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veBook.com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楼主: syzx

《都市藏真》农村孩子,演绎而精彩的人生。作者:疯神...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5-11-16 19:35:03 | 显示全部楼层
正文 第五十一章红楼手抄本


    韩孔雀拿起来的这本书上,记录的只是一些普通的呼吸吐纳之术,以韩孔雀的眼光,这些记载的功法虽然简单,但也不是没有用的。

    可是现代人根本没有毅力按照上面的打坐呼吸方式修炼的,所以也没有人能够修炼出内气,当然,主要还是没有人认为这些能够修炼出内气。

    没有对气功的信仰,心不诚,也没有持之以恒的信念,自然也就不可能修炼出内气。

    这样的书籍这些年韩孔雀收集了不少,一本十来元钱,各种版本的韩孔雀都有收集,所以现在这种书籍他是不感兴趣的。

    放下这本书,他立即被另一本吸引了,那是两本繁体字的书记,看名字叫增补五方元音,上海昌文书局印刷的。

    这两本书都是民国时期的一种字典,当时的发行量是非常大的。

    现在的使用价值很小了,史料价值还是有点的,因为离现在时间并不久远,所以经济价值不是很高。

    这种东西有收藏价值,但价格不高,也就在300-400元左右。

    这种民国大量刊印的,收藏价值一般,主要还看新旧程度,幸亏这两本保存的很好。

    “小哥好眼力,这两本增补五方元音绝对是我这里有数的好东西,怎么样?拿回去玩玩?”摊主是一个脸色白皙的小老头,一看就是那种没有下过一天力气的白面书生,这种人不是政府机关退休的,就是退休的老师。

    “大爷,这两本书怎么卖?”韩孔雀很直接,毕竟这两本书并不怎么值钱,这老板就算再抬价,也不可能卖出天价。

    “这是两本民国时期的字典,一般人还真是不知道,如果小哥你想要就给四百块钱吧!”老头道。

    “四百块?每本二百元啊!这也太贵了,就算是民国的书籍,但这是印刷体,这样的书也卖这么贵?”韩孔雀想讲讲价,这个价格他买下来,要是再想卖出去也不太容易。

    “这位小哥看来也是个懂行的,你应该知道我没要高价,要是手抄本那可都是天价,就是因为是大量印刷的,所以才说这个价,如果是手抄本那可不是这个价格了。”老头道。

    韩孔雀立即把手指向摊位的一角,那边有一大摞手稿用线封装的一本厚厚的手抄本,韩孔雀道:“大爷,那本可是手抄本,不知道你想卖个什么价?”

    “呃!”那老头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刚才韩孔雀就看到了,那是一本红楼梦的手抄本,红楼梦的字数不少,也不知道谁吃饱了没事干,把这本书抄写了一遍。

    你可不要以为手抄本都值钱,刚开始韩孔雀在这个摊位停留,就是看到了那么厚的一摞手抄本才过来的。

    而这本书虽然是手抄本,不过是三四十年代的手抄本,字迹是钢笔繁体字,从这些特征推断,应该是建国之前的,但从钢笔字上来分析,又是民国之后,毕竟1809年,美国华脱门金笔厂才正式生产钢笔。

    20世纪初,美国华脱门、派克等品牌金笔传入中国。

    1928年,上海自来水笔厂生产出第一支国产钢笔,博士、关勒铭等笔是我国解放前的名牌钢笔。

    所以这本红楼梦手抄本应该是二八年之后,四九年之前的手抄本,这本书是抄写之后又用线装订起来的。

    韩孔雀快速翻阅了一遍,没有发现有什么特别的,上面也没有迹象表明抄录的作者,字书写的虽然中规中矩,但也没有什么特色,所以这本手抄的红楼梦价值并不大。

    “大爷,这本红楼梦虽然不是名人抄写的,但毕竟也是手抄本,如果这本红楼卖两百元还行,至于这两本增补五方元音,两百块钱肯定是没人要的。”韩孔雀道。

    老头看韩孔雀把几本书全都拿在一起,好像真有诚意买,他这种书摊,没有什么古籍善本,但他们收购的这些书也便宜,一般都是以收垃圾的价格,从一些收破烂的实力挑选出来的,所以成本是很低的,也许他这书摊上几百斤的书籍,也不用二百元就能收到。

    看到韩孔雀有点买的意思,老头稍微热情了点:“如果你三本都要,我就按照每本两百元的价格处理给你,你要知道,这本红楼梦虽然普通,但毕竟是手抄本,不管是谁抄写的,你不能否认上面的字迹很工整吧?这种手抄本绝对不是两百元能够买到手的,这样附带着那两本增补五方元音,卖六百元实在是不贵。”

    韩孔雀一想,这两本增补五方元音两百元也算便宜,如果再加两百元买到一本手抄本的红楼梦,也算是占便宜了。

    “那就这样吧,这是六百元,大爷你收好了。”韩孔雀抽出六百元递给老头,拿起三本书站了起来。

    三本书家在一起也不算厚,两本增补五方元音没有什么看头,韩孔雀买下来也不过是因为这是国内很早出现的一种字典,这种东西一般也只能是在博物馆中见到,外面是很少见到的,现在他买下,也只能是用来收藏。

    而那本红楼,韩孔雀只是随意翻了一下,红楼梦他早八百年前就看过,上面的内容他记得清清楚楚,这本要不是手抄本,他是绝对不会买下的,毕竟他家里就有好几个版本的红楼梦印刷体。

    红楼梦在流传过程中逐步形成了各种版本,分抄本和刻本两部分。

    最初的红楼梦或者称石头记,是以手抄本形式在作者周围很小的圈子里传看,时间在清乾隆中晚期(约1754-1790),流传到今天的抄本大致有十几种。

    可以说传抄红楼,也算是一种传统,所以韩孔雀见到这本在三四十年代的手抄本也没有多么奇怪。

    手抄本一般都是很珍贵的像甲戌本、己卯本、庚辰本、戚序本、杨藏本、甲辰本等,几乎全部珍藏在国内各大博物馆,还有一些版本被国外博物馆收藏。

    而刻本就更多了,红楼梦的刻本始成于清乾隆五十六年(1791),这一年,活字印刷本红楼梦(后被称为“程甲本”)开始流传。

    之后,程、高又于1792年推出了重校本红楼梦(后称“程乙本”)。

    程、高本开红楼梦刻本印刷的先河,成为二百余年间坊间一切刻本的源头,后世的刻本,包括白文本和评点本,如东观阁本、本衙藏本、藤花榭本、善因楼本、三让堂本、纬文堂本、文元堂本、妙复轩本、增评补图石头记等,都是程、高本的翻刻本。

    韩孔雀喜欢读书,所以也收集了几本红楼梦,但一些很出名的抄本或是刻本,却一次也没有见过。

    他收集的不过是几本内容不同的印刷本,还都是进五六十年出版的,好在里面的内容有所不同,也算有点收藏价值。

    现在手中这一本,还是他第一次收到红楼梦的手抄本。

    接下来韩孔雀又在古玩街待了两个多小时,实在是没发现什么好东西,他也就没有了淘宝捡漏的兴致,回到了家中。

    “小韩又买到什么好东西了?”刚刚走进院子,孟光涛就看到了他,看到了他手中的东西,立即高声问道。

    “没有什么好东西就是三本书。”韩孔雀回答道。

    听到了韩孔雀的确认,孟光涛立即站了起来:“你又捡漏了?好本事啊,听说前几天你刚刚捡漏到两本古籍,这三本又是什么宝贝,给你孟叔说说啊!”

    “切。”孟光涛刚说完,在他身边的两个壮年男子中的一个,立即露出了满脸的不屑。

    “先前他还说我们的那个小碗是宝贝,怎么卖不了?我说那不是个骗子吧?”男子小声的对着跟前的另一个男子道。

    声音虽然小,但韩孔雀却听的清清楚楚,如果是普通人是绝对听不到这话的,但他可不是普通人。

    看来孟光涛这两天卖那只小碗很不顺利,要不然这男子的怨气不会那么大,这两个肯定就是孟光涛的两个儿子了。

    “小韩,这是我的两个儿子,老大孟山,老二孟田,都是不学无术的家伙。”说着,孟光涛狠狠的瞪了自己的二儿子一眼。

    “两位大哥好啊!”韩孔雀打招呼道。

    “小韩兄弟客气了,不知道韩兄弟又买了什么好东西,不如让我们也开开眼界?”老大孟山道。

    韩孔雀淡淡的道:“实在不算什么好东西,两本民国时期的字典,一本手抄红楼梦,都没有多大价值。”

    “切,我以为真有本事呢,原来是个收破烂的啊!”孟田道。

    “老二你浑说什么?小韩你不要介意啊,我说小二,你不懂不要乱说,手抄本的红楼梦可是珍本,现在都收藏在国内外的各大博物馆和图书馆当中,你以为是平时你看的那种红楼梦啊?”孟光涛有点恨铁不成钢的道。

    别人不知道韩孔雀,他还不了解,虽然这些年韩孔雀没有捡过大漏,但小漏可是经常的,这种本事可不是普通人能够做到的。

    而此时韩孔雀却只有苦笑:“孟叔,这三本书真不是太好,这本手抄本只是三四十年代的抄本,用钢笔字抄写的,绝对没有太高的价值,要不然这么明显的抄本,也不可能被我二百元收到手。”
 楼主| 发表于 2015-11-16 19:35:26 | 显示全部楼层
正文 第五十二章生意上门


    “啊?收藏嘛,玩的就是个兴趣,毕竟抄写一本红楼梦可不容易,能够拿出来卖的,字迹肯定也不简单,这种抄本,谁又能说没有多少价值呢?”孟光涛恭维的道。

    韩孔雀心中一动,确实,如果没有特殊原因,谁又闲的蛋疼,抄写一本字数不少的红楼梦?

    虽然心中有了怀疑,但这本书确实不算珍贵,所以韩孔雀道:“孟叔,这确实只是一本简单的抄本,并不是多么珍贵。”

    孟光涛笑着道:“放心,我又不抢你的,这种手抄本谁得到是谁的缘分,你小韩有眼光,有运气,那是你的本事,这样的手抄本可是不多见,就算现在,我们没事也不可能去抄写一遍红楼梦,所以还是你小韩有眼光。”

    “哈哈,孟叔那就谢谢你的吉言了,如果真有价值,我请你喝酒。”韩孔雀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人家一口要定是珍本,那韩孔雀还能说什么?

    “酒是一定要喝的,不过不是你请我,而是我请你,小韩,我知道你在魔都有一定的人脉,我那只小碗,还是需要小韩你多操操心。”孟光涛说到自己的小碗,心情就有点低落。

    这都是什么事情啊!自己的东西明明很好,却窝囊的就是卖不出去。

    从这里也能看出,各行各业的学霸和所谓的专家,还是很有市场的。

    他就是缺乏专家学者的认可,所以就算有好东西,如果受到了行里人的抵制,也是绝对卖不出高价的。

    “孟叔,你那个确实是好东西,如果想卖应该很容易啊!”韩孔雀道。

    孟光涛苦笑:“如果我贱卖,那肯定很容易,可如果我按照市价卖,你说行里那些人会收?”

