我知道,”夏凝笑得很诡异:“希提丰可以用戴思君威胁我。可能我会成为希提丰的一员。以后替他们办事。也许我还能稳定着我现在的一切。问题我想希提丰毁灭!我不想有像你,像戴思君这样的父母!”

    “一切错都在我,跟思君无关!”

    “我不管你和戴思君做了什么,我是易云睿的妻子!首长夫人!易云睿一身正气,不应该毁在我手上!我是军嫂,嫁给军人是我的荣誉!我必须要跟像你们这种冷血动物作斗争!我不能给我孩子,我的丈夫任何污点!如果我自己是一个污点,那我自己给自己抹去!夏明正,为了你一己私欲,你去毁掉别人的幸福。我毁掉自己,是为了成全!这是我跟你最大的区别!”

    夏明正直直的看着自己女儿,女儿的这番话,给他带来的何止精神上的巨大冲击震撼!

    “不……你不能这样做……”要真这样做了,思君一定一定会很危险!

    “戴思君已经是植物人了。她死还是不死,结果都一样。我不能让你这个怪物,在毁掉我的同时,也伤害到我的家人!所以我必须要斩断你所有的挂念!”

    “那是你母亲!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你不也是我父亲吗?结果都是一样的,”夏凝凑近夏明正,一字一顿的说:“提醒你一句,害戴思君成植物人的人,不是我。是你。戴思君,早在十多年前已经‘死’了。”

    夏明正胸内一阵阵寒气掠过。

    眼前的女儿,已经彻底改变了。

    不再是从前那让他玩弄于股掌间的小孩。

    她……总是会给他‘惊喜’!

    让他全盘计划到最后彻底崩溃掉!

    “你……”夏明正深吸着气:“你……”

    “提醒你一句。趁戴思君还‘活’着时,麻烦你多提供一些资料,也许还能留她一个全尸。”话完,夏凝转身离开。

    “等一下!”夏明正大大的叫了一声。

    夏凝脚步一停。

    “只要能将思君带回来,你让我做什么都行。”

    夏凝冷冷一笑:“你觉得你现在还有多少用处?你能给我些什么利益价值?如果有,你最好整理一下。趁易首长未回来之前,你将你的价值告诉我。”

    将酒瓶放下,夏凝离开了医护室。
 楼主|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1815:假的


    夏凝跌跌撞撞的从医护室出来,卡罗琳连忙上去搀扶着她。

    “现在几点了?”

    “快下午五点。”

    “快五点了啊……”夏凝半眯着眼睛:“易首长有没有给家里电话?”

    卡罗琳正要开口,这时夏凝的手机响了。

    是易云睿的来电。

    夏凝顿了顿,深吸了一口气,尽量控制着自己的醉意:“首长大人好。”

    “老婆大人好,”易云睿轻轻一笑:“我来向你汇报工作了。”

    “咳,好。易首长可以开始了。”

    “首先要跟老婆大人请个假。上级有命令下达,为了确保任务完成,我可能要在24至48小时内回家。在这段时间,还望老婆大人照顾好自己。我也会照顾好自己。”

    也就是说,易首长要在一天至两天时间后才能回来。

    夏凝心里一揪,却也放松了下来,嘴里却无奈的说着:“两天时间哪……我看看我怎么消遣我自己……”

    听到妻子说闷,手机那头的易首长一下子急了:“老婆大人,我尽快赶回来。消遣的一切问题等老公回来后再解决,好吗?”

    “既然首长大人这么说,行吧。我没问题了。”

    “老婆大人,那我先去忙了。”

    “嗯。”夏凝挂上了手机,本来摇摇欲坠的身体,一下子像失了支驻一样,倒了下去。

    “主人!”卡罗琳连忙扶她到一旁的沙发椅上躺着。

    “我没事。”夏凝摆了摆手:“只是醉酒头晕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等我缓缓,我回房睡。”

    “嗯。”看着夏凝这个样子,卡罗琳眉头紧皱。

    她知道主人的身体情况,也知道主人为什么会买醉。

    一觉醒来,会舒服很多。

    易云睿挂上手机,神色一片沉凝。

    不要说离开两天,就算离开妻子几个小时他心里也不舒服!

    何况妻子近段时间不太‘乖’。

    他担心妻子会做点什么让人惊心动魄的事情出来……

    问题妻子现在就是做着这些事!

    她要对付希提丰!

    麻烦的是妻子现在做的事,他不能向上级汇报。

    “怎么,夏公爵不准吗?”珊珊问了一句。

    “不是。我妻子那边没问题。”

    “没问题的话,你为何还这种脸色?难道真的这么委屈易首长?”

