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veBook.com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楼主: syzx

《邪御天娇 》搅动风云,邪御天娇!作者:纯情犀利哥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7-4-14 17:11:15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也倒他自己,之前时不时的放他出来,又收他进乾坤世界让他没能安心的招收女修。

    白狼马道:“加上之前的,现在还差四万多个吧,总共只收了五万多人。”

    “还差四万多?”

    叶楚挑了挑眉,对白狼马道:“罢了,这几天我和你一起去放出一些宝物去,多吸引一些女人来。”

    “真的吗?”

    白狼马大喜:“大哥你真是我的亲哥呀。”

    “放出去一些道法的消息”

    叶楚想了想后对白狼马说道:“你换一个名头吧,你就自称万法真人,掌握万法,名号直接就是招老婆,不用搞那么多弯弯绕。”

    “万法真人?”

    白狼马笑了笑:“这名号不错呀,够威武的,不过直接招老婆会不会动静太大了一些?”

    “不算什么,趁这几天全部给招齐了,我给你一些道法,到时候放出一些风声去,你再直接挑选。”

    叶楚对他道:“四万多人,应该几天就能招齐了,另外我再让艾丽和纪蝶来帮你站岗,要是再不行的话,就让腴儿嫂子来站岗”

    “那怎么好意思呢”白狼马讪讪的笑了笑,“一切就拜托大哥了”

    “恩,去准备一下吧,马上就开始。”

    叶楚也是没办法,过几天就要离开这南风圣城了,还有六七天那林仙使就要来了。

    最好是在这之前,让白狼马身上的束缚解除掉,不然这家伙始终有顾忌。

    早点让这家伙解放出来,自己也能让他去多造点人,同时到时候也能成为自己的一大助力。

    此行前往魔界,路途一定是比较辛苦的,遇到的危险也会有很多,他和陈三六等人,都会是自己的大助力,不能让他们有后顾之忧。

    白狼马马上就去办了,叶楚则是联系了一下宏七夫妇,请他们帮忙。

    二人自然是乐意相帮,给他们找来了一座豪宅,白狼马他们出去放去风声去,有一位万法真人要招亲了。据说这个万法真人精通万法,掌握有无数种神仙道法,十分了得,本身的修为也很高。

    只要能入得了这万法真人的法眼,以后就是吃香喝辣了,而且这还不是谣传,已经有人得到了他赐予的无上道法了。

    这种消息传得极快,就在城主府附近给传开了,马上就有大把的年轻的妹子,前往那座豪宅附近去试运气。

    一传十,十传百,百传万。

    到第二天白天的时候,那豪宅外,已然聚集了超过三四万的女修了。

    到了午时的时候,这宅外才出现了两个无上的女修,马上就令在场的所有女修给震惊了。

    艾丽和纪蝶二人出现了,两位天仙般的女大魔神亲自出现在这里,接待这外面的女修。

    她们虽说没有说自己就是那位万法真人的女人,但是这些围观的女人,本能的就认为她们是了。

    虽说二女并不是太情愿,帮白狼马做这种混帐事情,可是想到叶楚的拜托也没办法了,只能是在这里帮忙了。

    一个一个的女修,被放进了宅内,由白狼马和叶楚等人亲自考核。

    对白狼马来说,这家伙当然是第一眼就要看长相和身材了,而叶楚则是用天眼,看看这些女人的元灵,是不是做过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还有人品如何,若是水什么扬花之辈,就会被送出去。

    不停的扫着这些女人的元灵,叶楚虽然累,但是却也有不小的收获。

    之前从来没有这么密集,大量的,扫过如此多人的元灵,一天就扫了三万多人。

    结果符合白狼马要求,又通过了叶楚的考核的人,第一天下来大概有三分之一,也就是一万人左右吧。

    一天就收了一万个女人,这速度确实是令白狼马惊喜不已,当然最重要的还不是这个,还是因为他们只有两个人考核,所以速度比较慢。

    还有超过十万个女人,现在就堵在毫宅的外面呢,正在排队等候筛选。

    看到第二天,白狼马已经审美疲劳了,这家伙几乎都快睡着了,因为漂亮的女人其实差距并不是特别的大。即使是说每一个美人,都有自己的特点,但是短时间内,让你看这么多都漂亮的女人,当真是会审美疲惫,眼冒金星。

    到了这时候,他都基本上不怎么看了,只要叶楚扫过了元灵之后,人品过得去的就直接收了,别的也不问了,没有必要再看了。

    一连四天,白狼马终于是完成了任务了,自己剩下的四万六千多个女人全部收齐了。

    直接就收进了他自己的乾坤世界,先由自己的老婆小红等人带着去特训一番,当然最重要的是先奖励一番。

    可是这豪宅外面,现在还有二十几万个女人在那里排队,人群还没有完全散去。

    白狼马是累的够呛,后面几天他也没怎么辛苦,基本上都是叶楚扫她们的元灵。

    这几天的功夫,叶楚接连扫了近十五万个女人的元灵了,竟然让他有了一些小小的感悟。

    趁着外面还有女人,叶楚就没有再怎么样了,而是将陈三六和屠苏都给叫了出来。还有陈三六带了二十几个儿子出来,白狼马也带了一百多个儿子出来,屠苏的几个儿子都叫了出来。

    二百多个年轻人,或者是中年人,站在这宅院的法阵后面,看着面前的光幕前面出现的女人。

    叶楚让他们自己先挑中自己中意的女人,然后再由自己扫这些女人的元灵,如果合适的,便直接交给这些年轻人或者是中年人自己挑走。

    既然白狼马的任务完成了,现在有了十万个老婆了,但是只有白狼马一人呀,将来造人的速度也不会快。所以叶楚让他们又叫了二百多个他们的儿子呀,或者是孙子之类的,反正他们觉得要娶亲的孩子们出来,给他们也挑老婆。

    当然最主要的是,叶楚这几天,发现自己这天眼似乎有一些进化的意思了,所以现在需要多扫一些人的元灵,一刻不停的接着扫。

    这样子又过了三天,距离之前已经有七天之期了,这三天的时间内,叶楚又给这二百多人,一共收了四万个老婆。

    相当于一人平均一百六七十个了,简直就是便宜大发了他们直接就得了这么多老婆了。

    到第七天的时候,宏七夫妇亲自过来了,见到这豪宅外的景象也是有些头痛,这外面还围着四五十万人呢。这几天围过来的年轻女人是越来越多,因为传说不少人在这里得到了无上的道法只不过是当人老婆而已,只是来试试,所以许多人都过来了。

    不仅如此,在这附近,还有大量的男修也在这里转悠,已经发生了一些血腥事件了。

    现在动静似乎弄得有些大了,虽说只是百万人左右的事情,相对于这里六十几亿的人口来说算不得什么,但是这种事情传得太快了,如今半个圣城的人都知道了这件事情了。

    终于,他们刚刚到这里不久,就听到里面传来了一阵道声,宣称招满人了,其它的人都散去吧。

    不过在散去之时,里面还是散发出来了几片神光,笼罩在这些女人的头顶,神光中有不少的道法,相当于白送给这些女人了也不枉她们在这里枯等了几天了。

    宏七夫妇立即进入了宅中,之前艾丽和纪蝶也已经进去了,回到了叶楚的乾坤世界。

    他们到里面的时候,豪宅中的众人都散去了,都进去了叶楚的乾坤世界,只剩下叶楚一人了。

    “大哥,嫂子,你们来了。”

    叶楚面带微笑,向这二人道谢,这回不仅仅是白狼马他们收获很大,自己也是因此而受益。

    “叶楚,你的眼睛”

    腴儿发现,叶楚的这一双眼睛,感觉有些怪异,眼框的内部似乎有一条淡淡的金线。

    “没什么,可能是这几天看多了人,看花了眼了。”叶楚笑了笑。

    这是他的天道宗天眼进化了,现在进化到了第四重了,之前一直是第三重,现在到了第四重了,可以说是有了一个巨大的进化了。

    “呵呵,老弟你对兄弟果然是很好呀,我都想成为你兄弟了”

    宏七哈哈笑道:“这几天怎么样?你兄弟们还满意吗,我圣城的女子,可都是一等一的呀”

    “恩,很好,他们都找到了满意的老婆了,我也算功德圆满了。”

    叶楚笑了笑,一旁的腴儿则是掐了一把宏七:“你也想招亲呀这是?”

    “哪有呀,我这不是开玩笑嘛”

    宏七讪讪的笑了笑,对叶楚道:“林仙使已经在来的路上了应该明天就会到了,老弟你还是跟我们回去城主府吧,到时候我给你引茬这位林仙使。”

    “恩,好吧。”

    叶楚心情不错,与他们夫妇二人一道离开。

    这七八天的时间,叶楚一行人收获颇丰,白狼马收到了四万六千多个老婆,加上之前在别的地方收到了,现在已然有了十万个新老婆了。

    当天晚上,他就兴奋的告诉叶楚,自己身上的诅咒真的解开了,十万个老婆一到手,马上就解开了诅咒,叶楚也为他高兴不过那诅咒之术,确实是神奇,竟然还真的有这样的效果。
 楼主| 发表于 2017-4-16 10:56:22 | 显示全部楼层
    3988 该来的总是要来


    这七八天的时间,叶楚一行人收获颇丰,白狼马收到了四万六千多个老婆,加上之前在别的地方收到了,现在已然有了十万个新老婆了。

    当天晚上,他就兴奋的告诉叶楚,自己身上的诅咒真的解开了,十万个老婆一到手,马上就解开了诅咒,叶楚也为他高兴不过那诅咒之术,确实是神奇,竟然还真的有这样的效果。

    其它的,陈三六,也收了一百多位新老婆,另外的基本上每个人,最少的也收了几十个老婆。

    七天的时间,总共收了得有八万多人,白狼马收的最多,其它的就是他们的后代,儿子,孙子之类的二百多人,收了有三万多人。

    对于叶楚来说,虽说他自己没有收一个女人,不过他的天道宗天眼,却因此而提升到了第四重。这是他之前并没有预料到的原来这天道宗的天眼,连续的施展,也可以促进它的蜕变。

    之前他听天晴说过,这天道宗天眼,一共分为九重,若是能到第九重的话,传闻一眼就可以望断星空,望断时间,望断轮回了。

    当然,传说中也没有人,到达过第九重,历任的天道宗宗主最强的,也只是到了可能是第七重吧。

    但是这到底哪一重哪一重有什么样的神效,天晴也不清楚,她只是一个未出世的天道宗圣女而已。当年她被立为圣女,还没有几年,天道宗就崩塌了,洪荒仙界也被屠净了,自己被天道宗宗主的魂力所封印,活了下来。

    第四重,对于叶楚来说,当天晚上,叶楚才知道这为何叫第四重。

    坐在城主府的内殿中,叶楚躺在躺椅上,看着头顶的星空,一双天眼紧紧的盯着这头顶的天空。

    叶楚没有看破虚空,也没有望断星辰,更没有斩切时间,而是他看到了自己。

    何为自己,他看到了过去的自己,所经历的一切,就如同闪电一般在自己脑海中一下子就闪过去了。一幕幕,一件件,一桩桩,一句句话,都在自己的脑海中,在天眼中闪掠而过。

    他的双眼边缘,上面有两条淡淡的金线,被上眼皮所遮盖住了。

    能看到自己的过去,这又有什么好处呢,叶楚这大半天的时间也一直在想,他发现这样子自己修行的速度可以提升好几倍。

    许多弯路,其实是因为过去造成的,因为你没有重视过去,忘了初心,才会多走弯路。修行上的弯路,也是因为没有看到过去,没有审视自己过去的错误所导致的。

    如今能够看到过去,叶楚就能够避过许多以前的弯路了,即使是大魔神,也会走很多的弯路。当这些弯路被掠过之后,叶楚发现,自己的修行速度,极力的融合的速度,会快上好几倍。

    对现在的他来说,当然算是一件得机缘造化的大好事了,极力修行提升好几倍的速度,并且叶楚发现因为天眼上了第四重了可能还能通过天眼就能进行极力的融合了,无须自己另外静下来修行了。

    这样一算的话,提升的速度就不止几倍了,可能会达到十几倍之多。

    因为只是天眼就能修行的话,自己一天十二个时辰都能修行了,比之前自己一天只能修行两三个时辰,要快太多了。

    静静的躺在这里,叶楚也能自己修行极力,天眼就会自动的运转了。

    只是现在他还在适应这个过程,所以速度不能全开,还在细细的品味这种修行的过程,这是一种难以言喻的过程,一句两句都难以说得清楚。

    “叶楚你怎么还没休息?”这时候腴儿嫂子从内殿走了出来,见叶楚还在这里躺着。

    “嫂子不也是吗……”

    叶楚笑了笑,坐直了一些,问道:“现在可不早了大哥呢?”

