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veBook.com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楼主: syzx

《校花的贴身高手》一个山里走出来的绝世高手 作 者...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5-5-4 21:43:1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31章 深刻的教训



当楚梦瑶和陈雨舒赶到天台的时候,林逸已经解决了高小福和张乃炮两人,看着地上呻吟的高小福和张乃炮,陈雨舒微微有些失望,自己紧赶慢赶的,还是错过了这么jing彩的一幕。

“瑶瑶姐,林逸还是蛮强大的喔!”陈雨舒对一旁的楚梦瑶说道。

“他强不强大和我有什么关系?”楚梦瑶也有些震撼了,如果说昨天林逸将钟品亮踢了个跟头属于偷袭,今天在厕所里属于卑鄙耍无赖,那么现在无疑只能是真本事了。

康晓波是什么样的楚梦瑶心里很清楚,虽然和他没说过话,但是这一类的男生完全属于那种胆小怕事打架躲的远远的那种,所以这里孤军奋战的只有林逸一个人了。

看了看地上的高小福和张乃炮,两个人都是捂着身体某一个单独的位置呻吟,这也就是说明林逸应该是只用了一招,就将两人打趴下了。

“够资格给你做挡箭牌了,相信经过今天这么一件事情,林逸在学校的名头就会响亮了起来,到时候那些烦你的苍蝇哪个还敢靠近了?”陈雨舒嘻嘻一笑说道。

楚梦瑶“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林逸放倒了高小福和张乃炮之后,拍了拍康晓波的肩膀:“没事儿吧?呵呵!”

“没事儿!”康晓波从震惊中回过了神来,没想到林逸这么猛,两下就将钟品亮的两元大将给干趴下了,真是真人不露相啊!“哥们,你真牛!”

“钟品亮,本来我不想这样,但是你逼我的,没办法了。”林逸很无辜的向钟品亮走了过去。

钟品亮自然也不是吓大的,林逸虽然厉害,但是他也看了,不过是取了巧劲儿了,在高小福不注意的时候,踢了他一脚夺过了他手中的凳子腿,又趁着张乃炮不备,将凳子腿打了过去。

所以,钟品亮不认为林逸有多厉害,觉得他多半是占了侥幸而已。钟品亮手一探,一把匕首就握在了他的手中,让他心头微微踏实了一些。

“林逸,别说那些没有用的,今天我不弄死你,我以后就没法在这个学校混了!”钟品亮说完,就亮出了明晃晃的匕首向林逸刺了过去。

林逸没想到钟品亮会采取这么极端的手段,这小子做事完全不考虑后果,如果是在学校里出了什么命案,他家里就算再有能耐,也是吃不了兜着走。

林逸决定给他来个深刻的教训,不然如果今天站在这里的不是自己,那很可能就会被他给捅了!当钟品亮的匕首刺过来的时候,林逸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

此刻的钟品亮已经近乎疯狂了,被林逸抓住手腕之后,还不停的扭动着身体,想要用惯xing将匕首戳进林逸的身体里去,嘴里还疯狂的大喊着:“林逸,我他妈的整死你!”

在钟品亮冲过来的一刹那,陈雨舒忍不住捂上了嘴巴,钟品亮的能耐她是知道的,不知道林逸能不能躲过这么一击,想要出言制止钟品亮却已经来不及了……

不过,在林逸抓住钟品亮的手腕的时候,陈雨舒算是松了一口气,而在一旁的楚梦瑶,似是也微微松了一口气。

林逸加大了手上的力道,钟品亮猛地感觉到自己的手腕似是被铁钳子卡住了一样,越来越紧,痛得他整个手臂都颤抖了起来,手掌下意识的打开,匕首“啪嗒”一声掉落在了天台上。

林逸一把揪住了满脸不可思议的钟品亮的头发,将他粗暴的拎到了天台的边缘,用力一推,直接将他的半个身子推出了天台……

“啊——”钟品亮一声惨叫,只觉得自己的身子忽悠一下子就往下坠了下去,顿时他的脑门就惊出了一层冷汗!死亡的恐惧,第一次笼罩在了钟品亮的心头,他不想死。

当他的半个身子悬在了天台外面的时候,钟品亮才松了一口气,他的下半身并没有一起被扔出天台外面,不过即使如此,钟品亮感觉自己的身上已经被冷汗浸的湿透了。

林逸抓住钟品亮双腿的手又往前送了送,钟品亮浑身一个激灵,再也顾不得自己的面子了,带着哭腔嚎叫了起来:“林逸,我错了,放了我吧,别把我扔下去,我错了,我真错了——”

林逸没有说话,再次把钟品亮的腿向前推了推。

“林哥,林逸哥,求你了,放过我吧,我不敢了,我再也不敢惹你了——”钟品亮吓得声音都不对劲儿了,浑身不停的发抖。

“昨天我踢了你一脚,我承认我不对。”林逸淡淡的说道。

“林哥,你踢的对,是我错,你以后想踢的话随便踢……”钟品亮已经吓完了。

“我说了我错就是我错,我这人不喜欢仗势欺人。”林逸的声音一冷,抓住钟品亮右腿的手猛然一松……

“啊——”钟品亮没想到林逸说放手就放手,顿时大叫了起来,他觉得自己的人生已经到了尽头了。不过,钟品亮叫了半天,才发现自己仍然悬在半空中,并没有掉下去……

钟品亮感觉的自己的双腿之间涌起了一道暖流,他尿裤子了。

“好,好,昨天是你错了,不过我原谅你了,没关系,没关系……”钟品亮这回不敢乱说话了,只敢按照林逸的意思说道。

“希望你记住今天说的话。”林逸猛地一拉,将钟品亮从天台上拉了回来,丢在了地上。

钟品亮只觉得自己好像在鬼门关里走了一遭一样,浑身湿漉漉的,像是刚下了雨。

林逸想要杀掉钟品亮,可以说是再简单不过了,但是他很清楚,这是学校,不是那战火纷飞的北非,他不能杀了钟品亮,至少在学校这种大庭广众之下不能。

“我们走吧。”林逸对康晓波笑了笑。

“我靠,林逸,你也太猛了吧?居然把钟品亮给弄服了!”康晓波没想到林逸居然是个狠人,对他的佩服有如滚滚长江东逝水一样滔滔不绝:“我康晓波决定了,以后就跟着你混了,你以后就是我的老大了!”

“以后别那么冲动了,打架不是什么好事儿,有勇倒是可以,但是却别盲目的乱冲一气。”林逸笑道。

“我知道了。”康晓波有些不好意思:“老大,那边有女孩子看着你呢……”
 楼主| 发表于 2015-5-4 21:43:4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32章 自己打的


“恩?”林逸微微一愕,抬起头来,向天台的门口处望去,却看到了两个婀娜的身影渐渐远去,不是楚梦瑶和陈雨舒还有谁呢?

林逸倒是不认为楚梦瑶和陈雨舒会暗恋上他什么的,两人来这里,林逸大概也能猜到,肯定是陈雨舒那小妞喜欢凑热闹,拉着楚梦瑶来的。

“看热闹的罢了。”林逸无所谓的说道。

“我怎么觉得好像是班级里的楚梦瑶和陈雨舒呢?”康晓波却是有些兴奋:“老大,你该不会得到两位美女的青睐了吧?”

“你想的太多了。”林逸有些无奈的拍了康晓波的后脑勺一下:“早知道你这么多话,就应该让张乃炮那一下子打在你脑袋上,让你清醒清醒。”

“嘿嘿……”康晓波爽朗的笑了起来。康晓波上了三年高中,窝囊了三年,没想到在快毕业的前夕,居然也牛气了一把。看着身后三个倒在地上的曾经的学校霸王,康晓波的心里说不出的爽快。

“亮哥,你没事儿吧?”高小福受伤比较轻,小肚子已经不那么痛了,等林逸走了之后,赶紧的跑到了钟品亮的身旁,将他从地上扶了起来。

“没事儿!”钟品亮脸se煞白的说道,看他目前的样子,有些言不由衷。

“亮哥,这事儿怎么办?就这么忍下了?”高小福十分不忿的问道。

“草他妈的,今天这个跟头可是栽大了!”钟品亮恶狠狠的骂道:“没想到这小子还会两下子,差点儿就着了他的道了!”

