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veBook.com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楼主: syzx

《邪御天娇 》搅动风云,邪御天娇!作者:纯情犀利哥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7-3-13 18:58:33 | 显示全部楼层
   叶楚右手一伸,正想将这两人给拍过来,不过却被一旁的艾丽和纪蝶给拉住了。

    “叶楚,别冲动。”

    二人一左一右架住叶楚,纪蝶劝叶楚:“事已至此,你若是现在冲上去,可能会适得其返。”

    “可是这……”

    叶楚很无奈,做为父亲,他真的此时有一种无力感,孩子长大了,不听自己的话了,自己就这样任性的做主张了。

    “真是反了天了她们!”

    叶楚很愤怒,没有再直接自己一个人出了乾坤世界,回到了自己的院中,躺在温泉泡中泡温泉。

    元灵中的伊莲娜尔这时候也笑着安慰叶楚:“现在知道为人父的不容易了吧,孩子就是这样的,这就是她们坚持要走的道,你拦也是拦不住的,与其拦她们,不如成全她们吧。”

    “真是白疼她们了……”

    叶楚很郁闷:“平日里我枉费心机的教导她们,最终还是敌不过她们的任性,这改道之事岂是如此简单,说改就改,还改修绝情道,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你就算不相信自己,也要相信你老婆吧。”

    伊莲娜尔说:“七彩神尼竟然也有意让她们修行此道,相信她们自己也不是傻子的,如今她们都是上品神将的实力了,修行也多年了,自己有理智的头脑的。”

    “哎……”

    叶楚无奈的叹气,他又何尝不知道呢,只是做为父亲,他的担忧是免不了的。

    毕竟是改道,而且修行的是绝情道,时至今日,他回想起当年苏蓉与自己的那种困境,还是有些不寒而栗。

    当年苏蓉,只是心中想着念着自己,便已经生不如死了,元灵险些碎裂何其痛苦呀。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道呀,她们既然选择了这样的道,就由她们去吧,你又何苦庸人自扰呢……”

    伊莲娜尔也只能是劝叶楚了,对于此也没有别的想法了,得不到叶楚的同意,她们自己选择了改道,木已成舟了。

    “哎,我也是关心则乱……”

    叶楚取出一杯美酒,坐在这里泡着温泉,喝着美酒让自己心情平静下来。

    想想也是不应该吧,无论如何,她们都是自己的宝贝女儿,她们既然已经做出了这样的决定,自己还是支持她们吧。

    现在想拦也拦不住了,血雾都出现了,自己没有别的办法了。

    想了想后,他也没有坐视不理,而是把一件神兵给送了进去。

    他将自己的那一口小小的紫金帝棺,以及当年的菩提棺给送了进去,给她们一人一件,至于别的,他还是要面子的,便没有再本尊进去了。

    ……

    几天之后,叶楚还是本尊进来了乾坤世界,里面的两个宝贝女儿。

    叶依依和叶恋恋,二人现在完全就呆坐在第二神树之下,枯坐不动,脸上尽是冰冷之色,与之前的活泼二人判若两人。

    在这神树下,纪蝶和艾丽,这几天一直在这里帮忙盯着她们的情况。

    见到叶楚终于是本尊进来了,二女也劝叶楚别再生气了,如今叶依依和叶恋恋算是进入了闭关了,并没有见到她们太痛苦的样子。

    叶楚用天眼,打量了一下她们的情况,现在确实还算平静,只不过外表十分冰冷。

    可能是因为这神树之力,中和了一些阴戾之气,令她们现在才能进入闭关,不过能她们在努力的压制,这种邪力。

    若是不能压制住的话,效果也不会很好,二人一人手中拿着菩提棺,另一人手中拿着紫金帝棺,这两件仙兵也帮助她们化解了不少邪力。

    “罢了……”

    叶楚无奈的叹了口气,事已至此,他只能对二女叹道:“既然你们决定修行此道,为父希望你们能够坚持到底,抵御此力,或许对你们来说,也是一场大造化吧。”

    说完,叶楚右手打出了一片金光,在神树之下,织成了一座金色的小亭子,二女现在就呆在这座金色的网状的小亭子下面。

    “你这是……”

    纪蝶和艾丽都不明白,叶楚这是弄的什么术,这是什么东西,弄出来有什么作用。

    “这是我的本命之力,若是她们生什么状况,我会第一时间知道。”

    叶楚传音给她们解释了一下,这大概是个什么东西。

    二女晃然,纪蝶传音于他:“你既然这么关心她们,何苦要摆出这样的一副愤怒的表情呢……”

    “哎,我也是没办法……”

    叶楚也有自己的苦衷,这回她们这么任性,不计后果的就改修了绝情道了。

    她们的姐妹还有几十位呢,要都像她们这样子,以后这叶家的女儿还有几个会听自己的话,到时候还不乱了套了。

    所以叶楚必须要做出一副严厉的样子来,哪怕是于心不忍,可是也没办法。

    “你这个父亲当的也不容易。”

    纪蝶也为叶楚感到可惜,然后便对叶楚传音道:“我最近想出去透透气,你那边宅子里方便吗?”

    “方便,你随时可以跟我出去。”

    也没什么不方便的,宅院里面,现在就自己一个人,和十几个狐女妹子,空房间多的是,她们想住就去住吧。

    最后在这里只呆了一会儿,叶楚一脸板着脸,很严肃的样子,叶楚的女儿们自然也知道了叶楚很生气,所以即使谁现在有什么想法,也不敢再和叶楚提了。

    而叶楚则带着纪蝶,回到了宅院中,继续过他的小日子。

    ……

    深夜时分,城主府。

    今日的城主府有些异样,灯火没有平时亮尤其是这个时分了,城主府的上空竟然黑的有些可怕。

    只是可能关注的人并不多,这个点太晚了附近没有多少人出没。

    城主府后院,亭子中,城主和一位黑袍人正在这里议事。

    黑袍人虽然是坐在这里了,可是身上的魔煞之气还是不由自主的在涌动,恐怖的魔煞之气他竟然无法完全收敛住,也正是因为他身上的魔煞之气,才让这城主府上空变得阴暗了不少。

    “城主,只要你给我十枚还元丹,我这条命就是你的了。”

    黑袍人脸都用黑布遮着,说话的时候声音也极为虚弱,即使是坐得如此之近,城主宏七也只能袍人的两只眼珠子,就是这两只眼睛也让人悸不已。

    眼珠子是一圈一圈的,里面好像有十几个圈,就像是万花筒似的。

    “十枚……”

    宏七心中一怔,这个黑袍人:“道友你要的未免太多了一些,十枚五阶还元丹,这可不是小数目呀,而且本城主要怎么相信你……”

    “城主若是不信,大可与我结奴仆契约我可当城主的奴仆。”黑袍人道。

    “契约?”公告:笔趣阁app上线了,支持安卓,苹果。
 楼主| 发表于 2017-3-14 17:54:39 | 显示全部楼层
正文 3953 胡来


    宏七心中一怔,这个黑袍人:“道友你要的未免太多了一些,十枚五阶还元丹,这可不是小数目呀,而且本城主要怎么相信你……”

    “城主若是不信,大可与我结奴仆契约我可当城主的奴仆。.*m”黑袍人道。

    “契约?”

    城主有些好奇:“如何结契约,你又不是灵兽……”

    “实不相瞒城主,在下就是灵兽……”黑袍人都到了这种地步了,也不会瞒城主了,他来这里,就是听闻城主要招收仙师,所以前来试试运气。

    如果有十枚五阶还元丹的话,也许他就能驱除体内的大部分的魔煞之气,可以压制住的话就能多活一些日子,甚至是有机会治好自己的病。

    他将自己的来历,与这城主细说了一下,城主宏七听完之后,这才明白过来。

    原来这位道友还真是灵兽,而且是一块魔石最终开了灵智,才有了现在的修为的。

    这家伙的名字,就叫做魔石,并没有别的名字。虽说是开了灵智了,后来修为也一直在涨,五百年前也成为了大魔神级别的存在。但是却因为出了一些意外,魔石体内的魔煞之气没有炼化干净,现在又爆了,所以就成了现在这副鬼样子了。

    而之所以能够化成人形,他成为大魔神之后,便有了这样的能力了,可以化作人形,一般的人也来他的原本的来历。

    “你确定五阶还元丹,可以化解你体内的魔煞之气?”

    城主宏七觉得有些不太可能,就算是还元丹,但也无法化解呀。

    可能需要六阶,甚至是更高阶的还元丹吧五阶怕是不太行。

    魔石道:“五阶还元丹可以化解我体内的一部分魔煞之气,虽然不可能全部驱除,但是我的道法也可以抑制一部分。我估计有十枚的话,应该可以抑制一部分魔煞之气,再加上我的道法,至少可以保我再活最少五百年吧。”

    “原来是这样。”

    城主宏七想了想后道:“罢了,我本城主也有些缘分,你结契约吧。”

    “多谢主人。”

    魔石大喜,总算是得到了城主的肯定,自己应该是有救了。

    很快他就从自己的眉心,打出了一颗黑色的魔石,这就是他的本体。

    只有巴掌大小,但是异常的恐怖,令这城主府周围的天一下子完全暗了下来。

    “快一些,别让别人现了。”

    城主宏七怕生出别的事情来,马上就与这魔石完成了契约结定,城主府四周又恢复了一些,没有像刚刚那么黑暗了。

    城主宏七对魔石道:“这是十二枚五阶还元丹,你先拿去炼化吧,如果有问题再来找我城主府不适合你呆,你先在城中或者是城外找一个地方潜伏几日。”

    “多谢主人。”

    魔石收过了一个小瓶子,里面装了十二枚他梦寐以求的还元丹,立即离开了这里。

    很快他刚刚离开后不久,城主的老婆便出来了,她脸色凝重这附近的天问城主宏七:“刚刚有什么人来这里了吗?这里的天怎么这么暗?魔煞之气极重……”

    “没什么人……”

    城主宏七,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这回没有向自己的老婆说真话。

    他只是叹道:“之前得到消息,有几位强大的魔修进入了圣城,估计是因为这个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吧。”

    “恩,那你要小心,最近没事可不要乱出去,我也不时要闭关,难免顾不上这边。”女人坐在城主的右腿上,抚着城主宏七的脸,一脸的温情道,“等这边的十年事了,我们就离开这里,找一个无人之地,清修,我给你生儿育女。”

    “恩,都依夫人的。”

    城主宏七笑了笑,心里也不免有些黯然,说实话这也是他一直困惑的,为何夫人就是一直怀不上孩子。

    这都一千多年了,两人没有几万次那啥,也得有几千次了吧。

    为何一次都没有怀上,现在为何夫人又说,到时候再给自己生儿育女,难道离开这里了就能生出来了?