    易云睿看了她一眼:“与这事情无关。”

    本来是要护送五天时间,他硬生生缩短到两天。

    时间缩短了,他当然是动用了一点特权。

    珊珊的生意一成,他就立刻回家。

    “易首长不愧为宠妻狂魔,只是分开几天而已就这么不舍得了?”

    “不舍得正常,舍得才不正常。”

    珊珊挑了挑眉:“真不愧是新时代好男人。只是感情用事的话,真的好吗?”

    “不感情用事,能结婚吗?”

    “……”珊珊轻轻一笑:“易首长,你还真是个特殊的存在。像你这么感情用事的人,竟然还能成为一军之长,在我们国家,那是不可思议的。”

    “如果你不喜欢我这种做法,你可以申请换人。上面文件批下来,易某立刻消失你面前。”

    “啧啧啧,易首长说这话,是和我计较还是威胁?”

    “是实话实说。易某人做事风格一直如此。”

    珊珊把手上的文件放到了一边:“那请问首长大人,你知道我是谁吗?你知道我来自什么家族吗?”

    “军人在执行命令之前,早已有着全盘计划。目标人物安全,这是最基本的,也是最重要的使命。除此之外,一概不考虑。”

    “呵,易首长,你这嘴上的功夫,应该去从政,而不是从军。”

    易云睿眼眸一厉:“是不是意味着,易某人也能给你提个建议?”

    “可以。”

    “按着珊珊小姐如此厉害的经商手段,应该脱离克劳狄家族别立门户。以后作为肯定能胜过克劳狄家族。”

    珊珊脸色一沉,直直的看着易云睿。

    空气中隐隐有着电光火石的瞄头。

    “首长大人,珊珊小姐!”温文清进来后朝易云睿敬了个礼。

    然后,他感觉到气氛的异常。

    易云睿和珊珊两人好像在大眼睁小眼。

    易云睿一脸冷峻,珊珊脸上乌云密布。  不用问,肯定又是易首长不近‘女情’。

    这段时间上级总是将女人‘塞’给易云睿,按着易大首长万年忠犬的性格,除了夏凝外,世界上其它女人和男人没啥分别。

    那肯定是火星撞地球的。

    “美丽尊贵的珊珊小姐。”温文清朝珊珊做了个邀请的手势:“您初到C市贵地,不如让温某带你四处走走?”

    “我倒是想,”珊珊看向温文清:“问题事情未做完,到哪玩都没心情。”

    “噢……问题司令部四面都是墙,我担心珊珊小姐会闷。还是我带珊珊小姐四周走一圈吧?”

    “我觉得,我在这里,会碍着易首长。”

    温文清顿了顿,看了一眼易云睿,随即对珊珊笑了:“不瞒你说吧,除了夏嫂子,在司令室出现的任何人,都碍着他的眼。”

    珊珊咬了咬唇:“你们嫂子吗?”

    “是的。”温文清暗自思忖。

    珊珊跟嫂子长得很像。

    性格却相差得很远。

    他倒是想知道,易云睿对珊珊长相的看法。

    但是他十分清楚一点,他不能问。

    因为易云睿会将他‘就地正法’!

    易云睿不会拿任何女人跟自己的妻子对比。

    夏凝醉酒后没多久就睡着了,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早上。

    还有很重的宿醉的感觉。

    她的手机响了起来。

    是李繁的来电。

    “三公子?”夏凝看了一眼闹钟,早上六点。

    像三公子这样的富二代,不应该这么早起来。

    肯定出了什么事情。

    “夏总,婉儿已经消失两天时间了。”

    夏凝心里一跳:“两天时间了?”

    “是的。夏总,你现在方便吗?我有些事情要问清楚。”

    “好。”

    李氏集团。

    “夏总,”见到夏凝,李繁也不怎么客套,直接开口:“你肯定有些事情没告诉我。两天时间,我给婉儿打电话,手机无法接通。她家里没人,而且……”

    “而且什么?”

    “而且,她欧婉儿的身份是假的。”
 楼主|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1816:重要的秘密



    听到李繁的话,夏凝已经清楚,李繁调查过欧婉儿。

    问题欧婉儿的真正身份,李繁知晓不?

    “三公子,你知道欧小姐的真正身份?”

    “不,我只知道,欧婉儿的身份是她借用的。也是伪造的。”

    “三公子给我这个电话是……?”

    “上次夏总来找过我,夏总应该知道婉儿的事情。对吗?”

    “我在找寻着婉儿……”

    “夏总,麻烦你将婉儿的情况告诉我好吗?”

    夏凝沉吟了一会:“如果我这样做,我感觉会对不起欧小姐。”

    “如果你不告诉我关于她的消息,我怎么保护她?怎么找到她?”