    韩孔雀若有所思,确实,如果别人没有利益,是绝对不可能压上大笔资金收他的小碗的。

    古玩行里的人,都是二道贩子,他们手里虽然握着大量优质客户,可这些客户的购买力也不是无限的,没有足够的利益,他们是不会出手的。

    “孟叔,你不用着急,你要是没有好的销售渠道,我就再给你问问,不过,孟叔,我先跟你说一下,如果给你牵线搭桥,交易的时候可是需要签订委托合同的,买主的钱不会直接打入你的账号,而是进入中间人的账号,不知道行不行?”韩孔雀不想惹下麻烦,还是现在说清楚的好。

    “买主的钱不给我们?不给我们,我们怎么知道你们卖了多少钱?”孟田心直口快,他可是信不过韩孔雀。

    而孟光涛的大儿子直接拉了一下孟田,阻止他继续说话,他道:“韩兄弟,你不要管我二弟,做买卖签合同是正常的,你多费心了。”

    “就是,我相信小韩你的人品,凭你也不可能坑你孟叔。”孟光涛道。

    韩孔雀笑着道:“签合同是一定的,但交易时,我们三方都是在现场,而且价格是透明的,中间人寻找客户,会直接让客户开价。

    客户开了价,他们会询问你们的意见,只有你们买卖双方都满意了,中间人才会安排你们见面交易,所以中间不可能出现什么纰漏。

    而之所以钱不进入你们的账号,是因为整个过程都将按照国家法律进行,所以该交的税收什么的都要交了,我们不能留下后患。”

    “这样好,这样一听就正规,就按小韩你说的办,不知道你的朋友什么时候能够找到客户,你也知道,我们家老二,今年十月一结婚,正等着用钱。”孟光涛道。

    看孟光涛答应的这么痛快,韩孔雀也很高兴,这样他们才不会白忙活一会。

    钱先进入胖刘公司的账号,这样该收的钱就容易了,如果直接进入了孟光涛手里,那再从他手里拿钱,可就不是那么回事了,就算他付钱痛快,可心里也肯定不舒服。

    “我现在就打电话。”韩孔雀也不再多说,既然孟光涛求着自己给他找买主,那就让胖刘盯紧一些。

    很快胖刘就接通了电话:“小韩,我正要给你打电话呢,没想到我们心有灵犀,我还没打呢,你就给我打过来了。”

    “怎么,有好事?”韩孔雀笑着道。

    “你还真猜着了,我刚刚找了一个大买家,如果东西对,会以五千五百五万元的价格成交,怎么样,这个价格,应该比那卖主的心理价位还高吧?”对面传来胖刘得意洋洋的声音。

    韩孔雀听到了这个价格,还真是吃了一惊,虽然这几年清三代的珐琅彩被炒的很高,但他也没想到居然能够到这种价格。

    要知道他们知道的价格,都是在大型拍卖会上炒作出来的,至于是不是真是到达了那个价,谁也不知道。

    现在可是实打实的真金白银,他还真没想到,真有人愿意动用天价资金来买一只小碗。

    “你还真是吃这碗饭的料,这么容易就让你找到买主了?不知道你那个买主可靠不可靠?”韩孔雀还是得确认一下。

    “这个你放心,我找的买主可是有身份的人,而且也没有你想的那么容易,我这几天可是不眠不休的做计划,最后通过我家老爷子,才筛选出来了几个可能感兴趣的买家。

    今天我打电话加面谈,一共拜访了七个买家,要不是有我家老爷子的面子,人家都不带理睬我的。

    最后这个买家能够出这么高的价格,绝对是我们的幸运,他需要这么一件东西,所以才出了这么一个价格。

    不过,你的东西一定要对啊!要是不对,我可是把人得罪惨了。”胖刘絮絮叨叨的把经过跟韩孔雀说了一遍。

    “这个你放心,东西是我亲自鉴定的,这个肯定没问题,只要你那买家确定了,他们随时可以验货交易。”韩孔雀肯定的道。

    韩孔雀很高兴,百分之十的提成,可就是五百五十万元,就算交点个人所得税,那剩下的钱也不少。

    “这样就好,我这边已经准备妥当,今天我让我们家老爷子,亲自出马把公司办下来,那么我们明天就可以交易,我这边的买主很着急,要不然他也不可能出这么高的价格。”胖刘显然也很高兴。

    “还真是土豪,对方是什么人?居然这么有钱?”韩孔雀有点好奇的道。

    “你就放心吧,对方是魔都有名的大老板,肯定是没问题的,只要公司执照下来,明天我们就可以完成交易,你好好准备一下。”

    胖刘挂了电话,韩孔雀一抬头,发现孟光涛一家全都盯着自己,他赶忙道:“已经没问题了,孟叔,如果你们明天没事,我们就去跟对方接触一下。”

    “没事,没事,那么说明天我们去跟对方谈谈?”孟光涛很高兴,韩孔雀不是敷衍自己,而是真把自己的拜托当回事了。

    “不是谈谈,而是完成交易,已经跟对方谈妥了,只要东西对,对方立即签合同完成交易,一手交钱一手交货。”韩孔雀道。

    “啊?明天就能卖出去?”孟光涛的大儿子孟山吃惊的道。

    那老二更加直接:“多少钱?那只小碗能够卖多少钱?不会只有三十万吧?三十万可连套房子都买不到。”

    韩孔雀笑道:“五千五百万,不过我希望你们还是低调点,今天好好准备一下,如果没问题,明天带上东西准备去交易就好了。”

    看着孟光涛一家高兴,韩孔雀也高兴起来,虽然不是他捡漏,但能够得到一笔提成也不错。

    虽然要跟胖刘平分,但拿一半也是不少的钱,有了这笔钱,不管他想干什么都够了。

    等孟家一家人高兴够了,孟山才有点犹豫的道:“韩兄弟,不是我不相信你,你找的那个买家可靠吗?我们需要准备点什么?到时候去什么地方交易?”

    韩孔雀一想,这还真是个问题,如果被人抢了可就麻烦了。

    所以他想了一下道:“这个你们不用操心,你们一家准备好就是了,到时候我们会安排,地点肯定有我们安排,到时候找家有名的酒店就好了。

    保安我们也会提供,到时候你们什么也不用说,价格谈好了,只要你们没有异议,到时只要把合同看仔细了,签合同就好了,如果明天交易,这些明天中间人会过来一一解释清楚,并且跟你们签订委托合同。”

    “那我们就放心了,毕竟是价值连城的宝物,如果弄不好就麻烦了。”孟山道。

    “放心,安全第一,这个我们会做好的,毕竟我们可是要收百分之十的提成,总不能什么都不干的吧?”韩孔雀笑着道。

    “哈哈,你可不要这么说,你给我们卖出这只小碗,可是帮了我们家的大忙了。”孟光涛连忙道。

    “那还有什么事情你们一家好好商量一下,明天就应该去见买主了。”韩孔雀跟他们一家告了别,回到自己的房间,他也要跟胖刘好好沟通一下,特别是安全保卫的工作。

    价值几千万的东西,可不能因为胖刘信任对方,就自以为安全无忧,安全无小事,要是万一真的出了意外,到时谁也说不清楚。
 楼主| 发表于 2015-11-16 19:35:54 | 显示全部楼层
正文 第五十三章税务


    回家之后,韩孔雀除了中午和晚上帮着陈青夫妇出摊之外,就是在做计划,并且随时跟胖刘沟通。

    有人好办事,胖刘一家的人脉关系起了大作用,只是两天功夫,胖刘计划的公司就批了下来,当然,这也是在魔都这种国际化的大都市,才有这么快的效率。

    公司叫诚信中介有限公司,注册资金三千万,公司董事长总经理都是胖刘,韩孔雀也捞了个顾问的名头。

    这家公司除了他们两个,再就是一个胖刘找来的法律顾问,就这样,只有一个总经理两个顾问的皮包公司就诞生了。

    早晨一大早,胖刘就把韩孔雀叫了起来,同来的还有一个美女,衬衣西裤,显得格外精干,不过美女就是美女,白色的衬衣被她完美的身材称的鼓囊囊的,而近身的西裤,又显现出她拿上完美的美腿翘臀。

    “小韩,这是我小姨子,现在是我们公司的法律顾问,叫白衣。”进入韩孔雀家的客厅,胖刘介绍道。

    “你好,我是韩孔雀。”

    “知道,这两天经常听我姐夫提到你。”白衣一身雪白,特别是皮肤更是洁白如透萌,不过她虽然白,却是带着健康的红晕,一看就是个经常锻炼的。

    健康就是美,加上她的身材高挑丰满,洁白的皮肤,更是让她风韵动人。

    两个人握了一下手,韩孔雀感觉她的小手柔软如棉,握在手中感觉很舒服,简直有点让他爱不释手。

    “好了,你们两个不要客气了,我们的时间不多了,买家很着急,所以八点我们就要去龙潭大酒店,现在已经六点了,我们要在这两个小时之中完成一切准备工作。”胖刘着急的道。

    “怎么这么着急?”韩孔雀道。

    “嘿嘿,这次也是我们运气好,听说那位大老板的家族出了点麻烦,现在急需一件好东西送礼,这不,我们正好给他送上门去了,卖到了一个好价钱不说,还能白白赚个人情。”胖刘嘿嘿笑着道。

    “这是合同,韩先生先看一下,如果没有问题,你可以先签字,再交给卖家签字,只要签了字,其他完全有我姐夫负责。”白衣从自己的挎包当中拿出一叠合同,交给了韩孔雀。

    韩孔雀接过来,快速浏览起来,一份很平常的委托协议,不过里面只有一条属于霸王条款,不过这条霸王条款是对中间人有好处的,所以韩孔雀没有理由反对。

    看完了,他直接签上了自己的名字,胖刘看韩孔雀签完名字,他也直接在合同上签上名字,这样他们两个中间人就有了共同利益。

    如果这次交易不能完成,以后十年之内,他们双方如果参与了今天这次的买卖双方的交易,中介费都有对方的一半,要不然对方可以起诉,要求对方赔偿十倍损失。

    也就是说,如果韩孔雀知道了胖刘介绍的买主,而这次又故意不能完成交易,再寻找其他的方式跟买主完成了交易,从而不给胖刘提成,这样如果胖刘知道了,可以要求韩孔雀给他最高十倍的赔偿。

    当然反之亦然,如果胖刘知道了韩孔雀这边卖主的信息,而想着法的把韩孔雀撇开,也需要赔偿韩孔雀的损失。

    这里面涉及到几个条款,把一些隐患全部排除,把交易对象锁定在了那只小碗上,以免有一方再通过其他第三方活着是第四方跟卖主完成交易的漏洞。

    这合同一式三份,买主也是要签合同的,里面也对买主做出来跟胖刘和韩孔雀相同的限制,以防买主撇开了中间人,直接跟卖主交易。

    “不愧是专业的,这份合同制定的很严密。”韩孔雀只能是赞叹。

    “没什么,这是我的专业。”白衣从容的道。

    “不过,我能问一下吗?刚开始刘哥想以公司的名义做中介,可这份合同好像是私人的转让协议吧?这样的私下古董买卖都不用交税的吗?还是税率低的可以忽略不计?”