    “他?”

    腴儿笑了,坐在一旁的躺椅上:“他睡的和死猪一样,雷都打不醒的……”

    “呵呵,真是挺羡慕你们夫妇的……”

    叶楚叹道:“我要是能过这样的生活,其实一切都值了……”

    “呵呵,这有什么好羡慕的……”

    腴儿微笑道:“你现在也过得不错呀,前往魔界是有什么事情吗?”

    “恩,有些事情。”叶楚点了点头。

    腴儿问道:“能和嫂子说一说?”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吧,嫂子要感兴趣,我就和你说说…”

    叶楚也没必要瞒她,就把在魔界中发生的事情给说了说,听完之后,腴儿则是笑了:“你小子想不到到处留情,那你这回去是想带他们母子回来了?你怎么知道,她为你生下了儿子的呢?”

    “就是一种直觉吧。”

    叶楚苦叹道:“我这个人的直觉比较灵,不会有错的。”

    “恩……”

    腴儿点了点头,右手一翻,取出了两壶酒,扔给了叶楚一壶:“既然如此,你就去带他们回来吧,她都肯为你生下儿子,可见她并不是真的恨你。”

    “但愿如此吧。”

    叶楚喝了口酒:“说实话,我真是觉得挺对不起她的,为了我另一个女人,就冒充别的男人欺骗了她。还搞大了人家的肚子确实是不应该。”

    “也不用觉得愧疚吧,这就是命运吧。”

    腴儿轻笑道:“她注定了是你的女人,而不是那个什么与你长的一样的男人的女人,既然都是你的女人了,别人的事情就不用考虑了。”

    “恩,嫂子说得有道理。”

    叶楚笑了笑,与这腴儿嫂子碰了一杯,可能明后天就要离开这里了,再见面不知道得是什么时候了,叶楚和这嫂子也多喝了一些,多说了一些,聊了聊各自的经历,还有往事。

    ……

    一夜无话,二人聊了一个通宵。

    直到第二天早上的时候,这城主府外便来了一个不速之客,一位白裙女子来到了这里。

    正是那仙狱的林仙使过来了,与她一道前来的,还有三位黑袍人。

    宏七早早的起来之后,便与自己老婆腴儿在城主府正殿,接待了这林仙使和三位黑袍人。

    三位黑袍人应该是狱头,一次来了三位狱头,可以说这回的事情不会小了。

    “不知道仙使和几位狱头,此回来我圣城,所谓何事?”宏七问林仙使。

    林仙使面色凝重,将这回来的事情,和宏七夫妇说了说。

    听完之后,宏七夫妇都有些惊讶,宏七沉声道:“此事是不是有误会?芒老在圣城一带一直是相当有威望的,虽说他脾气是有些大,但是行事一向有原则的,不会胡作非为的,我相信这件事情恐怕是有误会吧。”

    “此事仙狱已然调查清楚了,这回本使前来南风圣城,也是希望城主大人能够提供帮助,助我们揖拿芒三。”林仙使却言词凿凿,事情似乎已经定了。

    宏七凝声道:“这个是自然,仙狱之令,我们圣城必然遵守。”

    “只是他的修为,达到了魔仙之境,现在也不知道人在何处,要揖拿他的话,不知道仙使和几位狱首,是不是有什么特别的准备吗?”

    宏七有些担忧:“要不然的话,以我们的实力很难拿住他的。”

    “恩,这个我们自然早有准备。”

    林仙使微笑道:“只要宏城主,将通天柱借我们用几天就行了。”

    “通天柱?”宏七心中一楞。

    林仙使接着解释道:“通天柱一事,是由江老之前从仙狱借走的,是我们狱主亲自借调之物。”

    “哦,原来如此。”

    宏七晃然道:“借用通天柱自然是没有问题,别的事情需要我们做吗?”

    “若是宏城主方便的话,可以替我们参与封印……”林仙使道。

    “这个……”

    宏七显得有些为难道:“此事要不然我们就不参与了吧,实话和仙使说了吧,我与那芒三的交情其实还挺不错的,算是有些私交吧。若是由我去封印他,于情于理,在圣城中对我不利,通天柱我借给你们,此事就劳烦仙使和几位狱首吧。”

    “恩,没事,我们理解。”

    林仙使笑了笑,也没有怪罪于这宏七,只要他肯借通天柱就行了。

    揖拿芒三一事,也不用他亲自相帮,他们四人早就有所准备的。

    “恩。”

    宏七对林仙使道:“那请仙使和几位在这里小坐一会儿吧,我去将通天柱取来……”

    “我和你一同前往吧,取通天柱还有些要注意的。”林仙使起身。

    “好吧,那三位狱首就在这里先休息一会儿,我们去去便来。”

    宏七夫妇跟着林仙使离开了,三人结伴前往南伤庄,不过在去的路上。

   
 楼主| 发表于 2017-4-16 10:56:29 | 显示全部楼层
宏七还是有些疑问,问林仙使道:“林道友,那事情当真是芒老所为吗?”

    他和林仙使也有私交,八百年前,林仙使就曾经来过这南风圣城,她和自己夫人还挺好的关系。

    腴儿也觉得有些不敢相信:“照理说,芒老不是那样的人呀而且他是一个嫉恶如仇之人,向来正义禀然,不像是那样的邪人呀……”

    “此事确实是真,仙狱派我几人来揖拿,也只是带他回去做个过场吧,马上就会入仙狱了。”林仙使道。

    宏七叹道:“想不到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这芒老也真是的……”

    “看来是真的了。”

    腴儿也没办法,只能唏嘘叹气,同时对林仙使道:“对了姐姐,不知道你知道不知道魔界在哪里?”

    “魔界?”

    林仙使听到这一个界域,皱了皱眉道:“那可是一个比较远的界域了……”

    “这么说姐姐你知道了……”

    腴儿喜道:“是这样的,是我的一个弟弟,想要去魔界办些事情,不知道姐姐能不能帮他指条路……”

    “去魔界?”

    林仙使沉声道:“去那里不是不可以,不过最少要经过一百多座圣城,十几座神城,以及好几座仙城,光是这路上花费的时间怕是就要过百年吧。”

    “姐姐有没有什么近路的?”腴儿问。

    林仙使想了想道:“他要去魔界干吗?”

    “是这样的,他有个道侣在那边,要去寻他的道侣……”腴儿道。

    “他的道侣在魔界?”

    林仙使挑眉道“你这个弟弟来自魔界的?”

    “也不是来自魔界,只是以前去过魔界……”腴儿道。

    林仙使笑了笑道:“恐怕他不是你的弟弟吧,魔界的成仙路才开启没有多少年的,若是他从魔界上来的话,不可能现在就到了这边的……”

    “呃……”

    腴儿有些尴尬的笑了笑,这林仙使当真是机灵。

    林仙使笑道:“如果要从魔界快速到这边来,那他只能经过一个地方的周转了,我已经大概猜到了他是何人了……”

    “呃,你认识他?”腴儿和宏七都有些意外。

    林仙使想了想后道:“他应该姓叶吧。”

    “呃,姐姐你认识叶楚?”宏七夫妇确实是比较意外。

    林仙使笑了笑道:“果真是这个叶楚,他以前可是我仙狱的一位仙牢之主,后来却逃出了仙狱,不知去向,原来他在你们南风圣城……”

    “叶老弟是仙牢的牢主……”

    宏七夫妇都有些吃惊,宏七道:“叶老弟是什么来历,我们倒真不清楚,这段往事他也没和我们说起过,不过叶老弟的为人是绝对正派的。”

    “恩,姐姐,叶楚在仙狱没惹上什么事儿吧?”腴儿有些担忧的问道。

    毕竟这叶楚可是和邪天有仇的,难道是因为邪天之事,叶楚才离开仙狱的。

    不过叶楚之前竟然是仙狱的一位仙牢的牢主,这个身份,确实是令他们夫妇有些意外。

    林仙使笑道:“这个叶楚倒是有些意思,好好的牢主不当,自己逃掉也是一个奇葩了……”

    “呵呵,可能他不想当吧,嫌牢主无聊吧。”腴儿笑了笑。

    不过林仙使又道:“只不过他当仙狱是他家了,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呃……”

    听她这么一说,宏七夫妇脸色有些微变,心想原本指望她帮忙带叶楚去魔界的,现在这么一来,不会还想抓叶楚回去仙牢吧?那就真的是日了狗了。

    “叶楚也没有恶意,之前我们听说,有人针对叶楚,想对他下手……”

    腴儿替叶楚解释道:“想必若不是因为有人想对付他,他也不会离开仙狱的,当牢主可是一个肥差……”

    “有人要对付他?何人?”林仙使似乎对叶楚的事情很是感兴趣,而且听这语气,似乎对叶楚有些成见。

    腴儿道:“听说是邪天,但是具体怎么样,我们也不是太清楚。”

    “邪天?”

    听到这个名字,林仙使眼神挑了挑:“邪天虽强,在仙路上臭名昭著,但是还不至于敢到我仙狱来惹事。”

    “叶楚现在哪里?”她又问腴儿,“在妹妹你们的城主府内吗?还是在乾坤世界中?”

    “姐姐你想干吗,你可不能胡来……”

    腴儿道:“叶楚与我们夫妇,有过命的交情,他绝对不是那种惹事生非之人……”

    “是呀,林仙使,此事一定有误会的。”宏七也劝。

    若是林仙使真要拿叶楚开刀,他们断然不会承认,叶楚在哪里的,也不会告诉她的。

    反正只是说了一说,林仙使也没有证据的。

    见这夫妇俩,如此维护叶楚,林仙使也没有想到,她楞了楞后笑道:“妹妹和宏城主别太紧张了,我没打算对叶楚做什么,只是斥责这小子不守规矩罢了,擅自离开仙狱,这可是大罪…”

    “哎,叶楚也是情有可原的嘛,人家来害他,他总不能坐以待毙嘛……”宏七叹道。

    腴儿也说:“妹妹你一定要相信叶楚,他确实是被邪天追杀之前在我南伤拍卖会的时候,邪天还出现在这里,险些就抓到了他……”

    “邪天还来过这里?”

    林仙使挑眉道:“看来此事还挺严重的……”

    “罢了,叶楚的事情等以后再说吧,先去处理完这个芒三的事情吧……”

    林仙使叹道:“我最近也是忙的焦头烂额,仙路上不少事情叶楚与我也无怨无仇,我也没必要来抓他,我只受仙狱之命。”

    “那就最好不过了。”

    腴儿挽着她的胳膊,笑眯眯的说:“不如姐姐你再帮帮叶楚吧,带他去魔界吧?他也是为了自己的道侣,情深一片,你成全他吧……”

    “你们这么帮他呀……”

    林仙使也有些无奈:“他若是想要快点到达魔界,其实他自己应该清楚要怎么做的,他不是当过牢主吗……”

    “姐姐的意思是?”腴儿眼中一亮道,“是可以通过仙狱之路?”