    “那个叶仙师,送丹药过来了吗这段时间?”女人问他。

    宏七城主道:“还没送过来呢,我们也没凑齐多少材料,现在交易也换不了几颗丹药,过段时间再一起吧。”

    “恩,你现在还有丹药,可以招揽强者吗?”女人问。

    宏七城主点了点头道:“丹药是没有多少了,能招揽多少招揽多少吧,有些强者也不用丹药招揽,他们自己就想投靠城主府,这些不用丹药。”

    “仙师的事情呢?他们应该要用丹药吧?”女人问。

    宏七叹道:“他们肯定是要用还元丹,才能招揽过来的……”

    “你不能去问问那个叶仙师,有没有六阶还元丹吗?”女人建议道,“若是能从他那里交换一些,六阶还元丹的话,我想效果会好很多,而且你我也能服用。”

    “之前我和他提过一次,他说现在没有炼制六阶还元丹,他好像还差很多种材料吧,所以才让我们去给他找这些材料。”

    宏七对女人道:“也许他找齐了材料之后就可以炼制六阶还元丹了,到时候我们也能向他要一些来。”

    “恩,应该是如此了,他找的那些东西都是罕见的药材。”

    女人对城主道:“你自己也要注意休息这么晚了,就别在这里坐了,要不跟我进去休息吧……”

    她甩了城主宏七一个抛眼,不过今天城主宏七,还心系那个自己新收的奴仆魔石,所以没有什么太大的心情。

    “你先去睡吧,我还有些事务,得去一趟办事大殿,忙完了我再来找你。”宏七拍了拍她的脸蛋儿,让她去休息先。

    “好吧。”

    这位夫人眼有幽怨之色,自己独自一人进了内殿去休息了。

    见到夫人离开后,城主宏七坐在亭中,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心中暗道:“我今天这是怎么了,怎么还向夫人说了假话了,叶楚明明说他有六阶还元丹的,还有,刚刚那魔石的确是来过,如今我的还元丹已然不够了,现在大部分给了魔石了,可能他还会需要,得去找一趟叶楚了。”

    他内殿,里面的法阵好像是亮了,自己老婆应该是进去休息了。

    想到这儿,城主宏七才起身,离开了这城主府。

    城主府的议事大殿,并不在这内殿之中,而是在城主府的旁边,还有几座大殿。

    不过城主宏七,并没有去议事大殿,而是绕到了叶楚宅院的这边来了。

    虽说已经是深夜时分了,不过叶楚却并没有休息,还在

    因为城主突然造访,叶楚让屋内的纪蝶进去自己乾坤世界先呆一会儿,会见了宏七城主。

    “老哥你怎么过来了?”叶楚有些意外,与宏七在亭中会面。

    宏七开门见山,与叶楚说了魔石的事情,希望叶楚能够支援他一些还元丹。

    叶楚二话不说,先取出了一瓶,里面有十二枚五阶还元丹给了他。

    并且叶楚还拿出了现在仅剩下的几枚六阶还元丹中的两枚给了他。

    “你这里果然有,这些东西我到时候拿材料来换……”宏七很高兴,叶楚能够给他这些丹药。

    “老哥你和我就见外了。”

    叶楚笑道:“你尽管拿去就是了,药材不药材的不要再提了,不过你运气不错,竟然收到了一位魔石奴仆,不过此事你没和嫂子说吧?”

    “你嫂子?”

    宏七楞了楞,然后笑道:“这也不是什么好事吧,我没和她说。”

    “恩,嫂子毕竟是女人,魔石怎么说也算魔修……”

    叶楚笑了笑道:“而且如果我估计不错的话,加上我现在给你的这些丹药,即使是全给他用,也不能化解掉他体内的魔煞之气,能够化掉二成就不错了。”

    “这几十枚还元丹,只能化解二成?”宏七倒吸了一口凉气。

    若真是如此的话,要全部化解,岂不是要上百颗还元丹?

    自己目前可没有这么多还元丹给他用呀,叶楚也没有这么多可给。

    叶楚点头道:“他是魔石,说白了就是魔物,天生就自带魔煞之气。即使他后面开了灵智,能够得到传承的道法,开始自己的修行,可是体内的魔煞之气,会随着他的修为的提升越来越强。”

    “以前可能只是一块普通的魔石,内部的魔煞之气也没有多浓,可是越到后面他体内的魔煞之气就越加恐怖,难以控制。”叶楚叹道:“所以他现在成为了大魔神,反倒是无法压制住体内的魔煞之气了,不过我想他的道法应该会起到很大的作用。”

    “只要你给他这些丹药,再加上他本身的道法,应该可以压制一段时间体内的魔煞之气。不过嘛,他的修为,怕是……”

    叶楚有些唏嘘道:“怕是无法再进步多少了……”

    “恩,这个我大概也猜到了。”

    宏七叹道:“虽说他体内浑身是魔煞之气,但是这孩子我觉得心还是很纯良的,他并没有直接来抢,而是来向我讨要,并且与我结下奴仆之约。即使他此生修为没有多少潜力了,我想能帮就帮吧。”

    “恩,他的修为虽说只有大魔神之境,但是他的道法肯定有非凡之处,如今老哥你身任城主之位,肩上的担子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重得多。”

    叶楚点头道:“他一定可以帮上你不少忙的,有些事情你可以暗中交给他去做,我想他一定会替你完成的很好的。”

    “不过,有些事情我还是想劝老哥一句……”叶楚还是顾忌他那个女人。

    “老弟你尽管说,我们兄弟还说什么见外的话……”宏七也十分信任叶楚,叶楚能直接将这十几枚丹药交给他,就足见叶楚的真诚了。

    “既然他成为了老哥你的私仆,我想老哥你最好还是不要让任何人知道他的存在,他身上的魔煞之气如此恐怖,但是一路还是能悄无声息的潜入你的城主府……”

    叶楚的猜测还真有道理:“我想他自己一定是有不错的隐遁之术,可以让别人无法察觉,若是他能为你所用,那确实是一个很大的助力。只不过你要让他一直藏在暗处,只与你一人联系才行。”

    “恩,老弟你说的有道理。”

    宏七晃然,之前他都没有想到这一出,现在想想还真是如此。

  
 楼主| 发表于 2017-3-14 17:54:57 | 显示全部楼层
  连自己老婆,那样的魔仙,就在内殿中,都没有现他,可见这魔石应该是有自己独特的手段。

    而且就当时的情况,自己也没有现他,他是自己现身的。

    他完全可以偷袭自己来取还元丹,但是他还是直接现身,求自己赐药,可见魔石是一个心性纯良之辈。

    “那老哥你去吧,把这些药也送给他,对他会有不少的助力。”叶楚和宏七就这样话别了。

    宏七说了些感激的话,大恩不言谢,先行离开了。

    ……

    宏七走后,叶楚又拿起了自己之前本书,这本书也不是别的书,还是当年的那本无字天书。

    后来绝天骄,也就是当年那些仙岛中出来的女人,也是借助这本无字天书出来的。只是绝天骄如今也闭关多年了,好久没有出现了,一直就在神树附近的仙殿中闭关,与叶楚也是多年不见了。

    “这世上真是无奇不有,这样的魔石也能开出灵智,要是能为自己所用,那就太好了不过这都是个人的命呀,上天对这宏七还是不错的。”

    “那边被自己的女人一直欺骗,这边来了一个魔石为他卖命,以后成为他的私仆亲兵也算是对他的弥补了吧。”

    叶楚又花了小半个时辰,将这本无字天书从第一页,到最后一页都翻了一遍,这才将这本无字天书给收起来。

    他将纪蝶给带了出来,纪蝶之前被他给叫醒了,现在醒了倒是睡不着了。

    见叶楚半躺在这里,纪蝶脸上还有些微红她问叶楚:“刚刚那城主走了?”

    “恩……”叶楚点了点头,见纪蝶也没说别的,叶楚便将魔石和城主的事情给说了说算是帮他给解了闷吧。

    “你给了他十几枚还元丹呀?会不会太多了一点?”纪蝶有些意外。

    一炉还元丹,也只能炼制出十几枚,叶楚一次就给了十几枚,这确实是不少了。

    “恩,算是一笔人情吧。”

    叶楚微笑道:“怎么说呢,我觉得和这个城主其实还挺投缘的,同时也觉得他挺可怜的吧,当个城主也不容易……”

    “可怜?这怎么说?”纪蝶可不知道城主老婆的事情。

    叶楚想了想,告诉她也无妨,便和她说了城主老婆的事情。

    “还能这样的?”

    纪蝶听完之后,脸色也有些古怪:“那个女人的师妹,难道没死吗?脑袋怎么还能单独活着,为她所用的?”

    “这个我就不是很清楚了”

    叶楚到现在也搞不明白:“也许是用的什么傀儡呀之类的术吧,反正稀奇古怪的,挺恶心的一个女人。”

    “那确实是”

    纪蝶倒并没这么觉得,样子倒是挺平静的,可能她也见过不少这样的事情吧。

    “不过你提到了,那个女人可能与清清的母亲有关系,你后面去查了此事吗?”纪蝶怀疑道,“你说那个女人的师妹,不会是清清的母亲吧?”