“都怪我一时大意了。”高小福见钟品亮面se不善,连忙先认了个错,免得他有气都出在自己的身上了。

“这倒是不怨你。”钟品亮摆了摆手,他自己也被林逸折腾的够呛,根本没法去怪别人,只能说他们不是林逸的对手:“凭咱们三人的力量,似乎不是那小子的对手了,想要教训他,必须得请外援了!”

“要不和邹若明说说,让他出个面?”高小福建议道。

“不找他,让他知道这事儿了,那咱们的人就丢大了,以后在学校里就没法混了!”钟品亮摆了摆手说说道:“我去我爸那边找人!”

……………………

林逸和康晓波平安的回到了教室,这让很多担心他们安危的同学都松了一口气,大多数的同学还是很讨厌钟品亮那些人的嚣张跋扈的,不过却也有少数幸灾乐祸看热闹的,见到林逸他们没事儿,微微有些失望。

但是,让他们不解的是,钟品亮、高小福和张乃炮三人却并没有回到教室里来,直到大课开始,也不见这三人出现,这不得不说明些问题了……

钟品亮不想这事儿让邹若明知道,但是却还是在cao场上碰到了邹若明。

高小福搀扶着张乃炮,跟在钟品亮的后面,三人就像败了阵的逃兵一样,歪歪斜斜的走着。

“钟品亮,你们这是怎么了?”邹若明正在cao场上打着篮球,老远的看见过来了三人有些眼熟,仔细一看居然是钟品亮几个。

钟品亮暗骂了一句晦气,倒霉的时候喝凉水都会塞牙,怎么就这么无巧不巧的被他给看见了呢?钟品亮身为学校四大恶少之一,很在乎自己的面子,如今被另一位恶少看见自己的惨样,传扬出去,自己这个恶少的名头算是完了。

“没事儿……”钟品亮不想说太多,摆了摆手,就加快了脚步。

“我说亮子,你们是不是被人打了?谁打的,和明哥我说一声,我替你修理他!”邹若明看到这几人的惨样,哪还猜不出来他们是打架打输了!于是很是牛逼的说道。

钟品亮倒是知道邹若明的身手,校园四大恶少之中最能打的一个,而且和社会上的人也有往来,着实是个刀枪炮子。

但是今天自己的事情实在太丢人了,钟品亮不想让太多的人知道,所以摆了摆手:“没事儿,我们几个自己切磋,结果下手重了点儿……”

既然钟品亮执意不说,邹若明也不好再多问什么,看着三人离去的背影,邹若明摇了摇头:“啊,自己人打自己人?还往死里打?我怎么不信呢?”

“老大,你家住哪儿?我们放学一起走啊?”康晓波现在的心情还处于亢奋状态,对于新任的这个老大从心底里佩服。

林逸心头一惊,自己晚上和楚梦瑶一起走的这个事儿可不能让别人知道啊,自己倒是无所谓,只是楚梦瑶一定不愿意的。

想到这里,林逸说道:“我家很远的,你走吧,我等会儿再走。”

“那我等你,咱们一起走到学校门口也好啊!”康晓波有些舍不得,想和林逸再说会儿话,他从来没想到钟品亮也会有被人打的爬不起来的时候。

“也好……”林逸知道,自己要是再推脱的话,就会引起康晓波的怀疑了,反正是一起走到学校门口,到时候自己就等他走远了之后,再去坐进福伯的车里好了。

楚梦瑶和陈雨舒早已收拾好东西出了教室,林逸特意的与她们错开了时间差,磨蹭了一会儿之后,才背上书包,和康晓波一起走出了教室。

“老大,告诉你一个秘密哦……”走出教室的时候,康晓波忽然压低了声音,小声的说道。

“什么秘密?”林逸有些不解的看向了康晓波,这小子怎么神神叨叨的。

“我和平民校花唐韵的家住的很近哦……”康晓波猥琐的一笑,然后道:“其实,我经常可以看到她骑着单车回家呢!”

“靠!”林逸拍了康晓波的后脑勺一把:“你小子怎么就想这事儿?这算什么秘密,和你家住的近,和我有什么关系?”

“你真对她没想兴趣啊?”康晓波有些不相信的问道。

“不是没有兴趣,是我根本没见过她长什么样!你让我对一个莫须有的人有兴趣,也不可能啊!”林逸有些好笑的说道:“好了,你快回去吧,我也要走了!”

“好的,老大,那明天见!”康晓波对林逸挥了挥手,消失在了放学的人流之中……
 楼主| 发表于 2015-5-4 21:44:1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33章 神秘玉佩

林逸确定康晓波走了以后,才转身向福伯停车的地方走去,果然,福伯并没有将车子开走,而是停在那里静静的等着他。

林逸上了车之后,福伯才发动了车子。后排的楚梦瑶和陈雨舒显然就有些沉默了,不知道是因为今天看到了林逸在厕所里面的情景还是因为天台上的那一幕震撼了她们,总之两人的话都不多,楚梦瑶也出奇的没有和福伯告状,对林逸冷嘲热讽。

“福伯,到前面的银行那里停一下,我和小舒去办张卡。”楚梦瑶对福伯吩咐道。

林逸被楚梦瑶这么一提醒,才想起来,学校让每个学生都办理一张银行卡,说是以后从里面扣除学杂费。

福伯也没有多问,点了点头,就将车子停在了不远处一家银行的附近,因为现在正好是上下班的时间,路上的车比较多,尤其这家银行是那种二十四小时营业的,附近只有这么一家,所以来办理业务的人都将车子停在了门口,交通就显得有些混乱。

林逸跟着楚梦瑶和陈雨舒一起下了车,楚梦瑶顿时皱了皱眉:“你跟着来做什么?”

“别忘了,我也是学校的学生。”林逸笑了笑。

楚梦瑶才想起来,林逸今天也变成了学校的一员,他自然也需要办理一张银行卡。没有再说话,拉着陈雨舒的手一起进了银行。

在林逸踏进银行的一刹那,脖子上的玉佩忽然产生了反应,让林逸心头一惊。这块玉佩,就是当初从西星山脚下的山洞里一起带出来的那枚玉佩,只不过,林逸到现在也没有弄明白这玉佩究竟有什么用处,或者说是如何去用。

不过,每一次在出现大事之前,这玉佩总会有一种很微妙的反应,像是在给林逸传达信息一样,虽然林逸不知道玉佩想表明什么,不过,一旦有这个情况发生,那么就肯定会有什么事情出现。

就像是那一次,在北非,自己和被保护的人都被困在了敌人的包围圈中,但是却凭借着这枚玉佩的次次提前预jing,让他一次又一次的躲过了敌人的袭击,最终得以获救。

亦或者是,有什么好事发生之前,这枚玉佩也会出现类似的预jing,比如自己有一次给帮着林老头买了一张即开型的彩票,就中了二十块钱。

所以,不管怎么说,玉佩的反应让林逸整个人的神经都jing觉了起来。

进了银行,楚梦瑶和陈雨舒领了号码,就坐在了一旁的等待席上,而林逸也跟着拿了一张号码,坐在了两人的旁边。

林逸很有自知之明的坐在了陈雨舒的边上,因为楚梦瑶看起来对他还是很有敌意。陈雨舒别有深意的看了林逸一眼,嘴角微微翘起。

林逸在等待排号的时候,jing神一直是保持着一种十分紧张的状态,每一次玉佩有反应的时候,都会有事情发生,相信这一次也不会例外。

忽然,林逸的目光停留在了银行的外面一辆黑se的现代商务车上面……

“快走!”林逸猛地站起了身来,一把拉住了陈雨舒的手,对她和楚梦瑶说道。

“你……你做什么?”陈雨舒愣了愣,有些愕然的看着林逸,小脸腾的一下红了起来!她从小到大,除了拉过哥哥的手之外,还没有拉过其他年轻异xing的手呢,陡然间被林逸握住了手,陈雨舒有些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傻傻的愣在了那里。

“赶快离开这里,没有时间解释了!”林逸心中焦急,想要将陈雨舒给拉起来。

“啪!”