    夏凝叹了一口气:“要是你知道真相了,你反倒是不会去找了。”

    手机那头李繁顿了顿:“夏总,我不太明白你这句话的意思,我已经来到云凝居,请开门。”

    夏凝很是惊讶,李繁这是急的亲自上门了。

    夏凝来到大厅时,李繁没有坐下,看样子十分焦急。

    三公子对欧婉儿动了真情。

    “三公子,早晨。”

    “早晨,对不起,打扰你了。”

    “不客气,三公子,坐。”

    佣人送来早餐茶点,李繁全无心思,却是很耐心的等待着夏凝吃完。

    夏凝吃了几口早餐,看李繁着急的样子,她开了口:“三公子,如果我说婉儿不是一般人,不是一般人的意思,指的是,她可能不是正道上的人。”

    话说一半,夏凝留意着李繁的表情。

    “我知道。”

    夏凝挑了挑眉,李繁这句‘知道’,他究竟知道多少?

    李繁堂堂贵公子,会真的不介意一切,守护欧婉儿?

    “夏总,有什么事,麻烦直说好吗?”看到夏凝的表情,李繁决定开门见山:“这几天我暗中调查了一番,婉儿是某个组织的人。夏总,请实话相告。”

    原来已经知晓。

    听到这里,夏凝不再保留,她放下茶杯:“婉儿是一个名唤希提丰组织的杀,手。”

    李繁眼睛一瞪!

    杀……手?!

    “她……她是杀,手?”

    “是, 她是杀,手。她接近你是有目的的。目标人物是不是你,我不敢保证。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希提丰对你有行动。”

    李繁皱了皱眉:“如果你说婉儿是杀,手,她在我身边这么久,为什么不动手?”

    “可能她本来是要动手的。现在动不了手了,所以要离开。”

    “你是说,婉儿她……”

    “是,婉儿她不忍心对三公子下手。”

    “……”李繁心里一紧,脸色一变。

    夏凝轻咳了一声:“有些话,不应该是我说出来的。也许婉儿出走,就是不想让你知道这些。”

    “如果她就这样走了不回来,我李繁穷尽一生也要找她出来!”

    夏凝看了他一眼:“三公子,别激动,我们不能急。急的话就真的找不到人了。”

    “两天时间……”李繁喃喃自语:“都消失两天时间了!如果她真的任务失败,那她就很危险了!”

    夏凝微微揪心,要是婉儿任务成功,李繁还能出现在这里?

    三公子现在是连自身都不顾了,只担心欧婉儿是否安全。

    “三公子知道希提丰这个组织吗?”

    “很久之前听过。也就只是听说过,不太了解,也不太清楚。”

    “希提丰是叛变者,掌权者,想上位者的一把利剑。只要出得起钱,任何人都敢对付。”

    李繁心里掠过一抹寒气,这一瞬,他完全明白夏凝话里的意思!

    也更清楚欧婉儿此刻的险境!

    不行,他不能急,也不能乱了分寸!

    这么多年来大风大浪经历不少,婉儿肯定会平安的。

    他这边得先稳住。

    想到这,李繁闭上眼深吸了一口气:“前两天夏总为了婉儿的事情来找我,想必夏总已经和婉儿有所接触。而且时间还不短。夏总知道婉儿的真实身份,应该也知道婉儿大概是否安全。”

    夏凝沉吟了一会,摇了摇头:“这一回,我真的不清楚。前段时间我对希提丰出手,然后婉儿就失踪了。她现在的处境,是非常危险的。”

    李繁一下子站了起来:“我明白了,夏总,再联系!”

    话完,李繁转身离开。

    看着李繁离开的身影,夏凝抿紧了唇。

    之所以这么决绝的离开,是因为不想从别人的嘴里知道太多不想知道的事。

    起码要等婉儿回来,由婉儿亲自告诉他。

    而不是让她来开口。

    “卡罗琳。”

    “在,主人。”

    “已经两天时间了,不能再拖下去了。我给你下死命令,三天内,要把欧婉儿找出来!”

    “是,主人!”

    夏凝深吸一口气,她从来没有以上位者的姿态对下属下达命令,但这次……

    可能真的会出人命。

    “夫人。”

    突然的,一个佣人急急的走了过来:“夫人,医护室的那位先生找你。”

    夏明正找她?!

    只是第二天时间而已!

    莫非夏明正已经考虑清楚了?

    夏凝急匆匆的赶到医护室,见到夏明正时,她吓了一跳!

    他一脸憔悴,仿佛一夜之间老了十年!