    “这个应该不是。”

    叶楚道:“当时我清给我的那块烙影石,她的母亲可不是长那女人这样的,只是那个女人身上的咒印和清清母亲的极像。而且头一回,我去那城主府的时候,还一个人拿出了一面镜子,里面现出的是清清母亲的影像,而且她还喃喃自语,一千多年了,你也该苏醒这类的话。”

    “如果是这样的话,可能清清母亲被封印了,或者是沉算了,而这个女人知道她会苏醒也知道她在何处。”纪蝶皱眉道,“如果我们要想找回清清母亲,也许可以从这一点下手了吧。”

    “可以是可以,这个女人应该没有现我的隐遁之术的能力。”

    叶楚沉声道:“不过这个女人轻易也不会离开城主府,我向宏七旁敲侧击过,她这个老婆一般不出城主府,一年大部分时间都在城主府中呆着。”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极有可能,清清的母亲就在她的乾坤世界,或者是就在那面镜子中吧……”纪蝶的话也不无道理。

    “可能是可能,不过现在都无法应证…”叶楚也有些无奈,“而且现在这个女人变得更加警觉了,如今南风圣城中强者如云,这个女人也更加小心谨慎了,我们现在去也没什么办法。”

    “恩,只能是有好的时机了。”

    纪蝶也有些无奈的叹道:“清清她们离开也有些年了,还真是想她们呢。”

    叶楚苦笑了几声,也没说什么,不过说起来这纪蝶与她们相处也没多久,后来七彩神尼她们都离开了。

    “你怎么不陪天晴和孩子了?”叶楚有些好奇。

    按理说,天晴和自己现在有了孩子了,这几年都是纪蝶在帮着天晴,一起带孩子的,不过纪蝶这几年却很少去带孩子,而是尽量避开与天晴和孩子相处。

    纪蝶叹了口气道:“其实之前我的命格就有些不稳了,我怕不能控制自己,会伤害到天晴和孩子,所以我就尽量避开她们。”

    “还有这种事情……”

    叶楚有些意外,这女人怎么不早和自己说,天晴也是的,不和自己说这种事情,说不定早就有办法帮她呢。

    “不过现在好了,多亏了你之前替我夺回了命格,现在我已经融合得差不多了。”

    纪蝶微笑道:“现在没有了这种顾虑了不过为了以防万一,在完全融合之前,我还是尽量少与她们接触。”

    “恩,真是辛苦你了。”

    叶楚唏嘘道:“回想起当年,天晴占了你神躯的时候,还真是很好笑。”

    “当时她说的话,你可别当真。”提到这些,纪蝶的脸莫名的红了,心里也有些小小的紧张了。

    “其实她当时也没说什么……”

    叶楚笑了笑,对纪蝶道:“而且当时我就觉得不太对劲,以你当年的那种性格,怎么可能对我那样子呢……”

    “哪样子了……”纪蝶有些心虚。

    心想,那死天晴不会是骗自己了吧,当年不会占着自己的神躯,亲了这家伙或者是和这家伙怎么样了吧?

    “没哪样子,就是抛了点媚眼,说了点惹人怜的话而已。”

    叶楚笑了笑,见纪蝶现在这副羞涩当当的表情,还真是有些不适应,和以前的她当真是判若两人。

    即使知道,她这是因为之前丢失了命格的原因,但是有时候一时还是难以缓过来。

    “这个天晴,就是爱胡来……”

    纪蝶无语的笑了,脸上的羞红,一时半会儿是没得消了。

    她感慨道:“这些年我可没受她的叨叨,整天她就在我耳边谈你的事情,我都听烦了当时……”
 楼主| 发表于 2017-3-15 22:18:31 | 显示全部楼层
正文 3954 无法相信的真相

    即使知道,她这是因为之前丢失了命格的原因,但是有时候一时还是难以缓过来。.

    “这个天晴,就是爱胡来……”

    纪蝶无语的笑了,脸上的羞红,一时半会儿是没得消了。

    她感慨道:“这些年我可没受她的叨叨,整天她就在我耳边谈你的事情,我都听烦了当时……”

    “这都是命呀……”

    提到这个,叶楚之前也听纪蝶说过,当时他还有些不信,不过现在却有些信了。

    “是呀,这么多年我一直也不信,不相信她和你之间的情命,可是现在你们孩子也有了家族这么幸福美满,我也信了。”

    纪蝶微笑道:“她说的还是有道理的,你们天道宗的复兴,就夫妻的了。”

    “天道宗的事情,也谈不上复兴吧……”

    叶楚叹道:“我对这天道宗并没有什么太深的感情,说白了,我也不是在天道宗出生的,也不是天道宗的什么后人。如果有机会,我不介意帮他们一把,但是如果要我牺牲什么为天道宗,我是不会的。”

    “这就是你吧。”

    纪蝶叹道:“你还是很的人,不会被世俗所羁绊。”

    “那是因为,不是我的世俗。”

    叶楚笑道:“如今天晴是天道宗的圣女,是天道宗将她赐给我的,还有我们的小宝贝若是天道宗,还需要我做什么事情,天晴需要我做什么事情,我也会不遗余力的去做的。”

    “恩。”

    天色虽然已经晚了,但是二人都睡不着,难得这样子彻夜常聊,有些心结也在这样的夜色中,缓缓的解开了。

    ……

    第二天,午时。

    南风圣城,北面三百多万里外的一处山林中。

    这里有一处高约百米的黑色的瀑布,在这座瀑布的后面,有一个干燥的洞府。

    此时城主宏七来到了这瀑布的外面,大瀑布内部,一个黑袍人出现在他的面前,给他磕头下跪。

    “多谢主人以还元丹救魔石,给魔石又一次生命…”

    来人正是魔石,只不过魔石此时与昨夜时,却是完全不同的。

    他的五官可以,身上的魔煞之气也被收敛起来了,现在挺正常的。

    “恩,你能恢复就好了。”

    见到魔石没有什么意外生,宏七这才放心不少,对他道:“快快起来吧,我们进洞府中去谈。”

    “是。”

    魔石赶紧起身,领着宏七进入了这座瀑布后面的洞府。

    在洞府中,宏七问了他一些事情,昨天太急了,关于这魔石的基本情况他都不是太清楚。

    “果然不错。”

    洞府内,只是简单的几间石室,不过此时却只有宏七在洞府中。

    他抬头四周,并没有现魔石的身影,显然这魔石的隐遁之法很不一般,可以避过他的神眼。

    “要是主人也会我这种道法就好了……”

    魔石又现身了,出现在宏七的面前,宏七则感叹道“你的道法我可修行不了,我也用不着隐遁身形,只要你能隐遁身形就好了。”

    “主人有什么事情,可以尽管交给魔石,魔石一定会倾尽全力。”魔石对宏七表忠心。

    宏七拍了拍他的肩膀道:“现在没什么事情让你去做,你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恢复你自己,别再受这种魔煞之气的苦。”

    “若是还需要还元丹的话,我会替你想办法。”宏七对他说。

    魔石心中感动:“多谢主人,现在还元丹可能对我没有太大的用处了,除非是有六阶以上的还元丹,或者对我还有些用处,六阶以下的话估计没有太大的用处。”

    “恩,原来是这样。”

    宏七叹道:“不过不要着急,肯定还有办法,驱除你体内的魔煞之气的,来日方长,我们不着急。”

    “恩,谢主人挂念。”

    魔石点了点头,心中感动。

    宏七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对了,之前在南风圣城中,出现了圣皇血脉,如果有圣皇血脉的血,是不是可以帮你压制体内的魔煞之气?”

    “圣皇血脉?”

    魔石怔了怔道:“应该是有效果的,圣皇血脉的血,和还元丹可能都有不错的效果,只是这圣皇血难以取到,几乎是不太可能吧。”

    “这个我来想办法吧,如果他还在这圣城中的话,应该是可以找到此人的,要点血想必他不会介意的。”宏七微笑着说。

    “主人不必勉强……”

    魔石则有些担忧:“圣皇血脉一旦上了仙路,想必都是实力达到了小成了也最少,甚至有可能是大成的圣皇血脉,实力深不可测,能不惹就不惹吧。”

    “恩,此事我自有分寸。”

    宏七对魔石的担心很是满意,这小子果然是够忠心的,对自己够真诚,知道凡事为自己着想。

    “这样吧,你先在这里住着,这里面有一些生活用的东西……”

    宏七对魔石还另有安排,暂时也不想魔石还没有康复,就出去替自己办事。

    于是乎他便拿了几个芥子给他,里面有不少的生活用品,还有一些别的丹药让他备着。

    就让他先在这里呆一段时间,直到康复之后再说,同时给了他一块蓝色的玉牌,可以通过这个玉牌,紧急向他出呼唤声音。

    这种玉牌并不是直接会面的那种光镜,如果用那种光镜的话,他也怕别人会听到,尤其是他的老婆。

    在听了叶楚的建议之后,他到现在也没有和任何人提起魔石的事情,只有叶楚和他自己知道此事。

    至于为何会如此,他自己也不清楚,这些天,他突然感觉对陪伴了自己一千多年的夫人有些怪怪的感觉。

    他甚至想,等魔石康复之后,是不是让魔石暗中盯一下自己夫人。

    因为他一直很好奇,为何自己夫人在进入内殿之后,进入她自己的卧室之后,都要开启法阵,不让任何人进去。

    里面到底有什么秘密,他这个做丈夫的,做了一千多年她男人的人,也很好奇,只是苦于一直没有机会。

    ……

    时间转眼就是一个月,一个月内,风平浪静。

    宁静的南风圣城,静,可是在这平静的古城中,却似乎在酝酿着巨大的风暴。

    这一天,叶楚的乾坤世界中,神树底下聚集了不少人。

    包括叶楚自己,也出现在了这里,神树底下的叶依依和叶恋恋二人,出现了一次险情险些因绝情道法暴走。

    不过却最终化险为夷,只是她们表现出来的狰狞的面容,令叶楚心如刀绞。

    将她们给稳下来之后,叶楚便回到了宅院中。

    纪蝶留在了乾坤世界中,帮助叶楚盯着她们这两姐妹,生怕她们再出什么意外。

    叶楚回到宅院中,城主宏七便过来了,只不过这回宏七,还带着一个黑袍人出现了。

    虽说他没有用隐遁之术,但是叶楚还是能,这个家伙很不一般,应该就是那个魔石了。

    “魔石见过叶仙师,感谢仙师救命之恩”

    初见叶楚,这魔石便给叶楚行大礼了,因为从主人宏七那里得知,是这位叶仙师大方的给了他还元丹。

    另外还多给了他十几枚,再加两枚六阶还元丹,若没有叶仙师的话,他也不能顺利的平衡自己体内的魔煞之气。

    “不用客气,起来吧。”