楚梦瑶一巴掌拍在了林逸的手上,将他的手和陈雨舒的手拍了开来,其实,倒不如说是林逸下意识松开的,不然仅凭楚梦瑶这一下子,是断然难以实现的。

“林逸,你做什么?你占小舒的便宜?”楚梦瑶瞪着林逸,目光中充满了怒火。

“我……哎,没时间解释那么多了,你们赶紧跟我离开这里!”林逸的目光银行的玻璃窗瞥向不远处的街角,十分焦急的说道。

占便宜?林逸狂晕,这个情况下,还占什么便宜?

“凭什么?”楚梦瑶低哼了一声:“你是谁呀你?有毛病吧?要离开你自己离开,我们还得办卡呢!”

陈雨舒也是有些莫名其妙,这林逸是怎么了?看他挺沉稳的,怎么突然之间变得这么浮躁起来了?

“先出去再说!”林逸这回不由说的同时拉住了两人的手!陈雨舒和楚梦瑶的手一左一右的全被林逸拉了起来。

“放开呀!”楚梦瑶快疯了,她没想到林逸居然非礼完陈雨舒之后又把魔掌伸向了她,拼命的甩着胳膊,想要挣脱林逸的手。

“瑶瑶,我们先跟他出去再说!”陈雨舒倒是比楚梦瑶理智一些,从刚刚的震惊中已经缓解出来的陈雨舒,看到林逸的脸上并没有那种邪yin的表情,取而代之的确是那种焦急的表情。

要说对于林逸这个人,陈雨舒了解的要比楚梦瑶要多一些,陈雨舒知道林逸不可能没事儿闲的跑到银行来对她们两个耍流氓,要是真想占她们的便宜,昨晚是最好的时机!除非他大脑有问题才会选择在人多的银行下手。

楚梦瑶一愕,有些诧异的看向陈雨舒,不明白她为什么会突然偏向于林逸了。

林逸看着迟疑的楚梦瑶,暗叹了一口气,来不及了!因为他已经看到,几个穿着黑se风衣的男人,推开银行的门走了进来!

“砰!”一声凌厉的枪响,将原本有秩序的银行变得立刻乱了起来,惊叫声,小孩的哭泣声,jing报声同时响了起来。

“不许动,谁动就打死谁!”为首的一个剃着秃头,戴着黑se面具的男人举着一把黑漆漆的手枪,对银行里的人喝道。

林逸微微叹了一口气,刚才自己和楚梦瑶、陈雨舒拉扯之际,已经错过了最佳的逃跑时机,现在要是想逃跑,似乎是不太可能了。

不过林逸也不怪楚梦瑶和陈雨舒,毕竟她们并不能意识到当时危险正在逼近。她们只是做出了她们认为正常的举动……
 楼主| 发表于 2015-5-4 21:48:2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34章 银行抢劫案



林逸并不是那种英雄主义极强的人,相反他为人比较低调,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不做什么。就像是在北非的时候,林逸时刻记着他的职责是保护访问代表团,而不是在这战火纷飞的地方逞英雄主义。

所以,现在的情况,林逸想到的是怎么能够保护楚梦瑶和陈雨舒周全,而不是想着要把几个劫匪抓住。这些事情自有jing察去处理,林逸也不想参与。

楚梦瑶和陈雨舒显然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此刻都已经有些呆了,不知道该怎么办。

“所有的人,都听好了,抱着头,蹲在原地别动,我保证不伤害你们,但是,谁要是敢乱动,就别怪我不客气了!”秃头又向天空开了一枪,原本喧闹的银行瞬间就安静了下来。

孩子忘记了哭泣,大人忘记了呼喊,都乖乖的,自发的开始抱着头蹲在了地上,面对手拿枪支的暴徒,他们没有过多的选择,想要活命,就必须服从。

这并不是说这些人都没有正义感,而是这个时候,谁上去,谁就会付出生命的代价。

在秃头举着枪训话的同时,秃头的几个同伙已经冲到了银行的柜台前面,用榔头敲碎了银行的窗户之后,用枪逼着银行的职员向指定的袋子里面装钱。

“快一点儿,的磨蹭什么呢!”一个劫犯有些不耐烦的对一个中年的银行职员喝道:“再磨磨唧唧的,我一枪打死你!”

“是……是……”男人的胆子不大,被劫犯一吓唬,手都有些发抖了,“啪”的一下子,一叠钞票掉落在了地上,散了开来。

“我草你妈的!你是不是故意的想拖延时间啊?”劫犯一瞪眼,“砰”的开了一枪,打中了男人的手臂,男人一声惨叫,捂住了自己的胳膊。

几个劫犯之前的几枪都是空放的,虽然也起到了一定的震慑作用,但是却没有这一枪来的强烈!这一枪是实实在在冲着人开的,所以银行里面,不论是职员还是顾客,都惊得捂住了嘴巴,对这些歹徒更加的畏惧,不敢有什么异动。

秃头对自己手下的杀一儆百很是满意,得意的扫视着银行的全场。

“瑶瑶姐,我害怕……”陈雨舒虽然平时表现的都很大咧咧的,但是到了关键时刻,却是抓紧了楚梦瑶的手臂,小脸儿也变得煞白。

“没事儿,没事儿,小舒,我会保护你的。”楚梦瑶其实自己也很害怕,但是陈雨舒比自己小一岁,她就要表现的和大姐姐一样,安慰她。

“你们两个不用互相安慰了,我会保护你们的安全的。”林逸淡淡的说道。

虽然林逸没有把握将这几个劫匪全部生擒,但是想要保护楚梦瑶和陈雨舒不受到伤害,还是可以的。

楚梦瑶动了动嘴唇,习惯xing的想要挖苦林逸两句,但是看到他那坚定的目光,最终还是没有说出话来。

眼看这伙劫匪就要装完现金离开银行了,银行的外面却传来了jing车jing笛的声音。

银行的顾客们听到这jing笛声,大都皱了皱眉,毕竟有的时候,jing察来了是好事儿,但是现在这种情况下,jing察来了,这些劫匪跑不掉了,难免会做出一些过激的举动来。

如果他们再抓几个人质的话,那就更惨了。所以多数人此刻的心情是yin霾的,对于他们来说,银行丢了多少钱和他们没有什么关系,能够平安的从这里走出去,才是最好的。

“银行里面的劫匪,你们听着,你们现在已经被包围了,请立刻放下手中的武器,投降争取宽大处理才是你们唯一的出路,不然的话只有死路一条!”在银行的外面,传来了喊话筒喊话的声音。

“哼!”秃头听了外面的喊话声,不屑一顾的冷哼了一声,对一个手下说道:“告诉外面,他们敢轻举妄动,老子就杀人了!”

手下立刻会意,来到银行的门口,对外面喊道:“叫唤个毛?再叫唤,我们老大就杀人了!”

门口的jing察顿时没了声音,他们虽然要挽救银行的损失,但是却也要保护银行里面的人的安全。这是一个苦差事,接到报jing后,jing局的刑jing队副队长宋凌珊,带着大队人马赶往了银行。

刑jing队的队长杨怀军去外地开会了,剩下宋凌珊主持刑jing队工作,说实话,宋凌珊的压力很大,尤其是刚刚接到局长的电话,让她带队来处理银行的抢劫事件,并且暗示了她,楚鹏展的女儿以及陈老的孙女也在银行里面,不容许出现一丝一毫的损失!