    “呵呵,让他自己想办法吧。”

    林仙使并没有答应,但是算是指点了一下了,可以通过仙狱去寻到快速通往魔界之路。

    “恩,谢谢姐姐了。”

    ……

    三人来到了南伤庄,去取通天柱了,一会儿后林仙使便得到了这通天柱。

    林仙使暂时与他们夫妇俩告别了,离开了这南伤庄,她要去做别的准备了,想必也是与揖拿芒三有关系。

    宏七夫妇俩,离开了南伤庄,二人也有些感慨。

    宏七传音腴儿道:“想不到叶楚以前是仙狱的牢主,怪不得这小子无所不知了,精通各种神术……”

    “恩,我也没想到。”

    腴儿也叹了口气,传音宏七道:“此事就不要和叶楚提起了吧,他既然没和我们说,想必也是有他自己的考虑吧。”

    “那我们要怎么和他说仙狱的事情?”宏七问。

    腴儿道:“这个简单,只要和他说,也许可以通过仙狱中转他自己会想办法的。”

    “恩,这个倒是,这小子的隐遁之术很了得,哪怕是让他跟着那几位狱头,应该也有办法返回仙狱的。”宏七传音道。

    “倒是这个林仙使,几百年不见,我觉得她有可能也成为魔仙了……”宏七传音腴儿,“夫人你怎么看,她进入魔仙之境了吗?”

    “应该是进了。”

    腴儿点了点头:“要不然也不会有把握,收拾这个芒老,芒老可是进入魔仙之境比我还早的人物……”

    “恩,还有那三位狱头,看实力的话应该在大魔神之境之中都是中高品了……”宏七叹道,“这芒老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为何会陷入这种事情当中,难道真的是他入了邪魔之道,嗜杀成性了?我总是觉得无法相信。”

    “也许是出了什么事情吧,人生在世,多是无常呀,这短短的一年多不见,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腴儿挽着宏七的胳膊道:“咱们夫妇要想长长久久的,平平安安的,其实当这个城主还挺好的。”

    “夫人为何有此感想?”宏七有些意外,“之前不是说再当几年咱们就退了吗?”

    “其实即使是咱们去了下面的界域,或者是别的圣城中找个地方过活,还真不安全。”

    腴儿叹道:“咱们是可以不去惹别人,但是有人会盯上你我若是你还是这城主的话,别人还有顾忌,而且还有城主府的力量人家不会公然对你我下手。”

    “若是你我离开了这城主府,就不一定了。”她说。

    “比如这芒老,谁能保证他不是被人陷害了呢?”腴儿有些无奈。

    听老婆这么一分析,宏七也觉得有些道理:“老婆你说得有道理,那照你这么说,即使是这十年之期到了,这城主我还是最好接着当了?”

    “恩,如果可以的话就继续当吧,毕竟有个身份在这里摆着而且你也能加速修行。”

    腴儿对他道:“你的修为有多年没有什么进步了,也是时候要好好的修行闭关一段时间了,不要因为拍卖会就误了你的修行了……”

    “恩,城中的事情,我都在慢慢的安排下去了。”宏七,“

    过几天我就去闭关去了。”

    “恩,圣城的事情我自然会替你多担当一些,你也不用太顾忌了,拍卖会之事顺其自然就好。”腴儿道,“该来的总是要来拦不住的,我们也拦不住,不如就由它去吧。”

    “恩……”

    ……

    这边林仙使带着三位狱头离开了,那边宏七夫妇找到了叶楚和他说明了这个林仙使的情况。

    叶楚也没想到,这个林仙使对自己似乎有不小的成见,不过林仙使也没有揖拿他之意。

    现在他需要考虑的是,自己前往仙狱,还是等着这林仙使将那什么芒老给揖拿成功之后,再跟着他们几人离开前往仙狱。

    仙狱确实是一条捷径,因为仙狱算是一个单独的地域,有大量的通道,传送光门,可以不通过仙路,就到达万域。

    若是可以的话,确实是可以先到仙狱,找到通往魔界的通道快速到达魔界,或者是与魔界接近的各大神城。

    只是他没想到的是,那个之前被白狼马抢了三个玄孙女的芒老,竟然成为了仙狱通缉的对象,而且还要动用通天柱缉拿,这确实是有些意外。

    想了一会儿后,叶楚还是决定,跟着那林仙使几人返回仙狱最为合适,因为据他所知,仙狱的各种机制其实变化的还是很快的,尤其是几条通往仙狱的小路,几年的功夫就会换一套进入的方法。

    自己离开仙狱也有几年了,没准现在已经换了进入的方法了,不如自己跟在林仙使他们几人的身后,跟着潜回仙狱。

    只是他有所顾忌的是,并不是这个林仙使,而是那黑衣大掌教,之前黑衣大掌教说过了,判逃出仙牢之责他不再追究,相当于是与叶楚两清了,若是自己再潜回仙狱,又惹上了什么事情的话,那个黑衣大掌教,应该不会坐视不理了。
 楼主| 发表于 2017-4-17 20:27:50 | 显示全部楼层
正文 3989 还是有机会的嘛


    自己离开仙狱也有几年了,没准现在已经换了进入的方法了,不如自己跟在林仙使他们几人的身后,跟着潜回仙狱。。。

    只是他有所顾忌的是,并不是这个林仙使,而是那黑衣大掌教,之前黑衣大掌教说过了,判逃出仙牢之责他不再追究,相当于是与叶楚两清了,若是自己再潜回仙狱,又惹上了什么事情的话,那个黑衣大掌教,应该不会坐视不理了。

    不过想也是白想,现在没有必要去想这些,到时候若是真遇上了,再慢慢的解决吧。

    林仙使带着三位狱头去缉拿芒老了,芒老的实力达到了魔仙之境,要去缉拿一位魔仙,这可不是小事,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动用通天柱想必也不会太容易。

    叶楚在这里等了好几天,一直到第五天的时候,林仙使这才回到了南风圣城城主府,要将通天柱归还宏七夫妇。

    而叶楚此时,已经回到了内殿中,施展出隐遁之术,藏在暗处了。

    林仙使虽然在这里,但是却并没有发现叶楚,如今叶楚的隐遁之术,更加的高明了,因为天眼进入第四重的原因,他的极力融合的更加完美了,所以隐遁之术也跟着提升了境界了。

    “姐姐,那芒老你们当真揖拿成功了吗?”在内殿的亭子中腴儿还是有些难以相信。

    几天的功夫,这林仙使他们就回来了,难道就将芒老给抓了吗?这速度也太快了一些。

    林仙使点头道:“这是自然的,芒三违背仙路大道,被仙狱揖拿,这回是逃不掉的。”

    “那他会怎么样?会被处死吗?”腴儿有些不忍。

    宏七也抿了一口茶水,心中也挺怪味的,一位魔仙就这样被他们给抓了。

    若是哪一天,要来抓自己,岂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所以说老婆大人说的还是对的,若是不当这城主了,谁知道会有什么仇敌找上门呢,到时候纵然就是他老婆是魔仙,也不一定能保住这个家。

    还是当这城主的话,有老城主庇护着,不一定有人敢动自己夫妇二人。

    林仙使喝了口茶道:“此事就不是我能知晓的了,上方只有命令带他回去,至于他会受到什么处罚,就得由仙狱或者是掌教来决定了。”

    “恩,想不到芒老英明一世,最后却落得这样的一个下场,真是令人唏嘘呀”腴儿叹道。

    林仙使倒是很平静:“人各有命,人命由天定,一切有因才有果,他能有今天的命运,也是他自己一手造成的。”

    “对了,之前妹妹说的那个叶楚呢,你们当真不知道他在哪里吗?”林仙使又问起了叶楚的事情。

    夫妇二人早就统一了口供了,腴儿摇头道:“之前叶楚有事情离开了这里了,邪天来找过他,然后他就离开了,不过他离开之前曾经说过要去魔界,所以我才问姐姐你的。”

    “恩,既然是这样,那就不用管他吧。”

    林仙使道:“不过如果妹妹和宏城主,若是有机会见到他的话,带话给他吧,回仙狱中去说明自己的情况,仙狱不会拿他怎么样的”

    “恩,如果有机会再见到他,我们一定带到。”宏七夫妇正色道。

    林仙使观察了他们的眼神变化,也看不出来,他们到底是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

    但是怎么都感觉,好像不是真的,要是他们不知道的话,为何要说,请她带叶楚去魔界呢。

    一定那小子就在这附近,只不过自己现在的重中之重,是带这位芒三回仙狱复命,没时间查那家伙。

    仙狱之中,关于叶楚的事情,早就传来了。他可能是近些年来唯一的一位逃出仙狱的牢主了,之前这么多的牢主,也没有出现过这样的事情。

    要不是因为他是仙狱之主拉拢进仙狱的,这样的行为,早就会被仙狱视为最大的耻辱,要拿他归案处理了。

    近些年仙狱中的事情也很多,不仅仅是因为仙路重开,万域再启,引发了越来越多的棘手的事件。

    还有仙狱本身的管理也十分的混乱,再加上之前白衣大掌教又化道了,现在其它的两大掌教为了争势,手底下的仙使和狱头们也不齐心。

    甚至在前几年的仙使大赛上,连林仙使这样的强大的,多年的老仙使,竟然也受到了新的牢主的挑战。

    之前的一百来位仙使有近三十位,被后面上来的牢主给拉下了马,现在一百二十位左右的仙使当中,势力划分也是更加不明朗了。

    林仙使并没有和宏七夫妇聊太久,也就是坐了小半个时辰吧便告辞了,只不过她并不知道,在她起身离开之后,也有一个身影在暗中跟上了她。

    只不过在离开之前,叶楚在暗中,传音了宏七夫妇,算是和他们道别了,再见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此回前往魔界,也不知道是福是祸,能不能顺利到达魔界了一切皆未可知。

    叶楚跟上了这位林仙使,林仙使并没有发现他的身影,好在她并没有采用瞬移,要不然的话叶楚还真是难以跟上她的步伐。毕竟她是魔仙之境了,境界高出自己了一个大级别,相差十万八千里。

    她若是一个瞬移,怕是最少能挪出三百多万里,而自己只能一百万里不到。

    要是她多挪几次瞬移,那双方的距离一下子就会拉开到上千万里,到时候就难追了。不过好在她并没有这样,只是以正常的飞行的速度,向北方前进。

    不过就是她飞行的速度,叶楚也得全速跟着,要不然的话也难以跟上,这就是境界的差距。

    叶楚和林仙使都离开之后,宏七夫妇这才长叹了一口气,宏七传音腴儿道:“哎,叶楚还是走了,这小子一走,我这心里真是感觉空落落的”

    “呵呵,你不会是爱上他了吧?”腴儿取笑道。

    宏七面色一拧笑道:“如果他是一个女人的话,我还真有些舍不得他呢”

    “就你喜欢胡言乱语,和这小子呆久了,你都学得老不正经了”腴儿白了他一眼。

    不过也沉叹道:“不过他这一走,确实是让人感觉有些不适应,虽说他才与我们在一起这几年的时间,不过他一走确实是不太踏实。”

    “以后的拍卖会就得靠我们自己的了,他能帮我们做的都帮我们做了”宏七叹道,“现在他的法阵不在了,他也不能给我们出主意了,希望一切都能顺顺利利的吧。”

    “呵呵,我们不用想多了,顺其自然吧。”

    腴儿挽着自己男人的胳膊道:“圣城的建设还是照旧吧,招人的事情一天也不要停下,还有你我都要抓紧时间修行提升自己,只有自己拳头硬了,才不会被人欺负”

    “夫人说得有道理,那我们走吧。”

    “去哪儿?”