    头一回见这个魔石,叶楚也很满意这个人就是一脸的忠诚相,面相就比较纯良不像是魔煞之徒。

    这宏七当真是收了一个好手下,宏七在一旁对叶楚道:“老弟你就让魔石好好谢谢你吧,他一直叨叨着要来谢你,我都不好意思来打扰你了。”

    “呵呵,魔石确实是不错。”

    叶楚将魔石扶了起来,魔石接触到叶楚的手之后,却是微微楞了楞,但是却没有表现出来。

    “你现在应该城压制住你体内的魔煞之气了吧?”叶楚笑道。

    “恩,现在压制住了,多亏叶仙师给的神丹……”魔石淡淡的笑了笑,笑容还有些羞涩。

    “丹药是次要,你自己的道法才是最主要的……”

    叶楚微笑着说:“只要你自己找到这个平衡点,就可以控制住自己体内的魔煞之气…”

    “叶仙师神眼非凡……”魔石对叶楚十分佩服。

    同时他心中也在暗暗吃惊,这个叶仙师竟然就是圣皇血脉,之前自己主人所说的那位圣皇血脉就是叶楚。

    刚刚叶楚扶他起来的时候,他就感应到了,只不过他现在并没有告诉自己主人。

    他不知道,要不要告诉自己主人,不过主人好像和叶楚的关系不错。

    还带自己来见叶仙师,如果自己开口或者主人开口的话,他应该会赐血的,不过他并不想这样做。

    “坐吧。”

    叶楚招呼他们坐下,让远处的几个狐女妹子给端来了一些酒菜。

    几人也算是闲聊吧,不过魔石却只是站在宏七的背后,并不坐在一起。

    只是站在这里,听他们的聊天吧,他这些天一直是这样子的,尽管宏七让他不要这么拘束但他始终当自己是宏七的仆人,仆人就要有仆人的样子。

    “最近这一段时间收到了不少材料,老弟你有没有合你心意的东西……”

  
 楼主| 发表于 2017-3-15 22:18:39 | 显示全部楼层
  石桌上,宏七取出了十几个三阶芥子放到了叶楚的面前。

    叶楚点了点头,用神识查下这些芥子当中的东西。

    颇为满意的笑道:“老哥办事就是靠谱,这些东西可不多见,大部分我都用得着的。”

    说完叶楚便取出了三个药瓶子,里面装了三十六枚五阶还元丹。

    “哎,老弟你还和我客气,这些东西你拿着就是了,不用给我还元丹。”见叶楚拿了这么多还元丹出来,宏七不太想收。

    叶楚笑道:“这可不行,亲兄弟还明算账没有了这些还元丹,你这个大城主,去收材料也得要东西的吧,人家也不会白送给你城主府的吧。”

    “这……”

    宏七顿了顿,有些犹豫,叶楚笑道:“收着吧,丹药我这边会慢慢炼制的,只会越来越多的。”

    “之前我听城主府,好像在用丹药,招揽强者,不知道现在可招到合适的人选了?”叶楚问宏七。

    提到此事,宏七心情不错的笑道:“多亏了老弟你给的还元丹,确实是招到了一些不弱的强者,入主我城主府了。”

    “那真是太好了。”

    叶楚笑道:“如此一来,城主府的势力大增,想必在这圣城之中,还没有人敢无视城主府的威言了。”

    “这个就不一定了。”

    宏七有些无奈道:“这短短的一个多月,圣城中又涌入了大把的强者,光是修行者都涌入了近五亿了,再这样下去,圣城都要被挤爆了。”

    “这么多人?”

    叶楚倒没有太注意,不过这么短的时间就涌进了五亿人,确实是有些出乎他的预料了。

    “恩,大部分从附近的各大圣城中过来的,还有不少人都是用的传送阵过来的。”

    提到这个,宏七也有些无奈了:“这些人的修为都不弱呀,如今这南风圣城也是风雨欲来了,来了这么多人,城中现在的治安也是差了许多了。”

    “那是自然的,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叶楚叹道:“在别的城会找事的,来这里照样还是会找事,狗改不了吃屎6”

    “呵呵,老弟你这个比喻不错。”

    宏七哈哈笑道:“尤其是有一些邪修进入了圣城之后,更是一点也不安分,他们修为又很强,而且手段又很诡异,城主府也拿他们没办法。”

    “那也没办法,城主府也不能什么事情都管。”

    叶楚也道:“这本就是修行界的残酷呀,不能因为这里是圣城,就真的变成了天堂了,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吧,只要不太过了就随他们去吧。”

    “恩,我也是这样想的。”

    宏七与叶楚碰了碰杯,宏七又对叶楚道:对了叶老弟,有件事情老哥我还想麻烦你。”

    “老弟有事说。”叶楚道。

    “不知道老弟你知道不知道什么驱除黑暗咒印之法?”宏七问叶楚。

    “黑暗咒印?”

    叶楚皱眉道:“大哥你中了什么咒印了?”

    “不是我,是我的一个老友。”宏七眼神中明显闪过了一抹失落。

    叶楚面不改色,不过心里却暗想,难道宏七现了自己老婆的秘密了,他没有抛弃自己的老婆,而是要想办法,替她驱除身上的黑暗咒印吗?

    “我对咒印之术,也不是太懂,只是略知一些罢了。”

    叶楚并不揭穿他,只是沉声道:“不过据我所知,黑暗咒印一般都是用的一些血咒或者元灵之咒,十分的歹毒。”

    “想要驱除的话,必须要找到施展此咒的相应的咒血,或者是元灵碎片,不然的话很难解开。”叶楚道。

    “是这样……”

    宏七心中暗喜,问叶楚道:“如果找到了这些东西,老弟你能解开吗?”

    “如果能够找齐的话,我可以一试吧,只不过也不是绝对能解开的,只能试一试。”叶楚当然不会说自己一定能行。

    所谓的咒印之术,他其实是没有多少办法的,主要是他的小李老三,他在不死域修行的便是这些东西,所以如果能够找到血咒的咒血,或者是元灵咒的元灵碎片的话,也许能够解开,有一定的机会。

    李老三之前与叶楚相遇之后,便一直在叶楚的乾坤世界中闭关,前段时间才好了一些,再过一段时间,应该就会恢复一些了。

    “恩,只要你能一试,那就有希望啊……”

    宏七感叹道:“只不过这个血咒的咒血,还有元灵咒的元灵碎片,这要怎么找呢?这个有什么讲究的吗?”

    “如果真的是这两种黑暗咒印的话,这两种东西找起来的话也比较麻烦。”

    叶楚之前就暗中自然也知道,大概也猜测,那就是一种血咒或者是元灵之咒。

    “黑暗血咒的话,一般都是用的施术者的本命之血,而且因为这种诅咒修行者的本命之血极少,其实一个这样的人可能也就只有几滴左右。”

    叶楚对宏七介绍了一下:“所以他们肯拿出最少一滴自己的本命之血,来布下这种邪咒的话,可以说是下了大本钱了,这对他们自己也是有极大的损伤的。”

    “而想要解开这种血咒,必须要找到这个当初的施术者的本命之血,才能有机会解开。关键就是要找到这个施术者,可是如果这个施术者,早就死了的话,那就基本上没有可解的办法了,直到这人死后也难以驱除这种毒咒。”

    叶楚一边说着,就见宏七的眼神变化还是有的,应该是他知道了自己老婆的真面目了。

    宏七皱眉问道:“这种机会大吗?”

    “不管是血咒,还是接下来我要说的,元灵之咒,其实都是一样的。”

    叶楚沉声道:“这两种毒咒,一般的诅咒修士也没有本事施展,能够施展这种毒咒的可以说本身的实力都异常的强大。”

    “但是因为对他们的损伤都比较大,所以不到万不得已,人家肯定也不会用这种毒咒。”

    听叶楚的介绍,宏七点了点头,叶楚又介绍了一下这元灵之咒。

    “元灵之咒,也是差不多的道理,只是可能因为施术者的侧重不一样。”

    “有些诅咒修行者,可能是没有元灵的,他们主要倚仗的就是自己的本命之血,所以血咒是这部分诅咒修行者能施展的最歹毒的,也是最厉害的毒咒。”

    “而对于大部分诅咒修行者来说,应该还是有元灵的,而这些有元灵的诅咒修行者来说的话,他们能施展的最毒的毒咒,可能就是这元灵之咒了。”

    “他们会将自己的元灵劈成几份,然后选出一份,或者是其中的几份,用来施展毒咒。一旦施展出了这种诅咒的话,他们自己也会身受这种诅咒之苦,可以说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叶楚介绍了一下。

    “原来是这样。”

    城主宏七对这些则是完全不知道,心想这炼制仙师,果然是知识见闻广,连这种东西也清楚。

    他又问道:“那这种毒咒,是不是要取到施术者的剩下的元灵,才能解开?”

    “恩,正是如此。”

    叶楚点了点头叹道:“因为这种术的施展的过程,以及后果,所以说必须要找到施术者的元灵碎片,才能够解开这种诅咒。所以说想要找到的话,真的是挺难,除非你知道对方还活着,而且人在哪里,才能有机会。”

    “恩,我知道了,我会告诉我那位朋友的事在人为吧。”

    宏七也有些无奈,叶楚也能理解他的苦衷,若是他真的知道了自己老婆的状况的话,不一定他老婆就知道他知道此事。

    所以说,现在的事情,似乎还比较复杂,也许只是他自己知道了老婆的事情。

    老婆并不知道他知道,而他又想救自己老婆,所以说,这件事情还是不明朗的。

    所以说,想救他老婆的话,必须要和她摊牌,然后想办法知道施术者是谁。

    若是能够找到施术者的话,叶楚也许就能知道白清清母亲白妃的下落,并且找到解救之法。

    宏七显然心情也不是太好,和叶楚扯了一会儿之后,便就离开了。

    离开之后,宏七没有直接回城主府,而是在南风圣城闲转了起来。

    不过不在焉的样子,此时施展了隐遁之术,跟在他身旁的魔石,也有些于心不忍。

    就在前天,他跟着夫人进入了她的房间,结果之前叶楚一幕。

    只不过他没有叶楚多,没有主夫人的房间中的地底下还有一个密室,不过他还是将这事汇报给了宏七。

    宏七一开始还不开信,不过魔石有办法让当时东西重现,所以后,宏七就直接吐血了。
 楼主| 发表于 2017-3-16 21:57:07 | 显示全部楼层
正文 3955 白妃

    就在前天,他跟着夫人进入了她的房间,结果看到了之前叶楚看到的一幕。??