    韩孔雀问出了自己的疑问,他可不想以后有后患,毕竟是涉及到几千万的交易,税收跟定是不少的,这要让他查出偷逃税务,可是要坐牢的。

    胖刘道:“都说了是私下交易,税务局都不知道,交什么税啊,嫌自己钱多啊!”

    韩孔雀没有理会胖刘,而是认真的看着白衣美女,看她养眼,而且人家是专业的,胖刘的那理由可以不用理会。

    “不用,不过转账,银行要收手续费。”白衣淡定的道。

    “不用?这么大笔的交易,国家居然不收税?”这次韩孔雀是真吃惊了。

    “只要不是开店或者上拍,古玩交易从来不会交什么税,地摊上买假古董不会,去别人家里买几个亿的东西也不会。”白衣解释道。

    “真的不用交税?不会有什么后患?”韩孔雀确认。

    “交税?好吧,那你收了税,然后买家发现买的是假货怎么办,你出面负责把钱追回来吗?还是你想让国家代替买主追回款项?总不能你只管收税什么责任都不负吧?

    权利和义务是对等的,从法理上来讲既然你收了税,那你就要负责保障,虽然天朝的情况比较特别,但基本的东西,还是要遵守的吧?你交了税,国家麻烦,卖主更麻烦。

    所以除了店里的和拍卖,其他的属于转让自己用过的旧物,这个是真的不需要缴税。”

    也许是看到了韩孔雀的惊讶,白衣再次道:“如果是在美国,是绝对需要的,如果是在中国,不要,在美国黑社会老大收保护费都要交税,中国的城管和税务,面对美国税务局就是个渣。”

    “???”韩孔雀满脸黑线。

    “私下交易在合同上是转让,不需要缴税的,再说了,这是圈内的规矩。”胖刘最后下了结论。

    刚开始他也跟韩孔雀一样,想着自己做这一行,还是不要惹麻烦的好,所以才会拉了自己的小姨子进入公司,帮助他搞定合同。

    没想到他一说自己的想法,就被自己的小姨子好一顿嘲笑,古玩买卖,还真是不能太正规,如果正规了,双方都很麻烦。

    私下交易属于转让自己用过的旧货,最多算是交易艺术品,如果以后出了差错,双方都没有赔偿的义务。

    如果以公司来买卖,万一买主买到假货,是完全可以报警的。

    通过白衣的一番解释,胖刘很快就投降了。

    不得不说,胖刘和韩孔雀也想的太简单了,如果交税,可是要交很多的,如果是个人所得税,那就要交百分之二十,这次他们交易就要上交一千一百万的税费。

    就算以公司操作,只要给对方发票,就少不了百分之三的国税,这样也是上百万的税费。

    韩孔雀和胖刘两个都没有开过公司,只是知道用公司交税少,可再少也是上百万了,白衣这样一分析,两个人都没有了交税的爱国情操。

    完成了合同,韩孔雀打了一个电话,电话是他的同乡毛绒接的,他是保安,正好今天用的道。

    今天毛绒休班,韩孔雀让他领了几个人出来帮忙,珠宝公司的保安,经常给一些珍贵东西做保全,让他们冲一下保镖,保护孟光涛的那只小碗绰绰有余。

    “胖刘?”

    “老孟?”

    “那只小碗不会就是你的那个吧?”胖刘的脸色变得有点难看,孟光涛这几天在古玩街兜售东西,以胖刘的人脉,自然也是知道的,可他的东西很多人都不看好啊。

    “小韩找的你帮忙?”孟光涛问道。

    “对,那只康熙珐琅彩小碗是你的?”胖刘道。

    “是我的,你也听古玩街的那些人说了吧?”孟光涛苦笑,这个行业的水很深,你别看小说电视上那么容易就完成一件天价古玩的交易,可现实之中,却不是那么容易的。

    不说行业黑幕,只是交易涉及的金额那么巨大,就不是简单就能做出决定的,毕竟谁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

    韩孔雀知道胖刘的想法,所以他立即道:“刘哥,东西绝对没问题,这次交易我们不听买家的废话,愿意买就直接成交,不愿意我们也不需要听理由。”

    “恩,我相信你。”胖刘不再多说,反正只是做中介,最多白费些功夫,既然没有什么损失,就算是看在小韩的面子上,去走一趟也没什么。

    等孟光涛一家看完合同,签了字,毛绒带着三个青年也走进韩孔雀的院子,四个人一身迷彩,虽然什么东西都没带,但一看就让人有一种精悍的感觉。

    他们都是退役士兵,虽然不是特种兵退役,但也不是普通士兵,毛绒是武警,其他三个都是侦察兵出身,都有一些功夫在身,要不然也不可能被凤凰珠宝聘作保安。
 楼主| 发表于 2015-11-16 19:36:22 | 显示全部楼层
正文 第五十四章交易

    韩孔雀早有准备,让毛绒开来了一辆押运车,他们所有人一同乘坐这辆车去龙潭大酒店。

    坐在车上,谁都没有说话,该说的都已经说了,车里,只有孟光涛的二儿子,坐在那里别别扭扭的,因为他对合同中的那条霸王条款有意见。

    原来孟田已经对他父亲的那只小碗失望了,所以对韩孔雀他们的百分之十的提成,还没有什么感觉,可现在韩孔雀他们真的带他们去卖那只小碗了,他又心疼了。

    五千五百五万的价格,百分之十就是五百五十万元,这么多钱眼看就飞了,他怎么能够不心疼?

    所以他现在看韩孔雀更不顺眼了。

    这种情况韩孔雀见得多了,特别是在赌石这一行,因为分配不均引起的矛盾比比皆是,所以在胖刘提议签合同时,他是很赞成的。

    这不,如果他们不签合同,要想顺利拿到钱就不会很容易。

    龙潭大酒店在魔都算是家比较有名的酒店,餐饮食宿做的都不错,虽然达不到五星级,但也不会差了多少。

    龙潭大酒店是地道的本土酒店,没有评星级,人家有一套自己的平价体系,而龙潭大酒店就是其中之最,被称为帝王级。

    其他城市也有龙潭大酒店的分支,其中达到帝王级的只有首都和魔都,除了帝王级,下面就是亲王级,公爵级和侯爵级。

    这些是龙潭连锁酒店集团的直属酒店,其他还有一些加盟酒店,不过大多都是伯爵级、子爵级和男爵级。

    之所以后面的附属加盟店等级不高,不是他们的硬件不行,而是他们的软件不行,龙潭大酒店主营海鲜,在海鲜行业,还真是没有几家能够跟他们相比的。

    只要是海鲜,在龙潭,只有你不知道,没有你吃不到的,就是这么一家实力雄厚的大酒店,才有足够的资本**建立起另一套酒店标准。

    魔都的龙潭大酒店自然是他们的根本所在,整个大酒店只能是用金碧辉煌来形容,整栋大楼有九十九层建筑,近三百米高,里面购物餐饮娱乐住宿齐全,算是目的国内最大的综合酒店之一。

    刚刚走进酒店大堂,众人就被那奢华的装饰惊了一下,就算韩孔雀也没有进入过这么豪华的酒店。

    整个酒店灯火通明,照射的酒店内部一片金黄,只是一看就知道是一处纸醉金迷之处。

    走进酒店,就有人过来引导,一个穿着一身旗袍的高挑服务员走上前来:“欢迎光临,请问有什么我帮你们的吗?”

    “我们跟人约好了,在百花宫,请带我们上去。”胖刘道。

    “请跟我来。”服务员没有一句废话,直接转身,领着众人走向其中一座电梯。

    他们一行十人,毛绒四名保安围绕着孟光涛走在后面,韩孔雀他们走在前面,很快进入了电梯。

    他们的身影刚刚消失,离他们不远处的一座电梯门口,一个三十来岁的青年看着他们若有所思。

    “江少,刚才被围在中间的那个人我认识。”一个一身正装的老头对年轻人道。

    江少收回目光道:“我们今天应该就是跟他们交易吧?”

    “少爷,他们去百花宫,应该就是跟我们交易的人。”年轻人身后一个保镖道。

    “张老,你看过那只小碗,你说那只小碗怎么样?”江少这时才对那老人道。

    江老道:“我是见过一次,不过因为卖主价格要的太高,所以我没有认真看,不过东西应该不错。”

    江少没有再说什么,古玩行的一些潜规则他还是知道的,东西对,价格肯定高,但这肯定不是他们不收那东西的理由,压价才是真的。

    几人走进电梯,那张老再次道:“江少,那个人现在是急着要钱,这么大一笔资金,也不是那么容易凑出来,你即使想要,也不能这么便宜了他,跟他砍砍价,应该可以节省一大笔。”

    江少没有说话,甚至没有看张老一眼,看得不到回应,那张老识趣的没有在说话。

    他们进入百花宫时,韩孔雀他们已经在房间里做好,而且还有三个老人坐在他们的对面。

    看到他们进来,胖刘起身招呼:”江大少?怎么伯父没来?“

    江林笑着道:”怎么?我还不够资格跟你刘哥谈生意?“

    ”不敢,不敢,你江大少能够亲自过来,可是给足了我面子。“胖刘招呼他们坐下。

    “我们还是直接看东西吧!秦老,钱老,李老,麻烦你们了。”江林对着早先在房间里的三个老人道。

    “麻烦什么,又累不着我们,再说,借着这个机会,我们也开开眼界。”其中一个老头道。

    “秦老什么没见过,能过来帮忙,我爷爷肯定是要记下这个人情的。”江林赶忙道。

    “我们就不要废话了,还是先看东西。”秦老挥了挥手道。

    韩孔雀看所有人把目光对准了孟光涛,他道:“孟叔,给他们看看。”

    孟光涛早就得到了韩孔雀的嘱咐,所以一句话也没说,把手中的密码箱打开,里面是一个专门盛放瓷器的盒子,那只康熙珐琅彩黄地牡丹花卉莲纹碗就固定在盒子中。

    打开了密码箱,孟光涛退出来,小碗四方毛绒他们四个站定,不碍着其他人上前观看,却又能不让那只小碗离开他们的视线。

    “款的颜色不对。”

    “有贼光。”

    “花卉绘画的很精美,但康熙时期的珐琅彩还不完善,所以这点也有待商讨。”

    “对头,康熙时期的珐琅彩画法应该是很简单的,像这么富丽堂皇的牡丹小碗,如果是出自乾隆时期还可以。”

    听到几个老头对着小碗品头论足,孟光涛的脸越来越难看,最后他的脸色变得惨白。

    这几个老头他都认识,他们可都是古玩行里的大家,他们的意见还是很值得重视的,而且他们说的这几点,还都是这只小碗的明显特征。

    孟光涛刚想说话,就被始终注意着他们一家的韩孔雀阻止了,韩孔雀摇了摇头,让他不要出声。

    韩孔雀既然鉴定后说这是康熙真品,自然也是有他的理由的,这些人说的都很正确,但这些因素也不能说明这只小碗就是赝品,毕竟真的永远假不了。

    这只小碗外底署红料彩楷书“康熙御制”双行四字款,是不太对,一般紫砂壶与盖碗的底款都是用黄色珐琅料书写,但这只小碗本身就是黄地的,不用黄料书写也没什么。

    最主要的是这四字底款可是正宗官窑出品,这个韩孔雀是验证过了的,不能因为不是用黄料书写,就认为是错的。

    而这只碗太过精美,这更不是毛病,说康熙时期的珐琅彩没有这么精美,那明显是不对的,康熙在位时间长达六十多年,这么长的跨度,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说这只小碗是康熙晚期的精品一点都不过分。

    四位古玩行里的老专家,在那边大声的窃窃私语,让胖刘也有点坐不住,他虽然没有多少专业知识,但毕竟耳渲目染的也了解了不少珐琅彩的知识,这几位专家可不是无的放矢,虽然他心中很不安,但看到韩孔雀还是那么镇定异常,他也逐渐放下心来。

    胖刘知道,在古玩方面,十个自己也不是韩孔雀的对手,既然韩孔雀这么自信,他也就没必要自乱阵脚。

    如果现在他乱了,这生意就不好做了,如果他们没信心,不说这生意能不能成交,就算成成交,价格也肯定会被压低,如果他们不说话,按照原来商量好的应对,价格就绝对不能低了。

    等四位专家全都起身,江林直接道:“刘哥可是不实在啊!兄弟我对你可是不错,可这东西好像不太对啊!”