    可想而知,昨晚他想了多少问题。

    但是也许……也许在讨她的同情。

    毕竟夏明正是老狐狸,他的一生,几乎一个微笑,都带着算计。

    夏凝轻咳了一声:“夏先生,早。”

    夏明正看向她,轻轻一笑:“叫我夏先生?”

    “嗯,夏先生。我相信夏先生也不希望我与你之间的关系太亲密。”

    要是她跟他太亲密,要是他放感情在她身上,他就动不了手,要不了她的命!

    夏明正一脸呆滞,想了许久:“嗯……也许是吧。”

    也许……是吧……

    像是被刀割开一道口子,夏凝感觉心好痛。

    虽然现在的她已经不是以前的她了,但是亲情……她放不下。

    夏明正能放下,但她不能放下。

    虽然她也对父亲出手了。

    她毁了父亲的心血,黑骷髅。

    今天她与他父女走到这个地步,都是报应!

    她毁了黑骷髅,父亲毁掉她的真正身份。

    可能这些,都是夏明正几十年前就算计好了的事。  夏凝坐了下来,一脸冷凝:“你叫我过来,是对昨晚的事一个交代吗?”

    夏明正缓了许久,转头看向她:“到现在,我还是不相信你会对希提丰动手。”

    “你是不相信我会做出对母亲不利的事情吧?”

    “……”夏明正点了点头。

    “很简单,因为我要保护我现在的身份,”夏凝一字一顿的说:“我的身份只有你和母亲知道。你现在在这里了,母亲不在。要是将这个秘密掩埋,除非你俩都死掉。”

    夏明正脸色一僵:“小猫终于回头咬人了。”

    “不是小猫,”夏凝手指摇了摇:“以前是小老虎,现在是大老虎了。”

    夏明正冷冷一笑:“是狐狸吧。躲在易云睿身后,狐假虎威。”

    夏凝咬了咬下唇:“你叫我过来,是对我冷嘲热讽吗?”

    “对比起你等会得到的东西,冷嘲热讽很为难你吗?”

    夏凝手紧紧的握成拳头:“到这个时候,你还端着这种姿态!很好!我也不需要夏先生什么援助了,你自便吧。”

    话完,夏凝转身离开。

    “等一下!”夏明正叫着了她:“我就是怕你这个样子,心浮气燥的!要是知道那个秘密,那还得了!”

    夏凝转身:“什么秘密?现在说。”

    夏明正皱着眉,很是迟疑:“还是让我再缓缓。”

    夏凝挑了挑眉,坐下:“行,我在这里等你。”

    门被人有节奏的敲了三下,卡罗琳端着咖啡和茶点走了进来。

    夏凝也不急,刚才早餐没吃够,现在继续吃。

    她现在的心智,放到夏明正来看,那肯定是不成熟。

    谁的城府有他深!

    不论夏明正说不说,她该对希提丰做的事,绝对会做!

    她不会让任何对她,或者对易云睿造成牵制!

    特别是易云睿,堂堂一军之长,怎么能被她拖垮。

    必要时,她会‘一死’以谢天下。

    反正她已经活不长了。

    看着夏凝吃东西的样子,夏明正心思一阵反复。

    他此刻的眼神异常复杂。

    良久后,他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凝,接下来,你记着我说的号码。地点。一步一步的来,将东西找出来,能牵制希提丰。也能保护你和思君。”

    见夏明正开口,夏凝连忙找来纸笔,半开玩笑的说:“既然能牵制希提丰,也能保护你的思君,为什么到现在才告诉我?”

    “东西要是被找到,利用不得当,会被人灭口。”

    “就像你说的,我狐假虎威,有易首长在我身后,不用担心。”

    “这样东西,你不能告诉易云睿。更加不能让他知道!”

    见夏明正语气凝重,夏凝很奇怪:“为什么?”

    “你愿意你的丈夫,成为全球追杀的对象?”

    夏凝心里一跳!

    谁知道谁死吗?

    对易云睿也是这样?

    那她知道了,岂不是会连累易云睿?

    “你也不用紧张,”仿佛知道夏凝的心思,夏明正淡淡的说:“按着你的智商,别人怎么也不会想到,这样东西会在你手上。”

    “……”夏凝眉角直扯。

    夏明正这是赞她还是损她?
 楼主|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1817:不要命了


    “虽然我不太清楚夏先生说的是什么,我敢保证夏先生现在和我说的事,除了你和我之外,不会再有第三个人知道。”

    夏明正看着夏凝许久,然后开了口。

    净舒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女人,半晌后才拉了拉身旁的丈夫:“老公,她不是夏姐对吧?”

    “不是,”北堂修调着咖啡:“她是克劳狄家族的人。”

    “克劳狄家族……”净舒喃喃的重复:“这个家族很牛的吗?”