如果陈雨舒出现了什么损失,不说他这个局长,甚至更上面一层的官场都会发生一场大的地震。

所以,在歹徒那威胁xing的话语喊出来之后,宋凌珊就果断的命令手下喊话的人停止了喊话,不要再做出激怒歹徒的事情。

秃头对于jing察们的闭嘴,很是满意,拎着枪在这群蹲在地上的顾客里面扫视了几圈,很多顾客也都明白了,这是歹徒们想要寻找一个人质作为和jing方的谈判筹码了!

所以想到这一点,很多人都赶紧的把头低了下去,不敢抬起头来,他们怕被选中的就是自己。毕竟一旦成为了歹徒的人质,那么生死就未卜了。面对这些残暴的歹徒,他们还没有这个勇气。

秃头冷笑着向人群走来,最终目光落在了林逸身旁的楚梦瑶身上。

“你!站起来!”秃头用枪一指楚梦瑶,然后说道。

楚梦瑶心中一惊,下意识的捏紧了陈雨舒的手,抬头看向了秃头。

“哕?长得还挺标致的呢,小妞!”秃头yin笑了一声,再次用枪指向了楚梦瑶:“说你呢,站起来!”

“我……”楚梦瑶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场面,她的心跳的极快,不知道该如何去做,但是她强忍着自己,告诉自己,这个时候千万不能哭,要坚强!一定要坚强。

于是,楚梦瑶咬着牙,慢慢的站起了身来,不过,还没等她站起来,就感觉到一双大手压在了她的肩膀上,将她又按了下去。
 楼主| 发表于 2015-5-4 21:48:4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35章 我做你的人质



“我做你的人质吧,欺负一个小女孩儿算什么能耐。”林逸站起身来,对面前的秃头淡淡的说道。

楚梦瑶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个将自己压下去的男人,他居然在这个时候,替自己站了起来?难道他不怕死么?

诚然,楚梦瑶明白,林逸拿了自己父亲很多钱,但是,再多的钱和生命比起来,那根本不值得一提了。没有人不在乎自己的生命的,楚梦瑶也不会傻到认为林逸此刻站起来,仅仅是为了“拿人钱财,替人消灾”。

一瞬间,楚梦瑶似乎觉得林逸不再那么可恶了,最起码,他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楚梦瑶自问,钟品亮在这种时候,肯定不会站出来的,或许他比自己更加害怕,把头缩的低低的也说不定……

恩?自己为什么拿林逸和钟品亮做比较呢?楚梦瑶甩开了这些不切实际的念头,现在根本不是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的时候。

“我草!”秃头没想到居然还有人会节外生枝,要知道,这作人质,别人躲还躲不过来的,眼前这男的居然还往里冲?吧?

“是谁啊你?我叫你了么?”秃头皱了皱眉,恶狠狠的瞪了林逸一眼:“不想死就一边呆着去!”

“你不就是需要个人质么?谁不一样?”林逸耸了耸肩:“放心吧,我会配合你的!”

“我草你个妈呀!”秃头怒了,心道这小子怎么就会坏自己的好事儿呢?不由得一股怒意涌上心头,提起枪就朝林逸she去。

以林逸目前的修为,秃头就算在这么近距离的开枪,也不会伤到他的,自从修炼了《轩辕驭龙诀》之后,林逸的反应能力异常的敏锐,微微一侧身,就可以躲过秃头的子弹。

不过,在林逸刚刚侧过身的一刹那,林逸的心头猛然一惊!在自己的身后是一个少女,而秃头的子弹是由上至下的方向斜she过来的,如果林逸躲闪了开来,那么子弹就会she中他身后的那个少女,这样一来,少女不死也是重伤!

林逸咬了咬牙,再次的将身子转了过来,迎上了那枚子弹!子弹斜着she入了林逸的大腿,虽然这种强度的疼痛已经不能给林逸带来太大的痛苦了,不过林逸还是皱了皱眉。

还好,林逸控制的位置还算不错,子弹she在了肉里,没有伤到腿骨。

“啊!”人群中不由自主的发出了一声惊叫,楚梦瑶和陈雨舒也是同时的捂住了嘴巴!林逸居然挨了一枪!

不过,楚梦瑶和陈雨舒却是看的一清二楚,这一枪林逸完全是可以躲过去的,却因为怕伤及后面的那个女孩子,才强挨了一枪的。

想到这里,楚梦瑶看向林逸身后的那个女孩子的目光中就多了些怒意。

“妈了个逼的,真有不怕死的!”秃头很是诧异,眼前这小子是不是jing神病啊!

“头儿,外面的条子越来越多了……”一个劫匪手下跑了过来,对光头低声说道。

“我草!”光头骂了一句,用枪指着林逸的头骂道:“既然你愿意当人质,就一起好了!马六,你看着这小子!”

“好咧!”马六拿出枪指着林逸的脑袋,说道:“小子,谁让你这个时候装逼的,想当英雄,可不是那么好当的啊!”

林逸没有说话,心里思量着是在这里发难还是等一会儿再说。只是在这里,一来歹徒过于分散,不利于自己下手,二来群众实在太多了,一旦发生什么大规模的混乱,就更不好下手了。

“小妞,你给我站起来!”光头是盯上楚梦瑶不放了,再次将枪口对准了楚梦瑶。

不知道为什么,楚梦瑶忽然不像刚才那么害怕了。用目光制止了想要和自己一起站起来的陈雨舒,毅然的站起了身来。

陈雨舒本想和楚梦瑶一起站起来,但是楚梦瑶的眼神告诉她,让她不要去,回去想办法救他们!所以陈雨舒自然不会意气用事。

“走吧!”光头将枪口往楚梦瑶的头上一顶,然后说道。

林逸有些纳闷,为什么光头就盯上楚梦瑶不放了,难道是看上楚梦瑶的姿se了?林逸只能这么想了,因为他没想明白楚梦瑶还有其他值得秃头下手的地方。

按理说,只要自己一个人质就够了。和jing方谈判,不是你手中人质的多少,而是有没有人质。就算你手中有一个人质,jing方也不会轻举妄动。

“外面的jing察都给我听好了!”之前秃头那个去和jing方喊话的手下站在了银行的门口继续喊了起来:“都给我撤出一百米之外的地方,而且,我们上车之后,不要派人跟踪,否则我们就杀人质了!”

银行外面,宋凌珊听了这个歹徒的话顿时皱了皱眉,让她退后一百米,她自然是不情愿的,但是想到银行里面还有人质,宋凌珊不得不叹了口气,对手下道:“向后撤!”

其实,宋凌珊也是不主张大张旗鼓的包围银行的,这样只能给歹徒造成心理压力,让他们做出一些疯狂的事情来,如果采取暗中包围然后暗中跟踪,没准儿歹徒就不会选择人质了。

但是宋凌珊的建议被局长说成是个人英雄主义,这让她很是郁闷。

秃头很满意jing察目前的举动,用枪指着楚梦瑶的头,那边马六用枪指着林逸的头,一起出了银行。

“瑶瑶!”站在宋凌珊身旁的福伯猛然间看到了歹徒手中的楚梦瑶,顿时心中一惊,惊呼道。

“李先生,你认识人质?”宋凌珊心中隐隐升起了一丝不好的感觉。

“那个就是楚先生的女儿楚梦瑶……”福伯很是紧张,楚先生还出差了,如果这当口小姐出了问题,那他的罪过可就大了!

“什么……”宋凌珊一愣,心中更加焦急,怎么着歹徒无巧不巧的就选择了楚鹏展的女儿做人质呢?真是越怕什么就越来什么!

宋凌珊只得用对讲机将目前的情况请示了局长:“报告局长,人质中,有一位是楚鹏展的女儿楚梦瑶……”

jing察局长此刻也是一头的冷汗,听说歹徒真的选了楚梦瑶做人质,顿时一惊:“要稳妥,一定要稳妥,千万不要轻举妄动!”
 楼主| 发表于 2015-5-4 21:49:1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36章 气死人的车牌



“可是,这边的狙击手已经准备好了,有百分之九十的把握击毙劫犯!”宋凌珊争取道。

“你也说了,是百分之九十,那百分之十呢?万一伤害到了楚小姐怎么办?到时候你我都吃不了兜着走!”局长训斥道:“告诉你了不要轻举妄动,先满足劫匪的条件,然后再做打算!”