    胖刘莞尔一笑:“江大少这可就是太抬举我了,我可不敢对你江大少耍花招,东西对不对我们各自有数,不知道江大少准备怎么交易。”

    “这个可不在我了,我可不想当冤大头啊!不过,看在你家老爷子的份上,加上我确实需要这么一件东西,如果价格合适,我还是很希望完成交易的。”江林玩味的看着那只小碗道。

    胖刘有点不知所措,他的目光看向韩孔雀,而韩孔雀此时也正看向胖刘,刚才胖刘表现的还不错,不过他根本就不应该那么问这个江林,而是应该直接让他们交易,现在却是被江林抓到了主动权。

    韩孔雀直接站起身,对着毛绒示意了一下,毛绒直接上前,把密码箱锁死,重新递给孟光涛。

    “走了。”韩孔雀自从进入房间就没有说一句话,而以他的身材,江林这边的人还以为他也是保安呢!没想到他现在却是直接要离开,这时,江林才意识到,这个年轻人不简单。

    “等等,古玩行里有一条俗语,宁买假似真,不买真似假,这只小碗充满了各种疑点,所以是地道的真似假,如果高价买下,风险实在太大,而江少确实需要这么一只小碗,如果双方能够各让一步,江少是很希望能够买下的。”这时跟着江林最后上来的长老开了口。

    韩孔雀看了他一眼,再次道:“走了。”
 楼主| 发表于 2015-11-16 19:36:49 | 显示全部楼层
正文 第五十五章权威

    韩孔雀是卖方这边的中间人,跟买主可没有多少关系,如果需要降价处理,他也就不需要胖刘在这里穿针引线了,当然人家同时也不需要韩孔雀白拿那百分之十的提成。

    “两千八百万,风险各自承担一半,我还是很有诚意的,不是我们不讲规矩,而是这只小碗没有得到专家的认可。”江林也站起身,最终开口道。

    韩孔雀看了一眼孟光涛和胖刘,他们两个人都有点精神恍惚,而孟家的两个小子却全都面带喜色。

    “孟叔,我可以做主吧?”韩孔雀有点无奈,毕竟不是自己的东西。

    这时孟光涛恢复过来,毕竟他是知道自己的这只小碗的价格的:“小韩,我们签订的合同很清楚,卖不卖是你们的事情,价格也是你们谈,如果不能让我满意,我是有权利拒绝交易的。”

    “这就好。”韩孔雀对着江林等人摇了摇头,直接向外走去,生意确实不是那么好做的,谁都不是傻瓜,既然有机会压低价格,自然没有人想要放弃,江林的动作,让韩孔雀看出来了危机,但同时也蕴含着机遇。

    “等等,小兄弟,可不可以再让我带来的专家看看。”看到韩孔雀即将走出大门,江林叫住了他们。

    “可以,但再看一次可就不是原来的价了,你们还看不看?”韩孔雀心中定,毕竟他也不想搞砸了,如果他们真有诚意,让他们再看一次也没什么。

    韩孔雀也不是善茬,老孟一家急着出手这只小碗,所以卖出个价格韩孔雀并没有什么异议。

    现在这里的情况可不是胖刘说的那样,这让韩孔雀心里不高兴了。

    他的动作虽然有试探的成分,但如果这江公子不理会他,他也会真的结束这场交易。

    但现在看来,这江少也肯定急着想要买,虽然不知道原因,但胖刘可是跟他说过几次了,既然急着要东西,现在还想找理由压价,那可就不要怪他狠了。

    韩孔雀的意思江林当然懂,大家族从小就培养出来的接班人也不是酒囊饭袋,不过他还真是没想到韩孔雀,居然能够做主放弃这次买卖,现在江林开口留人,那主动权就落到了被人手里了。

    不过江林没有办法,所以他的目光看向那个秦老,秦老当然知道他是什么意思,那是询问他东西值不值得他们再次看一下。

    其实在来之前他们就说好了,如果东西不好,他们直接就会离开,如果四个专家都没有什么表示,那就是说东西对。

    刚才之所以说了那些,述说东西不对,也确实是他们想要压价的一种手段,只不过他们没想到韩孔雀这么强硬。

    看到了秦老点头,江林的目光一次看向其他人,最后就连那最不看好,曾经在他店里把孟光涛冷嘲热讽,把那只小碗贬的狗屁不是的张老,也在思量了一会后点了头。

    这四位专家可是他家老爷子托关系找来帮忙的,每一个对瓷器鉴定都有很深的造诣。

    看到四个人都点头,江林放下心来,但同时,他也开始肉痛,后悔刚才耍小聪明。

    “那就再看一次,麻烦你们了。”江林道。

    “孟叔,东西再给他们看一次,这些都是前辈,说的肯定是对的,如果他们不看好,我们直接送国外去,到了国外,有的是办法做更加详细而准确的鉴定,到时也就是麻烦点,但价钱肯定更高。”

    韩孔雀这办法也是个不是办法的办法,如果这些专家把这只小碗鉴定成赝品,那韩孔雀也敢把它弄出国去,既然是赝品,那也就只能算是现代艺术品。

    古玩不能送出国外,因为那叫走私,可现代艺术品却没有这种限制。

    真的东西假不了,只要花费上足够的代价,以现代的科技水平,还是能够鉴定出这只小碗的。

    就算信不过现代的手段,国外也不是没有专家的,国外的专家,可没有国内的专家那么多的花花肠子,只要给了钱,人家可不会坑你。

    这一次鉴定的时间更长,也更详细,因为刚才已经说了很多他们认为的不足之处,所以这次四个老头谁都没有出声。

    一只小碗被他们拿在手上,小心翼翼的翻看了无数遍,看到韩孔雀都要想睡觉了,他们才放回那只小碗。

    四位专家始终都没有什么表示,到了这时,江林已经清楚的知道,东西对。

    他能看出来的事情,韩孔雀他们当然也能够看得出来。

    “来,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古玩界的泰斗,收藏界的大拿秦老,这位是市博物馆的钱老,这位是古瓷斋的李老,这一位是原市文化局的张局长,他们都是收藏界德高望重的前辈,由他们鉴定的结果肯定没错。

    既然已经鉴定完了,就让四位专家说说这只小碗吧,这样我们也能够评估一下小碗的价格。”

    江林准备的很充分,四位专家也很有名望,最起码这些人当中,韩孔雀就听过三位的名字,只有那个原局长没有听说过,不过在文化局任职过,怎么也有点本事。

    人家是魔都甚至在全国都很出名的专家学者,或者是大收藏家,而韩孔雀,却是名不见经传。

    对这只康熙珐琅彩黄地花卉纹碗的鉴定结果,人家四位肯定要比韩孔雀权威,而韩孔雀却是不能听他们四位的,要不然这次可就算是栽了。

    “我看算了吧!我们还有急事需要处理,我们这次过来是谈生意的,可不是听讲座的,几位都是古玩界的泰斗,以后有时间我们一定好好请教一下,现在我们还是谈生意,不说别的,不知道江公子愿不愿意要这只小碗,如果愿意我们还是直接谈价格吧!”

    韩孔雀把胖刘和孟光涛他们全都扫视了一遍,发现他们没有反应过来,他立即抢过了话头,打断了江林的话,他可不想听这些专家的评论,毕竟人家是权威的,但他们再权威,韩孔雀也不想给他们机会让他们发表自己的意见。

    “哈哈,我就是对这只小碗感兴趣,所以才请四位著名学者给鉴定一下,这样我们才好谈价格吧?”江林笑着道。

    “专家的见解肯定是很好的,不过这些我就不听了,我只问一下,不知道江公子还要不要这只小碗,如果要,就出个价吧!”韩孔雀是一点也不给他们贬低这只小碗的机会,也不会给这些权威有表现的机会。

    “呃,需要是需要,不过肯定不是原来我们谈的价格了,当时刘哥可是给我保证说是真的,可现在却明显存在疑问。”江林反应很快。

    看到胖刘想要说话,韩孔雀直接用手捅了他一下,让他稍安勿躁。

    “艺术品市场上没有真假,只不过是现代艺术品和古代艺术品的区别,这个我相信四位专家能够轻易分辨的出来。

    如果是现代艺术品,我相信你们肯定不会有时间在这里浪费,既然江公子不出价,那我就说个参考价,如果不愿意,我们双方就不要浪费时间了,一言而决,没有商量的余地,八千万,这是我们的最终价格,没有商量的余地。”

    “八千万?”

    “八千万!”

    “八千万啊!!”

    “不是最高五千五百万吗?”

    韩孔雀话音一落,房间里直接乱了套了,就连始终雍容尔雅的江林,也直接站了起来,吃惊的重复了一遍韩孔雀的报价。

    “对,八千万,本来我还没有这种底气,不过看到四位专家那么专注的观赏这只小碗,我发现,只有这个价格,才对得起这么精美的一只小碗。

    毕竟他们才是行内的权威嘛!如果价格低了,就有点对不起他们四位的身份,康熙晚期精品珐琅彩,如果上拍,价格上亿不会太难。”韩孔雀始终稳定的坐在沙发上,用不急不缓的语气陈述一个事实。

    韩孔雀本来只想卖个五六千万也就算了,毕竟现在市场上的最高价格也就是这些,不过现在遇到了一个好的买主,那自然是卖出最高价格了。

    八千万的价格,可不是韩孔雀乱喊的,因为这只小碗值这个价,只要这只小碗得到行内的承认,它能够轻易拍出上亿的价格。

    要知道康熙瓷器被公认为清代瓷器之首,可不是没有原因的,康熙一朝历经61年,是清代鼎盛时期,经济、文化空前发展,就瓷器而言,无论胎质、制作工艺、画工等诸多方面都十分讲究,所以康熙瓷器历来被收藏者视为珍品。

    2013在苏富比春拍,就有一件清康熙御制胭脂红地珐琅彩莲花图碗,拍出7404万港币。

    收藏界有一流行语:瓷器要玩清三代。

    清三代瓷的持续受宠,盖因康熙、乾隆各在位60多年,雍正承上(康)启下(乾),整顿吏治,使清朝出现了一个国强民富的时代。

    中国的制瓷工艺发展到清代,在康熙、雍正、乾隆三朝时期达到了历史最高水平,无论质量、数量都是前代不可比拟的,匠师们发挥智慧,精工巧制,使瓷器具有了极高的艺术价值。

    所以,清三代的许多瓷器精品,在拥有历史价值的同时,具有很高的艺术价值。
 楼主| 发表于 2015-11-16 19:37:16 | 显示全部楼层
正文 第五十六章天价