    “不如先造几个人吧,你现在不是能生了吗,咱们提升起来比较慢,不如多生他几个儿女,将儿女给培养起来也是一样的嘛”

    “老不正经”

    一天后的夜晚,林仙使终于是停了下来。

    只不过她停下来的地方,却令叶楚眉色凝重,因为这个林仙使竟然来到了一片浩瀚的海域上空。

    而这片海域,他也认识,之前跟着邪天来的地方,就是这一带。

    虽说不是就是邪天之前所呆的那座海岛附近,但是这一带却距离那边并不远了,也就只有堪堪几百万里吧。

    可以说对于她这种级别的强者来说,也就是两个瞬移的事情她现在在这里停下来,想必也不会这么单纯的只是为了休息。

    若是要休息的话,这个地方现在海况很恶劣,海面上很不平静巨浪涛涛,海风狂燥不止。随便再赶点路,也不会在这种地方的上空休息。

    叶楚在她大概一万里外的地方跟着,可以说是离得很近了,但若是再离远一些,都快要看不到她的人了。

    只见她一人飘浮在半空中,下面不到百米处,就是惊涛骇浪向上冲击,不过她却喟然不动,呆在那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还是准备做些什么。

    因为有强劲的海风海浪,又相隔有一万里的路途,叶楚几乎也听不到她有没有在自言自语。

    “这女人搞什么鬼”

    叶楚藏在一片黑色的云层中间,看着远处的林仙使:“不会是和邪天有勾结,故意引我来这种地方吧?”

    想到之前就在北面大概,四百多万里外的那座海岛,被邪天给暗算封印的事情,叶楚现在还有些耿耿于怀。

    若是这林仙使与邪天有勾结,这事情倒是有些复杂了,那这邪天的势力还真是庞大呀,都伸手到林仙使这种仙狱中身居要职的仙使身上了。

    当然这也只是叶楚心中的猜测罢了,现在还没有见到这个林仙使,这个大美人准备搞什么鬼。

    这个女人确实是很美,气质很出众,有天生的女人当中的上位者的那种高高在上的气质。

    不过叶楚却对她的美貌和气质,并不怎么感兴趣,这个女人骨子里有一种对男人的不屑,还有唯我独尊的信念,在她的眼里只有她自己是最强的。

    别的男人,哪怕是修为再高的,她也看不上眼,也许她自己认为,她可以问鼎星空至尊吧。

    林仙使在这里一呆,就是近一个时辰,甚至下面有几个浪头都泼到了她的衣裙上了,她也浑然不顾,自顾自的飘浮在半空中不知道在想什么事情。

    过了一个时辰之后这林仙使才继续行动,结果果然是向北面继续行进,大概一会儿之后,就来到了之前邪天所呆的那座海岛。

    “果然有关系。”

    叶楚心头有些暗暗不爽,他对邪天并不感冒,所以对与邪天有可能有不清不楚关系的女人就更加不爽了。

    类似于一种,好白菜让邪天给拱了的意味,因为这女人是前往那里了,叶楚不得不小心行事,故意离得远一些,离开了有十几万里,在远处远远的观望着。

    好在现在天眼进化了,提升到了第四重,他能看得更远了,即使相隔着十几万里,但是还是能看到这个女人的行踪。

    只见这个女人来到了海岛外,海岛依旧十分平静的,躺在那片海域中,四周的海域中的恶浪无法拍打到岛上,岛边缘有法阵挡住了这些恶浪。

    林仙使在这岛上徘徊了一小会儿,便踏上了这座海岛,来到了海岛的沙滩上。

    即使岛四周有法阵,但是身在十几万里开外的叶楚,却能利用天眼,穿过这岛外的法阵,看到岛上的情况。

    只见这林仙使来到沙滩后,便独自一人坐在了沙滩上,也和当初的邪天一样,半躺在沙滩上,抬头看着星空。

    “这女人不会是邪天的女人吧?”

    看着林仙使的这个动作,还有神情,叶楚心中很不爽,要是这个女人真是邪天的女人,那真是白菜让猪给拱了。

    女人开始是半躺在沙滩上,过了一会儿后似乎有些累了,直接就躺在了沙滩上,开始在沙滩上休息了。

    “这女人搞什么鬼?”

    叶楚在远处,有些不明觉厉了,这现在是什么情况,这女人躺在那里是做什么,难道只是正好遇到了一个岛,她过去休息的?可是会有这么巧合吗,用脚趾头想想也不太可能。

    这么方圆几千万里的海域中,也只有这么一座海岛,她为何要跑到这里来休息。

    而之前邪天又正好在这里出现,还布下了法阵,要说与邪天没有关系,打死叶楚也不会相信。

    不过现在这女人也没有别的动作,就是呆在那里睡觉,叶楚也不甘心就这样错过了,他倒是想直接扑过去将这女人给办了,省得她和邪天有什么阴谋,想暗算自己。

    但是现在实力不济呀,冲过去也不一定办得倒她,而且没准还会中了邪天之计,到时候可就不划算了。

    叶楚这一等,就是小半天,一直到第二天天亮的时候,远处飘来了一股至强的气息。

    一团恐怖的黑云从远处飞速挪了过来,岛上的林仙使也立即坐直了起来,然后抬头看了看这边的这一团黑云。

   
 楼主| 发表于 2017-4-17 20:27:57 | 显示全部楼层
黑云停在了海岛上空,将这一带完全给遮盖了,从云中下来了一个黑甲人,正是之前的邪天。

    “你怎么来了?”

    邪天似乎也有些意外,这个林仙使为何会来到这里,而远处的叶楚此时完全凝住了气息,绝对不能被这个邪天给发现了。因为他发现,这个邪天的气息,比之前还要更加恐怖了,怕是又提升了一个大境界了。

    这要是被发现了,他要是想杀自己,易如反掌。

    不过好在,这家伙似乎并没有发现自己,也有可能是他更在意的是岛上的林仙使,所以没空盯着这边。

    “我来找你,当然是有事。”

    林仙使见到邪天,语气也不是太友善,她沉声对邪天道“你之前动过那个叶楚了?”

    “叶楚?”

    提到这个人,邪天哼道:“谁和你说起此事的?”

    “南风圣城的城主宏七,和他夫人。”林仙使道。

    邪天冷笑道:“只是小作惩罚而已,没杀了那小子算是我仁慈了”

    “你可不能胡来”

    林仙使对他道:“这个叶楚当初是由仙狱之主,亲自下令任命的牢主,与黑衣大掌教的关系也不明不白的,黑衣大掌教亲自出面,免去了他判逃离开仙狱之责,这家伙的来头很深”

    “呵呵,不过是黑衣大掌教而已”

    邪天却似乎并没有将他放在眼里,林仙使哼道:“我知道你现在修为提升了,还融合了你的十一位太古魔灵,但是你现在还没有完全炼化太古魔灵之力,必须要低调行事,待你融合完成了再出来作恶吧。”

    “呵呵,在妹妹眼里,我就是整天出去做恶的人呀?”邪天笑了。

    “是不是你自己最清楚。”

    林仙使哼道:“不过你别怪我没提醒你,这个叶楚你动不得我也动不得”

    “不会是你爱上这小子了吧?”邪天笑道。

    “混帐!”

    林仙使哼笑道:“我会爱上一个男人?简直是天大的笑话,你能不能正经一点!”

    “好吧,我正经一些”

    邪天笑道:“知道妹妹你一向只对女人感兴趣,不过我行事一向不需要别人来教,你别在我面前说教。”

    “你以为我稀罕在你面前说教吗?”

    林仙使斥道:“若不是怕你坏了我的好事,我才懒得管你之前在河阳仙城的时候,你就去坏我的好事,害我没有得到九阳仙玉”

    “那可不是我害的”

    邪天也坐在了沙滩上,沉声道:“若不是我前往河阳仙城,吸引了某些人的注意力,你以为你当日可以全身而退?真是天真,九阳仙玉,岂是这么容易得到手的。”

    “哼,我自有我的打算,不需要你横插一脚”

    林仙使哼道:“总之该说的我和你说过了,听不听我的话是你的事情,不听也就这么回事了,只不过以后不要再来找我了别坏了我的好事”

    “呵呵,我知道妹妹最近为了这掌教之位,是有些急火攻心了”

    邪天见她要走,又说道:“不过这掌教之位,据我所知,仙狱之中已经有人选了,恐怕你要失望了”

    “有人选了?”

    林仙使楞了楞,脸色微变,哼道:“你骗谁呢,怎么可能会有人选”

    “人选是何人?”她还是忍不住问。

    邪天笑了笑,并没有立即回答,林仙使扭头白了他一眼,冷哼道:“我看你是吃饱了没事干,找打吧?”

    “呵呵,妹妹是什么人,我哪敢呀。”

    邪天笑了笑:“据我得到的消息,确实是已经有人选了,而且这人似乎与你,与我还有不小的渊源。”

    “与你我有渊源?何人?”林仙使心中一沉,眼中闪过一抹凌厉的杀机。

    她一直想成为仙狱有史以来,第三位女掌教,本来现在她在众多的仙使当中,呼声最高,难道就要中途被毁了?

    邪天笑道:“你刚刚不是一直在说此人吗”

    “什么”

    林仙使哼道:“不可能!光凭他一个小小的叶楚,初阶大魔神凭什么能胜任掌教之位!你是想故意拉我与他的仇恨,借我手杀了这小子吧?”

    这要是说别人,她可能还信,可是叶楚怎么可能。

    邪天笑了笑道:“信不信反正由你吧,等你到了仙狱之内自然会有答案了,不过怕是到时候你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你听谁说的”

    被邪天这么一吓,林仙使还真有些害怕,难道会是真的?

    “总之是仙路上的一位超级强者了,他的消息应该不会假的”

    邪天道:“那叶楚是如何当上的牢主,你应该比我要清楚得多,是仙狱之主亲自下令的”

    “可是仙狱之主,都闭关多少年了,这几百年来一直在闭关从未有出关”

    邪天哼道:“为何他要在这么关键的时候,还出声要让一个小小的叶楚,来当这牢主呢”

    “难道只是为了提拔他当牢主?”

    邪天冷笑道:“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哼,就算是又如何,你又有什么办法帮我?”林仙使笑道。

    邪天也笑了起来:“我如何帮你,你说我要如何帮你呢,我也没说要帮你呀,你是不是想多了。”

    “那你说个屁事!”

    林仙使这样的大美人,都发飙了,邪天听得倒是乐了:“我说妹妹你别急火攻心呀,我虽然不会帮你除了叶楚,不过会给你出主意的嘛,毕竟咱们是一家人呀”

    “谁和你一家人,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了”

    林仙使怒道:“若是没什么事,你还是赶紧滚吧,本仙使还要再休息一天。”

    “呵呵,别着急嘛妹妹”

    邪天笑道:“此事也不是没有回旋的余地了,这掌教之事,也不是完全就由仙狱之主说了算的”

    “毕竟那小子修为低微,以他一人之力,仙狱众使肯定是不会服众的”

    邪天沉声道:“你还是有机会的嘛。”

    “这还用你说,废话”林仙使很不爽这个邪天,不过她也知道,这家伙一定有别的招,要不然也不会和自己说这事儿。

    邪天笑意盈盈的取出了两壶酒,丢给了林仙使一壶,然后沉声道:“你这掌教之位,说白了想当起来,还得有人挺你才行,就现在你的倚仗,应该是那红衣大掌教吧?”