“我知道了。”宋凌珊很是郁闷,本来她还想让手下冒险一些,动用狙击手击毙歹徒呢,但是这样一来,自己就不敢轻易的下一些冒险的命令了,局长那边都不支持自己了,自己还能做什么?

对于jing察这边的无动于衷,秃头很是得意,快速的带人上了路边那辆黑se的现代商务车,然后发动了车子扬长而去。

因为歹徒的手里有两个人质,所以宋凌珊也不敢轻举妄动,只得眼睁睁的看着歹徒上了一辆黑se的现代商务车扬长而去。

“小姐……”福伯看着现代车离去的影子,很是着急,刚才给楚先生打电话,那边始终是无法接通的状态,这会儿劫匪将楚梦瑶当成了人质,福伯真是有些慌了。

“李先生,我们jing方会处理好这件事情的,请您放心。”宋凌珊对福伯说完,就拿出了对讲机:“各中队注意,各中队注意!劫匪的车号为松a74110的黑se现代商务面包车,现在已经驶离银行,如果你们发现它的行踪,请做好跟踪的准备!”

“74110?”宋凌珊发出了命令之后,又将车号嘀咕了一遍,这劫匪也太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了,居然弄了个74110的车牌!想到这里,宋凌珊又拿出了对讲机,输入了一个呼叫号码,然后道:“交jing队么?我是刑jing队的宋凌珊,帮我查一个车号,松a74110……恩,什么?是一辆别克轿车?不是现代商务车么?……没有错么?好吧,那没事儿了。”

该死的套牌车,居然还挂着这么嚣张的车牌号!这明显是给自己上眼药呢,这是**裸的挑衅啊!这一刻,宋凌珊要气炸了,不过还真应了劫匪的那个车号了……

秃头一上车,就吩咐手下将楚梦瑶和林逸两人的手给绑了起来,有些得意的看着林逸:“我说你个,有你什么事儿啊?你凑什么热闹?我们找的人是楚大小姐,你偏偏装逼逞英雄,那就怪不得我们把你一起抓来了!”

听了秃头的话后,林逸的心中顿时一动!这人居然认识楚梦瑶!这是两人怎么也没想到的,原本以为,人质是随机选的,而秃头执着于楚梦瑶,也是因为觉得她漂亮,想要抓来占些便宜,但是怎么也没想到这些人居然是有预谋的,是冲着楚梦瑶来的!

“你……你认识我?”楚梦瑶心中也是一惊,她也没想到这些歹徒居然会认识自己!诧异的同时,下意识的忍不住问道。

“认识,怎么可能不认识呢?堂堂鹏展集团的董事长千金嘛!”秃头很是享受这种高高在上的感觉:“不认识你,我抓你做什么?”

“你们……抓我做什么?”楚梦瑶已经觉得不对劲儿了,这些人好像根本就是有预谋的,针对自己而来的!

“抓你啊?呵呵,你说呢?”秃头咧开自己的大嘴,露出了一嘴的黄牙:“你说说你有什么值得我的抓的呢?”

“我……”楚梦瑶一惊,这个男人该不会是变态吧,抓了自己之后,想要非礼自己?想到这里,楚梦瑶顿时觉得很有可能,自己这么漂亮,这么xing感,眼睛这么大,皮肤这么白,胸脯又很坚挺,是个男人都会动心的……

不要呀……楚梦瑶很想哭,自己要是被这么一个丑八怪糟蹋了,那自己真的不想活了!如果让自己选择,自己宁愿给了林逸都不给他!

为什么是林逸?楚梦瑶现在能想到的人也只有林逸了。钟品亮那个烦人的家伙楚梦瑶都讨厌到极点了,而身边的可以选择的男人,除了福伯,好像就剩下林逸了吧?

想想自己还真是失败,交际圈也太狭窄了,都不认识别的男人。

怎么会这么倒霉呢!楚梦瑶暗叹自己命苦的同时,在拼命的想着对策。

看到楚梦瑶脸一阵红一阵白的,秃头也猜到她肯定是想歪了,顿时不屑的道“草!要靓妞,老子有的是,对于你这种小嫩货老子也不稀罕!抓你自然是有人给钱了!”

楚梦瑶听了秃头的话,顿时松了一口气,原来他对自己没有那种想法,那就好。

“头儿,你不喜欢我喜欢啊,要不,让我和她玩一玩吧?”那个叫马六的顿时面露yinse,就想去对楚梦瑶动手动脚。

“马六,的给我老实消停点儿!这个小妞不能动,上面交代了,要完整的。”秃头瞪了马六一眼,训斥道。

“哦,可惜了,哎!”马六似乎很怕秃头,被他一喝斥,就乖乖的坐了回去,不敢再有什么妄动了:“这么水灵,我要是能和她整一下子,这一辈子也不白活了啊!”

“别他妈说那些没有用的,等事情完了之后,给你的钱随便你去找几个女学生,想怎么玩怎么玩!”秃头不很是不耐的摆了摆手,对于马六如此的se急很是不爽。

楚梦瑶松了一口气,还好这些人不是图se,否则自己的清白就全毁了!不过,可恨的是,这个秃头居然把自己的小手和林逸那个混蛋的大手绑在了一起,让他白占了自己的便宜。

不过,一想到林逸的手,楚梦瑶的心里不知怎的,泛起一股暖意来,想起刚才他用手将自己压下去时的情景,楚梦瑶心里顿时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来。

自己这是怎么了?难道仅仅是因为这么一个小感动,就对他的印象改观了么?哼,不行,哪有那么容易!——不过,要是换做其他的人,在那个时刻,会为了自己挺身而出么?林逸到底是怎么想的呢?楚梦瑶有点儿摸不透林逸的想法了……

“草,你个傻妞,都这时候了,还他妈的傻笑!”秃头见楚梦瑶一会儿脸红一会儿偷笑的,顿时很是不爽,这是对自己的侮辱啊!自己可是绑匪啊,这小妞居然在自己面前笑,那不是瞧不起自己么?

楚梦瑶“啊”了一声,才反应过来,原来不知不觉中,自己居然走了神了……
 楼主| 发表于 2015-5-4 21:49:4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37章 谁弄死谁?




“就会骂女人,算什么能耐啊!”林逸撇了撇嘴,看着秃头:“我说秃头,你的真实目的不是抢银行吧?抢银行只是个幌子吧?你们的真正目的,是冲着楚梦瑶来的?”

“哼,你看出来了又怎么样?还不是成为了我的阶下囚了?”秃头到了这个时候也没有什么否认的必要了,在他看来,林逸这个装逼男就是他手下的鱼肉了,想怎么做怎么做,也不怕他知道自己的目的,就算告诉他又怎么样呢?

“你们跑不了多远的,jing方会跟着你们,然后灭掉你们。”林逸有些同情的看着秃头说道。

“不可能的,我早就想好了后路!”秃头却是得意的说道:“jing察现在应该已经被我弄得团团转了,嘿嘿,类似的车可不只一辆哦!”

“是么?”林逸倒是有些佩服这个秃头,还有点儿智商,不是那么,不过这都没用,他最的行为是让林逸上了车,这也注定了他这次行动即将失败。

与此同时,宋凌珊紧张的拿着对讲机,时刻的与各小队保持着联系。

“宋队,我是一中队的刘王力,我们看到车号是松a74110的现代面包车了,请指示!”对讲机里面传来了一中队中队长刘王力的声音。

“跟上他们,要小心谨慎,不要让他们发现!”宋凌珊吩咐道。

“是!”刘王力说完,就吩咐司机发动了车子。

宋凌珊松了一口气,哼,你们再聪明,却没想到我在各个路口都安排了跟踪人员吧?这回看你们往哪里逃!宋凌珊正得意呢,对讲机里面又传来了汇报的声音。

“宋队,我是二中队的队长张晓航,我们看到车号是松a74110的现代面包车了,请指示!”这次说话的是二中队的中队长张晓航。

“什么?”宋凌珊一愣,随即道:“你们在哪里看到的?”

