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veBook.com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楼主: syzx

《都市藏真》农村孩子,演绎而精彩的人生。作者:疯神...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5-11-15 20:52:5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十一章兄弟聚会(求收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今天下午两点上都市分类的新书推荐,求收藏,求点击,点开的兄弟,顺手加入书架吧!新书需要支持。

    韩孔雀恶狠狠的瞪了古烈一眼道:“大哥,这东西是我自己做的,所以价格不贵,太贵的东西我肯定送不起,所以你让嫂子收着就好了。”

    这时陈小竹瞪着大眼睛,哇的一声叫了出来:“哈哈,大哥,我有宝贝了,这东西怎么也值两千元吧?哇,只是这么点小东西,就能买一部好手机了,哈哈,我看我的那些同学,还怎么在我面前得瑟。”

    韩孔雀、古烈、陈青、陈蕊,全都看着陈小竹笑了,这农村姑娘,只是得了一件两千元的收拾就这么高兴。

    看着她笑的幸福的小模样,陈青也说不出让她还给韩孔雀的话。

    韩孔雀道:“收着吧,在外面也许两千元也买不到,但从我手里拿,肯定不值那么多钱。”

    “就是,大哥,你要有心,等我二哥结婚时,你多出点血就好了,我们兄弟也不用这么计较,再说,要是让我大嫂给二哥说个漂亮的媳妇,就什么都有了,省的我二哥不会过日子。”古烈道。

    陈蕊道:“这事我记着了,这一副耳钉就当小韩的谢媒礼了,明天我就给他介绍个对象。”

    “大嫂你可要认真点了,这谢媒礼可有点重,要是不给我二哥说个好的,可对不起他。”古烈道。

    “这礼很重?有多重?”陈蕊想到了怎么还韩孔雀这份人情,所以心情轻松起来。

    古烈没有回答陈蕊的问题,而是贴在韩孔雀的耳边小声的道:“二哥你发财了?这是玻璃种的红翡吧?”

    没等韩孔雀说话,古烈再次道:“这东西肯定很值钱,要我看,没有个七八千应该买不下来吧?嘿嘿,既然二哥你有多的,那就不要忘了给兄弟我留一份,我正好用来求婚。”

    韩孔雀看了一眼古烈,这小子虽然让自己逼着,学了些古玩玉器的鉴定知识,可实在是烂泥扶不上墙,到现在还没有多少眼力。

    这么通透的血玉,到了他嘴里也就成了玻璃种红翡,还七八千块钱,这东西如果到了识货的人手里,卖出七八万的价格也不奇怪,就算卖到玉器店里,卖个三四万也很轻松。

    这就是物以稀为贵的原因,愿意要的多少钱都要,在不愿意要的人眼力,一分钱不值。

    这也就是韩孔雀跟这几个兄弟亲,要是别人,他才不会拿出这种好东西送人,要知道眼前这几个兄弟,可是救过他的命,要不然,他们也不可能感情这么好,他们可真是过命的交情。

    想到这里,韩孔雀无声叹息起来,如果他的家人能够稍微对自己好点,他也不介意多给家里点钱。

    可现在,他给家里再多的钱,也不过是让家里把他当做摇钱树,落不到一点好,这样的亲情,他也不知道是怎么形成的。

    “好了,好了,我们吃肉,看我韩式烤牛肉,韩家烤排骨。”韩孔雀看铁丝网上的牛肉和猪排,已经被烤的冒血水了,他赶紧倒出一些味精,洒在上面。

    这些味精是他自己熬制的,海带汤蒸发后留下的棕色晶体就是味精,这样的味精调味最好,又没有多少副作用,而且做起来也很简单。

    平时没有多少事情的韩孔雀,为了吃,什么样的办法都想到了,这些味精就是他平时没事时自己熬制的。

    韩孔雀烤肉很简单,洗干净的肉切片,什么东西都不放,只是在肉片烤出水来时,撒上点味精,让肉里的水自己融化味精,把味精全部吸收到肉里就好。

    他最喜欢吃这样的烤肉,至于其他人,他就不管了,桌子上还放着花生油、牛油、羊油、孜然、盐、胡椒、辣椒面等,谁喜欢吃什么口味的自己放就好了。

    “我们开吃。”最早放到铁丝网上的薄肉片,已经烤的差不多,韩孔雀家的炭盆不大,一次也就烤三指宽的肉片七八片,但正好能让一人一片还有剩余。

    古烈看了一下自己的手机道:“老四怎么还没来?这都九点了。”

    “怎么老四也来?”韩孔雀吃着嘴里的烤肉片道。

    陈青一片切肉一边道:“老四说要回老家,所以几天晚上我们哥四个聚聚。”

    “怎么了?他那活不想干了?”韩孔雀跟陈青、古烈、袁鹏四个人一块走出的大山,他们一块来到这个城市打拼,这十年来一只互相帮助,可以说他们虽然不是一家人,可却比一家人还要亲。

    “老四的年纪也不小了,他爹让他回家结婚。”陈青道。

    “结婚?没听说他有对象啊?”韩孔雀有点傻眼。

    老大陈青结婚最早,人家的女儿都六岁了。

    老三是个花花公子,幸亏他没钱,所以喜鹊尾巴也没有翘起来,最近两年交了个才女女朋友,好像要被拴住。

    现在居然连老四也不声不响的要结婚了,这让韩孔雀这个最先有老婆的人情何以堪。

    陈青笑了起来:“听袁鹏说,这次他回家就去相亲,所以他应该快要结婚了。”

    古烈道:“有奸情啊,袁鹏那小子这次怎么那么听话?”

    陈青道:“听说这次他相亲的对象是他的老同学,所以他才这么痛快的答应回家。”

    “哎,没想到老四也要进坟墓了。”韩孔雀道。

    古烈鄙视的道:“你到是想进坟墓,好像没有人拉你一起去。”

    “老三说什么呢!”陈青看韩孔雀有点变了脸色,赶忙阻止古烈说下去。

    古烈看了一眼韩孔雀道:“好了,我不说了,反正二哥现在也看清形势了,以后再找一个好女人,好好过日子就行了。”

    韩孔雀低头吃肉,不再说什么,虽然想要摆脱过去,重新生活,但十年的思念并不是那么容易淡去。

    “老四来了。”就在气氛陷入沉默当中时,袁鹏走进了这座小院子。

    陈青抬头就看到袁鹏提着一箱啤酒,另一只手里还抓着一个大方便袋。

    “老四,你怎么现在才来,我们都要吃完了。”古烈道。

    袁鹏是他们四兄弟中各自最矮的,他只有一米七高,古铜色的皮肤,带着点农村人的朴实,是那种一看就让人心生好感的人。

    他当了三年武警,退役之后来魔都给一个小区的区长开车,那区长好像也是当兵的出身,所以他才能顺利做了他的司机。

    虽然工资不高,但见过大世面,也有一些外快,所以这份不算体面的工作他也做了足足五六年。

    能够跟着一个当官的开车五六年,这足以说明袁鹏是个聪明人,也是一个嘴巴很紧的人,要不然他是不可能给人开车这么长时间的。

    “拿的什么?”韩孔雀打开放在桌子上的方便袋。

    袁鹏看着憨厚的面容,绽放出笑容:“一锅大骨头,知道这个时候你们肯定吃饭了,所以买了这么一锅大骨头,正好给我们下酒。”

    闻着袁鹏嘴里的酒气,陈青皱着眉道:“你刚才喝酒了?那就吃点东西吧,今天我们就不喝了。”

    “没事,明天我就走了,今天晚上跟一些同事聚了聚。”袁鹏把啤酒一瓶瓶的打开,给每人发了一瓶。

    趁着他们重新摆酒的时候,韩孔雀重新回到房子里,把剩下的两幅耳钉拿了出来,想了想又把放在桌子上的八千六百块钱拿了出来。

    “二哥,听说你辞职了?我还真有点佩服你,就那不见天日的工作,你居然能坚持十年。”看到韩孔雀出来,袁鹏道。

    韩孔雀苦笑,每天在凤凰珠宝的金库当中,还真是不见天日,这里的几个兄弟对他很熟悉,没有人比这几个兄弟更了解他,所以他那点事情,他们都知道的很清楚。

    “好了不要说这个,老二已经辞职了,以后会开始一段新的人生,我们要向前看,来,为了以后的幸福生活干杯。”陈青举起一杯子啤酒一饮而尽。

    兄弟几个虽然在同一个城市工作,可平时一般是凑不成堆的,现在能在一起喝酒的时候不多了。

    陈小竹和陈蕊不喝酒,她们早就吃饱了,现在时间不早,她们回房去睡了,此时院子里只剩下韩孔雀他们兄弟四人。

    “老四,回家结婚以后打算干什么?”韩孔雀这一会儿就喝了三瓶啤酒,感觉有点撑,不再想喝,所以挑起了个话题。

    “你们都知道我们家是养鸭子的,回家要是顺利结了婚,我就不出来了,我父亲给我建了两座鸭棚,我准备在家里养鸭子。”袁鹏道。

    韩孔雀道:“这活不错,最起码稳定,不用操心,你那活也没有前途。”

    古烈此时道:“说到这个,我们兄弟四人混的都不怎么样,我是开塔吊的,老大摆小摊,二哥无业之中,我们谁都没有前途啊!”

    陈青道:“你小子不是要重新考大学吗?那就好好考,我听说你现在这个女朋友不错,好好把握,争取比我们过的都好。”

    “亚历山大啊!”古烈叹息,小时候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辍学,现在想要考成人高考,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但现在的女朋友支持,他也只能咬牙坚持,要是他们之间的差距过大,以后也肯定走不到一起。
 楼主| 发表于 2015-11-15 20:57:1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十二章物以稀为贵

               
    陈青道:“谁没有压力?我每天为了多坐一会生意,都要跟城管打游击,这样我不是还要每天都出去摆摊吗?要不然我的老婆孩子喝西北风啊?”

    “像嫂子那样的好女人不多了!”韩孔雀感慨道。

    陈青苦笑道:“好女人就要吃苦,所以我们男人要努力。”

    陈蕊作为魔都本地人,能够嫁给陈青这个没钱没房子没车子的三无人员,本身就很说明问题,而且陈蕊跟着陈青在这底层生活了七年,从来没有一句怨言,他们虽然生活的很辛苦,但他们很幸福。

    “恩。”韩孔雀想了一下道:“老四,回家以后好好干,我们兄弟几个的情况我们都清楚,这是我做二哥的心意。”

    说着,韩孔雀把花剩下的八千六百元钱全部扔给了袁鹏。

    “二哥,你这是做什么?”袁鹏有点吃惊,不知道韩孔雀拿来这么多钱。

    他们兄弟几个,就是袁鹏家里的条件好点,所以这几年他挣的钱都自己存了起来,所以他是兄弟几个当中最有钱的。

    没办法,韩孔雀和陈青都有一个大家子拖累,没法攒下钱财,古烈到是没有拖累,但这小子谈恋爱花钱更多,更是没法攒下钱。

    陈青道:“你二哥给了你就拿着,既然决定了回家创业,手里就要有带你资金,我和老三没有钱给你,这你也知道,你二哥既然拿出来了,你就收着。”

    看到了袁鹏的迟疑,韩孔雀笑道:“我的命都是你们救的,我可从来没有说过一声谢谢,所以我们兄弟之间没有那么多客套。

    我既然给你,就说明我的日子过得还算不错,赶紧收起来,要是再等一会没准我就后悔了。

    小子,我这里还有点好东西,本来打算以后你们结婚时给的,现在你也要回家结婚了,就现在给你们好了。”

    说着,韩孔雀把另外两对血玉耳钉拿了出来,放到了桌子上。

    两对血玉耳钉,一对是菊花耳钉,一对是月季耳钉,都很漂亮,不过菊花耳钉稍显繁复,看起来雍容华贵。

    而月季耳钉含苞待放,看起来清雅怡人,但两对耳钉都是血红色,看起来都耀眼无比,只是一看就不是凡物。

    这两对耳钉风格不同,在不同的人眼里,各有各的魅力。

    “老四,做三哥的不跟你抢,你先挑,挑剩下的是我的,这东西我正好用来求婚,价值七八千的东西,可比普通的结婚戒指好多了。”

    古烈两眼放光的看着桌子上精美的两对耳钉,两对他都很喜欢,要哪一对都无所谓,所以他表现的也十分大方。

    “这是......”袁鹏没有动手。

    “赶紧挑,这可是好东西,一对的价值,不比你刚才拿到的钱少。”古烈催促道。

    “二哥你真发财了?”袁鹏没有理会古烈,而是对着韩孔雀道。

    韩孔雀知道袁鹏给当官的开车,应该是了解点行情的,他知道这对翡翠耳钉的价值。

    “发了点小财,弄到了一点这种翡翠,剩下的下脚料做了四对耳钉,正好你们每人一对。”韩孔雀笑着道。

    袁鹏听到韩孔雀的话,顿时张大了嘴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最后他支支吾吾的道:“你是真的否极泰来了。”

    “可不是,要不然我可没有钱支援你。”韩孔雀笑的开心,这些年,都是这些兄弟帮着他,现在他也该回报一下这些兄弟们了。

    袁鹏久久不回神,古烈看着他们两个道:“我是不是猜错了点什么?难道这东西要比我估的价格还高?怎么可能?这么小的东西能值多少钱?七八千都是坑人了吧?”