    北堂修有趣的看了她一眼:“世界十大家族之一。小舒舒,你觉得呢?”

    净舒更是惊讶:“厉害哪。不对,我怎么能说别的女人厉害呢!最厉害的是夏姐!夏姐可是戴维斯家族的继承者!这个女人比不了。”

    北堂修朝她柔柔一笑,托起刚煮好的两杯咖啡:“我过去了。你乖乖在这里,易首长在办正事。”

    丈夫言下之意就是让她别过去捣乱。

    净舒PIE嘴:“好歹我也是凤主,见过风浪的人,老公你就这么不相信我啊?”

    “不是不相信你,只是……”话说到一半,北堂修顿着了嘴:“咖啡要凉了,我过去了。”

    看着丈夫的身影,净舒很是疑惑。

    克劳狄家族和戴维斯家族比起来,谁更牛?

    “易首长,珊珊女士,咖啡送到。”北堂修把咖啡放下:“珊珊女士今天贵客到,咖啡小屋准备了新蛋糕,请珊珊女士品尝。”

    北堂修说着,两个服务生已经将蛋糕放到了她面前。

    看着眼前的蛋糕,珊珊脸上没太多表情:“谢谢。”

    北堂修看向易云睿,易云睿朝他使了个眼色。

    “两位慢用。”北堂修没再多说,转身离开。

    易云睿喝了一口咖啡,拿起小勺:“这里的蛋糕和咖啡都很好,你尝尝。”

    珊珊喝了一口咖啡,吃了一块蛋糕,面无表情的说:“还可以。和别的蛋糕没什么大的分别。”

    听她这么说,易云睿也没再多话。

    有些人,只是样貌相似而已。

    珊珊喝了一口咖啡,看向易云睿,半眯着眼睛:“其实能单独和你在一起几天,也是很不错的旅游感受。”

    “是吗?易某很荣幸。问题明天之后,你的事情会交给温副官全权负责。”

    “温文清?”珊珊很是诧异:“为什么是他?”

    “温副官的能力,与我没什么差别。”

    “差别大了!”珊珊说这话带着一些愠怒:“想不到你身为一个军人,竟敢违抗上级的命令。”

    “没有违抗,只是换了另外一种方式执行。”

    “阳奉阴违吗?你就不怕我反映?”

    “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如果行军打扮,是我的事。”

    珊珊冷冷的看着易云睿,许久后轻轻一笑:“不愧是军神,很有担当的男人。既然这样,好吧。我应该相信易首长。你如何安排,我如何接受。只要任务达成就好。”

    易云睿薄唇紧抿,没有说话。

    “易首长深爱自己的妻子,怎么可能抛下自己妻子五天时间不管。这个我能理解。只要我能安全,谁保护我还不是一样吗?”

    珊珊这样说,易云睿倒是感觉些许的不好意思:“特殊战略安排而已。”

    “好。”珊珊低低的应了一声,没再作其它话。

    易云睿轻轻的皱了皱眉,对比起她先前的强硬态度,突然变得如此温柔,这种感觉……很诡异!

    云凝居。

    夏凝眉头紧皱,看向远方的眼神没有焦点。

    她在想着夏明正的事。

    他刚给了她一个‘节点’,节点里面的消息,非常庞大,也非常恐怖。

    恐怖得她不敢轻易触碰。

    就像夏明正说的,谁碰谁死。

    要是轻易把节点打开,那引起的动荡可是全球性的!

    但是的确能牵制着希提丰。

    甚至可以要挟希提丰。

    问题难保不会出现意外。

    夏凝深吸了一口气,沉吟着这‘绝世神器’怎么用。

    或者说,她有没有斤两,能用得动这绝世神兵。

    看着夏凝这种神色,一般的卡罗琳很担心:“主人,有什么事情我可以帮你解忧的?”

    夏凝叹了一口气:“也没什么事。对了,近期少矶和逆阎在做着什么?”

    “她俩忙着公司的事。少矶夜夜笙歌。”

    “夜夜笙歌?”少矶和她丈夫感情非常不好,这夜夜笙歌意味着什么?

    “是的,近期少矶除了忙公司的事,还想尽一切办法折磨她的丈夫。”

    夏凝嘴角微微一抽:“啊?”

    “主人,他俩是冤家。少矶肚子里的孩子,是他丈夫害没的。”

    “什么意思?难道那孩子不是他俩亲生的?”

    “是。听说她丈夫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少矶一气之下孩子流掉了。”

    夏凝心里一沉,感情少矶现在这样做,那个男人是活该。

    少矶做事手段毒辣,敢情她丈夫没少受苦。

    夏凝刚想说什么,胸口突然一堵,一口气猛的喘不上来!