    林仙使没有说话,抿了口酒算是默认了。

    邪天继续道:“仙狱之内,最有名头的自然是仙狱之主,其次是白衣大掌教,然后才是黑衣大掌教和红衣大掌教。仙狱之主闭关几百年没有出关,只是出来打了个招呼,只为叶楚当牢主之事。而黑衣大掌教的排名,又在红衣大掌教的前面,之前白衣大掌教还在世的时候,确实是你比较得利。”

    “可是现在一切都变了,白衣大掌教化道了,在此之前也没有为你在仙狱之主面前举荐你,并且白衣大掌教那一脉也没有替你打招呼。”
 楼主| 发表于 2017-4-18 17:46:40 | 显示全部楼层
正文 3990 林嫡


    邪天继续道:“仙狱之内,最有名头的自然是仙狱之主,其次是白衣大掌教,然后才是黑衣大掌教和红衣大掌教。 仙狱之主闭关几百年没有出关,只是出来打了个招呼,只为叶楚当牢主之事。而黑衣大掌教的排名,又在红衣大掌教的前面,之前白衣大掌教还在世的时候,确实是你比较得利。”

    “可是现在一切都变了,白衣大掌教化道了,在此之前也没有为你在仙狱之主面前举荐你,并且白衣大掌教那一脉也没有替你打招呼。”

    “现在仙狱之主支持叶楚,黑衣大掌教想必也不会出声反对就算有红衣大掌教站在你这一边,想必若是前面两位不支持你,你也不会得势的。”

    邪天笑道:“这叶楚实力是不行,境界也不够高,但是这小子鬼精鬼精的,连你哥我都在这小子手下吃了几次亏,足见这小子还是有自己的过人之处的。”

    “若是再有那两位大佬的支持,他这掌教之位,还是比较容易坐实的。”

    “我不是来听你废话的!有什么主意你赶紧说,不想说就滚……”

    林仙使听得他的废话,听得她是脚底直冒火,好像自己这掌教之位,就十成没戏似的。

    邪天灌了口烈酒,哈哈笑道:“谁叫你是我妹妹呢,我不帮你谁帮你呢,如今你的优势确实是不大,叶楚你又不能直接除了他。若是灭了他的话,怕是仙狱中的那两位还会主动查到你头上来,到时候你不仅掌教做不成,而且还会有杀身之祸。”

    “不过你又想当掌教,所以为兄给你出个主意,你不如使使美人计,即使是掌教当不成,掌教夫人也可以呀。”

    邪天笑道:“你不是会一种傀儡术嘛,只要你成了他的女人那他当掌教,与你当掌教,又有什么区别呢……”

    “胡扯!”

    林仙使冷哼道:“收起你的嗖主意吧!”

    “没什么事,你就赶紧滚。”

    林仙使也不知道在想什么,邪天也没和她计较,这两人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亲兄妹。

    不过叶楚现在也是一头的雾水,他在十几万里外,根本听不到这两人在岛上的谈话。

    只是看他们的样子,坐得还是有些距离,应该不像是两夫妻可能只是相识,或者是有什么结盟关系而已。

    这两人坐在沙滩上,一人拿着一壶酒,邪天是一个大酒鬼,之前在那里就只是喝烈酒而已,一坛接一坛。

    相比于那一天来说,可以说斯文多了,而一旁的林仙使似乎也是心事重重脸色有些微青,对一旁的邪天也并没有好脸色。

    “他们到底在商量什么阴谋……”

    叶楚想了想,不由自主的,自己给自己算了一卦,给自己占卜了一下。

    “难道与我有关?”

    这一卦,并没有算到具体的什么行动,倒是让叶楚有一种预料,这两人商量的事情也许与自己有关系。

    有可能是这个林仙使,将自己在南风圣城出现的事情告诉了邪天,不过直觉又告诉叶楚,并没有这么简单。若是这样的话,邪天应该早就知道的,只是为何邪天突然现在又变得这么强大了,比之前还要强大了许多呢。

    这段时间,这家伙一定是得到了什么际遇,机缘造化成就了他。

    两人在沙滩上商量了半天,也不知道在商量什么鬼东西,还是针对自己有什么阴谋。

    按理来说,他们的实力都远在自己之上,境界远远的高过自己若是要对付自己,应该也不必如此。

    叶楚也不能先行离开,他还得跟着这个林仙使,跟着这个女人前往仙狱,找到去魔界最省事的路径。

    一直到将近傍晚的时候,这邪天才离开这里,出了海岛之上化作一片黑云直接沉进了天空中,也不知道这家伙往哪边去了叶楚都看不明白。

    反倒是这个林仙使,还留在这个海岛上,不知道在搞什么鬼。

    不过这对于叶楚来说,却是一个机会,他趁机来到了岛外,就站在沙滩外面不远处的法阵中,在这里可以听到她的说话,当然前提是她要自言自语说出了口自己才听得到。

    也许是叶楚运气不错,刚来到这里,就听到了一个令自己肝儿跳的消息。

    “让叶楚当掌教,简直是疯了!”

    “难道仙狱之主和掌教,脑子都坏掉了吗!我林嫡为仙狱卖命了快三千年了,竟然最终得到的只是这个结果!”

    叶楚听完了她的两句自言自语的抱怨,自己的脸色就不太好看了,让自己当掌教?

    这是哪门子的事情,怎么自己就要当掌教了。

    “我不会就此认输的!”

    “叶楚,此回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就算你真当上掌教,我也不会从你!”

    “早晚有一天,你会成为我的尸蛊粉虫,这掌教之位非我莫属……”

    林嫡喃喃自语,眼露杀机,脸色也是难看的很,马上就一倒地直接躺在沙滩上灌烈酒了。

    叶楚听完之后,也是有些无语,想不到这个女人竟然还玩尸蛊,而且自己莫名其妙的就与她结上了仇怨了。

    “真是无明冤枉我呀……”

    叶楚也有些无奈,也不知道传出来的,自己要当什么仙狱的掌教了。

    结果这个林嫡一直盯着掌教之位,也不是一年两年了,按她的实力确实是很强了,在众仙使之中,肯定是名列前矛的,再加上她为仙狱卖力多年。

    所以她一直盯着这个位置,现在有人说自己要当掌教了,怪不得这个女人视自己为眼中钉,肉中刺了。

    “肯定是邪天那个家伙,想借刀杀人了,直接给这女人透了这么一个消息,不过这两人的关系看来是不浅了,仙狱还真是混乱呀……”

    叶楚也没办法,想到之前邪天与仙狱中的,许仙使,还有封家两位仙使都有勾结,就可以知道这仙狱有多么混乱了。

    大名鼎鼎的魔头邪天,可以自如的在仙狱辖地中出入,并且与他们进行各种交易往来,看来这仙狱的水是深得很。

    “若是我能当上这掌教之位的话,倒是行事要方便得多了,只是若是我成为了掌教,以我的境界肯定会有无数人不服的,整个仙狱怕是无人会服自己。”

    “之前是仙狱之主力荐我当牢主的,若这消息是真的话,看来也应该是仙狱之主要推选自己当掌教。只不过这个掌教之位没有这么好当呀,境界上我是吃了大亏的。”

    叶楚现在也有些犹豫,是到了仙狱之后,转道马上离开前往魔界,还是去想办法当这掌教呢,也陷入了一个矛盾之中。

    夜色又深了,看了看这沙滩上躺着的林嫡,现在睡的还挺安静的,可能是不会觉得这附近会有人出现吧,所以她是一点防备也不设,躺在沙滩上呼呼大睡。

    “这个女人,要给她点厉害瞧瞧,不是想动本少吗,今天本少就让你永世难忘,还敢看不起本少!”

    叶楚咧嘴笑了笑,右手掌心出现了一小瓶紫色的粉末,这是天香粉,是极为欢厉之物。

    就算是魔仙级别的女人,怕是也难逃此物的引动,她不是瞧不上自己吗,自己就让她瞧瞧什么叫做男人。

    “今天我叶楚就小人一回了,算是你走运了,捡了本少这么一个大男人……”

    叶楚心中暗笑,借着这一阵海风,将手中的这点天香粉给送了进去。

    法阵打开了一丁点口子,之前他就破过这里的法阵,自然也能打开,天香粉的气味顺进去了一些。

    很快就被这林嫡给吸进了鼻间,她在沙滩上转了个身,吸了几口气,感觉有些热。

    没一会儿的功夫,她就醒了,只不过眼神却是有些怪异了。

    “想不到这天香粉的效果如此神勇,就连这魔仙级别的女人也扛不住呀,本少来救你了。”

    叶楚笑了笑,看了看这岛上沙滩上的林嫡,此时已经是十分不堪了。

    他适时的出现,走进了海岛中。

    ……

    一夜无话,林嫡都不知道,自己昨天晚上是怎么度过的。

    仿佛自己只是巨浪上的一艘破船,荡来晃去的,根本不知道怎么熬过来的。

    可是当她醒来的时候,却还是惊醒了,她记起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该死!我中了别人的毒计了!”

    “该死啊!我的元阴之身被破了!”

    “是谁!是谁!”

    林嫡几乎要抓狂了,一头长发都全部凌乱了,回想起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她怎能不动怒。

    应该是自己中了什么毒了,然后被一个陌生的男人趁虚而入了,自己的清白之身竟然被人给破了。

    林嫡怒不可揭,不过过了一会儿,她还是冷静了下来。

    她努力的回想,昨天晚上那个家伙到底是谁,仔细的回想,试着想起那家伙的脸长什么样子的。

    “啊!”

    “再让本使见到你的话,一定会撕巴了你!”

    可是人长什么样,她是想起来了,但是对方是谁她却不认识从来没见过这么一个人物。

    就是这样的一个陌生人,竟然将自己给祸害了,这简直就是无忘之灾。

    “这里的法阵,他是如何破的,又是如何将毒给送进来的?”

    很快身为仙使的她,就开始分析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自己是喝多了一些酒,但是也不至于意识混乱。

    对方就算来到了四周,为何自己没有发现,而且对方如何能透过法阵将毒药给送进来。

    自己到底又是中了什么毒,让身为魔仙的自己,也完全无招架之力,任由对方施为。

    “真是该死!”

    林嫡是越想越气,脸色都发青了,这简直就是黑暗的一天。
 楼主| 发表于 2017-4-18 17:47:04 | 显示全部楼层
正文 3991 大夫人


    对方就算来到了四周,为何自己没有发现,而且对方如何能透过法阵将毒药给送进来。

    自己到底又是中了什么毒,让身为魔仙的自己,也完全无招架之力,任由对方施为。

    “真是该死!”

    林嫡是越想越气,脸色都发青了,这简直就是黑暗的一天。

    先是邪天告诉自己,自己的掌教之位,可能被别人给夺走了,自己成为不了掌教了。

    然后就是自己在这里休息一晚,醒来之后,却莫名其妙的发现自己几千年保持的清白就这样没有了。

    自己一夜之间,就成为了一个不完整的女人了。

    这应该是自己,人生中,到现在快五千年的,最黑暗的一天。

    “别想逃!”