    此时陈青也不再烤排骨,他也盯着韩孔雀看,如果真的价值七八千,他可是不能收。

    要是平常往来送点小礼物就算了,价值上万的东西,一次收了两对,这他陈青可不要,不要说是拜把子的兄弟,就算亲兄弟也要明算账。

    “哪有那么值钱,要是那么值钱,我早就去卖了,还会白送给你们?”看到了陈青的表情,韩孔雀就知道他在想什么,所以赶忙否认道。

    袁鹏看了几个兄弟一眼,不用说他也知道他们都在想什么,他笑道:“二哥,这东西可不是小财,如果我看的不错的话,这东西应该是传说中的血翡吧?”

    “恩?”韩孔雀一愣,他没想到袁鹏居然一口说出这翡翠耳钉的来历。

    “我猜着了?这真是血翡?”袁鹏吃惊道。

    古烈道:“血翡?这玩意是血翡?不要开玩笑了。”

    “那好吧,这东西是血翡,不过这么小点的东西也不值多少钱,你们好好的收着就是。”韩孔雀道。

    袁鹏拿起一对菊花耳钉,看着质地如玻璃一样的血红色菊花,感觉这东西还真是夺天地之造化,这种东西,每一件都是天地之间的奇迹。

    “怪不得这东西那么贵,原来这么漂亮,只是这么小的一对耳钉就这么璀璨,如果是一对手镯,真不知道能漂亮到什么程度。”袁鹏感叹的道。

    古烈拿着那对含苞待放的月季耳钉,感觉是很漂亮,但这也不足以让袁鹏这么夸张吧?

    “这东西是很漂亮,但个头这么小,难道价值还要高?”古烈忍不住问道。

    袁鹏看了他一眼道:“你跟着二哥在古玩街也混迹了不少日子了,你说说这东西哪里漂亮?”

    古烈看着手中的耳钉道:“看着跟玻璃做的一样,颜色鲜艳,质地通透,雕琢的很精细,一看就让人爱不释手。”

    袁鹏道:“总算你还有点眼力,这东西漂亮我们都能看到,但这么漂亮的东西可不是玻璃制品,而是天然形成的。

    这样的东西不用我说,你也应该知道是很少见的,这东西,每一件都是不可多得的宝贝,虽然这对耳钉的体积小了点,但你在市场上,什么时候见过这样的极品东西出售?”

    古烈也是聪明人,他很快就知道了这东西的珍贵之处:“你是说这东西很少见?”

    袁鹏道:“不是很少见,是绝无仅有,要不然这东西也不可能那么珍贵,就算是那些有点权势的达官贵人,也很少有人能够见到这种东西,你说这东西珍贵不珍贵?”

    此时韩孔雀轻笑道:“物以稀为贵,这个道理都懂,这个东西是少见,所以才会价格高点,不过它的体积太小,顶破天了也就值个几万块钱,这还是遇到了想要收藏的,要不然也就是个普通石头,所以你们不要太过认真。”

    看着老大陈青想要说什么,韩孔雀接着道:“老大,我知道你们嫌贵不想收,但你想过没有,我既然拿出来了,说明我手里还有更好的东西,所以你们要知道,你们的兄弟我可是发了大财了,就算打土豪的话,你们也要收下。”

    古烈此时看韩孔雀的眼神,已经变得炽烈:“二哥,你真发财了?”

    “得了一块好翡翠,也等于发财了,我刚才都说了,这是我用下脚料做的,所以你们放心收着,这东西就是少见,除了这个也没有什么,我们是兄弟,是兄弟就什么都不用说了。”韩孔雀认真的说道。

    陈青的脸色变了几变道:“那好,我们就收下了。”

    “恩,这才是好兄弟,来我们喝酒。”韩孔雀这些年始终受到这些兄弟们的照顾,他回报的实在太少,现在能够给几个兄弟一些东西,他也感到很高兴。

    “二哥,你仔细说说这东西到底值多少钱,以后我心里也好有点谱。”古烈喝了一杯啤酒后道。

    韩孔雀还没有说话,陈青就道:“你小子在外面不要张扬,这样的东西可不能在外面用来炫耀。”

    韩孔雀也道:“老三,这东西虽然不值多少钱,但总归算是一件宝物,在外面很少见到,如果让人见了,也许会被人惦记,所以还是好好收着,不要到处炫耀。”

    “这不是明珠暗投吗?不能带出去,那要它有什么用啊?”古烈顿时蔫了。

    袁鹏轻笑道:“不是不可以带出来,而是要分场合,如果你要参加个高级酒会什么的,带出来也就带出来了,因为在那样的场合,珠光宝气的,带出来也不显眼。

    如果不分场合的显摆,就很可能招灾,这东西太小,实在太合适抢劫或是偷盗了,而且很容易处理,这么容易销赃的东西,如果你到处显摆,不是等于大喊着让人来抢你的吗?”

    韩孔雀看着几个兄弟,兴高采烈的讨论着这对耳钉在什么场合佩戴,他也只能无奈的笑着。

    说到底还是身份的关系,如果他们都出身在豪门,拿出这些东西实在太过正常。

    就算跟一些同样是富豪的朋友炫耀一下也没什么,毕竟都是有钱人,都是有身份的人,那些知道他有宝贝的人,也不可能想要偷抢。

    而他们现在所处的社会环境,让他们接触到的人,都不可能是多么有钱的人,而你拿出了这么一副宝贝,自然就会被人嫉妒甚至是嫉恨,进而产生一些不好的想法,这归根到底还是社会地位的不同。

    几万块钱的首饰,也许在那些富人眼中,不过是一瓶酒,一顿饭钱,而在平民百姓的眼中,却是一件绝对的奢侈品。

    这绝对不是看不起普通人,你要想,几万块钱在普通人手里,也许是一年的工资,也许是一辆轿车,也许是一座偏远城市的楼房首付。

    在有钱人的眼中,他们看中的是那份独一无二,在普通人眼中,却是**裸的金钱。

    这一个晚上,他们四兄弟谈天说地,述说着自己的经历,说着以后的打算,说着美好的憧憬直到深夜。
 楼主| 发表于 2015-11-15 20:57:5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十三章五帝钱

               
    第二天一大早,韩孔雀在袁鹏的穿衣声中睁开眼睛,昨天袁鹏古烈都留在了韩孔雀这里,今天一早袁鹏就要坐车会老家。

    韩孔雀起身,正好老大陈青过来敲门,老大两口子早就起身,他们做包子卖,往往凌晨三点钟就会起床和面。

    “我已经给你们准备好早餐,牛肉馅的大包子,还有一份南瓜粥,吃了再走。”陈青看着袁鹏道。

    “恩,好的大哥。”袁鹏除了当兵的那几年,其他时间他们几兄弟都是经常会聚聚的,现在他回老家,以后就不好常聚了。

    “好了,过年过节我们都是要回老家的,最多半年,我们又能在一起喝酒。”古烈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门口。

    “走吧,第一班车的时间快要到了。”韩孔雀拿起袁鹏的一个背包,他的其他东西早就寄回家了,随身的只是一些零碎的东西。

    袁鹏走了,古烈要去女朋友那里报到,重新进入校园学习,街道上只剩下陈青和韩孔雀。

    “大哥你赶紧去包子摊吧,要不然大嫂一个人忙不过来。”这时已经六点,天已经完全亮了,街道上的人已经不少,正是包子摊最忙碌的时候。

    “没事,有小竹帮忙,她们应付的过来,老二,你以后有什么打算?”陈青道。

    韩孔雀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既然靠近古玩街,我以后就靠这个吃饭了。”

    陈青也在着古玩街混迹了六七年了,对这个行当可以说很了解了,这一行可是水深的很,很不容易混。

    在这里一夜暴富的有,但一夜之间变成穷光蛋的更多,指望倒腾古玩发财,实在是太难了。

    在这里待的时间长了,见过了太多的人抱着发财梦进入这一行,绝大部分最后倾家荡产,一无所有。

    陈青迟疑了一下道:“我知道在我们兄弟几个当中,你是最有文化的,可在这里住了这么些年,我相信你也很了解古玩街的情况,你觉得你可以靠着讨生活?”

    韩孔雀看着古玩街上的行人,这些人一个个的动作都不快,可以说极其的缓慢,一个个悠闲的从一个个小摊子的边上走过,如果看到有自己感兴趣的,还会驻足玩赏一番,如果真是感兴趣,就会出手。

    在这里,绝对没有急匆匆赶路的人,这个在大都市当中可是极其罕见的。

    “我不想再过朝九晚五的日子,还是这里的生活轻松,而且我也有信心靠这个过活,大哥应该相信我。”韩孔雀放松的的道。

    “你有信心就好,不过,多看少买准没错。”陈青憋了一会才道。

    韩孔雀笑着道:“大哥,没想到你还有这种生活智慧,你放心,我可不是那种抱着捡漏进入这行的新人,我没打算一夜暴富,不过每个月挣个几千元的生活费还是不成问题的。”

    “恩,你有信心就好,我也不多说了,这个时候正是淘宝的时间,既然你想入这一行,那我也不耽误你的时间,你去逛逛吧!”

    “恩。”韩孔雀也不说什么,他知道陈青在担心他,要不然他早就去帮老婆的忙了。

    韩孔雀早有打算,魔都毕竟是大城市,这里汇聚了全国各地来的商人,还有很多流商和包袱斋什么的,这些人四处乱窜,到全国各地收货,所以这里的东西每天都在变化,有人买走,就有人卖入。

    这样流通的多了,自然宝贝也就多了,当然这需要眼力,但这些年,总归是好东西少了,所以韩孔雀也没有想着能够在这里幸运的发现什么宝贝,捡个大漏。

    但他既然想入这一行,自然也有他的打算,在这一行,只要不想一夜暴富,挣些小钱还是很容易的,当然,前提是你有足够的知识,足够的学识和足够的经验让你不打眼。

    韩孔雀辞职出来,自然是早就打算好了的,实际上他得到那块血翡是意外之喜,就算没有得到那块宝贝,他也有办法好好的活下去。

    韩孔雀早就打算好了,他进入古玩行,既不玩瓷器,也不玩玉器,更不玩国宝重器,那些都太飘渺,他想从古钱币和碎瓷片做起。

    这主要是因为,那些国宝重器,书画瓷器的真品太少,虽然价格更高,更容易捡漏,但几率太小。

    而古钱币和碎瓷片就不同了,这东西市场上数量多,只要你有本事,靠这个发大财难,但混生活可是太容易了。

    韩孔雀虽然平时不逛古玩街,但在他家门口的那几个摊子,他可是太熟悉了,而且功课他也早就坐下了。

    既然以后要靠这个生活,自然就当做上班来对待了,所以韩孔雀吃了四个大牛肉包子,就走出了家门。

    刚走出来,就看到胖刘蹲在他的摊子后面喝豆浆吃油条,看那样子就很惬意。

    韩孔雀还没有走近,胖刘就看到了他,并且喊了起来:“小韩,听说你辞职了,怎么,以后你也要在这条街上混饭吃了?”