    “咳咳咳!”喉咙干得可以,心脏跳漏了好几拍,夏凝手紧紧的按在胸口上,一阵头晕目眩。

    “主人,你怎么了?”

    夏凝脸色一片煞白,仍是咬着牙对少矶摇了摇头:“没什么……”

    昨天才发作了一次,今天又来?

    “主人,我扶你回房吧。”

    “酒……给我酒……”

    “都这个样子了就不要喝酒了!我让伍军医来……”

    “别……不要让军医过来。把少矶叫过来,快!”

    二十分钟后。

    看到脸色一片惨白的夏凝,少矶眉头紧皱:“才一个月没见,你怎么把自己弄成这样了?”

    夏凝喘着气,二十分钟后还没缓过来:“你……你手上抑制的药还有多少?”

    “还有多少?”少矶挑眉:“你以为是糖,随便吃啊?”

    “咳咳!”夏凝紧紧的捂着胸口:“我……喘不过气……”

    少矶抓过她的手把脉,脸上神色很是难看:“昨晚喝酒了?不对,你近期都喝酒了是吧?”

    “喝酒后,睡得快。”

    “不要命了是吗?像你这种样子,不用五年,敢情一年都撑不过!”

    “一年……?”夏凝心里一惊:“不,一年时间太短,太短了。少矶,求你想想办法,让我尽可能的活得长一点,求求你了。”

    希提丰的事情没解决,易园的潜在威胁没解决,最重要的是,她不想离开易云睿和两个宝宝!

    如果一定要离开,她不想这么快,也不能这么快!

    少矶仔细的给她把着脉,好半晌后才开口:“这阵子你心里想的事很多。先缓缓。”

    “时间太短,我担心现在不想,以后就不能想了。”

    “你现在想得多,以后更没时间去想。”

    “咳咳,少矶,有什么办法解决?我不想那么快死。”

    少矶放开她的手,语气带着语重心长:“我说过,不要多想,少喝酒。尽量养身体!也许五年后会有办法。”

    “五年后有办法?”夏凝像是听懂了些什么:“五年后真的有办法?”

    “我只是做个假设。现在科技这么发达,每年都在进步,五年后可能会有些什么新的发明。到时候你就不用死了。”

    夏凝咬着下唇,惨惨的笑:“哦,要是这样说,可能一年后我就有救了。”

    “当然有这可能。”

    “但是少矶,我不想让易云睿知道我这副样子。他会担心的。我喝酒是为了掩饰。但现在发作的间隔越来越短,我好怕。”

    “那也不能喝酒中!你以为以毒攻毒吗?!”少矶说着,从衣服里袋里拿了一支蓝色的针剂:“一支针剂一万。对于夏总来说这都不是事。问题制出这样的针剂需要一个月时间。按你这样子一个月发作几次?”

    看着针剂缓缓注射进自己身体里,夏凝气短的情况渐渐缓解:“我……我尽量……你手上有多少这样的存货?”

    “三支。”

    才三支,她两天发作了两次。

    “那是神,经,毒素,你越是操劳,毒素越是迅速注入你的脑部。到时候你会死得很难看。”

    “所以,我就只能安静的待在家,什么都不想?”

    “你这是为了活命好不。”少矶白了她一眼:“明知道活不长了,还这么拼干嘛。”

    “就因为活不长,时间不够,才想在剩下的时间尽可能的安排好一些事情。”

    “你老公是易云睿,易首长!他不能给你安排事情?你在开国际玩笑吧?”

    “有些事,不能让他动手……”

    “所以你就折腾成这种鬼样子?”

    “我……我想活下去,起码再让我活几年,咳咳!”

    “你没告诉易首长你现在的情况吧?”

    夏凝摇了摇头,突然像想起什么似的:“少矶,你不能说!拜托你不要把这事情告诉易云睿。”

    “我怕守不住自己的嘴。”

    夏凝更是惊慌:“你说,你开个条件,我满足你。”

    少矶静静的看着夏凝:“其实,死的人应该是易云睿。你替他挡了。”

    “我一文不值,易云睿……”

    “很伟大嘛。爱上一个人,连命都不要。”少矶一脸不屑:“现在的女人,怎么都这么笨!”

    “是啊,我笨,肯定要让聪明的人活下来。”

    “OK,那我问你。你要是这么快死了,岂不便宜了别的女人?”
 楼主| 发表于 昨天 18:46 | 显示全部楼层
1818:人生苦短

    夏凝倒是不以为然:“你这句话,已经有N个人这样问过我了。我的答案是,易首长这么优秀,就算我在的时候,敢不敢担保他不会爱上其它人。”

    少矶诧异的看了她一眼:“我一直以为夏公爵是个很痴情的人。倒是看得很开哪。”

    “我只剩下不到五年命的人,只能看开。”

    “也不一定,也许五年后有救。最重要的是你现在一定要活下来。当时解药只有一剂,你不要,我给易首长。说白了他的命还是你换回来的。你这样一声不吭的死了,岂不是很可惜?”