    林嫡岂能就此罢休,她一定要揪出这个背后使坏的恶心的男人来,敢如此对待自己,若是让自己逮到他了,一定会让他付出惨痛的代价的。

    她右手咬破了指尖,放出一滴神血,滴在了自己的掌心。

    然后左手迅速的结印,在自己的身前画下了复杂的阵印,阵印线被她引进了自己的掌心中。

    二者合一,顺着自己的神血,就在自己的掌心形成了一道小小的光幕。

    昨天夜里在这里发生的一些事情,在掌心开始呈现出来了,当她看到光幕的第一眼的时候,心中的愤恨便冲到了脑门顶上。

    自己竟然被人给架着两条腿,以如此不堪的样子,被人给欺凌,实在是太可恨了,这个男人该死,该死,一定得死。

    她将这个男人的长相,给烙进了灵玉之内,发誓等找到了他之后,一定会让他生不如死,将他那无耻的东西给切了喂蛇。

    ……

    只是她哪里知道,她在掌心光幕上看到的这个男人,进行了一些自我的妆扮,所以即使是如此,她看到的也不是真实的叶楚而是一个与叶楚毫不搭架的男人。

    起码从目前看来,她就算看到了叶楚,也想像不到,自己与那个作恶的男人会有什么联系的。

    毕竟自己的实力境界还是偏低,她也不会联系到自己的身上的。

    林嫡气得快吐血了,但是却毫无办法,只能烙下对方的长相却无法追踪对方的气息。即使是对方有东西留在了自己的身上,和体内,但是却无法用这些追踪到对方。

    这让她确信,对方应该最少也是一位魔仙级别的强者,要不然不可能做得如此天衣无缝。

    不过这个地方她是不敢再呆了,生怕晚上又会在这里被人祸害一次,同一个地方被人祸害好几次,那就真的没法见人了。

    如今她成了惊弓之鸟了,反倒是有利于叶楚了,叶楚的心情也不错,一边跟着这个女人,一边心里还在得意的笑了。

    这个女人不是看不起自己嘛,现在估计每天晚上,她回忆起来都不敢再说什么要给自己下尸蛊的话了,还想将自己撕巴了,都被自己十八般武艺给玩过了,她还有什么资格看不起自己。

    叶楚以这样的手段,对付一个女人,还是比较罕见的,自诩正人君子的他向来不屑于做这种事情,但是非常时期就得用非常手段,叶楚说到底也不是真正的善类。

    ……

    因为出了这样的事情,林嫡接下来几天都没有再休息了,一直往北飞行。

    大概又过了五天之后,终于是进入到了一片山脉之地,这里距离当初的南风圣城,已经最少有三十亿地的距离了。

    山脉的顶端,叶楚看到了有几团神光,可能是传送阵之类的东西。

    他跟着林嫡飞过去了,与林嫡始终保持着大概五万里左右的距离,并没有跟得太紧。

    只见这林嫡飞到了这其中一团神光附近,面前出现了两个黑袍人,林嫡亮出了自己的仙使令。

    “仙使大人,您要去哪里?”其中一位黑袍人问。

    林嫡沉声道:“浮海。”

    “好的,您稍等一会儿,我们准备一个时辰,马上送您离开这里。”

    黑袍人应该是仙狱的管理人员吧,管理着这里的传送阵,叶楚听闻这个女人要去浮海,便立即跟了过来。

    浮海,就是之前封家人居住的那一片浮岛的位置,那个地方对外就叫作浮海。

    而那个地方,大部分都是居住着掌教,还有掌教血脉的地方而这个女人要去那里,没准也是要去那里找掌教血脉打通关系的。

    林嫡只能在这里等待了,需要一个时辰的时间,不过她还是十分警惕,一直在环视四周,怕会出什么意外。

    但是她却发现不了,就在她身后,不到十里外,叶楚就站在那里呢,看客似的看着这几个家伙摆弄面前的神光团。

    这里应该就是仙狱专属的传送阵了,只不过看这样子,似乎这种传送阵是临时的,并不能长期使用。这里应该还是属于南风圣城的管辖的范围,只不过因为太远了,即使是圣城的城主府,宏七夫妇,怕也没有派几个人会到这种地方来驻扎。

    每一座圣城,其实管理的,更像是一块超级修行圣地,而这个圣地的面积,远远的要超过圣城所在的主城。

    圣城只有那么大,但是圣城之外,却还有无比浩瀚的大地,这些各种地方,便是圣城内外,无数修行者们闯荡之地,得造化之地。

    不过这一带,显然是没有什么人烟,一路上叶楚也没有发现多少修行者。

    即使是发现了几十人,这林嫡也只是快速的绕过,以她的修为这些人根本就发现不了她的踪迹。

    “仙使大人,可以了。”

    过了大概一个时辰,两个黑袍人布置得差不多了,回来请林嫡进入神光团。

    叶楚立即紧贴了过来,距离这林嫡只有区区不到一米的距离离得极近,他也比较担心会被这个女人发现。

    若是她马上就感应到了,自己的气息,发现自己的气息,与前些天晚上那个男人的气息很像的话,那可就麻烦了,不死不休了要。

    好在这林嫡并没有发现叶楚,林嫡和叶楚相继进入了这神光团。

    “出发了,请仙使注意。”

    两黑袍人对这林嫡还是十分恭敬的,半弯着腰,请着林嫡进入了神光团,只不过他们哪里知道,还有一个男人也在旁边跟着进去了。

    过了一会儿,这神光团便亮了起来,叶楚微微抬手挡了挡强光,几息之后,脚下一轻已经到了另一个地方了。

    他们出现的地方,就是在这浮海之外,前面不到五百里外,就有一座漂浮的仙岛,只不过此时这个浮海一带,却还是深夜时分,四周除了闪闪发光的各座仙岛,其它的地域都是乌黑乌黑的有些渗人。

    刚刚到这里,不远处便传来了一声喝斥声。

    “什么人在那里!”

    远处一道黑光闪了过来,直接到了林嫡的面前,恐怖的气息直逼林嫡的面门,连带叶楚也受了一下。

    “司徒大夫人好,我是林嫡,您还记得我吗……”

    见到来人,林嫡立即恭敬了几分,脸上多了几分微笑。

    “原来是你……”

    这位司徒大夫人笑了笑,看清了是林嫡之后,便笑问道:“你为何突然从这里出现,是用传送阵回来的吗?”

    “回大夫人的话,正是,我刚刚在外面办差,回来向掌教复命的”

    林嫡笑了笑,问道:“大夫人您这是要去办什么事吗?”

    “哪里是要办什么事情,只是正巧准备回家,没想到感应到了颇为强大的气息……”

    司徒大夫人笑道:“想不到这才多久未见,你已经步入魔仙之境了真是可喜可贺呀。”

    “让大夫人见笑了,林嫡这点修为在您面前可不敢乱提……”林嫡笑了笑,问道,“不知司徒大掌教,近来身体可好,有些日子没见着他老人家了。”

    “这是林嫡前些年,偶然所得的一味丹药,还请大夫人笑纳。”还没等这位大夫人回答,这林嫡已经送上了一枚丹药。

    司徒大夫人看了一眼,眼中一亮道:“这怎么好意思呢,这可不是一般的东西呀。”

    “司徒家早已不是掌教了,这东西可收不得。”司徒大夫人也看得出这可是好东西,是一种续命的丹药,若是能给自己丈夫服用的话,司徒家族还会兴旺一段时间。

    林嫡笑道:“大夫人您客气了,当年若不是司徒大掌教相助,林嫡也不会有今天,即使现在大掌教不在位了,但在林嫡的心中,他永远都是尊敬的长辈。”

    “这点心意还请大夫人代为收下吧,也许对大掌教有用呢。”林嫡巧妙的送出了礼。

    司徒大夫人颇为欣慰的叹道:“想不到如今你还念着当年的一些情份呀,你这个后辈果然有情有义,那我就不客气了,这丹药确实是能续为夫数百年阳寿,老妪在这里谢过了。”

    “有用就最好了,改日等大掌教恢复神采了,林嫡再登门拜访。”

    林嫡也没有现在就去邀功的意思,与司徒大夫人就此话别了,而她则是前往红衣大掌教所在的仙岛去了。

    司徒大夫人也是颇为欣慰,对于这林嫡表示感激,有了这一枚丹药,自己丈夫就能多活二三百年。

    而对于如今的司徒家族来说,这一颗丹药,可以说就是整个家族的续命丹药。只要自己丈夫还在,在这仙狱之中,在这仙路之上,就没有人敢小瞧了他们司徒家。

    而自己丈夫,也可以利用这二三百年的时间,为司徒家赚来更多的造化。
 楼主| 发表于 2017-4-18 17:47:36 | 显示全部楼层
正文 3992 各怀鬼胎

    司徒大夫人也是颇为欣慰,对于这林嫡表示感激,有了这一枚丹药,自己丈夫就能多活二三百年。

    而对于如今的司徒家族来说,这一颗丹药,可以说就是整个家族的续命丹药。只要自己丈夫还在,在这仙狱之中,在这仙路之上,就没有人敢小瞧了他们司徒家。

    而自己丈夫,也可以利用这二三百年的时间,为司徒家赚来更多的造化。

    叶楚在暗处,也是瞧得真切,这个司徒大夫人的修为也很了不得,还远在林嫡之上应该是魔仙中的侥侥者了。

    而这个所谓的司徒家,他也是有所耳闻,也就是上一任的三位掌教之一的司徒南。

    上一任的三位掌教,现在还在世的,只剩下了这位司徒南了,司徒南现在的年纪差不多得有九千多万了,快到一万岁了。而且传闻可能是第二世了,一般来说,第一世的结尾,还能想办法再活一世。但是要想再活出第三世,第四世,却难如登天。

    所以司徒南的神躯,早就不堪重负了,几百年前就一直不好,到现在更是到了强努之末,奄奄一息了。

    但是这一味丹药,叶楚也看出来了,这是一种比六阶还元丹,还要更高半阶的丹药,有人叫续元丹,也有叫归元丹的,而且品级很高。

    这种丹药,要是一般的修行者服用的话,估计最少能续近两千年阳寿。

    但是对于司徒南这种病入膏肓的超级强者来说,能续个二三百年就不错了,不过这种半仙丹一旦服用的话,可以迅速的修复病体,增加二三百年阳寿,让躯体和元灵,在这二三百年之内,恢复到巅峰状态。

    所以对司徒家来说,这的确是一颗续命丹药。

    司徒大夫人立即带着丹药回去仙岛了,而叶楚却并没有跟着那个女人去找什么掌教。

    他这一路上也都在想,要不要跟着她去找仙狱之主,或者是别的人看看是不是自己能当上这掌教。但是思来想去,还是风险比较大,这掌教可不是这么好当的。而且就算是当上了,恐怕暂时也没有时间前往魔界,许多事情还在未定之中。

    所以他还是打算先去找几个人,扫扫他们的元灵,看看哪里有传道可以前往魔界的,有什么人知道魔界在哪里的。

    而这浮海中,有一座仙岛,是这里的交易区,现在到了这个时间段应该是开启了交易了。

    叶楚便来到了这座浮岛外,浮岛外确实是有人,在进入其中,叶楚正好也跟着进去了。

    很快他就进入到了这浮岛上,在中间的休息区域,有不少的修行者正在这里驻足,也有不少人正从那些交易的小房间中,进进出出的。

    叶楚也不是来交易东西的,只是来搜集信息的,所以他就在中间的空旷的区域,找了一个地方坐了下来。

    区域中有几十号人物,正在这里闲逛,现在也不进入那些房间,叶楚首先就从这些人的元灵开始扫起。

    扫完了这几十人之后,还有人不停的在交易房间外,进进出出的,自己就也扫这些人。

    扫了将近一个时辰,叶楚就扫了二百余人的元灵了,成功的搜集到了大量的信息,这几百人的信息量就够叶楚整理的了,确实是信息量很大。

    而且叶楚发现,这几百人知道的东西,还真是不少,不仅仅是一些他们家族的秘辛,还有一些关于仙狱,甚至是仙路上的事情,这些人都知道不少。

    叶楚扫完了这些人的元灵后,他也得到了自己眼下最想要的信息,就是魔界在什么地方。

    据这其中的几个人所知,这个魔界离得最近的仙城,要属于南海仙城了。

    当然魔界的成仙路,对接的不可能直接就是仙城,而是南海仙城北面的,几座圣城。

    那几座圣城附近,这些年有不少魔界的修行者,从那边上来仙路,要去魔界的话最好是先到南海仙城中转一下,到其它的圣城之后再下魔界。

    想去魔界的话,只要先去南海仙城就行了,而仙狱前往南海仙城有许多条路,并不是只有一两条的,有十几道光门都可以去往南海仙城。这些掌教的血脉们,有时候可以离开仙狱去玩的时候,他们中的大部分人首选可都是前往各大仙城的,因为仙城是仙路上最高等级的超级大城能玩的,买的,换的,都是最多的。