    只不过他没有叶楚看到的多,没有看到城主夫人的房间中的地底下还有一个密室,不过他还是将这事汇报给了宏七。

    宏七一开始还不开信,不过魔石有办法让当时看到的东西重现,所以看到之后,宏七就直接吐血了。

    他无法相信,陪伴了自己一千多年的女人竟然是这样的一个怪物。

    当时他确实是有些难以忍受,险些就去和女人争吵,想动手杀了她。

    可是在魔石的劝慰,以及自己平静过后的思考之后,他还是妥协了,放不下自己的女人。

    毕竟是一个跟着自己一千几百年的女人,这么多年了,自己也只有她一个女人。

    她也一直是守护着自己,难道就是因为她没有那么美貌,自己就要抛弃她吗?

    宏七思考了近一天,一天的时间就白了几缕头了,最终他还是做出了自己的决定,守护自己的女人,救治自己的女人。

    不过他想来想去,这种东西可能就是黑暗咒印,魔石觉得这种东西就是这种黑暗咒印,所以当务之急,就是找到能够解开这种咒印之人。

    只是想了又一天,他还是没想到谁,同时又得将此事保密,不能让别人知道,要不然自己女人也无法接受。

    所以他还是想到了叶楚,这个自己认的老弟,一般来说,炼丹之人都会喜欢摆弄一些稀奇古怪之术,也许他有办法。

    “魔石……”

    宏七突然停在了街头的一座酒楼上空,一旁的魔石立即停住:“主人,您有什么吩咐…”

    “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做?”宏七问他。

    魔石顿了顿道:“此事……”

    “你不用顾忌,说你的真实想法。”宏七道。

    魔石点了点头道:“属下觉得您既然决定原谅主母,此事您就想开一些吧,我想主母也不是有意欺骗您的。她陪了您一千多年,本身修为也深不可测,我想可能也是她自己不愿意让您看到她的真容吧。”

    “这个应当是如此。”

    宏七苦叹了口气,唏嘘道:“你觉得我要不要和她摊牌?”

    “这个……”

    魔石顿了顿后道:“如果真是以叶仙师所说的那样,必须要知道施术者的下落的话,如果不和主母商议此事的话,恐怕没有别的办法。”

    “那你的意思还是要摊牌了。”宏七道。

    “恩。”

    魔石点了点头,这似乎是唯一的办法了。

    宏七长吐了一口浑气,仰天长叹道:“这都是命呀,腴儿,想不到我们还是要走到这一步呀……”

    “主人您想开些,只要找到了施术者,就还有机会解开咒印的,到时主母就可以恢复容貌,您二人之间还是会恢复如初的。”魔石宽慰道。

    “只能如此吧。”

    宏七对魔石道:“你就在这城中吧,此事我亲自去和你主母说,你就不用跟来了。”

    “这……”

    魔石似乎想跟去,他是怕出什么意外。

    “放心吧,腴儿不会伤我的。”宏七叹气道,“毕竟我和她这么多年的感情呀。”

    城主府,内殿。

    宏七来到城主府,并没有见到自己的老婆腴儿,不知道她去了哪里。

    他问了问几个仕女,都说没有见到她,说是中午的时候,夫人便离开了,现在也没有再回来宏七也有些无奈。

    他独自一人坐在了亭子中,开启了法阵,一个人取出了酒,在这里喝闷酒。

    喝了也不知道多少了,这亭子中多出了一个人,还有一把环刀。

    环刀就套在他的脖子上,宏七喝得有些多了,迷迷糊糊的叹道:“杀了我吧,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如果没有你,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腴儿……”

    宏七迷迷糊糊的喊了自己老婆的名字,此时在他的身后,紫袍女人楞了楞,眼神中闪过了一抹柔情。

    “他……”

    这人当然不是别人,正是宏七的老婆腴儿她现了,知道了宏七知道她的事情了,所以准备杀了他。

    可是宏七沉睡之前,却是念着的自己的名字,他难道不介意吗?

    “你真的不介意我现在这样子吗?”

    女人的脑袋换了一个,变成了那个满脸黑色咒印的怪物一样的女人,她收起了手中的环刀,坐在了宏七的面前。

    宏七趴在石桌上,手里还拿着一壶烈酒,看这样子喝了真不少。

    看着他这样子,女人心中真是有些难受,要说没感情那是不可能的。

    她是头一回以自己的真面目,坐在宏七的面前,她伸手将宏七的身子扶正,宏七迷迷糊糊的睁开了双眼。

    女人本能的想闪,但还是没有闪,而是直面宏七。

    宏七睁开眼睛,好像看到了她,眼神中却是十分的清澈,并没有什么惊讶与难堪。

    “腴儿,你没走……”

    宏七还很高兴,之前他还以为自己的女人离开了,所以才会这么心伤。

    “我没走……”

    腴儿心中感动,之前的冰冷,在他的一句话中便全部融化了。

    “那就好,你不用走,有什么事情我们夫妇一起承担”

    宏七紧握着她的手,郑重道:“你放心我已经找到办法了,可以解开你身上的咒印,你不用担心……”

    “你,你找到办法了?”女人很意外。

    宏七喝多了酒,不过此时意识却清醒了不少,他甩了甩自己沉重的脑袋。

    对女人道:“恩,你身上的咒印应该是血咒或者是元灵之咒,只要我们找到施术者,就可以解开的。”

    “血咒?元灵之咒?”

    女人自己都不清楚,自己这是中了什么咒印了。

    “你怎么知道的?”女人有些意外。

    宏七清醒了不少:“我有一个朋友,是一个奇人异士,他懂一些这个……”

    “你……”

    女人眼神一挑,宏七连忙解释道:“腴儿你放心,那是我的一位故友,他不会出卖我们的,此事他绝对会保密。并且我也只是说有一位朋友中了这样的咒印,并没有说是你,腴儿你答应我,你不要离开我。”

    “无论生什么事情,你要记住,我永远站在你的身后,我永远会支持你。”宏七紧紧的握着她的双手,哈着气替她暖手。

    腴儿眼眶微红道:“你,你不怪我吗?”

    “我为何要怪你……”

    宏七喝了不少酒,现在却是酒后真言了:“我只是怪我自己,这么多年竟然也没有现,让你独自一人承受这些痛苦。”

    “你……”

    腴儿眼中流下泪来,宏七对她道:“说实话我也是前天才知道的,当时我知道的时候确实是有些气愤,不过后来我一想,似乎这件事情也是我不对。这么多年,我一直在问你,为何会看上我,殊不知这样问,有多伤你的心。”

    “不论你是什么样子,变成什么样子,你都是我的女人,都是我宏七最爱的女人。”宏七深情道。

    腴儿掩面而泣:“对不起,我对不起你……”

    “腴儿你千万别这样……”

    宏七赶紧揽住了她,拍着她的后背道:“此事以后不用再提了,都过去了,只要我们找到这个施术者,一定就有办法解除你身上的咒印的,放心我一定会帮你的。”

    “恩。”

    腴儿不知道该说什么,心中剩下的只有感动,她没想到宏七会做出这样的选择,而且这是他的真话。

    他爱的是自己这颗心,这个人,而不是自己的外表。

    一千多年的感情,总算没有白费,没有换来虚伪的伤害。

    两人紧紧相拥,痛哭流涕,哭的像两个被母亲抛弃的孩子,可是心里却温暖的如被太阳照耀。

    哭了好一会儿,二人的情绪都平静下来了。

    这时候腴儿才对宏七问道:“你说的那个朋友,是不是那个叶仙师?”

    “腴儿你都猜到了。”

    宏七也没有瞒她:“我确实是问了问他,他知道一些关于这种黑暗咒印的东西,而且有机会能够解开。”

    “腴儿,是何人对你用了如此歹毒的咒印?”宏七很气愤,眼中杀机迸现。

    腴儿也没有打算再瞒自己男人了,二人的感情都这样了,还用得着瞒他吗,于是乎便将自己的一切都告诉了他。

    这一说,就说了整整一个夜晚,直到天亮时,才算是讲完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前因后果。

    天亮时分,亭子中,宏七抱着腴儿,二人的身上还盖着一床小毯子。

    气温有些低,腴儿躺在宏七的怀里,这一千多年来,从来没有感觉到这么踏实过,即使现在是以鬼一样的面容,躺在自己男人的怀里。

    宏七感叹道:“也得亏当年你师妹横刀夺爱呀,要不然我哪有这福份呀……”

    “老不正经……”

    腴儿也笑了,哼道“当年你要知道我这样你还会理我呀,估计早被吓跑了吧6”

    “这个还真不会。”

    宏七笑了笑,淡然道:“其实回想起当年的话,还有这么多年,我一直感觉有些不真实其实你现在这样子,我反而是更坦然,感觉更踏实。”

    “你不会害怕我的脸吗?”腴儿有些不太相信。

    宏七吻了吻她的额头,一点都不害怕:“我说这样的话你可能会觉得有些假吧,但是真是这样的,若是深爱一个人,你岂会因为外貌,就放弃她呢?”

    “谢谢。”腴儿有些悔意,“这些年都是我过于执念了,其实有个地方,你可能不知道吧?”

    “什么?”宏七不太明白。

    腴儿犹豫了一下,还是将自己房间下的地下秘室的事情给坦白了。

    听完之后,宏七也有些无语:“你不会是和别的男人那什么?”