    “所以这事情你不能告诉易首长,我不想让他内疚。我不在了,我丈夫还要把龙龙凤凤带大,我不想因为我的事对孩子们造成影响。”

    少矶深深的看着夏凝:“你啊。永远都是为别人着想。好吧,这阵子我努力点研究些药剂,尽量减缓毒素的副作用。就算最终结果是死,好歹让你舒服一点。”

    “谢谢你。”夏凝深吸了一口气:“这段时间,我需要好好休息对吗?”

    “能睡的话尽量睡,不用脑子尽量不用。怎么舒服怎么来,做只极品米虫最好。”

    “哈哈!这么说来,我还得感谢这种毒素,让我‘进化’成米虫了。”

    “不要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夏公爵。”少矶一脸无奈:“我跟你哪就是鲜明的对比。我用尽一切办法活下来,你用尽一切办法作死。”

    夏凝浅浅一笑,像想到什么似的:“少矶,近段时间不如搬过来和我住吧?要不我多派些人手跟着你?”

    “为什么?”

    “近期可能会对希提丰有动作。”

    夏凝话说三分,少矶自然明白:“你是怕一旦我出事,你身上的毒可能就没人能解了?”

    “我单纯是为了你的生命安全着想。少矶,你明白我意思的。”

    “明白明白,我只是开个玩笑而已。”少矶拿出身上的三支药剂:“最后提醒你,也警告你。只剩三支了,每支能保证你一个星期不发作。没必要的时候,你可能一年也不会发作。就看你怎么保养自己身体了。毒素会直接侵入你的大脑,破坏你脑部神经,就算到时候把毒解了,毒素对脑部造成的永久伤害,是弥补不回来的。你注意了。”

    夏凝点了点头:“我听明白了。”

    “还有,不要大悲大喜,不要过于劳累……”

    “OK啦,少矶,你平时不是很酷的吗?变话唠了。”

    “切,”少矶一脸不屑:“还不是着紧你。要是你出事了,我还怎么赚钱。还怎么雄霸天下。所以夏公爵,夏总,你多活几年,我多赚几年的钱。”

    “我尽量。”

    少矶看了看时间:“至于搬不搬过来的事,我觉得应该是不可能。我家那位太‘销魂’,我还没玩够。至于你说多派些人保护我,谁知道这些人当中有没有鬼。这几年希提丰的人没少追杀我,我不也活得好端端的。要是我死了,希提丰里面不少人会给我陪葬,所以你不用担心。”

    “好吧。”

    和少矶聊了几句后,少矶找了个理由离开。夏凝让下人煮了一杯热咖啡。

    易云睿到明天才回来,夏凝喝着咖啡,想像着未来的日子应该怎么过。

    希提丰是一定要对付的。

    趁着她剩下没多少时间,希提丰这颗毒瘤一定要除掉。

    她只有五年命,其实是不是戴维斯有继承人已经不重要了。  本来属于里昂的东西,应该要还给人家。

    只是现在,她好想易云睿在身边。

    静静的抱着他也好。

    但是易首长不只是她的,是人民的。

    她不能一个人占有。

    她拿起少矶留下的针剂,这是保命用的。

    一支一个星期,就是一个月时间。

    一个月时间,死前的一切应该都能准备好了。

    其实少矶留下这三支药,是给她写‘遗书’的时间。

    只是她好想见到易云睿,好想他能在她身边。

    就在这时,夏凝的手机响了起来。

    “小舒?”

    “夏姐!好久不见了,你现在方便说话吗?”

    “方便。”

    “姐夫在旁边不?”

    “没。”

    净舒松了一口气:“那就好。”

    “怎么了?”净舒的意思好像不乐意易云睿在场似的。

    “姐,我告诉你件事情。你千万要稳住。”

    “噢……”

    “……就这反应?”

    “你不是叫我稳住吗?你姐夫不在这里,你可以说了。”

    净舒迟疑了一会:“是这样的啊,昨天姐夫到咖啡屋了,和另外一个女人来的。”

    夏凝心里猛的一紧!

    “姐?”

    “继续说。”

    “哦。姐夫很可能在执行公务。不过那个女人和你长得很像。好像是克劳狄家族的人。”

    克劳狄家族……

    “姐,我只是多嘴告诉你一声而已。姐夫最爱你了,不可能有别的女人的。姐你不要多想。”

    夏凝笑了:“我没多想,放心。现在想多的好像是你啊,小舒舒。”

    “……咳!姐最坏了,以后有事不告诉你,哼!”