    叶楚最想得到的信息,算是得到了,但是也得到了许多他之前只是猜想,却意外收获到的信息。

    比如现在确实是有消息在这浮海中传开,说是自己有可能被任命为新一任的白衣大掌教,这个任命可能过不久就会宣布下来了。因为这里大都是住的掌教的传人,或者是后代,得到消息的话,他们也是最快的。

    还有就是这浮海中的封家,以前的封家几兄弟所住的仙岛,前些年不知道怎么回事,一夜之间变化了飞灰了,封家兄弟也死了。

    因为这浮海中的掌教血脉,每十年便可以出去一趟,有一段时间的假期一样的日子。这些掌教血脉,可以说是各有不同的目的地,游历过仙路的不少地方。

    扫完了这二百多人的元灵,叶楚的脑海中,俨然已经知道了以前从未听说过的一些圣城,神城和仙城。还有包括仙路上的一些神奇之地,这些人都知道不少,可能有大机缘造化的地方,这些人也都知道许多。

    另外还有就是关于各个掌教血脉,传承人家族之间的各种秘事,这些家伙就知道的更多了。

    现在在任的掌教,只有两位了,白衣大掌教已死了,而上一任的三位掌教,只有之前的那位司徒南大掌教,这些年也是半死不活的了。现在这里浮海中住的,多是前任,前前任,前前前任的掌教的后人了。

    最古老的,甚至要算到,前三十任的一位掌教,他们的后人也还在这里住着。

    而那位掌教的时代,大概都是在十万年前左右了,十万年前的一位掌教的后人,现在还住在这里。

    不仅如此,关于这仙狱的许多秘事,这些家伙都知道不少,比如这仙狱是什么来头,在这些家伙当中,也有许多个版本在流传。

    其中传的最广的两个版本,一个是说,当初的仙庭建造的时候,专门弄了一个牢狱部门,也就是现在的仙狱,据说当时管这仙狱的是仙宫宫主的一位大舅子,这位大舅子仙狱之主,仗着自己的妹妹是仙帝的宠妃,利用这仙狱铲除异已,助他的妹妹上位,以及他们整个家族都因此而得势;还有一个版本是说,当年的仙帝自己弄出来的这个仙狱,据说是那位仙帝太什么色了,专门用这个仙狱来关漂亮女人的,想玩了就来仙狱玩上一把。

    这后面这个版本,似乎有些过于荒唐了,但是却是他们更乐意相信的一个版本,反正是传闻嘛,当然是事儿越大越好了。

    另外就是现在这浮海中的势力分布,差不多也就代表着整个仙狱的势力分布,现在两大掌教黑衣大掌教和红衣大掌教,差不多分成这两派,当然还有第三派就是中立派。

    有些掌教血脉虽说是年代已久了,是很多代前的掌教血脉但是实力也很强大,有些人的实力甚至可以比得上现在的两大掌教而像这样的人物,现在在这个浮海中起码有五人。

    黑衣大掌教和红衣大掌教是强,但是这五人的实力,与这两位现任大掌教的实力也不相上下,虽说他们现在没有在仙狱中有任何任职,但是势力也很庞大。

    所以想当掌教没有那么容易,必须要取得浮海中大多数人的支持,因为仙狱之主好像几百年都没有出关了,现在仙狱中的大部分事情,其实都是掌教和这浮海中的大佬们决定的。

    关于仙狱之主,这些人倒是知道的不多,不过有些奇怪的是似乎并没有什么前任仙狱之主,或者是前前任之类的狱主的血脉出现过。

    好像每回仙狱之主,都是只有一个人,并不会有什么血脉出现,一任仙狱之主化道之后,马上就会出现另一任的仙狱之主。关于仙狱之主的血脉问题,传承问题,也是整个仙狱最大的谜团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正因为如此,仙狱之主一旦闭关的话,这仙狱的事情差不多都是由掌教和掌教血脉来定了。在这个浮海中,还有一个势力名叫询事阁,这个询事阁,便是仙狱中议事的主要地方。

    一般来说,询事阁的阁老一般都是有六人,下面还有一些成员。

    阁老中的六人,一般都是当任的掌教,再加上几位掌教血脉中的强大人物,实力堪比当任掌教的人物组成。

    白衣大掌教刚化道不到百年,所以阁老的位置还为他留着,现在也没有添新的人,新的白衣大掌教现在也还没有决定,必须要等百年之后,才能另选掌教。

    之所以会有传言,叶楚会当选新的掌教,主要是因为之前好像仙狱之主出关了一次,找几位阁老谈过一次,可能只是问过一句有哪些合适的人选。

    当时可能有人提过了叶楚这个名字,然后仙狱之主可能就说了一句,此子不错之类的话,所以就不少人认为叶楚有很大的可能当选掌教。

    关于这个叶楚是什么来头,倒是没有人知晓,只知道之前是一个小小的牢主,但是不少人也知道这个牢主是仙狱之主亲自任命的。

    仙狱之主在仙狱中虽有绝对的权威,其实力凌驾于其它任何的掌教之上,这是不用置疑的。但是仙狱之主也一向是公正的,也会听取这询事阁的意见,所以若是询事阁的六位阁老,大部分不太支持这个提议的话,仙狱之主也不会直接任命。

    只不过一般来说,仙狱之主的话,可以左右影响阁老们的意见,所以说,叶楚这个名字在浮海中,这些天算是大名鼎鼎了。

    另外通过扫这二百多人的元灵,叶楚也知道了,浮海中哪些浮岛上的势力,倾向于现任的哪位大掌教,又或者是保持中立的还有哪些掌教血脉更狠,哪些掌教血脉实力更强,都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了。

    ……

    “太复杂了,本少还是赶紧去找通道吧,先去南海仙城再说吧。”

    叶楚没有空来理清这些事情,只能是慢慢的消化这些信息了仙狱的事情,以后再说吧。

    要想去南海仙城,叶楚也打探到了最佳的地方,这些掌教血脉一般会先去何路塔。

    而何路塔,其实只是一座山,在那座山上,会有不少的传送阵,其中最主要的就是通往几座仙城的传送阵,在那里也会有。

    并且守那里的传送阵的人,也是这浮海中的几大战将,与这些人也都相识,有些凭关系相识就放你出去,还有一些送上点东西几大战将也会放你离开。

 楼主| 发表于 2017-4-18 17:47:42 | 显示全部楼层
   从这里到何路塔并没有多远,叶楚很快当天就来到了这何路塔山的外面,远远的望去,这何路塔山,就是一座通天塔似的山尖直入云霄,天眼都看不到顶。

    能看见的,惟有这山脚下的几团神光,要想上何路塔,得先到这个山脚下。

    山脚下,有几位实力恐怖的家伙把守,个个都是大魔神之境而且似乎还在大魔神之境的高阶水平。

    相当于接近魔仙的水平了,最少有四人把守这里,这就是浮海的几大战将。

    叶楚并没有立即潜过去,怕会被这某人给发现了,等了一会儿后,过来了一男一女两人。

    其中一人,竟然又是那个林仙使,林仙使带着一个狱头过来了。

    “真是冤家路窄呀。”

    叶楚也无奈的笑了:“这女人不会是故意这样子,想让自己再祸害她几次吧……”

    只见这个林仙使,带着一个狱头过来,来到了这何路塔山脚下。

    “原来是林仙使……”

    为首的一位战将与这林仙使还相识,微笑着问道:“林仙使这是要去何处……”

    “去南海仙城有些事情,劳烦几位兄弟了……”林仙使对于这几位,也得客客气气的。

    “林仙使哪里的话,您可是我们仙狱的红人……”

    这位战将笑道:“不过南海仙城最近那边好像有些异动,现在传送阵用不了……”

    “用不了?”林仙使挑了挑眉,林嫡问道,“出什么事了大战将?”

    “不太清楚……”

    战将摇头道:“传送阵那边有异动,现在传送阵被暂时关闭了……”

    林嫡叹了口气:“这可如何是好,这回的事情比较急,有别的办法吗?这要关多久?”

    “现在还不知道呀……”

    战将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这里的法阵,主要是通往各大仙城的,其它的南海仙城附近的传送阵,也不是特别多。”

    “如果你们比较着急的话,最好的办法,也就只能是先到钤阳神城,再从那边想办法了。”

    战将沉声道:“只不过钤阳神城,应该没有直达南海仙城的传送阵,中间还要再绕几次路,这期间恐怕也要浪费不少的时间……”

    “这倒是呀……”

    林嫡听完也有些无语了,然后道:“既然如此,我们就先在这里再等几天吧,若是实在是这里开启不了,到时候再想别的办法吧……”

    “恩,只能如此了。”

    这位战将道:“前面不远处有几座小院,林仙使你们可以先到那里休息几天,若是可以开启了,我再通知你们。”

    “好吧,辛苦你们了。”

    林嫡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是先到那边去休息等待几天了,等过了几天,看能不能前往南海仙城了。

    二人立即往那边去了,那边大概三千多里外,有一座白色的院子,是由灵玉打造的。

    二人来到这里,直接就打开了这里的法阵,住了进去。

    因为有法阵相隔,二人一进来,先检查了一下这个院子里面的情况,确定没有什么异常之后,这才放心的坐下来聊天喝茶。

    只是他们可不知道,就在他们的身后,不到十米远的地方,还有一个人正倚在那里,看着他们二人呢。

    二人取出了茶壶,还有炉子,在这里煮茶喝,狱头脸上戴着半边面具,身上还带着魂链,这是他们狱头必用的东西。

    “南海仙城那边,我们当真必须要去吗?”狱头给林嫡倒了杯热茶。

    林嫡沉声道:“九阳仙玉事关重大,若是能得到此物,我的实力将会大增,届时这掌教之位也要稳得多了……”

    “可是之前好像出过叉子了……”

    狱头沉声道:“那九阳仙玉在河阳仙城出现过,当时还闹出了那么大的乱子,几方人马都盯着,你我只有二人,在仙城中怕是难有作为。”

    “何况九阳仙玉的消息,也不一定是真的吧……”

    林嫡叹道:“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河阳仙城中出现的九阳仙玉就是真的,确实是他们得到了九阳仙玉。”

    “如今这南海仙城又有异动,难保不是与九阳仙玉有关…”

    林嫡对狱头道:“那两兄弟如何了?”

    “消失了五年多了,不知道去了哪里……”

    狱头沉声道:“原本想抢夺他们的仙魂钉,没想到他们就突然消失了……”

    “有没有可能是被人给灭杀了?”林嫡挑了挑眉。

    狱头道:“不是没有这种可能,不过之前知道仙魂钉消息的人并不多,也就是几位吧。”

    “那最有可能是谁出的手?”林嫡问道。

    狱头道:“当时知道的人应该不超过五个人,最有可能下手的就是那许仙使了。”

    “许仙使?”

    林嫡皱眉道:“你是说许烈?”

    “恩,他当时应该是最早知道这个消息的,而且这个许烈与那两兄弟走的很近……”

    这位狱头道:“只是不知道为何,许烈也几年不见了,而且之前的仙使大会他好像也没有出现过了,不知道是不是也出意外了……”

    “恩,那家伙确实是神鬼莫测……”

    林嫡道:“之前在河阳仙城的时候,这家伙和谭宗也一道前往那边缉拿邪天……”

    “他们去拿邪天?”