    建了个群,鉴伪存真,群号:361638021,验证信息是本书书名,都市藏真。

    感谢韶华老去和瞬时速度两位兄弟的打赏,感谢瞬时速度兄弟成为本书第一个弟子。

    就现在拍卖场上看,近十年来创高价成交的官窑瓷器,绝大部分都出自清代官窑。

    此外,高古瓷器因鉴定赏析困难导致的曲高和寡,从另一方面刺激了清三代瓷的走好。

    清康熙时期是中国瓷器发展的重要阶段,瓷胎比明代胎质更加坚硬精细、颜色更加洁白;瓷釉和瓷胎结合得特别紧密,比明代有很大的发展和进步。

    瓷彩方面,不但继承了以前的彩色,还创制出珐琅彩、粉彩等新的彩色品种。

    珐琅彩是康熙晚期出现的一种釉上彩,是专供清朝最高统治者赏玩的御用品,因此康熙时期的珐琅彩瓷是很少见的。

    拍卖厂上出现的,最具代表性器物为“清康熙御制胭脂红地珐琅彩莲花图碗”,这也是跟孟光涛这只小碗最近似的一只珐琅彩小碗。

    它最近的一次是1999年的香港佳士得秋拍上,以1132.71万元人民币售出,要知道这可是十几年前的价格,那时的一千一百多万,可不是现在,现在的价格肯定飙升的更高,翻个三五倍甚至是十倍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还有,这几个精品珐琅彩瓷,韩孔雀全都研究过,它们不管是绘画技巧还是颜料,甚至是烧制工艺,都不如孟光涛手里的这只黄地珐琅彩精湛。

    既然不如它的都能卖出七千万,那这只卖个八千万是一点问题都没有,如果运作得到,加上一些有名的专家鼓吹,卖出上亿的价格轻而易举。

    韩孔雀也是看到江林有这方面的实力,所以才把价格抬到了最高。

    这次交易不管成不成,最大受益人都将是孟光涛,单是这次四位鉴定大师没有明确说出这是赝品,那就是对这只小碗的最大支持。

    有了这么一出大戏,孟光涛的这只小碗就算卖不出八千万,卖个五六千万还是很容易的,毕竟古玩行没有几个傻子,韩孔雀能够分析出来的这些,别人也能轻易想到。

    虽然五六千万的价格不低,但相对最终可能出现的价格,能够以这种价格买到,还是一个大漏,这就看买主有没有那份实力了。

    韩孔雀话说的坚决,让江林脸色变得难看,韩孔雀说的一点也没错,他想压价,而人家自然也能涨价,本来五千五百万买下是最合适的,可现在,因为自己的一点小聪明,却让价格变成了八千万。

    房间里一片寂静,韩孔雀这边的人当然不会说话了,而江林这边的人,也没有人想要说话了。

    韩孔雀说的很清楚了,在懂行的人跟前,做任何掩饰都是徒劳的,也是可笑的,现在已经没有人敢小看韩孔雀一行人了。

    “八千万这个价格实在是太高了,我相信没有几个人能够拿出这么一大笔钱,也更没有人会花这么大笔钱买一只小碗。”江林道。

    “这可不一定,虽然刚才几位前辈说了不少这只小碗的不足之处,但这只小碗是黄釉的,这可是只有皇家才能使用的颜色,而现在,我还真没有听说过,有人收藏到这么精美的黄地珐琅彩。”很长没有说话的胖刘,这时开了口。

    “好了,我们不谈这个,也没有必要谈这个,这只小碗的价值这里所有人都懂,现在全看江公子的了。

    我相信在来这里之前,刘哥应该告诉你规矩了,谈定的价格不容更改,只要验货、签合同,交货付款就行了。

    现在我们重新按照这个流程走,既然已经验货,签不签合同,现在全在你,白顾问,合同准备好了吧?”韩孔雀打断了胖刘的话,直接让白衣准备好合同,把江林逼到了死角。

    既然敢报出五千五百万的价格,自然是有足够的资金,来买这种只能看不能吃的东西的,现在跟自己哭穷有什么意思?

    再说,这世界上有钱人多了,有钱闲的没处用的人更多,君不见有人为了一个虚拟的游戏人物都能花费六七百万?

    “我需要考虑一下。”这么大笔的交易,他也没法擅自做主,自然是要跟家里商量一下的。

    “可以,那边有休息室,不如我们分开各自商量商量?”胖刘道。

    看着江林带着几位专家近日了旁边的休息室,韩孔雀等人却都没有动。

    胖刘直接对着韩孔雀翘起大拇指,并且脸上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这是他身边的孟家三父子,也是带着一种痴傻的笑容,精神恍惚的坐在沙发上。

    韩孔雀到是没有多少激动,价格再高也是孟家受益最大,虽然他的提成也增加了,但四百万元,还不足以让他心态失守。

    走进房间,江林直接问道:“秦老,东西怎么样?”

    秦老也不客气直接道:“开门货,康熙晚期精品御用瓷,不管是绘画技巧,还是釉彩,还是工艺都的顶尖的,这么精美的康熙官窑珐琅彩小碗,在康熙时期不说是独一无二,也算是难得一见。”

    “对它的评价这么高?”江林吃惊了。

    旁边的那个李老道:“这东西就是太过完美了,所以才会到现在还没出手。”

    “对,当时我第一次见到的时候,就被它那富丽堂皇的气势震到了,当时的价格虽然要的不高,但我还是没敢下手。

    我当时也并不是单纯的想要打压价格,那时我也是真的心存疑虑,不过现在经过你们老哥几个一鉴定,我可是后悔了。”古瓷斋的钱老道。

    “钱老,八千万的价格是不是太高了?”江林问道。

    钱老苦笑道:“这个价格还真是不好说,如果没有发生刚才的事情,五千五百万买下算是捡了一个漏,这主要是我们在古玩街上,对那卖主打压的原因,当时他去了几家大的瓷器店,都没有成交。

    听说那卖主的报价一次比一次低,没想到还没等我们收网,你们家就出现了,就是因为你的报价,所以他们才会选择卖给你。

    可以说当时你是占了便宜的,现在这个价格,如果是我们做古玩生意的,因为没有了利润,所以是绝对不会买下的,但你却是不同,如果你有需要,这个价格买下来还算合适。”

    “也就是说以八千万买下也是合适的?”江林道。

    他们四个人当中,因为只有钱老是做生意的,所以他回答道:“八千万买下是绝对不会亏的,如果运作的好,卖出上亿的价格也不算太过稀奇,不过,这样做是需要成本的,所以以这个价格买下,只能说是不会赔本。”

    “恩,我知道了,麻烦您了。”江林道谢。

    这时那个张老道:“江少,如果你不太急的话,还是熬他们一熬,毕竟这么高的价格,可不是谁都能够出的起的,等他们撑不住的时刻,价格自然会落下来。”

    江林毫不犹豫的摇了摇头道:“如果刚开始我们就选择让他们离开,也许真的能够压下价格,现在已经不行了。

    就像那个年轻人说的那样,你们四老已经鉴定过了,现在你们总不能说那是赝品吧?

    只要你们不说那是赝品,很明显就是真品,有了您四老的鉴定,如果这次我们不买,我们就没有机会了。”

    “如果你们家真需要,那就买下了,当断不断反受其乱。”那秦老最有气势,直接了当的道。

    “行,就听秦老的,还请四老在确认一次。”

    江林走出房间的时候,孟光涛他们已经恢复正常,不过就算是不了解情况的,也能够看出他们那满脸喜色。

    江林摇了摇头,笑着走向他们:“刘哥,你可太不够意思了,请来了这位高手,直接打你兄弟我的脸啊!”

    “哈哈,我可不敢请人打你江大少的脸,不过这次你江大少可是偷鸡不成蚀把米。”看到江林的样子,胖刘就知道江林这是认输了。

    “还没请教兄弟是?”江林对韩孔雀伸出手,此时他已经不把韩孔雀当做胖刘的跟班了。

    “姓韩,韩孔雀,刘哥的朋友。”韩孔雀道。

    “哈哈,刘哥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韩兄弟在哪高就?你可真是年轻有为啊!”江林感叹。

    他从小接受精英教育,虽然没少接触古玩,但到现在也不能对古玩了解多少,在这个专业里,这个年轻人却有着如同秦老等人那样的自信,这可实在是不简单。

    “实在是不敢接受您的夸奖,我也就是一个古玩小贩,平时以倒腾古玩为生。”韩孔雀客气的道。

    “韩兄弟真是谦虚,能够做八千万的生意,可不是什么小贩都能做到的。”江林笑着道。

    “看来江公子是有了决定了?”韩孔雀也笑道。

    “好东西自然是不能放过,现在先让我们公司的法务看看合同,如果没问题,我们可以立即签约。”既然已经下了决定,也就没必要拖拖拉拉,江林答应的很痛快。
 楼主| 发表于 2015-11-16 19:37:53 | 显示全部楼层
正文 第五十七章直奔小康



    听到即将签约,孟光涛父子三人更是欣喜若狂,此时就算孟田,也没有了因为分给韩孔雀他们大笔提成的心痛,剩下的只有满脑子的喜悦,八千万啊!就算是给韩孔雀他们一千万,他们还会剩下七千万。

    是七千万,不是七千,也不是七万,是七千万,这么多钱,整个世界上百分之九十的人,一辈子都挣不到,这怎么不让他们欣喜若狂。

    转让合同很简单,比韩孔雀他们跟老孟签订的委托合同还要简单,这份合同只不过是说明这只小碗的来历,证明江林是从老孟手中买到的。

    审核合同签字转账,总共用了不到半个小时,等转完账,那边那只小碗已经完成了第三次鉴定,并且被那位秦老收了起来,并且提到了手中。

    “刘哥,韩兄弟,我们这次合作愉快,以后有好东西希望给我留着,我这里需要大量珍惜古玩,价格不是问题。”交易虽然有点波折,但总算是完成了,此时不止是韩孔雀他们高兴,江林也是很高兴的。

    “啊?江大少还需要?”胖刘吃惊了,当然,不止是他吃惊了,韩孔雀他们也不例外。

    刚刚八千万买下一只小碗,现在却说还要购买大量珍惜古玩,这得多有钱啊?

    此时孟家两兄弟也全都双眼放光,这次他们家最大的收获就是认识了江林,以后如果他们手中有好东西,可就不需要胖刘和韩孔雀做中间人了。

    “江少,不知道能不能留下一个联系地址,我父亲是专门做古玩生意的,这次成交的康熙珐琅彩小碗就是我父亲收藏的。”孟田看到江林要走,立即冲出来道。

    “啊?原来这只小碗是你家的,你好,你好,这是我的名片,以后有什么需要,请给我打电话。”江林乐得直点头,只是一张名片,如果以后直接跟他们交易,价格肯定不可能很高。

    胖刘的脸色变了变,不是他不礼貌没有给双方做介绍,而是中介当中的规矩就是这样,如果你们买卖双方都认识了,以后还有中介什么事情?