    “这个你放心,完全不存在。”

    腴儿连忙解释了一下:“那是我每隔几年便会购买的……”

  
 楼主| 发表于 2017-3-16 21:57:14 | 显示全部楼层
  “买?这圣城中还有这种东西卖?”宏七也有些无语。

    腴儿尴尬的笑了笑:“城中有一些黑狐一族,她们族中的女人会专门吸食这些东西,我找她们交换的。”

    “原来如此,吓死我了。”

    宏七笑道:“你要是给我戴了绿帽子,我非得吐血身亡不可……”

    “瞧你这出息……”

    腴儿也笑了:“我哪有那本事,给你戴这么多帽子,不得压死你呀这些帽子……”

    “哈哈,还好没有。”

    宏七感叹道:“现在这样子才是真好,虽说咱们是有缺陷,有遗撼,可是这才是真实的呀,总比活在假像中好得多。”

    “恩。”腴儿也感觉如释重负,不用再感觉自己天天是左躲西藏的了。

    “那你师妹你打算怎么办?要不然就放了她吧……”

    宏七对腴儿道:“这些年也是苦了她了,让她受了这样的苦,人不人鬼不鬼的……”

    “恩。”

    腴儿也唏嘘道:“说起来,你这些年亲的可都是她的脑袋……”

    “呃,这事就不要再提了吧……”

    宏七有些尴尬,感觉有些怪怪的,这一千多年来,自己没少亲她呀。

    可是现在才知道,这亲的人不是腴儿,而是她师妹的脑袋。

    “只是她是怎么活下来的?就这样只剩下一个脑袋活着的吗?”宏七有些不解。

    腴儿点了点头:“她其实并不像是一个活人吧,她自己的元灵早就崩裂了,不存在了,但是她还剩下一颗脑袋。”

    “所以我就分出了一部分元灵,进入了她的脑袋,控制着她的脑袋,同时还为她的元灵续上了一点命,她就是这样子的艰难的活着。”

    腴儿叹道:“其实我是在报复她,但是也是在拯救她吧,如果我不这样做的话,她早就彻底的消亡了。”

    “那有什么办法救她吗?”宏七问道。

    腴儿沉声道:“现在她还没有死,她的神躯还留下了一些火种,最关键的是要找到她的元灵,或者是元灵的碎片,才能够让她复生。”

    “她的元灵,不是早就坏了吗?”宏七不理解。

    腴儿唏嘘道:“说起来,这也就是你说的救我的方法吧也许,其实当年我们都是被我们师尊给弄成这样子的。”

    “被你们师尊?”宏七皱了皱眉。

    腴儿将这件事情的原委和宏七,详细的说了一遍。

    听完之后,宏七的脸色变得有些阴晴不定,这得是什么样的师尊呀,看来她们的师尊也不是什么好人。

    此事可以说是她们的师尊,一手造成的,当年她师尊看上去是一位慈师,但是却是一位诅咒师。

    之所以培养她们,也是为了实现她的一种咒印,所以在师尊死之前,对她和她的师妹一人施展了一种咒印。

    她的师妹,便变成了现在这不人不鬼的样子,只剩下了一颗脑袋,而她也没好到哪里去一身的咒印,时不时的就会作,让她生不如死。

    而腴儿为何要对她师妹说,是她师妹横刀夺爱当年的一位师兄,其实是腴儿故意让自己陷入到这样的执念中的。

    因为若是没有这样的执念的支撑,她也早就撑不下去了,若是她支撑不下去,她的师妹也会死的,二人都没办法活下去,只能是以这样的畸形的方式苟活着。

    “这么说,要想解开你们的诅咒,必须要找到你们师尊的元灵或者是她本人了?”宏七面沉如水。

    “恩,如果你说的叶仙师,他说的对的话就必须要找到我师尊的元灵碎片了。”

    腴儿点头道:“当年她施展完诅咒之后,元灵便裂开了,人应该已经死了,只剩下元灵碎片可能还存在了。”

    “那我们要怎么找?”宏七并没有找到什么人的元灵碎片。

    腴儿摇头道:“我也不知道要怎么找,这么多年,我也一直没有放弃寻找她的元灵碎片还有我师妹的元灵碎片,但是我总感觉不会彻底消失。”

    “也许,我们可以去找找叶仙师。”她说既然叶楚知道这些咒印,也许也知道找元灵碎片的方法。

    “恩,应该去问问他,也许他有办法。”

    宏七也觉得叶楚是真兄弟呀,关键时候也只能倚仗他了。

    其实说起来,自己与他认识,也不过才区区几个月而已。

    可是在这圣城城主府中,有些人跟着自己上千年了,也不可靠,这修行界当真是残酷呀好在现在自己收了一个奴仆魔石了。

    想了想后,宏七还是将魔石的事情和腴儿说了一下。

    腴儿倒并没有太意外:“先前我就感觉这府中好像多了一双眼睛,看来就是这位魔石了,原来你是收了契仆了……”

    “恩,魔石这孩子也挺可怜的……”

    见腴儿没生气,宏七也不再说什么了,知道就行了。

    ……

    午时,叶楚又见到了宏七,还有他这位满身黑暗咒印的老婆,腴儿。

    夫妻二人将事情的来龙去脉,都和叶楚说了一遍,叶楚并没有因为腴儿的容貌而低看她而是对她还是比较佩服的。

    原来这女人,之所以那样对待她的师妹,也是迫不得已,自己陷入自己创造的执念当中就是为了让她们俩个都活着。

    让她师妹也陷入这种执念之中,一直维持下去,就能苟活下来,还有机会以后接着活下去。

    叶楚亲自检查了一下,她脸上的这种黑暗咒印,确定这应该就是白清清母亲身上的那种咒印。

    叶楚提起了他有一个前辈,以前身上也有这种黑暗咒印,所以他才研究过这种东西。

    提到此事,腴儿便心中一怔,也和叶楚说起了白妃的事情。

    “白妃姐姐,是我的一位朋友,当年遇到她的时候,她也险些化道,同时与我一样都是身受此咒祸害,所以我将她的一滴本命之血,藏于我的本命之血中。”
 楼主| 发表于 2017-3-17 16:48:55 | 显示全部楼层
正文 3956 老城主


    叶楚提起了他有一个前辈,以前身上也有这种黑暗咒印,所以他才研究过这种东西。 ?

    提到此事,腴儿便心中一怔,也和叶楚说起了白妃的事情。

    “白妃姐姐,是我的一位朋友,当年遇到她的时候,她也险些化道,同时与我一样都是身受此咒祸害,所以我将她的一滴本命之血,藏于我的本命之血中。”

    “用了几年之后,她便融入了我的本命之血,借助我的本命之血存活着。”

    腴儿将白妃的事情说了出来,叶楚也长出了一口气,好在白妃并没有死,而且就在她的本命之血中苟活着。

    只要人没死,就还有机会复生,而且本命之血,其实就是相当于元灵的碎片了,有些人元灵碎之前,会将自己的一些元灵碎片,藏入本命之血中。

    然后用本命之血去藏身,一滴血藏起来,总比元灵要更容易一些。

    “恩,还好嫂子将她的本命之血给藏起来了,不然她还真是有可能死了。”

    叶楚叹道:“要找元灵碎片,其实并不难关键是要找到,她化道或者是元灵碎裂的地方然后再用一些法宝,应该是可以找到相应的元灵碎片的。不知道当年嫂子你师尊,化道的时候是在何处,离这里近吗?”

    宏七也看了看腴儿,腴儿沉声道:“那就有些远了,不是在南风圣城,我以前的地方在洛域。”

    “洛域?”叶楚并不知道这么一个界域的存在。

    一旁的宏七介绍了一下:“洛域是这附近的一个界域,要到洛域去的话,估计要先到宏光神城,那里应该有成仙路,可以下洛域。”

    “宏光神城……”

    叶楚想了想,这个宏光神城,他倒是听说过。

    距离这里,应该只有十几座圣城的距离,跨过这些圣城,应该是可以去到宏光神城的。

    而且之前拍卖会上,好像就有一位宏光神城的前城主出现过,而且还得到了几件拍品。

    “不知道老弟有没有空,与我们去一趟洛城?”宏七有些难为情,知道叶楚喜欢炼丹,不喜欢到处乱跑,但是为了他老婆他还是得求助于叶楚。

    叶楚点头道:“你们准备好之后,叫我就行,我随叫随到。”

    “真是太谢谢叶仙师了……”腴儿也有些感动。

    不论如何,自己男人这段时间,还真是交了几个好友。

    想不到,这能倚仗之人,却是仅仅相识几个月的一位仙师。

    自己恢复的希望,也在这个年轻人的手中了,若是能恢复的话,自己也不用去祸害强者取别人的神印了。

    “大恩不言谢。”宏七也拱了拱手真诚的道。

    叶楚摆手道:“老哥,嫂子客气了,既然我们以兄弟相称,这些就不要再提了,你们先回去准备一下吧。”

    “恩,我们这就回去。”

    城主府肯定还有一些事情要交待,宏七和腴儿也得离开一段时间。

    如今南风圣城,气氛这么古怪,难保不会生什么棘手的事情,得先安排下去才行。

    夫妇俩很快就回去城主府了,得到了叶楚的应允之后,夫妇俩心情也是好了不少。

    而叶楚也有些唏嘘,取出了一壶酒叹了口气道:“早知如此,何必当初了,受苦受难了一千多年了,还好现在还不晚呀……”

    至于要去洛城,叶楚倒不需要做什么准备,他的绝大部分宝贝都在乾坤世界中,人也在乾坤世界中。

    离开之前,将这宅院中的十几个狐女妹子,送进乾坤世界就行了。

    别的东西也不用带,他还是一如既往的,取出了无字天书,再翻一遍无字天书。

    这是多少年来,他养成的习惯,每当闲下来的时候,都会翻一翻这无字天书。

    只要每天有时间,差不多都要翻上一遍这本无字天书。

    只是如今翻这书的过程是越来越久了,以前看一遍,可能几分钟,后来变成要小半个小时辰,到现在要翻一遍,差不多要两个多时辰。

    等他翻完这一遍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了,天色又暗了下来。

    叶楚并没有在这座宅院中,点太多的灯,也就是自己居住的几座主院,还有几座亭子,以及温泉池附近,会点几座灯,其它的地方并没有点灯。

    翻完这一遍无字天书后,叶楚并不是疲惫,而是感觉好像有些感悟,然后便进入了温泉池中,一边泡温泉,一边盘腿坐在其中感悟自己的道境。

    ……

    时间一晃,便是一天一夜。

    叶楚一直盘腿坐在温泉池中,眼睛都没有睁一下。

    温泉中的水温偏高,水蒸气也比较多。

    几个狐女端着吃喝的过来了,呆在温泉池的外面,看着里面的叶楚。

    “老爷怎么还不醒呀?”