    韩孔雀看了眼周围,经常过来摆摊的老季不在,他的家这条胡同口就只有胖刘,连那个陈骞也没在。

    “怎么只有你自己?”韩孔雀道。

    胖刘嘿嘿笑着道:“老季今天有事没来,那个老陈自从失了宝之后就没见人影,不知道是受了打击回家乡了,还是去收宝贝了。”

    韩孔雀本来想越过胖刘,直接进入街里,可刚走到他的摊位跟前,却看到胖刘身边摆放着不少铜钱,看那样子,品相还都很好,他顿时停了下来。

    “你什么时候也开始玩古钱了?”韩孔雀看着胖刘身边的铜钱道。

    胖刘那对眼珠子已经转开了,韩孔雀要是看重了他的东西,他可不会轻易卖了,因为他相信韩孔雀的眼力。

    可当韩孔雀把注意力放在了铜钱上之后,他又泄了气:“日子不好过,我这里的瓷器不好卖了,没办法只能增加点货物,挣俩饭钱。”

    “嘿嘿,你这些钱可够新的。”韩孔雀看着那堆光泽明亮的铜钱,嘿嘿笑了起来。

    胖刘没好气的道:“要是刚出土的我敢这么摆着卖吗?”

    韩孔雀毫不客气的道:“要真是刚出土的也到不了你的手中,你这从哪弄的?”

    说到这个,胖刘也嘿嘿的笑了起来:“不要以为只有你聪明,我这些铜钱没花多少钱,所以我怎么也赔不了,如果里面有一枚值钱的,那我可就赚大了。”

    “怎么卖?要是便宜,我就收点。”韩孔雀直接蹲下,准备好好看看。

    胖刘的这批铜钱还真是不少,堆在他身边形成一座小型铜山,他刚收到手,不知道鉴定过没有,不过以胖刘的眼力,他看没看其实也没多少差别。

    “你还真打算入行啊?”胖刘小眼睛看着自己身边的铜钱,拿不准注意,这韩孔雀的眼睛毒,他可是很了解的,不会自己这堆铜钱里有好东西吧?

    他可不想跟那陈骞似地,在韩孔雀手里失宝。

    “当然,我没工作,既然家门口就有这些东西,我正好用这个混口饭吃。”说着,韩孔雀已经下手。

    他随手抓起来了一把铜钱,一枚枚的看了起来,只是一看韩孔雀就皱起了眉头,还真都是些垃圾货色,要不然也到不了胖刘的手里。

    “都是些近代铜钱啊!”韩孔雀失望的道。

    胖刘一看韩孔雀的表情就乐了:“大多数是五帝钱,要不然我也不要,怎么,你以为宝贝满天飞啊?

    要不然你把你收到的宝贝拿出来卖了,你那宝贝只要卖了,你就什么都有了,房子车子美女,要什么有什么,怎么样,胖哥给你牵个线,到时只要给个烟钱就好了。”

    韩孔雀没有理会胖刘,他手里的那本汉代医略不管是不是张芝的真迹,他都不会卖的,那医略可是记载了不少古代行医的案例,韩孔雀好学,他自己想先研究一下,幸亏那本医略是用楷书记载的,读起来也不太麻烦。

    这些天他忙着雕刻那块血翡,并没有抽出时间好好研究一下那本医略,自然是不会出手,而那本韩氏家谱,他就更不会卖了。

    韩孔雀翻腾着摊子上的铜钱,这些大多数是近代满清时期发行的,品种虽然多,但没有几个好东西,大多数是五帝钱。

    五帝钱是清朝五位皇帝发行的钱币,是顺治通宝,康熙通宝,乾隆通宝,雍正通宝和嘉庆通宝,这些也是存世量最多的铜钱。

    看到韩孔雀没有理会自己,胖刘继续道:“小韩,你好好考虑考虑,古籍可是不好保存,你那本要是真正的汉书,自己收藏冒的风险太大了,不如交给我给你牵线卖个好价钱。”

    韩孔雀头都没抬的道:“胖哥知道我喜欢书籍,所以在我没看完之前,是没有可能卖的,你这些铜钱到底怎么卖?虽然都是些清朝的五帝钱,但品相实在是好,要是便宜,我就照顾一下你的生意。”

    “你小子可是无利不起早的主,还照顾我的生意?看上哪个了?直接拿出来我看,你不会想用收垃圾的价格,买我的宝贝吧?”胖刘的眼睛精光闪烁,韩孔雀要想从他手里捡漏,恐怕不容易。
 楼主| 发表于 2015-11-15 20:58:1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十四章满汉文钱

               
    韩孔雀没有理胖刘,这条街上的小贩虽然不少认识韩孔雀,但韩孔雀识宝的本事,除了他家门口的这几个还真没有几个知道的。

    除了胖刘和老季几个对韩孔雀很熟知之外,其他小贩韩孔雀并没有跟他们接触过,只不过是韩孔雀经常来往这条街,让他们混了个面熟,甚至街里不少摊位很可能就不认识韩孔雀,这是韩孔雀特意造成的结果。

    这十年来,韩孔雀虽然大小捡漏了二三十次,却并没有多少人知道,而知道的人当中,却正好有胖刘,所以韩孔雀要想在胖刘这里捡漏,实在是不太容易,这也是韩孔雀可以不跟这条街上的小贩结交的一个原因。

    认识他们一点好处也没有,如果让他们知道韩孔雀的本事,以后韩孔雀要在他们的摊子上买东西,就要像胖刘这里一样,还没买呢,就让他们心中起了警惕。

    虽然胖刘他也只是知道韩孔雀在这条街上买过不少东西,至于捡过多少漏,还真是难说,但从韩孔雀几次受到宝物来说,他知道韩孔雀还是有点本事的。

    他对韩孔雀的戒心还是很足的,这一点韩孔雀知道的很清楚,不过,韩孔雀也不怕胖刘故意抬高价格。

    韩孔雀捡漏虽然不少,但几次大漏都是他让古烈出的手,真正经他的手亲自捡漏,也只有最近的这一次,也就是那本汉代古籍和他家的韩氏家谱。

    所以韩孔雀也不搭理胖刘,直接在他的摊子上翻检起来,胖刘这些铜钱,很明显是从别的小贩那串来的货。

    古玩街上贩卖古钱币的不少,不过大多数是伪造的,真正的古钱币虽然也不少,但那些只是些普通货色,就像现在胖刘摊子上的这些。

    这些清朝的铜钱都不是一些稀罕货色,就算有愿意收藏的,收藏一套也就算了,所以大部分像五帝钱这样的普通铜钱,就一只在市场上流转,根本卖不出去多少去。

    这次不知道胖刘发了什么神经,居然接手了这么多普通货色。

    这样的东西,甚至还不如他那些高仿瓷好卖,要知道胖刘平常是玩瓷器的,这好像是家学渊源,因为韩孔雀没有可以打听,所以也不知道胖刘家里的什么人是收藏大家。

    就是因为这个,所以胖刘对瓷器的认知还是很不错的,他手里的高仿瓷,肯定要比古钱币的价值要高,也更好卖,现在转行玩古钱,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韩孔雀的速度很快,虽然胖刘这里有不少铜钱,但大部分是些普通货色,所以很快,韩孔雀就把那堆铜钱翻了一遍。

    你别说,这里面还真有几枚值得收藏的铜钱,当然,现在韩孔雀可没有心思收藏这个,他现在要赚钱,所以这几枚铜钱,他毫不犹豫的拿在了手里。

    他跟这胖刘平常也只是聊聊天什么的,虽然接触的时间不短,可没有交心,也不算是真正的朋友,所以在他这里捡个小漏,韩孔雀是一点心理负担也没有。

    胖刘看韩孔雀真把几枚铜钱抓在了手里,顿时兴奋起来,这些铜钱他卖过几次,可始终卖不上价,没想到现在被韩孔雀看上了几枚,这里面,只要有一枚好东西,那他可就赚了。

    “还真有你看的上眼的?我这批铜钱不错吧?给我看看你到底看上我那些宝贝了?”胖刘这样的生意人还是很狡猾的。

    韩孔雀嗤笑道:“你手里能有什么宝贝?五帝钱在这条街上谁不认识,那,这几枚我想要,还有这些。”

    说着,韩孔雀抬手扔出两枚顺治通宝,接着又从摊子上抓起两枚康熙通宝,全都一股脑的扔给了胖刘。

    “你的眼睛就是毒,这些铜钱里。就这几枚是好东西,你这随手就都给我挑出来了?”胖刘看着手中的几枚大钱,有点佩服的道。

    “这不是你的宝贝吧?要是你拿这些当宝,那我可就不夺人所好了。”韩孔雀嘲笑着他道。

    胖刘不以为意的道:“这些铜钱可是我这些钱币中的精品,像这枚顺治背东字可是很少见的,而且这枚钱币的品相这么好,不管是光泽还是字迹,都是那么完美,这样的顺治通宝可不多见。”

    “这些我都知道,顺治的背东字和宁字,康熙的背昌字和临字,这些都有点收藏价值,你就说要多少钱吧?”

    韩孔雀挑出来的这些钱币全都是满汉文钱,面文“顺治通宝”汉文,背文纪局名,左为满文钱局名,右为汉文钱局名。

    顺治十七年,户部商议决定重开各省钱局,除宝泉、宝源两局所铸制钱仍为满文钱局外,其它各省钱局所铸钱背文,都为满汉文钱,共有十二局。

    即“临、宁、原、宣、同、江、东、河、蓟、昌、浙、陕。”此种钱式制作较好,但铸量最多,存世也较多。

    韩孔雀挑出来的就是满汉文钱中,汉文中有东字,临字,宁字,昌字的顺治通宝和康熙通宝。

    清朝铸币很多,也很杂乱,清朝自从**哈赤称国号为金于东北,至清朝最后一个皇帝宣统帝溥仪退位,共有295年。

    只是咸丰朝就有500多种制钱,好像还仅限于重宝,一个年号里也有好几十,好几百种版本的。

    还有诸如“祺祥”“大雅”等短命钱及纪念币,也有各地机制币,这些是所有混迹古玩行的人耳熟能详的,很显然,韩孔雀挑出来的这些,都不是多么珍惜的种类。

    胖刘说这几枚铜钱很少,也只是相对来说的,相对普通的光背无文字钱,,这几个满汉文的铜钱少点。

    但相比“祺祥”“大雅”这样的珍惜钱币,韩孔雀挑出来的这几枚钱币又显得太多,所以这几枚钱币的价格都不高,只是比普通钱币具有点收藏价值而已。

    这些东西胖刘当然知道,而韩孔雀也不是棒槌,所以他也没法忽悠他,所以他道:“这些古钱币品相这么好,我也不多要,我只收你每枚八十元。”

    韩孔雀直接无语了,他只是看着胖刘。

    胖刘看韩孔雀的表情,知道自己要价太高了:“太高?那六十怎么样?大哥,你说了要照顾我生意的,价格再低我可就赔了,可怜我今天还没开张。”

    韩孔雀冷笑道:“可别,我叫你大哥,你这样漫天要价,我看以后你都不可能开张了,如果你不知道这些铜钱的底细,害怕我捡了漏,你漫天要价也没什么,可这些铜钱你我都很清楚,这要价六十也太狠了吧?”