“在中环路上,请指示!”张晓航说道。

“中环路?不对啊,一中队的刘王力之前是在为民路上看到的啊?”宋凌珊有些莫名其妙,这绑匪怎么开的车?转了一圈又转回去了?不过宋凌珊还是指示道:“跟上他们,千万不要让他们察觉到你们!”

“是!”张晓航执行着宋凌珊的命令。

“宋队么?我是三中队的孙家夏啊,我们看到了松a74110的现代面包车了,请做出指示!”对讲机里面又传来了三中队中队长孙家夏的声音来。

“你们也看见了?”宋凌珊顿时一阵头大,此刻也敏锐的意识到了,可能是上当了,对方这次出动了大概不只一辆的74110号牌的车辆,这回可真是应了对方的意思了,宋凌珊要被气死了!

居然被这些绑匪摆了一道,宋凌珊很是不忿,要是杨队长在这里就好了,他肯定能一眼就看穿绑匪的计谋,而自己,居然就这么上当了,真是丢人。

电话里,再次传来了四中队的中队长的声音,宋凌珊没等他说完,就问道:“你们是不是发现了松a74110的现代面包车了?”

“是啊,宋队,您真神了,我们看见了松a74110的现代面包车,现在怎么办?”四中队的中队长问道。

“跟着吧。”宋凌珊有一种崩溃的感觉,她现在基本上已经可以确定,绑匪是在第一辆和第二辆74110被自己人跟踪之后,借着那两条路逃走的。现在肯定已经跑远了……

……………………

“为什么要绑架?”林逸眯起了眼睛,很想知道这人劫持楚梦瑶做什么,要说他单单是为了钱的话,那这次抢劫银行,也抢了不下百万了,难道他们还要以此来敲诈楚鹏展么?要知道,这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很可能敲诈不成,反被jing方抓到!

“为什么?问的好!”秃头撇了撇嘴,指了指地上成包的钱,说道:“很简单,我为了钱!”

“为了钱?”林逸皱了皱眉,问道:“绑票?以此来要挟楚梦瑶的父亲?然后让他付赎金?”

“这你就不必知道了。”秃头也觉得林逸实在是问的太多了有些不爽的说道。

“说说也无妨,起码死也要死的明白吧?”林逸现在的样子,看起来很是好奇,无辜的让人难以拒绝。

秃头看了看林逸,心道,和这小子说了也无妨,迟早要干掉他的。于是道:“有人给了我们钱,让我们绑架这个小妞!”

“绑架后做什么?”林逸问道。

“还没说,等电话。”秃头说道。

“那是谁让你们绑架的?”林逸继续问道。

“不知道,呲花哥介绍的。”秃头说道。

“呲花哥是谁?”林逸又问道。

“我cao!你小子怎么这么多话?妈了个逼的,你要是再问,我就弄死你!”秃头被林逸问的有些不耐烦了,破口大骂道。

“哦,好吧,那不许动,不然我就弄死你。”林逸的手上忽然多了一把枪,瞬间只在了秃头的太阳穴上。

“你……你……”秃头瞪大了眼睛,谁能告诉他,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这小子的手不是被绑住了么?怎么他还有枪?

车厢内,其他的绑匪也惊呆了,不明白怎么回事儿,林逸就用枪顶在了他们的老大的头上。

“你……你……你的绳子怎么解开的?”秃头想不明白,的确,他真的想不明白,林逸的两只手不是都绑在一起了么?

“哦,我小时候比较笨,玩翻花绳的时候,经常弄成死结,把自己的双手捆在一起,时间长了,自己就能解开了。”林逸说道。

“晕!”秃头惊讶的张大了嘴巴,这样也行啊?翻花绳还能这么牛逼?不过,秃头仍然很惊讶:“那你怎么有枪?”

“从那个马六身上顺来的。”林逸冲着离自己最近的马六努了努嘴。

马六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裤兜,顿时一惊,他的枪,的确没有了。看来真的到了林逸的手里。

秃头这回彻底没声了,他服了,这玩的什么啊?这小子也太牛逼了吧?心里却把马六的祖宗十八代骂了一遍。

“行了,都不要乱动,你们老大的脑袋虽然看起来很光、很亮,但是一枪下去,基本上就爆炸了。”林逸说的很轻松,但是秃头却是不自禁的打了一个冷战。
 楼主| 发表于 2015-5-4 21:50:1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38章 用不用?



林逸又将枪向秃头的脑袋上撞了撞,道:“告诉他们,不要乱动,否则我就杀人质了!”

“你……你们不要乱来……”秃头真的很想哭,这不是自己这些人刚刚在银行对那些jing察说的话么?这麽快报应就轮到了自己的身上,什么叫现世报?就像现在一样!

“恩,不错。”林逸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问道:“现在可以说了吧?呲花哥是谁?”

“是我的老板……其他的我也不清楚啊,是他让我这么做的,小哥,你千万别开枪……”秃头也是贪生怕死的主,别看他之前牛逼的二五八万似的,但是真到了自己的生命遇到威胁的时候了,秃头也怕了。

本来他接了这个任务是为了钱,为了能更潇洒的吃喝玩乐,但是要把命搭进去就不值得了。

林逸皱了皱眉,看的出来,这个秃头只是个小鱼小虾,根本不知道什么内幕。

“好了,停车吧。”林逸对秃头命令道。

“停车?干什么?”秃头一愣。

“停车当然是我们要下车,难不成现在这样,你还想绑架她?”林逸一瞪眼,问道。

“不是……我的意思是说,你不送我们去jing局?”秃头有些诧异,没想到林逸会放他们一马。

“那和我有什么关系?”林逸翻了翻白眼:“我又不是jing察,他们给我开薪水么?”

秃头听了林逸的话之后顿时大乐,原本他还以为林逸要送他们去jing察局呢,现在能够逃过一劫,自然异常开心,虽然任务没有完成,但是却也从银行里抢出了一笔巨款来,足够他们下半辈子挥霍的了。于是,光头兴奋的连忙吩咐开车的那个手下将车子停下。

林逸从秃头的身上,搜出了一把枪来,然后扔给了楚梦瑶:“你拿着,一会儿瞄准着他们的车轮子。”

“哦……”楚梦瑶不知道林逸为什么这么说,但是还是接过了手枪,紧紧的拿在了手上。

林逸让楚梦瑶先下了车,然后随后也下了车,不过下车的时候说道:“你们可以选择对我或者梦瑶开枪,不过一定要打死,如果没有打死我,我会瞄准你们的油箱。听明白了么?秃头?”

林逸边说还边拍了拍秃头那光秃秃的脑壳。

“不……不会的……”秃头没来由的打了个寒噤,林逸这小子,着实有些邪门,秃头可不愿意再节外生枝了。

林逸下车的时候,特意注意了一下玉佩的反应,但是玉佩却没有丝毫的征兆,林逸才松了一口气,看来,秃头他们做了一个聪明的选择。

但凡刚才林逸的玉佩要有一丝一毫的反应,林逸就会反手再制住秃头,然后挟持着他一起和自己下车。

林逸和楚梦瑶下车之后,现代商务车一溜烟的开走了,果然如同林逸所预测的那样,秃头没有做出什么不利的举动来。

“看我做什么?还不赶紧给福伯打电话,让他来接咱们?”林逸又好气又好笑的看着正呆呆的看着自己的楚梦瑶,说道。

“哦……”楚梦瑶有些不敢相信,这就脱险了?不过看着远去的现代面包车,似乎的确是这样啊!不过,这林逸拽什么?居然用命令的语气和自己说话?