    狱头皱眉道:“怎么可能,就他们那几人的实力,想去拿邪天痴人说梦吧……”

    “恩,确实是很难,所以他们当时肯定也是为了九阳仙玉而去……”

    林嫡沉声道:“而且后来谭宗也消失了,谭宗,许烈,还有那两兄弟……”

    “这四个人都消失了,肯定是有什么联系的,说不定这四人当时就是勾结在一起,想夺九阳仙玉的。”

    狱头道:“极有可能,这四个人都消失了,不过九阳仙玉他们最终应该也没有得到手,还在河阳仙城城主等人的手里。那最有可能的,就是那两兄弟,和这个谭宗以及许烈之争了,就算是九阳仙玉拿不到手,这两个仙使也一定是盯上了他们的仙魂钉”

    “恩,肯定是了。”

    林嫡叹道:“那许烈和谭宗,之前在仙使当中,也算是实力很强大的了。”

    “只不过他们还是中立派,也不知道与哪一方关系更深…”

    狱头喝了口热茶,问道:“叶楚那边你真不打算出手灭杀吗?若是你这边不方便的话,我这边可以替你出手的,只要借刀杀人,狱主也怪不到你的头上。”

    “那样风险太大了。”

    林嫡摇了摇头:“狱主不严则已,若真是要严,什么事情都能查得一清二楚,不可能一点痕迹也留不下……”
 楼主| 发表于 2017-4-19 20:30:03 | 显示全部楼层
正文 3993 出发仙城

    “可是他的存在,对于你来说,是一个极大的威胁”

    狱头无奈道:“如今询事阁的六位阁老,只剩下了五位,黑衣大掌教,应该是站在叶楚那一边的。?就算剩下的三位阁老,都站在你这一边,但是还有狱主站在叶楚那边,你的机会很小。”

    “机会小,也要先保住命”

    林嫡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那你有什么打算吗?”狱头问。

    林嫡道:“事情要一件一件做,最重要的还是提升自己的实力,你我的实力现在都太弱了,站在我们背后的势力也不够多,我得争取更多的人支持我”

    “那姐你的办法是?”狱头不知道她有什么好办法。

    林嫡浅笑了一声道:“走着瞧吧”

    “这个女人又在酝酿什么阴谋”

    叶楚就在他们不远处,不到十米的地方,看着这女人嚣张的说话,真想上去给她来几下。

    看她还敢不敢胡说八道,也不知道那天晚上,不堪成什么样子,要不要自己放点录像给她看看呀。

    这女人对于权势的向往,可以说是极为夸张的,一心就想当掌教,当然也有可能她还想当狱主呢。

    二人在这里一边喝茶,一边聊天,但是也没有聊多久,便各自去休息了。

    这灵玉院子中,有不少的房间,他们一人一间去房间中休息了。

    叶楚跟着这个女人来到了她的房间,她也没有真的就休息睡觉,而是在这里闭关修行,要为接下来的事情蓄力。

    在这里盯了一会儿,叶楚也没再发现什么其它她的秘密,所以就出来了。

    他独自一人坐在这亭子中,也在理清这些人的关系,这个林嫡和这个狱头的关系,应该像是同伴,或者是朋友之类的。林嫡的不少事情,他都知道,而且林嫡也会向他说一些她自己知道的消息。

    而这个狱头的修为,应该没有步入魔仙之境,比这个林嫡还是要差不少的。

    与邪天的修为就更不要提了,完全没有可比性,一个邪天远远的要强于这二人。只不过似乎邪天并不是和这个林嫡完全是一伙的,要不然的话,就会出手过来帮她了。

    因为当初河阳仙城争夺九阳仙玉的事情,叶楚也是见证者,当时他也在那河阳仙城。

    当时他也觉得奇怪,为何那谭仙使,以及许仙使还有那两兄弟都不见了,都消失了。那时候他用的是浮生镜,锁定他们的位置,最终那四个人的位置都消失了。

    “看来那四个家伙都有可能完蛋了,而最终得利的,极有可能是那个天尸女王的女傀儡”

    现在他仔细回想起几年前的河阳仙城事件,现在倒觉得极有可能是这样的,因为那四个人都消失了,而当时剩下的一方人马除了天尸女王的那个女傀儡,就是只有邪天了。

    不过当时邪天出现的时候,是抓走了清阳子那位城主府仙师而那位仙师的身上,应该没有九阳仙玉。之后邪天便走了,而许烈,谭宗,以及那对狱头兄弟,应该是各自退去了。

    而那对狱头兄弟是退去的最早的,应该是最早返回仙狱的,所以现在看来,当时的事情,还是比较复杂的。那四人到底各自发生了什么事情,现在还很难说得清楚,也不知道他们是死是活还是有什么特别的手段,封印了自己的气息,让叶楚没有办法察觉到而已。

    仙狱,浮海询事阁。

    时隔五年,五大阁老再一次聚首,在这里开起了会议,这也是五年来,他们头一回正儿八经的坐在这里。

    而主持这个会议的,竟然是前一任的司徒南大掌教,这回的会议,也是这位司徒南大掌教发起的。

    司徒南大掌教,原本是快到生命尽头了,这时候却突然恢复了,令在座的几位阁老都是有些意外。

    除了司徒南外,另外的四位阁老,分别是现任的黑衣大掌教和红衣大掌教,以及掌老血脉掌权人浩北,以及虹端木。

    这三位的实力,也不亚于黑衣和红衣大掌教。

    司徒南突然就恢复了,确实是令其它人都没有预料到的,这一下子就打破了原本的阁中势力的平衡了。

    之前浩北是站在黑衣大掌教这边,虹端木则是倾向于红衣大掌教,而司徒南这二百年来一直是病鬼似的,也没有人去争取他他也没主动倾向哪一边。

    现在司徒南算是强势回归了,实力又回到了巅峰了,一下子就多出了一个不稳定的因素了。

    如果他偏向了黑衣大掌教这边,无疑黑衣这边就会更强势,若是偏向红衣大掌教这边,红衣大掌教这边也会更强势,他成为了一个左右局势的奇兵了。

    “如今我仙狱已经混乱不堪了,尤其是白衣大掌教那边,一直没有人选出来,现在更是混作一团”

    红衣大掌教沉声道:“所以这白衣大掌教的人选,还是尽早定下来吧,不知道几位阁老有什么好的人选没有”

    与她站在一边的虹端木,点头道:“红衣掌教说的是,论这人选,当然要实力与人品和威望共存,按照以往的惯例也是从最优秀的几位仙使中提拔的”

    “惯例是惯例,不过现在是非常时期,现在的仙使当中,能当此重任的怕是不多呀”

    与他们唱反调的头一人,浩北也说话了:“之前狱主不是觉得那位,叫叶楚的年轻人不错嘛,也许我们可以试试这个年轻人的实力如何”

    “未免太草率了吧”虹端木马上就反对了,“此人虽是狱主提拔当过牢主,但是是从当初的魔界上来的,而且也仅仅是当了一年的牢主而已,就叛逃出了我仙狱,这种人还是不要留的好”

    浩北沉声道:“此事早就有定论了,叶楚是遭到了贼人暗算所至,也算是身不由已的吧,我们就没有必要翻旧账了吧。”

    “就算不计前嫌,可是这小子的实力,据我所知,才不过大魔神初阶而已,以这种实力要想当掌教”

    虹端木冷笑道:“别说是掌教了,就是当个仙使现在也费劲呀,到时候无人服他,岂不是让仙狱更加混乱吗?司徒大掌教,你觉得呢?”

    “我不是太清楚这个叶楚”

    司徒南喝了一口茶,面不改色,看不到喜怒,只是平静的说“不过老虹说的也有道理,若真是只有如此低微的修为的话,要想统率下面的众仙使,以及一众牢主,狱头,怕是有些困难”

    “就是,司徒大掌教说的有道理”

    听司徒南这么一说,虹端木的脸色立即好了不少,这无疑于他有可能是倾向于他们这一边了。

    而此时黑衣大掌教还没有说话,红衣大掌教则说:“若是叶楚不行的话,不如就考虑考虑几位成名已久,威望很高的仙使吧我觉得如今仙使当中,洛飞,林嫡,还有萧莫,这几位仙使的实力都能堪当此任吧。”

    “这几人确实是不错”

    虹端木道:“论实力他们都是魔仙之境,而且在仙使之位都有超过二千年以上的时间了,人也在中壮年,第一世都还没有结束,若是当掌教的话怕也没有人会不服。”

    “不知道黑衣大掌教,觉得哪一位最好?”他将问题抛给了黑衣大掌教。

    几人也都将目光,看向了这黑衣大掌教,不知道这黑衣大掌教要如何应答。

    黑衣大掌教喝了口茶,然后低着脑袋沉声道:“这几位固然是实力不错,威望也够”

    “不过”

    只不过,他还有自己的顾虑。

    黑衣大掌教的话,令几人都是一楞,不过似乎也在预料之中只听得他顿了顿后又说道:“他们都还太嫩了,没有什么魄力,也都是保守派”

    “如今仙狱如此混乱,若是动用老面孔当掌教的话,和现在也没什么区别”

    黑衣大掌教抬起了头道“我还是觉得狱主说的那个叶楚倒是可以考虑考虑,毕竟是一个新面孔,和仙狱原本的势力瓜葛并不大,相当于是一个局外人吧。”

    “我们身在局中不自知,也许动用一个局外人,会替我们打开局面。”

    红衣大掌教一听这话,马上就不同意了:“未免还是有些太草率了,仙使们虽说都是老面孔,但也不一定不能办实事吧。当年我们也都是从仙使中上位的,他们只是现在还在仙使的位置上若是将他们放在掌教的位置上,自然眼光和魄力也就不一样了。”

    “那小子的实力,实在是太弱了,就算他是局外人,也没什么用吧。”

    虹端木皱眉道:“仙路上的强大的局外人多了去了,我们又何必挑选一个如此低微的小子来当这掌教之位呢?掌教之位,可不是开玩笑的呀。”

    “若是到时候他压不下来,到时候丢的可不是他自己的脸,而是我整个仙狱的脸。”虹端木这话说得有些重了。

    黑衣大掌教扭头看了他一眼,虹端木也不怵他,一旁的浩北这时候说:“动用新人有何不可呀,我就觉得挺好的,之前有人想害他,他在这样的环境下,还能逃生,这本就说明他实力不一般,并不是一般的大魔神。”

    “那又如何,还只是大魔神而已,和魔仙天差地别。”

    虹端木道:“就算是魔仙,也得是相当强大的魔仙,才能任掌教之位,仙狱这么多年一直存在,从古至今,何曾出过这么弱的掌教。”

    “老虹和红衣大掌教的顾虑不无道理”

    这时候司徒南又说话了,他沉声道:“我倒觉得还是从仙使当中选掌教比较合适,又符合常理,又能服众,咱们仙狱现在要的就是稳定。若是再选一个如此低微的大魔神来当掌教,到时候想必会更混乱的。”

    “不知道司徒大掌教,觉得哪位仙使最合适呢?”这时候虹端木心里乐开了花,立即接过了司徒南的话茬。

    “就你们刚刚说的三个嘛,老夫我都有所了解,我觉得那个林嫡可能更加适合一些”

    司徒南直接说出了自己觉得最合适的人选,一旁的红衣大掌教,此时心中也是一楞。

    难道是林嫡与这司徒南搭上线了,要不然这司徒南怎么会突然要求开这样的阁老会议,而且点名支持她。

    一旁的浩北此时脸色也有些怪异,心中暗骂,这个林嫡竟然扯上了这个司徒南了,难道是发生了一些什么吗,那个女人可是被称为仙狱中最漂亮的女人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网络文学  

GMT+8, 2017-10-18 15:16 , Processed in 0.035669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