    五个狐女坐在这里等着叶楚,如果叶楚一醒来,马上就送上吃喝的过来,可以说是相当周到的。

    不过这都等了一天一夜了,第三天的中午了,叶楚还没有醒来,她们还是有些担心的。

    只是她们也不敢在这里直接说话,只能是暗中交流。

    “可能老爷是有感悟吧,我们可不能打扰他……”

    “强者感悟个几天很正常吧,有时候老爷闭关个十几年都正常……”

    “好我们怎么办?”

    “每天都按时送吃喝的过来,老爷若是醒了,就能及时吃到了。”

    “恩。”

    ……

    时间一晃,又是三天。

    这一天,城主宏七和夫人腴儿都过来了,晚上到这里的时候,只见叶楚还在温泉池中泡着。

    而池边,还放了几张床,上面躺着五个狐女妹子,就在这里等着叶楚。

    “这是……”

    宏七和腴儿也有些意外,不过毕竟腴儿可是魔仙,宏七又是大魔神。

    他们的到来,几个狐女妹子当然是没有现。

    “叶老弟,好像在感悟闭关……”

    宏七传音腴儿道:“要不然我们晚些天再过来吧,好像有几天了……”

    “恩。”

    “将魔石留在这宅院外吧,若是有什么人闯入这里,到时候别害了叶老弟。”腴儿还是想的周到,让宏七将魔石留在这宅院附近,盯着这边,怕有人趁机害叶楚。

    既然叶楚在闭关,他们也不好打扰叶楚于是乎便回去了。

    ……

    夫妇俩这一等,就是又一个月。

    直到这南风圣城,都进入了夏季之后,圣城的气温提升了十几度之后,这叶楚才在这一天的中午可能实在是被晒的不行了,才慢悠悠的睁开了双眼。

    不远处,他看到了一道黑影,就藏在虚空中。

    魔石的隐遁之术是不错,但是却瞒不过叶楚的天道宗天眼,他看到了魔石。

    “叶大哥,你终于醒了。”

    注意到有人盯着他,魔石现是叶楚醒了,立即飞了下来,落到了叶楚的身旁。

    而在温泉池中不远处,亭子中几个狐女妹子还正在那里摆酒菜。

    “恩,辛苦你了魔石。”

    叶楚大概也知道,应该是宏七让他在这里守着的了。

    “叶大哥您客气了……”

    魔石笑了笑,叶楚对他说:“既然来了,就一起吃一些吧。”

    “这,不太好吧?”魔石有些犹豫。

    叶楚从温泉池中站了起来,换了一身干净的袍子,几个狐女见到叶楚醒了,也很欣喜。

    不过却没注意到,这个魔石是何时进来的。

    “辛苦你们了,去休息一下吧。”

    见到这几个狐女妹子,叶楚扫了其中一人的元灵,知道她们这一个多月来,一直这样子照顾自己,守着自己这个老爷,也确实是辛苦了。

    几个狐女妹子立即退下了,叶楚则是每人的眉心中,打入了一道极力,可以助她们提升修为,也算是对她们的奖励吧。

    狐女妹子都退下了,叶楚和魔石坐在亭子下的石桌边开始吃喝了,这些酒菜是刚刚端上来的,所以还是热乎的。

    “叶大哥,这回闭关应该收获不小吧”魔石喝了点酒微笑着问叶楚。

    叶楚抿了一口酒,却是问魔石:“魔石,我的血液,不知道能不能化解一些你体内的魔煞之气。”

 楼主| 发表于 2017-3-17 16:49:12 | 显示全部楼层
   “叶大哥,你……”魔石怔了怔。

    叶楚笑了笑道:“谢谢你替我保密了,没有告诉你主人和主母……”

    “叶大哥见外了……”

    魔石尴尬的笑了笑:“因为没有得到你的同意,我也不好告诉他们。”

    “恩,有些事情也是没办法的,我这血脉也确实是太扎眼了,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吧,他们知道的话,对他们也不一定就是什么好事”

    叶楚感叹道:“你本是一块顽石,却最终化出了灵智,魔煞之气只会随着你的修为的提升,而变得更加的恐怖。”

    “相当于你就变成了魔煞之气的鼎炉了,你越强,它就越强。”

    叶楚对魔石道:“你的道法的话,不能彻底驱除这些魔煞之气吗?”

    “没有办法……”

    魔石无奈的摇头:“其实我的道法就是以魔煞之气修行的,所以我的修为提升,魔煞之气会越强。”

    “我只能找到其中的平衡点,让自己处于这种平衡之中,才能不受伤害。”

    他道出了原委:“圣皇血可能对我化解有一定的帮助,但是也不能根除吧,因为一旦根除我的修为也就没有了,命可能也丢了。”

    “恩,原来是这样。”

    叶楚似乎早就猜到了:“既然我的血对你有用,你就拿去吧。”

    说完叶楚右手一摆,脸色一白,面前便出现在了一个瓶子,里面装了足足一升的圣皇血脉。

    “叶大哥,你……”

    魔石双眼微红,十分感动,见到叶楚的脸色有些煞白的,感觉很不是滋味儿。

    可以说,叶楚是真的对自己好,和自己主人一样。

    “只是一些血而已,这可不是本命之血你尽管拿去,用不了几十息功夫我就可以恢复了……”叶楚倒是不太在意。

    并不是本命之血,这样的血其实对他来说,有的是。

    当年和采薇一道,稳固那座佛怒山的时候,用了多少的血呀,与那相比这只是小小的一升血而已算不得什么。

    地球上的正常的男人,有时候献血的还能一次献出几百毫升呢,自己一个至尊少升把两升血,一点事儿也没有。

    “谢谢叶大哥……”

    魔石也不知道说什么好,虽说是没什么,可是人家肯给你,那就是人家看得起你呀,肯帮你呀。

    在这样人情冷漠的修行界,素未谋面,人家就肯将圣皇血这样的神物给你,这真不是一般的人情。

    叶楚对魔石道:“拿着吧,吃点喝点,也不着急去化解魔煞之气。”

    “恩。”

    盛情难却,再说就娇情了,见到叶楚的脸色也在慢慢的恢复,魔石收好这一升宝贝的圣皇血。

    有了这一升血,他应该可以化解掉一部分的魔煞之气吧,令自己的生命再一次得到更长的延续。

    叶楚也是有些饿坏了,这一个多月的闭关确实是收获不小。

    对于极力的第二重灵融之境,又有了一些新的领悟,至于为何会有感悟的,与叶楚翻看的无字天书不无关系。

    无字天书,虽说只是一部什么也没有写的古书,可是却是一部真正的奇书,也是这么多年来叶楚坚持翻看它的一个重要的原因,虽说不知道这古书的来历,连绝天骄也不清楚它是什么来路,但是这部书的重要对叶楚个人来说甚至还要强于第二神树。

    这么多年来,叶楚其实并没有在第二神树下面闭多少年的关,主要是自己的家人,还有朋友,在神树下闭关的多,自己倒是很少在两大神树下闭关。

    天书中虽然无字,叶楚到现在也没见到过里面的字,可是无字胜有字,每回翻看过后,都有不一样的领悟。

    ……

    两天后,宏七和腴儿又过来了。

    魔石则是回去了城主府了,夫妇俩并没有带上魔石去洛域,而是让魔石盯着一下城主府的情况。

    只不过即使是出事了,也不会让魔石出手了,让他在外面盯着就行,而且魔石这两天也在炼化圣皇血。

    叶楚是圣皇血脉的事情,魔石并没有告诉宏七和腴儿这夫妇俩。

    将狐女妹子,收进了乾坤世界,叶楚便算是打包干净了,与宏七和腴儿一道来到了南风圣城的北面。

    这里有一座圣城的驿站,里面有不少传送阵,城主和夫人亲至,自然是畅通无阻了。

    进入其中的一座神光阵,叶楚三人直接来到了一座孤岛的上空。

    下面这座孤岛,名叫塞班圣城,其实这就是一座大岛。

    岛四周都是汹涌恶煞的海洋,起码现在一眼看上去的,附近方圆几百万里之内,似乎都没有别的岛了。

    这座岛就是附近唯一的城池了,所以它就是附近仙路上的一座圣城了,只是这名字一开始还让叶楚有些晃乎,以为是地球上的塞班岛了。

    来到这里之后,宏七对叶楚道:“这塞班圣城中的修行者并不是很多,附近也没有什么生灵在此地,等会儿老弟你和我夫人尽量不要说话,我来和他们的城主交谈,那老家伙脾气有些古怪。”

    “恩。”

    他们到这里来,自然也是为了借助传送阵的,必须要绕到其它的圣城,然后到达宏光神城,才能下仙路进入洛域。

    塞班圣城外,都没有法阵庇护,庇护这里的就是这城外沿的,一圈汹涌的高达百米左右的海浪。

    这些海浪确实是很神奇,就是这道天然的屏障,都够人麻烦的了。

    一般的修行者也很难进入城中,从上空看这座岛城的面积还是挺大的,比南风圣城要更大的多,整个岛是方形的。

    方形的长度,应该有十五万里左右,整个面积是南风圣城主城的好几倍大。

    不过毕竟南风圣城的外面,还有城郊,同时还有广大的修行区域,而这里除了这座岛城外,外面就只有海了。

    而且这城外缘的海浪很吓人,一般的修行者,怕是根本都出不去,只能呆在城中,除非你的修为达到了一定的境界才行。

    三人进入了城中,城中的建筑风格,也是险些令叶楚吐血。

    这里的建筑风格,与南风圣城可以说是完全不一样,南风圣城还是相对比较现代的一座古城。

    城墙,还有各种城楼,同时城中也有不少的高楼,酒楼,旅店,还有道场,大宅院可以说是样样都有。

    但是这塞班圣城的建筑师,估计都是海修吧,大部分的建筑的样子,都和海里的贝壳,乌龟,还有螃蟹,甚至是龙虾的形状。

    这确实是令人很无语的,所以这里并没有什么高楼,看上去全是这种海底的鱼啊虾呀的形状的房子,叫人有些捉急。

    宏七见叶楚有些古怪,便笑着向他解释了一下:“其实这座圣城呢,大部分都是原住民他们中大部分也是这附近的海修,后来在这里生存之后,修为不到一定的境界,又无法离开这里,冲不出外面的海浪。”

    “圣城中并没有什么材料,多都是从海里面打捞上来的一些东西,再加上他们喜欢这种风格的,就全部弄成这样子的建筑了……”