“喂,你刚才怎么不把他们所有人的枪都收缴了,然后送他们去jing局呢?”楚梦瑶对林逸最后说的那句话有些耿耿于怀,什么叫他不是jing察,jing局不给他开薪水?难道他就不能做点儿好事儿么?

“那一车都是贪生怕死之辈,用枪要挟着他们的老大,他们不敢轻举妄动,但是一旦将他们的枪也收缴了,他们也就知道他们也要完蛋了,那肯定会做出最后一搏!”林逸说道。

“但是你有他们的老大做要挟啊?”楚梦瑶有些不解的问道。

“自己都要完蛋了,还会去管老大么?拜托,你不要那么天真好不好?”林逸有些无奈的说道:“这次能脱险,纯属侥幸!喂,你到底惹了什么人啊?这些人明显就是冲着你来的!”

“哼!臭屁什么!”楚梦瑶对林逸的态度很是不爽:“你是我的跟班好不好?有你这么和主人说话的么?”

“……”林逸无语,这女人啊,还真是不可理喻。

陈雨舒坐在福伯的车里抹着眼泪,楚梦瑶和林逸被抓走了,谁知道会有什么结果呢?好一点儿的话两人可能被放出来,不好的话……陈雨舒实在不敢想下去。

福伯也是一脸愁容的播着电话,偏偏这种关键时刻,还联系不上楚鹏展,这让他很是焦躁。

忽然,电话铃声响起,福伯一惊,拿起了电话,看到了上面的来电显示,脸上顿时露出了忧喜参半的表情来。

这是楚梦瑶的电话,不过却不一定是楚梦瑶本人打来的。也有可能是劫匪用楚梦瑶的电话给自己打来的,不过不管怎么说,总算是有消息了。

“喂?您好。”福伯小心的接起了电话。

“福伯,快来接我……”楚梦瑶第一次觉得,福伯的声音是那么的亲切。

和福伯一起过来的,还有宋凌珊等人由jing方组成的人马。

“瑶瑶姐!”陈雨舒第一个冲下车来,与楚梦瑶紧紧的抱在了一起:“吓死我了,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呢!”

“死丫头,就会胡说!”楚梦瑶已经从之前的惊吓中回过了神来,听陈雨舒这么说自己,顿时有些哭笑不得。

“林先生,你没事吧?”看到林逸身上有血,福伯连忙问道。

“大腿上中了一枪,没什么大碍吧!”林逸一瘸一拐的站起了身来,还别说,真有点儿疼啊,这玩意后返劲儿。

福伯此刻是真的佩服了林逸了,这都中了一枪了,还说没事儿,真是个爷们,纯爷们。不知道林逸知道了福伯的想法,会不会脑袋上冒出几道黑线来呢?因为他记得,好像有个女明星被戏称为“纯爷们”吧?

“林先生是吧,麻烦您和我们回jing局录一下口供。”宋凌珊走了过来,公式化的对林逸说道。

林逸顿时皱了皱眉,这小妞眼睛不会瞎了吧?没看见自己受伤了么?顿时有些没好气的说道:“需不需要我脱裤子给你看一下?”
 楼主| 发表于 2015-5-4 21:50:4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39章 你是走后门的吧?



“嗄?”宋凌珊一愣,随即脸se顿时一红,气得浑身有些发抖,这个人居然敢对自己公然耍流氓!这还了得了?不过碍于福伯的面子,不然她真的一巴掌就打在了林逸的脸上了。

“宋队长,林先生的意思是,他的腿被子弹击中受伤了,你如果不相信的话,他可以给你看一看。”福伯见宋凌珊这样子,就知道她误会了,连忙替林逸解释道。

宋凌珊这才注意到,林逸的裤子上的血迹,也有些不好意思起来:“是这样啊,那你先去医院吧……”不过心里却对林逸这个人很是厌恶,受伤了就说受伤了,还脱裤子,自己虽然是jing察,但是好歹也是女孩子啊,有他这么干的么?

“作为一个合格的jing察,首先就要有敏锐的观察力,我的裤子上有大片的血迹,你都没有看到,我真不明白你这个队长是怎么当上的?是不是走了后门?”林逸看出了宋凌珊眼中的那丝厌恶,淡淡的说道。

“你——”宋凌珊侦破经验不足,是她最大的弱点!这也是她一直以来的心病,但是了解她资历的人都明白,宋凌珊家里虽然有背景,但是却并不是走后门做的副队长。

她之前是特种部队的搏击教官,军衔是少校,转业到地方担任jing局刑jing队的副队长,从级别上没有任何问题的,而且她的身手在刑jing队是数一数二的,除了打不过队长杨怀军,其他人都不是她的对手。

但是林逸的一句话,却说到了她的痛处上!的确,她搏斗厉害,但是并不代表其他方面厉害,刚刚转业不久,她最缺乏的就是侦破案件时的细心观察了。

而队里的人服她,也完全是服她的身手,并非是破案能力上。所以宋凌珊一直在学习,每次杨怀军出jing,她都默默的跟在一旁,她也明白自己的不足之处。

只是,比她早转业两年的杨怀军,却有着丰富的侦破经验,让宋凌珊佩服之余,又有些嫉妒。

不过今天杨怀军队长出差了,没办法,宋凌珊只能单独上阵,结果就被林逸这家伙给挖苦了一顿,让她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只是偏偏林逸说的还都是事实,让她无法反驳,所以宋凌珊只能咬牙切齿,却丝毫没有任何办法。

其实,只是子弹she在了身上而已,林逸完全可以自己处理。在那战火纷飞的北非,谁会在中弹的时候去医院呢?恐怕到不了医院,就先被敌人给打死了。

但是有宋凌珊这个女人跟着,林逸也不想表现出太多的过人之处来。林逸没想到的是,宋凌珊还真和他较上劲了,居然跟着他去医院录口供,不过随她的便吧,林逸也没有什么可瞒着她的事情。

对于楚梦瑶这个楚鹏展的小公主,宋凌珊也不敢托大,也不强制的要求她去jing局了,在福伯的车上就给她做了笔录。

“小舒,你哥哥怎么样了?”宋凌珊和陈雨舒早就认识,而且,对于陈雨舒的哥哥,宋凌珊其实还是很愧疚的。

“哼!要你管?”陈雨舒冷笑了一声,别过头去,根本没给宋凌珊好脸se。

宋凌珊苦笑了一下,转过头来,对楚梦瑶说道:“楚小姐,那我们做一下笔录吧。”

当楚梦瑶讲述了之前发生的事情时,陈雨舒不时的发出惊叹之声来:“哇!林逸这么厉害?不是吧?瑶瑶,我就说嘛,让他做你的挡箭牌,绝对没错,保证帮你搞定任何男人的sao扰。”

“哼,谁要他呀?”楚梦瑶又想起了之前林逸那拽拽的样子,心里就是一阵不爽。

宋凌珊在一旁听的也有些好奇,这么看来,这个叫林逸的男人,倒不是只有嘴上功夫的人!宋凌珊虽然对林逸说她是“走后门的”很不服气,但是她并不是那种没有理智的人,听楚梦瑶的叙述,这个林逸还算是有勇有谋,而且在身中了一枪之后,居然还能坚持和歹徒盘旋,这种jing神倒是十分可嘉。

只是宋凌珊对于林逸说那句“我又不是jing察,他们给我开薪水么?”很是鄙夷,你就不能当一下见义勇为的良好市民么?不过在后来听了楚梦瑶叙述的林逸解释的原因之后,宋凌珊才恍然,原来林逸做的并没有错,如果那时候真的激怒了那些劫匪,可能两个人一个都跑不掉了。

但是对于劫匪是专门针对楚梦瑶的这件事儿却很是费解,这些人兜了这么大一个圈子,只是为了绑架楚梦瑶?不过,倒是有可能是为了掩人耳目,不引起楚家的怀疑才这么做的。也有可能是别的目的,但是现在却是不得而知了,只能等秃头这伙人落网之后再做定夺了。

“小姐,我看林先生很合格的,楚先生的眼光没错,有他和你在一起,我终于可以放心了。”福伯心有余悸的说道,不过他此刻也真正的明白了楚先生的用意,这个林逸的确是很不简单!