    “你舍得么?”

    “不舍得。”净舒承认自己这回是口硬心软,对着夏凝,她……没辙。

    “谢谢你告诉我,小舒。”

    “噢……姐,你真的不要多想……”

    “我没多想,小傻瓜。你姐夫这是在执行任务。我已经知道了的。”

    “啊?原来姐已经知道了的啊!我还多此一举告诉你。好吧,我多事了。”

    “没有。以后碰到这样的事,最好马上过来告诉我。”

    “姐,你不是和姐夫感情上出了什么问题吧?”

    “不是。我只是担心你姐夫身边莺燕太多,妨碍他办事而已。”

    “完全明白!姐你放心吧,要是有什么风吹草动的,我立刻过来告诉你。”

    “嗯。”挂上了手机,夏凝心里一片沉重。

    和她很像的女人,克劳狄家族。

    “卡罗琳。”

    “在,主人。”

    “你还记得前几天我们在街上遇到的那个和我很像的女人吧?”

    “记得。”

    “她是克劳狄家族的。麻烦你帮我查一下她的资料。”

    “是。主人。”

    已近深秋,室外秋风落叶的,有点萧条衰败的气息。

    却是非常舒爽。

    夏凝在二楼的阳台里就这么一坐,睡了过去。

    等到她醒来时,已经是深夜时分。

    她身上披了一条绵被,卡罗琳站在了身边。

    天空繁星点点,从二楼看下去,偌大的云凝居,相当的安静。

    “卡罗琳,吩咐下去,把泳池的水换成暖水。”

    “是。”

    云凝居两个泳池,一个室内,一个露天。

    夏凝选择的是露天泳池,把水换成了温热的水,外加了一些药材。

    少矶说的,怎么舒服怎么来。

    那接下来的日子就奢侈吧。

    泡在温热的池水里,享受着夜风的吹拂,夜深人静,虫鸣鸟叫,一静一动的对比,更显得四周一片寂静。

    夏凝心里,满满想着的都是易云睿。

    她想他一天24小时都陪着她。

    起码现在就想他陪着她。

    只是她不敢给他打电话。

    他有任务在身,身旁还有克劳狄家族的人。

    如果换作是别的女人,应该会很吃醋吧。

    她呢,倒是没多想。

    因为不敢想。

    卡罗琳走了过来:“主人,厨房煮了热的参茶,现在喝吗?”

    夏凝点了点头,接过卡罗琳递来的参茶:“现在几点了?”

    “凌晨三点。”

    “你说易首长睡了没?”

    卡罗琳嘴张了张,欲言又止。

    夏凝察觉她的不妥:“怎么了?”

    “主人,首长他……他刚和那个女人到了御帝龙城国际大酒店。开了一间房。”

    开了一间房?!

    夏凝心里猛的一揪!

    凌晨三点和别的女人开,房?

    “首长他有没有出来?”

    “到现在为止,没有。”

    夏凝心里拧成了一团。

    她想给张海打电话,但她很清楚张海对易云睿的事一定守口如瓶。

    呵……

    夏凝喝了一口参茶,本来甘醇无比的参茶喝在嘴里却是一片苦涩。

    “拿酒来……”

    “主人,”卡罗琳急了:“今天少矶才警告过不能喝酒。你现在的身体情况不可以喝酒的。”

    夏凝闭上眼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我觉得我这样活着,好像没什么意义。”

    她的出现,只是她父亲夺权的一个工具而已。

    除了里昂,她没亲人。

    她的依靠就只是易云睿。

    但是易云睿不单只有她一个女人。

    这正是她的悲哀之处。

    再加上她拖着这么个衰败的身体,越是到后面,越是会拖累易云睿。

    倒不如把该做的事情快点做好,到时候死了,也干手净脚的。

    “看来,那个女人也喜欢易云睿。”

    卡罗琳皱了皱眉:“主人,首长爱的人只有你一个。”

    “是吗?”夏凝轻轻一笑。

    到了这一秒这一刻,她还贪恋着这人世间的爱……有什么意义呢?

    她抓不住,只能放开。

    起码……慢慢的放开。

    “拿酒来!”语气一压,夏凝眸里一片怨念。

    卡罗琳知道自己劝不动夏凝,只得转身拿了一支度数相对没那么高的酒。

    夏凝打开瓶盖,头一仰,直接灌进自己嘴里。

    只是几秒钟时间,酒被喝掉了一半。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网络文学  

GMT+8, 2017-10-21 09:27 , Processed in 0.027673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