    胖刘脸上的肥肉哆嗦了几下,心中暗骂,早就知道韩孔雀不好搞,还要那么高的价格干什么?

    韩孔雀又从那堆铜钱里挑出了不少品相最好的,加上原来的那四枚,凑了十五枚,才道:“一共十五枚,我给你一百二,一枚八块。”

    胖刘的脸一哆嗦:“你这也太狠了吧?直接降了十倍?”

    “哪有十倍?是九倍好不好,我可没漫天还价,除了那四枚背字钱,其他十一枚都是普通的通宝,这样的一枚两元也不便宜,我给你一枚八元已经很对得起你了。

    你应该知道,如果这些不是普通货,肯定也到不了你手里,我想你很清楚,所以你收购这些铜钱时,肯定不超过一枚两元。”韩孔雀肯定的道。

    胖刘被韩孔雀说的有点不好意思,他们太熟了,都很了解对方,这还真让韩孔雀猜着了。

    这些铜钱是他以垃圾价格收到手的,要不然,他是专做瓷器生意的,又怎么可能卖古钱币?

    再说,他也不太懂古钱币,虽然一些基础的知识他具备,但靠那点知识,是不足以在古钱币行业立足的,这一点他了解的很清楚,所以古钱币的价格高了,他是绝对不会接手的。

    就是因为这些都是些普通通宝,就算是那些造假者,也没兴趣造这些便宜货,所以他才会放心的收到手中。

    因为这些原因,所以胖刘也没有奢望这些铜钱里有什么样的重宝,在看到韩孔雀挑选的几枚铜钱之后,他也就没有了多少兴奋劲了。

    十一枚普通通宝,最多也就值个十来块钱,这么那四枚背字钱就等于卖了一百一十元,这样平均起来也就差不多是每枚三十元了,三十元一枚这种背字钱也不算便宜。

    怎么想,韩孔雀也不可能占自己的便宜,胖刘才道:“好吧,好吧,谁让我们是朋友呢,一百二你拿走。”

    胖刘再次看了一眼手中的四枚铜钱,确实是满汉文的普通通宝,这样的铜钱,怎么也不可能是漏。

    “你仔细的看好,只是,你再怎么看,那还是两枚顺治通宝,两枚康熙通宝,不可能变成祺祥重宝。”

    韩孔雀好笑的看着胖刘的动作,这小子深怕他在他的摊子上捡了漏,不过他再怎么防备,还是要被韩孔雀占便宜。

    这小子虽然也玩古玩,但古玩这东西,玩的其实就是文化,没有一定的文化知识沉淀在心底,还真是玩不转。

    就好像现在韩孔雀买的这四枚背字钱,都是有一定,美好寓意的,虽然存世量不少,但只要稍微组合,价格就要翻上好几倍。
 楼主| 发表于 2015-11-15 20:58:4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十五章小漏

               
    韩孔雀现在身上只有二百块钱了,他全部掏出来递给胖刘,胖刘找了八十元给韩孔雀,韩孔雀把十五枚铜钱拿在手里,交易就算完成了。

    “这真不是漏?”完成了交易,胖刘还是有点不甘心,忍不住再次问了句。

    “真不是漏,”韩孔雀顿了顿,在胖刘刚松了口气的空挡,接着说道:“就算是漏,也只不过是个小漏。”

    “啊,还是漏啊?怎么可能?这就是些普通的五帝钱,怎么可能是漏呢?难道你还能卖出十倍的价钱?”

    胖刘顿时满身腐肉抽搐着,很是后悔不该贪小便宜,把这些铜钱卖给韩孔雀,但他又怎么也想不明白,明明是些普通的五帝钱,就怎么可能到了韩孔雀的手里就变成漏了呢?

    韩孔雀差点就忍不住翻白眼了,这胖刘就是这样,心理素质不过关,自己没本事,还想不失宝。

    “要不你把那一百二十元钱还给我,你再留着卖卖试试?”韩孔雀很干脆的道。

    胖刘看着伸到自己眼前的一把铜钱,脸上阴晴不定,这些确实都是普通五帝钱,难道这韩小子真的是想自己收藏?

    但一想又不对,这韩小子的眼力,他怎么可能让自己占便宜,八元一枚铜钱,这已经是忽悠菜鸟的价格,如果没有特殊的原因,韩孔雀绝对不会买这种东西的。

    胖刘怎么想也想不明白,但到手的钱他是怎么也不可能退回去的,最后他心里叹了口气,道:“既然卖给你了,你还是自己留着玩吧!”

    “那我可拿走了,你可不要后悔。”韩孔雀笑了起来,胖刘这患得患失的样子,还真是有意思,他的脸色这一会,都差不多跟上川剧变脸了。

    韩孔雀笑了笑,看到胖刘是铁了心卖给他了,他才站起身向着街里走去。

    街里有家叫金钱阁的店铺,是专营古钱币的,胖刘这样的只是小打小闹,那金钱阁才是大拿。

    金钱阁从名字就看出来了,就是专营古钱币的专卖店,金钱阁的老板叫钱柜,开了家店叫钱阁,可以说是人如其名,是一个收藏古钱币的大家。

    韩孔雀在这条街上住的时间长了,听到的事情也就多了,金钱阁的掌柜钱柜虽然一天学没上,但他就是喜欢钱,历朝历代的古钱币,他如数家珍。

    从上古的贝壳,刀币,到现在的人民币,金钱阁当中都有经营,韩孔雀买下的这十五枚铜钱,就是想要处理给金钱阁的。

    现在韩孔雀不上班了,所以时间很多,他也不急着去卖几枚铜钱,所以他一边走一边观看周围小摊上的各种东西。

    魔都是大城市,古玩街很繁华,但繁华的背后就是生活成本的提高,在这条街上租间最小的十来平的铺子,每个月也要一两万。

    如果再大点,二三十平,那就绝对掉不下三万元,每个月三万,一年就是三十六万,如果生意不好,只是店铺的租金也挣不回来。

    所以这条街上的店铺就那些,但是小摊贩却满满的占据了街道的两边。

    魔都差不多有两千多万人口,这么多人,做白日梦想着一夜暴富的人,只要有个万分之一,那数字也是可怕的。

    加上这几年古董收藏热的兴起,各种古董鉴宝类的节目推波助澜,更是让古玩买卖兴旺发达,所以这条古玩街里,每天都是人来人往的,特别是早晨九点上班之前,和下午六点之后下班之后。

    这个时间,不管是上班族还是学生老师,都有时间来逛古玩街,所以只要在古玩街上张罗起一个小摊子,就不愁生意,要不然以胖刘那样的棒槌,也不可能在这条街上混了七八年还没饿死。

    此时正好是早晨六点多,是这条街上人流最多的时刻,所以不管是店铺,还是小摊,全都开门做生意。

    这条古玩街,全年不歇市,人气极旺,经营各种珠宝玉石、文物书画、文房四宝、瓷器及木器家具等,可以说五花八门,什么都有。

    只不过外面的摊子上,很少看到好东西,所以韩孔雀只是看,却没有什么东西吸引他停下脚步。

    这里数量最多的还是瓷器和玉器,不过这两种东西作假的也最厉害,韩孔雀不想在这方面浪费时间,所以他很快就来到了一家两层小楼前。

    小楼的门匾很华丽,很远就能看到金灿灿的三个大金字,金钱阁,这三个字很多时下年轻人的胃口,所以这家的生意很不错。

    韩孔雀走进店里,立即有一个年轻的姑娘走过来:“先生,有什么能够帮你的吗?”

    韩孔雀道:“卖东西,给谁?”

    姑娘笑不漏齿的道:“请过来这边,我们有专门的掌眼师傅,不知道先生卖什么?”

    韩孔雀笑道:“到你们这里来还能卖什么?”

    韩孔雀几步走到了店里一侧,这店是坐西朝东的格局,进门正对着是一溜玻璃柜台,柜台里是一个个精美的盒子。

    盒子都是大开的,里面装的都是古钱币,大多数是方孔圆钱,其他的特殊钱币也有不少,当然,珍贵的钱币是不会摆在外面这些普通柜台上的。

    就像最里面柜台后面的那个立柜上面,就摆放了两枚金币,金币要比现代的一元硬币还要大点,进店就能看到那两枚金币闪闪发光。

    不过,要不靠近了仔细看,一般人也看不出那到底是不是真品,不过想来以钱柜在业界的声望,他也不太可能用两个赝品放在这里做广告。

    店里的掌眼师傅是钱柜的大儿子叫钱进,钱进今年也有四十岁了,从小跟着钱柜鼓捣古钱币,在这一行也算是前辈。

    韩孔雀一眼就认出钱进了,但钱进明显不认识韩孔雀:“小兄弟想卖什么,不如拿出来让我看看?”

    “不是什么好东西,几枚顺治和康熙的通宝,你给看看?”说着韩孔雀把十五枚铜钱放在了柜台上。

    钱进看到这十五枚钱币,被韩孔雀分成三份,有序的排列在了玻璃柜台上,他立时笑了。

    只是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就足以说明韩孔雀是个行家,要知道韩孔雀长的太具有欺骗性了,如果不了解他的,一看这就是个打手,你绝对不可能想到学问这东西跟他有丝毫关系。

    但韩孔雀的动作,很容易就让钱进看出,最起码,韩孔雀对古钱币的认识就很深,特别是对清朝的五帝钱。

    韩孔雀摆放的钱币很有讲究,第一堆五枚,第一枚是顺治背东字,其他四枚只是普通的康熙通宝、雍正通宝,乾隆通宝和嘉庆通宝各一枚。

    韩孔雀这样放置是很有讲究的,这样五枚钱币穿成串就是五帝钱,可以做装饰用,但有了那背东字的顺治通宝,这五帝钱就不同了,这有个说法叫紫气东来。

    这样的五枚钱币,就因为这种寓意,组合在一起,卖出的价格就要高多了。

    韩孔雀现在所站的柜台下面,就有一个精致的盒子里,有这么五枚钱币,就是紫气东来,上面的标价是七百八十八元。

    而那五枚铜钱的品相,怎么看都不如韩孔雀拿出来的这五枚好,所以,钱进看到韩孔雀拿出来的五帝钱,就知道韩孔雀是有备而来。

    “你也知道,我们也是需要有利润的,毕竟开店的费用不小,如果真有诚意卖,这紫气东来就算你三百。”钱进稍微想了一下,就直接给出了价钱。

    差不多是最终售价的四成,虽然不多,但人家有店面有人工的成本,加上有最终的客户群体,只有卖出去了才是钱。

    这样的五帝钱,在韩孔雀的手里,是怎么也不可能卖出七百多元的,但在这里,在一些需要的人手里,却能够轻易卖出,这就是店铺的优势。

    三百元的价格,已经不算低了,所以韩孔雀回答的也很痛快:“好,就是这个价,不知道这两套怎么算?”

    “小兄弟还真是痛快,既然都是行家,我就直说了,这一套是康熙通宝,后背有临字,这个组合成一起是五福临门,这个价格稍高点,算你五百。

    另外一套是昌宁双全,顺治通宝背面是宁字,康熙通宝背面是昌字,虽然这两种钱币的存世量不少,但凑在一起也不容易,这一套算你八百,小兄弟可还满意?”