    “小二,不要胡说,小刘,这交易也完成了,不如我们完成最后的合同,江大少对不起了,我儿子不懂规矩,就不打扰你们了。”孟光涛道。

    “爸!”看到江林他们离开,孟田有点不甘,不过已经拿到了江林的名片,他也算是达到了目的。

    “不要惹事,小韩,你看那钱怎么办?”孟光涛对着韩孔雀道。

    韩孔雀道:“我们还是去银行吧!通过网上银行我们没法转账。”

    “刚才人家八千万都转给我们了,我们怎么不能转?你不会是想拖着不给我们钱吧?”孟田一听韩孔雀说不能转账,立即就嚷嚷开了。

    韩孔雀顿时无语,没想到老孟这么好的一个人,他的这个儿子却是这么的二。

    “小韩你不要介意,我儿子没见过世面,根本不知道银行的那些规定,你小子,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孟光涛最后气愤的扇了孟田一下,让他住嘴。

    胖刘也不想无缘无故得罪人,所以解释道:“一般没有点特权,是绝对不可能像那江林一样轻易通过网上银行给我们转账八千万的,这肯定是作为大户,享受的特殊服务,我们就不行了,网上银行最高转账额度一天最高不会超过一百万,所以我们只能去银行转账,你们有工行账户吧?”

    孟光涛讪讪的道:“没有,我这些年也没有赚到多少钱。”

    “没有也没关系,过去让工行再给你开个户就好了。”胖刘道。

    “应该能够直接给个金卡吧?原来我去银行,人家有金卡的直接可以插队取钱。”孟田虽然刚被自己的老子扇了一巴掌,但瞬间暴富的兴奋还是没有消退。

    胖刘笑道:“绝对的金卡,以后你去银行取钱,不止是不用排队,而且还会有专门的人给你服务,如果你愿意,银行还会送你一个理财顾问,专门为你服务。”

    一行人各有所思,不过孟田还真就享受了一把银行的优质服务,他们一行人被银行经理陪同完成了整个转账过程。

    八千万,放在哪里都不算少了,孟家三父子开了一个账户,胖刘转给他了七千二百万。

    剩下的钱韩孔雀得到了四百万,银行转账的手续费全是胖刘支付的,不过因为钱不多,所以韩孔雀也没有推让。

    本来他们一个也就两百来万的提成,现在却没人得到了四百万,这不得不说是韩孔雀的功劳。

    本来刚见到孟光涛的时候,胖刘心里还是有点不高兴的,孟光涛胖刘也是认识的,而且他也知道孟光涛手里有只小碗想要出手。

    他本来准备完成了韩孔雀介绍的这笔生意,再接触一下孟光涛的,没想到韩孔雀介绍的生意,还就是孟光涛的。

    这让胖刘有点不高兴,毕竟是他寻找的买家,他自己直接接触孟光涛,那提成可就没有韩孔雀的份了。

    当然,胖刘的人品还不是这么低,所以他虽然有点不高兴,但也没有表现出来,而且还是带着韩孔雀参与交易了。

    但,到了真正交易的时刻,他才知道,没有专业的知识,没有对自己绝对的自信,就算是真正的好东西,他也只能卖出个白菜价。

    这样,委托人被肆意压价,他这个中间人也就可有可无了。

    人家找你就是想通过你的渠道,把自己手中的东西,卖出个天价或者是高价,天价不想了,但高价总得有吧?

    就像今天,如果没有韩孔雀,他们这些人对那只小碗可没有多少自信,如果咬不住价格,价格不说是五千多万了,能够卖到上千万也难。

    如果这样的事情发生几次,胖刘的这个中介服务商可能就要走到头了。

    现在有了韩孔雀的参与,他不止完美的帮助委托人卖出了天价,而且他也没有少得好处,这样的事情最晚明天,就会在古玩行里流传开来。

    一次性八千万的交易,这样的大笔古玩买卖,在私下还是很难遇到的,只是这一笔交易,胖刘就可以声名鹊起。

    有了这样的交易记录,以后想找他寻找买家的人肯定少不了,只要有货源,想要挣点中介费实在是太过容易了。

    胖刘高兴,还有人比他更高兴,这个人当然是孟光涛了,本来他这只小碗就不好出手,他已经想要便宜处理了的。

    毕竟他手里有这么一只小碗,已经在古玩街传开了,如果不能快速处理,很快就会给他带来麻烦。

    现在,通过韩孔雀,却卖出了个天价,虽然拿到手的只有七千二百万,但也比他的心理预期多了好多倍。

    原来只有白日做梦的时候,才会想着自己的这只小碗,会给自己带来一笔可观的财富,可他怎么想,也没有想到,他瞬间就能成为千万富翁。

    现在不说自己儿子的房子了,就算是别墅也足够买两套的了。

    “我请客,小韩,小刘,今天中午我请客。”孟光涛可比他的两个儿子会做人的多,人家帮了自己家这么大的忙,以后也许还能用到,虽说他们拿了钱,但也要感谢一下。

    胖刘一听,高兴了起来:“今天还是我请客,毕竟我们是拖了您老的福,才能做成这笔生意。”

    “刘哥说的是,还是我们兄弟两个请客。”韩孔雀也道。

    “韩哥,刘哥,你们两个不用争,还是让我们请客。”这次说话的很出乎韩孔雀的意料之外,居然是孟田说要请客。

    孟田道:“韩哥,本来我是有点不高兴,因为你们就是帮着我们卖东西,居然就要分那么多钱,不过,现在我也看清楚了,如果没有你们,我们绝对卖不出现在得到的那些钱,你们这是帮了我们的忙,我也不是好坏不分的人,今天让我爸请客。”

    韩孔雀立时对孟田的观感有了改变,这小子人还不坏,也许有点财迷,但人品还不算太差。

    “你们不用客气,毕竟我们哥俩也赚钱了。”韩孔雀客气。

    “你们总不如我们父子三人挣的多,还是我们请客,我已经让你孟婶准备好了菜,小刘你叫上你媳妇,小韩,我们还是会院子里吃。

    我先说好,我可不是舍不得花钱啊!我们会院子里吃方便,而且吃的自在,不过菜你们放心,都是从大饭店顶的,我让你孟婶跑出很远,从一家五星级酒店定下的。”孟光涛道。

    “孟叔有心了,这样我们就却之不恭了。”韩孔雀感谢道。

    “说什么,这些年我一个人在外,你们可没有少照顾我,我第一天过来古玩街,小刘就给我让出来了一块地,让我摆摊,而且陈青一家对我也很照顾,我早就想要请请你们了,不过我们都为了生计忙碌,一直没有机会,没想到现在一下,我们全都奔小康了,要这样还不能好好感谢你们一次,那我老孟可就太不厚道了。”孟光涛有点感叹。
 楼主| 发表于 2015-11-16 19:38:36 | 显示全部楼层
正文 第五十八章海鲜宴



    感谢我不做作兄弟的五星评价,感谢林林青玉兄弟的打赏。

    胖刘也有点感叹,如果没有这次交易,他还在社会的底层挣扎,有了这次的经历,以后他的日子就好过了。

    毛绒把押运车直接开到了古玩街上,街道两边还是一溜溜的摊位,幸亏韩孔雀的租房在古玩街的南头,所以车子并不用进入古玩街内部。

    车子停下,孟家父子先下了车,可韩孔雀并没有立即下车,而是从身边拿起一个手提袋,扔给了前面的毛绒:“毛哥,这些是兄弟们的辛苦费,不要嫌少,算是我请兄弟们喝酒的,我知道你们要上班了,所以就不让你们进去跟我们一块庆祝了。”

    毛绒看都没看,直接又把那手提袋扔了回来:“小韩,你这是看不起我了,我能要你的钱?你赶紧拿回去。”

    韩孔雀还没说话,一边的胖刘也拿出一个手提袋道:“我也准备了一份,兄弟们是一定要收下的,既然你不好意思要小韩的,那就收我的。

    你们可不认识我,既然为我服务了,那是一定要拿钱的,兄弟你不要推辞,我可是做古玩生意的,以后肯定还会用到哥几个,不过到时候叫哥几个的时候,哥几个可不要不来啊?”

    “是啊,毛哥,你叫几个兄弟过来帮忙,如果不要钱那像话吗?这个活可是很危险的,你收钱,我们双方都得利,再说,我们可是用你们保驾护航来挣钱的,所以这钱你一定要收下。”韩孔雀伸手把胖刘递过去的钱袋拿了回来,而是把自己的钱袋送了过去。

    “小韩,我是真不要,如果你有心,等有时间了请哥们喝顿酒就好了,给钱太见外了。”毛绒坚决不要。

    韩孔雀拉着胖刘下了车,直接把钱袋扔进了车子,道:“毛哥,如果这次你不收钱,以后我再有事情可不敢找你们来帮忙了,你自己不要钱,难道你就让这三位兄弟过来白帮忙?你总要请顿酒让他们喝吧?难道这钱还要让你出啊?”

    凤凰珠宝公司的保安工资不低,但同时负担的责任也大,昨天他们上的是晚班,本来今天白天要休息今天晚上还是晚班,现在他们不睡觉过来给他们当保镖,这种事情可不简单。

    价值几千万的东西,万一要出现意外,那就肯定是惨剧,这种工作看着简单,可绝对是把脑袋别在腰带上的工作。

    “行,我就拿这钱请兄弟们好好吃一顿,每天吃公司食堂,嘴里都淡出鸟来了。”毛绒看在不拿韩孔雀就要翻脸了,所以只能收下,带三个兄弟出来是人情,他总要请客的,拿了钱也好。

    毛绒启动车子,开出古玩街,想了一下道:“小陈,你看看有多少钱,我们借了车队的车子,回去连车队的队长老李也叫上,我们好好吃一顿,钱不够我来出。”

    跟毛绒一块坐在前面的小伙子,拿起那根黑色的手提袋,感觉手一沉:“大哥,感觉挺重,不会给了一万块吧!”

    “你小子,一个手提袋能有多重,如果你真能感觉的出,那可就不是一万了,而是好几万。”毛绒笑着道。

    “大哥,你还真说着了,不是一万是四万。”

    “四万?没想到小韩还真是大方。”

    “四万啊?这古玩行里挣钱也太容易了吧?”

    “这个可不是谁都能够这么挣钱了,今天的事情,你们从头看到尾,要是让我们做,我们能做什么?”毛绒重重的吸了口气。

    “抢劫。”

    “噗嗤。”几个人同时笑了起来。

    一下给了四万,毛绒他们都很吃惊,但想到可能以后还要帮着韩孔雀做这种事情,他就放下心来,以后可不会收他这么多钱了。

    不说毛绒他们,韩孔雀回到他的院子之后,就开始帮着孟老太上菜,他们从龙潭大酒店出来,老孟就偷着打了电话,所以酒菜孟老太早就准备好了,他们回来就可以吃。

    没有生在海边的人,对吃海鲜都有一种特别的向往,易得的东西往往不珍惜,生在山村的韩孔雀对吃河鲜江鲜不稀奇,只对吃海鲜有特别的情愫。

    虽说菜市场和超市里都有海鲜出售,但是总不是那么新鲜,口味上和在海边城市里的海鲜比,差的不是一点半点了,口感的滑嫩和鲜度更是没法比的。

    大酒店里的海鲜相对要新鲜许多,但是大酒店里的海鲜价格贵你没商量,不是原来韩孔雀这样的工薪族消费得起的,所以吃海鲜就成了一件奢侈的事情,脑子里过一过也就淡而忘之了......