    塞班圣城就是这样子的风格了,叶楚也没有多想,与宏七夫妇俩一道前往这里的城主府。

    没多久,三人便到了这城主府外,这里的城主府的造型,也足以令人无语的。

    整个城主符,弄的和一副棺材,可以说是一模一样的。

    只是平时的棺材没有这么大,这里的棺材更大一些而已。

    关于这个造型,宏七也解释了一下,大概意思就是现任城主以前的老婆化道了,然后他太伤心了,就将城主府给改造成了现在的造型了,弄成了一副棺材样了。

    可以说,从这一点解释,似乎是有些痴情的老城主。

    这里的老城主,比宏七当南风圣城的城主还要当得久,这里的老城主当了足足有八千年了。

    据说,刚刚几百岁的时候,人家就当上了城主,一直当到了现在,也没有退过位。
 楼主| 发表于 2017-3-18 17:04:30 | 显示全部楼层
正文 3957 魔渊


    关于这个造型,宏七也解释了一下,大概意思就是现任城主以前的老婆化道了,然后他太伤心了,就将城主府给改造成了现在的造型了,弄成了一副棺材样了。

    可以说,从这一点解释,似乎是有些痴情的老城主。

    这里的老城主,比宏七当南风圣城的城主还要当得久,这里的老城主当了足足有八千年了。

    据说,刚刚几百岁的时候,人家就当上了城主,一直当到了现在,也没有退过位。

    叶楚三人到了这里,外面的守卫前去通报这一报,就是近一个时辰。

    一个时辰守卫还没有出来,也不知道到底接不接见他们,不过宏七似乎早就习惯了。

    “呵呵,这里的老城主就是这样的,脾气有些古怪,喜欢让人等,即使是仙城的城主来了,他都得让人等,我们就在这城主府外找个地方先坐一会儿吃点东西吧。”

    因为这座圣城,与南风圣城挨得近,平时还有传送阵就可以直接过来,所以宏七没少来过这里。

    虽说和这老城主,算是老相识了,但是人家也不一定买他的情。

    三人就在城主府外对面的一座贝壳形状的酒馆中,找了一个二楼靠窗的位置盯着那边的城主府大门,如果守卫出来了他们再过去。

    这一等,就天黑了,直到天黑了,那守卫也没有再出来。

    连腴儿都觉得有些不悦了:“这老家伙在搞什么鬼,还是根本不在城主府内?”

    城主府外有法阵,他们也不想硬闯,因为据这宏七说,这个老城主可不简单,实力可能越了魔仙之境。

    没有人敢惹他,而且这老家伙脾气古怪,稍不留意可能就飙了。

    如今这腴儿的面上,戴着面具,算是遮了丑吧。

    “不要着急,这很正常……”

    宏七则是见怪不怪了:“刚那守卫还没有出来,就说明那老家伙一定在里面,只是可能不太想见我们,或者是磨磨我们的时间,也有可能他自己有事情缠身。”

    “哎……”

    腴儿也有些无奈,她现在是巴不得早一天到洛域,然后到自己当年和师妹所在的地方去看看,迟则生变呀。

    “嫂子也不用急,一般来说时隔这么久了,元灵的碎片的话也不会怎么挪动的……”叶楚宽慰了一下这个嫂子。

    “恩。”

    腴儿夫妇颇为感激,目前来看这守卫也没有出来,只能先在这里等着了。

    不过天很快就黑了,总呆在这餐厅里面总不好,所以他们直接开了两间房了。

    反正他们夫妇也睡不着,就让他们俩盯着了,叶楚自己进房间去休息了。

    不知道是不是那古怪城主有意的,一直在这里等了五天了,叫守卫去通报了几回了,最终都是一点消息也没有。

    腴儿本来想硬闯的,不过却被宏七给拦住了,这可硬闯不得,那老头就是不吃这一套,再加上这个老头子,以及这座圣城并不像表面上看的这么简单。

    若是真的闹翻了,到时候可没有好结果,只能是耐心的等吧。

    第六天的中午,叶楚吃了点东西后,便来到了这家酒楼的后院里面打拳。

    拳法并不复杂,是极为缓慢的太极拳,叶楚本身也穿了一套飘逸的白袍子,所以打起来的时候,就如同做了慢镜头一样,动作十分缓慢,好一会儿才推出去一掌。

    “你这是什么拳法?”

    就在这时候,院中却出现了一个黑袍老者一身的黑袍,直拉到了脚底,像是一条长长的黑裙子似的。

    叶楚没有搭理他,正在缓慢的吐纳打拳,老者又凑了过来,呆在一旁,仔细的观摩叶楚的这一套普通的太极拳法。

    “有些意思,动静结合,抱元归一,守阴固阳,确实有些意思。”

    老者在旁边看了一会儿,欣赏的连连赞赏,觉得叶楚的这一套太极拳很是不错,正在练拳的叶楚此时也在暗骂,这个死老头真是烦的很。

    明知道自己在守阴固阳,他还在这里胡扯影响自己,这不是乱自己心智吗?

    “呼……”

    叶楚又打了近半个时辰,才收了最后一掌抱元归一了,而这个老头子还站在这里并没有走。

    “年轻人,你这是什么拳法呀?师承何处呀……”

    老头子,显然对这套拳法很感兴趣。

    “你想学呀?”

    叶楚却没回答他,而是问他是不是想学。

    “你肯教我?”老头子有些意外。

    叶楚笑了笑,取出一壶酒,抿了一口笑道:“不过是一套普通的拳法而已,你要是想学,教给你便是了。”

    “恩,年轻人不错,有觉悟。”

    老头子笑意盈盈,赶紧让叶楚教他,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要教的。

    这动作刚刚老头子都看到了,应该也能学会,只是其中一些细节,叶楚在教他的时候又细细的嘱咐了一遍。

    正好也无聊,叶楚坐在院中的躺椅上,看着这老头完完整整的打了一遍。

    老头的修为深不可测,这拳法也是一点就会,最终花了近一个时辰的时间,这老头子也打完了一圈。

    然后吐出了一口浓浓的浊气,甚至是体内的一些黑气都吐出来了。

    “我说前辈,您这身子骨可有些弱呀,刚刚那是毒气吧?”叶楚有些意外,这老头子体内竟然还有毒气。

    老头子也坐到了一旁,哈哈笑道:“小子你这套拳法果然不错,虽说是缓慢无比,但是却是疗伤神拳,老夫我这一圈下来,竟然还排出了一些毒气了。”

    “我看前辈您这修为也不弱呀,怎么体内还有毒气……”照理说,不应该有毒气的。

    老头子哈哈笑道:“不过是一些毒气罢了平时老夫我懒得去理会罢了,日积月累的,总归会有一些吧。”

    “您老牛……”

    叶楚向他竖起了大拇指,不过见这老头子好像对自己手中的酒很感兴趣,他想了想便取出了一壶丢给了他。

    “不错,年轻人有觉悟。”

    这觉悟二字,似乎是这老头子的口头禅,时不时就说自己这年轻人有觉悟,叫人很是无语。

    “年轻人你在这里干吗呀?我看你这气色也不像是海修吧?”老头子喝了口酒问一旁的叶楚。

    “你怎么看出来的?”叶楚有些好奇的笑了。

    老头子笑道:“海修的皮肤都白净,你看看你这样子,脸上坑坑洼洼的,还不如老夫我的皮肤好……”

    “呃……”

    叶楚险些喷酒,无语道:“我说前辈您哪只眼睛看到我脸上坑坑洼洼了,我这是苍桑懂吗?”

    还有,你丫的还真自恋呀,什么叫本少的皮肤还比不上你个臭老头了?

    一身的怪味儿,也不知道是多久没洗澡了。

    “小子,你这觉悟可不高了……”

    老头子笑了笑道:“就你这样的,那宏七小儿带你来干吗?你是他的儿子吗?”

    “你……”

    叶楚正想说什么的,这时候宏七和他老婆腴儿出现在了这里,宏七笑道:“前辈您可真会开玩笑,我可没有这么优秀的儿子哦,他要真是我儿子,我可得笑醒了。”

    “丫的,敢情你就是这儿的城主呀?”

    叶楚晃然,原来这货就是这里的怪城主,叶楚无语道:“怪不得人人说你怪了,五天了没露面,你是拉屎掉在坑里了吗……”

    “你……”

    无语的不是老城主,而是宏七和腴儿,心想这叶楚真是语出惊人呀。

    拉屎掉茅坑里,有可能吗?

    “臭小子,你这觉悟可不行,老夫这修为,还会掉茅坑里吗?”老城主怒斥叶楚。

    叶楚笑道:“那可不一定呀,这万一要是被暗算了,可能自己掉进封印了,也有可能呀……”

    “胡说,怎么可能……”

    老城主一副心里有鬼的表情,叶楚心中暗笑,不会真的是掉茅坑里了吧?

    “呵呵,那你干吗去了,不会是和府中的丫环谈情说爱吧?”叶楚又换了一种猜测。

    一旁的宏七和腴儿是满头的黑线,心想,这要再说下去,这老城主不会直接轰他们离开了吧。

    “本城主看得上小小的府中丫环?小子你也太小看本城主了……”

    老城主哼道:“以本城主的玉树临风,那些大家闺秀,天之骄女,个个排着队候着,等本城主临幸呢,要不是本城主太忙了,早就后代子孙数十亿了……”

    “砰砰……”

    宏七和腴儿夫妇直接昏倒,这也是一个老不正经的呀,吹牛不用上税的呀,还后代数十亿。

    真是生机器呀这是。

    ……

    一老一少,二人你一句我一句,你来我往的,胡扯了近十分钟。

    这场口水仗,无语的口水战才算是结束了宏七和腴儿夫妇才有机会,和这老城主讲明来意。

    “想借传送阵嘛,也不是不可以,老夫我还是比较通情达理的……”

    老城主抿了口茶水,然后意味深长的说:“不过嘛……”

    “能不能痛快点儿……”叶楚有些无语的白了他一眼。

    老城主这才悠悠的笑了笑后道:“年轻人不要心太急呀,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嘛,不是老夫我不借你们传送阵呀,而是那华图圣城最近不太平呀……”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网络文学  

GMT+8, 2017-6-27 04:53 , Processed in 0.081945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