    韩孔雀三套五帝钱,钱进张口把所有寓意说了个明白,他这功底,可比胖刘深厚的多了,胖刘虽然知道背字钱值点钱,却不知道怎么值钱。

    如果单论一枚钱币的收藏价值,像这样的顺治通宝什么的,一枚八元的价格也不高,品相好的,卖个五六十元也正常,但要有渠道,没有门路是怎么也不可能卖出去的。

    那胖刘原来没倒腾过古钱币,所以对古钱币的市场行情并不了解,也没有合适的客户群,再加上知识储备的不足,这就必然让韩孔雀占了便宜。

    一百二十元收的十五枚钱币,直接卖了一千六百元,韩孔雀这一会就挣了一千四百八十元,这可比上班来钱快多了。
 楼主| 发表于 2015-11-15 21:02:3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十六章天启通宝

               
    兄弟们太给力了,上都市类签约作者新书榜了,从现在起求推荐收藏,推荐每增加二百加更一章,如果上了首页签约新书榜,每天三更九千字。

    拿了钱,韩孔雀一转身,就看到了身后不远处的胖刘,此时的胖刘,正等着大眼睛看着韩孔雀,他的眼中有吃惊,有震撼,还有深深的懊恼。

    他在韩孔雀走了之后,怎么想也有点不放心,虽然不相信韩孔雀会卖出高价,但他心里总跟猫抓一样,最后他实在是忍不住心里的好奇,直接收摊跟着韩孔雀过来了。

    韩孔雀看到他,还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这小子,居然跟着他来到了这里,看来他的交易过程,他全都看在眼里了。

    胖刘这小子还真是防他如防贼,不过韩孔雀知道,他应该没什么恶意,现在虽然心中有点懊恼,但知道了那些五帝钱的价值,不用多长时间,胖刘的这种懊恼就会消失。

    不都说心宽体胖吗?也许胖刘就是这种人中的代表,他就是这样,做什么就好较真,要不然,他也不会因为怀疑自己失了宝,而跟中韩孔雀。

    但他现在的这种懊恼,很快就会忘却,这胖刘是绝地不可能因为这个,而发愤图强,好好学习一些古钱币知识的。

    而且胖刘是绝对不会因为韩孔雀在他手里挣了钱,而嫉恨韩孔雀的,也是因为这一点,韩孔雀才会跟胖刘谈得来,虽然没有深交,但胖刘这样的直脾气,还是很好相处的,只要时间一长,就能很好的了解他。

    所以韩孔雀被追踪了也没有生气,只是有点好笑。

    “还真是小漏,你这一转手就是十多倍的利润,刚才我怀疑你能不能卖出十倍的价格,没想到你卖出的价格居然超过十倍。”胖刘苦笑道。

    “咦,胖刘,你认识这位小兄弟?人家可比你有眼力的多。”前进自然认识在这条街上混生活的胖刘。

    胖刘这时已经把目光对准了前进柜:“钱叔,我们也是多年的交情了,你做的也太狠了,我来卖给你古钱,那么多你也只给我一千块钱,现在小韩拿来了四枚铜钱,你就能出一千六,这不是太欺负人了吗?”

    “你小子不学无术,不坑你坑谁?你来卖就是些普通货色,我给你一千块都不算少了,这位小兄弟就不同了,人家是行家,自然会卖出高价,古玩市场的水深,这个你不是今天才知道的吧?”

    看到胖刘涨红了脸,钱柜又道:“你来卖,和他卖的是不同的,人家是成套的卖,而你是零散的卖,这两者的区别大了,虽然都是那些铜钱,但你知道里面的道道,和不知道里面的道道,可就完全是两种情况了。”

    胖刘的脸色变了变,最后叹息了一声道:“我知道了,我卖给你,因为我不懂五帝钱的行市,所以你想从我手里捡漏,而小韩了解的很清楚,所以你才会出高价?”

    “对了,就是这个,我没法从这小兄弟手里捡漏,但我又想要他手里的几枚背字钱,所以只能出高价,而你因为不了解这几枚背字钱的真正价值和含义,所以我也只能以普通的价格来收购,你小子,要是想玩古钱币,还是好好学习一下吧。”

    韩孔雀看他们两个谈话,也没有插口,不知道前进跟胖刘是什么关系,居然把这里面的东西详细给胖刘解释了。

    要知道,除非是父子或是师徒,一般这些掌眼师傅,是不会跟你解释的这么明白的。

    “走吧,小韩,你可要请客啊,这几天已经接连捡了好几个漏了,我在古玩街混了六七年,还不如你出手的这几次。”胖刘刚才还垂头丧气,可转眼,就恢复了精神,拉着韩孔雀就向外走。

    “只能说是各有所长吧,你不要告诉我,这么些年,你那些瓷器都没赚到钱。”韩孔雀似笑非笑的道。

    平时聊天时,胖刘可没少吹嘘,说他怎么忽悠人,买他的所谓元青花或者是宣德瓷。

    古玩行就是这样,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能够在这里混六七年还没饿死的,都是有些家底的,也都是有点本事的。

    “嘿嘿,现在瓷器不好做了,所以我想转行,没想到刚刚收了点古钱币,就在你手里吃了瘪,不过这个没关系,各凭眼力,你有本事自然就赚钱,我没本事自然就失宝。

    不过,小韩,我们可是多年的朋友了,你可要帮我一下,我那些铜钱,你给我鉴定一下,反正剩下的那些也是你看不上眼的了。”

    两个人走出那金钱阁,来到大街上,胖刘拉着韩孔雀就向他的摊位走去,看来是不让韩孔雀鉴定一下,他肯定会睡不着觉了。

    韩孔雀好笑的道:“你也不用拉我了,刚才我都看过了,你那些虽然都是真品,但实在没有什么好货,就是还有几枚背字钱,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寓意,所以你还是尽快处理了吧!”

    “哎,早就知道是这样,不过,直到今天我才真正知道,你小韩是真正的深藏不露,我原来以为你也只是对瓷器和顾忌书画在行,没想到在古钱币上也有这么深的造诣,你还真是多才多艺,这个以后可要多指教一下你刘哥。”胖刘叹息道。

    “这个好说,我以后也在这条街上混了,所以有时间我们就交流一下,不过现在可是我的工作时间,虽然在这条街上住了十年,我还真没有仔细的逛逛这条古玩街,今天我正好仔细的看看,没准还能发现点宝贝,就算没有宝贝,挣个百八十块的,也好叫房租。”韩孔雀道。

    “反正今天我已经收摊了,我正好陪你逛逛,这条街上的每个摊位我都很熟悉,正好给你当向导,顺便见识一下。”

    两个人一边说着话,一边走走停停,韩孔雀每次停下,也只是停在那些有古钱币的摊位上。

    在这条街上,卖的最多的就算瓷器、玉器和铜器,但这些绝大多数是赝品,特别是铜器,其中更是百分之九十九点九是假货,就算是一万件中的那件真货,也没人敢明目张胆的摆出来卖,除非是摊主自己也不识货。

    这些东西韩孔雀自然不感兴趣,遇到的真东西的几率太低,这里除了瓷器、玉器和铜器,其他古玩,就属古钱币多了,而且古钱币种类繁多,在这条街上,除了金钱阁的钱家,还真没有一个敢说他知道历朝历代发行的每一种古钱币。

    这就是韩孔雀的机会,就是因为古钱币太过繁杂,就算是专门研究这个的,也不敢说全都认识,所以,这就是韩孔雀的机会。

    韩孔雀一路看过来,也看了四五个有古钱币的摊位,可都没有什么好东西,大多数摊位跟胖刘的货差不多,甚至还不如胖刘的货色好。

    最起码胖刘那里还有几个背字钱,而先前韩孔雀看的那些,除了现代仿品之外,真品就只有清朝的一些普通制式铜钱。

    这次韩孔雀停在了一个老者的摊位上,这个摊位卖的是钱币和邮票,当然这里不止是古钱币,就算是现代的人民币也有。

    韩孔雀过来,一眼就看到了一枚铜钱,那是一枚天启通宝,虽然这枚铜钱的铜绿近白,但铜绿却没有浮于表面,而是吃的很深,他只是看了一眼,就辨认出那很可能是一枚真品。

    随后韩孔雀看向其他古钱币,发现,这摊位上的铜钱,可是要比胖刘那些质量高多了。

    韩孔雀蹲下,随手拿起来那枚铜钱,一看,是背十一两,天启通宝背十一两,虽然价值不是很高,但也值一两千元。

    “咦,胖刘啊?这是你朋友?”看到韩孔雀一下就拿起了天启通宝,孙宁全立即盯上了他,不管是胖刘还是韩孔雀,都是很吸引人目光的。

    以他们两个的吨位,孙宁全不想注意都难,本来韩孔雀那相貌,孙宁全还没把他放在眼里,一看就是一个大老粗,这样的人也不像是来买古玩的,说是保镖还有人相信。

    韩孔雀一出手,就让孙宁全看出了异样,能够从摊位上那么多铜钱当中,一下拿到天启通宝背十一两,自然不是巧合。

    当孙宁全也没有当韩孔雀是什么高手,不说他那壮汉的形象,只是年龄就不像是高手,要知道古玩这个行当,可是太需要知识也经验的积累了,所以一般的专家,最年轻的也是四五十岁的中年。

    既然不会是高手,那最有可能的就是学到了一些知识而一知半解的半瓶子醋了,这样的古玩爱好者是他最喜欢的。

    此时,胖刘的目光也落在了那韩孔雀手中的铜钱上:“这是我朋友小韩,我朋友喜欢古钱币,所以我带他来看看,要是遇到喜欢的,就买点收藏。”

    在古玩市场上,这些小摊贩就没有一句实话,所以孙宁全也不置可否,他对韩孔雀道:“小兄弟喜欢这枚铜钱?这是天启通宝背十一两,这种铜钱可是十分少见的,真正的明代真品,如果喜欢,不如带回去玩玩。”

    韩孔雀认真的看了一眼孙宁全,这个中年人看来也是个高手啊!

    人家直接说出了这枚钱币的名字,说明人家早就知道这枚钱币的价值,看来想在这古玩街上捡漏,还是不容易的。
 楼主| 发表于 2015-11-15 21:05:1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十七章风调雨顺

               
    这天启通宝还算不错,如果想要收藏古钱币,这枚背十一两天启通宝还是很值得收藏的。

    “这枚天启通宝还不错,不知道多少钱?”韩孔雀拿着那枚天启通宝,又把视线看向了摊子,这一看,他立时一惊。

    这摊子上还真有好东西,韩孔雀只是随意一眼,就看到了三枚顺治通宝小平背钱,这些价值最少的也要值个四五十元,珍贵点的能值个几千元。

    虽然没有特别珍惜的钱币,但这么多有价值的古钱币扎堆放在一起,这在这条街上的小摊位上肯定是很少见的。

    韩孔雀的神色变化,孙宁全全都看在眼里,他发现韩孔雀的视线集中在了那几枚顺治通宝上,他眼中快速闪过一种得意的目光。

    孙宁全道:“这枚天启通宝背十一两可是十分少见的,要是别人过来少了五千我是不卖的,但你是胖刘的朋友,我也不跟你漫天要价,如果你真想要两千你拿走。”

    “嗨,老孙,你这里的古钱币是不错,但你这价格也太高了吧?”同样是古钱币,而且是有点纪念价值的钱币,刚才韩孔雀可是从他那里花了八元买了四枚,所以一听孙宁全的报价,胖刘下意识的认为贵了。

    韩孔雀也道:“这个价格贵了,虽然这枚钱币值两千元,但我要花两千元买下,以后要是不玩了,就很难处理了,这枚钱币顶了天也就值两千元,老板还是给便宜点吧,我是真想要。”

    “那好吧,谁让你是小刘带来的,怎么也要给小刘个面子,不如这样,我这里的好东西还是不少的,不如你再看看,这枚的价格已经是最低的了,我也不好在降价,不如这样,你在看看其他的,如果还看上了其他的,买的多了,我自然给你们个优惠价。”孙宁全眼中闪烁着莫名的光芒,十分好说话的道。

    这时胖刘也蹲下,抓起了一把铜币,一看,他就惊呼出声了:“啊?老孙,你厉害啊,这些钱居然背面都是有字的,这时康熙背宁,这个是康熙通宝楷书小平背“巳”,这个是“寅”,还有“子”,这个居然是“丑”,这些铜币都不错啊!”