    当有人说请他们吃海鲜的时候,不说吃货胖刘,就算是韩孔雀也顿时眼睛一亮,唤醒了心底对吃海鲜的渴望,胃里的馋虫也开始蠕动起来。

    看得出来,孟家是用心了,濑尿虾、虾婆婆、虾姑,素菜和海鲜做成的炸丸子,很香酥。

    小香螺,淡红色带着好看条文的三文鱼片,熟螺片,耗、鲍鱼、扇贝三拼盘。

    膏蟹、很有嚼头的鱿鱼卷,中间还有贝肉,新鲜的带鱼。

    东星斑,这个是很贵的鱼,鲜嫩爽滑。

    金丝血燕每人一碗,煮好的鲍鱼一大碗。

    日本碟鱼头吃的韩孔雀差点把舌头也咽下去了。

    里面他最熟悉的就是大黄鱼了,这个原来陈蕊给他做过几次,这大黄鱼价格虽不比东星斑昂贵,可口味上却绝不输于它,平时自己做,还是吃大黄鱼。

    最后一道海鲜面,那真叫一绝了,很多种的海鲜,在这盆里开会了,那叫一个好吃,盘子底朝天的样子就不说了,省得丢人。

    酒过三巡,孟家一家,胖刘夫妇,陈青夫妇,加上韩孔雀,他们奋勇战斗,台上杯盘狼藉,桌下,虾壳蟹壳贝壳成堆。

    酒一直喝到下午五点钟,价值一千多的海之蓝,他们喝了四瓶,要不是几个女人制止,他们还能喝下两瓶。

    现在五个男人分了四斤酒却是正好,他们吃完了正好说一会话。

    喝了一顿酒,已经把众人心中的兴奋劲化解了不少,现在他们的心情已经逐渐平静下来,原来都是社会的底层人员,谁也没有见过上百万的钱,但现在,除了陈青夫妇,他们可全都是百万富翁了。

    “今天让孟叔你破费了。”陈青也知道他们做成了一笔大生意,但还是要感谢一下请客的。

    “小陈你就是太客气了,平时我麻烦你家小蕊的还少?今天要不是专门为了感谢你们夫妇,我就拉着小韩他们去酒店吃饭了,就是怕你们夫妇不去,所以我们才带回来吃的。”

    孟光涛说的这可是实话,这桌子海鲜宴,带回来的价格比在酒店吃可是贵多了,人家大酒店可不会外送,现在之所以送过来,那是另外付了钱的。

    “孟叔可不要这么说,这些年我们家最多也就是给你几个包子吃,你这一桌子,可以买我们多少包子?”陈蕊笑着说。

    孟老太太一听也笑了:“人情要是这么算,那可就没有人情味了。”

    “说的是,不过孟叔也太客气了,这一桌可值不少钱,如果我们自己做,可以省下不少呢!”韩孔雀也笑着道。

    孟光涛挥了挥手道:“平时我们可没法这么浪费,不过今天我们都发了财,怎么也要高兴高兴。”

    “二哥,你们把孟叔的那只小碗卖了?你们卖了多少钱?”陈小竹好奇的问着韩孔雀。

    “嘿嘿,你个小丫头好奇心还挺重,不过这个可是孟叔家的**,我们可不能乱说。”韩孔雀敲了陈小竹的脑袋一下,却是没有告诉她什么。

    陈小竹可不是那么好欺负的,不过看了看韩孔雀那块头,立即泄了气,他可不是她那小胳膊小腿能够对付的。

    陈小竹一转眼珠子,东星斑的价格,批发三百来块一斤,今天吃的这个不小,应该值七八百元钱,大酒店的东星斑,卖的贵点是必然的。

    一般在外面的饭店,虾五十,濑尿虾三十,螺六十,丸子三十,三文鱼六十,螺肉三十,拼盘一百二,鱿鱼三十,带鱼五十。

    东星斑算八百百,黄鱼八十,蟹一百五,再加上小食、海鲜面,不超过两千,加上燕窝,和鲍鱼什么的,就算在大饭店里,最多也就三四千元。

    算好了这桌酒席的价格,陈小竹道:“不告诉我,我也能猜个差不多,今天这一桌在大酒店的要三五千吧?

    请客都要这么多钱,那孟叔家小碗的价格,怎么也是这桌酒席的百倍甚至更多吧?所以那只小碗孟叔最少也要买了上百万吧?”

    “嘿嘿。”知道请客的众人,几乎同时笑了起来,不过他们却都没有说话。

    看到众人没有反对,这时连陈青夫妇也吃惊了:“真的卖了上百万?”
 楼主| 发表于 2015-11-16 19:39:17 | 显示全部楼层
正文 第五十九章四艺馆


    孟光涛今天很高兴,而陈青夫妇的为人他也知道,再加上韩孔雀的关系,陈青夫妇是早晚会知道的,所以他道:“今天只是小韩和小刘分到的提成,也不止百万。”

    “啊!”此时不止是陈庆一家惊讶了,就连孟老太太也吃惊的张大了嘴说不出话了。

    虽然孟光涛打电话让他定菜庆祝,说是东西卖了,她知道肯定是卖了个好价钱,因为孟光涛在外面打的电话,所以具体卖了多少钱没有告诉她,但她也跟陈小竹猜的那样,猜测着能够卖个几百万也就不错了。

    虽然孟光涛和韩孔雀都说,那只小碗的价格上千万,但她却从来没有当真过。

    在这个朴实的老太太心中,一只小碗就算是康熙皇帝使用过的,那也是不能吃不能喝的东西,能够卖出几百万已经算是顶天了。

    可现在只是胖刘和韩孔雀两个人的提成,就不止百万,那他们家的这只小碗到底卖了多少钱?

    “老头子,那只小碗到底卖了多少钱?不会真卖了五千五百万吧?”

    孟老太太跟孟光涛两口子教了一辈子书,现在都退休了,他们的退休金一个月也就三千多元。

    他们几十年的工资也不过百来万元,现在只是给人提成就几百万了,难道还真有人疯了,会花费五千五百万买下了那只小碗?这怎么不让她吃惊。

    “妈,今天我们那只小碗卖了八千万。”孟家兄弟当中,那孟老大从来不说话,就跟个没嘴的葫芦一样,而孟老二却是个嘴快的。

    “八千万?刚开始不是说最高五千五百万的吗?”在孟老太太心目中,那五千万五百万能够全部拿到手,已经算是他们的幸运了,没想到现在却卖出了八千万。

    “这个可是韩大哥的功劳,要是没有他,我们可能真就几百万处理了,最后还是韩大哥看得准,一分钱也不让,最后还涨价了。

    果然,后来八千万那些人还是买下来了,怪不得人家都说,古玩行是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我爹这是十年不开张,开张就吃一辈子,看来这古玩行还是大有可为的。”梦老二有点憧憬的道。

    “你小子就不要想好事了,这只小碗我是知道它的来历,所以才买下来的,就算这样,如果没有小韩和小刘帮着,也处理不了,这种好事你就不要多想了。”孟光涛是很了解自己的这个二儿子的。

    他的两个儿子,老大太过老实,在家乡一家电缆厂上班,那厂子半死不活,每个月也就不到两千元的工资。

    而二儿子头脑很灵活,却不是个脚踏实地的,他们老两口支持着开了一家服装店,也只能是让他不至于饿死。

    现在二儿子也要结婚了,所以才逼着老两口给买房子。

    他这个二儿子原来老孟逼着让他学习一些古玩鉴定知识,但他一点兴趣也没有,现在是看上古玩这个行当了,才有了别样的心思。

    可这一行,没有大量时间积累知识,没有点独特的本事,不要说挣钱了,不把他的棺材本配上就很好了。

    “二弟,真的卖了八千万?”陈蕊多么淡然的一个女人,现在听到一只小碗卖了那么多钱,也淡定不起来了。

    “大嫂,真的卖了那么多,我和刘哥一人拿了四百万的提成,只是今天这一笔买卖,就挣下了两套房子。”韩孔雀有什么事情,也不会太过隐瞒陈青夫妇,所以直接告诉了他们。

    “四百万的提成?”陈青吃惊得道。

    “对,四百万,昨天买房子时,我就告诉那房地产公司的经理了,虽然签订了合同,但我让他不要急着办贷款,如果合适我想全款支付。

    没想到今天就挣了四百万,等一会我就给那经理打电话,明天把合同重新签订以下,还有,我记得你们给我买的那套房子对面那家,也是空着的,正好,我们把那套房子也买下,以后我们还是邻居。”

    韩孔雀早就想回报以下陈青夫妇,没想到机会这就送到他的手边了。

    “那个不急,我们现在住在这里挺好,如果买了房子,来回都不方便。”陈青拒绝道。

    韩孔雀笑着道:“房子总是要买的,不过,要是住在那边还真是不方便,这个以后再说,先把房子买下再说,小明明年就要上小学了,耽误不得了。”

    “我们现在真没打算买房子,二弟你现在也有钱了,不如好好把你那房子装修一下,你嫂子可是给你联系好了,这几天就会安排你去相亲,如果双方合适,最晚明年就把事给你们办了,你的年纪可不小。”陈青道。

    陈蕊也道:“本来我们就没打算在别处买房子,现在这地方住着就挺好,如果有钱,我们还不如租间店面,毕竟在外面摆摊不是长久之计。”

    这时孟光涛道:“小蕊说的对,虽然在街上摆摊成本低,但总是不好,辛苦不说,还要时刻受到城管的威胁,就算不能买下一间店面,租下一间也不错。”

    “对,还是有个根据地的好,像我爸原来那样实在是太辛苦了,韩哥,刘哥,不知道这古玩街上有没有即将出售的房子,我跟我爸和我哥商量了一下,也打算在这里买间店铺,做点小生意。”孟田道。

    陈蕊道:“这个我们经常打听,听说不远处的四艺馆要出售,可那四艺馆的面积很大,要价也很高。”

    陈青道:“四艺馆在我们的眼中价格很高,可在孟叔的手里可就不算什么了,如果没有今天这笔生意,那个价格是天价,可现在对孟叔来说,可就是小菜一碟了。”

    “四艺馆要出售?”孟光涛也是知道四艺馆的。

    “四艺馆的老馆主生病了,根本没法管理那家店,现在是他的三个儿子共同管理,听说把那家店弄的乌烟瘴气,最近他们已经经营不下去了,准备转让。”陈青道。

    韩孔雀知道四艺馆是做四层的小楼,经营的是琴棋书画,每层楼经营一种,上面三层楼是打通了的,面积很大,只有第一层是分成了三间。

    四艺馆可是这条街上最大的字画经销商,而且韩孔雀还听说过,这条古玩街上的重宝之一,就在四艺馆,听说是一件唐伯虎真迹,韩孔雀也只是听说过,具体是唐伯虎的什么东西,他也不清楚。