楚梦瑶动了动嘴唇,想要说些驳斥福伯的话,不过不知怎的,在银行里,林逸为自己挺身而出那一幕不停的在她的脑袋里盘旋……

因为有宋凌珊在,所以医院并没有对林逸的枪伤询问太多,以jing方名义来治疗枪伤的患者,医院也不需要承担任何的责任。

林逸被推进了手术室,主刀的医生对护士道:“准备麻醉剂,我要取子弹了。”

“不必了。”林逸对麻醉剂这一类的西药很是不感冒,他不是很喜欢使用这一类的东西,虽然一次两次的没有大碍,但是使用的多了,会对身体带来一定的副作用。

主刀的医生一愣,心道,看送他来的几个人也不像是穷人的样子啊?不可能连麻醉剂都用不起呀?这要是不用的话,会非常的痛的,大腿根部神经密集,虽然这只是个再简单不过的外科手术,但是疼痛却是比很多大手术都要痛上很多。

“小伙子,不用麻醉剂会很痛的。”主刀的医生是个四十多岁的老专家了,所以他看林逸自然还是个小伙子。
 楼主| 发表于 2015-5-4 21:51:2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40章 计上心头



“没事儿的。”林逸很是轻松的笑了笑:“我不喜欢麻醉剂,会有副作用。”

主刀医生愣了一下,随即点了点头,既然林逸坚持这么要求,那他也只能照做了。这种手术根本不存在生命危险,所以他也不会强求。

“小伙子,那你可要忍住了!”主刀医生说完,就吩咐护士准备开始手术。

林逸不怕痛并不代表他不会痛,不过这个程度的痛对于林逸来说,是可以忍受的范围。想当初,从西星山山顶上摔下来,可比这个痛多了,那是五脏六腑都串位了痛啊……

“小伙子,你是怎么伤到的?”主刀医生孙为民是个经验丰富的外科医生了,他医术很好,不过识人的本领也很好,林逸虽然中了枪伤,但是却并不像是那种jing方送来的犯罪嫌疑人,所以孙为民才和他主动的对说了几句话,以此来分散林逸的注意力,好减轻他的痛苦。

“在银行里,被劫匪打的。”林逸当然明白孙为民的意思,其实林逸的注意力哪里是那么好分散的?林逸从下所受到的训练就是任何情况下都不能掉以轻心,分散自己的注意力。

“原来是这样。”孙为民一听,果然如同自己所猜测的那样,这小伙子并不是犯罪嫌疑人,而是受害者,于是话也就放的开了:“当时的情况很紧张吧?”

“还好吧,”林逸笑了笑:“其实当时那个情况我能躲过去的,只是在我的身后还有一个女孩子,我要是躲过去了,她就遭殃了,所以我不得不硬挨了一枪,是不是有些傻帽?”

林逸之前在大山里也看过类似的新闻报道,做好事的被人说成是傻子,反而那些冷漠的自私自利的人被人说成是聪明人。所以说到这里,林逸有些自嘲。

“啊?”孙为民一听,林逸居然是如此受的伤,心中顿时对这个小伙子敬佩不已:“小伙子,你很伟大啊!这不是傻帽,这是英雄救美啊!怎么样,那个女孩子有没有对你一见钟情啊?”

“之后我就被劫匪当做人质抓去了,谁知道她是怎么想的?”林逸苦笑道:“那个时候,大概她也不会认为我是替她挡枪,毕竟歹徒是对我开枪的。”

“那也已经很不错了!小伙子,知道舍己为人!”孙为民很是欣赏林逸:“叫什么名字?”

“林逸,病例上有的。”林逸笑道。

“呵呵,不好意思,我每天接触的病人实在太多了,很少注意这些。”孙为民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手术进行的很顺利,林逸也没有大喊大叫或者乱动腿,所以让孙为民很是迅速的就完成了这个小手术。林逸的反应让他很惊讶,没打任何麻醉剂,林逸却是如此配合的坚持了下来,看来这小伙子的毅力真是不简单啊!

手术后,宋凌珊到病房来给林逸做笔录,却碰上了主刀医生孙为本,孙为本自然是对林逸大加赞赏:“宋jing官,这个小伙子真是太难得了,舍己为人,应该是社会宣传的榜样啊!你们应该给他发一个见义勇为的优秀市民奖!”

“什么意思?”宋凌珊虽然对林逸面对歹徒那份冷静有些佩服,但是怎么也算不上舍己为人啊?楚梦瑶做笔录的时候,对于银行里林逸挡枪的细节并没有说的那么详细,只是说林逸被歹徒打了一枪,所以宋凌珊并不知道其中的隐情。

“哦?你还不知道么?林逸这小伙子当时,明明是可以躲过歹徒那一枪的,可是他看到身后还有一个女孩子,他如果躲过那一枪,那身后的那个女孩子就要遭殃了,所以他就硬挺着挨了一枪!”孙为民大加赞赏的说道:“这么有正义感和同情心的小伙子我还头一次遇到!”

宋凌珊皱了皱眉,真的假的?怎么跟听故事似的?再说了,子弹岂是你林逸想躲就能躲过去的?要知道自己可是特种部队的教官出身啊,都不敢保证说躲过子弹就能躲过子弹,这林逸难道比自己还厉害?宋凌珊实在没办法相信:“孙医生,您是听谁说的?”

“就是林逸那小伙子自己和我说的啊!”孙为民说道。

“他自己说的?”宋凌珊愣了一下,自己说的也能信?他忽悠你呢吧?我还说我能一拳打死一头大象呢,有人信算呀!

孙为民也看出了宋凌珊有些质疑,于是笑道:“这小伙子取子弹的时候都不用麻醉药,而且连声痛都没有说,就凭这坚韧的jing神,我相信他说的话。”

孙为民毕竟还有很多其他的事情要忙,所以不可能一直的和宋凌珊闲聊,说了几句话后,就走开了,而宋凌珊则是推门走进了林逸的病房。

林逸本来想立刻抬腿走人的,但是那样有点儿太惊世骇俗了,毕竟自己受伤的地方是腿而不是胳膊,所以还是装模作样的在病床上躺了下来。

“林逸,现在可以做笔录了吧?”不知道为什么,看见林逸翘个腿躺在床上这姿势,宋凌珊就觉得他特欠揍。

“可以了。”林逸躺在床上,用仰视的角度看着宋凌珊,才发现这个姿势这个身材……,和今天早上自己看的那个av女星有的一拼了,而且,细看之下,宋凌珊整个人倒是蛮漂亮的,恩……制服诱惑呀……

可能是察觉到了林逸的眼神有些不对,宋凌珊下意识的顺着林逸的目光向自己的身上看去,结果顿时脸se一红。

因为长期的高强度训练,让宋凌珊的胸部发育的格外的好,甚至都有些累赘了,如果不穿胸衣的话,走起路来一颤一颤的,让她觉得很不方便,甚至都想去做一个抽脂手术,不过想想有够丢人的,还是算了。

在特种部队的时候还好,铁的纪律下,没有人会注意宋凌珊的胸部,所以宋凌珊也没有太在意。但是参加工作之后,经常有穿便衣执行任务的时候,而且还经常出入鱼龙混杂的场所,就让宋凌珊觉得有些不自在了,总是有些男人用se迷迷的眼神打量自己,宋凌珊真想踹死他们。

但是让宋凌珊没想到的是,自己可是穿着制服呢,这林逸也敢这么盯着自己,实在是不可饶恕了!宋凌珊冷哼了一声,坐在了林逸床边的椅子上,心里琢磨着怎么能给这小子来一个小小的惩戒……

忽然想到他腿上的伤,宋凌珊计上心头……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网络文学  

GMT+8, 2017-4-30 17:13 , Processed in 0.033165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