    这孙宁全也算是这条街上的老摊主了,原来胖刘只是听说他是集邮爱好者,还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收集了这么多真品古钱币,现在看到这么多好东西,自然是心生羡慕,人家的东西,可是比他手中的好多了。

    听到胖刘的话,韩孔雀也看向他那里,果然,他抓了一把铜钱,里面几乎都是好东西,康熙通宝楷书小平背钱,都有收藏价值,特别是刚才胖刘提到的带那“巳”“寅”“子”“丑”四字的,每一枚都要一两千元。

    孙宁全看胖刘那么上道,他立马乐了,他笑呵呵的道:“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小刘你行啊,这一段时间没见,学问见长啊!

    原来你可是不玩古铜钱的,没想到几天没见你都成老手了,怎么样,有没有兴趣玩玩,这些可都是好东西,这条街上的人都知道,我老孙收集的可都是珍品,普通的古钱币我是不玩的。”

    “哈哈,牛皮吹破了吧?你看这枚是什么东西,风调雨顺?后面还光秃秃的什么都没有,你不要告诉我这个也是古钱币?”孙宁全正说的起劲,胖刘不干了,这老孙这是要宰人的节奏啊,胖刘自然不想让他说下去。

    此时胖刘手里,抓着一枚方孔圆钱,这枚钱币极其特殊,上面没有标明是什么年代铸造,也没有铸币时代皇帝的年号,只有一面有四个字风调雨顺,背面还光秃秃的什么都没有,这还真不是一枚能够流通的古钱币。

    “呃,这个不是我收集的,可能是我孙女用来制作玩具毽子的,没想到掺到我的宝贝里面来了,昨天晚上她找不到还想要我的宝贝的,哭闹了一晚上我也没舍得。

    你们要知道,我这里的古钱币,每一枚都是珍品,都价值不低,怎么样,那几枚康熙通宝楷书小平背钱想不想要?想要每枚算你们两千五。”

    孙宁全看到胖刘抓着的那枚风调雨顺方孔圆钱,脸色变了变,他也不知道这个东西是从哪里来的,最大的可能就是跟那天启通宝一块放入的,当时,应该是没看仔细,搀和到里面了。

    韩孔雀无语的看着两个人表演,胖刘是真不懂古钱币,虽然他最近为了做古钱币的生意,勉强了解了点古钱币的知识,但他的知识面实在是不广,所以就算是有宝贝在他眼前,他也不认识。

    而孙宁全则不同,刚才韩孔雀还以为他是个高手,可现在,他这种想法动摇了。

    现在韩孔雀算是看明白了,这孙宁全应该也是个棒槌,最起码他在古钱币上没有什么造诣。

    他的这枚天启通宝应该不是他鉴定的,也许是有人告诉了他是真品,才让他收集到的。

    还有先前韩孔雀看到的那几枚顺治通宝,这些放在最显眼位置的铜钱,都是真品,而且都值点钱。

    至于后来胖刘从那堆铜钱地下翻出来的康熙通宝,那可就是些地道的赝品,只看那些铜绿,只是薄薄的一层,一擦肯定就会掉。

    虽然韩孔雀没有上手,但他看到胖刘的手上沾染的铜绿,就知道,这些铜绿只是薄薄的贴在铜钱上一层,只要用东西一擦,没准就全擦去了。

    这孙宁全应该是用天启通宝来钓鱼的,他也只知道上面的这些铜钱是真的,下面的全是仿造的。

    这样才正常,毕竟孙宁全也只是个小摊贩,如果他真能收到大量真品铜钱,那他也不用在这古玩街外面摆摊了,有这种实力,早就去两边租铺子开店了。

    刚才胖刘说的那几枚康熙小平背钱,每一枚都值个一两千块,这孙宁全这里有一小堆,就算少说也有几百枚,这些要都是真品,那价值可就高了。

    你见谁把价值几十万上百万的东西,就这么随意的堆在古玩摊上的?

    这假造的这么明显,要是没有上面的几枚真品,他能卖的出去?

    不过,韩孔雀一看到胖刘的那架势,他刚才的想法就动摇了。

    韩孔雀发现,他要是再不说话,胖刘就要跟孙宁全谈价了,韩孔雀赶忙道:“两千五太贵了,我没带那么多钱,不如我们先谈谈这枚天启通宝吧!

    我先把这枚买下来,等下次过来,你这些宝贝我会好好挑一下,我得回去查些资料,看看你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如果真值钱,下次我就多带点钱过来。”

    胖刘能够在这条街上混了好几年还没有破产,自然也不是傻子,刚才他看韩孔雀对这些古钱币感兴趣,以为是好东西,所以他才动心了。

    现在韩孔雀已经明确表示不要其他的,只要那枚天启通宝,这就不妙了,所以胖刘也不再接孙宁全的花话茬,让韩孔雀接过了话,跟孙宁全谈价。

    孙宁全看了一眼胖刘,看他起身,知道今天没戏,他有点丧气的道:“这枚天启通宝最低两千,这个可不能降了,这我还是看在胖刘的面子上给你优惠了。”

    孙宁全要卖的可不是天启通宝,而是天启通宝下面的赝品,现在下面的韩孔雀不要,他就没有了先前的热情。

    “老板刚才可是说给优惠的,这枚天启通宝我是真喜欢,但他绝对不值这个价,老板再降降。”韩孔雀道。

    孙宁全道:“刚才我不是说了吗?如果卖的多,我自然优惠的幅度就大,现在你只要这一枚,如果我降价就要赔钱了,我收集这枚多珍品可不容易,我可都是花高价收的,要不然,我怎么可能收到这么多?”“话是这么说,可这枚天启通宝真不值这么多钱,要是老板不降价,那就给我几枚古钱币当搭头吧!不用太珍贵的就行,我主要是收藏,只要我没有的就行。”韩孔雀拿着那枚天启通宝没有放手,好像十分喜欢的样子。

    这样的动作孙宁全自然全看在眼里,他收这枚天启通宝也只花了三百元,这东西是从生坑里弄出来的,所以那些人明知道值点钱,还是处理给了自己。

    铜钱跟其他古玩不同,就算不是生坑里的,也会有铜绿,其实铜钱放的时间长了,只要不经常把玩,不管是传世的还是刚出土,其样子都是差不多的。

    就算是传世的铜钱,有些人家也是藏在墙角旮旯里,才能留到现在,那样的铜钱跟生坑里来的也差不了多少。

    三百元收的天启通宝,现在能够卖到两千,已经是很不错了,所以孙宁全也不再说话,他直接把他弄来钓鱼的几枚真品铜钱,一枚枚拿在了手里,放到一边,才道:“好吧,谁让我跟胖刘很熟呢,我就送你几枚当搭头,不过最多三枚,那些你随便拿吧!”

    到了这个时候,孙宁全要是还猜不出韩孔雀想法,那他也就白在这古玩街上混了那么多年了。

    虽然还是看不出韩孔雀的道行深浅,但人家看穿了自己的把戏却是真的。
 楼主| 发表于 2015-11-15 21:05:4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十八章开炉钱

               
    感谢入戏悲伤!演绎...和凊扫达人两位兄弟的打赏。

    孙宁全弄这个摊子,坑的就是像胖刘这样的半瓶子醋,你说他不懂的,还知道点,你说他懂吧,他还真是不懂。

    就是这样的才会被他用来钓鱼的几枚铜钱吸引,那几枚可都是大开门的东西,就算是菜鸟也能看出是真的。

    等他们被那几枚真品吸引,再看其他的赝品,就有了捡漏的心理,那时他适当的降一下价格,总是会卖出去几枚。

    那种一钱不值的东西,就算卖出去一枚,也是一本万利。

    要知道,在胖刘这样的人眼里,他那些赝品,每一枚都值个几千块,要是他以每枚一千到一千五的价格出售,往往都是能够顺利卖出的。

    不过,在懂行的人面前,孙宁全也很光棍,知道人家看出来了,那自然也就没必要把那些赝品当宝了。

    卖出那枚天启通宝,他今天就算做不成一单生意,也有了足够的利润了,净赚一千七百元,也算是不错的收入。

    “孙老板的这些古钱币都不错,我就随便拿三枚吧!”说着韩孔雀从刚才胖刘看的那边,随手拿起三枚钱币,还让孙宁全看了一眼,确实是拿了三枚。

    把四枚铜钱收少,韩孔雀对胖刘道:“我带的钱不够,现在只有一千六百元,刘哥给我垫上四百,过会我取了钱就还你。”

    “这小子,还真是只有这么点钱,就算这些钱还是从我手里赚的。”胖刘心里嘀咕着,但还是痛快的掏出钱包,点出四百递给韩孔雀。

    韩孔雀把刚才从金钱阁赚来的一千六百拿出来,加上胖刘的四百,正好两千,交给了孙宁全。

    交易完成,韩孔雀转身就走,本来以为这孙老板是个行家,没想到也是个捞偏门的棒槌,韩孔雀占了便宜,自然要快点走。

    胖刘跟着韩孔雀,是怎么也想不明白,很明显那天启通宝不值两千,但韩孔雀还是买下来了,这小韩可是从来不吃亏的主,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看着韩孔雀紧攥着的三枚铜钱,刚才他可是明显提醒自己不要买的,怎么现在又要了三个当搭头?

    “小韩你走错方向了,那边我们不是刚从那边过来吗?应该走这边。”看着小韩急急忙忙的向北走,胖刘赶忙提醒到。

    “没错,我们就是走这边,你跟着我就对了。”韩孔雀继续向前走,很快就再次走到了金钱阁跟前。

    胖刘此时已经有点明悟:“你打算把刚收到的天启通宝卖给钱进?”

    “对,跟我来吧,我现在可没有多少钱搞收藏,还是换成钱好。”韩孔雀刚走进金钱阁的大门,就看到了钱进正好走出来。

    钱进看到韩孔雀和胖刘,也很惊奇:“咦,你们两个怎么又回来了?”

    韩孔雀道:“刚才在外面意外得到了一件好东西,正好给钱掌柜看看。”

    钱柜意外的道:“什么好东西?拿来看看。”

    钱柜可不会认为这么短的时间,韩孔雀能够得到什么宝贝,所以也不太在意。

    毕竟刚才韩孔雀拿来的那些铜钱,也只是些普通货色,虽然刚才韩孔雀也算是捡漏了,但那只是一个创意,如果不是具有特定寓意的五帝钱,也就没有了那个价值。

    这时胖刘已经凑到跟前,他也想知道,韩孔雀刚才花了两千元买的天启通宝,能够卖出一个什么样的价钱。

    所以在韩孔雀还没有给钱柜看那枚天启通宝的时刻,胖刘就急忙道:“是枚天启通宝背十一两,不知道多少钱?”

    钱进知道韩孔雀也算是行家,所以直接说道:“天启通宝背十一两?如果是真品,我就一千五百元收了,这种明朝的钱币还是很少见的,价格自然不是清朝的铜钱能够相比的。”

    钱进还真是有点意外,没想到他们出去这么点时间,居然就淘到了这么一件好东西。

    不过他一想,立即感觉不对,钱柜惊异的道:“你们这枚天启通宝是从哪来的?这条街上好像只有孙宁全那老小子手里有一枚。”

    “你老也知道?”胖刘奇怪的道。

    钱进道:“你们不会真是从孙宁全那里买的吧?多少钱买的?”