    不过就算传说失实,那四艺馆也是底蕴深厚,没想到这才多长时间,居然要闹到变卖房产的地步了。

    “四艺馆里的东西呢?”韩孔雀可是知道,四艺馆里可是有不少好东西的,他见过的一张古琴,好像就是唐朝时期的,虽然没有细看,但韩孔雀还是有七八成的把握是唐琴。

    除了那件唐琴,听说四艺馆顶层还有不少古籍善本,而名家字画也不少,这么多东西都价值不菲,这些算起来可是天价,现在既然卖房产了,那些东西自然是不在四艺馆了,要不然连带着里面的东西可没人买得起。

    “早就让沈老板的三个儿子瓜分完了,现在整个四艺馆空空如也,什么东西都没有剩下。”陈蕊去看过几次,就是因为她想租凭下一间门面。

    四艺馆的主体她是不敢想的,但四艺馆一层被分成了三间,其中两间是对外出租的,好像现在都被收回了,准备整体出售。

    一听是这种情况,孟光涛首先心动了,本来他是打算把那只康熙小碗卖了就收手不干了,可看到了古玩行的利益,他的二儿子孟田不愿意了。

    在家里他支撑着一个半死不活的服装店,也只是饿不死,指着那个发财是想都不用想的。

    现在看到了自己老爹这一行的光明钱景,他是下定了决心让他爸继续在这一行里做了。

    这种想法自从韩孔雀给他们家鉴定了那只小碗,他就有了,不过他们那时还不能确定,今天钱也拿到手了,更加让孟田的心中下了决定。

    从那只小碗成交之后,孟田索要江林的名片开始,孟田就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孟光涛。

    而孟光涛现在的想法也多了,他热爱古玩,也喜欢倒腾古玩,要不然他也不会退休之后,干了这么多年的古玩小贩。

    现在有了儿子的支持,更有了雄厚的资金,他也想着继续自己的这点爱好。

    现在他家有资金,完全可以买下四艺馆,如果四艺馆连带着里面的东西一起转让,他还没有本事接手,但现在是空的,他就有了机会。

    “知道沈家为什么要出售四艺馆吗?”孟光涛问道。

    陈青道:“我听说,沈家的三个儿子今年投资失误,亏了一大笔钱,现在急需资金,想要将四艺馆整体出售。

    四艺馆下面的两间店面也已经到期,所以他们家没有急需出租,而是收回了,你们要是将四艺馆全部接手过来,就可以把旁边的店面也做起来,那下面的店面的店主也是一直在亏,到期之后,他们已经不会续约。”
 楼主| 发表于 2015-11-16 19:39:51 | 显示全部楼层
正文 第六十章古玩商城

    陈青一家打听的这么清楚,是因为他们也想要租下那里的门面,如果不能直接从房东手里租房,而是从二房东那里租,需要提供高额的转让费,如果四艺馆的主人换了,主人把商铺全部收回再出租,只要出租金就可以了。

    “你真的确定四艺馆要出售么?”何碧云问道。

    “孟叔,四艺馆里有我们的一个老乡,他前两天跟我提起这事情,问有我们想不想租房子,如果换了房东,四艺馆下面的那两间商铺可是没有转让费的。

    不过这四艺馆价格有些高,一般人哪里来的这么多资金接手?这也是今天你们说起来要做古玩生意了,我才会提起,毕竟你家现在有资金来接手。”

    孟光涛笑道,“我们确实有这个想法,你看能不能把你那老乡约出来,我们了解一下哪里的情况,要是合适的话,我们就直接买下来。”

    原来买下古玩街的一家大型店铺他是不敢想的,现在,他却有了十足的底气将铺子买下来,这样做起生意来才会没有后顾之忧。

    做古玩生意,可不是每天都有生意的,如果平时生意不好,还要付出高额房租,那样很少有人受得了。

    古玩街上的一些商人,之所以经营不好撑不下去,并不是他们没本事,而是没好运气。

    收不到好东西,捡不到漏,他们本事大过天也没用,如果房子是自己的,无论中间有什么变故,他们都可以稳赚不赔。

    孟光涛他们本来就想买店铺,这样一来,他们一家倒是不用满大街跑找门面了。

    接下来的几天,陈青帮着孟光涛跑房子了,而他的位置只能有韩孔雀顶上。

    陈青之所以这么热情,也是有原因的,如果孟光涛一家买下四艺馆,那四艺馆下面的两间商铺他就可以租下一间,这样他就有可能是成为古玩街上唯一的一家饭店。

    这古玩街上的人流量实在是太大了,在这里开唯一的一家饭馆,怎么也不可能赔本的。

    原来他们不是不想租房,可从二房东手里租房,要盘下人家店里的东西不说,还要支付转让费,加上本身房子的租金,做个几年都不容易翻身。

    这次不用付转让费,也不用接收上家的存货,这就能够节省下大笔资金,这样的好事,可是可遇不可求的。

    陈青忙着帮助老孟一家买房子,韩孔雀也就没有了多少时间在古玩街上淘宝。

    而他最近也算是鸿运当头,不过过犹不及的道理他还是懂的,所以也乐得韬光养晦一段时间。

    没有了生活的压力,韩孔雀每天都跟着陈蕊出摊,帮助他们家卖包子。

    古玩街上的商铺是很好卖的,孟光涛也在古玩街上待了四五年了,所以对四艺馆也算了解,只是稍微了解了些情况,孟光涛就通过陈青他们的老乡,将房主约了过来。

    对方还真是急着将房子脱手,套现大笔资金,见孟家真想将房子买下来,开了一个很实在的价格,双方谈了一个上午便把价格谈了下来。

    房子虽然不便宜,但是对于刚发了一笔横财的孟家来说,还真不算什么事情,最后占地面积一百平的四层小楼以一千五百万成交。

    下面一层每平方六万,一百平就是六百万,二层以上每平方三万,一共三百平价值九百万,总共一千五百万,各种交易产生的手续费卖主支付。

    就这样孟光涛直接投资一千五百万买下一栋小楼,在现在楼市低迷的时刻,绝对属于大手笔。

    当然,花费巨资买下这栋小楼是可以保值的,也算是一种防止通货膨胀的一种手段。

    虽然楼市低迷,但商铺是什么时候也不会贬值的,只不过现在的炒房团被套住的不少。

    没有了炒房团的炒作,加上很多人害怕被套,不太敢投资房产,才会让孟家这么轻易的买下了这栋小楼。

    一周之内便将房子手续办好,他们便立即开始装修房子,在此之前,孟家便已经请了装修公司设计好新店。

    孟光涛人老成精,他知道自己没有太大的本事,如果他继承四艺馆的生意,重新经营和琴棋书画相关的古董,也许能够借助原来的客源,把生意撑起来。

    但他却没有与之相配的专业知识,却让没有本事接过沈家的那些资源,毕竟琴棋书画可不是谁都能玩的转的。

    孟光涛小贩出身,平时就是小打小闹,现在买下了这么一栋楼房,如果让他经营,那么那四层楼,他还真没法利用。

    当时只想抢下这栋楼,却没有想好怎么利用,等买下来了,他们却傻眼了,最后还是韩孔雀提醒了他,他才下了决定。

    他是从小贩起家,做包袱斋走街串巷,挣得是辛苦钱,就算古玩街上的小贩,一年四季日晒雨淋,也是很辛苦的。

    现在他买下了四层小楼,总共四百平方的使用面积,他自己肯定是不能全用了的,所以只是简单的把房子清理了一下,把上面三层完全打通,利用一些特制柜台,把整个房间分割出大量摊位。

    柜台虽然是玻璃做的,但全部使用的是防弹玻璃,上面一个把老式铁锁,要是放进东西,锁头一锁,除非用重锤猛砸,还真没有办法轻易打开。

    孟光涛把这栋小楼,直接改造成了一处特殊的商场,商场上的柜台全部出租,长期租凭可以,租凭一天也可以,当然你要想租几个小时也行。

    说明白了,这就是孟光涛给所有小贩和包袱斋这些流动的走商,准备了一个临时落脚的地方。

    这家被孟光涛叫做古玩商城的商场,也就这么出现了,由于是按照柜台出租的,所以租用一处柜台的价格并不高。

    柜台占得地方并不大,后面一个货架,前面一个柜台加中间的一张椅子,总共也不过是三个平方左右,每平方的租金是一千元,也就是这么一个摊位一个月要三千元。

    虽然这个价格也不算低,但相比下面三十来平方的一间门头房来说,那每个月三万块的租金,可是很让一些人头痛,更是一些小贩无法承受的。

    其实做古玩生意的,又有多少货物需要摆出来贩卖?

    一般在古玩店里摆放的大部分货物,几乎全部是现代艺术品,这些东西,有个一件两件作为样品,摆出来让客人看看也就可以了。

    所以在外面开店的效果,其实跟现在孟光涛整出来的一个柜台的效果也差不多,只不过其租金却只有外面开店的十分之一。

    孟光涛买下这栋小楼之后,下面三间门面房,孟家只留下了一间,其他两间被韩孔雀和陈青两个租了下来。

    虽然韩孔雀还没想好要做什么,但只是挣个转让费也不会吃亏。

    而陈青租下了一间,很明显是要做饭馆生意的,因为房子不大,所以只能做些快餐素食,有了这间房子他的生意才能稳定。

    不过租金是真心的不便宜,三十来平方的门头房,一个月的租金就要三万,平均一天一千元的租金,一天最少要卖出两千个包子才能回本。

    要不是韩孔雀强烈建议,陈青一家听到这个房租价格,本来是想放弃的,可在韩孔雀的强烈建议之下,最后还是陈青拍板租了下来。

    这间房子宽五米,长六米多点,也就三十来平方,却要每个月三万元的租金,陈蕊是怎么想,也想不出怎么挣回房租。

    “你说你怎么就同意租下来了呢?我们一天最多也就卖千把个包子,全都挣了才两千元,现在租下来了房子,以后我们挣的那点钱,还不够房租的。”陈蕊看着在整理桌椅的丈夫,抱怨道。

    陈青笑道:“这个你不用管,你就只等着收钱就好,以后我们不用搬桌子椅子,也不用推着炉子到处跑了,铺子里的活以后都是我的,你就专管收钱。”

    “我到是很想这么轻松,可我就怕我收的钱,还不够付房租的。”陈蕊没好气的道。

    “肯定够,你就等着看好了。”陈青笑着道。

    陈蕊疑惑的看着陈青:“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还有,我们这包子铺到底要取个什么名字?现在证件已经齐了,名字应该填上了吧?”

    “嘿嘿,等一会,我们跟孟叔家的牌匾一块揭开你就知道了。”陈青道。

    “今天小韩忙的什么?怎么到现在还没有来?我们今天开业不准备点包子卖吗?房租加保证金我们一共给了孟叔五十万,这些钱可是我们好几年攒下的,如果不挣钱,我们以后要喝西北风了。”陈蕊心情低落的道。

    “我们一定会挣钱,你要相信我。”陈青道。

    陈蕊白了陈青一眼道:“我当然相信你,要是不相信你,我就不会嫁给你了,你告诉我,小韩跟小竹在家里干什么呢?”

    “嘿嘿,你看他们来了。”陈青指着外面道。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网络文学  

GMT+8, 2017-4-29 05:58 , Processed in 0.035680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