    那孙宁全原来是集邮的,好像还是集邮协会的会员,可最近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一批古钱币,在他的摊子上开始卖起了古钱。

    钱进去过几次,苏宁全做的是什么买卖他自然很清楚,而孙宁全自然也知道钱进,所以他们两个是绝对不会做成一笔买卖的。

    这时的脸色已经变得极其古怪,他们老钱家可是专门经营古钱币的,从他父亲那代算起,已经五六十年了,不说其他,只是这条街上,只要出现好点的古钱币,差不多都会经他们钱家的手。

    那孙宁全手里有几枚真品古钱,这个钱柜自然知道,可钱柜找了孙宁全几次,都因为价格的关系没有成交。

    最后他也知道,那孙宁全就是用那几枚真品古钱骗人的,现在韩孔雀从孙宁全那里,买到了这枚天启通宝,这很有可能上了孙宁全那老鬼的当了。

    如果不买下他几枚赝品古钱,孙宁全是不可能把他用来钓鱼的天启通宝卖了的。

    “坏了,我们上了老孙的当了,这枚天启通宝根本不值两千,刚才你还提醒我不要买他的东西,怎么你就上了当呢?”胖刘看着韩孔雀惋惜的道。

    钱进他们钱家,在古钱一道上,还真是权威,既然他说那枚天启通宝值一千五,那就是这个价,只是这样一来,韩孔雀就赔了五百,幸亏这次的损失不大。

    韩孔雀早就知道天启通宝不值两千,所以也不以为意,他淡淡的道:“钱老看看,如果没问题就按你说的价格卖了。”

    钱进接过那枚天启通宝,他一看就知道是孙宁全那枚,这枚钱币他每次经过孙宁全的摊位时,都会看一眼,自然不会认错。

    不过,他也摸不着头脑,怎么这年轻人上了当,还这么淡定,不过这跟他没关系,他早就想要这枚天启通宝,现在以正常的价格买到手,他还是很高兴的。

    “小何,给这位小兄弟拿一千五百块钱。”钱进很高兴,拿到了那枚天启通宝,立即喊店里的财务给韩孔雀结账。

    韩孔雀看到钱柜惊喜的神色,再次道:“不急,钱老,你在看看这枚。”

    说着,韩孔雀把最先胖刘看到的那枚风调雨顺方孔圆钱递给了钱柜。

    “咦,你怎么把这枚废钱拿来了?”胖刘惊异的道。

    这枚废钱可是孙宁全孙女的玩具,被她不小心放到了孙宁全的货物里面,刚才孙宁全就是这么解释的,而胖刘也信了,因为这枚虽然跟方孔圆钱很相似,但上面只有风调雨顺这四字楷书,这种可不是古钱币。

    就在胖刘惊异的时刻,钱进的目光,已经从手里那枚天启通宝的身上,转移到了韩孔雀的手上。

    只是一眼,钱进就惊讶的大张了嘴,嘴里不由自主的道:“开炉钱?”

    就在胖刘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钱进已经把手里的那枚天启通宝,直接扔到了柜台上,并且一把从韩孔雀手里,把那么那枚风调雨顺的方孔圆钱拿在了手里。

    “这是明代开炉风调雨顺大花钱?”钱进一边看一边说道。

    韩孔雀道:“应该是明代开炉风调雨顺大花钱,这枚钱币具有典型的明代特征,穿口小,字体浑厚,硕大,遒劲有力,这样的钱币可是极其罕见。”

    开炉钱因其铸制精良、铸量稀少,向来为钱币收藏家们所青睐,所以钱柜看到了才会这么惊讶。

    开炉钱是指历代钱局,在正式铸造前,先精工铸制一批带有纪念性质的钱币,发行数量相当少,现在偶尔有所发现,但从来没有批量发现。开炉钱是指每年的年后,铸钱局的工人们一开始工作所铸的头一炉钱币,这些钱币大部分都不是通用钱,而是充满寓意的图案或祝语的钱币,希望在新的一年里工作顺利。

    铸钱局在铸造新款钱币之时,首先要试铸的一批样钱,这些样钱统称为开炉钱,这些钱币往往带有吉祥文字或图案,一般来说,试制的开炉钱比较规整和细致,材质选料比较精细。一般都是国家调拨新铜,试验铜品,试铸钱币,这样的东西属于稀缺品,而这枚绝对是明代珍品。

    “我们老钱家的信誉你们应该知道,一口价十二万,小兄弟你应该是个明白人,这个价格已经是市场价了,以这种价格收下,也只有我们这样的大店铺才能加价运作出去。

    当然,这样的真品,我们是不太可能卖出的,一般都是我们家老爷子收藏了,不知道小兄弟可满意?”钱进收回目光,立即对韩孔雀说道。

    韩孔雀记忆力超群,只要是被他看过的东西,他都能记着,这枚明代开炉钱,顶了天也就值这个价了。

    所以韩孔雀痛快的道:“好,十二万就十二万,不过我要现金。”
 楼主| 发表于 2015-11-15 21:06:2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十九章获利

               

    在古玩街上混,没有现金是不行的,原来韩孔雀是没有那么多钱,现在有了一笔巨款,自然是要现金。

    如果碰到了好东西,却因为没有现金不能交易,而错过了,那时可没有后悔药吃,所以所有古玩商的手头,都有不少现金。

    钱进高兴的道:“没问题,小何,给这位小兄弟拿十二万,加上刚才的一千五,我今天高兴,就凑个整数,既然小兄弟是两千块收的那枚天启通宝,我也不让你赔了,就给你算两千,小何,给十二万两千。”

    “那我就不客气了,毕竟赔了本,可就等于打眼了。”韩孔雀笑着道。

    “不用客气,我们也不会赔本,那枚天启通宝也算是好东西,是好东西就会有人想要,我们店也开了五六十年了,要想卖出去还是很容易的,而且价格绝对要超过两千。

    小兄弟你不简单的,以后有了好东西,可不要忘了我老钱,价格绝对公道。”钱进的目光还没从那枚开炉钱上挪开,但说话还是很有条理的。

    胖刘现在已经看傻了眼,他已经有一种要使劲砸自己脑袋的冲动,这枚风调雨顺开炉钱,可是他先发现的,但他却有眼无珠,还用这个讽刺孙宁全。

    而孙宁全那个老混蛋也是个笨蛋,居然也不知道还有开炉钱这么一说,最扯淡的是,他还解释是他孙女的玩具,他孙女的这个玩具也太贵了点。

    十二万啊,要知道,他生意最好的时候,一年也就挣这么多钱,而韩孔雀只是一个早晨,就获得了他辛苦一年的利润。

    所以在看到钱柜使劲巴结韩孔雀的时候,胖刘就更不舒服了:“老钱,你这次怎么这么好说话,刚才小韩来卖那些五帝钱,你可是使劲砸价,你看,你们卖一千六百块的一套五帝钱,你只出到八百元收购,这也太过黑心了吧?现在你说这枚风调雨顺出了高价,这让我们怎么相信?”

    钱进憋了胖刘一眼道:“你懂个屁,这能一样吗?那些五帝钱就是些普通货,这样的东西可有可无,是肯定卖不上价的。

    这枚开炉钱能够那些普通五帝钱比吗?这枚明代开炉风调雨顺大花钱,在市场上的最高价就是十二万。

    我之所以出这么个价格,自然是不害怕亏本,因为这样的珍惜古钱币,可遇不可求,遇到喜欢的,不要说十二万,就算是一百二十万也愿意买下。

    不过那需要庞大的客户资源,这个你们没有,所以真正的好东西是没有具体的价格的,这个要看卖家的本事。

    这位小兄弟应该是明白人,他知道这枚钱币的价值,要不然人家怎么会这么痛快的跟我交易?”

    胖刘问韩孔雀道:“真是这样?”

    韩孔雀道:“钱老板还真没有说谎,这枚明代开炉风调雨顺大花钱的市场最高价就是十二万了,如果送拍,也许能够拍出更高的价格,但去了手续费什么的,也绝对不会高出很多,当然,如果出现意外,遇到几个喜欢的同时竞价,那又另说了。”

    钱进看着胖刘有点恨铁不成钢的道:“你小子就是不学无术,其他人想要学习一些知识还没有机会,而你有那么好的资源,还这么不成器,可真是对不起你们老刘家的祖宗。”

    胖刘憋了撇嘴没有说话,但这种表情,还是被钱进看到了。

    钱进再次道:“怎么?你不服气?我也不是小看你,这枚明代开炉风调雨顺大花钱就算你看到了,被你拿在手里也不会认识。

    没准你还会想,这是哪个神经病弄得这么一个四不像,只有四个大字,背面还光秃秃的,这样的假货也会被制造出来?”

    胖刘无语,韩孔雀却涨红了脸,刚才胖刘和那孙宁全可都是这种想法。

    韩孔雀也是看到他们两个,在那里认真的讨论这枚开炉钱时,确认了两个人在古钱币方面的的表现,都可以说是棒槌,因为他们两个是真正的有目如盲,不认识这么一枚真品开炉钱。

    也是在那个时候,韩孔雀才知道,孙宁全也不过是个伪高手,他就是个纸老虎,一个奸商,一个可耻的骗子。

    他是用那几枚真品铜钱,帮助贩卖他那些不知道埋在哪里,弄了一层薄薄铜绿的所谓真品古钱币。

    要是没有看到胖刘翻出来的风调雨顺大花钱,韩孔雀又怎么可能,花高价买下那枚天启通宝背十一两?

    “切,你个老家伙也是个事后诸葛亮,要要是有本事,怎么没见你买?你可不要告诉我你没过去看过孙奸商的那些铜钱。”胖刘不甘示弱的道。

    “你小子,就是烂泥扶不上墙。”钱进无奈的摇头,不过他也有点后悔,他怎么就没有在孙宁全的摊子上多逗留一点时间呢?

    如果他仔细翻翻苏宁去的那些一眼假的东西,没准也能够看到这枚开炉钱,那时可就是他捡漏了,要是他从孙宁全的手里捡漏被传来出去,那时孙宁全那个老东西的表情应该会很精彩吧?

    胖刘可没有在这里听钱进说教的意思,他看韩孔雀把钱拿到手里后,立即道:“小韩我们走,以后再有好东西也不上他这里来了,这就是个奸商,以后有好东西直接转给你刘哥就好了,刚才你是没告诉我,要是我知道这枚钱币这枚珍惜,那还有老钱什么事。”

    说着胖刘就拉着韩孔雀向外走,钱进听了胖刘这么明目张胆的挖墙脚,却是不干了:“胖刘,可没有你这么干的,小韩,以后有好东西记着来我这里,我绝对给你个高价。”

    如果是上一次来时,钱进还没把韩孔雀看在眼里,可这次却不同了,能够接连发现一些有价值的古钱币,可不是幸致,一次是幸运,两次就是实力了。

    这样的潜力股,他自然会拉拢,他这金钱阁,就是有很多像韩孔雀这样的民间高手支撑,才有这么充足的货源。

    古玩行不是其他,他们没有稳定的货源,平时自己虽然也四处收购一些古玩,但他们的绝大多数货源,还是来自同行的串货。

    除了同行间的串货,他们最大的古玩来源,就是流窜在各地的包袱斋,每一个店铺就是有了长期稳定的包袱斋供货,才会顺利经营下去。

    要不然,一个店铺的生意再好,老板的眼力再高,也没法长久经营下去,因为他们没有足够的货源,就是手里有再多的客户,也是白搭。

    钱柜的想法,胖刘自然也知道,不过,韩孔雀可是他先发现的高手,自然不能让这条线成了钱柜的,胖刘自己也是有野心的。

    要不是他自己是在没有足够的眼力,他早就在这条街上开店铺了,不过就算现在,也不妨碍胖刘收购韩孔雀手里的好东西。

    拉着韩孔雀走出来金钱阁的大门,胖刘道:“小韩,这些钱你就这样拿着?”

    十二万现金,放在一个黑色的方便袋当中,被韩孔雀随手提着,怎么看怎么随意,这要是意外抖落出一叠,这可就是一万人民币。

    “等会要是用不到就存到银行。”韩孔雀实际上想放到家里,不过他要这么告诉别人,那不是存心招贼?

    韩孔雀家里可是有个古老的保险柜,放到那保险柜里,如果不知道密码,一般人还真不能在短时间内打开,当然,这些韩孔雀可不会告诉胖刘。

    “恩,有着想法就好,我们古玩行的人,都喜欢身上携带大量现金,现在也被一些坏家伙看准了,如果不注意,很容易出现意外。

    不过,你应该不用太过担心,只是你这个体格,敢招惹你的应该没有几个。”胖刘看了看韩孔雀那魁梧的身材,再加那如钵大小的拳头,他还是很有威慑力的。

    “嘿嘿,”韩孔雀笑了两声,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刘哥,你今天不做生意了啊?”

    胖刘翻了个白眼道:“做什么生意?我每天风里来雨里去,倒腾点好东西也是给你们这样的高手捡漏的,我做这个有意思吗?所以,我打算改行了,走,中午了,小韩今天你要请客,今天要不是我,你也不可能捡那么大的一个漏。”

    “恩,这是应该的,我还欠你四百元钱,正好吃饭时给你。”刚才拿到钱时,只顾着高兴了,根本就忘了还给胖刘。

    “这个不急,我可是有事情求到你头上了。”胖刘看着韩孔雀直乐。

    韩孔雀被他看的瘆的慌,赶忙道:“有什么事你就说,我们兄弟还用这么客气,说什么求不求的。”

    “走,我们找个地方吃饭,一边吃一边说,以后刘哥的幸福生活就靠你了。”胖刘嘿嘿笑着向前走。

    可韩孔雀听着却不自在了,这话怎么说的?

    所以韩孔雀也笑着道:“刘哥,你这话可不要让嫂子听到,这可容易引起误会,以后你的幸福生活,只能靠嫂子解决。”

    “你小子,我还是第一次听到你油嘴滑舌,不过这样就对了,原来你每天阴沉这个脸,可不是年轻人应该有的心情。”胖刘笑呵呵的道。

    “走,今天我请刘哥吃大餐,不过我们要去其他街,这条街上可没有饭店。”韩孔雀也笑着道。
 楼主| 发表于 2015-11-15 21:06:5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十章请客

               
    挣了钱,第一桶金还是从胖刘身上得到的,而且那枚风调雨顺开炉钱也是胖刘先发现的,怎么也应该请请胖刘。

    再说,韩孔雀也不是小气人,他自然也看出胖刘的家庭不简单,人际关系是经营出来的,只有付出才有收获。

    虽然这样经营关系有点太过市侩,不过,这个社会,就算是再好的朋友,如果不小心经营,也会生分了。

    原来韩孔雀的心思全部放在了周美人身上,每天都扑在周氏凤凰珠宝公司了,其他事情他都没有心思做,但现在却是不同了,他也要为以后打算打算了。

    胖刘在这条街上认识很多人,这就是人脉,而人脉却是韩孔雀最缺少的,所以请客吃饭是必不可少的,这样能够更快的拉近感情。

    韩孔雀的话,让胖刘的心情变得更好,虽然不少那么一顿饭,但他要的是那种态度,想请客和只是嘴上客气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

    胖刘虽然今天被韩孔雀占了便宜,但却没有影响到他的心情,他道:“我们这条街上就这一点不方便,不过也是,这条街上寸土寸金,就算一家小店,每个月的租金也要几万块,谁如果在这条街上开饭店,那还不赔死?”

    “大城市就这点不好,房价太贵了,真不知道这些店铺,怎么能够挣出那么多的房租的。”韩孔雀也很感慨,每平方两三万的房价,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够买的起的。

    胖刘冷笑道:“走正道自然没法挣到,这条街上的老字号就那几家,他们是几代人的经营才发展到现在的程度,他们有好东西,自然也就有资本在这里开店,其他小店,也各有各的生存之道,要是没有点本事和门路,你以为他们敢在这里开店?那样,只是每年三四十万的房租就赔死他们。”

    “不说这个,这大热天的我们也不用走远了,我们去陈家包子摊上吃包子,他家的大包子就是地道,再说跟他们也熟悉,至少他们不会让我们吃地沟油,去他们那里既省钱还能省心。”胖刘道。

    韩孔雀道:“那怎么能行,我可是真想着出血的,我们去龙潭大酒店吃海鲜,我可是知道胖哥最喜欢吃这个了。”

    “你算了,有心就好了,要是去那里,一次吃个几万块的海鲜,你这点钱可就要去一半。”胖刘道。

    韩孔雀道:“怎么?以为兄弟舍不得?贵的请不起我们不会吃点便宜的?万儿八千的兄弟还请得起。”

    虽然龙潭的海鲜很贵,但就他们两个人能够吃多少?

    请客吃饭韩孔雀还真是不太心疼,如果畏畏缩缩的,小家子气,肯定不会交到什么朋友,当然他也不是穷白活,而是他认为胖刘值得他这么结交。

    “真不用,我们兄弟用不着这么客套,再说,我还真需要小韩你帮忙,要是以后我求到你这里,是不是每次也要去龙潭请客?到时你刘哥可请不起。”

    胖刘虽然喜欢吃,但也不能敲韩孔雀的竹杠,他也是真心想要结交韩孔雀的。

    “那也不用委屈自己,我们走远点,去吃点好的,每天吃包子可不好。”古玩街的这些小贩,要是不从外面的饭店订餐,每天早晨和中午就只能在这条街上凑合。

    在城市之中,小摊贩的生存可是极其艰难,一个不小心就有可能被城管抓住,到时不止是吃饭的家伙什被没收,还要叫一大笔罚款。

    所以在这条街上摆摊卖饮食的摊位,都极其简陋,这些小贩跟在这条街上摆摊卖古玩的小贩可不同,这条街上卖古玩的摊位,都是在街道办事处办理了手续,缴纳了费用的。

    而那些小吃摊位却没有,所以他们属于非法的,但这些小吃摊位也有自己的生存之道,他们只是在早晨,中午和晚上城管下班之后摆摊。

    早晨一般是城管上班之前就会收摊,中午只是从十二点到两天这两个小时出来卖一会,他们的主要经营时间是早晨和晚上,晚上的经营时间则更长,一般从下午六点,能够到晚上十点或者十二点,这个要看经营的品种和生意的好坏。

    就算特意避免跟城管上班的时间相撞,但他们也不可避免的要被城市里的综合执法偷袭,每天总有倒霉的被抓住,所以城管和小贩,每天都会爆发点激情,只不过这种情况都在可控范围之内,没有闹出什么大事,所以也就没有人管。

    陈青陈蕊夫妇就在这种环境之中挣扎了七年,自从他们结婚之后,就在韩孔雀的帮助下,在这里支撑起来一个小摊位,卖起了陈家肉包子。

    刚开始他们还总被城管逮着,不是把蒸笼和小推车没收,就是被罚款,要不然就是被城管追的上蹿下跳。

    后来还是韩孔雀托人找了关系,打通了这一带的一些地下势力,才让他们的生意稳定了下来。

    在这一带,想要安稳的做点小生意,如果没有办法从街道办事处得到合法的摊位,那就只能向一些人进贡,要不然只是一个城管就能弄得你鸡飞狗跳。

    韩孔雀在这条街上住的时间长了,自然就认识了一些不务正业的家伙,以韩孔雀的脾气,那些混社会的家伙范在他手里,自然没有好果子吃。

    他租下的那件房子,现在他是二房东,由于房子的二楼,被一个叫顶尖的模特公司常年承租,所以他家里经常有一些美女模特入住。

    幸亏她们入住的时间是分季节的,像现在是夏季,那些模特都很忙,是很少回到他那里住宿的,就连另一家也很少,因为那家的女儿放暑假,他们全家会老家了。

    他那院子里住的不是老弱就是美女,美女自古以来就是祸水,自然就吸引到了一些每天没正事干的小混混,这样自然就惹到了韩孔雀。

    韩孔雀也是从来不吃亏的主,跟他们起了几次冲突,不管过来多少人,那些人都不会是韩孔雀的对手。

    交手了几次,那些混混也被韩孔雀收拾的怕了,最后,他们的一个老大,居然想要拜韩孔雀为师,想要学功夫,这样被他纠缠的时间长了,他们自然也就认识了。

    那小子叫韩辉,家里是从政的,他父亲好像还是个大官,就算他母亲的身份也不简单。

    不过这小子不学无术,每天只做些偷鸡摸狗的事情,因为大事不犯,好像他家里也不管,这让他在这条古玩街上混的如鱼得水。

    这条街上的小贩,每个月都向他那里交月费,只要交了,他就保护这些小贩在城管下班之后的安全。

    你别说,韩辉这小子还真是有点本事,自从他开始收月费,只要按时交纳,那些常年在这条街上做小生意的,还真没有被城管为难过。

    不过要是那些城管巡逻到这里,发现了有不熟悉的小贩,也是不会手软的,或者是在他们正常的上班时间出摊的,只要让他们碰到了,也是会被追的。

    现在在这里经营的时间长了,陈青夫妇已经很了解那些城管,所以他们现在的生意做的还算安稳。

    中午的时间太短,所以他们一般是卖的早晨准备好的包子,只要蒸熟了,用小推车推到街上,一般很快就能销售一空。

    这里的房价,变相的让他们这样的小贩,有了生存的机会,房价太高,没有人在这里开饭店,自然给了小贩机会。

    “孔雀,吃饭了没有?”韩孔雀刚走过来,陈青就看到了他,他也正在为韩孔雀担心呢!

    在这条街上看的多了,那些抱着来淘宝捡漏发财的人,他见到的太多,他实在是对韩孔雀没有多少信心,依靠在古玩街上捡漏生活,怎么想怎么不靠谱。

    韩孔雀手里提着一个黑色方便袋,领着胖刘坐在了一个小马扎上,马扎跟前是一张小折叠桌子,这样的桌椅很容易收拾,走时折叠起来放到小推车上,根本不占多少地方。

    两个人做好了,韩孔雀道:“还没吃,正好刘哥帮了我的忙,我来你这里请客,先来十个包子。”

    这时陈蕊也走了过来,并且端了一个盘子,里面是满满的包子:“给,这些你们先吃着,不够再叫。”

    胖刘这时擦了一把汗,大热的天,他是最不耐烦在外面晒太阳的,他的体格,只要一活动,就好像是从水里捞上来的一样。

    “这天太热了,也吃不了多少,这些就够了,不过你们腌制的小黄瓜多给我们来点,不过我们也不会坏了规矩,既然小韩请客,就让他出钱买,一小碟五元,可以吧?”

    陈蕊笑着道:“这大中午的也没人,你们吃就是了,咱们都是熟人了,这点小咸菜,我们可不好意思收钱。”

    胖刘笑道:“规矩就是规矩,每个包子免费送一根小黄瓜,要是破了这个规矩,以后来吃你们包子的,都放开了吃你们的这个小黄瓜,那你们可是要赔死。”

    陈青家的小黄瓜还是很有特色的,只不过他们不卖,只是配着包子免费送,每个包子送一条小黄瓜,这可不是一根小黄瓜,而是切开的黄瓜片,一根黄瓜一般能够切出十几条。

    这样一来,每个包子配着一条小黄瓜也足够了,可因为他家的小黄瓜太爽口,所以不少客人都想多要点,这就让陈青家的小黄瓜出现了供不应求的现象。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网络文学  

GMT+8, 2017-8-19 19:09 , Processed in 0.131434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